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我唯一不會妒忌的你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居然和我夢裡的畫面一模一樣。難道這並不是夢,而是我本身的記憶?

張小漫驚訝極了,幾秒鐘後,燦爛地笑了起來,是天地為之失色的燦爛,不是因為她的外貌,是因為那份少女的天真。

毫無保留的、提及愛人就無法斂藏的光芒。

「對!」她小雞啄米般點頭,「他一下子就跳上了圍牆,逆光坐著,夕陽就從他背後照過來,輪廓金燦燦的。他說,要不你畫我吧。我知道他這話聽上去挺無恥的——但他不是認真的,他是逗我呢,這說明他沒架子,你別誤會,他不是真的自戀……」

「好啦不用解釋啦!」我擺擺手,「他很有趣。」

「真的?」張小漫瞪圓了眼睛,「對吧對吧,我也覺得他很好。」

我驀然從她的眼睛裡,看到了之前的我自己。

十四年過去,縱使我已邁入沒臉沒皮的三十歲,對老何提起滕真的時候,依然是這樣手舞足蹈的雀躍——講著一切自覺狡黠的糗事,又生怕他人因此誤解他一分一毫。

張小漫蹦躂了一會兒,又低落了下來。

「我還沒畫完,梁聖美來了。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早就認識滕真學長,梁聖美沒理我,她和滕真聊起天,我很慌,就收起畫板先走了。

「再後來,開學了,我在學生會開會的時候見過滕真學長好幾次。他還是很正常地和我說話,但我就是覺得他好像對我有成見,不知道是不是梁聖美說了什麼……」

「所以你和梁聖美之間,到底什麼仇甚麼怨啊?」

我當然知道。但作為一個陌生人,我肯定還是要問的。

張小漫搖搖頭,又防備地抿起嘴巴,半晌勉強笑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算了,這次你不會信我的。」

一股腦對我傾吐心事,對於張小漫來說可能有點莽撞和後悔,她裝出輕鬆隨意的笑容,把書包背好。

「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會相信你的,」我很鄭重地說,「信你是一個很好的姑娘。你別管為什麼,像我信你一樣信我就好了。」

張小漫愣住了。突然她衝過來摟住了我,緊緊地。

被年少的自己擁抱的感覺很奇妙,彷彿鏡子有了體溫。

我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起來——為了她,做什麼都值得啊。

我三十歲了,很會做人,很會談戀愛,那麼就讓我幫你解圍,幫你堵槍口,幫你得到他吧。

讓我這個老靈魂,把一切都給你。

全世界我唯一不會妒忌的你。

我和年輕的我自己手牽手走出大門口。張小漫對等在校門口的王平平爸媽說,王平平落下太多課程,她推薦了一家補課班,今天去試聽,地址在半島路XX號,晚上十點鐘下課。

我倆走在前面,王平平爸媽跟在後面,一起步行去半島路。王平平父母似乎很信服班長張小漫,更欣慰自己家女兒在新班級交上了朋友,兩人一路相攜,滿臉苦盡甘來的喜悅。

在補課班門口,我朝王平平爸媽要了五塊錢,說去小賣部買個麵包當晚飯,他們沒有拒絕,約定好十點鐘來接就走了。我和張小漫一起進門,然後躲在窗邊確認他倆的確走遠了。

「謝謝你啊!」我感激地拍了拍張小漫。

「你要去哪兒?」張小漫警惕地抓住了我的胳膊,「你不是想來補課的?」

你剛才親口承認我從今天開始就是你最好的朋友了,最好的朋友之間互相利用一下怎麼了嘛!

「你爸媽信任我才讓我帶你來的,你走了我和他們怎麼交代,出危險怎麼辦?」她攥著我不撒手。

「我保證十點前一定回來,讓他們平安把我接走,好嗎?如果出了任何差錯,你只要咬死說咱倆沒坐在一起,你沒注意到我什麼時候逃跑了,你就可以免責了,而我絕對不會把你供出來,為了你我連大小便失禁的鍋都背了,你還不信我?」

