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百花公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夜深人寂,一騎雙人,飛馳道中。忽然,刀鋒指在黑衣人的胸前,雲無雙沉聲道:「你是誰。」

    那黑衣人愣了一愣,笑道:「我剛救了你,你就用刀指著我嗎?」

    刀鋒逼近了肌膚,雲無雙冷喝道:「我沒有朋友,只有敵人。你若再不回答,我就殺了你。」

    黑衣人反而笑了起來,道:「你果然很特別。好吧,我告訴你,你雖沒有朋友,但是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我若要害你就不會救你。到了。」

    馬忽然停了下來,停在一處黑黝黝的大宅院前。側門開著。那人下馬笑道:「先進去再說吧!若到了不放心的時候,再用刀指著我。美人手裡拿著刀,就不太漂亮了。再說,你的傷勢不輕,別太累了。」

    雲無雙用刀指著他道:「你有什麼陰謀,還是快點說出來。」話未說完,忽覺得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黑衣人一把抱起她向內室走去,一面吩咐道:「叫上所有的人,分批撤出蘇州城,準備好船,我馬上要用。」走入內室,將雲無雙交給兩名丫環道:「馬上給她解毒,敷傷,大家收拾一下,就走。」

    一會兒,一輛馬車馳出宅院向西行去。行至半路,就被人攔住搜查。虎丘山莊聯合江南四大世家,七大派,一會一幫十三家門派在蘇州城展開地毯式的搜查。

    而此時,黑衣人莫易帶著雲無雙等一行人,卻早從秘道直達蘇州河邊,上了畫舫。

    巨帆升起,向西南方馳去。莫易來到床前,皺眉問道:「怎麼還沒醒?」侍立在一邊的侍女珍珠道:「大約快醒了吧。」

    莫易俯下身去仔細觀看,雲無雙忽然睜開眼睛,莫易微一怔,笑道:「原來你早醒了。」

    雲無雙點頭道:「不錯,你雖然點了我的穴道,但是下手不重,我早就醒了。現在我相信你不是劉漢山的同黨。但是,你為什麼要冒這種險救我?」

    莫易道:「因為我是百花公子莫易。名花美人,都是令人賞心悅目的。我救你,是愛名花,悅美人,不忍見絕代佳人受摧於風刀霜劍。再說,那些人我也早就看不順眼了,順便也教訓他們一下。」

    雲無雙點頭道:「百花公子莫易,原來就是閣下。」一邊在腦中迅速回想有關於莫易的情況。萬天聰的情報果然很齊全。她突然想到關於莫易的來歷中的一些疑點,心中已經有數了,道:「只怕,還另有原因吧!記得你說過,敵人的敵人就可變成為朋友,是什麼意思?」

    莫易笑道:「你說是什麼意思?」

    雲無雙淡淡地道:「酆都天魔穀。」

    莫易驚得跳了起來,失聲道:「你怎麼知道?」

    酆都天魔谷是武林中最最邪惡的地方,天下惡人,群聚於此。武林中人,連聽到此地都會頭疼三分。雲無雙本是試探,想不到莫易果然失口承認了。一時滿室俱靜,莫易揮手令待女退下,強笑道:「看來我真得重新估計你了。不過我很奇怪,你是從什麼地方知道我的來歷的,是什麼人洩漏出去的?」

    雲無雙淡淡地道:「你的來歷,我得到的消息和別人一樣多,只不過,從昨天到現在,你自己卻洩露了很多。一個武林中有名的花花公子,為什麼有批訓練有素,人數眾多的下屬,而且在蘇州設立秘密分舵。十三家勢力之大,眼線之廣闊,你能夠在他們眼前把人救走。放眼江湖,有此能力的門派就不多,雲某仇蹤遍天下,不是我的仇家又救我的人,就是天魔谷最有可能。我不過是在言語上微一試探,你就不住氣,自己說了出來,看來武林中人人害怕的天魔穀,亦不過如此。」

    莫易定下神來,笑道:「既然如此,你可願到本谷一行。谷中諸人,都是九大門派的死敵,你去了,可能對你的復仇計劃有所幫助。」

    雲無雙沉吟道:「只要能夠有利於我的計劃,我與天魔谷亦可合作。不過,為何你們自稱為魔?」

    莫易笑道:「有神就有魔,有惡才有善。我們並不忌諱稱魔。既然有人自命為神,那我們就做魔頭。現在,江湖上不是也有人稱你為魔女嗎?但是這些以正義自命的人卻聯手偷襲於你一個堂堂正正上門尋仇的人。敢做不敢當,就連我們天魔谷的人也不屑這種行徑。」

