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四個字,兩個人 No.299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299

在我不在的時候,余淮的競賽結果出來了。他得了二等獎,有幾所和去年一樣「還不錯」的大學再次拋來了橄欖枝,余淮微微猶豫了一下,就拒絕了。

這在我的意料之中。

他恢復的不錯,我看得出,和兩個星期之前的強作樂觀不同,看來是真的接受了結果。

我沒幫上任何忙,但這不重要了。

期末考試很快就來臨了。這次期末對我們來說倒沒什麼,可對於這些申請各大高校保送和自主招生加分優惠的學生來說,學校推薦名額畢竟有限,校內選拔還是要拼歷次大考的總成績的。

語文考試剛結束,我們考場這邊就聽到了好幾宗爆炸消息。

凌翔茜涉嫌作弊被教導主任抓了,離校出走,不知所蹤。

而林楊、余週週中途棄考了,原因不明。

我和余淮中午一起吃飯的時候,他還在不停地給林楊打電話。

「怎麼樣?」

「一直關機。不知道為什麼。」

林楊雖然拿了兩科競賽的一等獎,但是如果這次棄考,選拔的總成績就會比別人少好幾百分,任憑他平時考得再好也補不回來了。我和余淮都惴惴不安,一頓飯吃得很不是滋味。

下午考完數學,今天的考試就算都結束了,大家紛紛收拾書包往外走,明天還有一天,我們就能迎來一個短暫的寒假。

我和余淮並肩往外走,他又給林楊打了個電話,這次接通了。

凌翔茜是被人誣陷作弊的,至於是誰下的黑手,林楊沒有說,但是到底還是因為當場人贓俱獲,被取消了考試資格。

至於林楊和余周周,則是為了尋找出走的凌翔茜才棄考的。

我徹底結巴了:「就為,為,為了這個寶貴的約會,他,他,他,他棄考了?」

「什麼約會啊,」余淮彈了我腦門兒一下,「多熱血、多夠朋友,你怎麼思想這麼齷齪!」

放屁,友情才沒這麼大的力量!根本就是為了泡妞!你是沒見過林楊為了追餘周周乾過多變態的事兒,跟蹤!跟蹤啊,每天跟蹤!

我一坨坨的話堵在嘴邊沒說出口,忽然看到余淮如釋重負的樣子。

「你怎麼了?」

「沒什麼,」余淮看向窗外,若有所思,「你說,這麼大的事兒他都能說放就放,我還糾結個屁啊,我比他差在哪兒啊,對不對?」

我眨眨眼,慢慢明白過來。

余淮的這道坎兒,終於算是過去了嗎?

我笑:「得了吧,你就是看他也沒法兒保送了,心裡特爽吧?」

「滾,」他被我氣笑了,「好個心思歹毒的女人!」

我們在校門口準備道別。才五點鐘,天已經黑下來了。他在路燈下朝我笑著擺擺手,轉身就要走。

「欸,余淮!」我喊他。

他轉過頭,不解地看著我。

「對不起。」我說。

余淮的臉抽了抽。

「你聽我說,其實之前,我看得出你很努力地在調整自己了,可我還在旁邊每天哭喪個臉,希望你能過來找我傾訴……我覺得自己挺沒勁兒的,你吼我的那句話是對的。我也想說聲‘對不起’。」

他笑了,一臉不在意。

「得了吧你,這只能說明兩件事,第一,我演技差;第二,一個大老爺們兒為這點兒破事兒緩不過來,真夠丟人的,還遷怒於你,更丟人。行了別提了,趕緊回家吧。」

我認識的余淮正式回歸,依舊是當初那個少年。

「你才多大啊,就說自己是大老爺們兒。」我笑。

「哦,」余淮一拍腦門兒,「忘了你屬虎,你才是前輩啊,我是大老爺們兒,你就是大老娘們兒。」

「你才是大老娘們兒!」我把手中的空咖啡罐朝著他的腦門兒扔過去,被他哈哈哈笑著接住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