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永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過了新年便是元宵,因是乾隆元年的好日子,每一日都是熱熱鬧鬧地過,百戲、雜技、歌舞,沒有一日是斷的。連清音閣的戲曲,也是流水似的在宮苑的朱牆底下,在水墨青磚的縫隙裡,在宮燈微朦的火光裡,在曲院亭台的玉闌上四散開去。這才是宮裡的日子,天家富貴不只是外人傳聞裡的錦繡堆砌,金碧輝煌,而是那種戲文曲子裡天上人間流水落花緩緩流淌似的沉靜。日子一點一點淌過去了,到了明日,還是那樣花團錦簇,繁華是凋不盡的,也是望不到頭的。

到了二月二「龍抬頭」的日子,宮中的地龍收了起來,天氣也一日暖似一日了。京城裡的開春,未見新綠,總是先帶了一點風沙的乾冽氣味,所以人便成了花,成了葉,宮女們換上了春夏時節濃碧淺綠的宮裝,那是鵝黃翠綠的葉,新鮮刮辣的,帶著汁水豐盈的氣息,越發襯得滿宮的嬪妃們成了嬌豔的花朵,不,是花朵的蕊,一星兒一星兒柔軟的身段,爭著最嬌的豔。

宮中的瑣事雖還是皇后管著,但每逢旬日便揀些要緊的說與太后聽。太後若想知道得深些,便自己等內務府總管的回話,一宗宗、一件件理起來,皇后倒是比素日清閒了不少,得了空,除了陪著皇帝,便往阿哥所多走動些。

這一日延禧宮的小廚房裡做了些魚茸荷花糕,拿鰱魚的脊肉磨細了兌了漿細了的荷花糕,是做給嬰兒的吃食。如懿又讓惢心收拾了兩樣時新點心,一併拿去阿哥所給了三阿哥,又道:「年下純嬪是來得最勤的,她心裡除了兒子沒別的牽掛。大家常來常往的,你便多送些東西去阿哥所給三阿哥。」

惢心笑道:「說也奇怪了,純嬪娘娘的三阿哥養得又肥又壯,都三月裡了還裹得嚴嚴實實的,阿哥所伺候的嬤嬤們連對皇后的二阿哥都沒這麼上心呢。」

如懿笑道:「三阿哥年紀最小,他們上心也是應該的。你把東西交到三阿哥的嬤嬤手上,看著她餵了三阿哥,看合不合口味。」

惢心答應著去了。才到御花園中,見假山上薜荔藤蘿,杜若白芷,在幾場春雨過後,藤蔓也泛出青翠的顏色,散發出草木萌發時特有的微微的清香。惢心正貪看著,冷不丁手裡的朱漆祥雲如意食盒被人撞了一下,她嚇得差點沒叫出聲來,顧不上看是誰,忙護住了食盒打開一看,幸好是點心,沒散沒撒,倒也不妨。她這才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卻是大阿哥永璜。她忙收斂了神色請了個安道:「大阿哥萬福。」

大阿哥隨口嗯了一聲,抽著鼻子蹭到惢心跟前,盯著點心盒子道:「這是什麼?」

惢心忙笑道:「大阿哥,這是延禧宮新做的點心,奴婢送去阿哥所給三阿哥的。對了,今兒是三月三,御膳房給各宮裡都送了豌豆黃,大阿哥在阿哥所沒看見麼?」

大阿哥搖了搖頭,一臉不高興,兩隻眼睛卻盯著點心盒子,目光有些貪婪:「這個是給三阿哥的,我能吃麼?」他低低地嘟囔,「三弟什麼好吃的都有,吃也吃不完,我卻什麼也沒有。」

