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刺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心中一緊。

    發生了什麼事,恬靜的小姐為何會驚呼?

    鳳玲美問:「什麼事?」

    小姐愕然道:「大領袖不願見我,他說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這次輪到我大感愕然。

    達加西是用什麼方法將那些訊息傳給小姐?

    那方法完全在我思感之外,這是沒有可能的。

    難道是心靈傳感?

    而且顯然連精通心靈術的鳳玲美亦不知道。

    她兩人一陣沉默。

    小姐很擔心:「這是從未曾發生過的事。」

    鳳玲美道:「讓我們先離去,待會兒再來試試吧!」

    小姐無奈:「只好如此。」

    我一閃身,從另一道門閃進去。

    腳步聲響起。

    她們進入剛才我藏身的小室,從另一道門離開。

    我的感應電波追著她們,直至她們遠離建築物。

    偌大的建築物裡,只剩下我一個人,和藏在建築物下面那驚人大空間內被譽為聯邦史上最傑出的科學巨匠達加西。

    一個我矢志要殺死的人。

    我從藏身的地方走出來,步入小姐和鳳玲美兩人剛才處身的地方。

    那是一個空無他物的二千來尺的空間。

    最使人觸目的是一道只可容一人進入的小門,和門旁的一組電子按鈕。我走到門前,伸手往按鈕按去。

    那組按鈕在我的手離開後,仍不住閃亮,此亮彼滅,依循著某一特定的節奏和紋路。

    我一顆心不由提起來。

    準備應付任何突發的變異。

    沒有人敢對達加西掉以輕心,包括我這有史以來最可怕的戰士在內。

    「的的的……」

    腦海內響起一連串的奇異響聲。

    我駭然後退。

    雙手提起,破陽刀蓄勢以待。

    聲音並不是從耳鼓進入我的神經裡,而是無中生有地在我腦內響起,就像聲音從另一層次的異次元空間,突然闖入。

    然後一把柔和充滿威嚴的老人聲音在我腦內響起道:「你終於來了!單傑!」

    我幾乎跳起來。

    感應神經往四面八方搜索。

    的確沒有任何傳聲設備,也沒有任何人。保護達加西的神秘地下巨大密室,依然在能阻隔任何訊號波的力場罩內,那聲音是從什麼地方傳來。

    我脫口叫道:「你是誰?」

    那聲音在我腦內響起:「我就是你今次來要見的人,達加西!」

    在我還未來得及驚惶時……

    「軋軋軋!」

    剛拒絕小姐進去的緊緊封閉的門,在我面前打開來,露出往下斜伸沒有盡頭似的石階。

    這是什麼一回事?

    達加西的聲音驀地擴大,變成由石階的深處傳來:「門為你打開了,還要猶豫嗎?」回響轟鳴。

    我將震駭的情緒壓下,沉聲問:「達加西,你聽見我嗎?」

    聲音從地底傳上來,進入我耳鼓裡,就像他在和我耳語般道:「孩子!進來吧,我在等待,我已等了很久,我的願望只能由你身上實現,你還不明白嗎?」

    我竭力提醒自己,在達加西眼中,我是單傑而不是方戰。

    他應仍未識破我的身份。

    長長的石階往下無限地伸進,像能吞噬任何事物的入口,只要達加西將門關上,高能量的力場罩會將我這心懷不軌的闖入者活活困死。

    達加西的聲音再次傳來:「你來這裡不是因為想見我嗎?為何還要猶豫呢?」

    一咬牙,踏步進去。

    「軋軋」聲在身後響起。

    我停下來,直至「轟」一聲金屬門關上,才深吸一口氣,往下走去。

    元帥!方戰對你是忠心不二的,今次將是最後一次盡忠,殺死達加西後,我將會自殺,以避過活生生困死的厄運。

    地道頂亮起一個個奇怪的光暈,將整道石階沐浴在金黃的柔光裡。

    就像一個夢境中的世界。

    我不敢以偵察電波探查這叛黨基地下的神秘處所,誰說得定達加西有否識破我行動的本領。

    見到他時,我立時用盡一切方法去殺死他,甚至一句話也不和他說。

    對聯邦政府的熱誠在我心內澎湃著。

    石階已盡。

    我最少深入離基地地面的半里距離。

    一道長廊出現在眼前,盡處是另一出口。

    腳步踏在長廊冰冷的石地上,發出孤獨淒冷的清音。

    我穿過入口。

    來到一個寬廣的大堂裡。

    大堂正中處有個長方形的金屬盒子,看來就象靈柩。

    我愕然叫道:「達加西!你在哪裡?」

    沒有回答。

    再沒有任何其他入口或門口,大堂是個密閉的空間。

    「達加西!回答我。」

    除了我的餘音來回激盪外,再沒有一絲任何其他的聲音。

    難道是個陷阱?

