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觀光首砲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高彥來到「老王饅頭」,龐義正沒精打采地默默吃早點。這饅頭店到今天仍因欠缺材料未重新啟業,只招待交情深的熟客,反成為高彥臨時的治事所。

    高彥在龐義旁坐下,笑道:「大個子又有甚麼心事?人生是要積極面對的,不要大清早便像在懷念以前的風光,一副不勝唏噓的模樣。」

    龐義沒好氣道:「我昨晚睡得不好成嗎?我臉上該擺甚麼表情?須問過你,得你同意才行嗎?你奶奶的,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高彥哂道:「不要說謊了,昨晚你偷偷去廣場光顧擺地攤為人占卜的外來神棍,你當我不知道嗎?當時我排在前頭,你排在隊尾。他娘的!這神棍分明是騙飯吃的,千萬不要信他,如果他今晚敢出來開檔,我會去拆他的招牌,他娘的!我佔婚姻競佔得句甚麼‘鴛鴦歡合驚風雨’,這算甚麼一回事,我和小白雁的姻緣乃天作之合,何來風雨?嗯!你占得句甚麼呢?說來大家參詳一下。」

    龐義冷笑道:「你不是說是騙人的嗎?有甚麼好提的。」

    高彥陪笑道:「我只是不喜歡‘驚風雨’三個字,‘鴛鴦歡合’仍是不錯的。我之所以說他不準,是因為老子尚未和小白雁歡合過。」

    又道:「來吧!給我看看你那是甚麼卦。小飛不在,邊荒集唯一關心你終生幸福的人就是我。」

    龐義道:「去你的娘!你關心我?我的事不用你管,更不用你理。」

    高彥奇道:「為甚麼發這麼大的脾氣?我甚麼地方開罪了你?」

    龐義緊繃著臉沉默片刻,然後不悅道:「你做過甚麼事你自己最清楚,和小白雁的事怎可以拿到說書館去娛樂大眾,你一點也不尊重小白雁,更不尊重自己。」

    高彥打個寒噤,顫聲道:「今次糟糕哩!連你這局外人都感憤憤不平,小白雁肯定來宰掉我,今次給老卓害死哩!」

    龐義訝道:「關卓瘋子甚麼事呢?」

    高彥連忙道出詳情,頹然道:「今次確是箭已離弦,覆水難收。帖子已發了出去,想反悔也不成。」

    龐義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釋然道:「算你吧!只要你不再受卓瘋子的引誘,死也不肯到說書館說半句話,該不會闖出禍來。」

    高彥稍覺安心,道:「好哩!你究竟佔得甚麼卦呢?」

    龐義嘆道:「‘月照深林月宿裡,鴛鴦分散幾多時;滿塘鷗鷺紛紛立,一朵紅蓮長碧池’,你道這是甚麼卦呢?」

    高彥抓頭道:「確是令人難解,最後那句如改為‘兩朵紅蓮長碧池’,便是大吉大利了。」

    姚猛這時來找高彥,神情興奮,隔著門已大喝進來道:「成團哩!成團哩!」

    龐義起立拍拍高彥肩頭,道:「你說得了這支卦後,我還怎睡得著,我要去趕工哩!」

    與進來的姚猛擦身而過的去了。

    姚猛像沒見到龐義似的,逕自在高彥對面坐下,道:「第一個觀光團鐵定在十天後從壽陽登船,這是我們觀光發財大計的第一炮,必須做得頌聲遍野的,以建立良好的口碑。」

    高彥對著姚猛這位副手,立即神氣起來,道:「為甚你比我先知道這件事呢?究竟誰才是老大?」

    姚猛呆了一呆,啞然失笑道:「老大當然是你,我頂多是老二。唉!你這小子的臉比建康當狗官的嘴臉更難看。老大是用來坐著聽報告的,通風報信作跑腿的,當然由老二負責。他奶奶的!還要發官威嗎?」

    高彥開懷笑道:「這就叫逞威風,哈!他奶奶的!你這小子自恃成了鐘樓議會的成員,眼只向天看,我不殺殺你的銳氣怎成。嘿!這個第一炮觀光團有多少人,來的是何方財主?」

    姚猛道:「這團至少有有四十多人,屆時人數只會更多不會減少,主要來自建康和壽陽兩處地方,以建康的來客佔大多數。」

    高彥道:「我著你構思行程,想出來了嗎?」

    姚猛道:「首先說我們的觀光船,用的是司馬道子送的其中一艘,經改裝後堂皇富麗、設備豪華,又充滿邊荒的色彩。最好你能說服老龐到船上當這一團的伙頭主廚,如此便完美無瑕哩!」

