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保命金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劉裕站在高郵湖西南岸一座小山丘上,俯視南面七、八里許處廣陵城的燈火,心中驚異不定。

    難道自己猜錯了,劉牢之竟沒有殺他劉裕之心。如劉牢之錯過此一機會,再想幹掉自己便要大費周章,實非智者所為。

    他已查探清楚從西北返回廣陵的幾條路線,卻找不到敵人的蹤影。別的他不敢自誇,可是當探子卻是信心十足。

    劉牢之如派人來殺他,肯定會是一批經驗老到的殺手,且與北府兵全無關係,是屬於與劉牢之有深厚交情的幫會或黑道人物。又或是劉牢之透過中間人,請來以殺人為業的殺手。不論用以上任何一種辦法,成功失敗,事後劉牢之都可以推個一乾二淨。

    他當然非是泛泛之輩,所以敵人不來則矣,來的肯定有足夠人手,還須佈下羅網,令他難以脫身。最理想該是在離廣陵十里許的地方伏擊他。太接近廣陵會驚動守軍,過遠則範圍太廣。

    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呢?

    現在離天亮只有個把時辰,既然沒有伏兵,自己大可提早入城,以免引起哄動,更招劉牢之的顧忌。

    想到這裡,劉裕奔下山坡,朝廣陵的方向奔去。

    急掠半里後,他踏足廣陵北面貫穿平野的官道,倏地止步。

    在黎明前的暗黑襄,一道人影卓立前方,攔著去路。

    劉裕定神一看,立即心叫糟糕,並首次懷疑燕飛義贈的免死金牌會否失去效用。

    ※※※

    崔宏隨燕飛登上一座小山崗上,只見在向西北的崖緣處,直豎著一枝粗如兒臂、長約六尺的木桿子。

    燕飛繞著桿子轉了一個圈,留神細看。

    崔宏趨前功聚雙目往桿子看去,桿身以利刃刻劃出密密麻麻的刀痕,該是暗號和標記。

    燕飛忽然一掌拍在杆頂的位置,粗木幹寸寸碎裂,灑落地面。

    崔宏看得瞠目結舌,說不出話來,燕飛掌勁的凌厲,固是他平生未遇,真正令他佩服的是燕飛那種輕易從容的姿態。

    燕飛微笑道:「我的兄弟曉得我來了。」

    崔宏道:「代主現在身在何處?」

    燕飛指著西北的方向,道:「他在大河東和盛樂南面的丘原之地。」

    崔宏精神一振道:「那是著名的五原,因有大河、汾水等五道河流流經,故名為五原。縱橫過百里,丘林密布,最利躲藏。」

    燕飛目光投往五原的方向,道:「慕容寶不是傻瓜,不會這麼容易中計的。」

    崔宏道:「燕兄清楚慕容寶的性格嗎?」

    燕飛道:「我的兄弟對他該有深入的認識。」

    崔宏點頭道:「我對慕容寶雖然有看法,但始終限於道聽塗說,知道的只是表面的皮毛。代主與慕容寶同是鮮卑人,又自小相識,對慕容寶的行事作風,該已用智舖謀在掌握之中。只看代主把子城和雁門送予慕容永,便可知代主千方百計要激起慕容寶的怒火和仇恨,令他喪失理智。我相信代主定有辦法,引慕容寶在五原區和他作戰。」

    燕飛擔心的道:「慕容寶的性格或許有弱點,可是他手下不乏謀臣勇將,可以補他的不足。他們從水路來,亦可從水路走,來去自如,沒法攔截。」

    崔宏從容道:「拖到夏天雨季來臨又如何呢?河套一帶年年夏天都會因大雨而河水氾濫,不利行舟。一方是勞師遠征、將士思歸;一方是衛士之戰、士氣高昂。戰事愈拖得久,對慕容寶愈是不利。慕容寶從水路直撲盛樂,已走錯了第一著。如果慕容寶先收復平城和雁門、與中山建立聯繫,設置跨長城往盛樂的補給線,代主此仗必敗無疑。」

    燕飛笑道:「幸好崔兄不是慕容寶的軍師。」

    崔宏道:「他根本不會任用我作軍師,也不會聽漢人說的話。」

    燕飛道:「我也想看看小圭會如何待你。我們起程吧!」

    ※※※

    劉裕暗自心驚是有理由的。

    首先是此人出現的時間,恰好是他最沒有戒備的時刻,假如對方不是碰巧遇上他的話,問題會是非常嚴重,顯示自己一直在對方的監視下,那至少在輕功和潛蹤隱跡兩項功夫上,對方是遠勝自己。

    其次是對方只是孤身一人。此條官道位於平野裡,數里之地盡是草原野地,一眼可看清楚對方沒有其它幫手,敵人既有把握憑一人之力收拾他,又清楚自己是劉裕,當然是藝高人膽大,有十足擊殺他的信心。

    第三是此人出現得非常突然,眼前一花已被他攔著去路,同時被他的殺氣鎖緊,想掉頭走也不行。

    劉裕生出奇異的感覺,此人全身夜行黑衣,套上黑頭罩,只露出眼、鼻和口,身材高大,可是他碩高的體型卻予他不男不女的感覺,令他一時間難辨雌雄。

    對方究竟是何方神聖?

