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秘密協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裕返回歸善寺,宋悲風正坐在他房內,默默等候他。

    此時離天明尚有兩個時辰,他們都睡意全消。劉裕坐到宋悲風旁,道:「我離開時已特別小心,不弄出任何聲響,老哥是如何發覺我溜了出去的?」

    宋悲風嘆道:「我當了安公的貼身保鏢近二十年,有些習慣是改不了的,其中之一是警覺性。你到哪裡去了?」

    劉裕坦白答道:「我去找司馬元顯談判。」

    宋悲風失聲道:「甚麼?」

    劉裕道:「我通過王弘約他見面,由於我曾和他合作應付郝長亨和徐道覆,所以勉強可算有點交情,更成為對話的基礎。」

    宋悲風聽得眉頭大皺,道:「這小子驕橫放縱,心胸狹窄,且只是聽他爹的指令行事,找他不嫌浪費時間嗎?」

    劉裕知道宋悲風對司馬元顯印象惡劣,微笑道:「人是會變的,司馬元顯是受辱於我們手上,接著又與桓玄在江上對撼,連番磨練,令他在各方面都成熟了。他再不是以前那個花花公子,而是懂得審時度勢的皇室領袖。我要先說服他,才可以由他向司馬道子傳話,痛陳利害。」

    宋悲風搖頭道:「不論你說甚至話,仍難打動司馬道子這個奸邪小人,他是不會改變對你的成見。」

    劉裕道:「我並不是要改變司馬道子對我的看法,只是給他一個權衡利害的機會。對司馬道子來說,最重要的是如何維持他大晉的國運,其它都是次要的,包括我劉裕在內。」

    宋悲風苦笑道:「可是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投向司馬道子,會令很多人失望。」

    劉裕道:「微妙處正在這裡,一天劉牢之仍在,我們的關係都不會公開,我更不是要做司馬道子的走狗,司馬道子也舉改變殺我的心。而我要做的事,與玄帥並沒有分別,玄帥迎戰符堅於淝水,非是為了司馬曜或司馬道子,而是為了漢族的存亡。我也是如此,不但要保住小命,還要爭取出戰天師軍的機會。劉牢之絕不會便宜我,可是只要司馬道子不是糊塗蟲,便該明白在某一段時間內,我是一只有用的棋子。」

    宋悲風發呆半響,點頭道:「我被你說服了,雖然仍感到有點難以接受。晉室始終是南方的正統,司馬道子不同意,你便沒法領兵出征。告訴我,如果司馬道子不接受你的提議,你又怎麼辦呢?」

    劉裕道:「如果司馬道子冥頑至此,明早我便和你立即趕往廣陵,設法策動一場奪權的兵變。再擁兵自立,放手幹他娘的一個轟轟烈烈,總好過坐以待斃。」

    宋悲風愕然道:「有可能成功嗎?」

    劉裕苦笑道:「當然不容易,且有違公安和玄帥對我的期望,否則我何用去見司馬元顯呢?」

    宋悲風諒解的道:「我明白了。」

    劉裕道:「趁離天亮尚有時間,宋大哥回房休息吧。」

    宋悲風道:「還睡得著嗎?你也該好好休息,明天誰都不曉得會發生甚麼事。」

    說畢起立朝房門走去。

    劉裕道:「待會宋大哥聽到聲音,裝睡便成。」

    宋悲風愕然別頭朝他瞧來。

    劉裕平靜的道:「如果我所料無誤,司馬道子會親自來見我。」

    ※※※

    慕容寶揭帳而出,慕容農、慕容隆、慕容情、符謨、封懿、史仇尼歸等一眾將領應召而至,齊集帳外。

    慕容寶著各人在帳外空地處圍著熊熊燃燒的篝火坐下,沉聲道:「剛才長城那方取得聯絡,平城和雁門已重入我們手上,父王大破長子,且親手斬殺慕容永。甚麼父王受重創,全是一派胡言。」

    眾將齊聲歡呼。

    慕容農欣然道:「這定是拓跋-那小賊為令我們退兵散播的謠言。」

    慕容寶雙目噴出仇恨的火焰,狠狠道:「不殺此獠,我絕不甘心。」

    軍師眭遂道:「即便沒有謠言,乃是以退兵為上策,膽怯的拓跋-根本不敢與我們交戰,如果我們還在那裡等待,補給和士氣上都會出問題。」

    慕容寶心中掠過強烈的悔意,暗忖如果依照慕容垂的吩咐,先取平城、雁門,再設立往盛樂的補給線,與拓拔-打一場持久戰,便不致押後軍被殲,而他們則狼狽急竄的局面。回去後,他如何向慕容垂交待?自己仍能保得住得來不易的太子之位嗎?慕容垂的左右重臣一向對自己有微言,今番不正是證實了他們對自己的看法?

    不!

