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生死一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今次無可逃避地陷入與陳公公的決戰,劉裕有更深刻的體會。

    對比之下,焦烈武和陳公公的身手高下立判。與焦烈武之戰,雖然勝得辛苦,可是打開始他便感到對方有隙可尋,能憑優越的戰術,利用焦烈武心靈的破綻,把他擊倒。

    可是這回對上陳公公,劉裕卻清楚感到陳公公的精神修養是無隙可覷,就像自亙古以來存在的高峭山嶽,任由狂風吹打,也難以動搖其分毫。

    為何自己竟會生出這種感覺?是否自己的氣機感應更為精進,還是因為對方是養精蓄銳,再不會像上回般對自己掉以輕心不過無論如何,在氣勢對峙上,他劉裕己屈居下風,故而生出無法擊倒對方的頹喪感覺。

    劉裕心中響起警號,明白如果苦戰無功,這種失敗的感覺會成為致命的因素。

    只恨明知如此,仍沒法改變事實。

    陳公公的氣勁完全把他籠罩,在他銳利閃耀的眼神下,劉裕感到被眼前可怕的敵人看個通透,便像赤身裸體般難堪。

    陳公公雙目紫芒趨盛,顯示他正不住提眾功力。

    劉裕暗嘆一口氣,勉力振起鬥志。

    「錚」!

    厚背刀離鞘而出。

    陳公公發出尖厲的笑聲,忽然整個人離地上升數寸,一拳隔空擊至。

    劉裕面對生死關頭,瞬刻間精神晉升到無人無我的狀態,厚背刀先高舉過頭,然後分中劈下。

    「蓬」!

    刀鋒拳勁交擊,發出低沉悶雷般的勁氣撞擊聲。

    劉裕低哼一聲,往後挫退三步。

    陳公公落回地面,雙手反剪背後,悠然道:「果然稍有進步,難怪能收拾焦烈武,不過比起本人仍有一段距離。劉裕你信不信我可以在十招之內取爾的小命?」

    劉裕聽得精神大振,雖然擋得非常辛苦,且差點受傷吐血,不過卻知自己能擋他全力一擊,已使對方暗吃一驚,故不敢乘勢追擊,以免自己拚命反撲。故在言語上削弱他的鬥志,希望能令自己生出逃走之意,不再力圖死拚。

    陳公公當然不是怕自己會殺死他,只是本能反應,怕會在自己臨死的反撲下受傷,那便太不划算。

    想到這裡,劉裕往後急退。

    陳公公冷笑道:「蠢人想逃嗎?」

    眨眼間竟足不沾地的橫過十多丈的空間,兩手前移,從寬袖內探出,化為千百掌影,鋪天蓋地往劉裕攻未。

    劉裕哈哈笑道:「誰才是蠢人呢?」

    倏地改後撤為前街,厚背刀化作長芒,直破入對方凌厲的掌影裡去,以簡對繁,充滿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情懷,完全是有去無回,同歸於盡的姿態。

    以陳公公之能,仍不能對他此刀視若無睹,右手先縮入袖裡,揮袖抽擊刀鋒,另一手化掌為爪,伸張不定,令人沒法把握其意圖。

    劉裕冷喝一聲,刀往下沉,令陳公公充盈勁氣的一袖拂空,然後往他左爪挑去,連串動作一氣呵成,妙不可言,正是「九星連珠」的變招,更是他出道以來,最精微入神的傑作。

    如果不是在此掙扎求存的極端情況下,加上過去幾天日夜苦練刀法,絕使不出如此巧妙的刀法來。

    陳公公喝道:「找死!」

    左手爪化為手刀,狠劈在劉裕刀鋒上。

    「砰」!