    雲無雙淡淡地道:「他們倒是給我上了一課。人在江湖,所謂道義規矩只是擺在桌面上的話。只要成功,就不心顧忌用什麼手段,對或不對。從古到今,道義規矩都是成功者制定的,武林中弱肉強食,任何人都不該太過天真。習藝不精,思緒不密,心不狠,手不辣,就是死在江湖上,也只能怪自己,怨不得別人。這也不是單憑武功就能解決一切的。以前,我曾以為單憑武功就可以縱橫天下。從現在起,我倒要好好學著怎樣用手段來殺人于無形。因為,我要殺的人更多了,我要殺的,可不僅僅是幾個人而已。」

    莫易拍手道:「孺子可教也。有了這個心理準備,你入天魔穀,就可如魚得水,予求予取了。」

    正說著,忽然聽見船頭有喧譁之聲,莫易喝道:「怎麼回事?」一個翠衣侍女跑進來說:「有一隻小船攔住我們,說要搜查,怎麼辦?」

    莫易皺了皺眉頭,俯耳對珍珠說了幾句話。珍珠走出房去,不一會兒,一群少女嘻笑打鬧著跑了出去。

    畫舫停下,小船中立刻就有兩人躍上。不料艙中跑出一個女子,與前頭的人撞了滿懷,隨後一群女子立刻大笑起來,你推我攘,一時間鶯吒燕叱,兩人頓時陷入脂粉陣中,十分狼狽。

    莫易大笑著出現在艙口:「什麼風把張兄、王兄吹來了?」

    張王兩人鬆了口氣道:「原來是莫公子,請問公子欲往何處?」

    莫易笑道:「興之所至,到處逛逛。怎麼有事嗎?」

    高個子張七道:「正是有事。我等奉十三家之令,出入蘇州的車船都要搜查。」

    莫易輕薄地笑道:「搜什麼,十三家有什麼大姑娘被人搶了嗎?」

    矮個子王九道:「昨天有人行刺虎丘山莊劉莊主不成,被其同黨救走。刺客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子,受了傷,敢問諸位是否見到過。」

    莫易一聽是個女子,立刻雙眼放光,追問道:「是個二十來歲的女子,可美不美?」

    王九道:「在下不知。」

    莫易嘆了口氣道:「可惜、可惜,若是個美人,那麼,我莫易找人的本事可是第一。連面貌都不知道,我可沒興趣了。」

    張七道:「對不起,莫公子,可否請你幫我們查一查,您的船上是否有我們要找的人。」

    莫易沉下了臉:「聽你的意思,是要搜我的船了。」

    張七道:「對不起,我們也是奉命行事。」

    莫易輕蔑地笑了笑:「二十來歲的女子,是嗎?我這兒倒不少,至於有沒有受傷,就要兩位自己來看了。」使個眼色,眾女子咯咯地笑起來互道:「要找人呢,我看你倒象。」另一個道:「啐,你才是受了傷呢,你準是他們要找的人了,喂,你快把她帶了去吧。」「喲,你們看看,她手勁兒這麼大,深藏不露呢,準是她了。」嘻嘻哈哈,你推我攘的,又將二人圍在當中。張王二人耳邊聽的是俏語嬌音,聞到的是脂香粉膩,卻是目不敢視,手足無措,慌忙道:「莫公子,請你幫忙約束一下這些姑娘們。」百花公子莫易身邊的女人,他們可是不敢得罪。

    莫易笑道:「這些姑娘們要是高興起來,我可是約束不住。她們正悶得慌,你們就讓她們開開玩笑又有何妨。」

    張王二人暗暗叫苦,忙道:「不了,我們還有事,告辭了,告辭了。」幾乎是落荒而逃,只聽得背後陣陣笑語之聲,兩人面紅耳赤,互相看看,均是狼狽不堪。

    莫易看著兩人走遠,收起笑容,下令:「起錨,開船。」

    畫舫馳出蘇州河,眾人登上早就預備好的大船,繼續前行。大船沿長江順流直下,向西而行。

    江風拂面,雲無雙倚在長榻上,極目江天,莫易在旁,一路上指點風景。江上船隻甚少,偶有幾隻漁船來去。但見遠處遙遙一隻小船,船頭有兩人負手而立,正在說話。眼見距離越來越近,面貌也漸清晰可見,那是兩名年輕男子,也似是江湖中人打扮。

