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華堂喜宴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蘇微深深吸了一口氣——紅蓋頭垂下來掩住視線的最後一瞬間,通過打開的門,她看到外面的走廊深而長,宛如通向不可知的未來。

    到了原大師成親的日子,這一日,熱鬧非凡的騰衝玉市瞬間都空了,所有商賈提前歇業,紛紛奔赴喜宴,一百桌上幾乎坐了上千人。

    既然身在騰衝,入鄉隨俗,這次的婚禮也以新郎家的習俗為準,只是他和迦陵頻伽兩個人都是孤身沒有父母的人,因此也談不上接親送嫁,喜婆乾脆提議只是從東廂把新娘接到西廂,然後一起送到大堂上拜堂成親了事。蘇微是江湖兒女,對這些禮節也是一笑了之,頗懂變通,便一口答應。

    外面嗩吶鑼鼓聲音盈天,伴隨著一波比一波更高的歌唱聲。

    按照滇南寨子裡的規矩,婚禮都是從前一天開始的,搭起喜棚擺好酒宴,等各方賓客齊聚後便暢飲歌舞,通宵達旦,祝福新郎新娘,稱為「踩棚」。這樣一直鬧到第二天晚上,才算是正式拜堂成親。

    還真是一件辛苦的體力活呢……原重樓想著。

    此刻日影西斜,暮色四合,外面的喧嘩聲已經越來越響了,他卻還是坐在室內,一直沒有動。衣架上懸掛著大紅色的吉服,嶄新鮮豔,漿洗得筆挺,看得一眼就有一種喜慶之氣撲面而來——他無聲地歎了口氣,抬起手摸了摸那件衣服。

    雖然手上的傷已經痊癒,手指卻在微微地發抖。

    轉過頭,眼前是一對蟠龍飛鳳的紅燭,靜靜燃燒。他默默地看著變幻無定的火焰,眼裡的神情有些奇特,不知道是喜悅還是悲傷——寂靜中,有一隻寒蛾繞著燈旋轉了很久,終於不顧一切地狠狠撞向了火焰,發出了細微的爆裂聲。

    「啊?」原重樓脫口低呼,手指一顫,手裡的吉服掉落在地。

    那隻小飛蟲轉瞬化為一團小小的火焰,灰飛煙滅。

    他默默地凝視著那一團微小的灰燼,眼裡露出了複雜的神色,情不自禁地嘆息,從胸臆中吐出了一口氣——那一隻撲火涅槃的卑微生靈被呼吸吹散,轉瞬再無蹤影。明知道會死,為何還會一頭撞進去呢?終究,還是無法抗拒光與熱的吸引吧?

    他的眼眸黯淡了一下,不知道想著什麼,手指有些顫抖。

    「大稀……」忽然間,有一個聲音喚他。他猛然一顫,回過頭,看到的是穿著盛裝的蜜丹意。小女孩不知何時從前面跑到了這裡,在門縫裡探出頭,笑著看了他一眼:「哎呀,還沒換好衣服啊?外面的人越來越多了,一百桌快要坐滿了……喜婆讓我來催問你們弄好了沒。三道茶已經開始了,啥時候可以讓大家開始喝酒呢?」

    小女孩口齒伶俐,一串話說出來如同珠子落玉盤,令人心生歡喜。然而原重樓側頭看了看窗外,只道:「等月亮出來吧。」

    不知道為啥,他的臉色還是有些蒼白,心事重重,頓了頓,忽然開口問:「今天……外面有沒有什麼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小女孩在門縫裡看著他,居然理解了這個頗為艱深的漢語的意思,眼眸純黑而靜謐,深不見底,聲音很輕地回答,「沒有呢。我仔仔細細看過了,那些人裡並沒有從洛陽來的客人。」

    「哦……」原重樓如釋重負,又問,「那……有從靈鷲山過來的客人嗎?」

    「也沒有。」蜜丹意搖頭,眼眸更加冷徹。

    「真的?」原重樓似乎有些詫異,又似乎有些釋然。沉默了片刻,似乎不想讓她一直看著自己,轉頭對孩子道:「去看看迦陵頻伽那邊怎麼樣了。和她說,我大概再過一刻鐘就可以好了。」

    「嗯!」蜜丹意清脆地應了一聲,跑了開去。剛跑幾步,忽地回頭,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輕聲對他道:「大稀,放心吧。」

    「嗯?」原重樓剛拿起喜服,不由得愣了一下。

    那個緬人小女孩站在深而長的走廊裡,回頭用漆黑的大眼睛凝視著他,眼眸裡有奇特的表情,忽然完全不像個孩子,一字一頓地道:「大稀,今晚你的婚禮一定會很順利的——有我在呢,誰敢來搞破壞?」

    原重樓忍不住笑了,從門裡伸出手去抱了抱她:「乖,今晚你不要搞破壞就行了。」

    「咯咯咯……」在他的懷抱裡蜜丹意嬌俏地笑了起來,瞬間恢復成了一個小女孩,蹦蹦跳跳地順著走廊走遠了,「放心,我會乖的!」

    在另一個房間裡,蘇微已經穿好了喜服。

    這次的婚禮安排得非常盛大,方圓百里皆知。到後來他們兩人因為得病而無力籌劃,尹璧澤便一力承擔,還從尹府裡派了一批訓練有素的侍女過來,服侍著她穿戴梳洗——此刻正在給她一層層地將頭髮盤上去,準備用簪子定住。

    「姑娘,您喜歡哪支簪子?」侍女打開梳妝匣,問。

    蘇微轉過僵直的脖子,看著滿桌的珠光寶氣。重樓對她很好,為了這次婚禮,光是頭面首飾就買了五套,有金銀的,有寶石的,也有點翠的——然而,其中最醒目的,卻還是那一支翡翠鳳簪。

    綺羅玉果然非同凡響,一擱在上面,便能令所有珠寶黯然失色。在燭光下,那隻鳳凰嘴裡銜著的寶珠似乎要滴出水來。她想起重樓雕琢它時專心致志的樣子,唇角不由得噙了一絲笑,語聲也變得溫柔:「就用這支鳳簪吧……和我的耳墜也正好配套。」

    「是。」侍女拿起鳳簪,將她一縷秀髮壓住,退後看了看,笑道:「真是美人如玉劍如虹!這翡翠的一流水色,真是映得人更加出眾。本來以為我家小姐已經很美……」

    說到這裡,彷彿知道失言,侍女瞬間停住了嘴。蘇微被誇得有些不好意思,低頭看了看鏡子,果然是相得益彰,心裡不由得一陣歡喜。然而想起那個侍女的話,心裡卻忽然微微沉了一沉——倒不是為了在新婚之日又聽到尹春雨這個名字,而是那一句「美人如玉劍如虹」。尹府果然不愧是騰衝第一大戶,連府上隨便一個侍女都文採了得,出口成章。可是……她為什麼要用這樣的句子來比喻自己?劍如虹?莫非……她是看出了自己會劍術,還是自己最近神經繃得太緊,一時多心了?

