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期中考試(上)(No.96 – No.98)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96

考試前一天放學的時候,學校要求我們把書桌裡的所有東西都清理回家,打掃教室為考試做準備。我的書桌裡積累了太多的練習冊——是的,很難為情,但是我必須承認,我買的練習冊數量是餘淮的兩倍,看見別人做什麼我就買什麼,結果積壓成災。

沒有一本好好地做過。後來被余淮教訓,每一本練習冊的思路都是完整的,時間有限,給自己增加那麼多負擔,還不如一開始就踏踏實實只專注於一兩本。

不過雖然這樣說,他還是拎起了我的沉重的布袋。

「書包你自己背著吧,這個我幫你拎。你家在哪兒?」

我想,我是有點兒臉紅的。

「那個……那個……你要送我回家?」

他一臉理所當然:「廢話,你自己搬得回去嗎?」

不顧我少女情懷的忸怩作態,他已經大步朝門口走了。

我們倆歡快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忘記了那週本來輪到我們值日。

夕陽暖洋洋的,我發現每次我有機會和他獨處的時候,都是黃昏。

很短暫的美好時光,就像太陽很快要落下去。

振華校舍建在繁華市中心,車馬如龍,熙熙攘攘的放學大軍和來接送孩子的私家車、公家車擁堵在一起,我跟著餘淮的步伐,在凝滯的車流縫隙中穿梭自如。他個子高,步子大,我需要很努力地才能跟上他。

我估計布袋的拎繩很細,正想問問他會不會勒手,湊近了才注意到他自言自語唸唸有詞。

「明明也不做,都是空白,留著幹嗎,扔了算了,這麼沉……」

你嘮叨個屁啊,是你自己要送我的好不好?

我退後兩步,關心的話都咽回去,恨不得拎繩細成鋼絲,勒不死他!

然而還是會遇見同班同學,比如結伴晃晃悠悠的簡單和β以及徐延亮(真不知道這三個人為什麼出現在一起),看到我們的時候竟然都露出促狹的笑容,鬼兮兮的。

我假裝沒看到,紅著耳朵,故作鎮定地大步向前。

前面的男生,背上搭著校服,又穿上了那件黑色的T恤,高高大大,晃晃悠悠,安心得一如初見。

No.97

「喂,你天天戴著耳機,都在聽誰的歌啊?」

我自習課做作業的時候喜歡聽隨身聽,可是餘淮從來不聽,他說他戴上耳機就沒法兒專心,而我則需要戴上耳機才能不在做題的時候胡思亂想。

「誰都有啊,只要好聽,不管是誰的。不過……我聽周杰倫比較多吧,你呢?」

他仰頭想了想:「我比較喜歡Beyond。」

我點點頭:「我記得,主唱死了。黃家駒的詞曲都寫得很好的,我記得誰和我說過,當年的香港樂壇大多紅歌其實都是翻唱的外文歌,重新填詞而已,他們的原創才是香港樂壇真正的輝煌。」

他挑眉:「哎喲,你還知道的不少嘛。你喜歡哪首歌?」

其實Beyond聽的很少,畢竟是粵語歌,不過不知道怎麼,那種小小的好勝心讓我不想說出《光輝歲月》《海闊天空》等等那幾首耳熟能詳的歌,所以一歪頭,很大聲地講:「我喜歡《活著便一精一彩》。」

其實我壓根兒沒聽過,只知道歌詞和歌名。

他驚喜地大叫:「啊啊啊我也是啊,你是第一個跟我喜歡同一首歌的人!」

我張大了嘴巴,慢慢地才把表情調整到正常。

他在高興什麼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在高興什麼。

隨便胡謅都能成為共同愛好。其實,我們是有緣分的,是吧是吧?

一定是的。

No.98

我家離學校不遠,步行的話只要二十分鐘。因為是老房子,所以小區裡難免有點兒雜亂,我第一次因為這些碎磚亂瓦和塑料袋而憤怒。

總歸是希望這一路繁花遍地,回憶會更美麗一些。

他把袋子遞到我手上,我的胳膊往下一沉,這才體會到袋子究竟有多麼重,隱約看到他手上被勒出來的紅線,橫穿掌心。

「我就不送你上樓了,你不是說你家在三樓嗎,也不高。否則讓你爸媽看見,會誤會的,我可不想被你爸拎著掃帚追得滿街跑。」

我想象了一下這個場景,竟然覺得很甜蜜,克制不住有些嚮往,但還是一鞠躬,大聲說:「多謝啦!」

他擺擺手:「天快黑了,快上樓吧,明天別遲到。」

他手插在兜裡,轉身晃晃悠悠地走遠,書包和校服都隨著步伐一晃一晃的。我假裝進了樓門洞,估摸著他走遠了,就重新探出頭,站在路邊目送著墨藍色天幕下餘淮漸漸模糊的背影。

很多年後,我還記得這一幕。

好像那時候我就已經看到了故事的結局。逼仄擁擠的青春裡,他送我一程,然後轉身踏上自己的旅程。他的世界很大,路很長,很遙遠;我只能站在自家門口,獨守著小小的天地,目送他離開。

他活著,便一精一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