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喜遇昔年一堂舊 柳暗花明又一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然而「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心中愛憐的立即摟住愛兒,且笑顏說道:「雲兒,你並沒有錯,只是在往昔,娘尚不知你爺爺你爹及你的生死下落?因此為了血仇,只得與你五位姨全力承擔血仇重任,但是今日喜逢失散十餘年的雲兒,娘的內心中甚為欣喜,肩上的重擔也已可卸下大半了。因為雖然現今尚不知你爺爺及你爹的生死下落,但是你乃是承傳陳家列祖列宗香火的獨子,並且年已及冠,因此應承擔起家門的血海深仇,以及重振「天星堡」的重責大任。而為人婦者,皆應遵奉在家從父、嫁夫從夫、夫喪從子,所以娘會以你的心意為主,只能從旁輔佐你,因此你要知曉自己的責任重大,你的決定不論是對是錯,皆舉足輕重,雖然不似皇上可一言喪邦,但是卻關係到陳家的血仇及興衰。不過你的心意與琳兒相同……既然強留他們也難獲得他們的信任順從,而且怠懈抗拒至今,毫無進展,倒不如解消他們的禁制,任由他們自行決擇吧?或許真如雲兒所言,再回頭的人才能誠心信服……」

  「地靈門」門主藍玉萍說及此處,突然朝親如姊妹的使女小蓮說道:「蓮妹,你去吩咐眾魂首及魄首,將解藥分贈那些頑固青年,然後任由去留,至於其它三處,以後再說……」

  陳騰雲耳聞娘親已然依自己心意,同意釋放谷中眾多青年,任由去留,雖然心中甚喜,可是想到娘親方才之言,頓時有如雙肩驟壓千斤重擔,壓得胸口沉悶難喘,且惶恐得腦中紊亂,默然無語的垂首沉思……

  也不知過了多久?只覺耳旁響起了娘親慈愛且憐惜的聲音:「雲兒,娘方才說的話雖然使你突然要肩負起如此重責大任,對你來說或許是過於沉重,然而卻是為人子者無法推卸的責任。但是你也不必憂煩,除了有娘及你五位姨可從旁協助之外,還有江湖閱歷甚豐,且善用心計的崔老他們可助你分憂不少,因此你就放心吧。」

  娘親的話剛落,又聽六姨小嵐笑說道:「嗨!夫人,你別為少主就憂了,只要少主與我們同返之後,包管能獲得一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願一生一世以命相隨且無怨無悔的女諸葛了。」

  小嵐話聲一落,立即引起其他四女也欣喜的笑說道:「咯……咯……對嘛,不如我們現在就回去,只要琳兒與少主一見面,必然欣喜得……咯……咯……看她以後還敢嘴硬否?」

  「嗨……少主,你還記不記得小時候那位甚為嚴厲的西席劉夫子的愛女琳兒?

  你小時候日夜皆纏著琳兒,竟然連爹娘都可以不要,因此每日皆由琳兒陪著你玩耍且照顧你,而且在夜裡,若沒有琳兒陪著,你就哭得不肯入睡呢?」

  「對呀……對呀……琳兒她至今還記得小時候日日陪你玩耍的事,所以每當你娘思念你爹及你,皆悲傷落淚的時候,她便笑顏提及你小時候可愛且淘氣的模樣逗你娘開心,因此……」

  「那是當然嘛!琳兒比少主大兩歲,那時她已……七歲了,加上頗為聰慧,所以還能記得小時候的事,少主你記得嗎?那時你才四歲,卻天天纏著琳兒要她當你的媳婦呢?」

  「嗯……少主,當年你天天纏著琳兒要她當你的媳婦,她每每為了哄你,所以也次次應允,而且與你在一起玩耍時皆稱你為雲郎呢?當時老爺及姑爺還有你娘,皆也開心的喚她為孫媳兒媳,連堡中的人也認定她是未來的孫少主夫人了呢?」

  陳騰雲耳聞五位姨的笑言,這才恍悟娘親方才說的琳兒,竟是自己幼年時的玩伴?

  頓時腦海中也浮現出一片似有似無,且模糊不清的影像,並且依稀記得有一個清脆悅耳,時常呼喚自己為「雲郎」的嬌柔聲音?

  奈何腦海中卻無法浮現出那個嬌柔聲音的容貌。

  當五女皆笑顏提及琳兒之後,「地靈門」門主藍玉萍也開心的笑說道:「雲兒,你大概已不記得琳兒的模樣了吧?她還是如同小時候一樣,清秀嬌柔得令人疼惜,而且愈來愈顯現出端莊賢淑的心性,十幾年來,若非你五位姨及琳兒陪著娘,而且琳兒時常提及你小時候的事逗娘開心,否則娘真不知如何才能活到現在?因此你以後絕不能辜負你五位姨及琳兒。琳兒現在已是承傳「地靈門」的少門主,而且娘也將她視為你未過門的媳婦,琳兒也已自認是你未過門的未婚妻室,因此你的所做所為,不但關係到家門血仇,也將關係她的一生,還有一堡一門的興衰,所以你知曉自己的責任是如何的重大了?」

  說及此處,「地靈們」門主藍玉萍更為欣喜,且有些迫不及待的又說道:「雲兒,你五位姨說得對,此時暫且先不談各門各派青年才俊的事,你且先與娘返回「地靈門」與琳兒見上一面,並且聯絡崔老他們相聚,共同商議復仇大計時再一併解決吧?」

  雖然陳騰雲隱身在山區習功的十多年時光中,早已記不得幼年時的事,對爺爺及爹娘的面貌也毫無印象,也不記得那個琳兒的容貌如何?可是腦海中時常會有一個呼喚自己為「雲郎」的清脆悅耳聲音,以及浮現出一片模糊不清的景象。

  如今,與娘親久別重逢,終於親眼見到了娘親歷經滄桑的容貌,可是對爺爺及爹爹的面貌依然是模糊不清的毫無印象。

  因此耳聞五位姨略帶調侃的笑語,不但未有羞澀及不悅之意,反而極欲見到那個琳兒,希望能與她詳談之後,將自己模糊的記憶逐一回復清晰,或許便可記起爺爺及爹爹的面貌了?於是立即同意的說道:「唔……娘,先回去自是甚好,但是應先與曲爺爺、計爺爺他們商議,待定妥會見日期之後,便可由曲爺爺、計爺爺他們聯絡崔爺爺他們相會了。」

  「說得也是,娘也想早日見到崔老他們,便可答謝崔老他們救護及養育雲兒的恩德了。」

  在「地靈門」門主藍玉萍的同意中,於是母子兩人及五名使女略微整理了儀容之後,便同行至外間山腹的長木桌處。

  此時九名魂首及魄首已然依令,至洞外分放解藥予眾青年,因此僅餘尚在歡欣振奮笑語不斷的「烈火狂魔」曲明常等人。

  於是相互為禮之後,除了談論往事及現今的局勢之外,也已定妥了爾後相會的日期及地點,才互道珍重告辭離去。

  巫山原本是隔絕中原的一片險峻山巒,古時稱為「巫郡」,秦時才設為縣,至隋代之時,才正式稱為巫山。

  三國之期,巫山乃是蜀漢轄地,然而山區尚是未曾王化的蠻夷之地,爾後諸葛孔明七擒七縱蠻夷之首孟獲,才使蠻夷順服逐漸漢化。

  而「棧道」便是當時蜀軍深入蠻荒山區之時,利用蠻夷慣行的山道以及秦、隋之期的古軍道逐一貫通而成。

  往來蜀地及中原,除了靠「棧道」翻山越嶺迂迴通過絕崖險峰之外,還有一條可行之路,便是順著驚險無比的滔滔長江,通過萬山叢中的大水峽也就是「三峽」,才能進出巫山山區。

  而「巫山三峽」中最有名的大峽便是「巫峽」,也是大江三峽中最為驚險的一段,而三峽頂端的兩岸,則有名傳千古的「巫山十二峰」。

  「巫山十二峰」皆是極為高聳壯觀奇特,峰巔雲霧縹緲圍繞,甚難攀登的陡峭巨峰,其名分別稱為望霞、翠屏、朝雲、鬆蟬(又名松巒)、集仙、聚鶴、淨壇(又名淨雲)、上升、起雲、飛鳳、登龍、聖泉等十二峰。

