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唐未宋起的甲子時光中,大好神州皆陷入兵禍戰亂之中,天下各地的百姓皆身處於敗兵散勇、盜匪、流寇四竄的紛亂塵世中,日日皆有悲慘之事發生,人人自保求生已來不及了,哪還有餘力仗義救助他人?

  便連江湖武林之中,也偶或聽得傳聞,在某地的某個黑道或白道,名聲鼎盛、交友廣闊的高手陳屍荒郊,甚而還有一些頗有名聲且勢力不弱的門幫也先後發生過十餘件不明內情的滅門慘案。

  雖然每每皆在當地武林中引發議論,也有不少驚怒悲憤的親朋好友相繼趕至慘案之處詳查內情,但是僅能由一些重傷未亡,僥倖殘生的僕婦口中,知曉是遭一群身穿黑衣、面蒙黑巾、來歷不明的數十個高手入侵,卻不明白是為仇還是為何原因,竟遭至兇厲殘害?

  爾後終於在一些蛛絲馬跡的線索中發現件件滅門殘案中,似乎皆遺失了獨門秘笈、或是享有盛名的靈藥、或是某件價值連城的珍寶?由此可見並非仇殺,而是因為祕藏引人覬覦之物而遭害。

  但是親朋好友久查之後,依然查不出兇手為何人?而且因為世局紛亂,處處要道皆遭軍將駐守嚴查,因此行道不便,也只能無奈的暫時罷手,待爾後有機會再續查了。

  然而件件兇案時隔甚久,且分別在相隔甚遠的天下各地發生,再加上時值亂世之期,江湖武林大多息隱自保,少有人走動,因此消息散佈遲緩,不明內情的外地武林黑白兩道皆以單純的武林仇殺視之,並未引起注意及聯想,再加上時光久延之後,已逐漸被人遺忘,於是皆成為無頭公案了。

  時光飛逝!

  時至宋太宗登基之後,已然逐漸統一天下,僅與北方的遼夏蠻番對峙,因此全國各地已平息了兵禍,百姓也逐漸能安居樂業,各種營生也已緩緩復甦興盛,而江湖武林也開始活絡了。

  日落月升,日昇月落,星辰變幻起落循循不止。

  而自古以來,天下各地時常會崛起某一門幫、豪門世家享譽一方,或是有某一門幫逐漸式微沒落以至消失。

  但是能在整個江湖武林中享有盛名、歷久不衰的名門大幫,或是獨樹一幟的神秘門幫,在亂世之後尚能在江湖武林中挺立不墜,且享有盛名的名門大幫豪門世家便少之又少了。

  因此在近甲子的時光中,江湖武林中則流傳著一則歌謠,將武林中一些名聲鼎盛的門幫包含在內,歌謠的內容是:三門四山兩大幫,一莊一樓天星堡;寧逢百花不見毒,異域地靈入九幽。

  武林歌謠中的「三門四山兩大幫」,三門是指僧尼儒「少林寺」、「恆山門」、「泰山門」三大門:四山是「青城山」、「龍虎山」、「嶗山」、「茅山」四大道門;而兩大幫則是指「洞庭水幫」及「淮南馬幫」。

  因為太宗皇篤信道教,故而不少有名的道山皆曾受封及奉養,因此道門門徒較釋門廣眾,勢力也較釋門興盛。

  至於「一莊一樓天星堡」便是指黃山的「龍鳳山莊」以及廬山的「抱月樓」,還有大巴山的「天星堡」。

  而「寧逢百花」是指中條山「百花谷」,在「百花谷」中有數百名年輕貌美、嬌豔如花、穿著打扮令人一見之下便心生淫欲,而且皆精習淫媚之功的女子。

  雖然「百花谷」中的女子僅是一個使女便有一身不弱的功力,尚幸「百花谷」

  中的女子並不出谷為患江湖,而且江湖武林同道只要不恃強欺人,皆可前往一享風流,雖說色為刮骨鋼刀,但是天下男人多有寧在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的通病,因此數百年之中,前往「百花谷」的人從未曾間斷過。

