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都城密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王弘回到馬車上,神色古怪,湊近道:「果如劉兄所料,他答應與你秘密見面,真令人想不到。」

    又憂心的道:「如果他立即通知他爹,布局殺你,如何是好呢?」

    劉裕淡淡道:「司馬元顯是不會做令我看不起他的事。王兄不是說過他手下盡是建康的紈褥子弟嗎?司馬元顯用人不該這般低能,只因形勢所逼下,不能不給甜頭幹圍繞在他身旁的狐群狗黨,否則他將失去高門的支持。

    因此他該比他的爹更明白現時的形勢,更明白北府兵舉足輕重的作用。」

    稍頓續道:「我和司馬元顯也算有交情,雲找他只是平常事,何況琅琊王仍在宮內處理政事,該不會出問題。」

    然後又道:「他起先感到震驚,但一直不發一言,到我對他說現在朝廷的最大威脅,絕不是你,而是孫恩和桓玄,甚或劉牢之,他始動容,追問我為何把劉牢之和桓玄、孫恩算在一起,我便說須直接問你,他才答應見你。

    劉兄真厲害,你教我說的這句話,原來有這麼大的威力。」

    劉裕鬆了一口氣,能否說動司馬元顯尚是未知之數,但最少有一試的機會。

    王弘道:「現在我必須立即離開,司馬元顯會使人來驅畫,領劉兄到某處見他。劉兄事後可否到我家去,讓我可以安心。」

    劉裕點頭答應,看著王弘退出車外,上馬離開。

    片刻後,琅琊王府啟門的聲音響起,有人越過街道,直抵馬車停泊處,登上御者的位置,揮鞭驅馬,馬車起行。御者沒說過半句話,他亦不作一聲。

    劉裕解下佩刀,攔在一旁,心中充滿感慨。

    他知道自己是在玩政治的遊戲,且他是被逼去參加這遊戲的。他情願真刀真槍的在沙場與敵爭雄鬥勝,可是如果他不使手段,他將永遠失去上戰場的機會。

    他和司馬道子雖然一直處於敵對的位置,事實上卻沒有甚至解不開的私人恩怨,一切都是公事。不像與桓玄或劉牢之的仇怨,那是絕沒有轉園的餘地。

    他視司馬元顯為可爭取的對象,不但因目前大家在利益上有可以磋商的地方,更因雙方曾在特殊的情況下短暫地並肩作戰。當時他清楚感覺到司馬元顯的確與他們同心協力,大家生出微妙的信任和感情。

    在那段經歷裡,他進一步了解司馬元顯的本質,並不像傳聞中的他那般惡劣,而司馬元顯亦對他們有深一層認識。

    正因這基礎,令他感到可以和司馬元顯說話。

    馬車駛進一所宅院去。

    四周都是等候的人。

    司馬元顯的聲音響起道:「劉兄請下車。」

    車門給拉開來,劉裕把刀留在車上,空手下車。

    司馬元顯亦沒有攜帶兵器,立在暗黑裡,笑道:「劉兄屢創奇蹟,確令人難以置信。」

    劉裕環目掃視,四周圍著近二十人,無一不是高手的體魄神氣,且年紀絕在二十至三十間,該是貼身保護司馬元顯的心腹近衛。

    劉裕淡淡道:「只是僥倖吧!公子在大江力抗荊州聯軍,才是真的了不起。」

    司馬元顯對他的話非常受落,且懂謙虛之道,答道:「劉兄休要誇獎我哩!請!」

    其中一護衛燃亮手上燈籠,領頭步入打開的大門。

    劉裕隨那人登階入內,屋裡陳設簡單,沒有甚華麗的裝飾佈置,只有數張地席和小幾。

    司馬元顯的聲音在入門處道:「放下燈籠,志雄你到門外等候,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可以進來。」

    那被喚作志雄的呆了一呆,想要說話。

    司馬元顯不悅道:「快!」

    那人無奈的放下燈籠,轉身離開,大門關上,屋內只剩下他們兩個人。

    司馬元顯從容在主席坐下,擺手示意道:「劉兄坐!」

    劉裕在他右手側席坐下。

    兩人目光接觸,均不約而同生出古怪的感覺。

    司馬元顯低聲道:「如果我爹曉得我在這裡密會劉兄,肯定會罵我一個狗血淋頭。」

    劉裕欣然道:「那公子為何又肯見我呢?」

    司馬元顯攤手道:「我自己亦不明白,或許是因我們共過患難吧!我並非盲目服從我爹的人,可是我爹對劉兄的看法,我卻大致上同意。劉兄想見我,當然是認為可以改變我對劉兄的看法,只是這點,已令我很想聽劉兄有甚至說辭。」

