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重踏江湖 喜結益友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夜暮低垂,大地籠罩著一層黑幕,如勾弦月散射出皎潔的銀光,正驅散那大地的陰暗。

  一帶江水映射著月光,而依江的「沅陵鎮」內,卻是燈火通明,顯得小鎮及百家營生鼎盛的象象。

  「沅陵鎮」地處「沅水」之畔,乃一處盛大渡口,往來「大湖」(洞庭湖)及「黔貴」之舟船十之八九皆在此停靠休歇,以及轉運往來貨物。

  此時東大街的「含翠樓」酒樓內,一陣令人賞心悅耳的如珠琵琶聲,傳出酒樓,令人蕩氣迴腸的歌聲尚餘音繚繚的逐漸沉寂。

  突然一陣大笑聲響起,接而讚賞不已的說道:

  「哈!哈!哈……好,好真是繞樑三尺當浮一大白!小娘子,快到大爺這來,再唱幾曲給大爺兄弟聽聽,唱得好大爺有賞。」

  酒樓上層中食客盈滿,內裡靠窗的一桌有四個身穿青色長者儒生打扮,年歲相差不多的四旬文士,其中一名較為年長的文士,正朝梯口一張小桌旁的花信少婦叫喚著。

  花信少婦姿色不俗,聞言雙眉頻蹙,無奈的望望樓內食客,這才緩緩起身,抱著琵琶輕移蓮步,行至文士桌前福身細聲道:

  「是!謝謝大爺的讚賞!」

  少婦依言端坐空椅,潤喉試音後,十個如蔥五指在絃上輕按挑撥,頓時有如珠落玉盤叮響而鳴,接而似黃鶯輕啼的圓潤歌聲也隨之響起。

  「虞家少婦鬱金香,海燕雙樓玳惠樑。

  九月寒砧催木時,十年徑戍憶了陽。

  白狼河北音書斷,丹鳳城南秋夜長。

  誰為含愁獨不見?更教明月照流黃。」

  少婦彈罷低垂臻首,清脆嬌淒的歌聲,更道出少婦思念長久出征未回的良人心意。

  滿樓食容正為那感傷歌詞淒然之際,突聽文士叫道:

  「唉!小娘子,唱這些淒詞豈不掃大爺們的酒興?換一首!」

  「是!大爺!」

  琵琶錚然再響,少婦續聲再唱。

  「打起黃鶯兒,莫叫枝上啼。

  啼進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立時聽另一個文士起身喝道:「換!再換!」

  於是少婦面顯驚慌的再次唱道:

  「勸君莫惜金樓衣,勸君須惜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哈!哈!哈!好!好!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果然不錯,小娘子,大爺也想折花,卻不知那家花香?小娘子良人不歸,獨守空閨,虛度了如花芳華,不如你和我狂蜂豔花一雙倆好如何?」

  「無恥!」

  「狂徒放肆!」

  頓聽酒樓內響起一男一女的兩聲怒喝。

  此時賣唱少婦雙目含珠的輕泣道:

  「大爺,小女子乃是良家婦女,拋頭露面賣唱討賞實乃為奉養公婆,此乃不得已之事,望請大爺切勿輕言相戲。」

  然而四個文士俱都立身而起,四雙精光閃閃的怒目環掃酒摟內的食客,其中一人並怒聲喝道:

  「剛才是那兩個混帳開口亂叫?站起來讓大爺們瞧瞧?竟敢有眼無珠的在‘武陵四子’面前撒野?」

  「啊?……武……武陵……」

  「哎呀!快走,快走,是‘武……武陵派’……」

  「糟了,是‘武陵四子’,快結帳……」

  霎時桌椅碰撞之聲連連響趙,樓內眾多食客不約而同的搶身下樓,深恐走得慢些而遭他四個留難。

  「武陵四子」見狀皆面有得色,冷笑的望著尚未離去的三桌食客。

  只見依靠樓梯欄杆的是位身穿一身翠綠的姑娘,正面含鄙視無動於衷的淺嚐菜餚。

  右側內角靠壁的一桌,則是一位身穿灰色長衫的但卻已洗得發白,面蓄三絡短鬚,雙手尚抱著一罈酒,仰首豪飲,彷彿尚不知酒樓上發生了何事?