  在十二峰中最有名的一峰,乃是峽頂北方的「朝雲峰」,也是十二峰中形態最美之峰,峰腰秀麗娟俏,恍如婀娜多姿的美女,而且因為昔年襄王會神女就在此峰,因此又名「神女峰」。

  而十二峰又以大峽為隔,相對聳立於峽頂南北兩方,北方有登龍、聖泉、朝雲、松巒、望霞、集仙六峰,南方則有飛鳳、淨壇、起雲、翠屏、上升、聚鶴等六峰。

  若細思南北十二峰之名,看可知曉南北兩方的峰名乃是相對呼應,例如與北方「朝雲峰」遙遙相對的便是南方的「起雲峰」,與「聖泉峰」相對的一峰便是「淨壇峰」,與「登龍峰」相對的一峰則是「飛鳳峰」。

  時約亥時初,有九道黑色身影由東方迅疾飛掠而至,剛掠過「起雲峰」續往「淨壇峰」疾掠時,突然由荒林中傳出一陣淒厲的鬼泣聲。

  但是數道疾如迅電的身影,並未遭淒厲鬼泣聲驚嚇的停頓掠勢,甚至其中一人也發出了相似的厲嘯聲,似乎在回應先前淒厲的鬼泣聲,爾後便寂靜無聲了。

  九道身影同時掠至一片峻岩地之處時,在左右兩方的兩個身影突然一左一右的分別遠去,而七道身形則繼續前掠未止,到達了一片岩壁前才停頓身形。

  七個皆是頭罩黑巾,身穿寬大黑袍的怪人,此時又有四人同時朝四方分散掠出,分別立於數十丈外的高處眺望。

  不到片刻,待四方遠處相繼傳至一陣淒厲的鬼泣聲時,站立在岩壁前的三人,已見岩壁間有一塊巨岩,突然自動往左方張開,現出了一個兩人高三人寬的山洞。

  三人眼見岩壁間的秘門已開,其中兩人立即往洞門內行入,前行的一人突然開口說道:「雲兒,本門已然息隱武林數十年,因此正門已有數十年未曾開啟,而此洞道則是通往本門的三條秘道之一,因為內裡有不少凶險機關陷阱,以及有不少極為凶險的岔洞,縱若被外人查知,也難進入本門,因此本門之人,平時皆由此進出。」

  「喔……」

  聞聲已知一行人正是「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及陳騰雲母子兩人,以及藍玉萍情同姊妹的五名使女。

  當兩人步入洞內之時,散立四方的四人已迅疾掠回,與守候在洞口的一人相繼進入洞內。

  未幾,洞口的岩門又緩緩掩閉,回復成毫無間隙的岩壁,七人也已先後解下身上寬大罩袍,塞入一個小洞內之後才續行。

  七人在曲折起伏的洞道中魚貫前行時,途經之處,只見洞道兩側有不少大小不一的岔洞,每一個岔洞口皆嵌有一個燈座,內裡皆嵌鑲著一粒發出濛濛綠光的夜明珠,因此使得依稀可見的洞道內,有種令人寒慄的陰森感覺。

  一行人剛行入十餘丈之時,前方的一個岔洞內突然閃掠出一個散溢出森森綠芒的骷髏架。

  陳騰雲眼見之下駭然心驚,但是尚未驚呼出聲時,卻見骷髏架已朝前行的「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微微躬身。

  而「地靈門」門主藍玉萍並未吭聲,僅是略微頷首的續往前行。

  陳騰雲見狀驚意略消,並且在續行時仔細的盯望著那具骷髏架,才看出是個身穿黑色緊身衣,卻在身前及身後用一種會發出綠芒的塗料塗畫出骷髏骨架,乍看之下,尚以為是屍變的骷髏呢。

  爾後在曲折不定的洞道中前行時,有時突然折轉入一個窄岔洞內,有時又返回主洞道,如此連連折轉的往洞道內深入,途中也相繼出現過數個身穿骷髏衣的人。

  可是陳騰雲心中疑惑在洞道行進中並未察覺到有何等的凶險之地,可是為何在主洞道及眾多岔洞之間連連折轉?

  心中正疑惑不解時,前行中的「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已笑說著:「雲兒,娘現在無暇逐一解說此洞道中究竟有何等凶險以及何種機關陷阱?應如何行走,才不會誤觸機關陷阱,待回門之後,可由琳兒帶你四處走走,並且將門中的一切逐一告訴你,以後你便可順利的進出了。」

  「哦……」

  陳騰雲輕哦一聲,尚未及開口,突聽前方傳來一陣急促的奔掠回聲。

  接而便聽身後五女之一的小雨已脆笑說道:「來了……來了……我先前還納悶,少主回門的消息早已傳回來了,怎麼不見琳兒前來迎接?現在總算來了。」

  小雨的笑語聲方落,小雪也已嗤笑的接口說道:「就是嘛,依我看,她定然是因為即將與分別十餘年的未婚夫婿相見,欣喜得心花朵朵開,但是又羞又怯且發慌,所以拖延到現在才來?」

  接著又聽小嵐也嬌笑的大聲說道:「嗤……這還用說?別看她平時心思細微、遇事沉著,每每皆能說出一番令人無言可辯的大道理,但是遇到了與自己有關的切身之事時,便心慌意亂得亂了頭緒,可是又忍不住心中的相思,欲與心上人早些相見,所以……」

  但是小嵐的話聲尚未止,已聽前方傳來清脆悅耳的嬌嗔聲:「討厭啦……五位姨就愛逗弄人,人家方才僅是修練內功方止,也不過延誤了片刻迎接師父,就被五位姨拿來調侃了?」

  隨聲,前行的「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已然停步。

  而洞道前方也已出現了三個身影,並且迅速接近中。

  陳騰雲眼見三個身影皆身穿黑色勁裝,前行的一女雖然面蒙黑紗,看不見面貌,但是心知就是自己的幼年玩伴琳兒姑娘了,而後方兩個年約豆蔻、髮挽雙髻的清秀少女,大概是她的使女。

  面蒙黑紗看不見面貌的琳兒姑娘迅速掠至「地靈門」門主藍玉萍身前時,立即伸手挽著藍玉萍手臂,並且脆聲說道:「師父,您回來了……」

  可是在話聲中,卻有種又羞又喜,且又心慌的顫抖聲。

  因此又聽小嵐嬌笑的說道:「咦?琳兒,你為甚麼戴上矇巾了?往昔你何曾戴過面紗?今日初與少主見面,卻遮遮掩掩的,況且你也摟錯人了吧?你的心上人在這兒。」

  此時小雨也逗樂的接口說道:「對呀……對呀……你平時皆落落大方且能言善道,怎麼今日卻像個羞怯的小媳婦?嗨……醜媳婦總要見公婆的……不對,總要與夫君當面相見的,你還不快摘下面紗,讓未來的夫君看看?而且此時的稱呼也錯了,在夫君面前,應該稱呼夫人為「娘」才對呀?」

