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混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老何正在胡亂地摸身上所有的口袋,一看就知道是想找菸抽。聽到我的稱呼,她頓住,迷茫地朝我看了一眼,繼而露出小得意的淺笑。

「哎呦操,認識我?」

語氣助詞太多了點吧,德性。

我忙著把氣兒喘勻,嘴巴裡幹得連一丁點口水都分泌不出來,只能不斷搖頭來表示我並沒有久仰過丫的大名。老何並不在意,一邊繼續摸煙,一邊自言自語:「老何……挺酷啊,對啊,讓他們都叫老何!」

「混社會,越複雜的名字越暴露你的嫩;簡簡單單,就叫老何,天然去雕飾,一聽就知道你是歷盡滄桑,不容小覷,明白嗎?」我啞著嗓子慢慢說。

「……不容小啥?」她眨巴眨巴眼睛問我。

這段話還他媽是你自己告訴我的呢!

我記得是她三十歲生日,我們在高老頭店裡給她慶祝,老何喝得有點高,和我講她曾經叱吒英朗中學周邊令所有初中生聞風喪膽的鐵血生涯,那時人送外號「何鐵手」,後來莫名就改成了老何。

當時我就覺得老何的文化水平能說出不容小覷這四個字,十分可疑,現在終於證實了。

她果然不識覷。

但此刻我無疑打動了21歲的老何。她主動走進旁邊的小賣部,給我買了一瓶礦泉水,順便還想買包菸,翻遍全身的口袋,發現錢不夠。

老何把水遞過來,讓我潤嗓子。

「你具體講講,你咋聽說我的威名的?」

我無法解釋我為什麼認識三十五歲了還沒嫁人的何總。但我知道,回答一個難題最好的辦法就是拋出一個新難題。我一臉驚訝地問:「你不認識我?那你剛才在網吧幹嘛救我?」

老何回答得很隨意:「我也不知道,可能就……覺得你剛開始混道上,能幫一把是一把,順手。」

島城青少年流氓團體真是處處閃爍著關愛後輩的人性之光。

「那你帶刀進網吧是想幹嘛?搶錢啊?尋仇?怎麼不多碼點人,就你自己一個,根本不行啊。」她接著問道。

她果然把自己的第一個問題完全忘到腦後了。

「哦,」我很誠實地說,「刀是我從水果攤順的,本來想自殺來著,後來覺得太疼了,就暫緩一下。」

老何「哈哈哈哈」笑得滿街行人對我們側目而視。我透過小賣部的氣窗鏡面,看到半張臉都在淌血的王平平,心中有股極為荒謬的平靜。

「那你還想死嗎?」

我搖搖頭:「不知道。」

「連死都敢,不如我帶你去幹一票大的?」她興奮起來了,接過我手中的水,擰開,不避嫌地咕咚咕咚喝了幾口,又遞還給我:「拿水沖沖你的臉。算了我幫你衝。誒,對了,你叫什麼?」

「我叫——」

老何莽撞地把水往我頭上澆,不小心衝進鼻子裡,嗆得我眼睛泛酸。低下頭揉了很久,甩了甩頭髮上的水珠,我平靜下來,抬頭看她。

「你就叫我小王吧。」我說。

「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我對這個2003年的世界厭倦到想要割腕的當口,遇到了一直以來幫我擺平一切的老何,雖然嫩了點,但剛剛看到她的一瞬間,我甚至想過要撲到她懷裡跟她傾訴問她怎麼辦然後抱著她痛哭跟著她回家的。

萬萬沒想到。

十四年前的老何,是一個會因為「小王八」諧音而蹲在地上笑了五分鐘的弱智。

她笑夠了站起來,看著我:「不行,不能叫你小王,小王像賣保險的。你叫啥,王啥?」

年輕的老何,殺馬特裝束,生機勃勃,一臉想要交個朋友的坦誠,眼睛裡閃爍著明亮的光。

我深吸一口氣,也笑著看她:

