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的我

作者:八月長安

 三十歲生日是一個星期五,我照常一個人。老何了解我的習慣,午夜十二點發了微信祝福,沒有約我慶祝。我爸給我打了個電話,至於我媽,我不確定她能不能先想起曾經生過我這麼一個孩子,再進一步想起生孩子的準確日期。下午我一直呆在美術館裡整理閣樓,快閉館前,一個講解員給我發微信,問能不能提前半個小時走。「一週年紀念日,我男朋友來早了,都等我好久了。」我怎麼會不答應她呢,我畢竟是人。傍晚的生意並不忙,二樓只有寥寥幾個參觀者。幾個月前國航的機上雜誌把我們美術館作為「十大不為人知的島城記憶」之一編入專題,館裡著實熱鬧過一陣,反正票價不貴,文藝的旅行者們逛完教堂,直接拐到這座老別墅裡,拍九張圖發個微博就走。我也趁機把一樓的一部分連帶前院一起開闢成了咖啡館,選了各色好看不好坐的桌椅,擺得非常適合拍照,且僅適合拍照,力求誰坐誰難受,風水布局講究四個字,「買完就滾」。雖然後來機上雜誌換新內容了,但後來老何又給我介紹了一些本地的報紙副刊編輯、新媒體公眾號運營……斷斷續續地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宣傳,終於算是把平民美術館的名頭打出去了。

?八月長安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