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四個字,兩個人 No.300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300

四月的時候,北方的春天姍姍來遲。

即使對四季更迭早就習以為常,春分穀雨,萬物自有定時,又不是第一次見了,然而每一年、每一個季節,照樣可以有某一個瞬間驚豔到我。

比如一夜溫潤的雨下過之後,早上我無知無覺地走出門,風好像格外柔和,我置之不理;它再接再厲,我麻木不仁;終於它將路邊垂柳的枝條送到我面前,一抹剛抽芽的、令人心醉的綠,懵懵懂懂地闖入我的視野,輕輕拂過我的臉頰。

我的目光追隨著它的離去,然後就看到大片大片的新綠,沿著這條街的方向,招呼著,搖曳著。

世界忽然就變成了彩色。

那些兵荒馬亂也隨著冬天轟隆隆地遠去。

保送生和自主招生的筆試過後,各大高校的二輪面試也在春節前紛紛告一段落。

我的北京之行變成了一趟廢物之旅。可能我本身就沒有學藝術的潛質,跟電視和電影都注定無緣吧,每所學校的排名都很靠後,基本沒戲。我覺得很對不起我爸媽,雖然他們還是說意料之中,說沒有關係,我卻越來越為自己感到慚愧。

有時候在課堂上睡著了,爬起來的時候眼睛會有點兒迷糊。那幾秒鐘的恍惚裡,我會突然想起程巧珍,想起那間四處漏風的磚房,這讓我能在暖洋洋的教室裡面忽然頭腦一片清明,像是那天的風從北京一路吹過來,吹散了眼前的迷霧。

成績在磕磕絆絆中上升。每天晚自習過後,余淮都會和我一起悄悄地溜到行政區頂樓,因為那裡方便說話,不會吵到其他上自習的同學。我每天都會整理當天算錯的題目,餘淮一道一道地耐心給我講。在我的逼迫下,他也不得不開始背誦文言文課文和古詩詞了,也許是不再有競賽保送護體,他也學會了收斂。

當我煎熬在黑色的冬天時,日子總是過得很慢,可一旦努力起來,有了起色,時間卻走得飛快,像是生怕再給我多一點兒時間,我就會變得太過出色,一不小心嚇到老天爺似的。

然而奇怪的是,後來每每回想到那段歲月,總會覺得,時間慢得好溫柔。

我能清晰地回憶起每一個晚上他講了哪些題,罵了我哪些話,我又考了他哪句古詩,他又背成了什麼德行。

如果非要說我硬著頭皮學理是在餘淮身上浪費了兩年時間,那他又何嘗不是把自己很多寶貴的複習時間都浪費在了我身上。

我們都從沒因此而向對方索取什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