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離別曲 No.286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286

簡單的新生讓我也不由得思考起自己的未來。

十月過半,我已經聽得到「黑色高三」的步伐聲。天黑得越來越早,真令人心慌。

β卻要走了。

家裡終於給她辦好了手續,這個週末就走。

其實β早就未雨綢繆做了很多準備。高三剛開始的時候,她就致力於到處跟平時與她吵過架或者單方面被她欺負過的同學重修關係,建立邦交。

目的只有一個——「大家既然都是好朋友,講義氣,可不許到教育局舉報我啊,我不算高考移民,真不算。」

與一年半以前我和簡單的出爾反爾不同,這次β的離開,是真的要離開了,不會在某天重新忽然躥進教室裡面,一臉笑嘻嘻的樣子。

所以我們都很傷感。

β臨走前,張平本來說要給她開個歡送會的,被β拒絕了。

高三人心惶惶的,她能去北京享受比較低的分數線,已經足夠拉仇恨的了,怎麼還敢曬人緣?

但是張平送了β一本書,說是我們全班送她的禮物,但是「我們全班」都不知道。

書的名字是《哈佛女孩劉亦婷》。

「張老師,您送我這本書是為了寒磣我嗎?」β問。

張平啊哈哈哈哈地撓了撓頭,說:「這是一種美好的願望嘛,也不是一定非要考名牌大學,讓你學習的是這種一精一神,一精一神!」

β翻開書,看到扉頁上徐延亮熟悉的醜字。看來這書是徐延亮和張平的聯合作品。

贈蔣年年同學:

祝學習進步,考上理想的大學,收穫夢想的人生!

越長越白!

振華中學2003級高三五班全體同學

我和簡單看了看β一臉勻稱的淺黑膚色,立即斷定「越長越白」那四個字絕對是徐延亮故意的。

β皺皺眉:「老師,怎麼是徐延亮寫的啊,您好歹簽個名啊!」

張平一愣,說:「對哦,等著,我給你留下墨寶。」

β得意地笑了。我和簡單一起翻了個白眼。

張平在辦公室裡翻來翻去,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一支簽字筆,大筆一揮,簽下了比徐延亮的字還醜的「班主任:張平」。

β低頭認真地看在了心裡。

「張老師,謝謝您。要不是您,我這兩年一定已經被我爸媽家暴虐殺了,謝謝您這麼理解我們。我們五班同學都不太聽話,老欺負您,您一點兒都沒跟我們一般見識,還總護著我們,真的……」

β說著說著有點兒哽咽了。簡單和張平都沒料到β怎麼突然就您來您去的,正經起來了,一時間都愣住了。

我的心底忽然變得很柔軟很柔軟。

「還有,」β繼續大聲說,「失戀不可怕,是她沒品位沒福氣,張老師,天涯何處無芳草,為啥不在身邊找,你要知道,我們大家都……」

張平手中的黃桃罐頭瓶差點兒掉下來。

我和簡單連忙捂住了β的嘴,硬是把她拖出了辦公室。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