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老臣受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裕與宋悲風抵達烏衣巷謝府,本來以宋悲風與謝家的關係淵源,該可登堂入室,領劉裕逕自入內,豈知把門家將雖然認得是宋悲風,卻客氣的請他們稍待片刻,讓他們通報。

    劉裕和宋悲風均感詫異,可是能有什麼法子呢?只好在門旁的接待室耐心等候。

    不一會梁定都匆匆未了,這個人雖然頗有高門之僕見高拜見低踩的習氣,對宋悲風這個一手提拔他的人仍是非常尊敬,禮數十足,但對劉裕則是循例施禮,態度疏遠。

    宋悲風皺眉道:「這是什麼一回事?」

    梁定都領著兩人朝主建築物松柏堂的方向走去,低聲道:「這是孫少爺的指示,必須嚴守上下之別,內外之分,一切依規矩辦事。」

    宋悲風沉聲道:「包括我在內?」

    梁定都頹然點頭。

    宋悲風向一臉疑惑神色的劉裕道:「孫少爺就是二少爺的兒子謝混,極得二少爺寵愛,二少爺出任刺史,家裡的事便由他決定。」

    劉裕心忖有其父必有其子,不過仍忍不住嘆息謝家昔日的瀟灑風流、不守成法到哪裡去了。當年他和燕飛、高彥與謝家諸領袖對坐商談的日子,肯定不會重現。

    梁定都並不是領他們到松柏堂去,而是越過廣場,朝偏廳走去。

    梁定都苦惱的道:「大小姐臥床休息,二小姐又不愛理事,現在府內的事,全由孫少爺打點。」

    二小姐便是謝琰的妹子,下嫁王國寶。

    進入偏廳後,三人席地跪坐一旁,都有點不知從何說起的感覺。

    宋悲風道:「二少爺在嗎?」

    梁定都道:「二少爺外出未返。」

    宋悲風道:「如此我們想先向大小姐請安問好。」

    梁定都苦笑道:「這須由孫少爺決定。」

    宋悲風光火道:「這小子當我宋悲風是何人?」

    此時一名侍婢進來,以茶侍客,宋悲風只好閉口。

    侍婢去後,三人再沒有說話,氣氛凝重。

    又等了一會,梁定都向宋悲風請示道:「讓我去見孫少爺,看他因何事耽擱?」

    宋悲風點頭同意,梁定都起身離開。

    劉裕嘆道:「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呢?如非老哥冒死救回大小姐,情況不堪想像,可是謝家卻反把老哥視作外人。」

    宋悲風道:「安公玄帥去後,謝家的子弟太不爭氣了,好的不去學,卻學了建康高門的流風陋習。」

    劉裕道:「你不是看著謝混長大的嗎?他今年是什麼年紀?」

    宋悲風道:「該有十六、七歲。我一向以為他可以承繼謝家的風流。此子早熟聰明,十一、二歲便是清談的高手,詩文書畫,樣樣皆精,且儀容秀美,風采不凡,故有「謝混風華,江左第一」的讚譽,更有人說他是南晉這一代第一美男子,且被廷欽定為晉陵公主的夫婿,待他到二十歲時成親。」

    又道:「他是二少爺的第三子,兩位長兄隨二少爺當官去了,所以謝家由他主事。」

    劉裕哂道:「肯定是司馬道子籠絡二少爺的手段。」

    宋悲風嘆了一口氣,欲語無言。

    這時梁定都滿臉陰霾的回未了,於宋悲風旁坐下道:「孫少爺有事未能分身,請宋叔和劉將軍再稍候片刻。」

    宋悲風不悅道:「什麼事這麼重要?」

    梁定都欲語還休,最後仍是不敢隱瞞宋悲風,低聲道:「孫少爺和劉毅將軍在忘官軒下棋。」

    劉裕失聲道:「劉毅?」

    梁定都忙解釋道:「劉將軍勿要怪責劉毅大人,他己準備中斷棋局,趕來見將軍你,只是孫少爺堅持勝負即分,要繼續下去。」

    劉裕心忖看來劉毅在建康混得非常不錯,竟能憑布衣的身份,打進最顯赫家族的圈子去。這方面自己比他是自認不如。

    宋悲風正要說話,足音傳來。

    劉裕循聲望去,劉毅正和一年青公子跨檻入廳,乍然看去,他也不由心中一震、此子身形舉止神氣,有七、八分酷肖謝安又是風華正茂之時,宛如玉樹臨風,灑脫不群至乎極點。難怪有江左第一美男子之稱。

