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金字塔底下的人 No.293~No.29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293

那天晚上,我一個人坐著十點鐘的末班公交車回家,頭靠在起了窗花的窗子上,靠得太久,帽子凍在冰霜上,差點兒扯不下來。

不開燈的公交車裡,霓虹燈和車燈都被窗花扭曲了,光怪陸離地折射在車頂上,像是它不打算帶我回家,而是要帶我逃跑。

我不再是遞給司機五十塊錢讓他可勁兒往遠了開的高一小姑娘了。

No.294

第二天上午,我在家裡整理行李,準備乘傍晚的飛機和我爸媽一起去北京。

我已經記不得我們一家三口有多久沒有待在一起了。

我在北京有四所學校的考試,所以向張平請了兩個星期的假,看樣子,我的生日也要在北京度過了。

上飛機前,我收到了餘淮的短信,只有三個字:「對不起。」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啊,我太急於想要讓你開心,更急於想要成為能走進你內心的人,急不可耐地要撕破你辛苦偽裝的堅強面皮,這何嘗不是一種自私。

我花了半個小時,字斟句酌,卻沒湊出一條完整的短信息,最後還是只回復了三個字:「沒關係。」

你好、謝謝、對不起,再見、拜託、沒關係,客套詞救了我們多少人的命呢。

我媽開車到我爸家樓下,然後把車停在了我們小區裡,我們三口人一起打車去機場。

不知道是不是商量好了要給我最寬鬆的備考氛圍,他倆見面之後一直和和氣氣,沒有拌嘴。

好像我們還是一家人一樣,特別好。

這是我們一家人第三次一起去北京。前兩次都很開心,我不知道這一次會怎樣。

到北京的時候是晚上七點,我們排了二十分鐘的隊才打上車。酒店在鼓樓附近,我和我媽住一間,我爸住一間。我們放下東西之後去吃了烤鴨,九點前就回到了酒店,因為第二天一大早就要分別趕去兩所學校的報名會。

我洗漱完就窩在床上發呆。我爸沒讓我帶任何數理化的複習資料來北京,他說孩子太累了,放鬆兩個星期,死不了的。

我媽擦著頭髮走過來,也鑽進被窩摟著我。我閉著眼睛裝死,腦袋裡橫衝直撞的是各種情緒,我怕一睜開眼睛,它們都會衝出眼眶。

「咱們回家之前,去臥佛寺拜一拜怎麼樣?」我媽忽然說。

「不去。」

「你小時候,有一次你外婆帶你去拜佛,有個大師還給你算過命呢,我覺得挺準的,不如去拜一拜吧。」

這是什麼意思?覺得女兒指望不上了,開始指望佛祖了?我被我媽氣笑了。

「算命的說啥了?」我問。

我媽想了想:「他說你以後是個穿制服的,可能是老師或者公務員,而且你是帥才不是將才。」

我皺眉:「帥才和將才分別是什麼意思?」

我媽其實也不是很了解這些,但是作為一個知識女性,她還是努力瞎掰了一番:「將在帥之下吧,將軍是幫皇上打天下的嘛,所以你是有統帥之才的,不僅僅是幫忙跑腿的命。這命肯定好。」

我知道她掰扯這些都是為了讓我不要因為這期間的考試而感到緊張。當我對自己沒信心的時候,她想告訴我,你的命運是老天爺決定好了的,別怕,照著它一一驗證就好了。

「婚姻呢,有點兒難辦,」我媽接著說,「姻緣來得比較晚,但最後結果是好的。能生兒子。」

我剛坐起身來喝水,聽到最後四個字,差點兒噴我媽一臉。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