惢心有些疑心,臉上卻仍笑盈盈的:「大阿哥很想吃這個麼?奴婢拿給大阿哥一些吧。」

大阿哥有些膽怯地看著惢心:「這是嫻娘娘給三弟的點心,你給了我,不怕嫻娘娘責罰你嗎?」

惢心微笑:「嫻妃娘娘一直疼愛大阿哥,在潛邸時就是這樣。大阿哥吃兩塊點心,怕什麼呢。」

惢心說罷打開盒子,取了兩塊芙蓉糕放到大阿哥手裡:「大阿哥快吃吧。」

大阿哥看了惢心一眼,方才敢拿起來,立刻狼吞虎嚥吃了,才吃完,又眼睜睜盯著惢心的點心盒子。

惢心不覺生疑,微笑道:「大阿哥還想吃麼?糕點吃多了容易撐著,再過半個時辰就是午膳的時候了,阿哥用完膳再吃點心吧。」

大阿哥難過又畏懼地搖搖頭,搓著衣角道:「她們總不許我吃飽,才吃了半碗就收了飯菜,我總是餓。」

「她們?她們是誰?」

大阿哥向四周看了看,見沒人跟過來,才肯說出來:「就是伺候我的乳母嬤嬤們啊。」

向來年幼的皇子出門,都是由七八個宮人跟著的。惢心看了看並沒人跟著大阿哥,便問:「大阿哥,跟著您的人呢?」

大阿哥掰著指頭道:「他們都不喜歡跟著我,由著我逛。」

惢心更覺奇怪,也不敢再問,便取出兩塊奶黃酥交到大阿哥手中:「大阿哥悄悄兒藏著吃吧,可不能說是奴婢給的。奴婢先走了。」

大阿哥小心翼翼地張望著:「那你也不能說我偷偷吃了點心啊,否則我也要挨罵的。」

惢心心頭一沉,忙笑問:「奴才們也敢責罵阿哥?」

大阿哥垂下臉點點頭,怯怯的似乎不敢多言。惢心知道不好再問,連忙點點頭往阿哥所去了。

延禧宮裡靜悄悄的,阿箬帶著宮人們輕手輕腳地換上春日裡用的珠綾簾子。如懿站在窗前賞玩內務府新送來的一盆玉石珊瑚花,聽得惢心回稟,不覺回頭道:「那麼你見到大阿哥的時候,他身邊並沒有奴才們跟著?」

惢心點頭道:「大阿哥一個人從假山後面跑出來,身上衣衫都沾了泥灰,定是沒有人跟著。」她仔細想了想,「還有,奴婢記得大阿哥的衣領上沾了些油漬,這個時候還沒到午膳,阿哥公主們的早膳清淡,不見油腥。這油漬一定是隔夜的。」

如懿思忖片刻:「這麼說,阿哥所的嬤嬤們並沒有好好照顧大阿哥。」

惢心道:「奴婢一直聽人說起,說阿哥所照顧大阿哥的奴才比照顧皇后親生的二阿哥的人還要足足多上一倍。或許大阿哥頑劣,也未可知。」

珊瑚花冰冷的花瓣硌在手心裡,膩膩的有些發滑。如懿道:「是大阿哥頑劣還是奴才們有心怠慢,要仔細查查才知道。但你說大阿哥吃了點心怕挨罵,倒真有奴才欺凌阿哥的可能。今日之事你先別往外說,免得錯失。」

惢心點頭:「奴婢知道。」

如懿嘆口氣:「大阿哥也是可憐,才八歲的孩子,額娘死得早,沒人看顧著,什麼也不周全。」

惢心笑道:「小主擔心這個做什麼?如今小主得皇上的寵愛,遲早也會有個有福氣的小阿哥的。」

如懿的嘆息無聲地便蔓延出來:「我何嘗不想有個阿哥,哪怕是公主也好。雖然皇上眼下還寵著我,但膝下總得有個依靠。只是,總沒有動靜。」

惢心抿著嘴兒笑道:「小主別急,只要皇上常來,指不定哪天就有了呢。」

如懿有些不好意思,便急著去擰她的嘴:「嘴這樣壞,還什麼都懂!」

惢心笑著躲開了:「小主小主,奴婢再不說就是了,饒了這遭吧。」

如懿抬頭看了看天色:「時候不早了,你去看看小廚房的燕窩可燉好了,若是好了,就陪我把燕窩送去養心殿。」

天色陰沉沉的,看著像快要落點雨珠子下來。那樣暗沉的鉛雲悶在頭頂,彷彿那濃墨般的顏色就要滴下來了似的。

到了養心殿前,一溜兒的太監侍衛立在外頭,王欽見了如懿的輦轎過來,便迎了上前:「奴才給嫻妃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