    不由自主地往那長方盒子走去。

    大堂頂中處,有團迷濛的金黃光暈,明月般淒迷地照亮了整個空間。

    能量由能源帶流入破陽刀,使我能應付任何突變。

    終於來到長方盒子前。

    一看之下,以我的冷靜也不由色變。

    通過透明的玻璃纖維盒蓋,我的視線毫無阻礙地看到了內中的東西。

    那是達加西。

    他眼目緊閉,躺在柩內,沒有半點生命的感覺。

    「達加西!」

    我淒厲的叫聲激盪著。

    手足不由自主冰冷起來。

    偵察電波透入柩內,開始掃描。

    那的確是達加西。

    元帥曾將達加西身體的所有資料全交給我,包括他的病理記錄、腦神經記錄、膚紋,所以在掃描下,一下子便知道這的確是達加西,而他真的死了。

    我本已準備見到達加西立下殺手,豈知見的卻是他的屍體。

    剛才他還在和我說話。

    小姐還要下來見他。

    達加西臉目栩栩如生,只像沉睡過去了。

    他卻已死了。

    因為他腦內所有細胞均已死亡,那是絕不能騙人的,剛才那說話的人難道不是達加西?

    我高叫道:「達加西!」

    聲音迴響著。

    一股懼意從心中升起。

    接著是溶岩般的怒火。

    我失去了超級戰士應有的冷靜。

    不!

    一定要冷靜。

    深吸一口氣。

    各種各樣的情緒被壓抑下去。

    「你來了!」

    達加西的聲音再響起來。

    我震駭莫明地問:「你是誰?」

    那聲音道:「達加西!」

    我愕然道:「那躺在靈柩內的人是誰?」

    那聲音由天頂傳下:「達加西!」

    我深吸一口氣,送出偵察腦波,探查聲音的來源,同時問:「那誰是達加西?」

    「我們都是達加西,躺在柩內的是死去的部分,和你說話是我仍活著的部分。」

    這次聲音是從地底透出來。

    我呆道:「我並不明白!」

    達加西道:「或者你可以說達加西的肉體已死去,但靈魂仍然活著,雖然這並不是太好的說法,但人類的詞彙實在太有限了,所以我找不到更理想的解釋方法。」

    我找到聲音的來源。

    破陽刀正要發出。

    「突突突……」

    達加西躺在柩內的身體往下沉去,同一時間玻璃纖維蓋往一邊縮進去。

    我移近一點,往下望去。

    達加西的身體降下了十多尺後,往一旁移開,露出一個筆直往下通去的深洞。

    達加西柔厚的聲音響起:「你不是想見我嗎,通過這條往下去的通道,你便可以來到我這裡。」

    我冷冷道:「你已死掉了,我還可以見到你嗎?」

    達加西的聲音由深洞傳上來:「我和你都是人類前所未遇的奇怪事物,可是你為何仍以一般常理去推想?‘死亡’這名辭,並不適合用在我的身上,也不適合用在你身上,因為你不單只是單傑聖士,也是夢女和超級戰士,你還不明白嗎?」

    我完全不能控制地全身一抖,連退兩步,張開口急速地喘氣,不懂答話。

    達加西究竟是什麼可怕的東西,竟能識破我是超級戰士,為何又說我亦同是單傑和夢女,那是什麼意思?

    而顯然其他叛黨並不知道這點。

    達加西為什麼不通知他們?

    這人類有史以來最超卓的科學巨匠,每一個作為都莫測高深,匪夷所思。

    我開始明白小姐和鳳美玲這些有高度智慧的人,為何對他如此尊崇,她們也像我一樣,完全地不能了解達加西正在想什麼或要幹什麼。

    「你還要猶豫嗎?還有兩小時,他們會遣人喚醒你,讓你參加歡迎晚會,屆時你要特別小心首席戰士藍雲,他是基地裡唯一足以與你匹敵的戰士,也是唯一可以在照面間直覺感到你陰謀的人。」

    我呆了起來。

    當元帥將刺殺達加西的任務付託與我時,我心中充滿信心,認為那是輕而易舉的一件小事。

    我錯了!