    雲無雙猛扭過頭去,厲聲道:「把窗子關上。」窗子立刻全部關上了。

    莫易訝然道:「怎麼了?」

    雲無雙臉色仍有些不豫,勉強道:「沒,那兩處人好象也是武林中人,我不想另生事端。」大家忽然沒有了談話的興致。雲無雙站起來道:「珍珠,我累了,你扶我回去休息。」

    她並不是累了,只是看到不想看到的人。那小船上的兩人,卻正是羅飛與檀中恕,難怪雲無雙有如此反應。羅飛與檀中恕正立在船頭,忽然對面一艘大船迎面馳過,船速急,兩船相距又近,激起的浪頭撲了兩人一頭一臉,小船也猛烈地搖晃起來,差點要翻了。

    羅飛怒道:「豈有此理,這船是怎麼開的?」

    檀中恕道:「算了,這裡浪大,我們還是進去吧!」

    羅飛皺眉道:「也好,這船真不象話,橫衝直撞,全然不顧及別人。若不是有事在身,真該教訓一下他們。」

    他們兩人,正是因為聽說了雲無雙之事前來蘇州,卻不知陰差陽錯,雲無雙正在那大船之上,與他們交叉而過。從此,便越來越遠地走上了另一條路。

    雲無雙在船上行馳了數十日後,又棄舟登岸,乘車向西南而行。莫易遣走隨從,只剩下兩個丫環和一個車夫,輕車簡從,直入川中。

    ※※※

    一日,來到一個叫李家集的小鎮上。莫易忽道:「奇怪,怎麼這小鎮今天這麼多人!」

    雲無雙問道:「難道平常的人不多嗎?」

    莫易道:「不錯,這個小鎮很清冷,平常除了本鎮的人之外,沒什麼外人到這兒來,就算有幾個外人來,也是很觸目的,怎麼今天這麼多人,而且還有武林中人。」

    雲無雙凝神道:「而且高手不多,看來這兒的確發生了點事,但是事情不大。還引不動你的手下當做大事回報你。」

    莫易笑道:「不如我們在這兒住一夜,看看究竟是什麼事,橫豎一路行來也閒得慌。」

    李家集只是一家小客棧,又窮又破,這麼一間客棧居然叫做「富貴客棧」。也只有這幾天,才稍稍有點客棧的樣子。樓上樓下,柴房社間,都改作了通輔。這幾天的老闆,真是有點富貴樣兒了,房價已經漲了七八倍,仍然供不應求,更有的客晚上住進去,半夜就不見了。頭幾次,把老闆嚇得半死,後來,經過得多了,就見怪不怪了,第二天一轉手,又將房間租了出去。

    莫易一行人到時,正好騰出了一間房子。忽然鄰房有一陣吵嚷聲發出,好象有一男一女在吵架。那女聲道:「豈有此理,幹嘛大家都去,就讓我一個人留下!」

    那男聲似在勸道:「師姐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她讓你留下,你若要跟著去,一定會挨罵的。」

    那女聲怒道:「我就知道,她處處與我過不去,有了好事她就歸自己,出了錯就全推給我,什麼爛事兒都壓我。這次出來,裡裡外外打雜的事就累得我半死。到了這時候,大家出去行動,卻叫我在這兒照料行李和馬匹。憑什麼,就憑她早入門是大師姐,無才無德,只會仗勢欺人……」

    那男聲忙道:「輕些,如果是她聽見了,你又要吃虧了,就因為你脾氣倔,嘴巴硬,她才處處看你不順眼,你也該收斂些才好。好了,我得走了,再不走,就要遲到了。」

    說罷,聽得那聲音遠去,那少女發了一陣脾氣,忽道:「哼,你不讓我去,難道我自己不會跟著去嗎?」

    雲無雙忽道:「奇怪,那女孩子的聲音好生耳熟,我好象在哪兒聽到過?」聽得那少女開窗出去,雲無雙站起來道:「我們也跟去瞧瞧,」

    莫易與雲無雙跟在那少女身後不遠處,瞧著她往西行去。越過小溪,前面又有不少武林中人躡手躡腳,三三兩兩地前行。前面山腳下一片小林子裡,稀稀落落的幾個墳堆後,有一個莊院,青瓦粉牆,卻十分新。這麼一座新房子,在一片破舊墳堆旁,十分突兀。那少女到了莊前,猶豫了一下,此刻,前面的人都已進去差不多了。那少女左右看了看,也跟進去了。

