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幼犢無懼 懲惡助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大河(黃河)沿岸的一個偏僻小鎮,因位後官道之外故甚少有外地之人經過,因而各項營生甚為蕭條。

  鎮上唯一的一家藥堂內,程瑞麒陪伴著一位清瘦老者分坐小幾兩側,並聽那老者沉思之後說道:

  「程公子,尊夫人……」

  清瘦老者面有疑色的望望程瑞麒後,續又說道:

  「尊夫人內腑五臟遭巨震震傷,原本較分子您傷勢輕,但是因瘀血未洩而積於內腑,故而阻滯氣血循行反倒令傷勢增重,如今老朽雖已施藥用針清除瘀血,但內腑血氣已然大損,因此非短期可恢復。可惜本鎮地處偏僻窮鄉因而藥材方面……只因缺乏良好藥引,以致無法配出高效的活血益氣良藥,所以……程公子最好能送尊夫人至城市大邑求醫方是正理。」

  程瑞麒自幼少讀詩書,對醫藥更是如同癡者,怎懂得如何能使風妹傷勢好轉?因此心急中立時伸手從懷內掏出一個囊包,由內取出兩錠金元寶置於桌上後乞求說道:

  「老先生,不管您要如何用藥?只要能治好拙妻之病痛,要多少銀兩晚輩皆可先付」

  程瑞麒心急的說著,但卻聽那懦醫面含微笑的回道:

  「程公子您放心,醫者只知盡力救人,絕無吝惜用藥之理,也不注重診金之多寡,實因老朽藥堂內皆屬一般尋常之藥材,缺乏上好藥引調藥,尚幸尊夫人……尚屬處子之身,因此只要溫慢調理也能恢復,只差時間之長短罷了。」

  「老先生,您說要……要上好藥引但不知什麼是藥引?在那兒有賣?晚輩立刻就去買。」

  醫者用言頓時笑說道:

  「程公子,若要論及培元益氣活絡氣血之珍貴藥引,最常用者當盡人參,但人參卻也分為三品九級,其功效差別也甚大,最大萬春乃是白山百年老參,當然也有更珍貴者,另外尚有靈震、菜果、當歸等等,另有稀有少見的藤精、茯苓、雪蓮等等—老朽藥堂內也有人參旦方才也已合藥,但卻屬下品之物教唯恐藥效彰,因此老朽才有清程公子送尊夫人至大邑力被。」

  「啊?月來如此,那晚輩只好……瞳!你剛才說—….說雪蓮?….用您且稍待!」

  程瑜賜耽心中忽而靈光一現的想起一事,立時急步奔人內室的葉殊病榻前,在一堆雜物行囊內激找,不多時已捧著二十餘位在五彩鱗蟀巢穴內得到的一些寒蓮子,送至沿醫面前問道:「老先生,您看這些蓮子可否人藥?」

  清瘦眠藥此時已被一陣清香之味吸引得確目望去,只見程公子手捧著數十粒大如拇指清香四溢的雪白蓮子,羹時心神驟震的顫身急迎盯望不眨,接而顫抖雙手取了兩粒,寒蓮子細望嗅聞,之後又顫聲問道:「公……公子……老朽可…可否取一粒嚐…嚐試?」

  「可以,當然可以。您拿多少都沒關係。」

  儒醫聞言立時將一粒蓮子剝下一小碎層放人口內輕嚐,不多時立見他瞪大雙眼,面顯異采的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這……這是「雪蓮子」,真是「雪蓮子」,哈!哈!想不到老朽習醫數十年,竟然有幸二度獲見上品「雪蓮子」,而且……而且有如此多,哈!哈!哈!程公子,老朽四十餘年前在京都「御藥堂」拜師習醫,只曾在藏珍房內見到一粒拱若聖品的三十餘年「雪蓮子」,當時市價已值三百兩白銀。程公子,您這些「雪蓮子」少說也在五十年之上,實乃上品之物,可是您……?唉!程公子,尊夫人如在受傷之時只要服上一粒後,再略微推經活血後便可藥到病除,又何須拖延至今而致瘀血阻脈內路受損?」

  程瑞麒耳聽儒醫興奮無比的急切訴說,但卻是愕然的不知這些「雪蓮子」有何珍貴之處?只能唯唯啥啥的乞請儒醫將手中「雪蓮了」醫治嬌妻。

  於是儒醫面欣喜之色的只取兩粒碾碎,吩咐程瑞麒以溫水渡人譚玉鳳腹內便可。

  之後儒醫又沉思一會的詢問道:

  「程公子,老朽有話不知可問否?如有得罪之處尚請見諒。」

  程瑞麒眼見懦醫如此慎言之狀,也不知有何不妥之處?

  因此惶恐的忙道。「老先生,您有話儘管吩咐,晚輩必是知無不言。」」嗯!程公子,依老朽行醫多年這經驗,公子及尊夫人身受之傷應屬江湖武林人所習之內勁震傷,因此老朽判斷公子及尊夫人也應後習武之人,可是公子及尊夫人為何不以所習之行氣之法疏通經絡?否則早已內傷大減甚而傷復,又何需如此勞心?」

  「啊?行氣之法?老先生請恕晚輩愚昧,何謂行氣之法?」

  「程公子,自古以來的方士以及皇親貴族為了延年益壽,而以人生俱來的血氣運行道理,交替本內精、氣、神修練精粹,而達至怯病益之目的,爾後道家更將發揚光大,更有「黃老之學」、「玄女問」、「素女經」、「道德經」、「葛仙翁傳」,其內皆有養生益氣之法。

  在歷經數百年之流傳後,終於又有了體經絡血脈及穴道之總匯,而有了醫者專習之「針炙甲乙經」,直至本朝止的「備急千金要方」,使醫者已能經由人體三陰三陽脈穴而查出病痛加以針療用藥。

  而養生益氣之法經由道家廣傳後,已然成為民間強身益壽之法,甚而依修練精氣神運行禮內經脈之差異,而成就了不同學派,但總而言之皆為養氣益壽之法。

  在如此情況中本為養氣益壽強身怯病的修練之法,已然成為各學派之「內功心法」,也成為習武之人的奠基心法,當今江湖武林人士所習練之內功心法便是經此而來。

  因此醫者所習之人體血氣脈絡運行之理,與武林人所習之內功心法相差無幾,但醫者只求切脈探病源或是施計通脈活穴怯病,因此甚少精習為武,至多為益氣養生罷了。」

  懦醫說到此處後笑望程瑞顧道:

  「老朽原本以為程公子伉儷乃是江湖中人,因而遭遇仇殺,這倒是老朽誤解之處,尚請程公子莫怪。」

  程瑞映此時被儒醫所言而回憶在絕谷內所撿拾的眾多皮捲絹冊,繽思之後發覺內裡有些與儒醫所言甚為相合,因此立時依記憶寫出一些熟記的字體求救懦醫,果然得知乃是一些人體穴道名稱,並聽儒醫詳解道:

  「程公子,這些字乃是古篆字體,遠在秦漢之前中原各國文字各不相同,直至秦皇併吞各國一統中原後,才統一中原文體稱之秦篆,爾後「程逸」禁於獄內,以漢碑為本而創,書寫甚為方便,獄官隸卒習之書寫因而得名,而本朝字體便為「隸書」,因此古篆字體現今已甚少習之,識者也漸稀,而程公子您所書字體便屬「秦篆」,其中只有兩三字為隸體,但不知程公子為何曾習寫古篆?」

  程瑞麒耳聽之後這才知曉其內來龍去脈,但又不好解釋,只稱是曾在一古玩店內看過這些字跡而不解。

  在儒醫藥堂內,程瑞麒為求早日醫復傷勢;並且另有所謀,於是以十粒「雪蓮子」為酬,希望夫婦倆居於儒醫家中以便療傷。

  儒醫原本驚異的不敢接受,但程瑞麒言明請教醫道,以及人體血氣運行脈絡之學,這才使儒醫喜出望外的慨然接受,爾後便盡己所知傳授,另外又將診藏數十年的一冊「醫對聖華陀經」贈于程瑞麒。

