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摸底(No.47 – No.53)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No.47

第二天就是摸底考試。

我前一天晚上還像煞有介事地複習了一下,我爸特意給我端了杯牛奶,放到桌邊,說:「輕鬆應戰。」

都應戰了,還輕鬆個屁,被誰一砲轟了都不知道。

可實力的差距不是臨時抱佛腳能夠彌補的。振華似乎特意要給我們這些因為非典導致中考題目難度降低而佔了便宜的學生一個下馬威。這套摸底捲子,我完全找不到北,徹底考崩了,從頭髮絲糊到腳指甲。

並沒有分考場,也沒有隔位就坐,考試的時候餘淮就坐在我旁邊,答題飛快。也許是學校料到這群尖子生會賭上各自的榮譽來應對這次考試,不會跟陌生人聯手作弊。

所以,當我還在對著選擇題冥思苦想不知道蒙哪個答案比較好時,余淮已經早就翻頁去做計算題了。

他翻頁的聲音,讓我心碎。

交上最後一科化學的捲子,我伏在桌面上,余淮喝了口水,問:「怎麼樣?」

屁,我捲子上的空白你又不是沒看見。

我不理他。

他也沒說話。過了一會兒我抬起頭,發現他已經開始做題了,在演算紙上勾勾畫畫。

剛開學你他媽哪兒那麼多練習冊啊?何況,這可是剛剛考完試啊!

我終於徹底被打敗了,站起身:「讓一下,我去廁所。」

他站起身,眼睛都沒離開演算紙。我心煩,一路小跑去廁所排隊,回來的時候,拍他肩膀:「起來,我進去。」

他突然大叫一聲:「我靠,我就說算的不對嘛,果然還是錯了。」

「什麼?」

「物理最後一道大題,就是讓設計實驗測不規則啤酒瓶容積的那個,我的答案有漏洞,但……」

我戴上了耳機,伏在桌面上睡覺,把他的科學狂想關在另一個世界。

你,你們,都去死吧,牛頓、萊布尼茨與愛因斯坦都在另一個世界等著你們,把地球還給我們這些弱小的生物,謝謝。

No.48

成績出來得太快了。用張平的話說,初中物理那點兒知識,他基本上掃一眼捲子就能判出我們的總分。

每發下來一科成績,我連看都不看就對內摺疊塞進書包。我從來沒有那樣深切地理解過大雄同學——他當年費勁巴拉地要求機器貓幫忙處理零分考卷,看起來很傻很天真,其實心裡是多麼痛啊。

余淮下課出去打球了,和他那幫剛剛認識的哥們兒,所以發下來的捲子都明晃晃地攤在桌面上沒有人收,一科又一科,看得我青筋一跳一跳。

簡單則很狗腿地跑到我旁邊跟我沒話找話地攀談,話題圍繞著我們兩個究竟誰考得比較慘——然而,她的眼睛始終尋找著機會往余淮桌面上的捲子那裡瞟。

「想看他考了多少分啊?」

簡單臉紅了,連連擺手:「不是不是不是不是……」然後迅速地瞟了一遍分數,好像在默背一樣,然後立刻抬起頭,「其實不是為我自己,我想幫韓敘比較一下到底他們倆誰的分數比較高,咱班頭說好像就他們倆成績格外突出……你別誤會,韓敘才沒有介意呢,是我自己要過來看看的……」

我都快笑岔氣了,簡單終於停下前言不搭後語的解釋,也不好意思地笑了。

No.49

其實簡單完全沒必要瞎忙乎。排榜的速度比出成績還要快,放學前,我們就人手兩張打印版的成績排行。一張是入學成績,另一張是摸底考試成績。

於是現在我連大雄都不如,他尚且能把零分考卷藏起來,而我的那幾科成績就明晃晃地掛在全班56個人眼前,還好現在大家還不熟,誰也不認識誰。

我,耿耿,入學成績37名,摸底考試成績46名。

韓敘,入學成績第一名,距尖子班分數線只低了0.7分,這次摸底考試是我們班的第二名。

余淮,入學成績第二名,距尖子班分數線只低了0.9分,這次摸底考試是我們班的第一名。

是全班第一。

我同桌是全班第一。

我側過臉,很真誠地說恭喜。

他笑笑,說,這算什麼,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一次摸底考試而已。語氣中有種低調的驕傲。