    氣勁爆響。

    劉裕這招佔上主動的便宜,逼對方應招,雖被震得血氣翻騰,卻知此是生死一線的時刻,就借對方反震的力道,移到陳公公左前側,不單避過陳公公反拂過來的一袖,還一刀朝陳公公右肩橫掃過去,心中生出在沙場干軍萬馬中衝殺突圍的慘烈感更是沒有留手與敵偕亡的凌厲招數。

    陳公公「咦」了一聲笑道:「這招不賴啊!」

    左手縮回袖裹,以兩袖先後抽擊往劉裕的刀鋒,接著往後退開。

    劉裕給他第一袖抽得真氣渙散,再無以為繼,哪還敢擋他第二袖,甚麼乘勝追擊更是提也不用提,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藉勁旋開,向相反方向退左。

    旋勢驟止,厚背刀遙指對手。

    陳公仍是神氣十足,卓立三丈之外。

    劉裕生出失敗的感覺,縱然他不願意承認,亦知明年今夜將是自己的忌辰。

    甚麼「一箭沉隱龍」,此情此景下只是諷刺和笑話,他從來都不是真命天子。

    陳公公實勝他不止一籌。

    換了是燕飛親臨,要擊敗這個老太監仍是絕不容易。

    陳公公微笑道:「劉兄似乎技止此矣!對嗎?」

    劉裕整隻持刀的手臂痠麻起來,自知己是強弩之未。當然只要尚有一口氣在,必不肯甘心受死,改以雙手握刀,高舉過頭從容道:「等你真殺了我再得意也不遲。」

    陳公公冷笑道:「死到臨頭,還敢嘴硬?讓我先將你闈割,然後廢去你的武功,再弄瞎你的雙眼,看你還硬」

    話音忽然中斷,露出警戒的神色。

    劉裕心忖這傢伙又使詐了,會否是變成太監者都有點異於常人,明明佔盡上風,仍要折磨對手,又要以陰險手段愚弄人呢兩人此時置身於石灘上,離岸四、五十步,除了亂布的大小石頭外,一棵樹木也沒有。最接近的疏樹林,在劉裕後方千步之外,令劉裕縱然有心,也沒法施展他獨門的逃生本領。

    陳公公鎖緊他的氣勁,剎那間大幅增強頗有撲噬而來之態。

    劉裕心中一動,曉得他開始要全力出手進擊,再不像剛才視他如逃不掉的囊中物般,打打說說地試招,力圖逐漸瓦解他的戰力和鬥志。難以想見的雷霆萬鈞之勢,即將如狂風驟雨般強攻而來,直至分出勝負生死才會罷休。

    這種以硬碰硬的方式,對居於上風的陳公公並不划算,究竟是甚麼原因令對方捨上策而用下計呢?果然陳公公尖嘯一聲,雙手張開,全身寬袍「霍霍」拂動,兩手收入闊大的袖內,配合他頎長的體型,便像個十字形的怪物,腳不觸地似的往他直移過來,速度驚人至極點。

    他每接近一些,壓體而未的真氣便加強了少許。劉裕可預知當這強勁大敵臨身的一刻,所作的攻擊會是如何凌厲、如何難以抵擋。

    更清楚自己的氣機感應實大有進步,對方雖看穿自己,他劉裕亦可先一步從氣勢變化掌握對手的意圖,在察敵先機方面是扯平了。不過優勢仍是偏向陳公公的一方,因為他的招數全在陳公公的掌握中,而他卻摸不清對方縮在袖內兩手的招數,只覺感到必然非常難捱。

    這時他的右手經不住行氣運功後己回復常態。於此要命時刻,忽然一個意念湧往心頭一「九星連珠」刀招的微妙處在於藉對方的力道改變位置,那同一樣的方法是否可以用於「天地一刀」之上呢?想到這裡,陳公公己不到丈半外,兩手開始合攏,勁氣加強。