  面蒙黑紗的琳兒姑娘聞言,頓時螓首轉向陳騰雲,似乎瞟望了陳騰雲一眼,身軀便繞至藍玉萍身後,並且羞嗔的說道:「師父,您看嵐姨她們嘛……」

  此時「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已伸手摟住琳兒姑娘,伸手緩緩揭下她面上蒙紗,並且愛憐的笑說道:「琳兒,你姨她們雖然是逗弄取笑你,可是說的也是實情,你與雲兒乃是青梅竹馬的玩伴,雖然分別了十七年之後或許有些生份,但是情誼永存心中,未曾消退,而且如今已有了夫妻名份,你還有甚麼好羞的?」

  陳騰雲眼見娘親將她面紗揭下之時,立即顯現出一張瓜子臉,柳眉鳳目、瑤鼻櫻唇,甚為清麗脫俗且端莊,有如天界仙子一般的嬌麗面貌,而且在端莊的神色中,尚含有一種羞怯的嬌柔之態,令人為之心動。

  若是與……嗯,若說「百花谷」的少谷主黃月霞如同一朵冷若冰霜的寒梅,而「天地幫」的少幫主翠娥如同一朵艷媚動人的桃花,那麼眼前的人兒,便可稱為一朵清幽脫俗令人心恬的幽蘭了。

  琳兒姑娘在羞怯中,美目斜瞟向那個人時……卻發覺有一雙火辣辣且令人心慌的目光正盯望著自己不轉,頓時心慌意亂得渾身發燙,且芳心蹦跳如鹿的羞垂螓首,可是又忍不住久存心中的思念之情,因此不時的斜首偷瞟他一眼。

  半晌,才羞怯且幽怨的低聲說道,「師父……雲弟他……年幼時便有如王母娘娘座前的金童一般,爾後歷經大變,分離了十多年之後,如今更為俊逸惆儻了,想必早已有了紅粉知己……甚或早已有了妻室兒女?況且雲弟並不知曉師父與徒兒之間的笑逗之事,因此師父莫再提此事,以免雲弟……」

  但是話未說完,「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已啐聲笑罵道:「鬼丫頭!居然在師父及你雲弟面前耍心機?你放心……師父已知曉你雲弟至今尚未娶妻,也未替師父添個孫兒,雖然曾與幾個姑娘有過瓜葛,可是皆是仇人之方的女子,因此你不必耽心名份生變,倒是你如此酸溜溜的話,不怕你雲弟聽了之後,誤認你是個喜好撚酸吃醋的小家子氣丫頭?好啦,別跟師父撒嬌了,快去和你雲弟見禮吧……雲兒,你也快來見見你幼年時的玩伴琳姊姊,也就是你尚未過門的媳婦。」

  「師父……」

  「娘……」

  陳騰雲及琳兒兩人聞言,俱是心慌的急呼一聲,但是目光皆不約而同的望向對方。

  一個是又羞又喜,一個是羞澀茫然,皆怔怔的注視著對方面龐,開始回思著幼時的記憶。

  於是兩人的面龐上逐漸浮顯出不同的神色,有時是皺眉沉思,有時是愕然迷茫,有時是面浮歡顏,有時是羞笑嬌嗔,有時是……似乎時光逐漸倒退,回到了十多年前的一片景象之中。

  「琳姊姊……」

  也不知過了多少的時光?陳騰雲突然低呼出聲。

  琳兒姑娘聞聲,頓時身軀一震!並且也不由自主的脫口低呼著:「雲弟弟……

  雲郎……」

  在低呼聲中,兩人皆由回憶之中返回了現實。

  琳兒姑娘芳心羞怯、慌亂的望向師父時,才發現師父與五位姨,還有自己的兩個使女不知在何時皆已離去了?

  在此同時,陳騰雲也已發現娘親及五位姨皆已離去,只剩自己與滿面羞霞、神色慌亂的琳姊姊,因此心中一鬆,突然大膽的伸手握住了琳姊姊的柔荑,並且又低聲呼喚著:「琳姊姊……」

  琳兒姑娘玉手突遭一隻大手緊緊握住,霎時全身一顫,又驚又羞得便欲掙脫玉手。

  可是耳聞低沉且含有激動顫抖的呼聲傳入耳內,頓時芳心中驟然一悸,又不由自主的脫口回應著:「雲弟……這些年來……你可好?姊姊與娘……與師父日日皆思念著你,並且時常笑談你小時後……啊……」

  話未說完,一股拉扯之力突然由手臂傳至,頓時將身軀拉得往前一傾,而且在驚呼聲中,背脊已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臂緊緊束摟,使得身軀已倒入他的懷中,嬌顏也已貼近一張堅毅的大臉……

  「啊……雲弟,你……不要……」

  「琳姊姊……我方才乍見你之時,尚無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可是細望之後…

  …終於在腦海中逐漸浮顯出一些片斷且模糊的影像,爾後逐漸有些清晰且能逐一貫連,於是有了些許回憶……琳姊姊你……」

  琳兒姑娘芳心又驚又急,且羞怯的轉首驚呼掙扎時,激動及顫抖的低語聲已在耳邊響起,並且有一股男性的溫熱氣息,頻頻呼在耳根及頸項,並且湧入鼻翼內…

  …

  早在幼年之時,兩人乃是青梅竹馬的玩伴,當時琳兒姑娘便已將陳騰雲視為未來的夫君,雖然因為劫難而使兩人分離了十餘年,可是在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條堅韌無比的無形紅線,依然將兩人緊緊聯繫未曾斷離,而且在兩人的內心深處,依然不時浮顯出對方的濛濛形影。

  當「天星堡」遭逢大變之時,爹爹已然命喪血泊之中,自己被一個惡人擄捉哭叫之時,尚幸被雨姨救下,帶回「地靈門」之後,便被師父收為門徒,教導武功。

  逐年成長時,在內心中依然深深記著自己的雲郎,並未因為年歲漸增便反悔當年的童言童語,而且由師父的言語中,知曉師父已將自己視為未過門的兒媳了,連五位姨也如是,因此芳心中的深處,更堅信自己已是陳家未過門的兒媳。

  正因為如此,如今久別重逢,乍見之後,突然被他擁摟入懷,雖然在驚急慌亂中已羞得全身驚顫,但是在芳心中卻湧升起一種莫名的喜悅,並且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以及有種哀怨欲泣的悲喜。

  而且未婚夫妻情深意濃,相依相偎的擁樓一起乃是理所當然之事,因此在羞怯的微微掙動後,已然全身發軟得不再掙扎,美目也已泛紅且淚光閃爍,並且有些撒嬌不依之態,聲含幽怨欲泣的哽咽聲顫聲呼喚著:「呃……嗯……雲弟……雲郎…

  …賤妾,好想你……雲郎……」

  嬌脆的哀怨哽咽聲以及略帶撒嬌的膩聲傳入陳騰雲的耳內,頓時心中湧生起一股顫悸及歡愉,並且有些得意的感覺,因此更激動的緊緊擁樓著柔軟身軀。

  此時在兩人的內心中,皆有種悲喜、甜蜜、羞怯及激顫,鼻息也已逐漸粗喘,並且在耳鬢廝磨中,已逐漸四目相對,在情意深濃的目光中,一雙厚唇也尋到了兩片微顫的朱唇,且逐漸的接近,於是……

  一個多月的時光迅速流逝!

