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試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十多名全身軍備的叛軍,正對我虎視眈眈,他們身後是一艘具有強大攻擊力和守禦力的「空中堡壘」,一艘能運載二千兵員和二十架靈巧型戰機的「母機」。

    更使我震動的是站在最前端的軍士,雖然穿上軍服,但仍給我一眼認出是單傑聖士的好同學,因夢女而叛離情治局的漢威博士。

    我失聲道:「漢威!」

    漢威大步踏前,直至我身前尺許處才停下來,盯著我的眼說:「他們或者可以將任何人改成單傑的模樣,但絕不可能改變單傑的眼珠,即使以移植的方法,眼球也因到了客體而變形,但我卻認得你這雙單傑的眼球,我一生有大半時間便用在對人類所謂靈魂之窗的眼睛研究上。」

    我表面上平靜無波,但心內卻掀起了滔天巨浪。

    我想包括元帥在內,也想不到漢威會以這種方式來辨認一個人的真偽。

    假如他察覺出我是冒牌貨,我反而乾脆俐落來個將他們全部生擒,以後再設法摧毀夢女教和殺死達加西。

    但問題是為何他卻認出我是如假包換的單傑,而其實我真的是冒牌貨。

    達山在身後鬆了一口氣道:「那我便放心了,雖然有些細節我並不清楚,例如為何單傑能逃離元帥的魔掌?但總沒有一個冒牌貨能瞞過漢威博士。」

    我心中的震盪有增無減。

    聽達山的語氣,元帥方面以前亦想以改容的冒充者混進叛黨裡,但都給漢威悉破,但為何卻不能悉破我。

    漢威道:「單傑!」踏前緊擁著我。

    我也用手擁著他。

    漢威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單傑,我已開放了心靈,告訴我,我的心裡在想什麼?」

    我壓下心中的顫動,故作失笑狀:「什麼?仍在懷疑我。」

    漢威道:「這不是說笑時刻,快告訴我。」

    我也知道這絕非說笑的時刻,一個應付不好,便要翻臉動手,問題是在一般的情況裡,我雖可憑超人的感官,從一個人的生理外貌去判斷對方的情緒,但若真是要看出一個人腦內想著什麼,單傑或者能做到,卻絕不是我這冒牌貨。