  而「不見毒」是指南疆苗嶺的「毒魔谷」。

  「毒魔谷」中的人也全是女子,可是不知有多少人?僅知谷中女子除了功力高深、武技怪異毒辣之外,皆善施毒,且有御使五毒之能。

  但是因為「毒魔谷」的人心性甚為怪異且殘狠,因此與「毒魔谷」之人結怨者,十之八九皆是慘死在五毒之下,故而才有「寧逢百花不見毒」之句。

  「異域地靈入九幽」則是指巫山「地靈門」以及巫山「九幽宮」,而巫山「地靈門」與「百花谷」以及苗嶺「毒魔谷」三地,又同屬江湖武林傳論數百年的三大秘門。

  雍熙三年,一個月黑風高的四更時分。

  在漠北宋、夏疆境邊緣的「天王莊」內,突然傳出陣陣驚恐慘叫及怒喝拚鬥聲,歷時半個多時辰後,在一片沖天烈焰中,四十多個身穿黑衣、面蒙黑巾的高手,各挾帶著包袱及長布卷迅疾遠去……

  半個月後,在太原近郊的一片大宅院,被一群身穿黑衣、面蒙黑巾、來歷不明的高手侵犯,「秦中一劍」邱慕風一家老少慘遭滅門,僅有數個毫無武功的使女不知去向……

  月餘後!

  在燕山邊緣的一處莊院,也被一群面蒙黑巾的夜行人入侵,燕州大豪「燕山飛鷹」一門老少三十餘人,除了十四及十二歲的一雙姊弟不見屍身外,餘者全然命喪。

  相隔兩日,黑道高手「枯竹鬼老」夫婦及兩徒陳屍家中,其女則不知去向……

  爾後……川北的「岷山門」及「邛峽派」,還有「大別山寨」,西南武林的「武陵派」以及「巫山門」相繼皆有兇案發生,也有幼女、幼童失蹤,但是無人知曉是何人?為何仇?做出如此慘無人道的兇殺血案。

  在傳論紛紛中,逐漸知曉命案發生之後,十之八九皆被同道之人查出些許線索,除了有幼女、幼童失蹤外,俱都遺失了獨步武林的武功秘笈或是增功、療傷、保命的靈丹聖藥,或是價值連城的奇珍異寶。

  因此,突然使年高長者回憶起甲子之前,在江湖武林中也曾發生過相似的無頭兇案,臆測兩者之間可能甚有關連?於是開始明查暗訪各地凶案的情景。

  雍熙四年!

  人煙稀疏的大巴山山區深處,有一片山勢險峻、斷崖絕谷、深澗湍流處處的險域,在此險峻的山勢中,有一座三方俱是聳陡懸崖,僅有正面斜岩可與其它岩山相連的半座岩山。

  在斜岩坡之中,有一條可供兩人並行,曲折而上的山道可通行至岩頂,而整個岩山頂端則聳立著一幢占地有五十丈寬闊的高聳巨石堡,便是在江湖武林歌謠中享有盛名的「天星堡」

  「天星堡」堡門之前僅有一片不到二十丈寬闊的平岩地,後方及兩側堡牆俱是倚臨聳陡岩壁邊緣僅有不到十丈之距建成,因此三方堡牆的下方俱是深有數百丈的懸崖,地勢險要,易守難攻。

  再加上堡牆高有二十丈左右,堡牆上尚嵌有不少鐵蒺藜,還有輪值高手及不少執有強弩的巡曳堡丁,因此縱然是一流高手,也絕難由堡牆強行登臨入堡,僅能由堡門進入堡內。

  而此時整個「天星堡」中,處處皆高掛著明亮大燈,並且由各處不時傳出洪亮的划拳聲,笑鬧勸飲聲,似乎堡內正舉行著何種喜宴?