  在一個雕鑿有石柱、石門、石窗的山腹宮殿內,除了有廊道、紗幔、垂簾外,正中擺設著一張木製寬長大桌,長桌四周則有二十餘張雕花大椅,另外在大堂四周尚有不少矮几、花台及懸掛著山水字畫,如同高官豪門的大廳堂,這就是「地靈門」

  的賓客大堂。

  雖然是在山腹中鑿雕成的大殿堂,但是在每一根石柱及四周石牆上的紗燈內,皆嵌有精亮的大明珠,因此使得大廳堂甚為明亮卻無燈油煙味。

  此時在堂中的大長桌四周,圍坐著二十餘人,面對堂門之方的六張大椅上坐著「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及五名情同姊妹的使者。

  還有兩個年約七旬的老嬤嬤,椅後則站著八個雙旬使女。

  左方的數張大椅處,僅坐著陳騰雲及本名劉婉琳的琳兒姑娘,椅後則站著兩個年約二九的美貌使女。

  一個圓臉的使女小菁,在嬌甜的笑意中浮顯出一種淘氣的黠色。

  而另一個略帶瓜子臉的使女小蓉,柔靜的容貌上雖無笑容,但是一雙靈活四轉的大眼中,則閃爍出深黝的光彩,似乎是個心性聰慧且善用心計的人。

  右方一排大椅則坐著滿面憂色的「厲霸」嚴壯、「魅影幽魂」焦天賜、「烈火狂魔」曲明常,還有「黃河怒蛟」吳廷宏及「攝魂魔眼」計無從五人,可是卻不見「毒蜂浪子」崔民魁及「千面魔」彭達懷兩人?

  此時身軀佝僂的「魅影幽魂」焦天賜正緩緩的述說著:「……彭兄再度查得一些消息,知曉「天地幫」之中尚有不少隱密之事,除非是有數的為首之人或心腹才能知曉,便連總堂中的護法也少有人知。而「天地幫」之中的重大事項,平時皆由總護法出面議事,除非有重大之事時,幫主才會現身議事。每當「天地幫」幫主現身時,皆是穿著帶有頭罩的金色寬大罩袍,因此僅能由聲音中知曉幫主是個女子,卻不知年齡及來歷?而且在幫主之上似乎尚有一個太上幫主?除此之外,每當「天地幫」幫主現身之時,身邊皆有身穿銀衣、面覆銀色頭罩的五男五女,以及二十個身穿紫衣、面覆紫色頭罩的男女衛士。可是除了有限幾人之外,無人見過那些銀衣、紫衣衛士的面貌,也無人知曉他們的出身來歷?僅知他們的功力皆甚為高深。曾有一個出身「龍虎山」的高手雖然任職總堂護法,可是因為不肯依順幫主之令謀害一位舊友,於是被一個紫衣衛土當著上百護法面前,出手不到二十招便誅殺了,由此可知他們的功力……」

  雖然「魅影幽魂」焦天賜詳說著,可是在場的眾人卻都心不在焉,俱是神色憂慮的沉思著,似乎曾發生了甚麼大事?

  就在此時,突聽陳騰雲開口沉聲說道:「焦老,不必再說這些了,那些人皆是「九幽宮」派駐在「天地幫」的高手,如今暫且不管「九幽宮」及「天地幫」的事,首要之事則是要……」

  「啊?「九幽宮」……孫少主你說那些來歷不明的高手俱是來自「九幽宮」?」

  「甚麼?他們是「九幽宮」的人?「九幽宮」的人怎會與「天地幫」扯在一起……」

  在「烈火狂魔」及「黃河怒蛟」的驚呼聲中,陳騰雲並未解說,又朝「地靈門」

  門主藍玉萍沉聲說道:「娘!如今「百花谷」的人已將崔爺爺強擄回谷,定然是欲逼問孩兒的下落,因此只要孩兒在江湖中現身,並且放出風聲,或許可暫時使崔爺爺的性命無危……」

  但是話聲未止,突聽「黃河怒蛟」吳廷宏又急聲說道:「不可……孫少主,萬萬不可!因為「百花谷」全力追尋孫少主的下落已然有三個多月了,近來起了內鬨的「天地幫」也已傳令各地香堂全力追查「陳從」的下落,而孫少主肩負著老主人一脈的傳承,豈可在此時機重現江湖,自陷危境?孫少主,老奴等人皆已是年達七旬之上,風中殘燭,入土及頸的人,早已不在乎生死了,況且依崔老哥的性子,絕不會為了自身的性命,便洩露出孫少主的身分來歷,因此「百花谷」的人絕不可能由崔老哥的口中得知孫少主的身分及下落。再者,時隔十餘年之後,萬幸少夫人及孫少主已然母子重逢,因此,依老奴之意,孫少主與少夫人團聚之後,除了可避風頭之外,也可趁此時機安心習功……」

  「黃河慈蛟」吳廷宏的話語未止,滿面虯髯的「烈火狂魔」曲明常也接口說道:「嗯!吳老哥所言甚是……少夫人,老奴等人得知少夫人安在之時,皆是驚喜萬分且甚為振奮,如今有了「地靈門」為後盾,更增加了為老主人復仇的力量。但是老奴等人認為,如今「地靈門」已然是復仇的主力,未到高舉復仇大幟之時,最好莫引起「百花谷」或是「天地幫」的懷疑,以免打草驚蛇,徒增坎坷。還有,因為崔老哥早年便與「百花谷」中的數位花魁有深交,崔老哥被半哄半逼的前往「百花谷」做客後,在短期中,她們應該不會對崔老哥動粗,也不致傷及崔老哥的性命,因此暫時可放心。至於打探「百花谷」及「天地幫」的動向,以及老崔安危之事,有老奴等人及一干好友、舊屬便足可勝任,無須動用「地靈門」的人,爾後有何等消息時,必會傳報少夫人及孫少主知曉……」

  但是話說及此,突聽陳騰雲恨聲說道:「好啦……好啦……爾後之事我自有道理,你們恁多廢話做啥?」

  然而「地靈門」門主藍玉萍聞言,立即不悅的叱斥說道:「放肆!雲兒豈可對諸位叔爺爺無理?莫說諸位叔爺爺的身分如何?便是憑諸位叔爺爺的江湖閱歷,已合情合理的將各事分析透徹,你還有甚麼可說的?爾後娘尚要依賴各位叔爺爺帷幄大計,因此你要聽從諸位叔爺爺的話才是。」

  「是……娘……」

  陳騰雲遭娘親叱斥,頓時訕訕的垂首無語,但是「烈火狂魔」曲明常卻急聲說道:「少夫人莫要責怪孫少主,要怪便怪老奴等人吧,因為孫少主年幼之時便與老奴等人長久相處,早已習慣了老奴等人的乖張心性,久而久之後,孫少主或多或少的染有老奴等人劣習。而老奴等人皆也習慣了孫少主的言行舉止,且視為平常,若是孫少主對老奴等人的言行突然有何等轉變?反倒會使老奴等人渾身不舒服,因此少夫人若要責怪孫少主,反倒使老奴等人汗顏……」

  「烈火狂魔」曲明常說及此處,神色上已浮顯出訕色。

  坐在「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右側的小菊,已然打圓場的笑說道:「夫人,曲老言中之意乃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縱若少主有何不是,也是被曲老他們帶壞寵壞的。

  可是小婢卻看不出少主的心性有何處不好?若說咱們與少主重逢的時日尚短,未看出少主的心性有何等的轉變?可是這些日子來,琳兒日日與少主形影不離,憑她的聰慧心智,必然能看出少主的心性是好是壞?可是夫人你可曾聽琳兒抱怨過?琳兒,你說是嗎?」

  劉婉琳姑娘方才靜默聆聽焦爺爺的述說時,才知曉心上人竟然已與多名女子有過肌膚之親了,可是與心上人相處月餘的時光,在柔情蜜意中,兩人的情意更深摯更穩固,卻未曾聽心上人說過與其他女人之事?

