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孤島戰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紀千千立在台壁的牆頭,心中一片茫然。

    昨天,她親睹幕容垂大破幕容永的整個過程,直到此刻,心仍有震撼的感覺。

    幕容永雖然軍力雄厚,人數占優,手下更是能征慣戰的將士,可是在幕容垂出神入化的戰術下,撐不到半個時辰便告崩潰戰爭變成一面倒的進行。

    幕容垂不負北方第一兵法大家的威名,在戰場上充分表現出他謀定而後戰,以少勝多的能耐。其手下將士,更是人人效命令他如臂使指,牽著敵人的鼻子走。

    燕郎和他的兄弟拓跋-,能對抗這樣的一支無敵雄師嗎?在戰場上,根本沒有人是幕容垂的對手。

    當敵人變成拓跋族和荒人的聯軍,幕容垂絕不可能像對付幕容永般讓地直接參與,她作為神奇探子能起的作用有限,這個想法令她感到沮喪。

    幕容永的敗亡己成定局,只待幕容垂攻破長子,關外的廣闊地域將盡入大燕國不住擴張的版圖襄,而幕容垂的國力將大幅增強。幕容垂下一個目標究竟是拓跋族還是邊荒集呢?又或進行兩線的戰爭,使拓跋-沒法和燕郎連手抵抗他。

    自燕郎秘密潛入榮陽與她相見,她的心一直燃燒著希望的火焰,令她能身處逆境而不氣餒,可是在昨天目睹幕容垂大展神威,像不費吹灰之力便毀掉比拓跋族加上荒人更強大的幕容永後,她的信心己被徹底動搖,希望變為泡影,陷身於絕望的淵昨夜她失眠了,沒法合眼的度過了一生中最難捱的一夜,唯一的願望是身旁有大壇的雪澗香,使她能忘掉一切。

    清風從廣闊的林野吹未,拂動她的衣袂和秀髮,綠油油的草原野樹此刻安寧靜謐,令人無法想象,就在昨天它仍是屍橫遍野的殺戩戰場。

    她是幕容垂外最清楚這場仗是怎樣進行的人,深深地感受到幕容垂用兵如神的手段,她曉得這種感覺會一直追隨她、折磨她,可是她對燕飛的愛,卻愈趨強烈。

    小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道:「小姐!我們要動身哩!」

    紀千千目光投往來到身旁的小詩,心中生出自己是無主幽魂的無奈感覺,右手無力地搭上她的肩頭,道:「我們有別的選擇嗎?」

    劉裕忙了三天,鹽城方重上正軌,避難的民眾紛紛從附近的鄉鎮回城,市況逐漸回復興旺。對劉裕能以區區二百人大破焦烈武的海盜團,城內居民對他自是奉若神明,所以劉裕雖然缺乏管治一座城池的經驗,叮是只要是他頒下去的命令,既有以興國為首的地方官吏如實執行,民眾亦樂於遵從,沒有人陵疑他一心為民的誠意。而更有一個大家只有心照,卻絕不敢宣之口的想法,就是「火石效應」

    的影響力。誰都不只視他為另一個朝廷派來的小官兒,他不單是鹽城的大救星,且是南方軍民來的最大希望。

    過往派來的太守,全都是出身名門望族,只有他是出身布衣,予民眾一番全新的氣象和同聲同氣的親切感覺。

    東海幫毫無保留的全面合作,更令他如虎添翼。不過鹽城和附近一帶的近海城鎮並非沒有隱憂,天師軍的動亂正以燎原之勢在建康南面各省蔓延,劉裕明白孫恩和徐道覆等人,絕不會蠢得以硬碰硬的直攻建康,而是會從海路北上,那時鹽城和大江出口的郡縣,將會首當其衝。當沿海縣城失陷後,天師軍會攻打北府兵的基地廣陵,更曉得司馬道子不會派軍施援,遂從容擊破北府兵,再圖謀建康。

    這是最高明的戰略。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可以做什麼呢?依照規矩,他只可以向朝廷報捷,然後再留在鹽城執行太守之職,靜待朝廷的指示。如果他自行返回廣陵,便是違命失職事實上他連多逗留一刻的耐性也欠缺,只希望能立即投進與天師軍的戰爭去。

    為此他耍了點手段,作出兩個安排。

    「颼」!