  正對堡門的一幢三層雄偉「天星樓」,樓前的寬闊廣場中有近百桌酒席,坐滿了來自各方的賀客以及「天星堡」的所屬,慶賀少堡主迎娶二夫人。

  首席一桌乃是「天星堡」堡主「殘星劍」陳天星及新郎少堡主陳興宗,以及堡主的兩名至交好友,還有四位女方主婚親人的席桌。

  但是「天星堡」堡主及少堡主,還有四位女方主婚長者皆不在座位,似乎皆在「天星樓」內。

  次一桌乃是堡中分別掌管文案、財務及總務管事的主副八人,還有兩位堡中塾師的西席夫子。

  而堡中的四大護法、刑堂及北斗七星八位堂主,以及各堂的副堂主、護堂、武士隊長分別在各桌陪伴著來自各方的三百多位賀客,俱是杯胱交錯,頻頻勸飲。

  其餘數百名武士小隊長及武士、堡丁,俱都在四周七十餘桌歡宴,在歡樂暢飲聲中,使得整個「天星堡」的歡笑聲已遠傳出堡外的山區之中。

  倏然,由雄偉闊樓之中傳出驚呼慘叫聲,接而又有女子驚急悲叫及怒叱聲,以及拳掌勁風拚鬥的震爆聲傳出。

  「啊?劉伯伯你……」

  堂門外歡宴的眾人驚聞樓內傳出打鬥聲,在一名護法的驚急呼喝聲中,眾護法、堂主、副堂主以及十幾名護堂,俱都狂急起身欲掠往樓內。

  「啊……快……快去探看堡主……呃……嗯……」

  但是就在此時,同桌的賀客驟然出手,同時攻向「天星堡」所屬。

  霎時便聽悶哼及慘叫聲連連響起……

  「呃……莫……莫大俠你……你竟敢……」

  「不好……大家小心……」

  「啊……提不起功力?有毒……不好,酒菜中被人下毒了……」

  「天哪……呃……洪老,你竟然……」

  「嘿……嘿……嘿……你去死吧……」

  並且在賓客中,尚有人大叫著:「我等皆已露了相,因此大家皆須施煞手,絕不能留下後患……」

  「嘿……嘿……那還用說?這些為首者皆已中了散功毒,提不起功力,輕易得很……」

  「哼!你們少說廢話吧,還有不少未中毒的低下之人,快解決這些沒用的東西,然後入樓看看陳老兒父子兩人……」

  突如其來的一場殘殺,霎時使得「天星堡」二十餘名身中散功劇毒的為首高手全然命喪於同桌賀客之手,並未中毒的低下所屬,在驚愕狂叫聲中,已不約而同的圍攻眾賀客,霎時又掀起一場慘烈的拚鬥,但是低下所屬的武功……

  歷經一個多時辰之後,一場突如其來,激烈殘酷的殺伐終於息止了!

  只見堡內遍地屍身,血水流聚成池,並且由「天星樓」內各幢樓宇內相繼掠出兩百多人,並且有不少人怒聲叫道:「沒有……除了一些金銀財物之外,找不到任何秘岌、珍寶及靈丹……」

  「找不到……你們找到沒有?」

  「劉姑娘,你在堡中居住有半年時光,難道尚未查出陳老鬼的。天星秘笈。藏在何處?」

  接而便聽女子脆聲恨怒說道:「哼!先前便傳訊告訴你們,那個賤人及她的八個使女將姑奶奶盯得緊緊的,因此甚麼事也辦不成,所以要你們暫且莫輕舉妄動。

  這下可好了!陳老鬼父子倆的屍身竟然在混亂中憑空消失了?還有那個賤女人也在混亂中被她的使女救走不見了。

  如今人都丟了,大家也都露了相了,你們還想尋找甚麼秘笈珍寶?此事若傳入道主的耳內……哼!大家都吃不了兜著走,因此你們還不盡速追誅逃離的人?

  還有,姑奶奶的身子白白讓人玩弄了半年,且成了他們的大仇人,卻甚麼都沒得到,豈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因此你們都要賠償姑奶奶的損失。「「哼!算了吧,你在多少年前便已不是黃花大閨女了,就算陪人睡幾年也不會損失甚麼?只有那個小子才會將你當個寶,要娶你為如夫人,要不是道主尚……」