如懿含笑道:「王公公快請起。」

王欽滿臉堆笑道:「看這天兒快下雨了,嫻妃娘娘怎麼還過來?」

如懿笑道:「給皇上燉了燕窩,熱熱的正好呢。」

王欽道:「嫻妃娘娘有心。可這個時辰……可不巧。」王欽眼睛一瞟,如懿順著他目光看去,見蓮心站在養心殿廊下,便會意道:「皇后娘娘在?」

王欽含笑道:「是。皇后娘娘給皇上送來親手做的豌豆黃。」

如懿微笑:「皇后娘娘規矩大,陪著皇上說話的時候嬪妃們等閒不能進去。這樣吧,還有勞公公通傳一聲,本宮放下東西請了安便走,若娘娘見怪,本宮自去領受。」

王欽躬身道:「有娘娘這句話,奴才也能安心辦事了。」

王欽轉身上了台階,惢心看著他的背影,輕聲道:「娘娘,王欽這個人不能不留意著。」

如懿點點頭,語不傳六耳:「他為皇后做事,咱們有數就成。你和李玉結識得早,得常來往。」

不過片刻,王欽便下來道:「嫻妃娘娘,皇上說還有話與皇后娘娘商量,讓您把東西交給奴才就成。另外,皇上請小主預備著,夜來接駕。」

如懿看著惢心將燕窩交到王欽手中,含了矜持的笑意:「那就有勞公公了。」

如懿扶了惢心的手慢慢往回走,才到了長街,便見貴妃坐著一乘輦轎從夾道過來,按著規矩,如懿忙側身站在一旁迎候。只聽得太監們的靴聲橐橐,踏在石板上吱吱輕響。抬著輦轎的太監步伐齊整,如出一人,轉眼便到了跟前。如懿欠身福了一福:「貴妃娘娘萬福金安。」

雖然是三月初的天氣了,慧貴妃還是穿著二色金花開遍地的錦鑲一斗珠的錦襖,那衣裳是用未出生的胎羊皮製成的,因捲毛如一粒粒珠子,故名「一斗珠」,穿在身上十分輕暖柔和。貴妃見了她只是點點頭,道:「幾日不見你,氣色越發好了。」

如懿便道:「貴妃娘娘的氣色也比前些日子紅潤多了。」

慧貴妃撫了撫自己的臉頰,倦倦一笑:「本宮還不是老樣子,身上乏。倒勞煩你多伺候皇上了。」

如懿聽得這話裡有刺,也不欲與她爭鋒,只是笑笑:「皇上來了也只是惦記著貴妃。」

慧貴妃懶懶一笑:「本宮有什麼可惦記的?自己身子不爭氣罷了,也只是老毛病了。」

如懿知道她一向畏寒體弱,不由得問:「宮裡的太醫不比外頭的,太醫院院判齊魯大人又是一等一的國手,貴妃娘娘的身子應該會很快見好的。」

慧貴妃懨懨地捧著手爐:「我素來不過是那血淤的症候。調養了一冬天,原是好了。誰知道中午貪吃了兩塊御膳房送來的豌豆黃,就悶悶地滯了胃口,有些克化不動似的,所以剛去御花園遛遛彎消食。」

如懿便笑道:「眼看著快下雨了,貴妃娘娘別著了風,更別沾雨點兒,免得傷身子。」

慧貴妃點點頭,一行人迤邐而去。

如懿見她走遠了,才道:「她也真是可憐,饒是這般得寵,身子卻七災八難的。」

阿箬撇撇嘴:「該!心術壞了,身子也好不了。」

如懿橫她一眼,阿箬立刻噤聲,也不敢多話,便和惢心扶著如懿回去了。

慧貴妃回到宮中仍不肯換下厚衣服,只是一味皺眉道:「還說入春了,走進殿裡就寒浸浸的,一點暖和氣也沒有。」

茉心努了努嘴兒,幾個小太監忙生了炭盆端進來,茉心倒了一杯熱茶送上來,道:「小主嚐嚐這個,是用大麥和陳皮炒製了泡的茶,聞著倒香,也能開胃消食。是齊太醫特意囑咐給小主用的。」