  另外也經由儒醫之助,將所餘之「寒蓮子」以百草藥理配以藥材提煉出百餘粒藥丸,儒醫也詳解藥性的說道:

  「程公子,出門在外難免有所病痛傷患,而這些以「寒蓮子」所提煉的藥丸對五臟六腑之傷頗具療效,至於傷勢沉重而藥效不彰時,也只能以整粒的「寒蓮子」碾碎吞服且推血注脈後.十之八九皆可無恙。」

  在小鎮停留約有月餘後,兩人傷勢早已康復,但程瑞派因深習醫道逐漸入悟而不想離去,待得知坊間已有版本可購習後,方辭別德醫家小離鎮遠去。

  自從得此教訓後夫婦兩人已暫停以「彩虹鳳凰」的身份作案,而以富家子弟之姿遊山玩水避開江湖邪魔之追查,從此江湖武林已再無「彩虹鳳凰」之行蹤,而無從追查令人眼紅脅寶下落。

  臨近「伏牛山」邊緣的「南陽城」,因位居中原及秦嶺伏牛山之南而得名。

  在城南七里地之處乃越國時諸葛武侯隱居草廬,地名「臥龍崗」。

  此時在八角茅廬前,正有一位年輕俊逸的青年及一位美貌的女子在誠心憑弔,實聽右側的美貌女子聲如脆玉的低聲說道:

  「麒哥,咱們為什麼毫無目的四處亂走?何不前往大江一帶的名勝古蹟去遊覽一番?也總比亂走得好?」

  左側俊逸青年聞言後立時笑道:「鳳妹,咱們前兩月險遭人識出真面目,如今只能暫且息隱行蹤,如此便能令那些惡人無法確定我們行跡,而無法查知我們的身份,才能確保未來的安全。」

  「哦!原來如此,那你何不早說?害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囑!對了,鳳妹,何老丈所說的那些事,我久思之後猜想我們體內那股冷熱氣團大概就是什麼內家真氣?只不過我們並不知曉而已,尤其我曾試著驅動老在體內依經絡循行,果然發覺能消除疲累倦意,因此十之八九便是內家真氣,可是怎麼會到我們身上的?」

  「麒哥,說來也奇怪,咱們在山腹宮殿時,不是常食假山上的那些小果子嗎?而且每次吃食過之後便覺腹內有股熱氣上湧,而後便精力更加旺盛,你看是不是和那些果子有關係?」

  青年聞言後立時忖思所經歷之情景,不多時頓見他喜形於色的擊掌笑道:「對呀!你說得沒錯,就是如此了,這麼說來那些草本果樹皆是珍貴的……的藥果子,哈!哈!哈!

  早知道我們就多吃一些了。」

  兩人邊走邊談的,不知不覺已行至一處兩側林木高聳的山蔭狹道內,鳥鳴輕啼涼風徐徐,令人心曠神1台的遠離凡塵煩囂。

  徜徉在祥和清幽的林xx道中,忘卻了內心中的困擾,但是倏然一聲刺耳尖嘯聲凌空疾曳而至,接而便聽前方兩側內竄出了十多個手執刀槍棍棒的大漢,並聽其中一人大喝道:「吠!此林是我栽,此路晚開,要由此路去留下買路財,若有違逆意鋼刀不留人。」

  「唉呀……麒哥,是……是攔路盜匪……竟然跟說書裡一模一樣也!怎麼辦?快……快跑好不好?」

  程瑞麒眼見前方有三十餘名手執刀槍棍棒的壯漢竄出,心中正自一驚時,卻發覺身後來路中也圍上了二十餘名壯漢,再耳聽對方有人出言哈喝.已然知曉遇到了占山為寇的山賊。

  心驚中總算也曾經歷過江湖人圍殺的拚鬥,因此膽子也大了些,知道只要打不過便逃就行了,以免吃了大虧,於是平定心神的伸手抱拳說道:

  「諸位大爺,在下夫婦乃是身經虞禍與家人離散的孤雛,至於尚居無定所的浪跡天涯,因此諸位大爺可否網開一面的容在下夫婦離去?」

  群盜中此時已然跨步走出一個年約四旬的壯漢,滿面兇狠之色的喝道:

  「咄!本山之中難得有財神爺上門,再者依你兩人穿著豈是孤苦之人?嘿!嘿!你當本山好漢乃是可欺之人嗎?

  廢話少說,快留下買路財,否則立時一刀兩斷絕不輕放。」

  四句壯漢話聲剛落,突然身後另有人喝道:

  「吠!和這肥羊恁多廢話作啥?他若不從立時宰了他。」

  程瑞麒聞言心中一緊頓知要糟,隨聲望去正欲開口時,突然頭如雷擊般的睜望不眨,且驚叫道:

  「啊?……你……你……你是……二愣子哥?……是你嗎?二愣子哥?」

  驚叫出一身形已疾如奔馬般的疾衝向前,就在群盜尚自驚望的未及反應時,程瑞湖已伸手疾抓住那三十餘歲的粗矮青年雙手,神色狂喜且輕顫的叫道:

  「二愣子哥,你不認識我啦?我是小寶兒呀……」

  那三旬矮漢雙手突被一雙強勁的,恍如一雙鐵框的大手緊緊抓著,痛得他雙臂發麻且心慌的正欲抗拒時,突聽那人急切的呼喊出自己小名,霎時驚疑的盯望著不知他為何認識自己?接而又聽他自報名字,頓時回想起一個熟悉的面貌而怔愕疑望。

  而在此時程瑞魁已是狂喜興奮的環望群盜,果然發現其內似有幾個面善之人,當望見另一個面色黝黑壯實的五旬老者時,目光疾頓,接而又喜極的大叫道:「張大叔……您是張大叔?我是村尾程家的小寶兒呀!您忘了嗎?……」

  那五句老者耳聽他的大叫聲,頓時任愣的回想起在家鄉村內的西街尾.確實有家程姓之戶,也有個小男孩叫…

  叫小寶兒的,但眼見此人已是高大壯實的青年,如何能看出他往昔之貌?

  不過此時被抓握雙臂的三旬矮漢,已然疑叫道:

  「小寶兒?你真是小寶兒……」

  程瑞根聞言立時喜叫道:

  「沒錯,二愣子哥,你忘了以前帶我們幾個人……有小七哥……還有……大娃子他們到山裡抓蛐蛐兒?有一次你還墜落水窪內……」

  「咦?你……你…哈!哈!你真是小寶兒?哈!哈!

  哈!想不到你現在竟然長這麼高壯了?」

  兩人正心喜相認時,從另一側的群盜中也急奔出一個H十出頭的執刀青年,並高興的大叫道:「哈!哈!哈!原來你是小寶兒呀?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小寶兒你還記得我嗎?你猜猜看我是誰?」

  程瑞麒聞聲側首望去,雖然幼時玩伴至今皆已長大成人,面貌也已改變不少,但尚依稀的有個影子,因此細望之後頓時恍然的大叫道:

  「嚼?…哈!哈!你是…村頭的三毛哥?……沒錯,三毛哥真是你呀?」

  「喝,好小寶,虧你記性好得還記得我呀?哈!哈!沒錯了,是小寶沒錯。」

  既是同夥舊識,群盜懊惱中也別有一番歡愉的同為慶賀,於是程瑞麒忙將譚玉鳳介紹給同村舊識。

  在兒時玩伴驚異的盯望中,也隨即祝賀小寶已有了美眷,並且邀請夫婦倆往山寨小歇見見其他同村之人。

  隨著群盜同返遠在十里外的山寨內,果然在山寨內又見到數位同村長者,以及兩位幼時女玩伴,還有一些家眷婦女。

  欣喜歡樂的同聚一堂暢談幼時往事,以及村中一些變化,也了解了同村之人為了逃避戰禍,已然先後離村的少有音訊。

  而此批離村避禍之人,在無處投靠且維生艱困之下,於是聚合了其他逃難之人進入山區,而作了占山為寨作起無本買賣。

  在山區內,如遇有官兵或散兵流寇時,眾人便潛隱深山,待危機退除後續又回返山寨,因此尚稱平安的一晃十年。

  程瑞映也將自己隨同父母逃難時,竟遭流寇掠奪難民而與父母失散的淪為乞兒,且與同時與雙親失散的嬌妻相伴而淪落江南,但並未說出兩人的奇遇,以及「彩虹鳳凰」的身份。

  在山寨住有數日後,有一次聊談往事時,程瑞麒忽然詢問同村之長者及玩伴,為何不回村重整家園安居?淪落此地為寇豈是長久之計?