    劉裕心中本來對他印象極壞,可是見到他冠絕江左的儀容神采,竟發覺自己心中怒氣全消,沒法對這近乎完美的少年生氣三人連忙站起來,梁定都退往一旁,垂手躬立。

    劉毅顯然和謝混稔熟,反客為主的呵呵笑道:「這位就是我常向三公子提起的劉裕劉將軍哩!是否百聞不如一見呢?」

    謝混有如寶石般閃亮的眼眸落在劉裕身上,先是略一皺眉,這才展現有保留的歡容,微笑道:「謝混見過劉將軍。」又向宋悲風施禮道:「謝混向宋叔請安。

    坐!坐!不用多禮。」

    宋悲風冷哼一聲,神情不悅,沒有回禮,顯是心中仍未能釋然。

    劉毅微一錯愕,目光投往劉裕,向他暗送眼色。

    劉裕深切明白宋悲風的感受,但卻不想因此把事情弄砸,拉著宋悲風到一旁坐下。

    謝混對宋悲風的反應似是視若無睹,著劉毅在另一邊坐下,自己則跪坐於主位。

    當下又有侍婢進來奉茶。

    劉裕朝劉毅瞧去,這小子昔日因何謙遇害而未的頹喪悲憤己一掃而空,一身仿效高門子弟的打扮衣著,令劉裕感到自己再不認識他。

    不過劉毅對他的神態仍是親切如舊,見劉裕往他望未,作出待會喝酒談心的手勢。

    謝混神態從容的向劉裕道:「謝混在這裡代表謝家祝賀劉將軍破賊成功,凱旋歸未,榮升建武將軍。」

    劉毅嘆道:「劉兄的美事,己傳至街知巷聞,待別是單挑焦烈武,斬殺此賊,更是建康上下近日最熱門的話題。」

    劉裕謙虛的道:「只是僥倖而己,劉裕怎敢居功?」

    宋悲風早不耐煩,道:「我想和劉將軍向大小姐請安。」

    他顯然心中極怒,竟不提謝混的稱謂。

    立在一旁的梁定都登時臉色微變。

    謝混終掠過不快神色,但仍壓制著自己,柔聲道:「道韞姑母己上床休息,今晚恐怕不適直,宋叔和劉將軍先在敝府暫歇一宵,明天我會作出安排,請宋叔見諒。」

    劉毅幫腔道:「趁這機會我們好好聚舊,這幾天刺吏大人一直渴望見到劉兄,劉兄安然歸來就最好了。」

    宋悲風卻一刻也待不下去,拂袖而起道:「如此我和劉將軍明天再來拜訪。」

    連劉裕也想不到一向好脾氣的宋悲風可以變得如此火爆,可見他受辱於謝家的小兒輩,對他這曾備受謝安器重當作是自己人的首席家將的傷害有多深。

    今次謝混也慌了手腳,忙起立道:「宋叔請留步,如有怠慢之罪,謝混願受責罰。」

    劉裕和劉毅連忙站起來,卻沒法插嘴,這刻的情況己演變成謝混和宋悲風之間的事。

    謝混現在的態度,亦顯示出宋悲風在謝府中根深蒂固的地位。

    宋悲風盯著謝混,淡淡道:「請孫少爺指示,我宋悲風何時變成外人了?若是如此,你以後便不該喚我作宋叔。」

    謝混朝梁定都瞧去,目光轉厲。

    梁定都低垂著頭,不敢呼半口大氣。

    謝混轉向宋悲風,低聲下氣的道:「只是一場誤會,謝混怎敢冒犯宋叔呢?是嗎?定都。」

    梁定都可以說什麼話呢?忙答道:「是定都不對,忘了宋叔不是外人。」

    宋悲風當然明白梁定都只是為謝混背黑鍋,但亦知不宜和謝混鬧翻,呼一口氣壓下心中的怨憤,點頭道:「好吧!便當是一場誤會。不過我己失去把酒言歡的興致,明天再來向大小姐請安。」

    接著不理會謝混,向劉裕道:「我們走。」

    說罷朝大門走去,劉裕只好匆匆向謝混兩人施個禮,隨在宋悲風身後。

    謝、梁兩人呆在當場。

    眼看宋悲風快要走出門外,驀地一人笑著走進來,喜道:「真好,宋叔和小裕回來了。」

    赫然竟是謝琰。

    宋悲風愕然止步。

    劉裕也大惑不解,看謝琰一臉喜色的模樣,與他兒子對待他們的態度直是天壤之別。

    難道一向以家世自恃,看不起出身低微者的謝琰,竟忽然轉了性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