    雲無雙與莫易對望了一眼,也跟了進去。一進門,才發現門內門外是兩個世界。門外看上去莊子不大,而且很新。進門才發現,整個莊子很大,但去破敗不堪,陰森森的,忽然聽到一聲驚叫,兩人立刻向那方向奔去。

    一個巨大的大廳裡,空洞洞的,一個紫衣少女孤零零地站在當中,滿面驚駭。雲無雙衝進去,與那少女一照面,不禁驚訝地呼道:「阿芷,怎麼是你?」

    那少女也驚呆了,好半天才顫抖著試探道:「雲、雲小姐……」

    雲無雙苦笑道:「阿芷,難道我真的變得那麼厲害嗎?連你也不認得我了?」原來那少女正是她的舊婢丁芷君。

    丁芷君看著雲無雙,終於哭了出來:「小姐,你還活著,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撲到雲無雙的懷中大哭起來。

    眼看她真情流露,雲無雙縱已是鐵石心腸,也不免心中有些酸楚,世上也只有她一個人,還會記掛著自己,為自己而哭了。

    莫易詫異道:「原來你們認識。」

    雲無雙點頭道:「不錯,她也是我雲海山莊中人。」

    丁芷君從她懷中抬起頭來,擦了擦了淚道:「那一天,老爺讓我去桃雲小築收拾小姐的的東西。我收拾了很久,不覺天色已經黑了,我怕得很,一個人不敢走夜路,就留在桃雲小築。誰知那天晚就發生了變故,我聽說老爺和莊子裡其他人都被殺了,我想趕到莊裡去,可是莊子被燒了,有許多強盜到處殺人,我只好逃了出來。逃來逃去遇見了青牛派的人,我就跟他們走了,做青牛派的一名記名弟子。這次,聽說這裡幽靈山莊有寶物出土,所以川中各門派都有人來了。我跟隨同門也來到這兒,誰知我遲入一步,忽然之間所有的人都不見了……」

    方說到這兒,外面一陣陰風吹過,風中隱隱中有一絲絲陰惻惻的哭聲,丁芷君尖叫一聲:「鬼哭——」

    莫易劍眉一揚:「什麼人敢在我面前裝神弄鬼。」

    話音剛落,西南角就又傳出一陣怪笑,好似人有用鋸子鋸鋼鐵的聲音,又好似梟鳥夜啼聲,彷彿在嘲弄莫易剛才出口的那句話。莫易大怒,挺身向西南角衝了出去。

    雲無雙方要阻止,莫易已經衝了出去。丁芷君不安地道:「小姐,我們該怎麼辦?」

    雲無雙說:「在這兒等到天亮吧?」

    丁芷君奇怪地說:「難道你點兒也不害怕嗎?」她才又抬頭仔細地看著雲無雙,這才發現,眼前的小姐,已經不是三年前的小姐了。她變了很多,氣質、外貌,都已經與以前不一樣了。第一眼,只是一種直覺,她認出了小姐。但是,現在,她又覺得,她簡直認不出眼前的這個人,就是雲海山莊的雲馨小姐了。

    雲無雙淡淡地道:「比這兒更可怕的地方,我也呆過。」

    過了半響,莫易還不見回來。又有一陣嗚嗚的哭聲傳來。接著,一條白色的人影,離地三尺,虛蕩蕩地飄來。月光下一個轉身,看見她披頭散髮,七竅流血,腥紅的舌頭有六七尺長伸出來,伸直著雙手撲過來。

    丁芷君嚇得閉上眼睛亂叫。只聽得一隙微風過耳,傳來了一聲慘叫。雲無雙拉著她道:「追!」她便覺得手上一股力量,帶著她騰雲駕霧似地行走。直到停下,她才剛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置身於山邊的一間小木屋前。一個白衣女子披頭散髮,左臂染血,咬牙切齒地瞪著她們,正是剛才扮鬼之人。她前面站著一個黑衣女子,十指戴著尖利漆黑的指套,護衛著她。