  但眾人耳聽之下皆搖頭嘆息,而二愣子也已解說道:

  「小寶你不知道,我們也非未曾想過,也不想長久攔路打劫,但是如今只能勉強維持溫飽,那有餘力返回家鄉重整家園?那可是要花費不少銀兩的呢!」

  程瑞麒聞言立時激動的拍胸脯說道:

  「二愣子哥你放心,只要大家有意返回村中重整家園,所需之銀兩小弟願意支助諸位每人一千兩白銀。」

  話落,立時從懷內掏出一疊銀票,當場使每人分贈一千兩,毫無吝惜之色的散發了將近三萬兩銀票。

  眾人眼見手中之銀票,俱是疑惑得猶自不信,不知手中銀票是真是假?而且也懷疑小寶兒身上怎會有如此拒銀?

  另有些人則面有貪婪之色的盯著小寶兒手上尚餘的銀票,似有據為己有之心。

  而程瑞麒此時續又說道:

  「大家不必疑心,只要回村之後如另有所需的話,小弟必將全力支助,至於山寨中其他的人如肯同行,當然也可獲得相同之待遇,也可使村中人氣旺盛的興盛而起,但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眾長者及舊友眼見是實,立時狂喜且汗顏的異口同聲回返家園,並且激動的—一感謝小寶兒的善心。

  兩天之後,只見數十輛騾馬板車上堆積著無數家當,程瑞做夫婦也伴隨著一百餘名老少離開山寨,踏上歸返家鄉小村的路途,當然其中大部分皆屬外地之人,而其中有小部分人則準備途中分手歸返自己的家鄉,重新開創家園。

  臨近「淮水」及「雞公山」之間的「信陽鎮」,在鎮東百坦克地之外的「百家村」,頹敗五破的房舍十之八九已無人居住。

  而村內只有六戶村民依然居未離,但生活之困境已到了無隔宿之糧的地步,眼看也將難再久居的困斃村中。

  尚幸從村酉黃土路中,黃塵滾滾折湧來數十輛板車,以及百餘人的人群,且歡天喜地的沿路歡叫哈喝舊鄰之姓名。

  六戶村民聞聲出房遙望,耳聽有人呼喚自己姓名,頓時驚疑的開口回應,這才知道是往昔村民已然回歸,頓時容極而泣的前奔迎接。

  板車中帶來了應有盡有之糧食、耕耘器具,以及日常所需的雜物,於是使小村開始有了生機及希望。

  程瑞股此時已是近鄉情怯的不知雙親是否返回家中?

  因此又期望又畏懼的領著譚玉鳳緩緩行近家宅,遠遠凝目望去似乎宅院依舊,但是荒草叢生的一望便知久無人居住了。

  雙目淚水滴流衣襟,默默的踏入院門已損毀的院內,只見內裡雜草叢生,往昔的花木已枯,左側的那口深井依然,只是搖輛已腐垂索已空。

  推門宅門後只見房內客堂中殘破狼藉,蛛網塵土厚實,而家具也失落不少的空蕩蕭條。

  在宅內各處查看,且不時的位足回憶著幼時情景,但如今已人事全非的淒涼無比,令他面顯悲淒不盡啼噓。

  緊隨在後默默無言的譚玉鳳,此時也是淚流滿面的環望夫君家園,並泣聲安慰夫君的輕聲說道:

  「麒哥!公公婆婆尚未回來,但咱們要先盡心整理回復舊觀,改日公公婆婆回來時才會欣喜稱讚,麒哥,你別傷心了,咱們暫且先整理出一間房間來歇宿,然後再—一清理好嗎?」

  程瑞映聞言緩緩點首應聲,但忽然想起一事的急忙奔出宅外,尋找久居小村未離的六戶人家詢問有無爹娘的音訊?

  但所得到的回答是,只曾有離村之人,卻未曾有人回村,怎會有離去之人的音訊?故而使得程瑞映再次希望幻滅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見到爹娘之面?

  「百家村」在大批人群回村落戶後,頓時生機盎然的熱鬧非凡,除了各自整修、新建家園外,並且自告奮勇的先為程瑞麒整修家園,以報答他對眾人的大力支助,因此不到兩月已將程宅修建得更甚往昔,雖非富豪之家的庭院華樓,但也宅院寬敞得一如富家大宅。

  另外村周的荒廢田地也已重新挖渠引水,種植了早熟雜糧疏果以供應往後食用,使得各處呈現了同樣欣欣向榮之景色。

  每當人夜之後,村民便聚集研商各種營生之規劃,使村內不缺日常需用之物,只要小村興旺,必可使舊有村民得訊回鄉,或是吸引外地之人前來落戶繁榮小村。

  在村中居有數月後,村民雖已知曉程瑞麒與譚玉鳳的夫婦關係,但是在經驗豐富的老輩婦女眼中,卻看出渾玉鳳依然是處子之身,於是好奇的私下探詢,這才發覺小夫妻倆並不知夫婦人倫魚水之歡之道,因此尚是處子之身。

  村中眾長者在得知如此令人驚訝之事後,頓時分男女詳解乾坤男女之人倫,才使小夫妻倆羞意盎然中懂得了夫妻人倫之道,也恍然悟解一些不明之事。

  於是村中眾長者一來為慶祝小村的重整生機,二來答謝程瑞輟大力支助村民五萬餘兩白銀重整家園,因此興高彩烈的舉辦一場盛宴,為兩人正式媒約定聘舉行婚慶。

  在一番熱鬧喜氣的婚禮之後,將小夫妻倆送人洞房後,才歡愉的各自回家,只留下兩人在喜房內相對注目。

  「鳳妹……你……你心慌不慌?」

  「嗯……我……喔……喔……賤妾確是心頭怦跳慌亂但怎麼會這樣?這跟以前那些日子……好像不一樣的甚為不自在,麒哥,我……我…我…又忘了……夫君,賤妾覺得怪怪的.但是又好像覺得更踏實些,都跟以前不一樣,好好玩呢!」

  程瑞麒聞言頓時也笑說道:「對呀!以前咱們倆那知道這些事?我現在還要改口稱你為娘子,可是……卻沒以前自然順口呢!?