    她霍然抬頭,眼眸隱隱有殺氣,然而那個侍女卻已經端著金盆給她盛水去了。

    心中正在疑慮,卻聽到外面喧囂聲盈耳,鞭炮一連串地炸響,三道茶喝過,火把點起,賓客裡已經開始有人唱歌,催促著新人出場。

    侍女端了金盆進來,擰了一個手巾把子,道:「姑娘快擦擦手,外面催呢。」

    蘇微細細地觀察她的言行舉止,不動聲色地伸手將手巾把子拿了過來,卻裝作一個手滑,將手巾掉了下去。

    「哎呀!」侍女連忙去接,卻沒有接住,眼看著手巾掉在了地上,連忙道,「我去再找一塊手巾!」

    蘇微看著她再度轉身離開,默默鬆了口氣,心裡卻還是有些不安——只希望今天的婚禮平平安安、圓圓滿滿地結束,不要再發生什麼意外。

    「瑪!」忽然間,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叫道,抬眼看去,卻是蜜丹意奔入了房間裡,拍手看著她笑道,「瑪要當新娘子了!太好看啦!」

    蘇微臉微微一紅,對著她招了招手,道:「過來,給你糖吃。」

    蜜丹意笑嘻嘻地蹦蹦跳跳走過來,伸出小手討喜糖,一邊道:「大稀讓我過來看看你這邊好了沒有——唉,他等不及要和你成親呢!」

    「小鬼頭!」她笑著擰了一下孩子的耳朵。蜜丹意嘻嘻一笑,靈巧地一側頭躲了過去,鑽到了她的懷裡,順手就從桌子上抓了一把核桃片和紅糖做的糖。

    蘇微本來想說什麼,忽然間笑容微微一滯。

    是了,為什麼以前都沒有留意到?這個孩子的動作……似乎輕快靈巧得過分了——剛才自己伸手這一擰,看似平常,其實不知不覺就用上了折梅指的招數,就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也未必能這樣輕輕鬆鬆地一側頭就躲過!

    還是……還是自己最近幾天疑神疑鬼,走火入魔了?

    「瑪?」蜜丹意說了幾句,沒聽到她回答,不由得搖了搖她的衣袖。蘇微這才回過神來,「哦」了一聲,道:「沒事,只是不知道今晚會不會有什麼貴客來而已。」

    「瑪為什麼和大稀問同樣的問題?」蜜丹意笑了起來,「我剛剛和大稀說今晚外面的客人裡沒有洛陽來的,也沒有靈鷲山來的。」

    「是嗎,都沒有?」蘇微下意識地重複了一遍,心裡百味雜陳,轉念一想,洛陽那邊的人沒有來也就罷了,山高路遠、未必知情,就算知情,也未必一定派人來。可是拜月教的人居然沒有出現,就未免有些奇怪——就算是靈均嫌路遠不來參加婚宴,可那個輕霄呢怎麼也會杳然無蹤了?

    這一場婚宴還沒有開始,已經有無數的疑雲壓在心上。

    她怔怔地想著,連喜婆進了房間都沒有留意。

    「瑪,不要想了啦……」蜜丹意彷彿知道她的心思,咬了一口糖,指著窗外道,「聽!外面都已經開始唱歌啦!大稀等你拜堂呢,別讓他等急了!」

    「是了,姑娘要加快了!」侍女端著金盆回來,擰乾手巾給蘇微擦了擦雙手,然後小心翼翼地將一對翡翠鐲子和一對赤金鐲子套了上去,喜婆在一旁拖長了聲音,大聲叫道:「金玉滿堂,長命富貴!」

    蘇微深深吸了一口氣——紅蓋頭垂下來掩住視線的最後一瞬間,通過打開的門,她看到外面的走廊深而長,宛如通向不可知的未來。

    那個精靈一樣的小女孩跑出了門外,回頭望著她笑:「瑪,等一下我掐你,你可不許打我哦!」

    「什麼?」她有些詫異。

    然而小女孩咯咯地笑著,已經一路跑遠了。外面的喧鬧起鬨聲如同潮水一樣傳來,夜色裡有無數點火光,璀璨如同繁星。

    然而,剛跑出房間,蜜丹意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眼前篝火熊熊,無數的人在暢飲大笑,令人眼花繚亂。然而,她的視線卻落在暗影裡。那兒有一個人,似乎對著她點了點頭。

    「蜜丹意,要不要吃糖葫蘆?」有玉商認得這個小女孩是原大師的「私生女」,上來討好,小女孩甜甜地一笑,從他手裡拿了一支糖葫蘆,乖巧地說了一句「謝謝」。然而,等那個人還想和她繼續套近乎的時候,蜜丹意一晃,便以奇怪的速度消失在了人群裡。

    她如同貓兒一樣,悄無聲息地穿過了人群,看到了在隱蔽處的那個人。那個人穿著黑色的夜行衣,幾乎和黑暗融為一體,看到她走過來,對著她屈膝,出聲:「右使。」

    「怎麼樣?」蜜丹意走到了陰影裡,「他們來了嗎?」

    「來了。」那個人低聲道。

    「果然來了?倒是會挑時候!」小女孩臉色微微一變,嘴角抿了一抿,沉默了一瞬,又問,「是拜月教的人,還是聽雪樓的人?」

    「聽雪樓的。」

    「哦。」不知為何,蜜丹意反而微微鬆了口氣,「那還好。洛水一戰之後,聽雪樓已經是強弩之末,就算派出最頂尖的高手,也無非是四護法而已。」

    「他們帶來了血薇劍。」來人低聲道,「我們的眼線在驛道上看到了。」

    「血薇劍?他們是想來找血薇主人的吧?」蜜丹意冷笑,「想得美!告訴輕霄,無論如何,都要把這些人攔住!」

    「是。」來人道,「所有能調動的人手都已經調過去了,只是……」

    「只是什麼?」蜜丹意微微皺眉。

    「只是……如果只是聽雪樓的人那還好,下次如果拜月教的人也來了的話,我們無論如何都擋不住了。」來人遲疑了一下,又道,「月宮裡的變故,右使您也知道了吧?其實我覺得,既然……既然靈均大人已經不在了,我們何苦還要如此?如果回到月宮,祈求教主原諒,應該也……」

