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陳雪君(No.141 – No.144)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141

陳雪君很美。

這是我在林楊百般遮掩下,從他言語中總結出來的。

陳雪君是一個很漂亮的姑娘,成績很差,做事情有種不管不顧的勁頭。

一個性格像男孩子的漂亮女孩子,可以想象她多麼受歡迎。

我全程保持著僵硬的笑容,好像自己只是單純地在八卦自己的同桌似的。

直到林楊忽然中斷了自己的敘述,小心翼翼地說:「耿耿,你能別笑了嗎,瘮的慌。」

有嗎?

陳雪君是從省城所管轄的某林業發達的小縣城轉學到餘淮所在的師大附中的,由此可見家中要麼財力驚人要麼權勢滔天。當然我用詞有點兒太誇張——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剛聽個開頭就急著給陳雪君塑金身。

好像這樣自己就不難堪了似的。

「她初二剛到我們班的時候是個特別單純的女生,很活潑,但是真的……」林楊斟酌半天,很艱難地吐出一句話,「真的挺沒見識的,鬧過不少笑話。」

然而陳雪君大方又樂觀,經常請同學吃東西,不,是經常請男同學吃東西。當她迅速地熟悉了省城的環境,整個人也變得明亮又耀眼。

「陳雪君談過很多……男朋友。」林楊說起這個的時候,有一點點不好意思。

「那她有沒有和你……」我嘿嘿乾笑。

我當然一點兒也不關心林楊和陳雪君的關係。我想問的是另一個人。

「怎麼可能!」林楊身子往後一撤,皺著眉頭不解地看著我。

「對對對,當然,她是你的好兄弟余淮……」

「也沒有!」林楊一個勁兒搖頭,「耿耿,你沒事兒吧?」

我挺厭惡自己這個樣子的,可是我控制不住。我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勇氣聽下去,所以拼命給這個故事安上最壞的走向,好像只要這是我自己猜中、自己說出口的,就沒什麼不好接受的了。

我不再插話,示意林楊講下去。

「我們初中班主任抓早戀抓得很嚴格,所以陳雪君就成了重點看護對象。不過,我們班主任可不像一班的班主任,她只將陳雪君的情況單獨處理。」

「怎麼處理?」

「先是讓她和女生勞動委員坐在同一桌,後來又換成和女生學習委員坐同一桌,反正折騰了半天,把全班能帶動陳雪君上進的女生都換了個遍。可她和女生處不好。我們班女同學凡是被分到和陳雪君一桌的,幾個星期後都會跑去找老師要求調座位。」

「為什麼?」

林楊又開始苦惱地撓頭:「你是女生,你自己想吧,我怎麼知道啊,大概就是女生的小心眼兒吧。」

「你說誰小心眼兒,陳雪君還是‘那些女生’?」

這個問題很重要,答案直接反應了林楊和余淮他們這些男生對陳雪君的態度。

「我覺得半斤八兩。」林楊很肯定地說。

一顆心落回肚子裡。

「但是餘淮覺得陳雪君比較無辜。」

No.142

女生的小心眼兒是什麼呢?

簡單和β曾經跟我說起她們兩個初中時是怎樣成為好朋友的——因為上廁所的時候一起偷偷說了班主任的壞話。那時她們的班主任深受全班同學愛戴,只有她們兩個覺得班主任虛偽而做作,尤其在其他同學慢慢地發現班主任的真相之後,她們倆更是格外珍視這份英雄所見略同。

「略同,而且略早。」β在旁邊補充道。

女生的友誼到底是怎麼開始的?共同的秘密,共同的敵人,共同的愛好,或者共同的厭惡?