    假設他腦中想著一條魚。

    你說我怎能「猜」出來。

    漢威摟著我肩背的手一緊,道:「單傑!你忘了這個遊戲嗎,你總愛猜我腦海裡的念頭的。」

    我心中嘆了一口氣。

    在以為成功的當兒,一下子全將籌碼輸出去。

    漢威鬆手退後,眼中射出凌厲的神色。

    我心念一動,腰上的能源帶感應到我腦電波的徵召,將能量以萬分一秒的高速,輸往全身。

    戰鬥一觸即發。

    其他人同時行動,各式各樣的武器揚起。

    漢威身形微彎,雙手一前一後提起,準備發出死光刀。

    我的眼睛變得鷹隼般銳利,刺進漢威的眼內。

    就在這關鍵性的時刻。

    一個強烈的影像掠過我的腦神經。

    那是夢女的眼。

    我震撼得閉上眼睛。

    剛巧漢威的聲音傳來:「是什麼?這是最後機會。」

    我自然地說:「是夢女的眼睛。」

    漢威如釋重負的道:「為何不早說?」

    我張開眼來。

    漢威垂下手,臉上帶有責怪的表情。

    我笑罵著:「我在水管裡多個小時了,難道不會疲倦嗎?」

    漢威道:「我也想到了這點,但驗明正身對我們來說實在太重要了。來,我們先到戰船去。」

    這時我才有機會細察四周的環境。

    明顯地這裡應該是聯邦軍的其中一個地下軍事基地,我並不能明白叛黨為何能神通廣大至這地步。

    有兩個可能性。

    一是整個地下軍事基地的聯邦軍均已向叛軍投誠。

    一是部分聯邦軍中的叛黨制服了其他人。

    兩者中當以後者的可能性最大。

    無論如何,叛黨的實力都算非常驚人,又有嚴密的組織,甚至因有太陽能之父達加西領導,所以在科技上亦毫不遜色。

    至此,我更認識到元帥派給我這神聖任務的重要性。

    一會後,所有人均進入空中堡壘去。

    空中堡壘逐漸升高。

    基地上蓋向兩旁移開,露出烏朦朦的汙染天空。

    我和漢威、達山等坐在龐大的控制室內,通過有若電影院銀幕的龐大視幕,藉空中堡壘外的影視鏡觀看周遭的環境。

    百多名叛黨純熟地操作著各種儀器,探察任何可能的危險。

    空中堡壘升離地面。

    視幕裡的影像不住轉動,使我們看到三百六十度全天域的角度。

    空中堡壘外盡是烏朦朦的天空。

    當升至離地二千多尺的高度,堡壘往東飛去。

    我愕然問:「為何作這種低飛?」

    達山答道:「我們現在是往金字塔的方向飛去,直抵離金字塔的警戒範圍邊緣,才折向北飛,我們作了安排,當堡壘達至某一點時,會有人對金字塔的控制中心發動突襲,騷擾他們的探測系統,使他們難以偵察低飛的物體。」

    漢威補充說:「何況我們這艘是如假包換的軍方空中堡壘,當他們發覺有問題時,我們早接近邦托烏的邊界,只要越過邊界,便會有人接應我們。」

    我再問:「但邦托烏邊界是由聯邦軍的靈巧型戰機巡邏,你有把握對付嗎?」

    達山望向視幕,臉色凝重地道:「我們作好一切的準備。」

    我沉默下來,挨坐椅裡,閉起眼睛,心內卻絕不平靜。

    我始終不明白為何夢女對叛黨這麼重要,怎值得他們將所有籌碼全押上去,要知叛黨在這次行動後,會將所有底牌翻出來,再難保持以往的默默經營。

    除非他們準備由地下轉上地面,公然與聯邦開戰。

    假設這估計正確,他們擁有的力量更不可忽視。

    所以為了聯邦國,為了元帥,我定要殺死達加西。消滅夢女教的十二聖士,反而變成次要。

    想到這裡,心中一動。

    一股能量立時由能源帶輸上腦神經,同一時間我的感覺電波在堡壘內搜察。

    很快我弄清楚堡壘裡共有三百五十二人,每人都處於高度警戒的狀態,這從他們的心跳、脈搏躍動和腦波可輕易知道。

    思感延往其中一間休息室內。

    我救來的兩名少女丁娜和度美,因麻藥的後遺影響,正躺在兩張臥椅上小休。

    她們在交談。

    我加強聽覺的能力,她們的聲波立時給天上的人造衛星接收,再轉送入我的神經裡,一個字也沒有漏掉,雖然我們間隔了十多堵合成金屬牆。

    丁娜問:「這單傑聖士的確很英俊好看,而且是那麼有學識,難怪大首領要拉攏他。」

    度美默不作聲。

    丁娜道:「你在想什麼?」

    度美道:「我不知道。」

    丁娜道:「難道你也懷疑他嗎?但他卻在不需要的情形下救了我們。」

    度美嘆道:「我有點怕看他的眼,那是對沒有感情的眼,但其中又有點什麼似的,丁娜,我感到害怕。」

    丁娜道:「你太疲倦,才胡思亂想吧!」

    度美道:「希望是吧,但他的確是個很有魅力的人。」

    兩人停止交談。

    我心神震盪不已。

    我始終是方戰而不是單傑,一些細微的地方便在度美女性的直覺下原形畢露,她們口中的大首領是否是達加西?我這時下了一個決心,就是一見面便毫不留情地刺殺他,然後才想法逃走。

    沒有人能攔阻我。

    因為我是超級戰士。

    「嘟嘟……」

    警號響起。

    我眼開眼來,這才醒覺當我的腦電波集中在某處時,會忽略了其他,否則我將可比這空中堡壘的偵察系統更先一步把握到危險的來臨,此亦是我的一項弱點。

    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視幕迅速轉換到另一畫面,從視幕下方的讀數,使我知道這是堡壘西南方的角度,即是右後側。