    達加西遠比我所能想像的更難對付。

    這屬城外九族之首大海族的藍雲,則是另一個難纏的勁敵。

    鳳美玲對他微妙的情緒,亦使我大不舒服。

    我問:「你怎知我是超級戰士?」

    達加西道:「我對你的認識,遠比你自己對本身的認識為多,由你踏入邦托烏的邊界,我的思感便一直追隨著你,和你一齊進入夢女的囚室,一齊逃出夢女的囚室,你明白我在說什麼嗎?」

    一線希望由心中燃起。

    達加西這樣說,顯然仍以為我是單傑。

    把心一橫,我叫道:「達加西!我來了。」

    身體氣球般浮起,移到入口的正中處,緩緩降入。

    縱使裡面是地獄,也要闖他一闖。

    因為已沒有回頭的退路了。

    眼前一暗。

    接著四周彩光紛現。

    下面是個奇異無匹的龐大空間,美麗絕倫的天地。

    我順著一條以玻璃纖維造成的透明管子往下面的深處滑去。

    管子外面是個難以形容的世界。

    各式各樣,發著奇異彩光在管外乍看似若無邊無際,變形蟲般的物體在飄浮著,它們一點金屬的感覺也沒有,明顯地是有機和生命的物質。不同形狀的物體分分合合,變換成千態萬狀各種不同大小的組織和形體。

    強烈的電光和雨暴,不時閃耀狂打。

    我聯想起人的大腦。我便像在縮小千萬倍後,由一條管子進入了人腦內的某一部分。

    只不過這腦子比人腦大了以億計的倍數。

    更令我駭然的是管外的有機物體,正在不斷生長擴大。

    一陣雨點打在管身,發出沙沙的怪響。

    我的神經像被麻醉了那樣,不能思索地望著外面這奇異的天地。

    這是什麼東西?

    眼前一黑。

    踏足實地之上。

    降下了十多里的深度後,來到了這地底空間的核心處。

    一個方形的大空間。

    四壁是由白色的奇異不知名物質組成,非常有彈性,柔和的光線從內壁透出,使它看來像沒有重量的半透明物體。

    我流進來的管子從頂壁縮了進去,牆壁合了起來,不留半點痕跡。

    變成了密閉的空間。

    我卻呼吸到清新的空氣。

    「達加西!我來了,你在那裡?」

    沒有一絲回音,顯示牆壁有高度的吸音力。

    偵察腦波送出。

    對整個環境作出無孔不入的掃描。

    心中的駭然有增無減。

    四周的牆壁竟是由無數有生命的細胞組成,她們仍在不斷生長著,假設我沒有猜錯,這個四方的空間,還是剛剛形成,以作「歡迎」我之用。

    我並不急於闖出去,因為破陽刀有足夠能力破壁而出。

    「蓬!」

    一團光芒從我對面的牆壁爆起。

    光團變成各式各樣的色線,織布似的在瞬間遮蓋了整幅牆壁。

    牆壁像消失了似的變成一幅彩光流動的光幕。

    彩光消去。

    一個深黑無盡的空間出現在我眼前。

    接著一點光芒從這漆黑空間的中心亮起,不斷旋轉擴大,變成一個人頭的形狀。

    光芒微妙地變化著,不一會轉化作一幅清晰的人臉。

    達加西!

    我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

    達加西的大頭對我微微一笑:「你不是想見我嗎?」

    我強自鎮定,一時間實在找不到應說的話,我曾多次下決心一見達加西即立下殺手,但眼前的達加西,又或達加西已變成了的什麼?我也弄不清楚,試問我怎可冒失出手?