然後,他的眼睛掃過我的成績,沒有說什麼。

我很高興,他沒有安慰我。

No.50

我始終記得余淮對我說「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時候的表情。所以我在笑話了簡單替韓敘瞎操心的行為之後,自己也咕嘟咕嘟冒著傻氣地跑到張平面前,朝他要學年大榜。

「什麼學年大榜?」張平有點兒詫異,聲音很大,周圍的值日生都朝這邊看。我非常不好意思,慌不擇言,急聲說:「你小點兒聲!」

我估計我是古往今來第一個對老師喊「你小點兒聲」的學生,而張平是古往今來第一個被訓斥後竟然聽話地點點頭放低音量的老師。

「你要學年大榜?」

「對,」我點頭,「就是包括了尖子班一班、二班,大家在一起排榜的學年大榜。」

「好像是有……不過你要那玩意兒幹嗎?開學大會上不是說了嗎,每個班級在分班的時候都考慮了公平因素,所有班級學生的入學成績平均分差距不超過1分,你不會是想要驗證一下吧?」

那我可真有閒心。我翻了個白眼:「不是,老師,我就是想看看我們跟一班、二班的差距在哪裡。」

張平像看智障兒一樣盯著我,拽過我們班級的排名掃了一眼,估計是為了看看我的水平,然而結果讓他更加迷惑了。

「你還挺有國際眼光的哈……不過,我建議你攘外必先安內,你還是先在咱們班把成績提升到……」

「老師,」我忍無可忍地打斷他,「不是我要看,行了吧?」

他想了想,突然一下明白了,笑起來。

「啊啊啊,我懂了。行,我去辦公室要一份哈,你等著。」

No.51

於是,我順利得到了這份長達六頁的全校前三百名的成績排名。

前30名的成績,咬得那叫一個緊。

第一名叫楚天闊,這個名字我喜歡。第二名就是餘淮提到過的超級賽亞人一號林楊,比他低了1分。余周周的名字排在第13位,緊隨其後的就是餘淮,位居第14,分數比餘週週低了1.5分。他後面就是韓敘,比他低2分。再往後面是兩個女生並列第16名,和第15名的韓敘分差比較大,一個叫凌翔茜,另一個叫陳見夏。不過所謂分差大,也只是6分而已。

一班、二班果然很厲害。總校一共12個班,而前五十名,被一、二班佔去了29名。

我不禁對余淮、韓敘他們這些以普通班同學身份闖入前五十的傢伙肅然起敬。

當然,這份三百名的大名單裡,沒有我。

第二天一早,我就把名單像獻寶一樣地遞到了餘淮手上。

「這是什麼啊?」

「學年大榜啊。」

他貌似不在意地掃了一眼:「哪兒弄的,給我幹嗎?」

我氣結,懶得理他,往自己桌上一摔,拎起抹布去擦黑板。擦到一半,回頭看,鬧哄哄的班級裡面,有個角落,一個男孩正偷偷摸摸地斜眼瞟著我桌子上的名單。

這個彆扭的傢伙。

No.52

要說我自己一點兒都沒難過,那是假的。考上振華的那點兒廉價的小興奮都隨風飄散了,就剩下我自己一個風中凌亂。

晚上我爸問了我成績,我很不好意思地交上成績單。當然是兩份一起,我想要向他表明:第一,我入學成績就差,37名,中下游;第二,連他自己都承認我的入學成績存在相當一部分撞大運的成分,現在我們將這些虛假繁榮剔除掉,我就順理成章地變成了摸底考試中的46名。

一切都太正常了,我希望他在看到成績單的時候能理解我的苦心和所有說不出口的話。

然而,實際情況比我想象的還好。

我爸把兩個成績單看反了,還很激動地說,你看看,你進步了九名呢!

就衝這眼神兒,我覺得我也應該對我爸更好點兒。

No.53

不過,唯一知曉真相的我自己還是在看到我爸書桌上面的唐詩宋詞集的時候傷感了。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還正好翻到最喜歡寫無題詩的李商隱同學的那一頁。

「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

其實,我不知道這兩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就是一下子被擊中了。古人真厲害,不管他們實際想說的是什麼,限制在一行最多七個字裡面,讀者愛怎麼理解就怎麼理解。

我覺得,我的確是偷了別人的振華。高處不勝寒,我已經預感到自己冰凍的未來了。

我唯一不該做的就是在電話裡跟我媽提到了這件事。她完全無法理解我婉轉的小心思,對著電話大吼:「是個人就應該因此想到要發奮讀書提高成績,就你能聯想到自己來錯地方了,你說你有沒有點兒出息?我問你,那你應該去哪兒?!」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