    話沒有說完,來人忽然一頭栽倒在了暗影裡,臉色迅速地鐵青。

    孩子的臉忽然變得猙獰,一腳踩在了他的頭上,厲聲道:「靈均大人就算不在了,他吩咐過的命令,也得執行到底!」蜜丹意的聲音輕而冷,如同一條蛇在黑暗裡嘶嘶吐著芯子,「沒了靈均,你們這些傢伙,就想造反了嗎?記著,還有我在呢!」

    她抬起小小的腳,用力地踩著來人的頭,冷笑:「你們還想回靈鷲山?還想去投誠?也不想想,自己還有沒有命活著到那裡!」

    來人在地上劇烈地抽搐,已經說不出話來。

    他全身痙攣著,臉上的肌肉也不停鼓動——他身體裡似乎有什麼活的東西在翻滾,令五臟六腑都攪在了一處。令人恐懼的是,竟然有一條細小的尾巴從他呻·吟的齒間瞬間掠過,又消失在咽喉深處。

    「是……是!」來人凝聚起了最後一點力氣,「屬下……再也不敢……」

    「你們每個人都是靠著靈均大人賜給的解藥,才能壓制身體裡的蠱蟲活到如今,居然還敢來說三道四?」蜜丹意冷哼了一聲,鬆開了踩著他的腳,「給我好好地幫左使攔住聽雪樓的人馬,否則就受死吧!」

    那一瞬,他身體裡的扭動停止了,來人死去一樣躺在地上,連呻·吟都沒有了力氣。外面的喜宴還在繼續,人人喝得醉醺醺的,觥籌交錯之間,沒有人留意到一個小女孩在做著多麼可怕的事情。

    「看來,光靠你們這些傢伙實在是令人不放心。」蜜丹意沉吟著,「算了,等喜宴結束還有一陣子,我還是親自去一趟看看情況吧!」

    孩子舔著手裡的糖葫蘆,足尖輕輕一點,整個人瞬間消失。

    日落時分,蕭停雲一行人還沒有趕到婚宴現場。

    那個壩上看著近,走起來卻曲折,竟是頗為遙遠。雖然阿蕉說挑了一條只有本地土著才知道的捷徑,但一行人從酒館出發,穿林子上山崗,卻也是走了整整兩個時辰才到。這一路,大家心裡一直繃著一根弦,手指在袖子裡不離刀劍,時刻警惕著周圍的異動。紫陌更是細心地在每一處岔口暗自留下了記號。

    然而,卻居然一路安然無事。

    「就在前面啦。」暮色時分,阿蕉終於領著一行人穿出了竹林,登上了山崗,指著不遠處的一片燈火道,「婚宴就在前面壩上,希望我們趕去的時候還沒開席。」

    果然,不遠處就是一大片空地,篝火點點,人頭攢動,看上去頗為熱鬧。所有人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放開了刀劍,心裡卻百味雜陳。

    「蘇姑娘竟真的要嫁人了?」黃泉依然不敢相信,「才短短幾個月啊。」

    「女人的心,癡起來是癡,但狠起來有時候也是狠的。」紫陌嘴角卻有淡淡的笑,音意味深長,「一個夢做了那麼久,一朝醒了,也未必不是好事。」

    「怎麼是好事了?」黃泉有些不悅,「她若是在這邊成了親,還會回樓裡嗎?」

    「好了好了。別吵了。」碧落打斷了他們的對話,指了指前面帶路的阿蕉,意思是還有外人在旁,不宜多說,一行人便閉了嘴,一起看向了蕭停雲。

    白衣貴公子在竹林月下穿行,月光淡淡灑在他的袍子上,然而他的臉卻藏在暗影裡,在人皮面具背後,看不出任何表情——連眼神也是波瀾不驚,沒有失落也沒有傷感,竟絲毫不以驟然聽到這個消息為意。

    四護法嘆了口氣,也不好開口挑明。

    沿著羊腸小道出了林子,前面的路便是大道了,或許是天色已晚,一路走來並沒有再碰到其他賓客。再走了大約一刻鐘,天色已經完全黑下來了。滇南的夜似乎分外的黑,太陽一落,竟然是黑得伸手不見五指。

    「我這裡有火摺子。」黃泉探手入懷,點起火分給同伴。

    阿蕉擺擺手:「我不用,在這裡長大的,閉著眼睛都能走!」

    終於快到了,遠遠地看到許多篝火,有人影圍繞著火光,影影綽綽地或站或坐,更遠處似乎有屋舍,依稀還有人在吹笛子,卻被一片嗩吶鑼鼓之聲蓋了過去。

    阿蕉一聲歡呼,跑了過去:「還好,看樣子喜宴還沒開始!」

    一行人剛要隨之上前,紫陌卻忽然抬起手,說了一聲:「慢著。」

    「怎麼了?」黃泉愕然。

    「很奇怪。」紫陌心細如髮,只看得前方一眼,便道,「有點不對勁。」

    「是。」蕭停雲長眉一挑,低聲道,「少了一些聲音。」

    「聲音?」墨大夫側耳。

    「你們注意到了沒有?這裡聽不到蟲鳴。」蕭停雲開口了,壓低了聲音,「就算我們能感覺到有風吹過,卻聽不到樹葉的簌簌聲!」

    所有人愕然止步——是的,蕭停雲說得沒錯!他雖然年紀在眾人之中最輕,卻老於江湖,竟然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察覺到如此細微的區別。這樣詭異的細節原本不會令人留意,可一旦指出來,卻讓人毛骨悚然。

    蕭停雲低聲問:「我們從山崗上下來到這裡,大概用了多久?」

    「大概有兩刻鐘。」紫陌心細,早已一路暗中計數,道,「一條路下來,中間只轉過了兩個岔路口——每一個岔路口,我都暗自留下了記號。」

    「兩刻鐘?以我們的速度,那大概是往山下走了八里左右,沒道理才走了那麼一點路。」蕭停雲低聲,不知道在想著什麼,「如果現在往回撤,不知道還能不能找到那個路口?」

    「能不能找到?」紫陌愕然,「什麼意思?」

    蕭停雲轉過頭,恭謹地對碧落道:「大護法,麻煩你往後沿路查看一下。如果看到了那個做了記號的路口,迅速返回來告訴我們。」

    「好。」碧落瞬間攬衣回掠,消失在黑暗裡。

    蕭停雲沉默下來,看向了前方——前面不到十丈開外便是最後一個路口,通向那片燈火通明的喜宴場地。路口挑著一對紅燈籠,影影綽綽地站著一個人,似乎是迎客的。

    蕭停雲豎起了手,示意所有人暫時停步。

    然而帶路的阿蕉卻已經逕直跑了過去,合掌對燈下的人行了一禮,路口那個人也回了一禮,用土語說了一句什麼,然後從一邊的陶土缸子裡倒了一碗東西,遞給阿蕉。眼看阿蕉捧起碗就要喝,紫陌嘴角微微一動,卻被蕭停雲阻攔。於是她也忍住了沒有出聲,看著那個苗女仰頭就把碗裡的東西咕嘟咕嘟喝了個乾淨。