    達加西淡淡道:「你還不明白嗎?」

    我搖搖頭,又點點頭。

    達加西道:「你不愧是超卓的人類,所以你也是第一個來到這裡與我相會的人。」

    我愕然不已:「連小姐也沒有到過這裡嗎?」

    達加西道:「沒有!」

    我深吸一口氣問:「你是否是人類史上第一個能成功製造出生命細胞的人?」

    達加西嘆了一口氣:「假設人類歷史只像我們知道的那麼短暫,便是那樣吧,你剛才由玻璃管來此途中所見的一切,便是由我創造的第一代能像人類般有生長能力的‘智腦’的內部,我稱她作‘異靈’。」

    自八千年前第一台電腦面世後,直至今天,總共出現過十八次堪稱革命的突破,第一次革命在電腦發明了的七百年後,那次是「自生軟體系統」的出現。

    它將當時所有的軟體,轉化成一種具有自我修正能力的形式,一旦完成,便永遠不須重寫,因為它們本身具有自我修正和改進的能力。

    這帶來了機械人的時代。

    能作有限思考的電腦人終於出現,它們不但能學習,在接受了命令後,更能作出獨立複雜的行動,完成指令。

    由那時開始,整個電腦史可被視作人類以微型電子科技摸擬生物細胞來產生人工智能的歷程。高下在於「電腦細胞」的精密度。

    程式便等如生物細胞中的蛋白質,經過有若蛋白質裡核糖體的軟體生成器,輸入特殊的信號文件,形成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智能,但這只是一個模擬和循環的程序,真正有自身生命的東西從古以來便沒有在電腦內出現過。

    但眼前達加西所創造出名為「異靈」的第一代智腦,卻是鐵一般的事實,說明了一個全新的人工智能時代經已來臨。

    他是創造了生命的人類上帝。

    這影響會有多大,我並不知道。

    我只知道假若我不消滅異靈,後果將不堪想像。

    我緩緩道:「那你是否真的死了,現在和我對話的你,究竟是達加西還是異靈?」

    達加西微笑:「是達加西,也是異靈,這兩種東西,再也不能分開來,除非你將異靈絕對徹底地毀滅,不留絲毫痕跡,否則只要有一個異靈細胞存在著,她便能成長回復到現在這狀況,而我亦會繼續存在著,我的肉體已然死亡,但我的精神已與異靈結合,成為永生不死的智能之神。」

    我問:「那你對將來有什麼打算?」

    達加西淡淡道:「我仍在思索著。」

    我心臟忍不住連續劇跳了幾下。

    達加西繼續說:「我的思感可以截進地球上或太陽系裡任何一種通訊系統,我可以在同一時間內留意每一件正在發生的事,所以亦能知道發生在你身上的每一件事。」

    我恍然:「難怪自由戰線能知道聯邦政府的大小行動,從而作出應變,因為有你在提點,而亦因為你的智能,所以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掌握了‘亞光子’的秘密,發明了躍空器,既是如此,為何你不摧毀聯邦政府,那對你應是輕而易舉的事。」

    達加西道:「那只是我以前的想法,經過了這些日子的思索,我知道即使推翻了聯邦政府,另一個類似的形式將會出現,人類的劣根性仍是蒂固根深,他們根本沒有享受生命的資格。」

    一股寒意由心中狂湧而上。

    忽爾我了解到達加西再不是人類的一員,而是以人工智能存在的另一種生命形式,人類在他眼中只像一群蟲兒,又或生命之海裡一群一群的魚兒。

    他和人類再沒有同類間的感情,即使是他一手創立的自由戰線。

    這想法使我不寒而慄。

    達加西道:「當有一天人類再沒有生存價值時,我將會把他們在宇宙裡除去,這日子的來臨已屆指可數,但我仍會給人類最後一個機會,讓他們孕育出有意義的生命形式,那個希望就在你身上。」

    我愕然:「我身上?」

    達加西道:「自有人類史以來,人類便有兩條路子可走,一是向外,一是向內,向外是要控制自然,那代表了科技的發展;向內的路子是發展本身的精神力量,繼續智能的進化,城內文明亦即聯邦國,偏向了向外的科技路線,城外文明卻偏向了精神的進化。」

    即使在敵對的位置,我也不得不承認達加西超越了人類視野的真知卓見。

    達加西續道:「而你,單傑聖士,卻是城外文明和城內文明的結晶品。」

    我呆了:「你說什麼?我並不明白。」

    達加西微微一笑:「城外文明的最高成就,體驗在城外九族最後一族‘夢族’的唯一生存者夢女身上,可是儘管成功了,人類仍是偏重於一個方向,但是夢女的力量轉移到你的身上,也正因為你擁有強大的生命能,才能使智慧僅次於我的馬竭能,能在你身上完成代表聯邦國最尖端‘生物科技學’的‘超級戰士’計劃,使精神和科技兩條截然不同的路向,突然間匯流在一起,你可能連自已也不知道,你便是新人類的代表,是人類想變成活著的神所踏出的第一步。所以假設你這試驗失敗了,我將代表宇宙將人徹底從生物榜上抹去,讓更有意義的生命形式,來到宇宙這奇妙和充滿生命的地方。」