  現在由焦爺爺的述說中,才知曉心上人不但已與別的女子有過肌膚之親,而且還不只一個?因此芳心中又悲、又酸、又怨,嬌靨上也已浮顯出哀怨悲戚的神色,而且有些氣憤心上人隱瞞自己。

  但是待聽見菊姨突然笑語調侃自己時,頓時芳心一驚!在眾多長輩面前又怎敢顯現出悲戚的心事?因此立即壓忍心中的哀怨,又羞又慌的強顏笑說著:「啊?甚……甚麼事?討厭啦……菊姨,你又逗弄人了,人家哪有像您說的……」

  因為心性甚為聰慧,心知菊姨在此時放意將話題轉至自己身上,乃是有意岔開話提,避免心上人再遭師父叱責,況且在如此場合中與菊姨鬥嘴,只會使自己羞得抬不起頭來,而且還會牽連到心上人,因此心思疾轉後,也立即轉口說道:「師父,徒兒方才聆聽諸位爺爺述說時,已與我們往昔查知的千百線索以及現今的江湖動態逐一詳思對照,並且在詳思歸納之後已有了概略的了解,只不過尚有一些關鍵之處不解……」

  劉婉琳的轉口話語,果然立即引起在場眾人的注意,不約而同的將目光轉向她。

  而此時劉婉琳也已平復了心境,默思一會後,才面對「魅影幽魂」焦天賜五人問道:「五位爺爺,晚輩方才詳聽所述之後,心中有甚多疑惑不解之處,只因身屬晚輩,不敢逾越動問,至此時才敢請教五位爺爺……此時暫且不談「天地幫」之事,先對當急之事的疑處,請教五位爺爺解惑?」

  「厲霸」嚴壯五人皆已知曉眼前這位端莊恬人,且美如仙子的美貌姑娘乃是少夫人的門徒,也是未來接掌「地靈門」的少門主,更重要的則是她已屬孫少主未過門的妻室,因此愛屋及烏,皆心存敬意且疼愛的笑顏說道:「姑娘客謙了,老奴等人豈敢受姑娘高抬……」

  「哪裡……哪裡……琳姑娘盡避問,老奴等人定然知無不言……」

  「劉姑娘對老奴等人千萬莫客氣……」

  劉婉琳姑娘不待五人說完,立即笑顏搶口說道:「五位爺爺,晚輩昔年便已知曉師父及師爹皆尊稱諸位爺爺為伯叔,因此晚輩又豈敢心存不敬?再者,晚輩在這些日子中,已聽雲弟概略說過十多年的經歷,並且也常聽雲弟提及諸位爺爺皆是不受世俗所羈,有情有義、名惡實善的忠義之土,雖然雲弟平時對諸位爺爺甚為冷漠傲慢,實則在內心中對諸位爺爺皆甚為尊敬。諸位爺爺維護及教導雲弟至今,不但為老堡主保住了承傳命脈,也為師父保住愛子一命,而且十餘年中皆不顧性命之危,在艱險江湖中暗探血仇線索至今,因此諸位爺爺不但是忠義之土,而且也是雲弟及晚輩的恩人,晚輩當然更不敢對諸位爺爺不敬,但是晚輩心知諸位爺爺心性豁達,並不在意他人的褒貶如何?因此晚輩也不再客套了……」

  劉婉琳姑娘話說及此突然一頓,並且話峰一轉的續說道:「晚輩方才聽焦爺爺述說,崔爺爺遭「百花谷」的人強請他去之事,雖然心中甚為震驚,但是不問可知,必然是因為雲弟與那個少谷主的事有關……」

  劉婉琳姑娘說及此處時,芳心中再度湧升起酸意,目含幽怨之色斜瞟向身側的心上人。

  眼見心上人已然面浮尷尬的訕笑神色,芳心中又有些心疼且不忍,於是又接續說道:「……只是有一些事關崔爺爺的安危,也事關「百花谷」對我們是敵是友的關鍵,晚輩尚未全然了解,因此想詳問清楚。」

  「哦?琳兒,你是說「百花谷」的人……」

  「咦?事關崔兄的安危,還有事關「百花谷」對我們是敵是友的事?劉姑娘的意思是……快!快!劉姑娘你有何疑惑?儘避問……」

  「琳丫頭,你是說……有關崔老的安危,以及「百花谷」是敵是友的關鍵?」

  就在眾人面浮驚愕之色的詢問聲中,劉婉琳姑娘又朝「魅影幽魂」焦天賜詢問著:「焦爺爺,您說在人群中眼見崔爺爺被一些女扮男裝的人擁簇推車同行時,雖然心中焦急,可是卻看見崔爺爺施出無危的暗訊,因此並未貿然現身搶救,而且又由暗訊中知曉那些女扮男裝的人皆是「百花谷」的人,晚輩要問的乃是當時的詳細情形,她們是何等的神情舉止?您可否詳細回憶之後,再詳述一次?」

  「魅影幽魂」焦天賜聞言,果然未立即開口回答,且已開始沉思當時情景。

  此時周遭的人心中雖急,可是無人開口催促,以免打擾了他的思緒。

  丙然在刻餘後,似乎「魅影幽魂」焦天賜也已由回思中有了些許的恍悟,因此已面浮喜色的脫口說道:「對……對……果然其中有異,怪不得崔老哥當時的神色上甚為鎮定且毫無焦慮之色,只因老奴當時心中甚為焦慮,並未詳思崔老哥暗訊中的含意,也未深思當時情景,若非劉姑娘此時提及……」

  欣喜的脫口之聲突斷,又聽「魅影幽魂」焦天賜笑對眾人說道:「是這樣的,那天……老奴由彭兄之處獲得新探得的重要消息後,便欣喜的趕往城內欲與崔老哥詳研,卻看見五個極為俊秀及美貌的青年男女以及兩個六旬左右的老僕婦正圍繞著崔老哥的卜攤不知說些甚麼?初時尚以為是城中的富賈公子姑娘正在請崔老哥卜卦,可是卻察覺其中三個年輕公子全是裙釵女子假扮的?而且見到她們竟然半請半強,欲推著崔老哥的輪車離去。老奴見狀,心知有變,正欲出面解圍之時,崔老哥已發現了老奴,並且及時傳出有驚無險的訊息,阻止老奴現身插手,爾後又傳訊說明她們是「百花谷」的人。」

  「哦……」

  劉婉琳姑娘耳聞「魅影幽魂」焦天賜之言,頓時輕哦一聲的自語說著:「嗯…

  …崔爺爺在之前定然與她們交談甚久,所以已知曉她們皆是「百花谷」的人,也知曉她們的意圖為何……」

  眾人耳聞劉婉琳姑娘的自語之言,尚未及開口訊問時,又見她朝「魅影幽魂」

  焦天賜詢問著:「依晚輩所思,其中理由正反各一,其一是崔爺爺心知有驚無險,才會阻止計爺爺現身,二則是……心知甚為危急,已難脫身,但是又不願將焦爺爺也牽扯陷入危境,於是阻止焦爺爺現身,不過晚輩認為應是前者居多……焦爺爺,您可否詳說那些女子的容貌、年歲及神色如何?其中是否有認識或是知曉其身分的人?」