    「你們怎麼不過來?」阿蕉抹了抹嘴角,朗聲招呼,「這是迎客的三道茶,好喝得很。」

    看起來,茶是沒有問題的了。一行人鬆了一口氣,遠遠地看著,卻沒有上前。

    等了片刻,黑暗裡,有微風瞬間一動,一個黑影翩然落地,卻是去而復返的碧落。他的一身輕功已臻化境,方才短短片刻已經來回了一趟,連氣息都不曾紊亂。

    然而,他的語氣卻有一種隱隱的不安:「果然不見了!」

    「那個路口不見了,是不是?」蕭停雲低聲問,眼眸卻漸漸暗下去,「看起來,結界已經閉合了——我們來不及走了!」

    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結界?」

    「是。」蕭停雲咬著牙,「我們已經不知不覺進入了他們設好的結界裡面!所見所聞都是虛假,要非常的小心!」

    「是誰設的結界?」碧落看向前方的苗女,「先制住她再說!」

    「哎,為啥還不過來?不喝三道茶,主人是不會放你們去喜宴的呢。」那邊阿蕉卻在催促,自己喝了一碗,手裡再端了一碗,轉過身來招呼,「頭道茶苦,第二道就加核桃片、乳扇和紅糖,可好喝了!」

    她的語氣爽朗熱情,絲毫看不出作偽。

    蕭停雲下意識地看向茶碗,微弱的燈光下,發現這半碗茶水呈現出一種奇特的琥珀色,他看向茶碗時,裡面微微蕩漾的茶水忽然瞬間立了起來!

    ——是的,是「立」了起來!

    凝成一條線,就如同一條無形透明的蛇一樣,瞬間立起,迎面撲來!

    「哎呀!」阿蕉尖叫了一聲,顯然沒料到會有這種事情,手一顫,整碗茶失手掉到了地上,茶水四濺。

    「小心!」蕭停雲失聲驚呼,手一翻,一道清光從袖裡流瀉,展開在身前——只聽哧的一聲輕響,手腕一震,刀鋒截斷了什麼東西。

    定睛看去,地上扭動著一條細小的青蛇,已經只剩下半截。

    而剩下的半截還殘留在茶碗裡,不停扭動。

    他一刀斬殺藏在其中的毒蛇,手下卻未停。刀光圓轉如意,一連十二刀,首尾相連,剎那間居然形成了一道淡青色的旋渦,將飛濺而出的水珠盡數圈住,滴溜溜地在空氣中旋轉,竟然似被一張網兜住。

    然而,還是有一兩滴水穿過了刀鋒的攔截,飛濺上了阿蕉赤·裸的腳背。

    刺啦一聲,彷彿是滾油潑到了肌膚上,阿蕉慘叫出聲,整個人蜷曲起來,從腳背開始,整隻右腿迅速地變黑。她慘叫的聲音由尖利迅速變為衰弱,只叫到了第三聲,脖子一軟,便毫無聲息地倒在了路邊的草叢裡。

    蕭停雲心下一沉。是的,這一碗茶裡有劇毒,他一眼就看出來了,可這個苗女顯然是毫無防備。而他因為心懷疑慮,並沒有第一時間提醒她小心——或許,他是故意的,只是想看看這個帶路的苗女是敵是友。

    可只是那麼一點私心,竟就這樣送了一個無辜者的命!

    微微一個恍惚之中,背後忽然有極細的風聲掠過,他瞬間回身。有聲音在夜裡傳來,縹緲而不真實,細細的一縷:「遠方的來客,你們未免太不給面子了吧?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啊,今晚一個都別放他們活著回去!」

    那一瞬間,遠處的篝火忽然大亮,彷彿有什麼力量催動了火焰。

    火旁的所有人都站了起來,轉向了這邊。

    那些人的眼睛,居然都是白色的。

    同一刻,天上的月亮不見了,星辰黯淡——整個天地忽然間變得極其寂靜,不止風聲蟲語,甚至連方才清晰入耳的喝酒划拳喧鬧聲都絲毫聽不見,彷彿一個巨大的盒子忽然在眼前關上了,將一切聲音隔絕在外。

    火焰熊熊燃燒,天宇漆黑如墨,無數有著慘白瞳孔的人從黑暗中走出來,將這一行六人團團圍住,沒有表情,也沒有聲音。

    「這是……傀儡術?」紅塵低聲。

    「是蠱。這些人,都被蠱蟲操控了,變成了行屍走肉——當時洛水上的石玉也是中了這種蠱毒。」碧落畢竟見識多廣,看了一眼便道,「你們要小心。這些傢伙無所畏懼,不怕傷也不怕死,砍斷他們的手足都沒有用,必須一刀一個砍掉人頭!」

    「果然不愧是聽雪樓的四護法。」黑暗裡,忽然有人輕笑。有一襲白衣掠過,落在火焰之上。那個說話的人終於從黑暗裡走出,臉上戴著木雕的面具,手裡持著一支短笛,彷彿是暗夜裡的幽靈。

    紫陌蹙眉:「靈均?」

    這世上誰都沒見過靈均的真面目,而他們這一行人剛抵達滇南,對於月宮裡剛發生的那一場內亂自然是全然不知,所以也不知道靈均已死,明河教主已經重掌大權——若是早一刻知道,只怕制定的行動策略也會大不相同。

    對方沒有回答,只是豎起手指,按住了短笛。

    笛聲在黑暗中短促地響起。只是一聲,所有的行屍走肉瞬間一震,如同被線牽引著一樣,齊刷刷地朝著他們逼近過來!