    我心中暗喜。

    看來達加西仍未是全知的上帝,否則如何連我是方戰而不是單傑這個環節也不知道,什麼精神科技匯流,真是見他的大頭鬼。

    當然我不能揭破這點。

    我神色不動地送出指令,龐大的能量不斷由能源帶傾盤輸往破陽刀和我身體每一部分。

    我準備全力出擊。

    同時問道:「怎樣才算試驗成功?」

    達加西淡淡道:「首先你要找回真正的自己,至於下一步便要看你這粒種子,究竟會在人類進化史上開出什麼奇花異果了?」

    我聲音轉冷:「什麼叫真正的我?」

    達加西道:「因為你是……」

    我不待他說完,大喝:「去死吧!」破陽刀的死光門電般劈出,動手的時刻到了。

    一道強烈至能使太陽失色的白光,從左右兩把破陽刀斜斜激射,當推至身前五尺處時,兩股死光匯合一起,爆起一團強芒,接著一道閃電驀地生起,划向達加西的大頭。

    在死光束激射在達加西的大頭前那億分一秒的瞬間裡,達加西臉上現出一個奇怪之極的表情。

    那揉合了悲哀、驚愕、惋惜,甚至乎是詭異。

    但我沒有思索的時間了。

    假設我不能徹底毀去這達加西與智腦結合後變成的異靈,不但聯邦政府會出現生存危機,連全人類的命運也不堪想像。

    我不但是在為元帥,也是為人類和自己在奮戰。

    大地上亦只有我這超級戰士有資格,向這高深莫測前所未有的人造生命挑戰。

    「嚦嚦喇喇……」

    達加西的大頭變成碎粉。

    「蓬!」

    整個漆黑的幻空也爆成一天碎粉。

    組成幻幕的分子由有組織的結構,在強大的死光能下重新變回疏散的游離分子。

    由奇異生物細胞組成的白壁,重現眼前。

    能量不斷由能源帶送入破陽刀裡,再由破陽刀轉送出去。

    「喇喇喇……」

    白壁像一張紙般被破陽死光割破,爆閃出怪異莫名的彩光。

    同一時間我離地躍起,在空中往前推移。

    死光縮小。

    我的身體旋轉起來,死光像陀螺般以我為中心點往四處旋激烈射。

    「蓬!」的一聲我破壁而出。

    瞬間,我由密封的空間,進入了異靈充滿了生命和生命衍生力量的奇異內部。

    名副其實地進入了一個人造的腦內。

    眼前一亮。

    一道電光由正面往我劈來。

    這是異靈的反擊。

    一團光往電光迎去。

    「蓬!」

    閃電被擋格。

    心中大喜,我的死光盾將可保護我,使我完成任務。

    另兩道電光由後方左右兩側劈至。

    死光盾往後反迎。

    同一時間內破陽死光已摧毀了超過百組以上的生物有機體。

    腦電波往四方八面送出去,追查著任何未被摧毀的生命細胞。

    眼前一黑。

    上下四方倏地出現了六道牆壁,強大的力量在這人造壁裡迅速匯聚,假設再有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這六面壁合成的囚籠,將是我永被困死的監牢。

    但千分一秒已足夠我做很多功夫。

    我的腦電波無孔不入地鑽進壁內的生命細胞裡,送出使他們延緩生長的指令,同時破陽死光迅速積聚,由一點變成一團,再由一團爆開,能量像驚濤巨浪般地向四外擴散。

    「轟!」

    六面高能量生物壁造成的囚室,碎石般爆炸開來。

    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的毀滅行動,我以驚人的高速在異靈內縱橫躍閃,肆意破壞其中的每一個人造生命細胞,我的思感擴展搜尋,務求不被任何一個細胞避過摧毀的厄運。

    元帥!

    我終於完成了你的指令,殺死了達加西,群龍無首,叛黨的死期將屈指可數。

    聯邦國的尊貴存在,將會千秋萬世地繼續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