第五十七章 後來 No.31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12

高中的耿耿就很煎熬。

後來高考分數卻很理想,志願也報得出彩,考上了北京一所不錯的理工類大學,學生物製藥。這個專業在我入學那年還是大熱,出國容易,也適合在國內深造,製藥企業研發部門收入普遍不錯,又穩定。

我爸媽都說,耿耿就是這一點好,關鍵時刻,從不掉鏈子,中考也是,高考也是。

然而上了大學之後,那些專業課讓我比在高中的時候還痛苦,還煎熬。我本來就沒什麼自制力,本性又愛逃避,第一學期就有好幾門功課是60分低空飛過。

這種GPA就甭想出國了,除非找中介砸錢。

我爸說的對,耿耿同學的確在大事兒上從不掉鏈子。

可是每次我的短暫幸運,給自己製造的都是更大的痛苦。我在命運的十字路口擲色子,總能投中大家心目中最火熱光明的那條路。

卻走得雙腳鮮血淋漓。

畢業前實在沒有毅力考研了,投了一些世界500強的跨國企業,兢兢業業地填網申表格,寫了無數openingquestions(開放式問題),每一次的自我介紹回答的都不一樣。

誰讓我連自己什麼德行都越活越不清楚了。

很多外企的網站都不好登錄,為了搶帶寬,我有時候會在凌晨兩三點的時候拿出筆記本在宿舍上網,一直寫到天亮。

閉著眼睛睡不著,腦子裡轉悠的都是那些問題和self-introduction(自我介紹)。

這時候,腦海深處總會響起一個聲音,帶著笑意,穿過教室鬧哄哄的人聲音浪,千里迢迢到達我耳邊。

他說,耿耿,你真有趣。

很多工作申請連簡歷關都沒過,看來都是成績的錯。

所以我就在我爸的期望下,報考了北京市公務員。

竟然又中彩了。

它意味著鐵飯碗,意味著北京戶口,意味著一種沒有恐慌的人生——然後就在我入職三個月整的那天早上,我辭職了。

沒發生任何大事兒。我自己都有點兒記不清了,那天早上好像是在下雨,我躺在床上思考我們科長那篇講稿到底要怎麼改,忽然聽見和我合租的那姑娘起床刷牙的聲音。

身體深處有另一個耿耿忽然就活了過來。她拒絕這樣活下去。

我很難形容清楚這種感覺。

大學的時候,我就在業餘時間幫學生會、各社團拍照賺外快,漸漸地,找我的人越來越多,熟人介紹熟人,朋友搭線朋友,大四的時候,我已經幫很多淘寶模特兒和紅不了的三線小藝人拍過不少寫真,零零碎碎賺了幾筆小錢。

辭職後,我就正式到了現在的時尚雜誌工作,到這個月正好一年的時間。

現在我又有了新的想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