  「叱……‘鬼爪’你找死……」

  在爭吵中突然有一人打圓場的說道:「好啦……好啦……你們還吵甚麼?再多說也於事無補了,為了避免道主生怒責怪,也為了爾後的名聲及安危,大家快全力追誅餘孽才是。」

  於是人群立即四散,再度一一掠入各樓宇之中,可是兩個時辰後,堡中的樓宇之中突然有火苗竄升,四起的火苗逐漸形成一場焚天烈焰,數百道身影則迅疾掠出堡外,於是……

  「天星堡」堡毀人亡的消息,不到一個月已傳遍了整個江湖武林,可是卻無人知曉此件滅堡慘案究竟是何人所為?一切的疑問皆已成謎,僅成為江湖武林之中,猜測議論,久傳不墜的一個傳聞……

  可是不知由何時起?竟然由山區居民謠傳出,每到入夜之後,殘堡之中常有鬼泣之聲遠傳山下,而且曾有噬魂厲鬼出現過?

  爾後更有謠傳,說那些骷髏厲鬼的凶魂厲魄未散,夜夜在殘堡中遊蕩,因此山居獵戶及樵夫皆不敢接近「天星堡」附近的山區,以免遭厲鬼噬魂而亡。

  雖然「大巴山」附近的百姓皆懷疑不信,但是當初參與殺人焚堡的武林高手在耽心憂慮中,曾有人膽大的前往一探,但是從此便一去不返。

  也有不少人曾聚眾在日間前往查探,可是進入遭烈火焚燒的殘頹堡內,遍地皆是森森枯骨,殘樓內塵垢甚厚,處處蛛網密布,蟲鼠四竄,毫無一絲有人居住的跡象,使得陰森的殘堡有如鬼域一般令人生凜。

  雖然也曾見到一兩具新近命喪的屍體,但是身上皆找不出致命之傷,而且皆是滿面驚恐之色,似乎是驚嚇而亡?

  爾後依然有人前往查探,但是也如同往昔有去無回;因此,久而久之後,「天星堡」已逐漸被人稱為鬼堡,再也無人願意或大膽的前往查探了。

  隨著一年年的時光消逝,歷經十一、二年之後,「天星堡」的慘案已逐漸被人淡忘了。

  時至宋真宗咸平三年。

  原本逐漸平靜的江湖武林,突然在江南一帶興起了一個「天地幫」,不到兩年,已網羅了不少黑白兩道中名聲響亮的白道俠義及心性凶殘、手段毒辣的邪怪、兇魔。

  雖然不知「天地幫」的幫主是何人?但是江湖武林震驚之事,乃是「天地幫」

  的「總護法」竟然是縱橫江湖五十餘年,心性殘狠、手段毒辣,令黑白兩道畏懼,也使名門大幫顧忌的「洱海一怪」龍騰雲。

  另外尚有六十多個小門小幫、綠林山寨、湖河水幫,皆已成為「天地幫」的各地香堂,原有的為首之人,則成為香主,因此「天地幫」的幫眾已憑空多達七、八千人之上,名聲勢力已然凌駕名門大幫之上。

  雖然曾有白道名門有心聯絡同道聲伐,但是一來未握有「天地幫」為惡江湖武林的真憑實據,二來不知為何?僅是初有此心而已,但是時隔旬日之後,「天地幫」

  突然派信使登門拜見密談。

  爾後不知密談了甚麼?或是雙方有了何等的約定?有些門幫中的高手竟然也出任了「天地幫」的總堂護法,或是出任地方香主、護法?甚而某個名門大幫似乎已與「天地幫」有了盟約,從此便不再管「天地幫」之事?

  如此一來,「天地幫」的勢力擴增更為迅速,且更為肆無忌憚,不到兩年的時光,長江以南的整個江南地區,西達「潭州」,全都淪入「天地幫」的勢力之中,並且大有渡江東壓「泰山門」,北進中原,逼臨嵩山「少林寺」,西與「九幽宮」

  對抗之意……

  當「天地幫」逐一網羅黑白兩道高手擴增勢力之時,已有不少黑白兩道高手突然無聲無息的消失無蹤,不知是遭到殘害,還是不願被「天地幫」網羅而隱遁?因此已使得江湖武林暗潮洶湧,不知何時便將掀起一場驚濤駭浪的浩劫。

  因此,黑白兩道皆為武林局勢或是為自身安危憂心仲仲之時,還有誰會記得往昔一些令人髮指的滅門慘案?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