  「魅影幽魂」焦天賜聞言,立即搖首說道:「這……老奴僅知曉她們皆是「百花谷」的人,卻不知曉她們的身分,她們七人之中,除了兩個六旬左右的老婦之外,其他四女皆在雙旬上下,還有一個較年輕的,約在二八左右的美貌姑娘,似是七女中的為首之人……對了!我想起來了,那個似是為首之人的美貌姑娘,初時的神色及言語皆甚為憤怒,可是被身側四人勸阻之後,才神色略緩。爾後……那個為首姑娘的神色上竟然逐漸浮現出悲戚之色,不知朝崔老哥說了些甚麼?崔老哥已然逐漸面浮笑意,不知是心中不忍或是被逼得無法拒絕?已然點頭應允。正當兩個男裝姑娘欲推動輪車時,卻被神色轉悲為喜的為首姑娘阻止,竟然親自推著崔老哥的輪車,在六女的擁簇中逐漸離開市集。當時老奴尾隨在後,欲伺機再與崔老哥暗傳訊息時,可是發現由大街的人潮之中,竟然先後出現了不少的年輕男女,並且在有意無意之中逐漸圍聚在輪車四周,將大街的行人與崔老哥幾人阻隔分開,才悟知那些人也是「百花谷」的人,因此老奴不敢再接近。尚幸老奴在人潮中還能遙望到崔老哥的顏面上甚為鎮靜篤定且毫無憂急之色,而身後推車的姑娘則不時的垂首朝崔老哥低語說著甚麼?而崔老哥則是不時的笑顏搖首或回應幾句……」

  「嗯……謝謝焦爺爺了!焦爺爺已將晚輩心中疑處盡釋了。」

  劉婉琳姑娘聞言及此,心中已然了悟,因此開口道謝之後,使環望眾人,開口說道:「晚輩聽罷焦爺爺的詳述之後,已可確定那位為首姑娘必定是「百花谷」的少谷主,因為谷中之人久尋雲弟不著,便親自現身江湖,尋找雲弟的下落了。因為雲弟前往「百花谷」之時,為了獲得她們的信任,曾說出與崔爺爺的關係,所以她們在江湖中追查不到雲弟的下落後,便將目標轉向崔爺爺,而崔爺爺的雙足已殘,須以輪車代步,因此目標甚為顯著,自是甚易遭她們打探尋獲……」

  說及此處,話語突斷,且面浮笑意的接續說道:「現今「百花谷」與「天地幫」

  正面為敵之事,在江湖武林已是盡人皆知的事了,而太湖乃是「天地幫」的總壇所在,在蘇州城內也有不少高手及幫徒出沒,崔爺爺若有心脫出她們的掌握,只要高呼她們是「百花谷」的人,必定會引來不少「天地幫」的高手或幫徒查問,爾後也必然會引起兩方的激烈干戈,有利崔爺爺趁機脫身,可是崔爺爺並未呼叫,引來「天地幫」的高手或幫徒?」

  「對……對……老崔怎麼那麼笨?只要一吆喝……」

  「嗨……嚴兄,崔兄乃是咱們幾人之中的智多星,怎可能想不到此事?或許他另有心意也說不定,因此你別吭聲,且聽劉姑娘怎麼說?」

  「哦?是……是小弟唐突了……」

  劉婉琳姑娘耳聞兩人之言時並未插口,待兩人話聲一止,才又笑顏頷首的接續說著:「憑崔爺爺的心智及閱歷,當然應可想到此事,然而崔爺爺並未出聲驚動「天地幫」的幫徒,而且還笑顏隨她們離去,由此可知,崔爺爺必然已有了自保的應對之策,或是已有安撫住那位少主之策。但是崔爺爺為了維護雲弟,絕不會為了自身性命便說出雲弟的下落,因此也無慮雲弟的身分暴露,當然也無須耽心「天星堡」

  尚有後人之事傳入「天地幫」及「九幽宮」之耳。可是……晚輩不知崔爺爺有何等良策,可有驚無險的拖延一段時日?也不知崔爺爺有何等良策?可順利安撫住那位少谷主。晚輩卻耽憂……」

  劉婉琳姑娘話說及此,突然面朝「地靈門」門主藍玉萍說道:「師父,不論崔爺爺是否另有良策,可繼續安撫住那位少谷主?但是當她們無法由崔爺爺口中詢問出雲弟的下落時,崔爺爺的安危便堪慮了,況且時隔近月,更難猜測了。因此依徒兒之意,我們應盡早詳思應對良策,然後再由諸位爺爺其中之一出面與「百花谷」

  聯繫斡旋,其間尚要視情應對、拿掐妥當,如果能掌握情勢之後,再由雲弟出面,或許無須兵刀相向,便能順利的救出崔爺爺……」

  劉婉琳姑娘說及此處時,不知為何?美目中已然淚光閃爍,且緩緩低垂螓首不語。

  而面對劉婉琳姑娘的「攝魂魔眼」計無從突然擊掌說道:「對……對……劉姑娘之意,正合了老奴等人先前的決定……少夫人,老奴等人驚聞崔兄遭「百花谷」

  之人擄走之後,在驚急中曾相聚商議應對之策。老奴等人早已有一死報恩之心,因此並不耽憂崔兄的安危,可是卻耽心「百花谷」查出孫少主是「天星堡」遺孤的身分,爾後在江湖武林全力追查孫少主的下落時,也必然會傳入江湖武林,若傳入「天地幫」的耳內,也定然會追查孫少主及老奴等人的下落,而使復仇大計遭致阻礙。

  因此老奴等人在詳研之後,曾有意在逼不得已之下,只得由孫少主出面與「百花谷」

  周旋,大不了由孫少主娶「百花谷」的少谷主為妻,或許還能化干戈為玉帛,使復仇大計憑空增加了臂助之力……」

  「計兄,你少說幾句吧……」

  但是話說及此,「厲霸」嚴壯已急忙開口制止。

  而身側的「黃河怒蛟」吳廷宏也急忙拉扯他手臂。

  「攝魂魔眼」計無從原本心中不解,但是在好友的示意中,望見低垂螓首的劉姑娘,因此才心中恍然的急忙頓口不語。

  但是「地靈門」門主藍玉萍聞言至此,已然恍悟的心中一喜。

  可是尚未開口,已聽陳騰雲不悅的急聲說道:「計老,您們怎麼可以拿我下注?」

  陳騰雲神色不悅的剛開口,卻聽低垂螓首的劉婉琳姑娘語含哽咽的說道:「為甚麼不行?就是因為你做出的好事,才使崔爺爺被牽扯入內,以致遭「百花谷」的人強逼而去,如果「百花谷」的人不能由崔爺爺口中獲得滿意的答覆,崔爺爺的性命必將難保,難道你沒責任嗎?莫說崔爺爺是因你之事而遭擄,便是因其它之事遭人強擄而去,你也理當全心全力搶救才是,難道你就任憑崔爺爺落在她們手中不理不睬嗎?」

  「琳姊,小弟並非此意,小弟只是……」

  然而劉婉琳姑娘並不理睬他,已抬首朝「地靈們」門主藍玉萍說道:「師父,正如計爺爺所言,只要將此事詳研因應、處理妥當,才能與「百花谷」化干戈為玉帛,或許能使師父您立即有了一個兒媳,也使復仇大計憑空增加了一大臂助,徒兒……徒兒是雲弟的師姊,當然也會為師父及雲弟高興的……」

  劉婉琳姑娘的口中雖是如此說,但是眾人皆已望見她雙目中淚水盈眶,並且突然起身朝眾人福身之後便邁步離去。

  身後的兩名使女也慌急的朝眾人福身之後,便尾隨在劉婉琳姑娘身後快步離去。

  在場眾人皆心知武林三大秘門之一的「百花谷」實力甚為雄厚,如今「毒蜂浪子」崔民魁已落在她們手中,若想憑己方的武力救人,恐怕難以達成,而且若是兵戈相向,必然會暴露眾人的身分來歷。

  然而為了「毒蜂浪子」崔民魁的安危,又不能不理不睬,除了犧牲「毒蜂浪子」

  崔民魁一命之外,解鈴還須繫鈴人,唯有由陳騰雲親自出面,或許才能與「百花谷」

  化解此中深結。

  可是如此一來,勢必牽扯到陳騰雲及「百花谷」少谷主之間的情恨,似乎唯有娶對方為妻,方能保住對方的清白名聲,也才能化干戈為玉帛。

  但是眾人皆已知曉劉婉琳姑娘已被認定是陳騰雲未過門的妻室,如今陳騰雲突然無中生有的要娶他人為妻,對劉婉琳姑娘來說,必然是個極大的打擊,也必然會悲痛欲絕。

  在場的眾人雖然皆能理解她此時內心中定然甚為悲戚,可是又不知如何開口安慰她?