  「‘嗯—….可是夫君稱賤妾娘子時,賤妾卻心中甚為踏實的就像以前……!反正就是真的夫妻了嘛!」

  「嗤!這麼說來以前並不算羅?」

  「不……不……

  不是……討厭啦!人家和你說正經的,你卻逗人家,人家又不是那個意思,只不過……慢。….」」

  程瑞麒丁待她說完,立時撲摟著她倒臥床榻擁吻,品嚐著與往昔不同心境的歡愉興奮,以及神思響往的那種未曾經歷過的魚水之歡。

  未幾,兩人衣衫已一件件的褪除,相互溫存撫慰,享受那遲來的興奮激情。

  因此不多時兩人已是心落激情得鼻息粗喘,全身輕顫中淫欲已充斥兩人心胸,迫不及待的便開始嘗試那初曉的夫婦人倫滋味。

  茅塞頓開初嚐雲雨別有一番滋味,只聽她嬌哼輕啼吃語呢哺,如癡如醉欲罷不能,扭搖額挺迎送往來,魂飛魄離如登仙境。

  而他輕聲細語道盡情意,柔撫輕吻溫柔體貼,陽莖如戈緩挺輕抽,靜如柔兔猛如勇虎,縱橫挺刺欲罷不能。

  陰洩陽注妙如登仙,激情難息舉戈再戰,幾番雲雨幾度狂顛,香汗淋漓四濺,魂飄蒼穹魄臨仙境。

  良宵中兩人盡情享樂數度後才經戰息鼓的相擁人夢,從此兩人也更加恩愛得情深意濃嫩膠似漆。

  回回回回回回

  一個多月後,「百家村」中所有的老少村民皆圍聚東村口,歡送即將遠行的程瑞映夫婦。

  「寶哥兒你放心,宅院的一切大家都會好好的替你照。

  顧,如果程大爺、大娘回來後也會詳述一切的讓他兩位老人家放心」」是呀!寶哥兒你放心好了,大家都會好好照原委會的,你就放心去吧!」

  「小寶,你此去……」

  「寶哥兒要記得每年回來……」

  程瑞湖夫婦日中含淚的望著眾多鄉親,連連稱謝且一一告辭道別才雙雙跨騎駿馬離村而去,並且不時的回首擇手辭別,至難見村民身影時才驅騎疾馳而去。

  此時的夫妻倆已然不同於半年前了,歷經了乾坤交泰陰陽調合後,更是容光煥發神采飛揚得不同往昔。

  只見他俊面揚溢著幸福的光采,英挺俊逸的容貌配上一身藍色絲綢勁裝,外罩斜襟長衫,腳穿高雲鞋,更顯得英氣煥發調優不群。

  而她滿頭油亮雲召絲巾包罩,嬌靨紅嫩浮顯瑩光,肌膚柔嫩細膩白裡透紅,一身淡紫實褲外罩束身羅裙,將玲瓏身軀包裹得更形突顯誘人,真是嬌柔美豔得有如初綻花朵。

  在俗禮中若女子嫁為人婦之後娘家閨名已甚少提起皆只以姓氏稱之,如譚玉鳳已被村民稱之程門譚氏或是程家媳婦,但夫婦商議後依然以舊稱相稱。

  西陽西斜彩霞滿天,波波浪花映射中更是彩光閃爍,片片風帆隨波穿梭,使整個江面充滿了生動的景色。

  一艘大江船由上游順流而下後緩緩停靠「鄂州」渡口,安時江船及江岸的船伕、苦力便開始忙碌的卸下船上貨物,並且再將下行貨搬運上船。

  而此時只見船腰的客艙中一前一後的步出了兩名青年男女,興匆匆的步下船板往遠方「鄂州城」行去。

  「鄂州」自古便興盛繁華,車水馬龍遊人如織,城內商家應有盡有所列貨品也甚為標緻美觀,絕不比京都「長安」差。

  青年男女正是程瑞麒夫婦,兩人趁江船停靠裝卸貨物,且因夜行大江甚為危險而停歇一夜之便,不願錯過了增長見聞的機會,於是雙雙下船往城內遊賞一番。

  燈火通明的城內大街百商雲集,茶館酒樓更是高朋滿座,朗笑喧譁之聲充斥外溢,街頭小販不停穿梭遊人之中吆喝叫賣。

  夫婦兩人漫步大街細賞商家所陳列貨品,並時時心動的入內詳觀,除了譚玉鳳購買了一些女用之物及飾物外,而程瑞麒則購買了一些書冊及古本綱冊。

  待逛遊至有名的「黃鶴樓」時,兩人正併肩登樓時突聽由左側響起一陣女子怒叱聲:「呸!下殘胚子找死……」

  「拍……拍…」

  「啊……臭……臭丫頭竟敢打我……」

  「賤婢找死……」

  循聲望去,只見路上行人驚叫慌急的走進,立見路中顯現出七名身穿黑衣的懸刀大漢,其中一人尚手捂雙頰的似被人拍擊。

  而七名黑衣大漢之前則另有一位身穿桃紅緊身衣衫,將玲瓏嬌軀突顯得讓人垂涎的二九佳人,以及一位發雙髻年約十四、五歲的丫鬟。

  只見那丫鬟正雙手插腰雙目怒瞪,且一臉不屑之色的叱道:「哼!打你又怎樣?你道我們和一般婦女一樣好欺負哪?若非小姐不願和你們一般見識,否則……哼!你那雙爪子就要廢了。」

  但那雙頰遭擊的懸刀黑衣大漢似不甘顏面大失,頓時怒喝的揮掌拍向那丫鬟,並叱怒叫道:「臭丫頭,大爺劈了你回」

  面容俏麗黠慧的丫鬟眼見大漢揮掌疾拍而至,但並不畏懼的身軀微抖,並且右手疾抬如拈花般的曲指疾彈向大漢右掌腕間「大陵穴」。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俏丫寰竟以柔弱無骨的秀手由指彈向大漢手腕,若非指力強勁怎敢以螳臂擋車?

  而那黑衣大漢雖在怒火高漲時,卻也不敢輕估的右掌急頓,且化拍為拳的轉擊向丫星左肩,而友掌也由側疾砍丫寰右手臂。

  但沒想到俏丫頭嗤笑一聲的立時右移一步,不但進過了大漢右手拳勢,且右手順勢回揚時,食中二指已並指劃向黑衣大漢在手肘的「曲池穴」,而左掌倏又疾揚而起的又拍中了黑衣大漢右頰。

  「拍」

  「臭賤婢,老子跟你擠了……」

  「吠!臭丫頭竟敢連連傷人,大家快圍住她們。」

  「賤丫頭刁鑽,別放過她……」

  「死丫頭恃功欺人剝了她。」

  就在眾黑衣大漢怒氣高涌的便欲圍住兩女時,突聽一聲陰森怒哼響起:「哼!住手……」

  哼叫聲一起,頓見七名大漢神色一驚又喜,急退數步的回身恭立的望著一名身形魁梧無方臉五句老者。

  「屬下恭迎壇主。」

  剛從旁觀人群中擠人的方臉老者正冷漠的頷首無語,一雙凌厲陰森的雙目盯望著那主婢二女,而神色變幻不定的仁立一會後才陰森森的笑道:「嘿!嘿!嘿!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湘水一鳳」南宮姑娘芳駕,嘿!嘿!本壇主今日有幸見到姑娘可真是大為高興。」

  魁梧老者一現身,頓使那靜立無語的粉衣姑娘急忙召喚侍女退返身後,並且脆聲說道:「喔!原來是「黃蜂毒怪」

  呂前輩您大駕在此,恕晚輩婢女淘氣冒犯了前輩下屬。」

  「嘿!嘿!嘿!好說,好說,南宮姑娘,令尊現在何處?

  怎未見他蹤影?本舵主可是對他極為思念呢!」

  那「湘水一鳳」南宮姑娘隨著緩緩行至的「黃蜂毒怪」而逐漸轉身,才發現她乃是個頗為艷麗的姑娘,只見她鵝蛋臉,雙目秀美黠慧柳眉修長,鼻染秀挺小嘴朱紅,且有股令人心動的艷媚之色浮顯眉宇之間。

  此時又聽她脆聲笑道:「哼!謝謝前輩的關心。家父他老人家仍在家中並未出門,如今身子也甚為硬朗,有勞前輩動問了」

  「嘿!嘿!那就好,如此本壇主就放心了,改日必當登門造訪的索筆舊債,到時便知他是滯安好了、」

  「湘水一鳳」南宮姑娘聞言頓知其意,因此續又笑說道:

  「哼!呂前輩客氣了,不過看你氣色甚差,到時是否有能力至本在拜見尚屬問題?因此你就免了奔波吧?萬一路上有何不對……哼!哼!那可是大大不妙呢!」

  「黃蜂毒怪」呂鳳揚聞言頓時怒火上湧內心暗罵,但卻不形於色的陰森笑道:

  「嘿!嘿!嘿!南宮姑娘的小嘴可真刁鑽喔?不過姑娘離家門行道江湖可要小心注意些!萬一在途上遇到什麼不長眼之人,到時有什麼傷痛或陷於危險,那可是會令姑娘家悲痛終生的喔?」

  「湘水一鳳」南宮麗珊聞言也心知老邪言中之意,但心知在城邑大庭廣眾處他並不敢過份招搖的出手動武,因此有恃無恐的嬌笑道:「咯!咯!咯!呂前輩放心,真要是有那些下三濫之毛賊也來找本之晦氣,那可是他們自找死路。」

