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四個字,兩個人 No.303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03

「我出門去買筆,看到我家小區物業在做綠化,不知道怎麼就突然想起來你說過想要種樹來著,他們工人偷偷賣了一株樹苗給我,這麼一棵破玩意兒要120塊,幸虧小爺我身家豐厚,否則還不得英雄氣短啊。你都不知道,把這棵樹苗弄過來可是費了我吃奶的勁兒……你哭什麼?」

「你有病啊,」我抹抹眼睛,不敢看他,「都快夏天了種什麼樹!」

「你跟我說要種樹的時候還是秋天呢。」

「那是兩年前!」

「小爺記性好,行不行?!」

我沒有特別想哭的感覺,真的,誰知道眼淚怎麼就一直往外湧,跟不要錢似的。

「你等會兒再哭行嗎?物業的工人說要先種進去才能澆水。」

我走過去,任由眼睛紅得像兔子,跟他一起拿起鐵鍬,找了個空一點兒的地方,開始挖坑。

樹放下去填好土之後,我們在樹的旁邊立了三根呈等邊三角形的木棍,余淮用從班裡拿出來的繩子將它們和樹綁在一起固定。

我蹲在樹坑旁,看著他把桶裡的水一點點倒進去。

「這是棵什麼樹啊?」我問他。

「不知道。」他笑嘻嘻地說。

我悶悶地嘆口氣。

水滲進土地,濕潤的表皮泛著黑油油的光。余淮扔下桶,拍拍手,說:「走吧。」

「這就完了?」

「你還想幹嗎?要不我再挖個坑把你也埋進去?」他轉過頭問。

「這是你種的樹,你好歹也要做個標記啊!」我急了,「小爺種的樹怎麼也是名門之後啊!」

「得了吧你,」余淮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能不能活還不一定呢,要是死了你得多傷心,不如就不去管它,幾年以後你回來一看,隨便挑一棵長勢最旺盛的,就把它當成咱倆種的,多好!」

「你以後生孩子是不是也撒到大街上隨便跑,十八年後從當年高考狀元裡挑一個最帥的,指著說這就是你兒子,讓人家給你養老啊?!」

「好主意耶!」余淮大笑。

他不管不顧地下山了。我想了想,從書包裡掏出平時用來削2B鉛筆的小刀,在頂多只有三指寬的樹幹上一筆一劃地刻字。

這樹未來要是死了,百分之百是我的責任。

但我還是咬著嘴唇,用力地在上面刻下四個字。

「你走不走啊!」余淮扯著大嗓門,在高地下面喊我。

「馬上就來!」

我收起小刀,跑了兩步,又回過頭。

那棵樹在周圍的樹的襯托下,顯得稚嫩得可憐。

但它一定會活下來,會長大,會等到之後的某個學弟學妹來它的樹蔭下乘涼,像我看到洛枳的那句話一樣,看到我刻下的這四個字。

四個字,兩個人。

耿耿餘淮。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