    兩人相隔近五丈,但不知如何,劉裕的感覺卻是對方已近在只尺,只要對方動手,狂風暴雨般的殺著會立即迎面而來,沒有片刻空隙,完全不受距離的影響。

    正是這種感覺,使他曉得逃跑是自取滅亡,連捨命一拼的機會也會失去。

    劉裕清楚知道遇上了可怕的敵人,換過以前的自己是必死無疑,此人是接近孫恩級數的高手,但有了燕飛的免死金牌又如何呢?

    際此生死懸於一發的緊張時刻,他的恐懼、焦慮像潮水般退個無影無蹤,靈台一片清明,體內真氣天然運轉。

    「鏘!」

    劉裕拔出背上厚背刀,遙指敵人。

    劉牢之怎會請得動這般高手?像這種高手,理該是威震天蔔的人物,自己怎會從沒有想過有這號人物?

    想到這裡,腦際靈光一閃,已想到對方是何人。

    敵人黑頭罩內雙目紫芒劇盛。

    劉裕知對方出手在即,而眼現紫芒,他尚是首次得睹,由此可知對方的真氣是如何怪異難測。

    倏地退後,同時雙手握刀,高舉頭上。

    忽然間他感到心、神、意全集中往厚背刀處,無人無我,生榮死辱,再無關痛癢。

    果如所料,黑衣蒙面高手在氣機感應下,全力進擊。一股凜冽至使人呼吸難暢、雙目刺痛、身如針戳的驚人氣勁,隨其移動摟頭蓋臉湧來。明明是春暖花開的時候,他卻像置身在冰天雪地裡,身內的氣血也似被冷凍至凝固起來。

    如此陰寒可怕的真氣,他還是初次遇上。

    五丈的距離,只像數尺之地,對方一跨步便到了。甚麼縮地成寸,不外如眼前的情況般。

    厚背刀直劈而下。

    他生出在戰場上面對干軍萬馬的感覺,心中湧起一往無前的氣概,縱使戰死沙場,也不退縮半步,不會有任何遺憾。

    在過去幾天日夜修行、連用不分的先天真氣,貫刀而發,最奇妙是他感到天地宇宙的能量似被他盡吸納到這一刀之內。

    於此一刻,他終於明白後天和先天迥然有異的分別。

    驚人的刀氣隨刀而去,像破浪的堅固船首,硬從敵人雙掌推來的凌厲掌風里街開一道間隙缺口,疾劈對手雙掌正中的空隙。

    此刀實是劉裕活到此刻最精采的傑作,是在面對生死下被逼出來的救命絕招,全無技巧,卻又是精妙絕倫、簡約神奇。

    「蓬!」

    刀掌交接。

    劉裕悶哼一聲,全身氣血翻騰,眼冒金星,難過得差點吐血,旋又回復過來,方發覺自己硬被震得艙踉跌退十多步。

    但對方亦被他劈得向後倒退,沒法乘勢進擊,否則他肯定小命不保。

    劉裕渾體一鬆,脫出對方自現身後一直纏緊他的氣勁。

    他福至心靈,曉得對方亦是具備先天真氣一類的奇功絕藝,在功力上勝過自己不止一籌,可是卻被他劉裕悍不畏死,從戰場上培養出來的氣勢壓制,故沒法搶得上風。

    「好!」

    對手終於首次開腔說話,雖只是一個字,仍被劉裕聽出有點尖細,予人陰陽怪氣的感覺,更證實對敵手身分的猜測。

    倏地萬千掌影,迎面攻來,對方似已消失在掌影裡。

    劉裕知這是生死關頭,對方在施展一種奇妙的步法,以鬼魅般的高速往自己移來,每一刻位置都在變化中,所以招式亦是乾變萬化,他一個把握不當,任何一掌都會變成自己的催命符。論招數,他實在及不上對方。豈敢大意,忙施出「九星連珠」的第一刀。