  「嘿!嘿!嘿!南宮姑娘果然是女中豪傑,那本壇主就不再多說了,我們走。」

  「是!壇主……」

  「遵命!」

  「壇主她們……」

  「黃蜂毒怪」呂風揚神色陰邊的望了望主婢兩女後,頭也不回的穿入人群離去,那七名黑衣大漢雖甚為不甘心,但也只好神色狠毒的盯望兩女一眼後緊隨壇主身後離去,結束了一場毫無結果的爭執。

  程瑞麒夫婦靜立人群內全著雙方言語行動,待雙方各自離去圍觀人群也散去後,才低聲朝僑妻說道:「鳳妹,你看他們都是行道江湖的武林人,剛才雖未曾激鬥,但聽雙方所言似乎原本便有什麼芥蒂仇恨,因此才語中含有脅迫之意。」

  此時譚玉鳳美國盯望著那「湘水一鳳」的背影,耳聽夫君之言後也興奮的低聲說道:「對也!尤其是那個什麼「黃蜂毒怪」,一眼看去便知不是什麼好人,而且語中帶有要對那姑娘主婢有所不利之意,但是那姑娘好棒唷!竟然不怕那些壞人,且仰首不畏,賤妾好羨慕她也!」

  「鳳妹,咱們對江湖事一無所悉,也不知他們有什麼是非屈直的怨仇,因此不要管他們之間的風波,還是去「黃鶴樓」賞景用膳吧!」

  而此時譚玉鳳卻回憶若剛才那女婢出手與黑衣大漢的爭鬥,發覺自己似曾使用過其中一招,並且覺得那女婢出手似有差錯也甚為緩慢,如果是自己出手的話……

  想到自己出手的招式可能比女婢更為有效的制住黑衣大漢,因此甚為興奮的說道:「麒哥,你剛才看那女婢出手的招式沒有?方才我回想之後發覺我們在地宜山谷中曾習練玩耍的那些招式,也能用來抗拒那黑衣大漢,甚而更為有效呢!」

  程瑞麒聞言後也立時笑道:

  「嗯!其實剛才我也曾細思過,發覺他們雙方出手皆甚為遲鈍且有些地方原本可制住對方,卻又平白錯過,尤其那黑衣大漢更是錯誤百出,決非那小姑娘的對手,但是我們自從離開山谷後,並未曾與人正式的交手過,因此也不知所學是好是壞?說不定臨上陣與人打鬥時,連那黑衣大漢還不如呢!」

  譚玉鳳耳聽夫君之言也覺甚為有理,因此頷首應是,但忽又見他喜笑道:「嗨!麒哥,不如咱們擇機與人比試一番如何?」

  程瑞麒聞言時只見好在臉上浮顯出興奮之神色,不由伸手在她鼻尖輕捏了一下知說道;「嗤!你呀!少出餿主意啊!你沒好見那些武林人與人爭執不悅時,動輒怒目相向的甚而結怨,之後便時時伺機報復,到時咱們可是要時時防人而無法安穩的四處暢遊,那可非息事寧人便罷休的了。」

  譚玉鳳聞言一怔,接而面顯羞澀之色,舌尖伸吐出微張的櫻唇嬌嗔的嘟嘴說道:「好嘛!好嘛!人家不說了嘛!你都笑人家。」

  良辰易逝,時約亥未之時夜色漸深.各處人潮也逐漸稀少冷港,營生店家也一一撐上門板休歇,夫妻兩人也遊賞盡興的出城前往船渡之方。

  皓月高掛將大地染上一片銀白,使城我卡塔爾燈光的道路依然依稀可見,再加上兩人身俱不弱之內功,因此並不須提燈火照明便可安步當車,柔情蜜意的徜徉在寧靜的皎白月色中,緊擁依偎默然無語享受著心靈中溫馨美妙的境界,真希望人生的旅程皆是如此安詳溫馨令人沉醉。

  倏然,兩人耳聽遠方有一陣金鐵交鳴及女子叱喝聲傳至,破壞了寧靜月夜的陶然感,頓聽程瑞麒心奇的說道:

  「咦?前面好像有人拿兵器打鬥呢?」

  「奇怪?這麼晚了尚有人在野外打鬥?而且還有女子之聲,麒哥咱們快過去看看好嗎?「

  「這…嗯!也好!不過要隱住身形莫要被人發現,否則他們將咱們當成某一方的人而攻擊那可不妙呢!」

  「好嘛!好嘛!聽你的就是了,快走嘛!」

  程瑞麒心知嬌妻生性活潑淘氣,雖為人婦了尚是依然,什麼事都想嘗試一番,因此不停的叮嚀著。

  兩人身形迅疾的掠往叱聲連連的打鬥之方.果然見到前方約莫百餘丈外之處刀劍精光飛閃,在暗夜中更為醒目,不知是什麼人在廝殺?

  在樹蔭草叢的隱遮下,終於接近至二十餘丈之地的一株樹後遙望,只見前方正有數十名黑衣蒙面人正刀劍疾揚的圍殺兩名女子。

  「唆?麒哥,那兩個姑娘竟是那「湖水一風」主婢呢!這麼說來那些黑衣蒙面人不就是那「黃蜂毒怪」的局下羅?」

  「嗯……應該沒做!不過這麼多大漢圍攻兩名女子實是無恥之極。」

  夫妻倆正說時,突聽一聲女子驚叫聲響起,接而又聽另一個女子之聲叫道。「小娟,沉著應戰也別離我太遠,這些「乾坤幫」的賊徒卑鄙無恥,不殺他幾人豈能甘心。」

  「小姐……小婢……擋…擋不住…」

  氣喘的女婢此時似是功力虧損得身形遲緩,因此甚難抗拒由三方圍攻的大漢,而「湘水一鳳」每每遇逼近解圍時,黑衣大漢人便退出數丈,而另一方之人則又緊隨圍至,使得主婢兩人無能脫出圍勢。

  況且那些黑衣蒙面人似有心拖累兩女,並未硬打硬攻的群攻而上,故而你進我退,你走我迫的迂迴不止。

  而「湘水一鳳」南宮麗珊似也看出其內玄機,但卻不敢追殺黑衣大漢,唯恐婢女小娟落單而遭殺害,因此雙方你來我往的陷於膠著之狀。

  就在此時只見左方道路疾掠而至三個人影,居中一人竟是「黃蜂毒怪」呂風揚,雙目略望之後便喝道:「吠!王香主、陳香主,你們怎麼到現在還沒拿下這兩個賊婢?」

  蒙面大漢群中立有一人忙回聲說道:「啟稟壇主,這兩個雌貨中那丫寰尚好打發,但那「湘水一鳳」卻挺難纏的,加之您要活捉她兩人獻於到幫主,因此屬下等只好緊纏拖垮她們方能毫髮無損的拿下她們,所以……」

  「好啦!你不用多說了!」

  「黃蜂毒怪」呂風揚心中深知手下原本便難順利的拿下兩個戲婢,因此立朝左側的一人說道:「薑護法,你去拿下那「湘水一鳳」!」

  「是!壇主您放心,屬下這就去揭下那賤婢。」

  左側那削瘦陰狠蛇目鈞鼻的薑護法恭身應道,立時身形疾掠的撲向那「湘水一風」,雙掌已凌空疾拍而下。

  「呸!「陰蛇」你少說大話.看劍。」

  「湘水一風」心知「陰蛇」乃是陰狠毒辣的邪怪,行事不按常理令人防不勝防,在他加入之後必定對自己主婢威脅甚大,因此已有先除掉他之心,故而嬌叱聲中已將家傳絕技「凌風三劍」施展而出。

  賣時只見劍光暴漲的化為一片劍影疾迎凌空而至的「陰蛇」姜一峰,似有一劍定勝負之意。

  然而既稱「陰蛇」,定知是陰險狡詐之人,豈會毫無心機的侍功燥進?因此只見他凌空下罩的身形倏然停頓的下墜右斜,立時雙爪如鉤的抓向婢女小娟右半身。

  「湘水一鳳」南宮麗珊絕招一出,卻見對方身形疾洩斜掠,頓知不妙的急聲叫道:「小娟小心…」

  急叫聲中身形已暴斜疾迫,手中銅劍也已回收再抖,立時震抖出數點劍光追射’‘陰蛇」後背要害。

  此時婢女小娟已被數名大漢刀劍揚揮中逼得頻頻退卻,突聽小姐的急呼聲頓知不妙,再也無暇細想的急將手中劍反手口搶,而身軀也已朝斜橫的暴竄而出,就在這霎那間已覺胯腿部似被失物劃過,頓覺大腿處涼颶颶的,褲腿處已被劃破近尺長的裂縫。