    高彥伸個懶腰道:「算你幹得不錯吧!老龐包在我身上,怎到他不聽我的話。」

    又問道:「行程呢?」

    姚猛道:「整個行程共十八天,團員如樂而忘返,想多留十天半月,我們可另作安排,當然也要另外收費。參加此團的人肯定有耳福。因為是由我們的天下說書第二局手卓名士親自領團,沿途解說。船在壽陽開出後,先到鳳凰湖參觀我們荒人第二次眾義的反攻基地,然後再駛往邊荒集。住宿的安排更精采,留在邊荒集的十二天,每二天轉一間旅館,住遍東南西北四條大街。」

    高彥動容道:「果然有點看頭。」

    姚猛道:「卓瘋子想出來的,會差到哪裡去呢?」

    高彥道:「安全方面又如何?」

    姚猛道:「安全方面更不成問題,來回兩程都有雙頭戰船護送,至於觀光船的保安則由戰爺率領高手負責,保證不會出岔子。我們昨天在議會,特別討論過這方面的問題,均認為須加強對你的保護。」

    高彥色變道:「因何特別提及老子?」

    姚猛忍苦笑道:「因為我們怕小白雁易容改裝的來謀殺未來夫婿。」

    高彥大聲道:「去你的娘!竟敢來耍我,是否不想在邊荒集混哩!」

    姚猛笑道:「確實有討論到你,不過與你的安危沒有關係,而是要你少點想小白雁,多點想如何重建我們廣布南北的情報網。更怕撥錢給你,你高小子會中飽私囊,拿去花天酒地。」

    高彥不悅道:「我是這樣的人嗎?」

    姚猛道:「好哩!好哩!我只是說笑吧!這觀光團第一砲你老哥必須全程參與,好看看有甚麼要改善的地方。此為議會的決定,你不可以推託,因想偷懶而硬派我去負責,頂多我陪在你左右。明白嗎?」

    高彥曉得無法推搪,只好答應。

    姚猛道:「要說的我都說完了,大小姐有事找你,著你立刻去見她。」

    高彥頹然站起來,嘆道:「還是以前的日子好,自由自在,現在卻身不由己,想多坐會都不成。」

    唉聲嘆氣的去了。

    ※※※

    鹽城在望。

    劉裕和老手並肩站在看台上,心情都有點緊張。

    他們已弄清楚王弘負傷墜海的經過,心情更難乎靜。

    王弘是隨堂兄王式一起到來討賊,作王式的副將。派他們來的司馬道子似是重用他們,事實上卻是要打擊以王-為首,支持延續謝安「鎮之以靜」政策的派系。

    事實上王恭被劉牢之所殺,已大幅削弱了這派系的實力,而王式和王弘都是這派系所餘無幾懂兵法武功的有為之士,只要藉焦烈武之手除去兩人,這個派系將更乏反抗他的力量。

    初抵鹽城時,王式還雄心勃勃,豈知誤信假情報,儘起全軍到海上名為「五星聚」的小島群,企圖偷襲焦烈武,落進了敵人陷阱。

    王式被焦烈武親手搏殺,王弘則孤船逃遁,返回鹽城。

    王弘自知鬥不過焦烈武,萌生退意,雖明知返回建康,司馬道子亦會降罪於他,但總好過橫死異鄉,加上士無鬥志,留下來沒有意思,遂趁黑夜駕船開溜。哪知焦烈武完全掌握到他的行蹤,在半途攔截。王弘遇上焦烈武,幾個照面被他打落大海,如不是遇上劉裕,早一命嗚呼。

    焦烈武強橫得令人害怕。

    劉裕身經百戰,見盡大小場面,當然不會輕易被他唬倒,但仍不得不對他作重新的估量。此人並非一般有勇無謀之輩,他的海賊集團更近似組織嚴密的軍事集團,而焦烈武更肯定是懂兵法的人,精於用詐,情報的掌握更是非常準確。

    劉裕現在最害怕的事,是陣腳未穩便被他擊垮,而他不但要顧住自己的小命,也要為老手等兄弟著想。

    老手一震道:「燒著了甚麼呢?」

    十多股濃煙,在鹽城的方向冒起。

    劉裕的眼力比他強多了,頭皮發麻的道:「我的娘!著火焚燒的是泊在鹽城碼頭處的船,焦烈武來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