拉褲子的恩情似海深,張小漫毫無招架之力,鬆開了手,在我轉身要逃的瞬間弱弱地追加了一句,你注意安全啊。

真想回頭親她一口啊。

我在門外的小賣部,掏出褲袋裡寫著老何電話號碼的紙片,花4毛錢打了一通電話。

今天太跌宕起伏了,我是真的忍不住想喝一杯。

在街邊等了一會兒,老何就騎著她的小摩托出現了。我跨上后座,戴上安全帽,心情隨著迎面而來的風,飛了起來。

沒想到她帶我來了高老頭家的店。

十幾年前,高老頭這家店還沒有擴建,房產是他自己的,並不是酒吧,而是普普通通的小飯館,一共五六張桌子,兩個服務員,高老頭自己炒菜。

十四年前的高老頭居然很英俊,有那麼點費翔的意思,而且頭髮濃密,難怪來島城旅遊的洋妞對他一見鍾情。

「我沒錢,下次有錢了我再請你99lib•net,」我面對哪個年齡段的老何都有種天然的自來熟,還沒等她跟我客氣,我就轉頭朝高老頭喊,「高老闆,扎啤!」

門簾被掀起來,四五個21世紀初的殺馬特走進來,為首的人大力拍了我肩膀一下:「喲,還喝扎啤,人不可貌相啊!」

「知道嗎,因為你,今天警察在網吧逮住了三個在逃犯!」

我想起那三個赤膊男青年。

「而且警察覺得你是第四個。」老何補充道。

這時服務員把扎啤端上了桌,殺馬特們集體舉杯:「敬新人!」

你看我說什麼來著,一群純真的流氓。

我在喝得微微上頭的關口停住了。微醺的感覺最好不過了,再喝就有可能會被王平平爸媽打死了。

我從廁所出來,發現殺馬特中有個叫小燕的女孩在哭,老何一臉無奈地拍著她的後背。

「怎麼了?」

「說了你也不懂,」老何叼著菸,講話含糊不清,「跟男人表白,被拒絕了。」

殺馬特們都喝得有點多,七嘴八舌地給我講緣由。

小燕在讀職高,學校組織她們去賓館實習,其實就是拿她們當廉價勞動力使喚,算學分就不用付工資。她喜歡上了大堂經理。

但和經理幾乎沒說過話,甚至不確定經理知道她的名字。

突然她母親生病了,腫瘤切除後,化驗是良性還是惡性,化驗單五分鐘後出來,小燕等在命運的門外,突然感到了無邊的孤單和恐懼。

看上去也就是十七八歲的姑娘,如果母親真的確診惡性腫瘤,怕是人生都改變軌跡了吧。

於是她在走廊裡大哭,然後,給大堂經理發短信,表白了。

經理回都沒回。

「廢話,」我嘆口氣,「他不回就對了。」

全屋安靜。

我發現我這個停頓很不妙,如果再不趕緊解釋,他們可能會為了小燕,每人往我頭上掄一酒瓶。

「你想啊,你都沒和他培養感情,丁點曖昧都沒有,如果你一表白他就理你了,他成什麼人了,這不是來者不拒的色鬼嗎!至少,這說明你喜歡的人還挺正派的。」

小燕不哭了,掛著淚珠呆愣愣看我,因為喝多了酒,反應有些遲鈍:「那我表白對了?」

「當然不對啊,沒有曖昧就表白的,基本死路一條,你死心吧。」

看著大家又要舉起酒杯,我趕緊補充:「也不是完全沒戲。你先冷靜一個禮拜,消失一下,然後發動你們同學,組織幾場實習生和同事們的聚會。出現在他面前的時候,就當自己什麼話都沒說過。」

小燕:「我今天就想給他發短信說——」

我打斷她:「我說的不是讓你跑去跟他說‘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過’。假灑脫真矯情,最減分了好嗎?這話一出口就輸了,你還沒有籌碼呢,拿什麼喬!」

「我說的就當自己沒說過,是給自己洗腦,你所有的言語和行為,都要和沒表白過的時候一樣,大大方方的,這樣反而會讓經理覺得你很特別,沒因為表白失敗就纏著他或者羞答答,說不定他還會想不明白你表白到底是不是真心,是不是耍他……你看,最關鍵的是讓他開始琢磨你。信我,經驗之談,這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感情都起源於瞎琢磨。」

包括老何在內,對面所有人都被我說的一愣一愣的。

恍惚間竟然感覺自己終於又是張小漫了,在美術館對小葉等人指點江山,因為我戀愛小能手,她們每個人都這樣眼睛亮亮地看著我,對我深信不疑。

這時背後傳來掌聲,打破了他們對我的個人崇拜。

滕真。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進來的,桌上一盤番茄炒蛋一盤杭椒牛柳,都快吃完了。

回頭看他的時候,我不期然在他身後的玻璃上,看到了自己的映像。臉頰緋紅的王平平,給我的愛情理論扇了狠狠的一耳光。

我不怪滕真用掌聲嘲諷我。

如果我自己路過這裡,看到如此形象的姑娘高聲分析如何用策略俘獲心上人,聽到那句「經驗之談」,內心恐怕也會有一絲惡意浮現吧。

我看了一眼牆上的鐘,9點20了。

「我先走了,」我對老何說,「十點之前我得趕回去。」

他們喝得有點多,只有老何還清醒一些,感覺到我莫名其妙的低落,她站起身說要開摩托送我。

「你喝酒了千萬別開車,會死人,」我頓了頓,苦笑出來,「這次是真的,經驗之談。」

我沿著小路走了半分鐘,被初秋的風吹得清醒了不少,最後一絲愜意的微醺也散去了。

身後傳來追逐的腳步聲。

「誒,我有話問你,」滕真居然追出來了,「明明拉褲子的不是你,你為什麼要認了?」

這事兒能不能翻篇了,我跟你解釋得著嗎?