  危機並未消失,身形暴竄之處已然竄向五名大漢之前,頓見五名大漢面顯猙獰之色的冷笑施展兵器疾砍而下,但手中劍勢已回收不及,眼看便將傷在大漢之下。

  就在此時,突聽一女子叱喝道:「呸!無恥之徒侍眾欺人,接姑奶奶一劍。」

  隨聲倏見一片雪白精亮之毫光凌空疾罩而下,將數名大漢皆罩在劍幕之下。

  此時心中狂急的「湘水一鳳」南宮麗珊驚駭小娟所遭危機,正準備放棄追擊斜閃而去的「陰蛇」時,突見一片雪亮且凌盛的劍幕由外外留疾射而人,再耳聽嬌叱之聲頓知有人打抱不平出手相助救援小娟,霎時芳心狂喜的劍勢不變追擊「陰蛇」。

  在這眨眼的霎那間已聽救聲慘叫響起,並又聽另一側暴喝連連中兩道人影也巳疾樸而至。

  「啊」

  「什麼人膽敢哇……」

  「哦……痛死……啊……」

  「吠!何方朋友竟敢插手我「乾坤幫」之事?」

  「住手…」

  「邪魔接招……」

  就在慘叫吩嚷暴喝之聲亂成一團時,倏又見一片凌厲赤芒由一株樹後暴湧而出,疾罩撲往雪白劍芒之處的兩道人影。

  數方紊亂之勢聽來似乎長久,但實則皆在眨眼之間同時發生,而難以左右兼顧。

  「黃蜂毒怪」呂風揚原本站立一側觀戰,尚以為護法「陰蛇」姜一峰出手牽制「湘水一鳳」,必可使手下武士先拿下那女婢,但沒想到就在此時卻有外人出手架樑,而且依那雪白劍芒之凌厲,來人功力決非弱者,因此心中大驚,毫不思索的暴掠迎去。

  但是,身形剛出而右護法也隨之暴掠時,卻驚見另有一片赤色劍芒疾軍而至,因此那還能出手或接手下武士?因此身形暴閃過開赤色到芒的凌厲攻勢。

  身形外掠尚未落地,但那赤芒迅又折轉追至,使得「黃蜂毒怪」只得連連暴退閃避那如影附形的赤芒。

  「吠!大家快圍住狠殺,不必留活口了。」

  「快留住那蒙面女子……’」

  「那來的賤人敢插手本幫…哇…。」

  「快…快…別讓她們跑了快追……」

  眾黑衣大漢眼見突如其來的蒙面女於,以雪白劍芒閃爍的匕首殺傷了三名同伴,頓時怒喝連連的圍上二十餘人,刀劍齊出的狠狠劈削蒙面紫衣女。

  而另一方的婢女小娼在得人救助後,已然危機消除的立時怒叱連連振劍攻向眼前十餘名黑衣大漢。

  「湘水一鳳」南宮麗珊芳心大鬆時,也已與「陰」及四名黑衣大漢激戰一團,大有趁此良機劍誅部分敵人之意,因此招皆是凌厲劍招。

  施展雪白劍芒的紫衣蒙面女正是譚玉鳳,眼見自己手施劍招下,已然刺斃兩名大漢,因此芳心大喜得臉氣更旺,也不管是否能傷到其他黑衣大漢,已將手中短劍連連施展出所曾習練過的招式,疾猛的揮向那些黑衣大漢。

  程瑞麒眼見嬌妻蒙面縱出施劍救人,因此也急忙掠出攔擋那兩我名為首之人,劍芒飛處敵人已連連暴退,因此大喜的喝叫道:「以眾擊寡仗勢欺人之輩無恥至極,在下路見不平倒要看看你們這般賊徒有何顏面再欺侮兩個女子?」

  然而「黃蜂毒怪」呂風揚雖被突如其來的赤色劍芒逼退,但他之名聲豈是憑空而得的?因此身形暴退再縱的立時反撲而上,一雙手掌巳迅疾的連連施展拍出一片掌影,狠猛的罩向藍衣蒙面上,並且怒喝道:「那來的不長眼小子,竟然膽敢插手本幫之事?想找死還不容易?納命來吧?」

  此時眾黑衣蒙面大漢雖是驚見有人施劍衝人而四閃竄躲,但隨即再次聚合圍堵的將一男三女四化圍困圇內,並怒喝連連的狂攻而上。

  此時的「湘水一鳳烏南宮麗珊及小娟,眼見天降神兵解了危急之況,勞心又驚又喜的立時會同兩名救援之人各撈一方的互依互峙,疾施劍招反攻黑衣大漢。

  霎時只聽兩人群中已然驚呼慘叫的又傷亡了數人,再也難如方才佔盡優勢的輕鬆圍堵。

  程瑞麒夫妻倆本是積於眼見不平仗義出手,但卻未曾考慮到夫妻倆的所學是否能抗拒那此賊徒?初時得玉鳳雖在眾大漢不防中刺斃兩人,但隨即便被團圍困住,再難有傷敵之機,只能將曾習得的一些招式連連施展而出。

  而程瑞核此時被「黃蜂毒怪」呂風揚疾猛的掌勢逼得手忙腳亂,腦中雖浮顯出許多招式,但卻不知該用何招抵擋?

  因此也是將所習之招式連番施展而出抗拒對方攻勢。

  「黃蜂毒怪」呂風揚怒施軍招時,只覺對方所施劍招怪異,有些招式並非攻向自己,而是在原地疾施的好似別有用心,加之對方手中短劍熱浪滾滾鋒芒凌厲,因此驚疑的不敢貿然退前輕揚其鋒,想查探對方的虛實再做處理。

  程瑞麒劍招疾施數招後,眼見那賊首不敢靠近的退出數尺外,頓時心喜的以為對方抵擋不住自己的招式,因此膽氣更壯的立時收招說道:「老賊怕了吧?那你就快車人退走莫再仗勢欺人,否則在下便要以手中創誅除你們。」

  「黃蜂毒怪」呂風揚耳聽藍衣蒙面人之言後頓知是個年輕人,心中疾思後立時喝道:「吠!你們是什麼?快亮出字號,難道是藏首露尾之輩?」

  程瑞麒怎懂得在江湖中如何應對各種場面?也忘了自己夫妻倆已成為眾邪魔追尋的對象?因此聞言後尚不知該如何回應時,突然想起幼時看戲裡的台詞,於是仰首挺胸的哈哈笑道:「哈!哈!哈!大丈夫立不改姓坐不改名,在下夫婦乃是「彩虹鳳凰」是也,今日遊歷至此,見爾等以眾欺凌兩名女子,故而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也,爾等識相者還不快快離去?否則必定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劍劍誅絕。」

  「黃蜂毒怪」呂風揚原本聽他咬文嚼字的好似唸詞一般,因此狂怒的便欲叱斥,但突然驚怔的回想起他剛才所言,霎時狂喜的急問道:「你……你們是「彩虹鳳凰」?」

  程瑞麒耳聽他驚急之言,頓時傲然的骼聲說道:「然也!

