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水不可斗量,王平平不可貌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回班雖然站在門口挨了班主任一通訓,但她罵的是王平平,我聽著毫無感覺,全程都在遙遙地欣賞著我真正的肉身張小漫的美麗。

張小漫現在是我的精神支柱。

小劉不追究,班主任也樂得大事化小,下課鈴打響,她就把我給放回去了。

「一起去上廁所吧!」我對張小漫說,「剛才戳你臉,不好意思。」

她笑了一下就起身:「怎麼會呢,有什麼好生氣。」

瞧瞧,過去的我也是如此落落大方。

以前我問過在文學海洋中溺水的小葉一個問題。

「如果你穿越回古代了,你會想念咱們美術館的智能恆溫馬桶嗎?冬天也不會冰屁股的那個。」

反正我是很想念,此時此刻,想到發瘋。

女廁所裡排著長隊,這倒沒什麼,可是每個隔間都沒有門。所有蹲位的門口都是一副尷尬的景象——蹲著的人要直面排在隊首的第一位,完成她解放天性的過程。

如果是上大號,就更精彩了,我臉皮這麼厚都無法想象。

「學校為什麼不給安門?」我問。

張小漫神神秘秘地:「我聽說,只是聽說,上幾屆有個女生,就是……唉,在女廁所裡,好久不出來,然後清潔工後來才發現,她……」

年輕時候的我怎麼這麼純,一句話裡全是欲言又止,根本沒法聊。於是我檢索了一下腦海中的社會新聞和恐怖電影。

「她是在女廁所被性騷擾了,還是在女廁所和男朋友偷情,還是在女廁所生孩子了?」

張小漫瞪圓了眼睛,似乎不太能接受我這麼直白地講話。

「就,就是,最後那個。」

「哦,新聞裡不總有這樣的事嗎,女學生懷孕了不敢說,上廁所的時候直接把孩子生出來了。我一直不信的,生孩子哪兒那麼容易啊。」

張小漫一直像看鬼一樣看我,我決定收斂點。

「所以就因為這個,學校把廁所門都拆了?」

她點點頭。

學校還真有辦法——所有人大眼瞪小眼,看誰還敢隨便生孩子!

我撲哧樂了,問她:「你急嗎?反正我能憋得住,人這麼多,要不先回班吧。」

她又點點頭,笑笑。

真是一朵嫻靜美麗的高嶺之花哦,我內心讚嘆道。

我是代表王平平誇的,不算自戀。

快到班級門口的時候,幾個男生躥到了我面前,帶著一身熱騰騰的氣息,應該是剛打過球回來。

「張小漫!」為首的那個高個子男孩嘿嘿笑著,有些侷促地撓了撓後腦勺,像個從漫畫裡蹦出來的角色,「最後一堂自習,籃球友誼賽,我們對六班,你別躲班裡做題了,出來看吧。」

嘖嘖嘖,原來這小子喜歡我。

少年心思真是清澈如水,一眼就能看透呢。

小伙子長得不賴,單眼皮,小麥色皮膚,高大壯實但並不敦厚,在學校裡應該是受歡迎的那一類小孩。

「知道啦,會去的,你們好好加油!」

我笑著說完,對面所有男生的臉都僵了。我這才轉頭,看到了站在我後面的、正牌張小漫。

怪我一晃神,忘了自己現在是誰了。好吧,鬧笑話了。

「關你什麼事啊,死胖子。」角落一個瘦得像麻桿的眼鏡男不屑道,其他人都跟著笑了起來,笑得山河變色。

按理來說這群男生好歹也是重點中學的高中生了,「死胖子」這三個字有那麼好笑?那我要是回他一句「四眼田雞」他們豈不是要笑翻過去了?