「我叫張小漫。」

至少在她面前,我可以要回屬於我自己的名字吧。

老何赤誠邀請我去認識她的兄弟們,但我實在不想因為翹課失蹤而被找家長,王平平她爸很壯,脾氣暴躁,我都放棄自殺了,絕對不能被他殺。

「好了到這裡我就認路了,拐個彎我就到了,你把你手機號給我,我會給你打電話的。」

「一中?誒你學習挺好的呀,」老何興致勃勃張望了一下,「你沒有手機嗎?小靈通都沒有?」

我隨口編了一個理由:「跟家裡鬧矛盾,被沒收了,等我拿回來就有了。」

老何的神情有些可惜。看得出來她很欣賞我,想發展我進他們的幫派,但我居然是一個會被家長沒收手機的好學生,簡直太遺憾了。

「行吧。」

我們異口同聲。

我閒著沒事兒很喜歡學老何說話。每當她無可奈何的時候都會停頓一下,說,行吧。

老何又愣住了,惋惜的神情迅速被「果然還是很投脾氣啊」的驚喜所取代。

真是個單純的流氓啊。

她在我背後招手,很熱情地喊,有時間出來玩啊張小漫!

我一個沒忍住,哭了,鹹的淚水滲進臉頰被樹枝劃出的微小傷口裡,傳來細細密密的疼。

我再次順利地從大門走進學校。一中午什麼都沒吃,現在餓得前胸貼後背。王平平的身體真的非常容易餓,我從昨天就已經體會到了,怪不得她媽給她準備的鋁飯盒比別人的都大兩圈。

走進教室,我直奔自己晾在桌上的飯盒,忍著腥氣吃光了所有的帶魚和米飯。用鐵勺子刮飯盒底,發出清脆的聲音,我看著一粒米都不剩的飯盒,突然覺得有點悲哀。

一個眼鏡男(好像就是昨天嘲笑我之後被我教訓的那個)從前門進來經過我的桌邊,看到了乾乾淨淨的飯盒,嘖嘖嘖了好幾聲,沒等我反應過來就一陣風地跑到教室後排去了。

他心裡想的應該是死胖子吧。

我從書包掏出紙巾,擦了擦嘴,合上飯盒蓋,默默將它收起來。

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二天,也是我成為王平平的第二天。昨天眼鏡男嘲諷我是死胖子,我完全沒什麼感覺,反正他罵的是王平平——然而剛剛,那幾聲嘖嘖,突然讓我有了怒意。

我開始覺得他侮辱的是「我」了嗎?

這種認知讓我心裡很慌。我從書桌裡翻出昨天胡亂列出來的計劃——對王平平自身質素與家庭條件的剖析,「守護張小漫平安活過三十歲」需要做的準備一二三四……

亂糟糟的紙上,不出意外看到了一排「減肥減肥減肥減肥減肥減肥必須要減肥」。

我把手搭在自己的胃部,五指分開,撫摸著這塊柔軟而凸出的肥肉。無論我願不願意承認,它是我的一部分。

既然沒種割腕,就先活著吧,不去思考那麼多沒用的事情了,先邁出積極的第一步——起身去洗手間吐掉一半的午飯。

米飯的澱粉含量太高了,寧肯多吃肉也不能吃這麼多飯。

我衝進女廁所,把食指伸進嘴巴裡摳喉嚨。小葉以前給我推薦過一本小說,裡面的女主角有暴食症,為了避免肥胖,每次吃完就摳喉嚨催吐,吐到後來眼睛周圍的毛細血管爆裂,一隻眼睛變得血紅血紅的。