    劉裕微笑道:「我想不如倒過來,先聽公子對我的意見。大家直話直說,不用有任何避忌。」

    司馬元顯點頭道:「好!便讓我實話實說,在北府兵和烏衣豪門中,均流傳一種說法,即是謝玄選了劉兄作他的繼承人,好完成他北伐統一南北的夢想,劉兄對此有何解釋呢?」

    劉裕苦笑道:「我可以有甚至解釋?玄帥派我到邊荒集把一封密函交到朱序手上,我為他完成了任務,被他另眼相看,就是這樣。」

    事實上玄帥雖有提點我,卻從沒有作出例如移交軍權又或破格提升的安排,玄帥臨終前我仍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將,只因和荒人拉上關係,才使我的情況顯得特殊。玄帥有對其他人說過一句我劉裕是他的繼承人嗎?沒有!對嗎?

    玄帥去後,掌軍權的是劉牢之和何謙。其它人因懷念玄帥,又因不滿劉牢之的作為,所以寄望於我,使劉牢之對我生出顧忌,逼我立下軍令狀到邊荒集送死。而我在邊荒集僥倖成功,不是我本事,只代表荒人不是省油燈,而最重要的是我只是一個盡忠職守的軍人,除執行上頭派下來的命令外,從沒有逾越軍人的本份。」

    司馬元顯用心聽他說話,不時露出思索的神色,聽罷仍沒有出聲,只用銳利的目光打量他。

    劉裕心忖司馬元顯的確長大了,再不是以前那個只懂爭風呷醋、花天酒地的皇室貴胄。

    好半晌後,司馬元顯歎道:「我願意相信劉兄說出來的全是事實,可是劉兄有否想過‘一箭沉隱龍’的謠言,把劉兄置於非常不利的處境,縱然謠言確是憑空捏造,可是只要愚民深信不疑,勢將動搖我大晉皇朝的管治。」

    劉裕從容道:「於此朝廷風雨飄搖之時,如果因為邊荒說書者一句附會誇大之言,而平白錯過拔亂反正的機會,是否因噎廢食呢?」

    司馬元顯不悅道:「劉兄太高估自己了。

    大家打開天窗說亮話,現在是劉兄來求我,我不但看不到劉兄可以給我甚至好處,還要冒被家父痛責之險。」

    劉裕不慌不忙地答道:「坦白告訴我,劉牢之因何沒法容我區區一個小將領?又為何要在殺我一事上鬼鬼崇崇的,使盡卑鄙手段?他怕我甚麼呢?」

    司馬元顯立即語塞,只目光閃閃的瞪他。

    劉裕又道:「公子認為劉牢之可靠嗎?」

    司馬元顯沉聲道:「劉兄可知你現在說的,全是大逆不道的話?」

    劉裕斷然道:「因為我不想說廢話,更沒有時間說廢話,劉牢之背叛王恭,只因他害怕桓玄遠多於害怕琅琊王,並不代表他會對琅琊王和公子盡忠。兼且他對你們招募‘樂屬’新兵,肯定有很大的戒心。假設公子和劉牢之易地相處,心中可以怎樣算計呢?」

    司馬元顯怒道:「大膽!你竟敢離間我們。」

    劉裕道:「我只是以事論事,如果公子沒有興趣聽下去,我可以立即滾蛋。」

    司馬元顯苦笑道:「你和我都明白今晚的密會只是浪費大家的時間,即使我對劉兄的話深信不疑,家父仍不會與劉兄妥協的。」

    劉裕道:「假設我的提議是他沒法子拒絕的,那又如何呢?」

    司馬元顯動容道:「那我便要洗耳恭聽。」

    劉裕道:「讓我先分析當前形勢如何?」

    司馬元顯道:「劉兄請直言。」

    劉裕道:「其實形勢已是清楚分明,四大勢力已成形。荊州始終是桓玄獨尊之局,當孫恩大進攻建康,桓玄會乘機收拾楊全期和殷促堪,然後隔岸觀火,看著建康軍、北府兵和天師軍拚個幾敗俱傷,然後以雷霆萬鈞之勢,麾軍速來,收拾殘局。」