    劉裕大喝一聲,厚背刀閃電下劈。

    刀鋒刀氣疾吐,硬撞往對方壓體而來如牆如堵的驚人真氣。

    「波」的一聲,刀氣猛撞陳公公的真氣,劉裕如被長風颳起的落葉,往後瓢飛,倏忽間把兩人的距離從丈半拉至近四丈。

    劉裕r嘩J的一聲吐出一蓬鮮血,卻是全身一鬆,知道脫離了陳公公的氣感交纏,所以些許犧牲是完全值得的。

    陳公公哪想得到他有此不惜受傷的脫身奇招,怒叱一聲,加速追來。

    劉裕離後方林區己不到六丈,先運轉真氣,纖緩體內傷勢,心忖如果可以重施故技,肯定可以脫身躲往疏林襄,至於在受創後能否逃過這老太監的追殺,此為次要的事,暫時不在考慮之列。只恨這老太監其奸似鬼,如用上拉扯的勁道,他便是作自縛。

    就在此時,只見陳公公後方石灘小風帆停泊處,一艘雙桅大帆出現在漆黑的海面上,離岸己不到十丈。

    劉裕恍然大悟,陳公公忽然展開全面以強攻堅的戰術,是因他聽到有船隻接近,怕橫生枝節,所以不得不全力出手,務求在有人來干涉前,置他於死地。

    來者是何方神聖,他完全沒有頭緒,故無從猜測。

    不過他己感到有一線的生機,忙提起全副精神鬥志,足往後一撐,點在後方一塊石上,改後退變為前街,往陳公公投去。

    陳公公笑道:「這才像個人物啊!」

    兩手從袖內探出,化作萬千掌影,迎往凌空而未的劉裕。

    陳公公虛虛實實的掌影,令劉裕看得眼花繚亂,索性閉上眼睛,厚背刀生出變化,朝陳公公氣勁的鋒銳處硬劈過去。

    如此閉目施刀,是受到焦烈武的啟發,更因對靈異氣機感應生出強大的信心。

    外在的感官雖然不能分辨識破對手的虛實,但卻可以「神思」去破對手的招數。

    「蓬」!

    厚背刀斜劈在陳公公右掌處。

    以陳公公的本領,亦被這反擊的招數劈得往下挫身,以化去他的刀勁,且沒法連消帶打,施出後著。

    而劉裕則借勢彈開,在空中連續兩個翻騰,落往三丈開外,離最近的一棵大樹己不到四丈。

    陳公公於劉裕在空中第二個翻騰時,早重整陣腳,從地面疾掠追來。

    仍在空中的當兒,劉裕看見來船上射出數十道人影,落往岸上,然後扇影散開,往他們包抄過來,擺明是合圍的戰術。從其動作的高速和利落,可知這批人不但武功高強,且是訓練有術。登時令他推翻了來者是東海幫援兵的想法。

    何銳肯定沒有身手這般了得的手下。

    雙足觸地,劉裕一個旋身,厚背刀橫掃往陳公公。

    「蓬」!

    陳公公這招追擊早在他預料中,所以在空中打跟斗時厚背刀己蓄勢待發,這招反擊可說由第一個空中翻騰己經開始,故此勁道十足,不單足以保命,還力能退敵。

    陳公公悶哼一聲,硬被他凌厲的一刀劈得後移三步。

    劉裕則反方向旋往丈許開外,到再次立定,己消化了陳公公反震的動力。

    兩人回復對峙之局。

    這敵對兩人四目交投,清楚知道轉眼即要陷進重圍,卻因互相牽制,不打不是,打更不是,情況古怪至極點。

    破風聲在四方響起,來人己散佈四方,把他們重重圍困。

    陳公公哈哈一笑,撤去鎖緊劉裕的氣勁,背剪雙手,環目掃視,傲然道:「未者何人?給我報上名來。」

    劉裕亦在注視這批人數達五十之眾的不速之客。這些人持著各式兵器,神態冷靜從容,一看便知是身經百戰之輩,隨便站一個出來,己可以在江湖上揚名立萬,現在數十人聚在一起做同一件事,背後的指使者當然更不是等閒之輩,而是像孫恩、玄或聶天還等一方之霸。想到這裡,立即心中有數。

