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願賭服輸 No.28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282

「高三再去學文,你還來得及嗎?」

簡單歪著頭,盯著窗外的樹,說:「來不及也沒辦法了。」

「你不用為了躲著他倆就跑去學文啊,跟張平說一聲,調換座位不就行了?你跟朱瑤換換,朱瑤肯定特別樂意和貝霖離得近一點兒,她特別關心貝霖是怎麼學語文的……」我還在想著辦法。

「我真的很後悔選了理科啊,」簡單笑,「所以學習特別努力,希望能補救一下。我覺得特別對不起我爸媽,他們這麼信任我,我次次考試都排在四十多名,他們從來沒罵過我一句。」

簡單的努力我和β有目共睹。中午去校門口和小商販交涉的人變成了我們倆,只是為了幫簡單在午休時多擠出一點點時間,只要一點點就好。

她缺覺到了會一腳踩進水盆的地步,成績卻沒有一丁點兒好轉。我們都知道簡單不是這塊料,而且坐在韓敘身邊的日子只會讓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四十五分鐘的自習課,她到底學進去了多少,可想而知。

「狗男女。」我到底還是氣不過。

雖然關於韓敘和貝霖的事情,我和β早就知道了,也始終避免在簡單面前提起,然而此時此刻,我還是忍不住氣血上湧。

「才不是呢,」簡單搖頭,很認真地說,「我一直都是剃頭挑子一頭熱,不怪任何人。他又沒許諾過我對他好他就會娶我,他有什麼錯呢?」

我們誰不是這樣呢。

「一廂情願,就得願賭服輸。」簡單說。

學文科於她而言,已經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簡單拍拍屁一股站起來說,她想去自己一個人走一走。我坐在台階上看她離開。

走到一半的時候,簡單突然轉過身,笑著說,「耿耿,我去文科班了,我們也永遠都是好朋友。」

「廢話。」我皺皺眉。

她嘿嘿一笑,跑得不見了蹤影。

這句話我記得。一年前,在巴西烤肉城,喝多了的簡單和β抱在一起哭,簡單忽然這樣朝我們喊著,我們永遠都是好朋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