也太幼稚了吧。

「蠢貨。」我嘆口氣。

「你說什麼?」眼鏡男指著我,眼睛一瞪,一副要過來打我的樣子。

「你指你姥姥個鬼,把手給我放下!」我怒喝,眼鏡男被嚇得一哆嗦,果然放下了手。

王平平的嗓子還真挺有氣勢的,關鍵時刻非常好用。

「我就說你們蠢嘛,」我抱著胳膊靠在牆上,慢慢給他們分析,「你們叫張小漫看比賽,是因為喜歡她,對吧?」

果然是一群菜雞,我第一句話說出來,他們就集體漲紅了臉。

「好歹我是她同桌,即使不是,你們當眾取笑我,她會當作沒看見嗎?她要是當作沒看見,還笑嘻嘻地心安理得地跟你們去,她成什麼人了?幫著一群男生欺負姑娘,就因為這個姑娘長得胖,長得醜?班里別的女生怎麼看她?」

走廊裡像被按了靜音鍵。

我不知道是自己講的道理實在太有道理了,還是指著鼻子說自己又胖又醜實在太虎了。

反正眼前的所有小伙子都懵了,杵在那裡像一顆顆直立的啞彈。

「所以,你們想約她,就收起自己的德行,跟王平平道歉。」

眼鏡男囁嚅半天,還是領頭的那個長得好看的小夥子率先鞠了個躬:「對不起。」

「行了,道歉我接受了,以後嘴別那麼賤,姑娘們都脆弱著呢。」

小夥子們集體點頭如搗蒜。

只有為首的小帥哥還記得自己的初心:「那,張小漫……你來嗎?」

我親暱地將張小漫樓過來:「我沒生氣,剛剛跟他們逗著玩呢,小夥子不錯,你要不去看看?」

張小漫很複雜地看了我一眼,只是一瞬,但被我捕捉到了。

「好呀,既然平平不生你們的氣,那我就去吧!」她笑起來,眼睛彎彎的。

男生們歡呼起來,小帥哥跑了兩步,又折回來:「我叫江河。」

哦,就是上堂課被轟出去的那個缺心眼。

「你剛來咱們班我就覺得你挺有種的,一會兒比賽你也來看吧!」

雖然很和善,但那種大發慈悲的口氣是怎麼回事?不過這個年紀的男生還沒學會掩飾他們赤裸裸的膚淺,他能對王平平這麼說,也算是個純良的小孩了。

回到班裡坐下,張小漫一直沒說話。

我反思了一下,是不是太不拿自己當外人。我是看她哪哪都順眼,怎樣都憐愛,但她不認識我,我剛才的表現,應該會讓她有點害怕吧?

我正在胡思亂想,她推過來一本練習冊:「這道題,能幫我看看怎麼解嗎?」

化學題。

我大學學的是圖書館專業,檔案管理,十幾年過去,化學課留在我腦海中的印象,只剩下元素週期表的前十位「氫氦鋰鈹硼,碳氮氧氟氖」;唯一記得的化學反應是高錳酸鉀能製氧,二氧化錳是反應催化劑,但具體怎麼製呢?嘿嘿嘿……

「我不會,」我誠實地說,「題幹我都看不懂。我只知道硫酸銅是藍色的……是藍色的吧?」

張小漫那種複雜的眼神再次閃現。她很快調整了,只是微微笑了笑,把練習冊拿了回去。

我來不及琢磨那個眼神,上課鈴打響的瞬間,連忙躥出教室,逆著人潮走向了女廁所,終於廁所空無一人了。

回班的時候一個教政治的男老師已經在上課了。他沒刁難,問我是不是新來的王平平,然後直接讓我回座位了。估計班主任預先打了一圈招呼,生怕哪個老師一句話沒說對,我再次當眾割腕。

政治課還是那麼催眠。有段時間老何海內外飛來飛去,時差調整太頻繁,患上了失眠,還險些形成藥物依賴。後來還是我救了她。我去圖書市場給她買了一整套高中教材,讓她睡不著就揹背書。老何說,那套書比乙醚都有效。

