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最後決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是日黃昏。

    暴風雨瘋狂地吹襲著俾格米村落周遭廣大的原始林區,馬非停止了所有搜索的活動。

    馬非少將躲在營帳內,面上陰霾密布,比外面的天色更難看。

    氨官夏卡文報告道:「少將!還沒有西森等人的消息。」

    馬非道:「繼續聯絡。」

    凌晨三時,雷暴稍歇,雨勢持續。

    仍未能聯絡上西森的部隊。

    眾人聚集在放置無線電通訊設備的營帳內。傳訊兵不斷呼叫西森的部隊。

    「一五0一A,請回話……」

    馬非少將焦躁地來回踱步。

    傑克上校道:「西森帶的部隊,是我最精銳的部下,沒有失手的可能。」

    馬非沉聲道:「那他們到了那裡去?」

    傑克啞口無言。

    帳內是難堪的沉默,只有傳訊兵努力呼喚的聲音。

    一下長的訊號從通訊機的接收器響起。

    有反應了。

    眾人蜂湧圍在通訊機四周。

    通訊機傳來沙沙的聲響,一把陌生的聲音道:「馬非少將,請答話。」

    眾人愕然。

    馬非拿起對講機,沉聲道:「我是馬非!OVER。」

    對方嘿嘿冷笑起來。

    眾人面色大變。

    馬非怒呼:「你是誰!說明你的身分。」他失去了一向的冷靜。

    對方停止冷笑,嚴肅地道:「我就是你要找的凌渡宇,先送你一件禮物。」

    通訊中斷。

    眾人面面相覷,事情為何會發展到這地步?凌渡宇要送禮,那會是甚麼好事。

    是甚麼禮物?

    「轟隆!」

    對面山頭響起一下轟天動地的爆炸,火焰和濃煙冒上半天高。

    馬非面色煞白,站在通訊器前一動不動,手上還拿著那對講機。

    其他人撲出了營帳外,觀看爆炸的情形。

    夏卡文面色蒼白地回來,向馬非報告道:「是火箭炮!」

    馬非道:「他們拿到了軍火。」

    對講機再響起。

    馬非鎮定地道:「凌渡宇,你聽到我嗎?」

    凌渡宇的笑聲從通訊機的接聽器響起,充斥營帳,好一會才歇下。

    馬非冷然道:「你就算取得軍火,也絕不是我們的對手,你還是投降吧!否則我殺盡你俾格米的朋友。」

    凌渡宇嘿嘿冷笑道:「你敢嗎?只要你殺一個俾格米人,不但你官職不保,連你的政府也會陷入國際的政冶風暴裡,這畢竟還不是你南非的地方。」跟著話鋒一轉道:「我給你十分鐘時間,讓你投降,否則下一支火箭,就要你以手下的鮮血作代價。」聯絡中斷。

    傑克上校道:「不可能!我們的陣地散佈四周,在這樣的黑夜他絕不敢胡亂施放火箭。

    何況他們又不知我們囚禁俾格米人的位置,他不怕誤中副車嗎?」

    這番話合情合理,眾人表示同意。

    馬非道:「很快便有答案了。」跟著道:「吩咐所有人改變他們現在的位置,將俾格米人散往不同的地點。」眾人領命而去。

    凌渡宇和血印等此刻在五哩外一個山頭,電子感應火箭發射器遙遙指向俾格米村落。

    血印在旁擔心道:「兄弟,你是否真有把握?」

    凌渡宇以紅外光望遠鏡觀看敵人,看看腕表,道:「還有九分鐘。」跟著安慰血印道「兄弟!信任我。你的族人也等如我的族人,我沒有把握是不會胡來的。」

    血印和艾蓉仙一齊露出不能置信的神情。

    凌渡宇起立,緩緩走到兩株大樹的中間,盤膝坐下。

    血印等人愕然以對,大惑不解。

    凌渡宇閉上雙目,不一會面色大變。他已感覺不到植物的靈覺,那似乎在遙不可及、還不能觸的深處。

    上帝之媒的力量已消去。

    冷汗從他的額上流下來。

    十分鐘過去。

    全無動靜。

    馬非少將面容稍霽,叮出一口氣道:「全軍戒備,一待天明,我們展開搜索,格殺勿論。」

    眾人轟然應喏。

    離天明只有半個小時,雨勢進一步惡化。

    凌渡宇所有努力均告失敗。

    血印等人在後焦急地苦候。

    大雨狂打下來,數人衣衫盡濕。

    凌渡宇狂叫一聲,呼道:「紅樹!紅樹!你在那裡?」聲音響徹山頭。

    豪雨不斷打下,使人肌膚赤痛。

    難道要這樣子袖手認敗?