這辦法雖然不健康,但我也只能試一試了,以後記得少吃點就好。

我嘔了半天,發出很多非常恐怖的哦哦聲的嚎叫,終於催吐成功,稀里嘩啦吐進蹲便裡,連忙踩了一下沖水鍵。

在洗手池漱口的時候,我又聽到了哭聲。

非常耳熟的哭聲。

我往靠裏側的蹲位找了找,不出意外地發現了背身朝內像個女鬼一樣的邢桂芝小姐。

「你又拉褲子裡了嗎?」我輕聲問。

邢桂芝一怒之下轉頭,看到是我,神情和緩下來,搖了搖頭,眼睛紅得很像爆了血管。

「江河,」她帶著濃重的哭腔說道,「江河知道昨天拉褲子的是我了。」

怪不得今天早上鬧著要換座位。

「哦,怪不得他鬧著要換座位……誒,先講明白,我可什麼都沒說啊,」我舉起雙手投降,「不是我,真不是我。」

她低頭接著哭。以我和邢桂芝的似海深仇,實在沒有安慰她的理由,我摸了摸鼻子,躡手躡腳地往門口走,打算給她留一點私人空間。

「是張小漫。」

邢桂芝低低地說。我不由得停步。

邢桂芝抬起頭,紅著眼睛瞪我:「我昨天就跟你說過,她不是好人,她肯定會陷害我的!張小漫這個人一直都這樣,她心術不正!她……」

「你再說一句,信不信我把你頭摁馬桶裡?」

我聲音不高,依然把邢桂芝驚得瑟縮了一下。

如果她認定張小漫告密,我就無法坐視不理了。本來我們美麗的姑娘就容易被同性記恨,邢桂芝自己神經兮兮也就算了,她這麼可憐巴巴地一訴苦,班裡的其他女同學不得恨死張小漫?多麼義正言辭的一面大旗啊,一定會有許多人躲在正義旗幟下面發洩他們對張小漫的妒忌與不滿。

我收斂了一下戾氣,盡可能溫和地問她:「你為什麼認定是她?」

「因為,呃,因為,呃。」邢桂芝被我剛才嚇得氣短,又哭得激烈,一說話就劇烈打嗝,根本無法溝通,急得臉都漲紅了。

我背後忽然輕飄飄地傳來一句:

「因為張小漫就是個婊子。」

誰啊!靠!你才是婊子呢!你憑什麼罵她,你知道她有多努力嗎?!

我憤怒地轉身,管說話的人是誰,直接一拳打在臉上——然後我看到了對方脖子上的燒傷。

拳頭堪堪停在半空。

女生冷冷地看著我,很輕蔑地一笑:「嚇著你了?」

我認識她。她叫梁九_九_藏_書_網聖美。

我是個記性非常不好的人。但如果你問我,這輩子有沒有特別悔恨的一件事,我會回答梁聖美的名字。

梁聖美看我呆住了,語氣譏誚地問,嚇著你了?

那一瞬間我幾乎以為她穿透了王平平的皮囊,認出了我的靈魂,就是為了把這句復仇的話還給我。

實話說,如果我是梁聖美,殺了張小漫她都沒資格喊冤。

算了,她叫我婊子就叫吧,她開心就好,我又不會少塊肉。

梁聖美抱著胳膊,她身高足足有一米七五,身材比模特都好,我是張小漫的時候就比她矮半頭,何況王平平只有一米六,看她的時候真的需要仰頭。

「你跟一個跟屁蟲狗腿子哭有什麼用,」梁聖美不再理會我,轉向邢桂芝,「跟我走!」

邢桂芝還在打著哭嗝,迷濛的淚眼看向梁聖美,梁聖美二話不說,拉起邢桂芝就走。

我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麼,心中不安,連忙跟上去。

梁聖美穿著V領T恤,昂首挺胸,坦然地露出傷痕,像模特走T台一樣穿梭於走廊之中,一點都不瑟縮遮掩,和我對她初中時候的記憶完全不一樣。

王平平個子矮,膝蓋還有一點點內扣,追全速前進的梁聖美很困難,差點絆倒。經過樓梯間的時候滕真和一群哥們下樓,看到我們三個人,一臉好奇。

果然不出所料。梁聖美拉著邢桂芝直接殺到了教室,站在門口喊話:「張小漫,出來。」

班裡的同學都驚訝極了,班長,哦不團支書,站起來解釋:「同學,張小漫不在。」

我鬆了一口氣,想起江河說要請她吃飯,跟她咨詢怎麼能擺脫邢桂芝——糟糕,這豈不是更解釋不清了?