但側面證明她還是看進去了的,否則以她的文化程度怎麼會知道乙醚。

我朝張小漫借了幾張草稿紙,打算藉政治課的時間理一下思路。

關於「為什麼」這個問題,我覺得不太可能想得明白了。雖然這件事情很玄乎,但就像那些行善積德、新婚燕爾卻坐上了馬航消失在茫茫大海中的人,誰能向上帝問出一句為什麼。

我不願意去深想這個問題。因為委屈、不甘和憤怒會頃刻湮沒我。剛剛那個嬉皮笑臉地逗小劉、鎮定自若地教訓四眼田雞的「王平平」,但凡一動「為什麼」的念頭,一股酸澀就會衝進鼻腔,嗆得我流淚。

我不敢想象貨車已經壓扁了我的屍體,也不敢想象我爸會是什麼樣的心情。美術館還開著嗎,老何還會對我陰陽怪氣嗎,那個從日本寄來的VintageHermes,還有人幫我簽收嗎?

我閉上眼睛,困住襲來的淚意,告訴自己必須跳過這一道坎。

人不能與天鬥,沒有為什麼,張小漫,繼續想,開動腦筋,你要活下去。

我迅速地在紙上列出了關於「怎麼辦」這個問題的幾條設想。

王平平的長相和身材,沒什麼好分析的,直接打×;家裡有一個哥哥;無論是父母的穿著談吐,還是家裡房子的使用面積,都說明這家人應該是普通工薪階層,估計我每個月能拿到的零用錢也沒幾個子兒。

所以我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得好,就只有兩條路可以走:要麼努力學習,要麼通過邪門歪道致富。當然,無論走哪一條路——

都得減肥。

雖然男生一口一個「胖子」喊的不是我,只要張小漫還一直美麗著,我就不會傷心。但是,漂亮姑娘做任何事都會更容易一點,活了三十年,這個道理我無法否認。

不過,聯想剛才「張小漫」問我的那道化學題,我必須要認識到,除了英語之外,我現在的文化水平甚至都不如一個初中生。我要看懂高中課本,得從初中課本開始溫習。

太崩潰了。

如果我現在是個小學生就好了,大家妥妥兒地拿我當神童看待,我一定用在美術館咖啡廳收款時鍛鍊出來的百以內加減法技能,實力碾平祖國的花園,成為一代少先隊扛把子。

我收拾了一下沮喪的心情,繼續思考。

學習這條路充滿險阻,賺錢也沒那麼容易。我自己是靠股票和房子翻身的,確切地說,是老何帶著我翻身的;除了她有眼光、抓得住時機之外,「快速賺錢」最重要的一點在於,錢才能生錢。

你要有本錢,才能挖到第二桶金。

我這個毫無準備就被貨車壓扁的倒霉鬼,連一個彩票號碼都沒背就來到了2003年,我靠什麼積攢本錢?靠節約午飯錢?

更重要的是,就算我考了全校第一,也賺到了錢,又怎樣呢?做一個光彩照人富可敵國的,呃,王平平?

做不了自己,那還活著幹什麼?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走投無路的是我。

那個被我迴避的問題陰魂不散,又繞回了我的心頭。

不要哭啊,張小漫,你今天已經像個淚寶一樣了,已經發生的人生,哭能解決什麼?

在我瘋狂抵抗自己的厭世傾向時,一股奇異的惡臭從教室的後部緩緩彌散過來。班裡的同學們先是東張西望竊竊私語,漸漸像煮開的一鍋水一樣,沸騰了。「怎麼了?吵什麼?」政治老師剛說完就聞到了,臉色也一變。

「我操怎麼啦!誰放的屁啊!」果然,率先炸毛的還是那個缺心眼江河,他剛剛好像是在睡覺,臉上還有紅色的印子,應該是活活被臭醒的。

江河跳腳之後,其他同學終於有了勇氣抗議,隨著江河捂著鼻子尖叫跑出去,後排的同學們紛紛站起身,「誰啊誰啊誰啊」問個沒完,還有幾個人大著膽子跟著江河跑了出去。

「幹什麼呢你們,上課呢還!」政治老師怒了,起身從前門出去追那幾個學生。一片抱怨的海洋中,只有張小漫巋然不動,用帶著香味的面巾紙捂住鼻子,另一隻手還在配平方程式。

我看著她,心中略微有些快慰。

還好,她還好好的,未來也會好好地長成……長成我吧?