「就是我。」我頭也沒回,越走越快。

「是男廁所隔間裡哭的那個姑娘吧,郝林看見過她。」

「你一大男人怎麼那麼八卦啊,是不是作業留得太少了,給你閒的?」

「但我覺得你不是為了幫她。你是為了幫張小漫吧?」

我終於停步,轉身,看到滕真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夜色中的滕真離我有些距離,和三十出頭的樣子重疊在一起,我有些恍惚。

「我就是好奇,隨便問問,」滕真又流露出天然的優越感,「可能我就是閒的吧,畢竟學習也沒什麼難的。」

「是是是,您還是校園裡最靚麗的風景線呢。」

「什麼?」他對這個梗沒什麼反應,迷惑地看著我。

看來他不太記得和張小漫的初相識了,虧張小漫講起來的時候滿心雀躍。真是心酸。

滕真沒有糾纏於我的嘲諷,繼續問道:「你不相信那個姑娘的事情是張小漫說出去的?」

「不相信。」

「那你猜江河是怎麼知道的?」他抱著胳膊,笑嘻嘻地看我。

我驚呆:「該不會是你說出去的吧!你也太賤了吧!你——」

「是張小漫告訴他的,」滕真打斷我,「既然你為她們背黑鍋,也應該知道一下真相。」

「不可能。」

滕真朝我走近了幾步,站到了路燈下:「我們昨天踢完球一起去醫院,江河和我講了你們班發生的事,我立刻就猜到男廁所躲著的那女生是怎麼回事了。我也沒你想的那麼賤,我沒說在廁所遇到你們了,郝林差點說出來,也給我阻止了。」

「本來說說就算了,江河非要說味道就是從他周圍散發出來的,他必須要查清楚——其實是他自己先懷疑他同桌的。怪我嘴賤,我知道他喜歡張小漫,他和我說過,所以為了轉移他注意力,別一直盯著這件事,我就開了個玩笑。」

滕真撓撓後腦勺,抬頭看了看路燈:「可能這個玩笑開得不合適吧,張小漫有點急了。」

「你說什麼了?」我問。

「我說,查什麼查,誰都有可能,萬一查出來是張小漫怎麼辦,」滕真尷尬地咧咧嘴,「郝林這傻逼還接了一句,說沒錯,江河自己不是也說張小漫最晚到的場邊,等的他都急死了。」

我平靜地看著滕真,內心已經飛起一腳踹在他臉上了。

他不說,我都能猜到後面的發展。

「張小漫就急了,說她離開班級的時候屋裡還有人呢,」滕真嘆口氣,「江河立刻問她是不是自己同桌,她就不說話了,我一看惹禍了,就趕緊打圓場,最後還請他們吃飯。吃飯的時候他倆都好好的,我看張小漫還挺高興的呢,我也以為江河把這事兒放下了,誰想到他那麼缺心眼……」

我實在聽不下去了。

「如果是平常的狀況,我相信張小漫應該開得起這個玩笑,不會急著為自己辯白的。」我說。

他問:「那昨天怎麼就不平常了?」

因為開玩笑的是你。

「我問你,你覺得那樣的情況下,張小漫被你們圍攻,急得說漏嘴了,是她的錯嗎?」

可能我太嚴肅了,滕真也收起了輕佻的神情。

「不算。」他搖頭。

「但也不至於這樣就急了吧,我也聽說過她的一些事,唉,肯定算不上壞人,不過小女生嘛……」

滕真的欲言又止裡滿滿的都是不屑,而且是懶得談論的不屑。我想起那個說起和他初相遇時眼裡放光的女生,想起她如何小心翼翼地數著隊列排位,等著他為自己在胸口別上校徽。

可曾想到他會一刀紮在她心窩裡?