    劉裕射出裂石弓上的勁箭,橫過校場,投往擺在另一端的箭靶去,命中紅心。

    此處是鹽城東門衛所的練兵場,藉大的衛所,除把門的兩個兵衛外,只得他一個人。其它人都奉他的命令忙這忙那去了。

    劉裕滿意的看著一矢中的的長箭,心忖自己似乎和射箭有不解之緣,兩場影響深遠的戰役都是憑射箭立下奇功。因此在得到裂石弓後更添他鑽研射藝的濃厚興趣,過去幾日,閒未無事他便到校場未射箭,以鬆馳緊張的情緒,舒解因過度思慮到疲能興的精神。

    經過三天的練習,在這方面他有很大的進步,意外地發覺射箭也可以靈活變化,箭招亦可以層出不窮。

    劉裕拔出另兩枝長箭,同時搭在弓弦上。

    於斬殺焦烈武的翌晨,他令老手和他的兄弟駕「雉朝飛」返廣陵,把焦烈武的霸王棍禮物般送給劉牢之,這麼做不止是要向劉牢之和支持他的將領示威,還要令北府兵起鬨,使劉牢之必須正視他這個人。在如此情況下,劉牢之若仍要把他投閑置散,將很難向其它將領交待。

    孫無終等亦會藉勢爭取他重返北府兵效力,際此用人之時,劉牢之是沒法拒絕的。最好是劉牢之借孫恩之手殺他,把他調去打天師軍,便正中他下懷。

    弓弦急響。

    兩枝勁箭乎排的離弦疾去,同時命中箭靶兩端近邊緣處、鼓掌聲起。

    王弘神采飛揚的進入校場,讚嘆道:「劉帥箭技精湛,令人大開眼界。」

    劉裕放下裂石弓,笑道:「因何我忽然變成統帥呢?」

    王弘來到他身旁,道:「有分別嘛!終有一天劉兄會代替昔日玄帥的大統領之位,沒有人可以阻止此一情況的發展。」

    接著報告道:「幸不辱命,我們在被俘的賊子引路廠成功登陸墳州,島上餘十多名海盜,給我們手到擒來,還救出大批被囚禁於島上的民女,只是仍未找到焦烈武的藏寶庫。」

    劉裕拍拍他肩頭道:「幹得好!」

    接著與他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道:「你未得正好,我有事和你商量。」

    王弘欣然道:「劉兄不用客氣,我對你是佩服得無話可說,有什麼事,盡管吩咐下來,我會盡力去辦好。」

    劉裕笑道:「我是真的要你幫忙,今次不是出劍而是出筆。」

    王弘笑道:「那我便真的是責無旁貸。」

    兩人對視而笑,充盈著曾經歷出生入死而來的交情。

    王弘感嘆道:「從抵達鹽城後,到我在海上被賊截擊,差點一命嗚呼,到今天的風光,令我有彷如隔世死過復生的感覺。

    我真的非常感激劉兄。「

    劉裕轉入正題道:「請王兄代我寫一個上報朝廷的奏章,報告今次破賊的經過,並請朝廷遣能者來處理這一帶郡縣賊災後的工作。措辭方面由王兄拿捏,我要司馬道子沒法找藉口硬要我留下來。」

    王弘道:「寫這麼一折奏章只是舉手之勞,可是若要司馬道子屈服在一道奏章之下,卻是絕無可能的事。誰都知道皇上只是個傀儡,掌權的人是司馬道子。」

    劉裕微笑道:「所以我要請王兄親攜奏章返建康去,並加送焦烈武的屍首,另附贈女賊兩個,盡量把事情鬧大,弄得朝野皆知。如果有可能的話,還請令尊為我說幾句公道話。現在正值朝廷多事之秋,司馬道子最需要建康高門大族的支持,只要尊的話合情合理,司馬道子又己派出人馬到鹽城來對付我,當然會做個順水人情,以表示他對我沒有不良居心。」

    王弘色變道:「我倒沒想過這個問題,如果司馬道子派人來殺你,你如何應付得了呢?」

    劉裕神態輕鬆的道:「我正是要引司馬道於派人來給我實習刀箭之術。司馬道子恐怕做夢都沒想過我這快便收拾了焦烈武,令他對付我的一切陰謀手段落空。

    以他的行事作風,肯定不會就此罷休。當你把奏章送到他手上時,他會一方面設法拖另一方面則派出刺客殺手來對付我,所以當他肯批准我離開時,他的人該己抵達鹽城,整個計劃便是如此。「王弘仍是憂心仲忡,道:「劉兄當然是本領高強,不怕與任何人單打獨鬥,可是司馬道子絕不會和你講規矩的。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更何況你在明敵在暗,犯得著這樣拿命去賭嗎?」

    劉裕從容道:「自我出道以來,有哪一天不是要拿命去賭的?我的小命正是我唯一的本錢,王兄放心吧!講戰術論戰略,我會玩得比任何人都出色。我是不會讓人幹掉我的,終一天我們可以並肩再戰,完成安公和玄帥的遺願。」

    王弘定睛看了他好一會,道:「只要我把整個情況詳告家父,家父會曉得如何幫助劉兄。我只需個把時辰便可以寫好奏章讓劉兄簽署。但我該何時走呢?」

    劉裕道:「王兄立即走,何銳會派船送工兄返建康去。」

    ※※※

    孫恩立在岸旁,看著巨浪打上崖石,激得水花四濺。

    他的心情沒有人能夠明白,也沒法告訴身旁最親近的人。對這充滿鬥爭和仇恨的人間世,他己感到非常厭倦,而更惡劣的是他必須繼續下去,全面參加這在生死之間永無休止的鬥爭遊戲。