    四位護法瞬間散開,守住了四個方位,將蕭停雲和墨大夫護在了中心位置。碧落從背後的古琴裡抽出魚腸劍,劍上青光暴漲,如同閃電映照著那些逼過來的傀儡——在殘酷的血戰開始之前,很多年前似曾相識的一幕瞬間掠過心頭。

    那時候,他曾經落入迦若祭司的結界,全憑靖姑娘的血薇劍才闖出一條生路。

    三十年了,未曾想到還會回到滇南,面對同樣的絕境。

    今夜,強敵環伺,危機重重,就算拼盡全力地血戰,也不知道有幾個人能活下來,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明天升起的太陽。一切都似曾相識。

    ——只是對手從迦若換成了靈均。

    又是一聲笛聲。

    這一次,黑暗裡,只聽到無數簌簌的聲音,如同水波一樣從四面蔓延過來,朝著他們飛速而來。草叢在波動,顯示出底下有無數的東西在靠近。

    「小心!」紅塵一聲厲叱,手指一動,十幾道寒芒掠出,唰地在周圍布置下了一個圓形的邊界,頓時便在眾人面前築起了屏障。

    下一個瞬間,草叢裡有一物瞬間彈起,飛撲而來!

    「那是——」紫陌驚呼了一聲,「那是什麼東西?!」

    黑暗裡,有什麼黑黝黝的東西箭一樣地飛來,張開大口對著她的咽喉咬來——她剛要撐開隨身的天羅傘,然而只聽一聲鈍響,彷彿是刀切入肉裡的聲音,那條飛彈而來的蛇忽然間在半空中奇特地停滯了一下。

    然後,噗的一聲,身首分離,鮮血飛濺。

    「放心,我投出去的是雲髻十二刺,相互之間牽有天蠶絲。」紅塵道,瞬間已經佈陣完畢,「這一道網估計可以略微擋一擋這些東西。」

    「好。」黃泉和碧落雙雙搶身而出,「我們去料理了那些殭屍!」

    那個黑暗裡怪物的腦袋飛落在腳邊,滾了滾,尖利的牙齒喀嚓一聲咬合,又張開,竟然是憑著一個光光的腦袋還在拼命地噬咬。

    紫陌藉著昏暗的燈光看了一眼,心裡暗自一驚——那是個從沒見過的東西,長不過三尺,身上密密麻麻全是腳,像是百足蟲,卻又有著兩隻像蠍子一樣的大鉗子。

    「這些東西都是拜月教養出來的怪物吧?大違天和……大違天和啊!」墨大夫低聲道,翻開了藥箱,從裡面拿出了一個紙包,裡面是一種淡黃色的粉末,發出奇特的濃烈香氣。墨大夫用小指指甲挑了少許,臨風彈出。

    當粉末落在百足蟲上時,一蓬膿血噴出,那個腦袋頓時爆裂。

    「墨大夫,你真是厲害!」紅塵也是用毒高手,卻從未見過這樣的手段,不由得衷心佩服,同時手裡的蠍尾長鞭一掃,將暗夜裡撲上來的毒物瞬間掃開。

    「哪裡哪裡,藥理相通而已。」花甲老人嘟囔了一聲,卻顧不上抬頭,只是不住地從藥箱裡尋找藥物。

    黑暗裡,血腥的一戰已經開始。短笛在暗夜裡吹響,魔影重重,萬毒攢動。蕭停雲揮刀斬落,能感覺到血薇在袖中的低聲鳴動。那一刻,他心下猛地一跳。

    ——名劍認主,血薇鳴動,那說明蘇微必然就在不遠處!

    在山崗上時他們曾經看到過山腳下婚宴的篝火,那是真實的——下了山崗後兩刻鐘,他們卻在這裡中了埋伏,步入了一個封閉的結界。

    如果這裡不是喜宴所在,那麼,此刻蘇微又在哪裡?

    月亮已經離開了山巔,懸掛在夜空裡了,彎如美人眉。

    蘇微站在廊下,蒙著精美的大紅蓋頭。眼睛雖然看不到,卻能感受到吹來的風——這一夜,連風都那麼溫柔,退去了白日的炎熱,微微地吹拂著她的髮梢和衣襟,如同一雙細緻妥帖的手,替她整理著妝容。

    「新娘子來啦!」外面歡聲雷動。

    她被歡呼聲震得耳鳴,心裡不由得驚訝於到底來了多少賀客,然而喜娘已經往她的手裡塞了一個東西,道:「坐著不要動,聽他們唱歌就好。」

    「啊?」蘇微有些茫然,發現塞進來的竟是個糕點。

    「餓了就啃一口,但新娘子出了閨房就不能亂動,一直要等到第二天夫家來接才能起身。」喜婆叮囑。剛說完,耳邊聽到樂曲響起,稍一辨別,其中有蘆笙、三弦、嗩吶、鑼鼓、鈸,端的是熱鬧非凡。

    「姑娘,你可真有福氣,嫁了這麼一個又有財又有貌的相公!」喜婆嘖嘖讚嘆,「我活了六十年,辦過多少場喜事,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大的場面!你的夫家可是把整個大理最好的樂師和歌手都請過來了,多大的排場手筆!」

    蘇微在蓋頭下笑了一笑,嘴裡沒有說什麼,心中卻是微甜。

    雖然看不見,她卻聽到奏樂了一段時間後,便有人出來唱歌。有男有女,相互對歌,伴隨著三弦蘆笙,曲調悠揚婉轉,歌詞卻是直白大膽,多半講述的是男歡女愛、顛鸞倒鳳的韻事,令人聽得臉紅耳熱。

    「要唱一夜呢。」喜婆道,「你就聽著,不要動。等會兒還要跳火。」

    「跳火?」她更加茫然。

    「是啊,男人們喝了酒,要從火堆上跳過去,比賽誰跳得更遠更高。」喜婆道,「贏了的那個,就可以扛和身體一樣重的酒回家!」

    「是嗎?」她實在是好奇,很想揭開蓋頭看一眼,「我可以參加不?」

    ——只要她一出馬,這裡的男人哪個能贏得過她?

    「不行!」喜婆駭笑,「哪有新娘子跳火的?」

    「是嗎?」蘇微頹然嘆了口氣——平日裡她是一個多麼厲害的女子,叱吒天下,劍出披靡,然而此刻,卻被一個大字不識手無縛雞之力的喜婆給治得服服帖帖,不敢動彈地枯坐了一夜,說出去這個江湖裡會有人相信嗎?

    「還有啊……」喜婆又叮囑道,「等原大師來背你進洞房的時候,會有很多小孩子跑過來圍著你,一邊撒米花,一邊伸手掐你——就算被掐得多疼,你都不能真動怒啊!」

    「什麼?掐我?」蘇微被這種匪夷所思的風俗驚住了,這時候,她才明白剛才蜜丹意出去時對自己眨眼睛笑的意思。

    那個小鬼頭,是想藉著這個機會多掐自己幾把嗎?