我說不清是難過還是憤怒,手垂在身側,微微地抖起來。

「聽誰說的,梁聖美嗎?」

「你也認識梁聖美?」滕真驚訝,「她是我幼兒園老師的女兒。」

當然認識。

她是我唯一承認的,比我好看的女生。

有梁聖美的地方我永遠是第二名,成績第二名,副班長,副大隊長……現在的我實在記不清那時候的感受了,不過憑我作為成年人的閱歷,我能猜到小時候的自己很不好受。

如果我相貌平平也就算了,她獨領風騷,沒人會有異議。偏偏我也不錯,於是被從人群中拔出來,站到她旁邊,與她比較,被眾人品評。喜歡梁聖美的同學會對我嗤之以鼻說我東施效顰,討厭梁聖美的同學會拿我當擋箭牌去攻擊梁聖美,說我比她優秀多了——對於一直都蠻有自知之明的我來說,這種誇讚,比攻擊還讓人難堪。

命運的轉角是小學五年級。梁聖美學長笛,去老師家裡上課,老師家煤氣罐爆炸,她無辜被波及,左臉頰下頜骨部分連通左耳和脖子的一側嚴重燒傷。

梁聖美在醫院躺了很久,經過了幾次植皮手術,最後決定休學半年,在家中休養。

我那個年代的很多小學老師,腦子都缺根筋。她讓我作為副班長,組織全班同學去看望她。我本能地拒絕,說她應該現在不想見到任何人,卻被老師當眾批評,說我不關愛同學,對同學的苦難視若無睹,甚至幸災樂禍。

大家都覺得我幸災樂禍。或者說,我應該幸災樂禍。

梁聖美在家中受苦,我在學校受審判。

沒有人相信,我作為一個同樣愛惜自己皮囊的女生,比任何人都能體會梁聖美的痛苦。

最後我還是拗不過老師,硬著頭皮組織了大家,帶著水果和玩具,浩浩蕩蕩一行人去了她家裡。梁聖美家比我家大不了多少,有很多同學都進不了門。客廳採光不好,黑乎乎的,她媽媽在局促的客廳裡招待了我們,把我們帶去的禮物放在有些油膩的小飯桌上,而梁聖美到最後也沒有露面。

梁聖美休學後,我是正班長,正中隊長,硬著頭皮擠出假笑,對著梁聖美的媽媽噓寒問暖,說著新聞聯播裡領導視察市民生活時候才會講的官話。

我想房間內的梁聖美一定聽得到我惹人厭煩的慰問。

那些對梁聖美充滿關懷的好同學們,在離開的路上,開開心心地議論著梁聖美家怎麼這麼小,樓道好破,本來以為她家很有錢的云云。

我默默聽著,更加堅定了,永遠不會邀請任何一個要好的同學去明安街6號做客。

小學直到結束我也沒有再見過梁聖美,聽說她在家自學,也考上了英朗,而且又是招生考試的第一名。

初中時候不在一個班,操場上遠遠見過幾面,她永遠穿高領長袖的衣服,即使是在夏天,同時也是學校裡唯一被允許披散著長髮的女生,側分長髮蓋住了她左臉頰有些凹凸不平的粉色傷疤。

有天我和幾個同學結伴上廁所。英朗的女洗手間很寬敞,進門左右兩排水龍頭,走到盡頭要拐個彎通過小走廊才能進入馬桶間,十分美觀。

就在那個拐彎處。

我走得急,拐彎處迎面也過來一個人,差點撞在一起。我手撫胸口,大聲地說,「嚇死我了!」

嚇死我了。

大家的目光都投向我對面的梁聖美。她的傷疤即使遮掩得再好,也一眼就能看得到。

廁所裡哪個班的女生都有,初中的很多同學第一次見到梁聖美,她們倒抽涼氣的驚呼聲,微弱卻清晰。

梁聖美看了我一眼,疾步離開。

我們還在一個學校讀書,卻很少再見到彼此了,我不記得她也在一中讀書,更不知道後來她的去向。

所以也沒有機會告訴她,我說的嚇死我了,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在馬路邊席地而坐,以張小漫的朋友和見證者的身份,給滕真講完了整個故事。

「你可以不信。一個人心裡想的是什麼,本來就是沒辦法證實的,何況傷害已經造成了,有心無心對於梁聖美來說恐怕毫無區別。梁聖美恨她,想殺了她,我都能理解,但是你憑什麼呢?你憑什麼判定張小漫是故意的?然後用你的判斷去羞辱她?我知道你的情商沒那麼低,不會隨便對著一個女生開出那樣潑髒水的玩笑,你會把她逼急了,就是因為對她有惡意。」

我起身,拍拍屁股。

「我今天早上說你長大了以後會變成一個絕世王八蛋。是我說錯了。你現在就是。」

滕真真的是一個怪人。

他很少對我向他發起的直接人身攻擊感到憤怒,他的關注點永遠遊離在我想象力之外。

「你才認識她幾天啊,你就這麼護著她?這不合常理。」

他沉吟了一下,突然想到什麼,看向我,用很小很小很小的聲音問:

「你,該不會是,同性戀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