那個班級裡,女生們共同的厭惡,叫作陳雪君。

雖然不願意承認,可是通過林楊後來的敘述,我還是聽得出來,陳雪君能讓一心向學的女生厭惡她的輕浮和自在,也能讓輕浮自在的女生厭惡她的魅力和受寵。

既厭惡她敢追求,更厭惡她追求到了。

最讓女生們不可忍受的是,她是個很善良熱情的姑娘,除了男朋友多一點兒,太愛塗指甲油,喜歡亂花錢,幾乎找不到什麼可以指摘的人品問題。

所以作風問題在保守的師大附中就顯得格外重要。

她會在學習委員指責她指甲油味道太難聞讓自己頭痛到無法做題時,睜大眼睛無辜地反駁:「我這瓶有甲油是我爸爸從國外買給我的,絕對環保,沒有刺激性的,一丁點兒味道都沒有,老師不信你聞聞!」

林楊講起這一段時哈哈哈哈哈笑了半分鐘,我也忍俊不禁。

「余淮當時坐在教室最後一排,他本來就很討厭學習委員那個女生,因此故意用特別大的聲音說:‘你的指甲油其實燻到她眼睛了’。全班哄堂大笑,班主任一氣之下,就讓陳雪君去和余淮坐同桌。」

是這樣。我笑笑。

「就不怕他們早戀?」

我有點兒沉浸在故事裡了,問問題時嗓音也不那麼澀了。

「陳雪君怎麼可能看得上余淮啊,她喜歡長得帥的。」

林楊在說這句話的時候,那種渾然天成的瞧不起人的壞勁兒,讓我終於意識到,他到底還是超級賽亞人林楊。

「不過,我們班主任早就有這個想法了,她也是女的,比這幫小姑娘多活了二十幾年,小姑娘心裡那點兒彎彎繞她怎麼可能不清楚,倒不如讓一個成績好的男生去影響一下陳雪君。」

都到這個地步了,還沒放棄陳雪君,我也對這位班主任老師的韌性充滿敬意。

那時候,余淮正在發育,個頭一個勁兒往上躥,熱愛運動,言語刻薄,對女生有種抗拒感,像隻還沒進化的猴子。

以上這些是林楊說的,雖然有點兒毒,我覺得應該也差不離。余淮現在仍然處在一個慢慢長開的階段中。

班主任對他,是放心的吧。

林楊他們這幾個哥們兒自然是壞笑著看熱鬧,班裡的女生們冷眼旁觀滿是不屑,只有陳雪君開開心心地第一時間把零零碎碎都搬到了餘淮旁邊。

小夾子小鏡子小瓶子小罐子,滿滿噹噹滿桌子,眼看就要漫過去。

余淮特別冷漠地用油性筆在桌上畫了一條三八線。

被林楊稱為史上第一條由男生親手主動畫成的三八線。

No.143

這頓飯已經把食堂大半的人都吃走了,空空的大堂裡開始顯得有點兒冷。

林楊探頭看了看柱子後面,我也回頭瞟了一眼,桌子早就空了。可能是在林楊講得盡興的時候,她們就吃完離開了。

「真不好意思啊……」我再次像個農民一樣搓了搓手。

「沒事啊,」林楊笑得很陽光,「反正每天她們都在差不多同樣的區域吃飯,下次吧,下次。」

下次……下次你要幹什麼?

我第一次見到誰能把跟蹤這種事說得這麼敞亮又自然的。

我們的午休時間是從十二點到一點半,很多同學用半個小時吃完午飯之後都會回教室小睡一會兒,也有男生喜歡去籃球場打打球,刻苦的同學會自覺去上午自修。

我看看手機,已經一點十分了。

可是故事只講了個開頭。我知道了陳雪君是誰,卻愈加看不清餘淮是誰。

「我得回去了,」林楊有點兒苦惱,「不過我現在就把後半部分的梗概講給你聽。」

梗概……我一頭冷汗。

我們一起端起餐盤朝殘食台走過去。

「他們兩個一起做同桌大概有半年多的時間,直到初三那年冬天。出乎我們的意料,除了余淮經常把越過三八線的指甲油往垃圾桶裡扔以外,他們相處還挺融洽的,主要原因好像是陳雪君也很喜歡看球,在我們班女生中挺少見的,人也大大咧咧的,不煩人。」