    「只是為了討個吉利而已。咬牙稍微忍一忍,等新郎背著你進了洞房就好了……」喜婆笑道,「不過,你一定要記住,一進洞房就馬上扯了蓋頭,去搶床上的枕頭!」

    「啊?」她再度愕然。

    喜婆壓低了聲音,在她耳邊笑道:「按我們這兒的規矩,誰先搶到了洞房夜的枕頭,將來就誰當家做主聽誰的!姑娘可別大意了。」

    「是嗎?」蘇微越聽越稀奇,忍不住笑出聲來。

    原重樓的那種身手,還想和她搶?做夢!就算讓他一百步,他也沒法子快過她去。而且,哼,無論他搶不搶得到枕頭,將來的日子都得她做主,除非他不想活了——她蒙著蓋頭坐在那裡,一邊想著,一邊唇角不自覺地浮現出微笑。

    此刻的幸福,濃如醇酒,不飲已令人沉醉。

    那一刻,她忘記了一切,也沒有任何不安。

    那一刻,沉醉於完全的幸福裡的她,壓根不知道不遠處正在進行著一場殘酷血腥的搏殺——當這邊的篝火如同血一樣地燃燒時,那邊的鮮血也如同火一樣地四散。嗩吶響起的時候,笛聲也在荒山裡持續響起。

    無數的傀儡隨之而動。而在暗影裡,草叢如同波浪起伏,成百上千毒物蠕蠕而來。

    夕影刀被握在僅存的一隻手裡,幻化成一道道清光。聽雪樓四位退隱已久的護法在暗夜裡血戰,甚至連不會武功的墨大夫都拿出藥物,竭力對抗著撲上來的毒物——那兩個時辰,似乎過得無比漫長。

    四護法聯手,斬殺了幾十個殭屍,幾百隻毒物,始終守住了一個方圓三丈的地方,將墨大夫和蕭停雲護在中心。然而,這一股來自暗夜的力量,竟似乎無窮無盡。

    忽然間,暗夜裡傳來一聲尖利的笛聲,似在催促著什麼。

    那些殭屍頓時衝向了西南角,不約而同地攻擊紫陌。四護法之中,唯有她是出身官宦人家,專長諜報蒐集,習武甚晚,雖然結廬北邙山後也跟著黃泉修行了三十年,卻依舊是四個人中最弱的一環。

    那個躲在暗夜裡的操縱者顯然看出了這一點,斷然轉向集中攻擊她一人。而紫陌在長夜作戰後已經精疲力盡,忽然面對著成倍增加的攻擊,頓時應接不暇——只是略微慢得一慢,天羅傘唰地被撕裂,一隻殭屍的手便伸了進來,尖利的指甲在她肩膀上抓出一道血痕。

    「小心!」黃泉失聲驚呼,不顧一切地飛身相救。

    關心則亂,那一刻,他背後空門大開。碧落眼看數條毒蟲飛向他的後心,來不及揮劍攔截,左手一揮,古琴上的七根絃齊齊斷裂,凌空飛出,唰唰幾聲,將七條釘死在半空。

    然而這樣一來,陣法頓時便是亂了。

    雲髻十二刺再也攔不住那些東西,在短笛聲中,無數的殭屍毒蟲蜂擁而來,瞬間將他們一行六個人各自分隔了開來!

    「紅塵,護住墨大夫!」蕭停雲處亂不驚,「不能讓他有事!」

    「是!」紅塵應聲而至,奮不顧身地將幾個試圖襲擊墨大夫的殭屍打得頭顱碎裂,一個翻身落在了老人的身側,長鞭畫出一個圈,清空了周圍的怪物,暫時護住了墨大夫的安全。然而那一邊,紫陌卻已然中毒,半邊的身體麻痺,毒素在飛速地擴散。

    黃泉扶著她,單手用刀,殺得眼睛都紅了。

    「糟了!那是赤練毒,十步必倒!別讓她再動了!」墨大夫一看紫陌的臉色便知道不好,急忙從藥箱裡拿出了一個玉瓶——然而此刻危險萬分,每個人都自顧不暇,哪裡還能穿過數百狂舞的僵屍,把解藥遞到她手裡去?

    畢竟是生死之交,紅塵冒著自己被殭屍抓傷的危險,用長鞭一卷,將玉瓶高高拋起,朝著那邊大喊:「黃泉,接著!」

    黑暗裡,笛聲短促響了一聲,無數殭屍同時伸出手,去攔截玉瓶。那一刻,黃泉也是不顧一切地躍起,想要搶到那個救命的玉瓶!

    「我來助你!」蕭停雲一刀擊殺了身邊的殭屍,厲聲喊,下一刀便凌空而起。夕影橫空,璀璨無比。這一刀幾乎激發出了他所有的潛能,帶著神鬼莫擋的氣勢,短刀切斷了所有伸過來的殭屍手臂,發出一片可怖的鈍響。

    那一刀替黃泉逼開了所有的殭屍,黃泉凌空躍起,終於抓住了解藥,足尖一點,躍到了紫陌的身邊。

    「快!」他扶住她,捏開她的下頜將藥灌了下去。紫陌看著他,將藥丸嚥了下去,忽然臉色一變,大喊:「小心!」

    黃泉來不及回頭,只憑著本能往左竭力一側。

    ——噗的一聲響,一支尖利的芒刺從他的右胸直穿了出來。

    那血淋淋的芒刺,握在一個明明已經「死去」的人手裡!——不知何時,阿蕉從地上爬了起來,一擊得手,臉上帶著一絲狡黠的笑意。

    紫陌臉色慘白,忽然從胸臆裡發出一聲呼喊,不顧一切地撲了過去。

    長夜將盡,然而外面的狂歡卻還在繼續。

    一整頭一整頭的牛和豬被抬上來,烤在火上。來客們縱情狂飲,喝著來自大理的梨花酒和桃花酒,桌子上放滿了火腿、弓魚、油雞棕和豬肝酢,都是到了過年才得一見的食物。客人們大聲讚揚著新郎的豪爽、新娘的美麗,舉杯痛飲大嚼。