    寶虧一簣。

    在極度絕望裡,那生命的汪洋、紅樹與植物結合的靈覺,翩然來臨。

    紅樹深沉地嘆息,從地底的深處,植物的根部,傳到他身旁的大樹,透進他的心靈內。

    紅樹的聲音在他心靈內響起道:「這一切都是沒有意義的,成成敗敗,人類的整個歷史,猶如一陣吹過的輕風,瞬眼即逝。」

    凌渡宇的心大聲疾呼道:「無論怎樣短暫和微不足道,始終是存在過。正如這一刻,便等如一個獵獸的陷阱,我們何能脫身?」

    紅樹深長嘆息。

    凌渡宇心中狂叫:「你難道坐視你的族人被兇殘的敵人屠殺嗎?」

    紅樹沉默了片刻,緩緩道:「沒有生命是會死亡的,就像西方《聖經》所說靈魂是不死不滅的一樣。死亡只是生命形式的轉化,由人的形式,重歸於他。剎那的長短分別,有何不同?」

    凌渡宇漸漸冷靜下來,紅樹的思感已經變成植物一樣,再也不從人類的角度視物,也不可以「人的道理」去打動他。

    凌渡宇道:「不同層次的生命,自有其獨有的天地,便如你是上帝的敵人,你也要想辦法逃出他的威脅。那為何我們不可以對抗我們的敵人?」

    紅樹沉默下來。

    凌渡宇耐心地等待。

    時間不斷溜走。

    還有十多分鐘第一道曙光便會出現。他們再沒有時間了。

    凌渡宇心急如焚。

    忽然紅樹的靈覺不斷擴大,凌渡宇感到自己的思感也在不斷延伸。

    兩人的心靈結合在一起,伸入茫茫的大地內,越過廣闊的森林,來到俾格米人的村落。

    敵人已改變了兵力的分布,也改變了俘虜的位置。

    凌渡宇歡呼一聲,默記著敵人的重兵所在。

    馬非等人站在營帳中,靜待天明。

    「轟隆」爆炸震天響起,跟著是一連串的爆炸,閃亮山頭。

    帳幕內外亂成一片。

    安臣少校撲了進來,面色有如死人,喘息道:「火箭正中直升機停駐的地方,爆炸直接損毀三架直升機,還波及其他最少七架直升機,非修理後不可以再飛行了。」這是致命的打擊。

    話猶未已,另一聲爆炸從左前方傳來,夾雜著人的嚎叫。

    一個少尉沖了進來,喊叫道:「少將,我們一個重機槍和迫擊砲陣地給敵人命中,傷亡慘重。」

    營外傳來燃燒的聲音,跟著又再一聲爆炸,火勢波及另一架直升機。

    通訊機沙沙作響,凌渡宇的聲音又再響起道:「馬非少將!禮物雖然誤了時間送來,滋味仍不錯吧?」

    眾人望向鐵青著臉的馬非。馬非拿起對講機,喝道:「凌渡宇!你休想我投降!」到最後兩個字,他幾乎是聲嘶力竭地叫出來。

    通訊中斷。

    苞著是另三個陣地的爆炸,其中一枝火箭射進了僅餘的直升機停泊處,引起連串爆炸。

    火光衝上半空,照得整個俾格米村和附近山頭血紅一片,卻沒有一個炸彈落在囚禁俾格米人的營帳。

    敵人怎能命中每一個目標?

    馬非喃喃道:「這是不可能的!這是不可能的!」

    營帳內眾將領面面相覷,苦無良策。

    即管知道敵人的位置,他們也沒有同等射程的火箭炮,完全處於捱打的境地。

    安臣少校道:「敵人的位置估計在我們東北十多哩處,我們要怎辦?」

    馬非少將道:「把人質混進我們每一個作戰組別,然後徒步向敵人攻擊,我不信不可以戰勝他們那幾個人。」

    「不!」

    馬非霍然望向發話的傑克上校,後者神情堅決,手上的手槍對準馬非的心房。

    傑克道:「馬非少將!我絕不容許你再這樣浪費我手下的鮮血,你只是個不擇手段求勝的狂人,即管總統也不容許我們這樣置俾格米人於險地。我以特種部隊指揮的名義拘捕你,現在一切由我指揮。」