我早就說過江河是他媽個攪屎棍吧。

說曹操曹操就到。江河疑惑的大嗓門在我們身後響起:「都堵門口幹嘛,讓讓,讓讓!」

張小漫和江河姍姍來遲,張小漫落後四五步,好像一路故意和江河劃清界限一樣。

我相信她也不是很希望和這個傻麅子傳緋聞。

梁聖美看向邢桂芝:「這就是江河?」

邢桂芝又瑟縮起來,顫巍巍的不說話,表情已經承認了一切。

梁聖美陰沉著臉,單刀直入:「我問你,是誰跟你說的?」

「說什麼?」

「你自己心裡清楚,」估計梁聖美也是不好講邢桂芝昨天的糗事,只能這樣形容,「我就問你,你換座位,是誰挑唆你的。」

「我就不想跟她坐一桌,怎麼了?你哪個班的,你誰啊,關你屁事!」

江河的嗓門很大,我注意到我們班和隔壁班的很多人都站到了走廊裡面,還有一些人聚在門口,豎著耳朵聽壁腳。

「張小漫你有良心就自己趕緊承認,是不是你背後嚼舌頭?」

我發現梁聖美也挺外強中乾的,這麼問話誰會承認啊?問了半天全場一頭霧水,我白擔心一場。

「你敢說你不知情?」梁聖美依依不饒。

張小漫搖頭:「知情什麼?我都沒聽明白你們在說什麼。」

說完她就看到了我,神色一僵,避開了我的眼神,低下頭去。我有些不解,突然想起來,昨天在足球場邊,張小漫和我說過她阻攔了好事者回班看情況,那時候她默認自己知道邢桂芝出事了。

可能是怕我反水吧,畢竟在她看來,我倆也不熟,何況我現在氣勢洶洶地站在梁聖美附近,她會不會以為我們才是一夥的?

白痴,這世界上最護著你的人恐怕就是我了,你媽都沒這麼愛你。

「關張小漫什麼事,」江河跳腳,「是我自己不想跟她坐一桌的,她屎都能拉褲子裡,誰知道會不會有下次!」

潮水般的議論聲席捲了走廊。

邢桂芝臉紅得滴血,哇地一聲哭出來,蹲在地上捂住了臉。梁聖美的表情一僵。

江河再接再厲:「張小漫還給她說好話呢,你們倒打一耙,老針對她幹什麼?」

完了,完了完了全完了。

我心裡一涼。

www.99lib.net梁聖美不愧是考試總得第一名的,迅速抓到了江河話裡的苗頭。

「所以果然張小漫都知道?說的什麼好話?讓我猜猜?雖然跟你告密說昨天是邢桂芝,雖然背後嚼舌根,雖然誣陷抹黑別人,但是卻勸你別跟邢桂芝計較,勸你對女同學好一點,對不對?張小漫你最會這一套了,不要臉。」

我氣得發瘋,正要衝過去撕梁聖美,剛開口就被江河的嗓門蓋過去了。

「你放屁!張小漫才沒誣陷她呢,就他媽是邢桂芝!你別以為老子不打女人!」

江河你這個傻逼!

一句話徹底給張小漫定罪了。

周圍的同學議論紛紛,有的驚訝有的興奮,昨天拉褲子的是邢桂芝和張小漫陰險告密的雙重驚喜一起爆炸,估計夠他們討論到下週末的。

我擔憂地望向風暴中心的張小漫,她嘴唇有些發白,但還算淡定。

我理解她為什麼不辯解。梁聖美和江河的嗓門都比她大得多,當眾大吼也不是她的風格。更重要的是,誅心之言根本無從自證。

張小漫的淡定在她的視線定在某個方向後,突然崩塌了。她的臉變得慘白,緊緊地抿起嘴巴。

我順著她的視線找過去,在人群中看到了一臉好奇的滕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