慧貴妃看了一眼,沒好氣道:「什麼低賤玩意兒做的?如今也拿這個來敷衍本宮了。」

茉心賠笑道:「大麥和陳皮雖然是容易得的東西,但只要對小主的身子有益,有什麼吃不得的呢?只要小主的身子穩妥了,早早兒也能有個阿哥,那就四角齊全了。」

慧貴妃捧著茶有些出神,眼角便有些濕潤:「如今我是什麼也不缺,家世有了,位分有了,皇上的寵愛比從前在潛邸更多,連我父親也跟著在前朝得重用。」

茉心不免有些得意:「可不是!聽說皇上又升大人的官了呢。連宮裡人都說,皇上管著整個江山,咱們大人替皇上管著其中的一半呢。」

慧貴妃作勢拍了她一下,臉上笑意卻更濃:「不許胡說。」她說罷又嘆氣,「如今唯一缺的,不過是我的肚子連著這些年都沒有動靜。」她說著便愁雲滿面,「說到恩寵,滿宮裡最多的就是我了。可是偏偏總也懷不上,也不知是為什麼。」

茉心替慧貴妃輕輕捶著肩膀,道:「小主也別太心急了。您的血淤之症是打娘胎裡落下的,這些年您費神費心,也不能好好養著,這病看著也得好好調養才能好。」

慧貴妃急道:「好好調養,好好調養,我都二十六了。再調養下去,歲數也不饒人了,哪裡還能有孩子!」

茉心抿唇想了想,壓低了聲音神秘道:「小主,如果您急著要孩子,奴婢倒聽說民間有個法子,叫招弟。」

慧貴妃好奇道:「招弟,是什麼?」

「就是民間的富貴人家,有沒生養的太太,便抱一個孩子過來養著。養得時日長了,自己的肚子也沾了孩子的旺氣,就能有自己的孩子了。最好,還得是個男孩子,這樣自己懷胎,就能一舉得男。這便叫招弟了。」

慧貴妃悻悻道:「這兒是後宮,別說是這兒,哪怕是潛邸的時候,哪能抱個孩子來養呢?真是越說越不著邊際了。」

茉心看了看四下無人,便低聲道:「不是不著邊際,這邊際就在這宮裡。小主細想想,皇后生的大公主和哲妃生的二公主都是沒福氣的孩子,一生下沒多久便夭折了。二阿哥、三公主是皇后當珍珠似的養著的,三阿哥更是純嬪的心肝寶貝兒。可是還有一個孩子,額娘不在了,孤苦伶仃的,正好給小主用來招弟呀!」

慧貴妃目光一亮,喜道:「你是說大阿哥?那倒真是合適。只不過那孩子愣頭愣腦的,不像是個機靈的樣子。」

茉心笑道:「不機靈最好,橫豎咱們只是沾沾他的旺氣,領他過來養些日子,等小主有了自己的孩子,再說照顧不過來,把他打發回阿哥所就是了。」

慧貴妃雖然高興,仍是沉吟:「只是不知道皇上肯不肯……」

「無論肯不肯,家法本來就有將生母卑微的阿哥和公主交給高位的嬪妃撫養的先例。康熙爺良妃出身辛者庫,她的八阿哥不就是交給位分高的惠妃撫養的麼?再說大阿哥生母沒了,更是順理成章了。」她忽然壓低了聲音,嫌惡道,「小主還不知道呢?今兒奴婢打御花園過,看見嫻妃身邊的惢心和大阿哥有說有笑的,小主可得趕緊求求皇上,保不定嫻妃也打這樣的主意呢。若被嫻妃佔了先機,她可不得意了?」

慧貴妃警覺,冷笑一聲,撥著手腕上的翡翠串道:「我說她今兒怎麼關心起我的身子來了,原來就沒安著好心。等我先求了皇上,哪怕不為招弟不招弟的話,也不能遂了她的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