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離別曲 No.287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287

周六早上,我爸開車送我到機場,我在值機櫃台前和簡單會合,一起去送β。

沒想到,還見到了徐延亮。

我和簡單對視一眼,好像都明白了點兒什麼。

β托運完了所有行李,就蹦蹦跳跳地來找我倆,見到徐延亮的時候整個人都震驚了,表情比吃了大腸刺身還難看。

「我代表五班同學來送送你啊!」徐延亮一派樂觀。

β冷笑:「是啊,我現在覺得可以安心上路了。」

我們四個一起去航站樓裡的麥當勞喝熱巧克力。

全程簡單都紅著眼睛,笑也笑得很勉強。

她們是小學時候開始的死黨,曾經穿同一條褲子互借衛生巾的友誼,一朝天各一方,怎麼捨得。

我也幾度鼻酸。

雖然學理的原因,余淮佔了一大部分,但是如果沒有簡單和β,我很難在振華一直撐下去。

我愛上振華,是從愛上她們開始的啊。

β倒是保持了一如既往的樂觀。她相信我們大家都會在北京重聚的,完全忽略了全國不是只有北京一個地方有高校這一事實。

「我說會就會,」β一臉得意,「簡單學文後勢頭了不得,考個中國政法大學什麼的肯定沒問題吧?」

簡單的臉立刻就抽搐了。

「而你呢,」β指了指我,「你也肯定能來北京讀書。反正你男人肯定會考到北京來,不是北大就是清華,你肯定會顛顛兒地跟來,管他什麼大學呢,就是北京,沒跑兒,為了男人,通州你都會嫌遠!」

我說:「我爸還在停車場等著呢,你能不能別男人男人的,人家才十八歲,羞澀得很。」

她倆忽然一齊看向我:「開什麼玩笑,耿耿你不是屬虎的嗎?十九了吧?」

「都給我滾!」我怒吼道。

「那我呢?」徐延亮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去哪兒關我什麼事?」β詫異。

徐延亮絲毫沒有著惱,笑呵呵地自言自語道:「我也會去北京呀!」

「去唄。」β翻白眼。

β走進安檢口的時候,我和簡單到底還是哭成了傻×。

一直揮手的β忽然大叫起來:「哭個屁啊,頂多半年,咱們就能再見了啊!」

說完,她哭成了第三個傻×。

任何時候我們遇到困難,第一時間大喝「道誰敢欺負我女人」的,肯定是β。

自己明明很孤單,卻永遠最樂觀最好最好的β。

罩著我們的那個女孩,就這樣飛去了北京。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