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後來 No.310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10

我跟老范趕到了國貿的星巴克,找了個沙發座。

「怎麼不到好一點兒的環境拍?」我先對著周圍人和老範都拍了幾張。

「人家自己要求的,這個地方對她有特殊意義。這個編劇好像家境挺苦的,一路奮鬥上來不容易,大學時候打工,總路過這家星巴克,當時覺得要是能進來抱著筆記本喝咖啡,真幸福死了。」

「作家記性就是好,」我笑,「這故事真勵志,改改就能去湖南台選秀了。」

老范笑了:「這個故事可以當切入點,好寫稿子。」

「行吧,環境不重要,就是光線差了點兒,得好好修圖。不過重要的還是人本身。」我低頭瀏覽了一下幾張照片的效果。

「是啊,」老範伸了個懶腰,「所以你看我這個人,怎麼樣?」

「話題轉得太生硬了吧。」我笑。

「那是你不想接,」老範看著我,沒有笑,「要是你想接,連個由頭都不需要,可以直接聊。」

我看著他,腦子在飛速運轉著,嘴裡卻一個字也蹦不出來。

他哈哈笑著,搖搖頭,示意這個話題可以過去了。

我記不清這是老范第幾次在表白這件事情上打擦邊球了。他沒有正經表白過,正經表白很傻,我們所有人都這麼覺得。如果兩個人彼此都有意思,幾番暗示就水到渠成了;有一方沒這個沒意思,那也不尷尬,不耽誤繼續插科打諢當朋友。

比如我和老范。我是沒意思的那一方,我感謝他的點到即止,更感謝他想得開。

銳利的告白只適合少男少女,急著將自己剖開給對方看,容不得模稜兩可,給不了轉圜空間。只有他們才在乎一句話的力量,放在眼神裡、放在動作裡都不行,必須說出來,必須。

所以沒說出來的,就什麼都不算了。

比如七年前的我和余淮。

老范看我又發呆了,捏起桌上的雜誌在我眼前晃了晃。

「哦,」我回到狀態,「剛才說了那麼半天,我都忘了問,這人叫什麼?」

我這話題轉換得更生硬,老范笑了,沒繼續揶揄我。

「叫程巧珍。」

「什麼?」

我震驚的表情還掛在臉上,就看到門口一個穿著白T恤、黑褲子的女生,挎著天藍色的巴黎世家機車包走進來。

圓圓的臉比之前消瘦了些,露出尖尖的小下巴,朝我們笑起來,還是當年的模樣。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