    三架靈巧型戰機品字形飛來。

    空中堡壘雖然有優良的防禦系統,但若要對付靈動快速的靈巧型戰機,卻是處在完全被動的劣勢。

    漢威臉色一變:「為何會這樣?」

    達山叫道:「沒有可能的,他說過會將戰機巧妙地調離我們會經過的飛行路線。」

    這時我對聯邦軍內有叛徒一事已絕無一丁點懷疑,將來只要我查探誰人曾對戰機作出安排調動,便可將叛徒揪出,送上斷頭台。

    我心中在冷笑。

    漢威發出戰鬥的命令。

    整個空中堡壘立時處於最緊急的狀態。

    我微微一笑,心想你們何須如此緊張,我又怎能讓你們如此被毀掉。

    能量被送進我比常人堅強千萬倍的腦神經裡去。腦電波透過空中堡壘的厚甲,往右後方迅速延伸過去。

    整個過程只是兩三秒的時間。

    我的腦電波侵入三架戰機的偵察系統裡去。

    電波在工作著。

    達山叫道:「看!他們飛走了。」

    漢威亦詫異說:「這是沒可能的,怎會完全不截查我們。」

    怎會沒有可能?

    我強大的腦電波,使他們的偵察系統產生了錯覺,他們會在他們的視幕窗上,看到空中堡壘往正西飛去,而事實上空中堡壘往東飛的航線絲毫無改。

    而我亦發現這三架戰機是屬於情治局的,顯示簡嚴發動所有力量,務求攔截我們。

    那將會是非常頭痛的一件事。

    我卻有我的辦法。

    腦電波在剎那間和天上其中一個負責傳訊的秘密人造衛星建立聯繫,開始搜尋的運作。

    金字塔的尖頂在正前方出現。

    空中堡壘折往北飛,不斷增速。

    半小時後將可飛過邦托烏的邊界。

    同一時間,我和元帥近衛兵團總指揮白飛少將隨身攜帶的微型電腦建立聯繫,有關我目前處境的資料流水般輸送過去。

    至於怎樣掩護我們逃走,而又不使情治局或其他人有任何懷疑,便是他閣下的事了。

    除了元帥外,只有他、馬竭能和準慧三人知道我的真正身份。

    漢威、達山和其他人全部臉色凝重。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空中堡壘的速度不斷增加著。

    在邦托烏的邊防區域,全天候的戰機作著二十四小時的持續巡航,任何沒有命令試圖越過邊界者,都會被無情地擊落。

    所以我真不明白漢威他們憑什麼闖越邊界。

    還有五分鐘。

    漢威通過傳聲器叫道:「發動‘躍空器’!」

    堡壘內的傳音系統響起,「躍空器啟動,倒數開始一百、九十九、九十八、九十七……」

    眾人的臉色更是凝重。

    我想詢問,但話到喉頭,硬給吞了回去。

    一股奇異的能量在空中堡壘內的空間激盪著。

    那是我不明白的一股力量。

    可是我卻感覺到整個空中飛行的堡壘,逐漸地進入一種「力場狀態」裡,那即是說,所有在其中的物質都會轉成能量體的存在。

    「嘟嘟嘟……」

    警告訊號響起,顯示邦托烏邊防空軍偵知了我們的存在。

    若依常理,我們將絕無逃逸的可能。

    「二十、十九、十八……」

    倒數繼續。

    我試圖送出偵察電波,卻給籠罩堡壘的奇異能量場隔斷了。

    視幕不斷移轉,每個方向都有最少七至八架戰機飛至,封死了所有逃路。

    漢威和達山等神色緊張,達山額上甚至隱見汗光,表示了他繃緊了的心弦。

    我想到這是他們第一次使用這躍空器。

    「三、二、一。」

    空中堡壘忽地慢下來。

    這是非常奇怪的,因為堡壘正以全速飛行,突然變慢在物理學上是沒有可能的事,尤其是快慢間的對比如此大。

    每個人臉上均現出痛苦的神色。

    驀地眼前一暗。

    接著又再回復光明。

    我和漢威、達山等面面相覷。

    忽地有人叫道:「看!」

    每一個人不須吩咐,不約而同往偵察外面情況的視幕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