    定要把形勢扭轉過來。

    沉聲道:「我明白拓跋-這個小子,他絕不放過這個機會,我敢肯定他正鍥而不捨的在後方追來。只要我們將計就計,定可以令他栽個大跟頭。」

    慕容農眉頭深鎖的道:「現在我們人疲馬乏、軍心渙散、將士思歸,實不宜與敵人交鋒作戰。」

    眾將紛紛附和。

    過去的幾天,真不宜過。開始的兩天,還要黑夜行軍,又遇上連場暴雨,道路艱難。加上護後軍無影無蹤,構成了嚴重的心理威脅,令他們步步驚心,睡不安寧。到此刻包括諸將在內,都希望早日越過長城,返回中山。

    慕容寶道:「如果我沒有猜錯,拓跋-這小子肯定會在我們進入長城前,空襲我們。」

    大將符謨沉聲道:「我們首先須弄清楚拓跋-在哪裡。」

    慕容寶冷哼道:「拓跋-慣當馬賊,此正為他作馬賊的伎倆,我們根本不用理會他在哪裡,只要選擇易守難攻之處,佈下陷阱,以身作餌,肯定他會上當。」

    慕容農皺眉道:「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可是現在我們完全不曉得敵方情況,主動全在敵人手上,形勢對我們是絕對不利。」

    慕容寶不悅道:「我們的珍力在拓跋-三倍之上,怎用怕拓跋-這個小賊?何況我已使人知會王弟,著他親串軍隊出長城與我們在參合陂會合。要殺拓跋-,這將是千載一時的大好機會。」

    慕容寶口上的王弟是慕容詳,慕容垂和慕容寶出征後,國都中山便由他主事。

    慕容農道:「參合陂?」

    慕容寶點頭道:「參合陂將會是拓跋-授首之地,此地南倚參合湖,長坡由西朝東往友愛合湖傾斜,易守難攻。」

    此時眾將均知慕容寶心意已決,又知慕容詳會領兵來會合,解決了補給的問題,感到非是沒有一戰之力,只好同意。

    慕容寶雙目射出興奮的神色,道:「三天後當我們到達參合陂,等候那小賊來自投羅網。」

    慕容農搖頭道:「我們首先要弄清楚兩件事。第一件事是拓跋-憑甚麼殲滅我們的護後部隊?到今夜仍沒有一個人來歸隊,告訴我們發生了甚麼事。」

    史仇尼歸極得慕容寶寵信,兼且武功在眾將中稱冠,所以身分地位雖比不上在座諸將,仍可暢所欲言。道:「可見拓跋-另有一軍埋伏在北岸某處,收到拓跋-指令後,配合渡河進攻的敵人主力部隊,兩面夾擊我軍,致令我們的後衛軍全軍覆沒,更逼得我們日以繼夜的朝東走。」

    他的猜想大致正確,只是沒想及在南岸的拓跋部隊只是虛張聲勢,並非主力所在。當夜拓跋-便使計故意讓慕容寶一方眼睜睜地瞧著他渡河往南岸去,正是要慕容寶生出這樣的錯覺。

    另一個猜錯的地方,是拓跋族的戰士不是埋伏在北岸某處,而是藉烽煙傳信,從千里外數度換馬的急趕回來。

    慕容情羞慚的垂頭,道:「是我辦事不力。」

    慕容寶終找到替罪的人,冷哼道:「由現在開始,偵察敵情交由封將軍負責,最重要是掌握參合陂周圍二十浬之內的情況,不要再重蹈覆轍。」

    封懿應諾領命。

    慕容寶轉向慕容農道:「第二件事呢?」

    慕容農直接了當的道:「拓跋-和他的族人現今在哪裡呢?」

    眾人默然無語,顯是沒有人答得了他的問題。

    史仇尼歸又開腔道:「拓跋-如要攔途偷襲,不但不能落後太遠,還要在抵長城前繞到我們的前方去。如此若我們在參合陂結壘固守,將出乎他意料之外,令他進退兩難。那時當我們與長城來的己軍會合,拓跋-若還不識時務立刻退後,將是自尋死路。」

    眾將無不聽得精神大振。

    慕容寶終得到眾人肯定他彈思竭智想出來將計就計的戰術,大喜道:「尼歸之言有理。不論拓跋小賊如何精於馬賊的游擊戰術,總要現形,那將是他的末日來了。」

    ※※※

    彈甲聲從園子傳來。

    正靜心等候的劉裕心中無驚無喜,把厚背馬掛在背上,推門閃身而出,剛好瞥見陳公公熟悉的背影,沒入園林暗黑處。

    這可能是一個‘友好’的密會,也可能是一個殺他的陷阱。

    劉裕向宋悲風的房間打出個‘勿要跟來’的手號,追入園子裡去。

    陳公公在前方忽現忽隱,當穿過月洞門,眼前豁然開展,原來已抵達歸善寺寧靜的後園。

    歸善寺的後園在建康頗有名堂,名為歸善園,園中有個形狀不規則的大蓮池,把所有景點連結起來,池水屈民延伸,與幾座石山結合,取得山迴水轉,不盡源流的景面,又以架折橋橫跨水面,與池心的一座方形暖亭連接,在月照下沿湖遍值的老槐樹投影水面,營造出別有洞天的深遠意境。