「看球?看什麼?歐冠意甲世界盃?她支持哪個球隊?余淮呢?」

「陳雪君嘛……她支持哪個球隊取決於那時候她的男朋友是誰。」

林楊覺得自己這話很俏皮,說完就開始笑,把餐盤往殘食台一推,繼續說道:「余淮倒是什麼都看,他是曼聯的鐵桿。」

「那陳雪君也喜歡過曼聯嗎?」

林楊愣住了。他沒回答,用一種略帶溫柔的眼神看了看我。

No.144

原本餘淮的媽媽並不知道這些情況。余淮的父親在非洲支援基建,每年只有過年的時候才能回家一趟。余淮媽媽一邊工作一邊照顧一個青春期的兒子,還要顧著父母公婆,(亞歷)山大,幸而餘淮很懂事。所以對媽媽而言,只要餘淮成績還保持在前三名,依舊是「振華苗子」,就沒什麼好操心的。

余淮的小學是一所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學校,是媽媽疏通關係擇校送進師大附中的,一開始有點兒不適應,但很快就跟上了步伐,和林楊等人成為好哥們之後,他就想要朝著競賽生的路子發展。

「那時候我們幾個都在準備初三的數理化聯賽,得一等獎的就可以去北京考少年班了,等於提前邁入大學。但是因為非典,北京都封鎖了,這個考試今年也就取消了……不過這都是後話了。總之餘淮是半路出家,但是他學得真的不錯,能再多點兒時間準備應該會更好的。這些他媽媽是不知道的,準備競賽很消耗一精一力,初三連著幾次月考他都考砸了,他媽媽問不出原因,就偷偷跑到教室後門去觀察他兒子上自習時的情況,正好看到余淮和陳雪君在討論球賽,陳雪君還一邊說一邊笑,一邊塗指甲,哦,據說她剛剛文了身,把男朋友的姓文在身上了,正跟余淮顯擺呢……反正都趕上了。」

余淮媽媽震怒。

她當即轉身告到辦公室。兒子在她心中也是個沒長成的小野猴子,忽然發生的這一幕讓她完全無法接受,第一時間選擇了最強硬的手段去干涉。

後面的故事本是重頭戲,可林楊講得很簡略。

可能因為我們已經走進了教學樓,沒多少時間了,他想讓我盡可能多知道一些;也有可能是因為,到這裡為止,他自己也不了解太多了。

「唉,一說來話長就講了好多我們當年初中的事情,都不是你想聽的。怪我。」

到我們五班所在的樓層,林楊在樓梯口跟我道別。

「哪有,你請我吃午飯,還跟我說了這麼多,我真的要好好謝謝你。祝你早日得償所願。」

「得償什麼所願……」

「哎呀要我說那麼明白幹什麼,」我不想表現出自己的煩悶,所以故意開玩笑逗他,「還能有什麼所願啊,不就是以後去食堂吃飯別那麼辛苦地找座位了嘛……那我祝你萬事如意吧。」

至少以後別苦哈哈地去跟蹤了,雖然變態得很帥,但總歸也還是變態啊。

我正在想,忽然林楊笑了起來,眉眼和煦地彎起來。

「那我祝你萬事勝意吧。」

「什麼?」

「這是很重要的人以前送給我的一句話,我送給你。意思就是,一切都比你自己所期待的,還要好一點點。」

一點點就夠了。

林楊朝我擺擺手,就跑上樓了。

這話說得我空落落的。

我幾次三番旁敲側擊,想從林楊口中得知余淮和陳雪君之間究竟有沒有過什麼,林楊都沒有說。我知道,他不是故意要隱瞞我什麼,而是真的不清楚。

男生之間的友情沒有那麼細膩吧,我想,正如他們是那麼好的哥們兒,可最先發現林楊對餘週週那點兒小心思的,竟然是我。林楊不會對余淮說的,餘淮也不會對林楊講。

哪裡有什麼萬事勝意,我現在連萬事差強人意都得不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