  尚幸「地靈門」門主藍玉萍心思疾轉後,尚未待劉婉琳姑娘的背影消逝,已笑顏說道:「你們不必耽憂此事,且不論以後如何與「百花谷」周旋,重要的是,縱然發生任何天大之事,皆不能改變琳兒是我媳婦的名份,況且天下間的男子有個三妻四妾乃是比比皆是之事,雲兒若多娶一門妻室也非罪過,相信琳兒也能體諒此時的艱困局勢……」

  說及此處,果然見到劉婉琳姑娘的腳步一頓,才又緩緩步入一片垂簾內的通道內。

  而此時,突聽五姨小雨及六姨小嵐,已相繼朝陳騰雲笑說道:「傻子,你還不快去追你琳姊?要小心的賠不是且甜嘴的哄哄她,管保你沒事!」

  「咭……對嘛,快去吧?若去晚了才會令琳丫頭傷心呢。」

  「哦……是……是……娘!孩兒……」

  在陳騰雲慌急且訕訕的神色中,「地靈門」門主藍玉萍也笑說道:「雲兒,快去吧,你崔爺爺的事有娘與你五位爺爺以及五位姨商議便可,不過你可要好好的安撫琳兒,否則娘可饒不了你。」

  「是!孩兒知曉……」

  於是眾人望著快步離去的陳騰雲背影,俱是會心的一笑之後,再度開始詳研如何拯救「毒蜂浪子」崔民魁以及爾後的復仇大計。

  在一間幽雅素淨的臥室內,劉婉琳姑娘的身軀伏躺在牙床上,雖然沒看見她嬌靨上是否哭泣?也未聽見哽咽哭泣聲,但是由微微抽搐的雙肩,已可看出她內心中的悲戚及哀傷。

  站立在床側的兩名使女小菁及小蓉,面面相覷的不知該如何安慰她時,只見陳騰雲已神色慌急的快步行入內室,頓時面浮喜色的便欲呼喚小姐。

  但是陳騰雲連連搖手制止,並且示意兩女出去。

  兩名使女見狀知意,頓時面顯竊笑之色的迅速出室,並且將房門合掩之後,才在外間小客室中守候。

  陳騰雲見狀,已寬心的行至床前低聲呼喚著:「琳姊……琳姊……」

  劉婉琳姑娘被師父收為門徒後,因為還有兒媳的名份,因此獲得師父全心全力的教導,再加上心性聰慧且天資甚高,勤習十年後,功力已然高達五十年左右,當然早已察覺有人進入居室,而且由熟悉的腳步聲中,知曉是心上人來了。

  雖然芳心中甚為欣喜,可是還交雜著悲戚、哀怨及一股酸意,因此並未回應,甚而雙肩抽搐更劇,並且還有哽咽聲響起。

  「琳姊……是我不對,徒令你悲傷了,之前我並未將一些難以啟齒的荒唐事告訴你,乃是因為俱非正人君子應為之事,唯恐琳姊知曉之後,心中憤怒,誤會我是淫邪之徒,所以才不敢告訴你,可是若欲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今日依然被琳姊知曉了。既然琳姊已知曉了,那麼我也只好將此中經過一一詳述,以免誤會我是喜涉淫色的邪惡之徒,事情是這樣的……」

  「我不聽……我不聽……你出去……」

  雖然劉婉琳姑娘哽咽的叱叫著,可是陳騰雲怎可能依言離去?不但無意離去,甚而坐在床緣扶著她玉肩,彎伏身軀在她耳旁低聲述說著:「因為「百花谷」的那個少谷主……實因當時正處於性命交關之際,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才做出那種荒唐事……」

  於是陳騰雲便將前往「百花谷」遇見「芙蓉仙子」之事,以及進入谷中與少谷主黃月霞發生之事,還有與「天地幫」少幫主主婢三人,以及白雲飄主婢五人認識的經過,除了將一些荒淫不雅之事概略的說出部份之外,其餘的皆已一一詳說清楚。

  劉婉琳姑娘在哽咽低泣中,雖然口中連叫不聽,可是在未婚夫婿詳說時,卻仔細的一一聽入耳內,因此已逐漸了解了內中情形,已知曉不能全責怪心上人的不是。

  心上人前往「百花谷」乃是為了暗查血仇,爾後為了保命,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中才與少谷主做那件事,與白雲飄主婢及少幫主主婢的事,則是為了挑起她們的內鬨,果然也達到了目的。

  雖然如此所為,並非正人君子應為,但是為了血海深仇,也情有可原,況且此中毫無情愛可言,因此芳心大寬得鬆了一口氣。

  心中的悲戚及酸意當然也平息不少,甚至對那個恃功欺凌,且羞辱心上人的少谷主心生恨意。

  也氣很那個白雲飄為虎作倀,更不恥「天地幫」少幫主主婢三人的淫蕩……

  天下間的女孩兒家若愛上了一個人,在日思夜想中,便逐漸將一顆心全放在對方身上了,內心的方寸之中,心上人的地位甚至逐漸高過雙親,而且在心上人的面前,十之八九皆會撒嬌及無理取鬧。

  正因為如此,劉婉琳姑娘由未婚夫婿的詳述中,雖然已知曉未婚夫婿乃是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與別的女子做出了那種事,是一種不算大錯的過錯,在芳心中也已原諒了心上人。

  可是依然有些酸意,而且氣憤心上人為何隱瞞不說?因此不肯輕易開口原諒心上人,所以還是伏臥不動的未曾吭聲。

  陳騰雲詳述之後,雖然尚不知琳姊姊是否原諒了自己?但是已知曉琳姊姊不再哽咽低泣了,因此心中略寬的續說著:「在當今江湖武林,人人皆知「百花谷」中的女子個個皆是身習淫技,且視淫樂為平常之事,有誰會相信「百花谷」中尚有處子?我又怎知那個少谷主竟然還是個處子之身?否則我怎會……」

  說及此處時,劉婉琳姑娘突然哀怨的嗔聲說道:「人家怎敢管你跟誰好?你是師父的寶貝兒子,又是陳家承傳門庭的獨子,若想娶個三妻四妾,生兒育女、廣傳煙香,師父高興都來不及了,又怎會阻止你?而姊姊又算甚麼?又怎敢管你跟甚麼人好……」

  陳騰雲聞言,頓時慌急伸手掀轉她身軀,並且央聲說道:「琳姊,難道你還不相信我?我願立誓,如果我對你負心,必將不得……」

  已然被翻轉身軀的劉婉琳姑娘立即呈現出淚涕盈盈的嬌靨,但是耳聞心上人之言,已知未婚夫婿要說甚麼了?因此立即慌急的伸手搖掩住未婚夫婿口唇,另一手則在他胸口輕拍一巴掌,並且哀怨哽咽的嬌嗔說道:「你……你胡說甚麼?人家只不過是……哼!人家初見你的那日,便猜測你是否染上喜涉風月的劣習?是否已與多少的女子好過?如今果然被人家料中了,已有一個為了尋找你的下落,竟然將崔爺爺擄走了,萬一爾後還有不知有多少個女子找上門來?到時與你親近的人皆會受到牽連,因此還是趁早離你遠些,以免爾後……」