    方圓三百里最有名的歌手都被請了過來,歌聲徹夜不絕。

    「新娘子,你餓了吧?」喜婆看她坐了一夜,竟然一動不動,不由得也有些敬佩,偷偷塞了一個喜蛋過來,「吃點東西,等辰時新郎就要來迎親啦。」

    蘇微沒有回答,蓋頭下的臉有些失神。

    許久,她忽然問:「為什麼有人在驚叫?外頭出了什麼事嗎?」

    「什麼?」喜婆愣了一下,側頭聽了一下,卻滿耳都是猜拳行令說笑之聲,不由得笑道,「哪裡有?姑娘聽錯了吧?一定是餓壞了,快吃點填填肚子!」

    蘇微心裡卻有些驚疑不定。不,她明明聽見了!那些驚叫,那些怒喝,那些兵刃破開空氣的聲音……都是她曾經熟悉的,此刻隨風依稀入耳。

    她再次詢問:「外面有洛陽來的客人嗎?」

    「沒有。」喜婆已經是第三次回答這個問題了,不由得疑慮,「姑娘是有親戚在洛陽嗎?還沒趕到?要不要派人去路口看看?」

    蘇微沉默了下去,忽然道:「幫我去看看重樓怎麼樣了。」

    「怎麼?」喜婆有些愕然,「這麼快就想新郎官了?」

    「你不去我去!」她心下不安,幾乎坐不住——是的,此刻,她最擔心的就是重樓的安危。

    「好好好。」喜婆連忙按住了她,「我去我去!看看就來。」

    「來來,給新娘子唱一個!」喜婆剛走,便聽到面前有人哄笑著跑過來,簇擁在窗口,都是一群喝醉了酒的年輕人,七倒八歪地過來,靠在窗上,開始大聲地唱歌。

    那些荒腔走板的山歌,很快就把所有的聲音都蓋過去了。

    她坐在那裡,周圍人聲鼎沸,心緒卻有些浮躁。一種奇怪的不安瀰漫上來,似乎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在呼喚著她,告訴她有莫名的危機即將降臨——這種奇特的直覺,曾經在十年的江湖歷練中不止一次地救過她的命。

    那麼,今日的婚宴,是否又要出什麼事情?

    「哎呀,新郎官正在那兒和尹家大少爺喝酒呢!」喜婆很快就跑回來了,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看到我跑過去還問怎麼了?我就說新娘子想你了讓我過來看看……哈哈哈,那些人把新郎官嘲笑得呀,灌了他好幾大杯!」

    「哎,可別灌他酒!」蘇微有些急了,「他的病剛好呢!」

    「別急,新郎他馬上就要來迎親了喲。」喜婆笑瞇瞇地道,「來,幫你整理一下衣服,吃點東西,等會兒白天還要折騰呢。」

    忽然間,外頭傳來了驚天動地的驚呼和喝彩聲,幾乎蓋過了爆竹。蘇微吃了一驚,失聲道:「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天哪!」喜婆也叫了起來,「新郎官居然挑出了一盞燈!」

    「燈?」蘇微愕然,「這有什麼稀奇的?」

    「可是……可是,那是綺羅玉做的!」喜婆的聲音也在發抖,忍不住驚呼,「天啊……是傳說中的九曲凝碧燈!那可是稀世珍寶,足足可以買下半個雲貴啊!」

    「啊……真的?」她也忍不住驚呼了一聲——這些天重樓大病剛癒,平時也多半在休息,居然在什麼時候不聲不響地將那盞九曲凝碧燈給雕好了嗎?

    那盞燈,在婚宴上點起,燭光透過九重薄如蟬翼的玉璧射了出來,一瞬間將整個壩子都映照得一片碧綠。每一重玉璧上都雕刻著繁複的花紋,有龍鳳、有花草,也有人物……精美絕倫,在燭火的熱氣升騰之下自行微微轉動,看得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

    十年前,原大師也曾經用綺羅玉雕出一盞九曲凝碧燈,時隔多年,他此刻的雕刻技藝,居然比巔峰時期還要更進一步!

    「這盞燈,便是我的聘禮。」

    原重樓的聲音響起,伴隨著滿場轟然的喝彩聲。

    「哎,姑娘!你嫁得這可比王妃還風光!」喜婆目眩神迷,嘖嘖讚嘆,「原大師這樣的男人,又有錢又俊秀,脾氣又好——嫁了他,騰衝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羨慕你呢。」

    蘇微在蓋頭下笑了一笑,只覺得心裡甜蜜。

    然而那一邊,有一個陌生的來賓匆匆來到了場裡,也沒有來得及恭賀新郎,直奔尹璧澤而去,在尹家大公子耳邊說了一句什麼。

    「什麼?」尹璧澤失聲道,臉色蒼白,撞翻了面前的酒杯。

    「怎……怎麼了?」原重樓喝得有些醉了,只是嘀咕了一聲,甚至沒有在桌子上抬起頭來,「喝酒……喝酒!」

    「我妹妹她……」尹璧澤用力咬緊嘴唇,硬生生把後面半句吞了回去,忽然轉身衝了出去,竟然是把新郎孤零零地撂在了那兒。

    「蜜丹意呢?蜜丹意呢!」他發了瘋一樣地在人群裡尋找著那個穿著紅衣的小女孩,一張桌子一張桌子地找過去,然而,那個暗夜妖精一樣的孩子彷彿忽然消失了。

    尹璧澤只覺得全身冰冷,一顆心直往下沉。

    婚宴進行時,殘酷的搏殺也在繼續。

    黃泉跌落在地,四護法缺了其一,守住原地的陣法便完全破了。

    紫陌和那個苗女已經惡鬥了上百招,不分高下。天色已經微明,但結界裡卻還是漆黑一片,在笛聲的催促下,周圍的毒物殭屍無窮無盡。墨大夫守在黃泉身側,竭力為他止住傷口上湧出的血,然而這猝不及防的一擊已經令他奄奄一息。

    碧落紅塵聯手護在他們兩個身側,勉強抵住了群鬼的襲擊。然而蕭停雲卻沒有出手,只是垂首,微微閉著眼,居然在群魔亂舞之中打坐,單手握著橫放在膝蓋上的夕影刀,似乎在默默地等待著什麼。

    短笛聲又響了一聲,分外地尖利刺耳,顯然是躲在黑夜裡的操縱者已經不耐煩,想要催動最後的襲擊。

    「找到你了!」蕭停雲忽然睜開了眼睛,低喝了一聲,縱身而起!

    潛心使用「聆風」之術多時,他終於在這一刻抓到了那個隱藏在黑暗裡的吹笛者的確切蹤跡!刀光如夢,劃破虛空。他飛身而上,足尖在殭屍們的頭頂一點,如同驚電般掠出,拔出夕影刀,一刀斬落在笛聲尾音之處!

    那是雪谷老人夕影刀譜裡的「夢非夢」。那一刀無形無跡,凌厲無比,如同一片薄光,切開了眼前籠罩的濃得看不見的黑夜。

    ——是的,是真的「切開了」黑夜!

