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戰谷任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邊荒集變成另一個奇異的世界,一個一個投在地上的光暈,襯托著高懸古鐘樓上的巨型綠燈,彷似所有邊人集體在玩燈的遊戲。

    這是紀千千想出來的一種克敵手段,把既有的風燈改良,上加圓拱形蓋擋,使光不上洩,只照著燈下方圓丈許的地方,名之為‘掩敵燈’,又把燈放置地上,敵人從集外看進來,便像邊荒集隱沒入暗黑裡。

    燈的數目大幅減少,只設置於各必經之路,又或主建築物的正門兩旁。

    準備離集的部隊和船隊,趁此藉得夜色掩護的當兒,悄悄起行。

    守衛邊荒集的戰士全處於放鬆和休息的狀態裡,爭取體力的恢復,只有當綠燈換上紅燈,他們方會進入戒備的狀態。燈號將變成他們動員的最高指示。一刻未懸起三盞紅燈,仍只是局部動員的情況。

    缺乏作戰能力的男女邊民,正在辛勤地工作,令邊荒集的防禦力一分一分的加強,聯軍的信心亦不住遞增。

    小詩在紀千千的懷裹哭成淚人兒,幾個時辰的分開彷如隔世。

    龐義扯著燕飛到觀遠台一角說話,道:‘不要怪責我去而復返,小詩說得對,若千千有甚麼三長兩短,她也不能獨活。既然如此,何不死在一塊兒?所以我們全體一致決定,掉頭回來!明白嗎?’燕飛苦笑道:‘明白!’

    龐義皺眉道:‘高彥小子呢?’

    燕飛心中一痛,壓低聲音道:‘高彥可能已中了尹清雅的毒手,不過我有個感覺,他仍未死,此事最好暫時瞞著小詩。’龐義劇震道:‘甚麼?’

    燕飛拍拍他肩頭,道:‘我們沒有傷心的空間,你先領小詩到議堂休息,你們也休息一下,沒有氣力精神,怎應付敵人?’龐義道:‘小詩確需好好休息,我們卻是捱慣的,有甚麼粗重的事可讓我們乾?’燕飛心中一動道:‘你們先戴上識別敵我的額箍,記熟軍令手號,再到各處視察防禦的布置。你是建築的宗師級人馬,應可作出各方面的改良。’龐義拍胸道:‘些許小事,包在我身上。’

    說罷往小詩等舉步走去,依燕飛指示行事。

    卓狂生來到燕飛旁,欣然道:‘千千小姐這一手全集掩燈之舉是否相當漂亮呢?誰可以想出如此妙著?’燕飛道:‘確是妙絕,但也令敵人生出警覺,曉得我們再非烏合之眾,而是有組織有策略。’目光投往像虛懸上方的綠燈道:‘只是這盞燈,不是盲的便知道觀遠台變成我們的指揮台。’卓狂生從容道:‘你說的問題,方是千千小姐整個謀略最精采之處。快用你的腦袋想想看,竅妙是在何處呢?’又倚欄下望,長吁一口氣道:‘對我來說,人生最大的幸福是每次躺到床上睡覺,心裹沒有任何負擔,兼不用憂慮明天。過去我從沒有這般的幸福,因為我曉得自己有一天會出賣自己一手創造出來的邊荒集,背叛信任自己的人。幸好一切成為過去,今晚若死不掉,明天我會無憂無慮、痛痛快快的好好睡一覺。’燕飛同意道:‘可以每天安然入睡,肯定是福氣。’卓狂生瞄他一眼道:‘想到了嗎?’

    燕飛摸不著頭腦道:‘想到甚麼?’

    卓狂生啞然失笑道:‘原來你把我說的話當作耳邊風,我可以肯定地告訴你,今晚的成敗,關鍵處將在千千小姐身上。’燕飛皺眉道:‘千千始終是欠缺實戰的經驗。’卓狂生道:‘千千小姐確是初上戰場,不過她欠缺的經驗卻可以由我們補足。在我向她透露孫恩方的主帥是徐道覆,她便針對他擬定出應付的策略。不要被千千小姐嬌美柔弱的外貌騙倒,事實上她比很多男子漢更堅強,更有主見。’燕飛心中一震,事實上他從沒有想過這可能性。

    據傳聞天師軍中以徐道覆兵法稱第一,所以重要的戰役,孫恩均把指揮的權柄授予徐道覆。今次的邊荒之役,乃天師道成敗的轉折點,當然不會例外。

    在邊荒集所有人中,沒有人比紀千千熟悉徐道覆。以她的蘭質慧心、善解人意,當對徐道覆的性格才情、行事作風有透徹深入的了解和認識,從而制定針對他的戰略部署。而徐道覆則作夢也沒想過,算計他的人竟是紀千千,一位曾被他欺騙感情的女子,他的獵物。這算否風流孽債呢?老天爺的安排有時確是匪夷所思。