然後死在三十歲。

是啊,你還配平什麼方程式,姑娘,你三十歲就死了!

靈光乍現。

我,王平平的存在,是不是為了阻止張小漫在三十歲的死亡?雖然我沒活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只要我堅持住,讓王平平也成功活到三十歲,是不是就可以守護著她,陪伴著她,讓她不再遊蕩在那個雨夜,被超載的貨車傾覆?

我被自己的想法鼓舞到了。不管這個思路有多大的漏洞,它至少給了我一個活下去的意義。

當我在惡臭瀰漫的教室裡思考我人生的使命時,教室裡的同學已經跑出去了一半,尤其是教室後部,幾乎空了。

說是「幾乎」,因為還有一個姑娘低著頭,坐在角落的陰影中。當教室半空之後,她變得格外扎眼,像一根扎錯地方的釘子。

我的天。我突然有點明白這個惡臭的來源了。

如果真的是放屁,罪魁禍首可以率先跑開,也可以附和著假裝不知情,絕無可能還坐在那裡等著被討伐。

我立刻拉住坐在後面的小個子團支書——慚愧的是我到現在還不知道他叫什麼:「團支書,你去跟政治老師說一聲,他必須把所有同學都趕出教室,讓他們到外面去上體活課。」

「為什……」

「你別問了,信我,教室裡交給我,快啊!」

團支書真的是個赤誠的小夥子,很容易被煽動,被我吼了一句就立刻像隻屁股著火的松鼠一樣跳起來,對著班裡剩下的乖孩子們大喊一聲:「體活!所有人離開教室!馬上!」

因為這股惡臭實在太邪門了,除了張小漫這種拿面巾紙做防護罩的,其他人實在沒辦法堅持坐在屋裡做題,團支書喊了幾遍,他們就紛紛衝了出去。

「你也出去!」我指著團支書。

政治老師沒抓住那幾個男生,一回教室發現屋裡就剩下三個女生,整個人都靜止了。

我把他拉出去,在教室外用很輕很輕的聲音告訴他:「老師,我懷疑班裡有個姑娘可能腸胃出了點狀況,你是男老師,這情況你處理不合適。」

「那你……你趕緊陪她……」他為難地看著第一排的張小漫。

「不是!」我大吼。

怎麼可以誤會是我們張小漫小寶貝?她那麼好看的姑娘你怎麼可以這樣猜測她?被別人知道了你負得起責任嗎?你瞎嗎?

我要被這個老師氣死了。

但我還是忍住了氣,像一個乖巧的高中生一樣給他解釋:「不是,不是她,我現在就去把她轟出來,她坐那兒接著做題是裝x呢,您別誤會。」

政治老師張大了嘴。

「王平平同學你怎麼說髒話……」

「這不重要!是後排的一個姑娘,但是您也不用知道是誰了,反正大家都撒丫子跑到操場上去,也分不清到底缺了誰,這種事攤到誰頭上都不好,您就交給我處理,您去把班主任叫過來好不好?——千萬悄悄地叫!」

政治老師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也和團支書一樣被我吼得一愣,眨眨眼睛就跑了。

然後我走進教室,關上門,對張小漫耳語:「你,快點出去!」

張小漫抬頭:「為什麼?」

「你有這麼笨嗎?」我急了,「你想被大家懷疑嗎?」

張小漫迷茫了一下,然後迅速站起身。走到門口的時候她回頭望了一眼,然後毅然跑了出去。

我拿起張小漫扔在桌上的那包清風,朝著那個姑娘走,一邊打開了所有的窗子,一邊搜刮了所有沿途的桌面和桌洞,一共找到了七八包紙巾。

「小姑娘,你能站起來嗎?趁大家回來之前,咱們趕緊把椅子上處理一下,然後你就離開,馬上去廁所等我,班主任過來之後我會讓她給你找一條校服褲子,你在廁所換上,好嗎?你聽見我說什麼了嗎?」