    馬非面上肌肉顫動,顯然在盛怒中。

    四周的軍士一齊拔出手槍,如臨大敵指著他和夏卡文兩人。

    馬非狠狠道:「希望你能接受那後果!」

    傑克道:「那不用你憂心,帶他兩人出去。」

    凌渡宇看著遠方的火光,緊張地等待敵人的反應。

    天色大明。白晝來臨。大雨停歇。

    通訊機嘟嘟作響。

    凌渡宇拿起對講機道:「馬非!有何貴幹?」

    對方傳來另一把聲音道:「凌先生,我是傑克上校,現時的指揮,希望能和你進行談判。」

    凌渡宇道:「對不起,你們失去了談判的資格。限你們五分鐘內,擲下所有的武器,立即撤離,並帶走所有的傷者,不准回頭,否則我立即發動更凌厲的攻擊。」說完不待對方發言,便中斷通訊。

    凌渡宇閉上眼睛,通過紅樹的靈覺,窺探遠方敵情。

    十多分鐘後,凌渡宇張開眼睛,微笑道:「敵人已撤離村落,所有俘虜均安然無恙。」

    眾人這時當他神一樣去崇拜,聞言高聲歡呼起來。

    艾蓉仙更摟樓著凌渡宇,狠狠吻起上來。

    凌渡宇閉上眼睛,在心靈向紅樹呼叫道:「謝謝你!」

    紅樹的聲音從大地傳來道:「不用謝我,你是我揀選的。自從我服食了上帝之媒後,悟通了生命的秘密,一直等待另一位有靈覺的人,來分享我的認識,那我便可安心離開這個宇宙。所以你的飛機一降落草原,我便開始引導你,和你交通,使你思索往日忽略的問題。」

    凌渡宇心中道:「為甚麼要告訴我?」

    紅樹道:「人類生命短促,是他完全不用擔心的短暫時光,但他卻忽略了人類屯積經驗的能力,一代一代的交替,知識卻不斷傳下來,就像我要把這一切告訴你,終有一天你也可以將所知告訴另一個人,這是我作為對自己同類的貢獻。」

    凌渡宇道:「那你為何要走?你能走到甚麼地方?」

    紅樹深沉嘆息,道:「我通過植物的靈覺,不斷窺探他的秘密,已引起了他的警覺,我再不走,便會遭遇月魔的悲慘命運。」

    凌渡宇不解道:「他為甚麼不立即對你採取行動?」

    紅樹道:「你仍是不可避免用人的角度去想他。他是一股無形的生命力,無形的思想體。我們一個思想可以在千分一秒的時間內發生,他一個思想可能需要一百年或甚至一千年。所謂山中一日,世上千年。他的時間觀和人類是完全不同的。思想就是他的行動和力量,可以使整個星球毀滅,也可以帶來無數生命的誕生,所以我一定要在他毀滅我的思想形成前,逃進他勢力不及的另一些時空去。那處他的力量將較為單薄,我或許仍有一線生機。」

    凌渡宇道:「你曾否和他『正面』相遇?」

    紅樹道:「沒有人的靈神可以直接和他相遇,他像一塊龐大無匹的磁石,人類鐵砂般的靈神,將會被他無情地吸納。那便是死亡,亦是你找尋的飛機所遇到的事情。當飛機越過黑妖林的上空,剛碰著他通過值物的靈力去探索太陽系外的宇宙,所以機員立時死亡,也可以說給他收回了靈魂。這也是黑妖林內沒有生命的原因。黑妖林是他探索宇宙的發射站。」

    凌渡宇想起在飛機內的屍體遺骸,怵然而驚,也在慶幸取軍火時未遇上他的探索能量。

    他忽地想起一件事,問道:「為甚麼在百慕達大三角整隊飛機消失無蹤,這裡卻剩下飛機的殘骸呢?」

    紅樹道:「他可以探索這宇宙,也可以貫通其他的宇宙,百慕達就是他探索其它宇宙的基地,利用的是海洋的力量,當能量爆發時,生命被吸納,物體卻給送進另外的時空去,做成神秘的死亡事件。」

    凌渡宇默然。

    紅樹道:「你是我最後一個談話的人類,不要失落,我們一天不死,仍有一線的機會,我這幾十年來摸索出來的秘密,已盡版於你。我走了。記著!水滴比起大海雖小,本質上卻是同樣偉大。」

    紅樹的靈覺消去。

    凌渡宇睜開眼睛。

    陽光照遍大地,使人很難想像昨夜的暴風雨和黑暗。

    血印和艾蓉仙崇敬地望著他。

    山河秀麗,誰想到這美麗景色,所包藏的大秘密。

    他還有很多事要做。

    把軍火運往納米比亞,打聽高山鷹的情形……

    還有,他要繼承紅樹的「遺志」為人類的前途奮鬥。

    (全文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