    一刀斬落,如同驚電,眼前那一片濃黑居然裂開了!哧的一聲,彷彿裂帛的聲音——隨即傳來一聲低哼,有人從虛空中落下。

    短笛被一刀削斷,面具居中裂開,白袍人往後踉蹌而退。

    那一刀斬破了結界,彷彿一刀劃破了黑幕,天色頓時明亮起來。風重新吹入這個空間,樹木沙沙作響,一切都恢復了正常——笛聲一消失,那些毒物和殭屍也失去了主意,居然就在原地打起了轉。

    碧落和紅塵面臨的巨大壓力頓時緩解,齊齊鬆了一口氣,轉手支援紫陌。那個苗女看到他們兩人聯手而來,見機得快,雙臂一抖,手腕上一串銀鈴密集如雨地打出,在空中相互碰撞,撲地散出一股青紅色的霧氣來。

    「快閃!」紅塵知道厲害,一把拉住還想復仇的紫陌,往後急躲。

    等兩人翻身落回地面時,那個苗女已然不見。

    「哎呀!你怎麼能強行出刀?還用那麼霸道的招數!」墨大夫搶身過去扶住蕭停雲,口裡不住抱怨,「跟你說了你傷了三焦經,內息行到膻中穴便不能繼續,你這一口氣強行提上去了,內腑都要被震壞的!」

    蕭停雲身形搖搖欲墜,臉色灰敗,低聲道:「求墨大夫……給我一丸極·樂丹。」

    「那怎麼行!給了你就是在害你啊!」墨大夫卻是不肯,「這東西只能頂一時半會兒,而且會上癮。一沾這個,人就廢了!」

    「情況危急,顧不得了。」蕭停雲喃喃,「剛才那個人……不是靈均。」

    「不是靈均?」紅塵愕然,「你怎麼知道?」

    「那種程度的身手……不會是靈均。」蕭停雲低聲,咳嗽著,「最多……咳咳,最多只是拜月教的左右光明使者罷了……如今強敵未現,我、我不能就這樣倒下。墨大夫……求你了……」

    墨大夫猶豫著,從懷裡拿出了一個藥瓶,裡面有三丸拇指大的藥丸,呈現出奇特的幽藍色。

    「你自己想好。」老者看著他,神色凝重,「每次服下一丸,雖然可以讓人不知疼痛整整二十四個時辰,但卻是以損害真元為代價。每服一丸需臥病一年——連續服用三丸後,則筋脈俱斷,終身成為廢人!」

    蕭停雲拿過了藥瓶,低聲:「置之死地而後生。」

    他毫不猶豫地仰頭吞下了一丸,用內力化開,盤膝而坐,靜靜閉目養神,旁邊的四位護法看著他,眼神複雜。

    「那邊!」寂靜中,蕭停雲忽然睜開了眼睛,指著東南方,「我聽見了鼓吹喜樂的聲音!——就在那邊五六里開外!」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相互攙扶著站了起來。

    「走!」蕭停雲顧不得自己身體還沒完全好,帶著眾人走了過去。

    一路上,血薇在袖中不停鳴動,越來越強烈——是的,阿微就在附近了!他心下了然,更是心急如焚,恨不能立刻生出雙翅跨越這短短的數里路的距離。

    然而剛行出不到一里路,前面又傳來一聲短促的笛聲。

    四周看不見一個人,只聽到那笛聲從朝霞裡傳來,和方才的截然不同,輕靈、飄忽,忽東忽西忽左忽右,如同一個孩子捉迷藏時銀鈴般的笑語。

    蕭停雲只聽得一聲,便變了臉色。

    ——來人的修為,顯然更在方才那個白袍面具人之上!

    「大家小心!」他低喝,「這回來的人說不定是靈均!」

    笛聲略略停了一下,忽然一個音調拔高,如同一線指向天際。

    那一刻,碧落低喝了一聲,手指一彈,射出一塊石子,穿向了聲音的來處——喀嗒一聲,遠處那棵合抱的大樹被打了對穿,笛聲卻忽然又轉移了一個地方。

    在笛聲裡,大地忽然微微震動。

    「看腳下!」蕭停雲失聲道,「有東西出來了!」

    隨著笛聲,一雙雙化作白骨的手從土裡伸出,抓向了他們!遠處有低啞的鳴動,那些遊蕩的殭屍去而復返,和大批的毒物一起蜂擁而來,將他們重新死死圍住!

    笛聲還在繼續,在銀鈴般的曲聲裡,剛亮的天居然一分分黑了下來。

    蕭停雲看著眼前的情形,當機立斷,吩咐:「紫陌前輩,麻煩你帶著黃泉和墨大夫先離開——他們一個重傷一個不會武功,留在這裡只會成為負擔。不如殺出重圍,去婚宴上找阿微來這裡!」

    「好。」紫陌看了一眼黃泉,立刻點了點頭。

    「如果你見到了阿微,請勸她迅速來此處。如果有個什麼萬一,那就……」蕭停雲皺了皺眉頭,眼神忽地暗了一下,不知掠過了一個什麼樣的念頭,湊過身去,在紫陌耳邊低聲吩咐了一句什麼。

    「這……」紫陌露出了吃驚的神色,愕然,「這樣做好嗎?」

    「危急之際,也只能出此下策了。」蕭停雲低聲,眼神卻冷酷,「到時候,我們分頭在水映寺會合。」

    「是。」紫陌看了一眼周圍密密麻麻的殭屍,知道情況危急,也不多猶豫,立刻點頭領命。蕭停雲振作精神,低喝了一聲:「我替你們殺出一條路,快走!」

    夕影刀出鞘,瞬間周邊的空氣都幾乎凝結。

    因為剛服下極·樂丹,他只覺得體內的真氣從未如此充沛過,運轉自如,四肢百骸無不煥然一新。雖然缺失了右臂,左臂卻比以前更加靈活自如,對刀的控制更是妙到毫巔。他的手腕微微一震,刀光便如漫天星光飄落,將笛聲來處籠罩。

    刀光起時,笛聲那邊有人低低地驚呼了一聲,顯然是極端驚駭於他居然還活在世間,失聲道:「夕影刀?!」

    笛聲只是那麼微微一頓,刀光已經劃破結界。

    「快走!我們替你們擋住追兵。」蕭停雲厲聲揮刀,看著紫陌帶著黃泉和墨大夫突破了重圍,忽然一揚手,「接著這個!」

    一道緋色的光華穿破了黑暗,如同一道流星,擋者披靡!

    紫陌凌空轉身,反手接住了血薇,如虹掠去。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