她始終垂著頭,髮絲都貼在臉上,眼淚滴滴答答地往下掉。

「我不會和別人說的,但是你再磨蹭下去,他們一回來就都知道了。你同桌那個男的,江河,一看就是沒腦子的,他肯定不願意再和你坐同桌了,你在這個班裡就混不下去了。給我站起來!」

這些話終於觸動她了,她慢慢地站了起來。

我迅速把幾包紙遞給她:

「……你自己擦。」

其實椅子上的情況倒還好。她擦完之後不知道往哪兒扔紙,我指著她的褲袋:「就揣兜裡吧,反正這褲子也得扔廁所裡。」

我從教室後排的角落找到了一瓶花露水,她擦完凳子之後,我就在上面猛噴一通,噴到水都匯聚在了凳子板上。

「拿乾淨的紙,沾著花露水,接著擦!」

趁她清理的時候,我拿著花露水滿班級亂噴。如果獨獨這個姑娘的位置有香味,那豈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擦完了?好了你趕緊去廁所,快!」

她垂著頭,胡亂地朝我彎了一下腰,不知道算不算一種致謝。

我拿著班主任從辦公室雜物堆裡翻出來的備用校褲找到廁所,發現她不在。

我又往樓上跑了兩層,找了好幾個廁所,喊了好多聲「你在嗎?」終於在最高樓層的那個廁所聽到了幾聲回應的叩門聲。

我連忙跑進去。那個姑娘躲在一個隔間裡,因為沒有門,她只能一直穿著褲子。

「你怎麼跑這麼遠的廁所來了?」

「我怕,同學。」

我明白了。這姑娘還挺精,知道不應該待在自己班的樓層。

我幫她守著門,同時不斷地把紙巾用水打濕,背過身遞給她,讓她一輪輪地擦身體。

「沒紙了,你擦完了嗎?應該可以了吧?」

「說話啊!」我忍不住回頭去看她。

她臉白如紙,聲如蚊納:「好了。」

我看著她的臉。

她是邢桂芝。

她是邢桂芝。

那個雨夜,如果我沒有遇到邢桂芝,就不會挨她的罵,就不會遭遇最後一根稻草,就不會喝酒,就不會去明安街六號去找回憶,就不會遇到滕真,就不會追車,就不會在那個路口遇到那輛貨車。

邢桂芝。

我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褲子……」她的聲音真的是我見過的人中最小的。

我沒動。

「褲,褲子……」

「你幾歲了?講話都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往外蹦?大點聲會死嗎?我管你幹什麼啊,是不是閒的啊?」

雖然我知道,眼前的這個小姑娘,和那個雨夜炸了手機的中年婦女無關,我不應該遷怒,但我真的、真的很想掐死她。

我被她害成了一個割腕的胖子,現在我還給她擦屁股?!我有病嗎?!

沒穿褲子的邢桂芝顫巍巍地縮在隔間角落,眼淚汪汪,好像我是一條要吃了她的瘋狗。

「你說話啊!你聲帶和你手機一樣炸了嗎?!」

「呃,同學,不好意思,可以打斷一下嗎?」

我側過頭,看向講話的人。

他站在……嗯,門口的,那一排,小便池旁。

小便池?

……邢桂芝你是不是瞎?你怎麼藏進男廁所了!

我居然也因為急著找她而被帶進了溝裡。

我將呆滯的目光從小便池轉向了講話的那個人。

「同學?」

他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十八九歲的年紀,有著三十幾歲時候所不具備的青蔥昂揚。

我攥緊了拳頭,牙關緊咬。

你好啊,滕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