    司馬元顯低頭深思,沒有說話。

    劉裕道:「琅琊王當然明白桓玄的如意算盤,所以須保存實力,至乎擴軍,以應付荊州軍。而天師軍則交由北府兵應付,最好是兩敗俱傷,那便可一舉除去兩大心腹之患。」

    司馬元顯欲言又止,不過終沒有反驅劉裕,只打手熱著他繼續說下去。

    劉裕道:「此著看似聰明,事實上錯得最厲害。好!我當你真的心想事成,清除了北府兵和天師軍,建康軍能獨力擋得住荊州軍嗎?」

    司馬元顯揚眉道:「我敢保證我們非是沒有一拼之力,鹿死誰手,要在戰場上見個分明了。」

    劉裕道:「現在就當我是桓玄,來與你紙上談兵如何?公子敢接戰嗎?」

    司馬元顯大感興趣的笑道:「劉兄儘管放馬過來。」

    劉裕猜到他因曾反復研究過每種桓玄所雙胞胎採取的戰略,所以在這方面極有信心,不怕自己能難倒他。

    欣然道:「我第一步是封鎖大江,使上游物資無法經水道運往建康,嚴重地影響建康人民的生活,更使百物騰貴,慢慢削弱建康軍民的鬥志和對朝廷的擁護之心。」

    司馬元顯愕然道:「我倒沒想過這會影響軍民的士氣。」

    劉裕暗嘆一口氣,這正是司馬道子父子最大的弱點,就是不知民間疾苦。只想到封鎖大江對他們本身沒有影響,卻沒想過最要吃苦的是民眾。

    劉裕道:「然後我會和聶天還連手,攻佔建康外所有具戰略價值的城市,例如壽陽,只奪此一鎮已可更進一步截斷建康物資上的供應,令公子沒法得到優秀的胡馬作補充。」

    司馬元顯根本沒想過邊荒集在建康攻防戰上能起的作用,為之啞口無言。

    劉裕道:「一年不成,兩年三年又如何?

    到所有外圍城市都落入我手裡,建康將變成一座孤城,還可以有甚至作為呢?」

    司馬元顯急促地喘了幾口氣,點頭道:「劉兄確是懂兵法的人,這場戰若換了你來打,你會如何去應付桓玄呢?」

    劉裕坦白道:「我也要束手無策,被桓玄壓著來打。沒有了北府兵,建康軍將失去依傍,再沒法擋著桓玄。」

    司馬元顯道:「若有北府兵又如何?」

    劉裕淡淡道:「那便要看北府兵是誰人在主事。」

    司馬元顯歎道:「此正為關鍵所在,你憑甚至令家父信任你呢?」

    劉裕道:「在這種事情上,你根本不可以信任任何人,管他是至親骨肉又或朋友兄弟,這是一個誰強誰弱的問題。公子可以問琅琊王一句話,在劉牢之和我劉裕之間,誰比較容易受他控制呢?哪一個選擇比較明智。」

    司馬元顯定神看他好半晌後,沉聲道:「為了令劉兄不再胡思亂想,我只好坦白告訴你,在家父心中,你已成為了我司馬氏皇朝的最大威脅,南方最危險的人物。劉兄現在可以死心了吧!」

    劉裕微笑道:「好!那便讓我們來預測殺掉鄙人後的情況。劉牢之絕不會與謝琰和何謙派系的將領衷誠使用,而只會擁兵自重,緊守以廣陵為中心大江以北的重鎮,當謝琰一敗塗地,而孫恩則席捲建康東南沿海諸鎮,天師軍將大舉北上,在這樣的情況下,建康軍仍能置身事外嗎?這時會輪到劉牢之坐山觀虎,看著朝廷的力量被不住削弱,朝廷若要借劉牢之的力量為建康解困,便不得不任他魚肉,答應他所有無理的要求,這是必然的發展。劉牢之是有野心的人,不像我般只因一個謠言,而無辜地成為朝廷的眼中釘。」

    司馬元顯沉吟道:「劉兄完全不看好謝琰嗎?他並不是初上戰場的人,且曾在淝水之戰立下大功。」

    劉裕淡淡道:「公子若把希望寄託在謝琰身上,我也無話可說。我只想提醒公子,天師軍現時的兵力在北府兵和建康軍兵力總和的一倍之上,領導他們的是雄材大略的孫恩和精通兵法的徐道覆,沒有一個是等閒之輩。」

    司馬元顯籲一口氣道:「假如劉兄仍然健在,在如此形勢下,又可以起甚至效用呢?」

    劉裕心中暗喜,知道痛陳利害後,司馬元顯終於意動,否則不會有這幾句話。當然他不會把心意顯露出來,沉著地道:「那就要看琅琊王的安排,更要瞧當時的情況,只要琅琊王把原屬何謙派系的水師拔歸於我,我便有與天師軍周旋的本錢,更可以牽制劉牢之,對朝廷來說是有利無害。」

    司馬元顯警戒的道:「劉兄對自己非常有信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