  怎麼樣?」

  「黃蜂毒怪」呂風揚聞言雖不敢確定,但已是狂喜的哈哈笑道:

  「哈!哈!。刷牙,好,原來你們便是「許和」江都遭數十名高手國堵卻依拔逅選的「彩虹鳳凰」?剛剛哈!如今武林各方同這沉尋數月不著,有如黃匐沓然的「彩虹鳳凰」竟然在此現身……哈!哈!果然沒信,雖然衣著有變,但赤紅酷熱雪白酸富的兩輛近創確實無誤,好晚本壇主今日可是時來運轉的即將緣裁活空了,大家快緊緊圍住這兩個家麵人,那兩個戲婢就別管了。」

  「是!壇主……」

  「屬下遵命……」

  「壇主有令大家快回住那兩人……」

  「薑護法。陳護法,壇主有令放過那兩個戲婢,只要目捉「彩虹鳳凰」……」

  此時的薑、除兩名護法正協助手下武士圍攻「湘水一鳳」及那名藝展雪亮短劍的蒙面女,但依然被兩女傷亡了數名武士尚無法拿下一人,因此已是又驚又怒的狠攻猛殺,早已無生出之意了。

  然而耳聽壇主之有時,立知壇主放棄了「湘水一鳳」主婢兩人,而要揭下那家麵的「彩虹鳳凰」,不問可知是要追問百萬金銀財寶的下落,因此立時合力圍攻那執白短劍的紫衣蒙面女,只留下十餘名武士在應的攻向「湘水一鳳」主婢,並且成半圓狀的逐漸將四人近分兩處而無法互峙呼應。

  譚玉鳳初時上場便得心應手的傷亡了數名黑衣大漢,因此芳心鎮定得服氣更甚,加之左右及後背皆有人互峙無險,更是放心大膽的放手疾施所學沉啊出招,眼光用視中主要見到刀光劍影中有破綻微隙時立時施劍搶攻而人,因出片刻後又被她創傷三名黑衣大漢。

  但在那陳護法疾掠而至的出手攔擋攻勢後,立使以8並無豐厚交手經驗的譚玉鳳感到壓力驟增,而且手忙腳目的不知該以何種招式對抗對方又狠又疾的搶攻?尚幸手中乃是一柄鋒芒凌厲的寶劍,以及價或施展出一招玄大精」

  招式通退對方,如此方能險險的穩住陣腳。

  然而此種情況已被精明的陳護法看出端倪,更是放手搶攻得通使譚玉鳳逐漸退卻。

  而在右側的「湘水一鳳」此時因壓力頓減,因此已是鬆了口氣的沉穩出招攻向「陰蛇‘’及黑衣大漢,方才被國圍逐殺的怒氣也經由手中長劍凌厲疾攻而出。

  但是眼見左側救援自己主婢的家面女子,似乎出手把式時而玄妙時而平淡,而且似有忙亂之況的逐漸退卻,因此毫不思索的劍招倏變,時而轉攻左側黑衣大漢及陳護法,才能勉強的穩住「乾坤幫」之人的攻勢。

  在此同時「黃蜂毒怪」及那藍衣蒙面人的話語也聽人耳內,這才知兩人乃是近來江湖中盛傳的「彩虹風風」,也從「黃蜂毒怪」的狂喜叫聲中得知他已有意放過自己主婢兩人。

  果然就在「乾坤幫」幫徒逐漸放棄圍勢,邁開自己主婢與「彩虹鳳凰」的互峙後,身後已再無人圍擋得可迅疾離去。

  「湘水一風」南富麗珊芳心疾轉後,立時朝小娟喝道:

  「小娟,我們走!」

  婢女小娟耳聞小姐的呼聲頓時一怔,疑惑的望向已被「乾坤幫」之人圍困的那兩名仗義出手之人,怯怯的急聲說道:「小……小姐,他們……被「乾坤幫」賊徒包圍住了呢「咄!你懂什麼?那兩位乃是江湖盛傳的「彩虹鳳凰」,在數十名武林邪魔高手的圍困下依然能脫困,武功必定高強得能安然無恙,我們留在此只會拖累他們,還不快跟我走?」

  小娟眼望被逼得背身相靠的兩人,出手招式甚為慌忙凌亂,怎麼看也不像是武功高強之人?但小姐所言又不好出言反對,因此只好連連退身的逐漸退出數丈之外。

  「乾坤幫」之人原本便要放縱兩人全力對付「彩虹鳳凰」,因此也只是虛應的追趕數丈,眼見主婢兩人身影沒人樹林之後才轉身圍困」彩虹鳳凰」。

  而此時圍困四周的」乾坤幫」幫眾,已然緊圍虛攻的欲活捉兩人,希望活抗兩人返問出千萬金銀的藏處,故而並未曾有傷人之意。

  「黃蜂毒怪」呂風揚眼見「彩虹鳳凰」已被手下緊困,有如籠中鳥的插翅難飛,頓時狂喜的頻頻險喝指揮:「吠!你們小心點,莫要傷了活寶貝,因緊些……對!逼住他們「薑護法、陳護法、你倆見機擒人……」

  在呼喝聲中眼見「彩虹鳳凰」兩人出手把式甚為雜亂無脈可循,似乎並非完整的一套把式,有些好似一般的拳掌招式,有些又像鞭棍招式的皆當作劍招施展,而成為七拼八湊的雜亂劍招。

  盯望之下有些招式似曾見過,但又似是而非,有些看似平淡無奇,但又有玄奧之處,因此心中疑惑中極想弄清兩人的出身來歷,於是忖思之後便喝止手下的攻勢,並朝兩人喝問道:「吠!小子,你師出何門?莫非怕人認出你們倆師門而為師門招惹禍患。才招式雜亂無章的隱密師門?如果你倆肯將金銀財寶藏處供出並且帶我們取出,那本壇主必然守口如瓶的放你倆離去絕不食言。」

  程瑞戰夫婦驚見那「湘水一鳳」主婢逃離,只剩夫妻倆抗拒「乾坤幫」賊徒,內心中已是甚為不滿,但事已至此只能聚精會神的合力拒敵外尚有何念?

  在慌亂出招中已逐漸捉摸出把式中的優劣及施展時機,而使得滿腦中的招式—一閃逝,巳能靈範的施出妙招封擋四周賊徒的攻勢。

  這也是兩人人巧遇對方並無殺人只有活批之意,因此攻勢極為收斂,而使兩人有了思考練招之機會,正當漸人佳境時,卻見四周賊徒隨那「黃蜂毒怪」之喝聲後收招退離,因此也雙雙停手警戒的盯望,並聽程瑞麒沉聲說道:「哼!你在說什麼?要打便打,恁多廢話作啥?」

  「黃蜂毒怪」呂風揚聞言心中更確定對方是怕敗露師門而不願多做解釋,因此聞言立時嘿嘿笑道:「嘿!嘿!小子還想隱瞞什麼?你以為本壇主查不出你的師門來歷?哼!

  本壇主且要親自出手,不信查不出你的師門來歷。」。

  「黃蜂毒怪」呂鳳揚話落後已然掠身而人,右掌似爪非爪似虛似實的直探程瑞戳中官,有意探查他出手的起手式如何?_

  然而程瑞麒那懂得什麼出招先後,只是眼見對方爪勢宜抓而至,立時本能的右手短劍疾削而下。

  「黃蜂毒怪」呂風揚冷笑一聲,隨即右爪疾縮左掌修深的扣向對方右肘「曲地穴」。

  程瑞麒眼見之下頓時心慌得疾退兩步,手中劍已疾擠而上迎向對方脫掌。

  「黃蜂毒怪」呂風揚見勢早在預料之中,因此右掌已在左手回緬中抓向對方左肩「肩井穴」。

  高手出招非同弱者,出招中虛實變幻莫測,實中含虛虛中含實,加之招式出手不待清招便迅疾資招換式,因而更是難以防範,怎是初學乍練的初生之犢而能防禦抗拒?

  眨眼間的連連三式已使得程瑞麒手忙腳亂的遲鈍難防,只能連連退的避開對方爪勢,並且手中短劍胡亂的施出所知的招式擋住對方迫進。

  美是老的辣!經驗老道的「黃蜂毒怪」就在短短的不到片刻中,已見對方連連施出十餘招,並從地方招式中發現招式不但無法連貫一氣呵成,而且招招之間有短暫之停頓,甚而也不懂得出招過半而變招換式,完全是把式施滿後才更換招式,由此可見乃是一個初出茅蘆的雛兒。

  狂喜的哈哈大笑,並且招式迅疾的攻向那雛兒把式間隙中,不到數把已連連抓撕下教片藍衫破片,但卻未曾傷及對方身軀。並也發現對方藍衫之內竟是一件閃爍赤芒的任衣。

  「啊?……果然是「彩虹鳳凰」的「彩芒衣」,哈!哈!

