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金字塔底下的人 No.295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295

電影學院門口人山人海,一多半是盛裝打扮來考表演系的。我沒心思多看,我爸媽倒是站在一起開始品評起路過的學生。

「一年才招幾個人啊,這錄取比例得多小呀。」我爸感慨。

「明星夢唄,」我媽搖頭,「這社會就是個金字塔,誰不是削尖了腦袋想往上層流動。」

「可不是嘛,咱們那會兒,好多行業還沒規範,亂世出英雄。到了他們這一代的時候,其實日子沒有咱們好過,壓力又大,規矩又多,怪可憐的。」我爸感慨。

我趕緊往旁邊走了兩步,假裝自己不認識這兩個黨報時事評論員,卻不小心踩了前面姑娘的腳。

圓臉小姑娘接受了我的道歉,笑著說「沒關係」。我們攀談起來,得知她是從山東來的,叫程巧珍,來考戲劇系,明天去另外一所學校報名。

我們聊得特別投脾氣,幾分鐘內就把各自的家底都交代清楚了。

「我要考編導系,可到現在連分鏡頭怎麼畫都不知道,」我聳聳肩,「臨時抱佛腳的結果是被佛蹬了。」

小姑娘被我逗笑了,圓圓的眼睛瞇成兩道月牙,特別可愛。

「對了,你是不是還要考中戲?」小姑娘歪頭看我,「我有中戲這幾年的考題,你可以學學看,佛祖慈悲,不會次次都踹你的,說不定這次就抱上了呢!」

「那太好啦,」我笑,「你方便借我看看嗎?我一會兒可以複印一下嗎?」

她很熱情地一笑,點點頭。

報名結束後,她帶著我和我爸媽去坐公交車,我媽得知要去的地方在南四環,坐公交要倒三次車之後差點兒暈倒,揚手就招了輛出租。

程巧珍因此特別不好意思,再三道謝,說她住的地方特別遠,打車都要花不少錢。

我爸坐在副駕駛位置上,回頭對她說沒關係的,謝謝你願意跟我們家耿耿分享複習資料。

我冷出一身雞皮疙瘩。我爸一擺出親切的政府公務員架勢,我就覺得特別適應不良。程巧珍和我靠在一起,我們一起看著窗外飛馳而過的景色,她忽然說,你覺得北京是不是特奇怪?

程巧珍講話有一點點山東方言的口音,讓我想起我奶奶。

「哪裡奇怪?」我問。

「我前段時間和我媽媽一起去前門玩,那裡好多馬路都很寬很漂亮,乾乾淨淨的,讓人覺得自己特渺小。但是隨便拐幾個彎,就能拐進一條小巷子,裡面又髒又亂,就跟我現在住的地方一樣,像農村。真是奇怪。」

是這個世界本來就奇怪吧。

我想起我爸媽站在報名會場閒聊時說起的金字塔。我和程巧珍,我們所有在報名現場黑壓壓擠著的人,和遠在家鄉的教室裡埋頭苦讀的人,有多少是真的對自己要做的事情感興趣的呢?

有些是想往自己的上一層突破,有些是不想掉落到下一層,固若金湯的金字塔裡湧動的暗潮,是不是就叫作欲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