    雲無雙問道:「你們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裝神弄鬼,在此害人?」

    黑衣女道:「你傷了我妹妹,還敢在此放肆。我幽靈三姝手下不殺無名之輩,快快報名來,我送你到陰曹過府去問為什麼?」

    一人朗聲笑道:「天魔教中人,可也算得無名之輩嗎?」笑聲末落,莫易挾著一個黃衣女子出現了。

    黑衣女失聲道:「二妹…」厲聲問道:「你把我妹妹怎麼樣了?」

    莫易笑道:「你放心,莫某人平生最是憐香惜玉,怎麼會傷害美人呢!你放心,我只是只了她的穴道而已。」伸手撫過黃衣女的身體,輕輕一拍。

    黃衣女跳了起來。睜眼一看,叫道:「大姐。」向黑衣女奔了過來。眼見白衣女受傷,大吃一驚,問:「大姐,怎麼辦?」

    黑衣女頹然道:「想不到你們是天魔谷中人。好,我們姐妹惹不起你們天魔谷,我們認栽了,你們想怎麼樣?」

    丁芷君插嘴道:「那批寶物在哪兒?」

    雲無雙皺眉問:「什麼寶物?」

    丁芷君忙道:「三個月前,在幽靈山莊發現有一批漢代寶物出土,其中有千年犀角,夜明珠和金劍。所以,才會來了一批又一批的人。」

    黑衣女怒道:「不知是什麼混蛋胡編亂造,我們幽靈三姝在這兒住了十幾年,從來沒見過什麼寶物。這三個月來了一批又一批人,逼得我們只好裝神弄鬼把他們唬走。誰知堂堂天魔教也會來趕這趟混水。」

    雲無雙道:「無風不起浪,造出這樣的謠言,總要有個原因吧?」

    黑衣女道:「三個月前,有個農夫在地裡挖出一牛角,一把銅鏟。只是正好看見我們姐妹經過,認為是鬼魂出沒,回去之後生了一場大病就死了。不知是什麼人,就據此造了謠言,引動武林中人前來騷擾。」

    雲無雙冷笑道:「真的嗎?」

    黑衣女道:「難道你不相信?」

    雲無雙道:「那麼這三個月來到過幽靈山莊之後又失蹤了的人,又作何解釋呢?」

    黑衣女道:「有的還沒到地頭,就為了獨占寶物,自相殘殺死了,有的到了地頭,看見沒寶物就散了。」

    雲無雙問:「難道就沒有你們動手殺的人?」

    黑衣女道:「自然是有的。」忍不住反問道:「你到底懷疑什麼?」

    雲無雙冷笑道:「這個故事太完整了,沒有點漏洞,令人可疑。你們幽靈三姝的能耐,昨晚我也略有見識了。不可能這麼純潔無辜,毫不知情地陷在這麼一個圈套中,還找不出為什麼?」

    黑衣女反問道:「那麼你說是為什麼?」

    雲無雙道:「你們的腦子還不錯,想得出這一招來。謠言是你自己放的。大批武林人士被吸引過來自相殘殺,而你們卻漁翁得利……」

    話音末落,幽靈三姝已是冷不防疾手攻上來。黑衣女十隻指套脫手,襲向雲無雙雙目,黃衣女兩隻短劍直取她的中路,白衣女子長袖飛舞,捲向的雙腳。

    莫易把拉起丁芷君,遠遠地退開。丁芷君吃驚地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什麼不去幫助小姐。

    雲無雙將身一扭,衝天而起。十點寒星,射中她身後的大樹。黃衣女雙劍落空,立刻回收,原來雙劍後還連著長索,再射,劍光交錯,向空中襲去。雲無雙身子倒轉,雙手落地,白衣女長袖立刻捲住了她的雙手。

    黑衣女雙手箕張如爪,撲了上來。丁芷君直欲撲去救,卻被莫易拉住了。

    雲無雙雙腳後蹬,已踢飛兩隻短劍,反向黑衣女射去。黑衣女側身讓過。雲無雙將手一提,白衣女已是身不由已,被甩向黑衣女了。自己的妹妹不能不接,黑衣女忙接住白衣女,雲無雙手中長袖飛卷,將二人捆了個嚴嚴實實。黃衣女雙劍被雲無雙倒踢回去,竟是餘勁奇大,帶得她也向後轉去。雲無雙右手輕彈,一顆碎石已擊中她的穴道。