  哈!小子受擒吧?」

  心知對方身穿寶衣護身,立時招招迅疾的扣向對方雙手及肩頸要穴,只要一得手,那麼千萬金偎便到了。

  如此一來果然使得程瑞數手忙腳亂的再難招某對方攻勢,心慌意亂中眼看即將遭對方擒住,因此再也不肯與對方下面交手,而是奔竄閃避的施劍目攻。

  「黃蜂毒怪」呂風揚豈容他脫出拳下?因此掠身疾造中已看定對方退路劈掌擋道,狂猛的掌勁已疾湧對方退路,但卻見那小子竟然毫不心畏的退向掌勁之處,霎時只聽一聲問哼,對方身軀凌空斜震摔出兩丈之外。

  程瑞映在退身之際只覺對方手揮之時突有一股強勁之氣湧至,立將自己震得身軀凌空而起重重的摔墜地面。驚慌駭懼中只覺全身肌骨疼痛頭昏眼花。而且內略翻騰喉間發甜,心知自己又受到內傷了。

  但此時他並不憂慮自己的內傷,而是驚畏的大叫道:

  「啊……你…你……手中……有鬼,竟然有怪風打得我好痛。」

  「黃蜂毒怪」呂風揚乃是武林中有頭有臉的成名高手,且身居天下第一大爺「乾坤幫」的壇主之位,豈肯被人誣賴在交手時施展什麼暗器毒物傷人?那豈不是壞了自己的威名?因此聞言後立時頓身挑眉怒喝道:「吠!本壇主只是出掌攔你後退,何曾施放什麼毒物暗器?你這雛兒少亂誣陷本壇主的名聲。」

  此時芳心擔憂站立一旁觀戰的譚玉鳳眼見夫君身軀突然震起掉落,芳心大驚中雖不知原因,但已急奔而至的扶著夫君急聲問道:「夫君你怎麼了?傷著那裡了?痛不痛?」

  程瑞麒強忍地內痛楚,待血氣消平復才驚怒叫道:「他……他手中有鬼,竟然會發出強勁之氣,雖在丈外之地還能打到我。」

  四周「乾坤幫」幫眾聞言尚未會過意來,但「黃蜂毒怪」

  呂風颺卻經驗老道的略一思付便知其意,因此狂喜的哈哈笑道:「好哇!果然是初出茅廬的雛兒,竟然只懂外門拳腳功夫,而不曉內家真氣掌力之功夫,老夫險些被江湖傳言所誤而栽了個跟斗,哈!哈!哈!大家快圍住,他倆若想脫逃時便以掌勁造奇,這下他倆必成了舍中之鱉了。」

  眾「乾坤對」之人沒想到江湖傳言中的「彩虹鳳凰」,竟然只是個只懂拳腳而不懂內家勁力的門外漢,因此俱都匪夷所思的難以相信,但舵主之言又有那個部不聽從?因此立時兵器急收雙掌台胸準備活捉「彩虹鳳凰」。

  此時程瑞麒已然由譚玉鳳餵食了兩粒以寒蓮子所煉製的療傷藥丸,雖不懂行功運氣療傷,但在凝聚全身氣力警戒中,因此已使體內不自知的真氣開始播行通經過脈,並催動/藥力療傷益氣將體內臟腑傷勢不再惡化甚而緩緩平復中/「黃蜂毒怪」呂風揚一口道出兩人劣勢,心中興奮之狀可想而知,好似無數的金銀珍寶已堆積眼前了,因此忙喝令屬下警戒,而程瑞歐夫婦此時心知若不設法脫逃必將成為賊人階下之四,因此也互傳眼神的意圖突圍逃出賊人圍困。

  而兩人此時也已知曉賊徒們除了有限的三人比較兇狠厲害外,其餘的大漢尚不足慮,加之內裡的鱗蟒皮衣尚可護身,因此立時迅疾的衝向陳護法之方,一赤一白兩柄劍芒凌厲的罩向十餘名大漢。

  「來了!來了……大家快出掌打他們……」

  「大家別慌,合力出掌遙擊……」

  「小子那裡走……」

  「圍住不准退,否則幫規處置……」

  就在眾人嚷喝中不約而同的震掌擊出掌風時,而後面的一些黑衣大漢也喝聲連連的追逼而至,準備出掌去向兩人。

  其實身後的十餘名黑衣大漢乃是一些低下武士,功力薄弱,如不追前逼近所去之掌力怎能擊中兩人?因此只想到追擊,卻不知正是「彩虹鳳凰」兩人以進為退之計謀。

  因此就在前方群起出掌而後方急迫之際,倏見「彩虹鳳凰」身形已不進反退的暴縱迎向身後的十餘名武士。

  「啊?…小心,大家快出掌……」

  「快挺住,莫讓他們衝近……」

  「小子找死……」

  就在紛亂之際,另一側的「黃蜂毒怪」呂風揚已然心知「彩虹鳳凰」要突圍,頓時驚怒的暴掠而出,凌空猛然劈出四掌,去向反身暴縱的兩人並怒喝道:「小子,想活命就別逃,否則是死路一條。」

  但見赤白劍芒飛間攻向十餘名大漢的赤色劍芒,突然飛旋目攻凌空而下的人影,並喝叫道:「鳳妹你先走,我殿後「吠!想起?小子別妄想了……」

  此時緊急情況中,譚玉鳳已然無暇多言,立時手中短劍疾揮的撲向黑衣大漢,毫不顧慮什麼怪異的掌勁,頓覺勁風撲面身軀連連遭震,竟和以前受傷前的感覺相同,但卻輕弱得相差甚多,這才知以前便是被所謂「掌勁」的功夫所擊傷。

  尚幸黑衣大漢掌勁低弱,再加上體內真氣運行中的護體反震之力,以及身上所穿的鱗蟒皮衣、抵消了大部分的掌勁,只是覺得震動連連血氣翻騰而已,並未有以前痛楚溢血之狀,因此心情大鬆。

  既然掌勁擊身無礙,而身形已然撲人人群人內,手中短劍已狠猛疾迅的四外閃爍,霎時只聽驚叫哀嚎之聲連連響起,人影四散飛逃的閃避劍勢,立時露出了人群空隙。

  而在此時突聽身後一聲慘叫響起,霎時令譚玉鳳心中大駭的返身望去,恰好眼見夫君身軀凌空飛至,口中血水已然噴如血箭的散為血霧。

  「啊麒哥哥……」

  毫不猶豫的疾奔迎去,雙手伸處已然將夫君身軀緊摟在懷,但是卻被疾猛的衝撞之力撞得倒地翻滾數圈。

  不幸中的大幸,當譚玉鳳緊摟夫君撞倒翻滾時,巧巧的正好逃過「黃蜂毒怪」凌空下劈的猛掌勁。

  「轟……轟……」

  連連兩聲掌力擊地之聲響起,霎時塵土震嘯而起隨著四溢勁風滾捲而出,將數丈之地遮掩得難見尺外之地。

  「快……快圍住……」

  「快包抄圍上,莫讓他們逃了……」

  「啊?在那邊……他們逃出數丈外了,快追呀……」

  「吠!小子別逃,快留下命來……」

  「大家快追……」

  「快!快!壇主已進去了,快追呀……」

  只見黃土路右側數丈之外的一片樹林前,「彩虹鳳凰」

  兩人審逃之勢疾如脫兔,而「黃蜂毒怪」呂風揚則怒喝叫罵的如箭疾追,眼看即將追至時,奔逃的人影已然迅疾的竄入樹林內。

  在後急追的「黃蜂毒怪」呂風揚心知要遭,急怒狂叫的立時追人樹林內,不多時怒喝之聲已逐漸遠去,而數十個「乾坤幫」徒眾也—一掠人林內四處追尋」彩虹鳳凰」的蹤跡。

  銀白的大地終於又緩緩沉寂平靜,接而響起的則是夜條咕咕蟲鳴卿卿之聲,再也無剛才刀光劍影的殺伐之氣。

  海天風雲閣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