    司馬道子一身便服打扮安然的坐在亭子裡,陳公公負手立在他身後。

    劉裕心忖如一言不合,陳公公加上司馬道子,肯定自己沒命離開蓮池。

    這是司馬道子‘收拾’自己的一個好機會,更是劉裕心甘情願拱手相贈的。

    此時他已沒有返悔退縮的可能,猛提一口真氣,踏上架折橋,朝池中暖亭大步走去。

    司馬道子微笑道:「劉將軍請坐!」

    劉裕直抵石桌子的另一邊,垂手道:「卑職站在這裡便成。」

    司馬道子重複道:「坐!」

    劉裕明白司馬道子的心態,他並視自己為下屬,而只是一個有資格與他作談判的對手,那種關係是江湖人的關係,沒有忠誠可言,有的只是利害關係。

    劉裕想通此點,輕鬆的坐下。

    想到經歷過多少風雨?渡過多少考驗?才能縣城此時此地與這大晉皇朝最有實權的人物對坐說話,心中豈無感慨。

    司馬道子銳利的眼神打量著他,忽然喝道:「劉裕你也否立下毒誓,保證將來不與我司馬道子為敵?」

    劉裕心叫來了,只要自己稍有猶豫,他們兩人會立即出手,全力把他搏殺於亭內。更由於他是坐著的姿態,怎也快不過立在司馬道子身後的陳公公,而位處於此一‘絕地’,他的逃生術跡無所施其技。

    在來赴會前,他已想過每一種可能性,包括對方逼他立誓以示盡忠。坦白地說,司馬道子這句話對他來說已大有轉圜的餘地。

    劉裕舉手立誓道:「我劉裕就此立誓,永不與琅琊王為敵,如違此諾,教我劉裕不但家破人亡,且曝屍荒野,絕子絕孫。」

    司馬道子嚴肅的表情紆緩下來,點頭道:「劉裕你確有誠意,我也感不枉此行了。」

    陳公公微笑道:「劉將軍確有本領,到現在我仍不明白當日你是如何脫身的?」

    劉裕苦笑著把當時脫身的辦法說出來,沒有半點隱瞞,以進一步表示誠意,解說完畢,三人間的氣氛大見融洽。

    司馬道子道:「對劉牢之你有甚至看法?」

    劉裕沉聲道:「劉牢之只是個反復的小人,他今天可以投靠王爺,明天也可以投靠桓玄。對他來說,最重要是保存實力,好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司馬道子平靜的聽著,忽又岔到另一話題道:「桓玄因何要殺你呢?」

    劉裕心忖司馬道子確不簡單,先後兩個問題似是風馬牛不相及,但卻可令自己沒法把擬好的答案循序道來。

    答道:「因為他想做皇帝。所我成為愚民心中改朝換代的人,更害怕我背後的荒人力量,會使北府兵成為阻他登位的最大障礙。」

    司馬道子微笑道:「你很坦白,事實上你所說的任何一句話,也足構成叛亂的死罪。但我卻喜歡坦白的人。你告訴我吧!‘一箭沉隱龍,正是火石天降時’這大逆不道的謠言,是否曾令你心中有妄想呢?」

    劉裕發自真心的苦笑道:「我不但沒有因此心生妄想,還為此吃盡苦頭。我敢向王爺保證,如我曾有一絲歪想,教我死無葬身之地,我劉裕敢向青天立此誓。」

    這是劉裕第二次向司馬道子立誓,前一誓是被逼的,現在此誓卻是自發的,因為他清楚根本沒有天降火石這回事。

    於眼前的形勢下,他必須爭取司馬道子對他的信任,司馬道子是否禍國殃民的大奸賊,並不是在目前應考慮的事。最重要的是爭取出戰孫恩的機會,而司馬道子便是他最後的機會。

    司馬道子不眨眼的瞧著他,欣然點頭道:「好!說得好!現在我相信你真的有誠意。」

    劉裕暗抹一把冷汗,曉得這才算真的過關。找上司馬道子,是困於絕境的兵行險著,一個不好,立即要賠上性命。

    陳公公淡然道:「劉裕你的作用真是這麼大嗎?」

    劉裕從容道:「劉牢之為何千方百計要置我於死地呢?當孫恩兵臨城下時,我願為朝廷盡忠效死命。」

    司馬道子答陳公公道:「如果小裕不是舉足輕重的人,我今天怎有閒情來和他說話?小裕的軍事才華和聲譽都是無可置疑的。所謂三軍易得,一將難求,際此朝廷用人之時,小裕正是我夢寐以求的猛將。」

    劉裕暗鬆一口氣,只從司馬道子對自己改變稱呼,便知這奸賊接受了他的提議。當然他們的良好關係是有時限性的,但正如他向司馬元顯說過的話,在劉牢之和他之間,自是以劉裕較易控制和擺佈。在正常的情況下,即便他能取劉牢之的位置代之,仍遠沒法和當年的謝玄相比,所以司馬道子根本不怕他能有何作為。

    司馬道子沉聲道:「明天你先到石頭城和劉牢之打個招呼,他安排你做甚麼,你便做甚麼,千萬莫要和他爭執,明白嗎?」

    劉裕點頭應是,曉得終把逆勢扭轉過來,於建康爭取得生存的空間。

    這就是政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