    劉裕騰空而去,飛臨對手上方。

    他的肉眼雖然沒法掌握對手的位置,可是卻能清楚感應到敵人氣勁最強大的核心,就憑此感應,他掌握到反擊的目標。

    「砰!」

    厚背刀如中鋼盾,發出勁氣交擊的爆響,對方化掌為手刀,像使兵器般以硬碰硬,格擋了他氣勢雄厚的一刀。

    劉裕如給大鐵鎚重重敲了一記,命中的不是他的厚背刀,而是心臟,心知是技不如人,故被對方可怕的勁氣攻入經脈,震得他拋往半空。可是立即又回復過來,顯然仍挺得住。

    拳頭迎空而來。

    對方根本不容他有半刻喘息的機會,離地上彈,一拳往他轟至。

    劉裕知是揭露對方身分的最佳時刻,長笑道:「陳公公比你的主子要厲害多哩!」

    對方聞言攻勢立受影響,遲緩了一瞬,高手相爭,豈容任何破綻。劉裕大喝一聲,厚背刀往下疾劈,正中陳公公的鐵拳,震得陳公公往下墮跌。

    至此劉裕終搶得少許先機,忙使個千斤墮加速下落之勢,厚背刀連珠般攻去,每刀均因勢而施,刀與刀間全無間隙。登時刀光急閃,狂風暴雨般往落在地面的陳公公罩下去。

    陳公公也是了得,雖被劉裕展開刀法追擊,仍挺立地上,見招拆招,一一封擋,震得劉裕不住往上拋擲。

    到第九刀,劉裕曉得如再不能逼退對方,今晚肯定命絕於此,心中湧起找對方陪葬的強大意念,靈台卻空明一片,再不理對方的招數,狂喝一聲,厚背刀凌空下劈。

    陳公公終於往橫移開,兩手縮入神內,雙袖揮打,拂中厚背刀。

    狂猛無匹的力道透袖而來,劉裕似如被狂風捲起的落葉,往另一方向拋飛而去。

    「嘩!」

    劉裕噴出一口鮮血,但也知燕飛贈他的免死金牌仍然有效。

    陳公公此招像是送他-程,但卻是別無選擇,因為他並不曉得劉裕已是強弩之末,如果讓他永無休止的一刀一刀、刀刀精奇的劈下來,又不顧自身性命,最後肯定以共赴黃泉收場。

    他當然不肯與劉裕作伴。

    倏忽間,劉裕在十多丈外落地。

    陳公公這一拂亦盡了全力,一時間沒法立即追殺劉裕。

    劉裕足踏實地前,體內真氣回復運轉,忙深吸一口氣,功集兩腿,觸地時藉勢彈起,往東投去。

    破風聲在後方響起,顯示陳公公正以驚人高速從後面追來。

    劉裕望著兩里許外的密林掠去,心忖只要到達密林裡,憑自己的獨門本領,肯定可以輕易脫身。

    大笑道:「陳公公不用送哩!早點回去侍候琅琅王吧!」

    同時加速,逃命去也。

    ※※※

    燕飛和崔宏在荒野策騎飛馳,四匹健馬追在後方,踢起飛塵。

    急趕三個時辰路後,太陽在東方山巒上露臉,大地春風送爽。

    五原只在半天的馬程內。

    依照時間計算,慕容寶的先頭部隊該於這兩天內抵達黃河河套,拓跋圭會否來個下馬威,突襲對方的先鋒隊伍呢?

    燕飛瞥一眼並肩而馳的崔宏,雖然是長途跋涉、日夜趕路,這出身自北方龍頭望族的高手仍是神采飛揚,精神奕奕,不露絲毫疲態,燕飛絕少對一個人生出懼意,可是崔宏正是一個這樣的人,當想到假如讓他投靠了慕容垂,又得慕容垂重用,成為敵人,整條脊骨也感到陣陣冰寒。

    此人不單是戰場上的謀略大家,更是治國的人材,加上他特殊的出身,對北方的高門大族實有無與倫比的影響力。

    一個王猛,令苻堅成了北方之主。

    眼前的崔宏,能否使拓跋圭成為第二個苻堅,至乎完成苻堅未酬之志,南伐成功,統一天下?

    燕飛心中矛盾。

    如果劉裕當上南方的帝君,拓跋圭成為北方唯一的霸主,以兩人的志向性格,在戰場上決戰生死是無可避免的事。

    自己現在向拓跋圭推薦崔宏,等於增加拓跋圭在戰場上的籌碼,肯定不利劉裕,這究竟算甚麼一回事。

    想到這裡,燕飛心內湧起古怪的滋味。

    燕飛啞然失笑,自己是否想得太遠呢?每一個人,都只能依眼前的形勢處境,作出最佳的選擇,將來的事,只好待老天爺去決定。

    崔宏朝他瞧來,好奇的問道:「燕兄想到甚麼有趣的事?」

    燕飛心中一動,問道:「崔兄怎樣看劉裕這個人?」

    崔宏一邊策馬而行,一邊答道:「劉裕一箭沉隱龍,正是火石天降時,這兩句歌謠如害不死他,劉裕會否成為南方新君,只是時間的問題。哈!原來你想起了他,他是你的好朋友呵!」

    燕飛道:「你沒有想過投靠他嗎?他始終是漢人嘛!」

    崔宏微笑道:「經過了這多年,漢胡間的界線已愈來愈模糊,這是漢胡雜處的必然發展。南方雖然山明水秀,論國力和資源卻不及北方、兼之北方地勢雄奇,易守難攻,南方多為河原平野,所以只要北方統一團結,南人根本沒有抵擋的能力。良禽擇木而棲,燕兄認為我該如何選擇呢?」

    燕飛大感無話可說。

    忽然前方塵沙揚起,十多騎出現在地平盡處,朝他們奔來。

    燕飛笑道:「接應我們的人來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