    不出片刻,雲無雙已空手制服了幽靈三姝。黑衣女嘆道:「我作繭自縛,死而怨,求你饒了我兩個妹妹吧!」

    雲無雙淡淡地道:「我要殺的多了,還輪不到你們姐妹。」卻伸手放了幽靈三姝,道:「你們走吧!這事鬧大了,不是你們三人所能控制得了。再留在這兒,那真是自尋死路了。」

    幽靈三姝驚疑不定,不知該走還該留。黑衣女一跺腳,暗想:「左右不過是死,還是試試走得成不。」忙說:「多謝。」拉著兩個妹妹,遠遠走開了。

    莫易笑道:「果然精彩,只可惜幽靈三姝武功太差,兩三下就解決了,使人不能大飽眼福。無雙,你的武功,比我想象中更高了,比我還好。可是,」他看了看丁芷君道:「剛才你這個丫環可嚇壞了,生怕你打不過,還想去救你。我見你刀未出鞘,就知道你尚有餘力。」

    丁芷君羞紅了臉,道:「小姐,想不到你的武功竟這麼好。」

    雲無雙點頭道:「這一夜你也累了,進屋休息一下吧!」

    茅屋雖小,也收拾得乾乾淨淨,一邊架子上擺放著許多扮鬼的用具。雲無雙饒有興趣地看著,莫易笑道:「你看什麼,難道你也想學幽靈三姝,弄個幽靈山莊的故事出來?」

    雲無雙點頭道:「我正有此意,幽靈三姝的腦子不錯,竟能擺布了這麼多武林中人。只不過,規模還小了些。」

    莫易吃驚地說:「你不是開玩笑吧,這麼老掉牙的把戲,你也會去作,又能有多少人上勾呢?幽靈山莊來的,也不過是些三四流的小人物而已。」

    雲無雙冷笑道:「老法子能用上這麼多年,可見總有其可用之處。只要人心尚有貪念,這種寶藏式的陷阱,也總能套上不少人的。三四流的規模,只能勾上三四流的小人物。幽靈三姝手段不行,並不是這個法子不行。當年雲海山莊不是聚集了那麼多有頭有臉的大人物嗎?只要魚餌夠大,就不怕大魚不上鉤。」

    莫易收斂了笑容,問:「難道你不去天魔谷了嗎?」

    雲無雙反問道:「我問你,你有多大把握,就能讓天魔穀出兵幫我報仇?」

    莫易道:「我師父是教主,他老人家一向最疼愛我,只要我去求他,他一定會答應幫忙的。」

    雲無雙冷笑道:「只可惜這類事情,要得到你師兄青龍堂主孫浩的同意。天魔谷若有膽量向外出兵,今日天魔谷弟子如你,就不必藏頭露尾,不敢擺明你天魔谷弟子的身份在外行走了。」

    莫易變了臉色道:「你怎麼知道的?」

    雲無雙道:「知已知彼,百戰不殆。我與你們在一起一個多月了,有什麼事兒不能套出來了。更何況,我對你們天魔穀的事,也早就知道不少了。」

    莫易強笑道:「想不到你一聲不響,卻打聽到了這麼多,看來我以前真低估你了。不過,難道你真的不打算入谷了?」

    雲無雙道:「我既然答應過你入谷,自然不會失信。不過,不是現在,要到時機成熟之後。不如你先入谷,為我打前站,到你的實力可以與孫浩對抗時,就以天魔穀實力,與我一起,入兵中原了。」

    莫易一愣:「原來你早有計劃了?」雲無雙道:「不錯,你就照這計劃行事好了。」莫易茫然若失,想不到自己一直低估了眼前這個美麗而又有心計的女人。他一向都認為女人都是溫柔嬌俏的,縱有些心計,也多半是為了去俘虜一個男人。但是眼前的雲無雙卻顯然是不同的。他知道自己沒辦法再象以前那樣無往而不利了,雲無雙將是他平生最難摘取的花朵,這反而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也許,對這樣的女子,要用過去沒用過的方法才能得到了。能夠得到這樣不凡的女子,才不枉他莫易「百花公子」之名。

    想到這兒,他笑了:「好,一切都依你,你要不要我調一部分人手過來幫你?」

    雲無雙點頭道:「那自然很好,那麼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開始分頭行動吧!」說罷,走出門外,卻見門口跪著三個人,正是幽靈三姝去而復回。

    黑衣女開口道:「我們幽靈三姝素來恩怨分明,小姐饒過我們,我們無以為報。天下英雄雖多,論武功,論氣度,我們卻只服了小姐,有道是良禽擇木而棲,我們願奉您為主人,聽候差遣。」

    雲無雙臉一沉:「你們是真心還是假意?」

    幽靈三姝齊聲道:「如有異心,天誅地滅。」

    雲無雙點頭道:「既如此說,你們就留下來。幽靈山莊的事,你們最熟悉了,我也正有用上你們之處。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