    殺謝道韞是逼不得己的手段。

    他清楚燕飛和謝家的密切關係,謝玄又有恩於燕飛,只有殺死謝道韞,方可逼燕飛來和他決一生死。

    經過一段時間的潛修後,受到仙門的啟發,他的太陽真火己臻登峰造極的境界,只欠另一半太陰真水,他將可再次開啟仙門,破空而去。

    他願作任何犧牲,以掌握太陰真水的秘要,而他知道唯一的途徑,就是從燕飛身上勘破此秘。

    只有在面對生死的情況下,燕飛才會展露太陰真水的秘密,所以他和燕飛的決鬥是勢在必行。如有其它選擇,他絕不願傷害謝道韞,雖然在他理性的認知裡,眼前的人間世只是一個集體的夢魘,一切皆空。

    可是他始終是個有血有肉的人,一天仍留在這個宇宙之內,一天他仍要像其它所有人般生活,感覺和煩憂。

    所以他沒有對謝道韞趕盡殺絕。如斯氣質優雅的女子是他生平僅見的,令他在應付宋悲風的突襲時藉勢留手,沒有補上一掌。

    重傷她該己足夠了。只有燕飛有辦法令她復原,因此宋悲風會想辦法找到他。

    而燕飛一定會來找自己算賬,為謝家報仇。

    自己是不是仍有憐香惜玉之心呢?唉!

    為何在掌握仙門的秘密後,自己反心軟了。

    對尼惠暉之死他始終不能釋懷。

    如果她沒有受傷,能否捱過三佩合一的狂烈爆炸呢?孫恩仰天長嘯,洩盡心中鬱悶之氣。

    這人世間除仙門外,再沒有能令他動心之物。

    他全情期待與燕飛的第三次決戰。

    他己準備好了,燕飛呢?

    ※※※

    高彥來到大興土木的第一樓工地處,龐義坐在大圓桌處休息。

    高彥笑道:「似點樣子了,還要多久才完上?」

    龐義咕噥道:「過了年再問我這個問題!今次我的選料特別嚴格,否則我如何向千千交代?」

    高彥的笑容變得暖昧起來,道:「你又不是燕飛,有什麼好向千千交代的?嘻!照我看!大個子你」

    龐義截斷他警告道:「勿要胡言亂語,在這裡開工的人全聽我的指揮,是否想我喚人用亂棍來驅逐你?」

    高彥哈哈笑道:「你好像不曉得我高彥今天在邊荒集的地位,誰敢不巴結我。

    哈!算了!我不和你這無知之徒計較。閒話休提,今晚你要和我一道乘船到壽陽去。「龐義皺眉道:「五天後第一個觀光團才從壽陽起碇開錨,這早去幹啥?他奶奶的,你當我像你終日無所事事,遊手好閒天天開口是小白雁,閉口是小白雁。

    這裡沒有我是不成的。「

    高彥陪笑道:「算我怕了龐大廚你,他娘的,答應了的可不能反悔。」

    龐義氣道:「老子一言九鼎,怎會食言?只是不想今晚去。過兩天不成嗎?」

    高彥好整以暇的道:「從這裡到壽陽,即使靈動如雙頭船,順流要兩天,何況是我們笨重的觀光船。到了壽陽不用做籌備的工作嗎?至少要和團友打個招呼,讓他們有賓至如歸的親切感覺,大家攀交情,更順便摸摸他們的底子。我們乾缺萬缺,有一種東西絕不欠缺,就是敵人。明白嗎?你當是接人開船那麼簡單嗎?」

    龐義搶白道:「攀交情摸底子是你的責任,關老子鳥事?」

    高彥欣然道:「說得好!和客人親近是本少爺的責任,但難道採購油鹽醬醋、佳餚美點的用料,也要我出馬嗎?我哪來這麼多時間?選錯材料怨也給你怨死。」

    龐義頹然道:「早知便不答應你這小子,總沒有好介紹的。」

    高彥道:「大家都是為邊荒集出力,有什麼好怨的?我們的賭仙陪你去壽陽的市集買東西,一方面可作你的保鏢,更町保證不會買了被下了毒的材料回來。

    哈!如果吃得全船人集體拉肚子,我們的觀光遊就關門大吉了。「龐義待要說話,姚猛氣沖沖的未了,隔遠叫道:「高少!大小姐有事找你。」

    龐義一呆道:「姚小子你何時作了高彥的跑腿?」

    姚猛硬把高彥扯得站起來,沒好氣的道:「那叫老子窮,不沾點高財主的光怎成?」

    高彥指著龐義道:「你快滾去浴池洗個乾淨,然後帶幾件較象樣的衣服,清楚嗎?」

    這才和姚猛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