    卓狂生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道:‘不是精采絕倫嗎?’燕飛點頭道:‘照你這般說,千千是故意提醒徐道覆,教他曉得我們再不好惹了?’卓狂生微笑道:‘算你有點道行,因為千千不希望見到徐道覆在慕容垂大軍抵達前失去耐性,傾力進攻。明白其中竅妙嗎?若你是徐道覆,會怎樣反應呢?當然是不敢冒進,即使能勝也是慘勝,傷亡過重下,他們將很難在慕容垂面前抬起頭來做人,所以情願苦候慕容垂的大駕,人來齊了方一起動手。’燕飛接下去道:‘所以只要我們能拖延慕容垂和黃河幫的聯軍個把兩個時辰,我們便有希望先一步擊垮徐道覆,變成由我們掌握主動,此計確是可行。不過徐道覆若真是名不虛傳,該會想到我們或會冒險出擊。’卓狂生哂道:‘猜到又如何呢?他的對手是屠奉三、慕容戰和小飛你,這是我們的地頭,我們的邊荒,怎到他來逞威風?’燕飛像首次認識他般呆瞪著他,道:‘這是否才是你的真性情?’卓狂生微笑道:‘因為我已尋到心內的夜窩子。’燕飛回到現實的問題,道:‘你是否要我出集助慕容戰和屠奉三一臂之力?’卓狂生道:‘可以這麼說,不過調兵遣將是不用勞煩你的,他們兩人是勝任有餘。唯一可慮者是孫恩。此人武功蓋世固不在話下,最可怕他從來神出鬼沒,出入敵方陣地如入無人之境,往往尚未開戰,對方主帥早被他下手偷襲格殺。若給他潛入邊荒集,天方曉得他可以做成多大的破壞。你老哥是我們邊荒集的首席劍手,也是最出色的保鏢,只有你方有機會擊敗他。’燕飛不解道:‘我給你弄胡塗了,這麼說我是否該留守集內呢?’卓狂生道:‘只要我解釋清楚如何因勢變化,你會立即明白,而在說清楚此中情況之前,我先要向你道出千千小姐想出來今戰的唯一致勝之道。’燕飛動容道:‘千千竟已構想出克敵制勝的謀略?真教人難以相信。’卓狂生道:‘紀千千等若蘊藏無窮盡智慧和識見的寶庫,現在寶庫已被開放,讓她盡演渾身解數,當然可教敵我人人眼花瞭亂。依傳統的一套去應付人數至少在我們三倍以上的雄師是不行的,只有她的不守成法、大膽創新,方有領導邊人安渡此劫的機會。’燕飛道:‘我在聽著!’

    卓狂生壓低聲音道:‘今戰有兩種可能性,一是守個穩如泰山,任敵人如何狂攻猛打,仍沒法取下高懸在古鐘樓的帥旗。’燕飛點頭道:‘如此我們已勝了此仗。’

    卓狂生道:‘另一可能性是守不住邊荒集。以我們現在把戰爭延至集外的情況,集內更是重重防線,所以即使敵人最後能攻入夜窩子,仍是漸進式的。須一重一重防線的去突破,攻者的傷亡,當然比守者慘重,即使成功,亦已成疲軍。所以千千小姐想出守不住邊荒集的致勝方法。’燕飛對紀千千從愛慕演進為佩服。這些策略當然有卓狂生的意見在內,但只要看卓狂生說話字裡行間表示出對她的尊敬,可知紀千千把他完全‘迷’倒了。