  陳騰雲踏入江湖後不到一年的時光,已先後與數個女子有過肌膚之親,其中「百花谷」的「芙蓉仙子」以及「天地幫」的少幫主主婢三人,皆是人盡可夫毫無貞節可言的女子,隨時可更換身側的男人,因此無須耽憂她們會糾纏不清。

  可是「百花谷」的少谷主黃月霞以及白雲飄主婢五人皆是處子之身,一生清白皆已毀在自己胯下。

  黃月霞踏入江湖尋找自己不著,竟然將崔爺爺強逼至「百花谷」中,萬一白雲飄主婢五人為了報仇尋找自己,到時也……

  現在,琳姊之言已說中了自己耽心的事,因此心中紊亂得不知該如何開口回答她?

  但是又不能心怯的不敢面對她,因此未待她說完,立即伸手緊摟住她柔軀,並且惶然說道:「不……不……琳姊,你從小便是小弟心中山的妻室,小弟對你之心指天可表,而且小弟並非是喜涉風月的紈絝之徒,縱若曾與其他的女子有過……可是皆是為了家仇,蓄意挑起她們之間的仇恨,有利我們爾後的復仇大計,否則小弟早已一一殺了她們,又怎肯與她們發生荒唐的淫樂之事?如果琳姊也不能體諒小弟,那麼小弟……」

  劉婉琳姑娘的身軀突然被心上人緊緊摟住,頓時又羞又急且不依的掙動著,可是耳聞心上人之言,芳心中立即湧升出甜絲絲的欣喜。

  雖然不願輕易鬆口,可是眼見心上人惶恐的模樣又有些心疼,捨不得令他心焦,因此不再掙扎的依偎在他懷中,並且為了掩飾自己的醋意,因此已嬌嗔的朝陳騰雲說道:「哼!都是你有理,你呀……你自小便是姊姊的魔星,事事皆纏得姊姊難以拒絕你,到現在已是個大人了,還是如此的纏著姊姊,總有一天,你會纏死姊姊了!

  其實姊姊並未真的怪你,因為當時姊姊便曾回想起十多年前,那時你雖年幼,但是已然顯現出正直善良的心性,因此姊姊在心疑中並未失望,爾後暗觀數日後,發覺你的心性果然依如幼時並未改變,因此已放心不少。可是如今……縱若那個少谷主及那個白雲飄主婢皆是我們的仇人,也只能以正當的方式與她們拚戰,可是你卻用如此手段毀了她們冰清玉潔的處子之身,同為女子之身,姊姊實也難開口原諒你…

  …」

  劉婉琳姑娘說及此處,突然一頓,接而又幽怨的說道:「方才聽焦爺爺說,那位少谷主年僅二八左右,而且是個極為美貌的姑娘,若與雲弟匹配,必是一對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還有那個白雲飄,想必也極為年輕貌美吧?姊姊如今已年過雙旬有二,且姿顏平平,自知比不上她們,也配不上雲弟,因此姊姊想……」

  劉婉琳姑娘滿含酸意的幽幽說著時,陳騰雲則是焦慮的思忖著要如何安撫她?

  才能使她相信自己的心意。

  可是在心焦中突然心中一橫,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於是趁她尚在語含酸意的說著時……

  「啊……雲弟,不要……不……嗯……嗯……」

  劉婉琳姑娘的話尚未說完,心上人的身軀突然壓伏在自己身軀上,頓時又羞又急的驚呼出聲,可是一雙厚唇也已緊緊貼合在朱唇上,只能連連哼聲,卻無法驚呼出聲了。

  劉婉琳姑娘在又羞又急中,雖然本能的掙扎著,可是在相處月餘的時光中,香唇已不知被心上人輕嚐了多少次?因此已逐漸接受心上人輕嚐朱唇的輕狂舉動了。

  若是原本不相干的兩人,突然發生了如此的情況,那麼已然算是清白已失,非他不嫁了,更何況是已然有了夫妻名份的心上人?因此在驚羞中,芳心中也湧升出一種羞喜的甜蜜,不忍推拒心上人的輕狂舉動。

  可是在羞喜的甜蜜中,突然又發覺一雙大手已開始在身軀上遊動著,雖然心上人是自己的未婚夫婿,可是往昔從未曾有過如此大膽的舉動,因此芳心驚急惶恐中,再度開始扭晃身軀掙扎著,然而身軀及雙臂皆被緊緊挾摟住,甚難掙扎推拒。

  而且在身軀上遊動的一雙大手雖然尚隔著衣衫,可是那種從未曾經歷過的怪異感受,尤其是大手觸及胸前雙峰又揉又掐之時,突然全身驚悸且又酸又麻得渾身無力……而且有一種從未曾有過,難以言諭的舒爽感湧升?

  同時,在內心惶恐慌亂之時,腦海中突然湧升出一幅畫面,一雙儷影攜著一雙兒女徜徉在幽雅庭院中的安詳景象,而芳心深處也有一個遙遠的聲音在輕呼著:

  「雲郎……他不是你日思夜想的雲郎嗎?他是你一生倚靠的夫君啊……你不是想與他結為夫妻,為他生兒育女嗎……你的一切不都是他的嗎?如今他……而且他曾與多少個比你年輕貌美的女子好過,你若推拒他,萬一他羞慚之下,不敢再面對你…

  …」

  腦海中的安詳景象,以及芳心深處輕呼的聲音,終於使得劉婉琳姑娘的芳心中也吶喊著:「冤家呀冤家……你真是賤妾的魔星……你要……賤妾,就給你吧,但願雲郎莫負了賤妾……」

  於是在羞怯惶恐的煎熬以及欲拒難拒的顫抖掙動中,劉婉琳姑娘的身軀已逐漸發軟,不再掙動。

  衣襟的布釦……腰帶……衫裙……褻衣……已逐一鬆解褪除,散亂在床榻上。

  不到片刻,一具晶瑩剔透雪白如玉,豐胸突臀楊柳細腰,豐不顯肉、瘦不露骨,玲瓏突顯體態成熟的美妙身軀與一具古銅發亮雄壯結實的身軀,已然肌膚緊貼相合。

  爾後便聽陣陣的粗喘鼻息聲……惶恐畏懼的囈語央求聲……柔情蜜意的低語聲……哀呼痛哼的顫泣聲……

  還有一些低微的床榻吱響聲……苦盡笆來的呻吟聲……迷茫的呢喃噫語聲……

  還有激情中難以自主的盪呼尖叫聲,在房內交合成一曲令人血脈賁張的美妙樂譜。

  守候在房外小客室中的兩名使女,初聞臥房內傳出的異聲時,尚不知房內發生了甚麼事?

  但是愕然聆聽之後,終於恍悟房內的兩人似乎在做那種羞人的事?因此在又羞又慌中,急忙緊掩客堂門窗,並且緊守門戶,不容異聲傳出房外,被人聽見。

  於是在無人打擾的良辰美景中,初享美妙激狂之境且回味無窮的玉人,如蕾心花迎春綻開,任郎輕狂任君採擷。

  幾度瘋狂、幾度雲雨,呢喃噫語、蕩哼呻吟,顫聲尖叫、傾洩激狂,花開花殘、雨露紛紛……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