    五十人分作二重,形成包圍網,圍得水洩不通,若想突圍而逃,恐怕唯有憑實力闖出一法。

    一人排眾而出,神色不動,揹掛長劍,微笑道:「本人只是江湖上的無名小卒,不足掛齒!敢問公公與這位兄台有何恩怨要在這裡作生死決戰?」

    接著往劉裕瞧來,笑著打招呼道:「劉兄你好!」

    由於劉裕猜到來的最有可能是桓玄一方的人,見到此人,登時想起屠奉三曾特別提起的一個人來,回刀鞘內,哈哈笑道:「如果巴蜀第一局手乾歸也算江湖上的無名小卒,真正的無名小卒又算甚麼一回事呢?」

    陳公公動容道:「乾歸?」

    乾歸淡淡道:「正是在下!」

    劉裕在眨眼間心中轉過無數念頭。

    如果不是有陳公公在這裡,肯定幹歸根本不給自己說話的機會,立即全力出手,務求把他殺死。可是陳公公卻令幹歸生出顧忌,故先要摸清底子,方決定策略。

    如果陳公公肯和自己連手突圍,確大增逃生的機會。否則只是乾歸一人,自己己沒有一定勝算。

    忽然間,他明白到今晚是生是死,全看他如何利用三方間爾虞我詐的形勢。

    現時他最可以憑恃的,就是在兩個縱躍之外的後方林木,只要逃入林木區,他的猿躍街便可盡展所長,如蛟龍人海。問題在這三、四丈的距離,是寸步惟艱。

    劉裕淡淡道:「乾兄不知公公是何人,乃情有可原,因為公公乃瑯訝王密藏起來的鎮府高手,趁此良機,乾兄可和公公親近親近。」

    接著不容干歸答話,逕向陳公公道:「我們的一場就此作罷,公公如要選擇離開,我看乾兄只會額手稱慶,而不會妄圖阻止。」

    接著偷偷往後方最接近的樹瞥了一眼,由他的位置到那棵樹,攔著七、八名敵人,劉裕仍是一副毫不在乎的自若神態。

    在場諸人裡,只有曾領教過劉裕逃生本領的陳公公明白是甚麼一回事,登時臉色微變。只是他縱然清楚劉裕的意圖,卻苦於無法立即出乎,怕招未誤會,引起四周敵人的包圍攻擊。

    陳公公朝乾歸瞧去。

    乾歸亦神情一動,想要說話。

    劉裕豈容他們有交談的機會,如果兩人暫時拋開敵對的立場,連手對付他,他必死無疑。

    「錚」!

    厚背刀出鞘。

    劉裕大喝道:「公公動手!」

    就地縱身而起,斜掠上兩丈高空,一個翻騰,往位於那棵樹和位處中間的敵人投去。

    乾歸寶劍出鞘,下令道:「殺!」

    他的手下立即聽命,一時刀光劍影,殺氣騰騰。

    陳公公恨得牙也癢起來,不顧一切的躍起,朝半空的劉裕追去。

    驀地劍氣遽盛,乾歸從側凌空攻至,顯然他是誤會了,又或在寧枉毋縱的心態下,怕陳公公欲要與劉裕連手闖關。

    此實為劉裕一手營造出來的情況,陳公公若沒有插手之意,最聰明的方法是立在原地袖手旁觀,現在卻令幹歸錯會他的意向,不知他不得不出手的苦衷。

    劉浴心叫僥倖,同時使個千斤墜,加速下沉之勢,避過從四面八方肘過來各武各樣的暗器,一刀下劈。

    「當」!

    刀鋒劈中先一步朝他刺未的長矛,劉裕暗叫一聲r謝天謝地J,藉勁彈起,迅如流星往疏林區投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