    卓狂生續道:‘當我們感到夜窩子的失陷只是時間的問題,便是我們突圍撤走的時刻。我們已擬好數種撤退的方式,因應形勢而變化。只要我們退而不亂,且能保持元氣,那我們並沒有戰敗,只是與敵人掉換一個位置。而若我們能退守屠奉三的小谷,守穩該處,這場仗最後的勝利者將肯定是我們。’燕飛皺眉道:‘這點上我胡塗了,邊荒集既落入敵人手上,我們何能言勝?’卓狂生欣然道:‘這正是千千小姐構思最精采之處,換過邊荒外任何一座城池,我們都是輸了。可是這裹是邊荒,邊荒集是在縱橫數百里無人地帶裡孤零零的一座沒有城牆的城市。若對方得到的只是一座空城,他們能守多久?他們間沒有矛盾嗎?慕容垂和孫恩難道可以放下南北的大業不理?若他們勾留在此,南北的勢力更不會坐視,只要截斷其補給路線,他們便要不戰而潰。我們守穩小谷,進可攻退可守,只是攻擊其糧隊,以小隊作游擊戰,足可令對方疲於奔命。照我估計,他們能守邊荒集一個月已相當了不起。’燕飛訝道:‘這方是了不起的構想,你們因何不在議會提出來?’卓狂生道:‘早在你們離集視察的當兒,千千小姐便把整個戰略構想向我提出,徵求意見。是我不主張過早透露,怕人人曉得有此轉機,不肯死守。而此計是守不住邊荒集的應變之法,成敗關鍵在於我們能對敵人做成多嚴重的打擊。只有在敵人傷疲交加的情況下,我們方有機會全師突圍,轉而退守小谷,等待最後勝利的來臨。此役只要敵人無功而退,在以後一段很長的日子裡,也沒有人敢重蹈覆轍來犯邊荒集,我們將有一段好日子過。’燕飛道:‘這麼說,老屠能否保著小谷,將是此戰的重心所在。’卓狂生微笑道:‘小飛終於明白哩!我已把此由我名之為‘戰谷任務’的大計密告慕容戰和屠奉三,他們將死守小谷以接應我們,同時廓清敵人在此方向的封鎖,不會返邊荒集助守,因為在外呼應的作用更大。’燕飛深吸一口氣道:‘我可以起甚麼作用呢?’卓狂生道:‘你的應變部隊是一支奇兵,不過你們第一個任務不是應付敵人,而是護送一隊運送糧食物資的快速車馬隊到小谷去,當敵人發覺我們的行動,肯定生出警覺,改變計劃全力攻打小谷,卻正中屠奉三裡應外合之計。我們只有一次運送的機會,一切已準備就緒,只待你老哥起行。’燕飛道:‘他們是否正在西門候命出發?’

    卓狂生道:‘正是如此。’

    燕飛道:‘明白哩!送罷物資糧草後,車隊的人當然留在小谷助守,我的應變部隊又如何呢?’卓狂生道:‘你的應變隊改由姚猛率領,返回邊荒集,而你則負責對付孫恩,天下間沒有多少人有資格輿孫恩一較短長,幸好你老哥是其中之一。’燕飛皺眉道:‘假設孫恩的目標是邊荒集而非小谷,我豈非撲了個空?’卓狂生道:‘只有在兵荒馬亂之時,孫恩方有機可乘,我們已設立一支高手隊,由我率領專門對付孫恩,你可以留意燈號,若見有橙色燈籠掛起,須立即趕回來。’又沉聲道:‘孫恩殘忍好殺,最愛在戰場旁默默觀看整個過程,意動則出手。以你老哥如有神助般的靈銳,當可輕易找到他,只要纏得他難以分身,已告功成。小心點,勿要反被他幹掉。’燕飛點頭道:‘好!孫恩包在我身上,如能幹掉他,只須把他的首級高懸集外,天師軍立告崩潰。’卓狂生拍拍他肩頭,道:‘我們分頭行事,記著當古鐘連續被急速撞擊,便是‘戰谷任務’實行的時刻,現在我會分別通知八軍主將,縱退也要退得漂漂亮亮。’燕飛道:‘我們現在的計劃全集中在天師軍,假設延敵之計失敗,慕容垂和鐵士心的大軍依約在子夜到達,我們應付得來嗎?’卓狂生道:‘所以千千小姐要先惹徐道覆出手,戰場是在小谷和谷外而非是邊荒集,只要牽制著徐道覆的主力軍,敵人的夾攻將沒法發揮全力。’燕飛長呼一口氣道:‘換了謝玄親臨,恐怕亦想不出比千千更好的策略。’卓狂生道:‘所以我多次重申,邊荒集的成敗實繫於千千小姐身上,是她把邊荒集團結起來,亦由她領導我們渡過劫難。’燕飛道:‘穎水的防守是另一重要關鍵,船隊既已北上助宋孟齊應付敵人,只是地壘和木雷陣可抵得住聶天還嗎?’卓狂生道:‘穎水由顏闖全權指揮,他是江海流的拜把兄弟,熟悉兩湖幫的作戰方武,本身更是一等一的水戰高手,他會與負責守東門的程蒼古和南門的呼雷方配合,絕不容穎水落入兩湖幫的控制裡。’燕飛拍拍背後的蝶戀花,欣然道:‘一切清楚明白,我去哩!好好保護千千。’說吧往樓階走去。

    剛好紀千千登樓而來,與他打個照面,笑意盈盈的道:‘燕英雄是否要出門哩!’燕飛微笑道:‘只是到集外打個轉,待會回來再向千千小姐請安問好。’紀千千陪他一道下樓,喜孜孜道:‘人家還有些記掛著的事須問你呢?送你一程如何?’燕飛訝道:‘有甚麼賜教呢?不可以留待回來再說嗎?’紀千千皺眉道:‘閒聊兩句也不行嗎?’

    燕飛想破腦袋也想不到她要垂詢的事,哈哈一笑,與她併肩下樓。

    在到邊荒集前,誰曾想過邊荒集會變成眼前的局面?燕飛更從沒有想過,只愛坐在第一樓平台看街喝酒的自己,會如此積極竭盡所能地去為邊荒集而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