  餘下一桌,則是左側靠街臨窗的雅坐.一位身穿墨黑長衫的男子背對眾人,而看不清面孔,同桌的另兩個人則是身穿不知何種質料,全身火紅光芒閃動的勁裝姑娘,兩人一白一略黑,一嬌柔可人,一豐潤嬌豔,但皆面色不悅嘟嘴生悶氣的盯望同桌男子,彷彿對他有所不滿的樣子。

  「武陵四子」相互傳神,心意相通的分左右行向灰衫文士,以及翠衣姑娘。

  「嘿!嘿!想必在座諸位便是不滿我兄弟四人的高人嘍?哼……」

  話未說完,突聽那灰衫文士呵呵朗聲笑道:「哈!哈!哈!敖老弟,你兄弟四人可雖自討沒趣哦?那位姑娘並非是好惹的喔!咱‘衛山醉客’又老又瘦可輕易打發,可是……」

  「武陵四子」耳聽那落拓文士,竟然是「衡山掌門」「瀟湘劍客」的大弟子「衡山醉客」,頓時心中一驚,立時止步的互望。

  四子老大敖成龍,面凝寒霜的沉聲說道:

  「哼!原來是‘衡山醉客’匡老哥大駕在此,閣下大名如雷貫耳,可惜往昔未曾會晤,不過匡老哥在我兄弟面前尚不夠份量,識相的少管閒事,否則莫怪我兄弟得罪大駕!」

  敖成龍話語雖硬,但也顧忌對方是成名多年的高手,況且真要有所衝突,引起兩派之干戈,那就不好對掌門師伯交待了,因此也就悻悻然的招回兩位弟弟。

  似未曾細聽「衡山醉客」剛才所言,兄弟四人轉而行往翠衣姑娘之處。

  「嘻!嘻!嘻……不知死活的東西,想要找死,那還不簡單?找死……」

  「武陵四子」聞言,頓時怒氣橫生的狠視過去,但霎時面顯氣憤的無奈轉身。

  原來只見「衡山醉客」正高舉一雙竹著,揮打著在眼前飛舞的蒼蠅,一語雙關的調侃四人。

  「武陵四子「此時似有似悟的盯望著神色鎮定依然端坐飲食的翠衣姑娘,正待發話詢問時,突聽一陣清郎的話聲響起:

  「哼!你們這群無恥之徒調戲一位可憐的賣唱婦道人家,如今還想仗勢欺人不成?可見爾等必然平日欺壓善良,不過你們不要找錯對象,有事儘管衝著在下來好了。」

  「嘿!嘿!嘿……不開眼的小子,身邊有了兩個,難道還想找新鮮的?你也……啊……啊……」

  話未說完,突聽身前一聲冷哼,以及一聲怒哼響起,接而只聽「劈……拍……撲通……」

  頓時站立翠衣姑娘身前的一人,立時雙頰火辣辣的陣痛,以及雙膝「血海穴」一麻,立時跪倒在地。

  緊接著一陣清脆如鈴的嗤笑聲響起,並嬌聲說道:

  「咯!咯!咯……哎呀,這位大爺您是幹嘛呀?我只是打你兩巴掌而已,你也不須行此大禮謝恩哪?姑奶奶我可承受不起呀!」

  翠衣姑娘滿面笑容的說話時,一雙美目卻斜瞟那一男兩女之處,霎時雙頰霞紅的忙回首不語,甚而勞心蹦跳不止。

  原來她斜瞟這下,竟發覺那黑衣衫已轉身站立,雙眼盯望著自己,秀眉一挑,正欲啟齒,卻發覺那黑衫人竟是個劍眉濃黑,雙目如星交亮,面如冠玉英挺無比的俊逸公子,但卻好似在那兒見過似的。

  「小輩,竟然傷我三弟敗我等威名,我等豈肯饒你們生離此樓?」

  「武陵四子」老大敖成龍疾掠而至,解開了三弟穴道,四人一字並列的面朝翠衣姑娘及黑衫少年,恨聲說道,並有立時動手之意。

  翠衣姑娘耳聽話語,頓時雙頰霞紅之色已退,轉首望向黑衫公子一眼,及兩側的紅衣麗人後,這才面色一沉的恨聲說道:

  「吠,爾等大庭廣眾之下調戲賣唱女子,不但不知羞恥,尚敢恃眾欺人,難道爾等還真以為別人怕你‘武陵派’嗎?哼!本姑娘‘湘水翠鳳’……」

  「大哥,她……她是‘岷山’……」

  「什麼?‘湘水翠鳳’?……哎呀呀!原來是甘鳳英師妹遠道來此,恕小兄不識師妹玉面,因此有所誤會。甘師……」

  「呸!誰是你師妹?我‘岷山’從不敢高攀貴派,請你莫要胡言亂語,哼!若要讓師父知道了……可饒不了你們。」

  敖成龍此時已是面色惶悚,汗水浮顯的含笑揖手道:

  「是!是!甘姑娘,令師‘絕情師太’與家師乃甲子舊友,論起貴我兩派交情,令師也屬我等師伯,甘姑娘你乃師伯關門高徒,因此小兄……」

  「湘水翠鳳」甘鳳英聞他言,雖心中不悅,但也知此乃實情,因此也不便過份,因此無奈的嘟嘴說道:

  「哼!可是你剛才還……」

  敖成龍聞言急道:「啊!甘姑娘切莫生氣,剛才實乃我兄弟四人黃湯灌多了,胡言亂語得罪了諸位,尚請甘姑娘莫怪,現在我兄弟四人向諸位告罪,並立時返回師門。」

  突聽身側一陣朗笑響起:「呵!呵!呵!甘師妹,得饒人處且饒人,你就別再為難他們了。」

  「武陵四子」聞言立時面含感激之色的望望「衡山醉客」,並又續道:

  「甘姑娘,匡大俠,在下兄弟多有得罪,曾蒙不怪深感愧咎,我等就此告辭,不過……甘姑娘,你……尚請姑娘切莫將今日之事在令師面前提起,我兄弟四人會記得姑娘的好心。」

  話落,兄弟四人立時朝兩人揖手作別,匆忙的奔下樓去。

  「呵!呵!呵!甘師妹,老哥哥我可真要浮一大白,為此地百姓高興。」

  「衡山醉客」依靠牆壁,雙手抱罐的立時仰首豪飲一口,接而續道:

  「甘師妹你怎會有暇離山?是不是又耐不住山中孤寂,想出來找……嗯!是不小了,唉!真不知那位青年才俊能蒙青睞比翼雙飛呢?」

  「湘水翠鳳」頓時面如赤丹的羞浮顏面,斜瞟黑衫公子,卻見他已回座,不由芳心悵然,卻立時嬌嗔的叱道:

  「呸!呸!呸!匡師兄你最壞了,剛才你不出手教訓他們,卻要小妹及……那位公子出面,我不管,我要你賠。」

  「哈!哈!甘師妹,憑我那兩下子怎能壓得住他們四個混球?只有師伯「絕情師太」的關門高弟‘湘水翠鳳」甘大俠女,才能使他們灰頭土臉,所以老哥哥我當然不會傻得去擾了酒興,這下可不是風平浪靜了嗎?」

  要知道當今武林中有一歌謠,細訴了現江湖中聲名鼎盛的門派及人物。

  「谷堡宮教洞庭寨,五山一寺四大庄。

  僧尼儒丐一仙翁,四駿四獸雙飛鳳。」

  谷是「神龍谷」,堡是「殘心堡」,宮是「魔宮」,教是「地煞教」,以及「洞庭七十二寨」。

  五山是「崑崙山」、「武當山」、「青城山」、「祁連山」、「嶗山」的五大道家山門,一寺是「嵩山少林寺」,四庄是「四明山莊」、「忠義山莊」、「金陵山莊」、「四海山莊」。

  第三句所指的則是一些聲名、武功鼎盛的武功高手。

  僧是「苦行僧」惠時大師,尼是「絕情師太」,儒是「白衣秀士」陳庭顯,丐是「無影丐」,仙翁便是「終南仙翁」,這四位俱是年過甲子的老輩高手。

  另外餘下的便是當今數年間崛起的年輕高手,四駿是「碧血嘯霜」、「奔電絕發」、「驕傲騏麟」、「狂悍翻羽」,而四獸則是「狴犴」、「狻猊」、「猞猁」、「悍貔」,雙飛鳳便是「湘水翠鳳」甘鳳英及另一位「恆山飛鳳」。

  謠中的門派,名人,有正有邪有亦正亦邪,不一而定,而「湘水翠鳳」也名列其內,由此可知她之功力了。

  她師父「絕情師太」更是前輩異人,為人嫉惡如仇,雖出家敬佛,但卻無慈悲之心,武林中為惡之人若落於她手中,那可是重者喪命,輕者廢去武功,因此武林中之黑道邪怪俱都深恐有惡蹟落入師太耳中。

  尚幸師太甚少離山行道江湖,因而武林中之惡徒甚少人見過師太,以致肆無忌憚的我行我素。

  此時「衡山醉客」手摟酒罐,微晃的行至黑衣少年桌前,細望三人之後,心中疑忖道:「咦?……奇怪?這一男兩女的少年怎麼從未曾聽說過?兩位女娃身上穿的紅色勁裝……大概也不過如此,他們到底是何來歷?……」

  心中雖疑,但口中卻呵呵笑道;

  「呵!呵!呵!這位老弟好功力,輕而易舉的便將那些下流胚子震住了,但不知三位少俠尊姓大名,師出何門?」

  黑衣少年聞言立時起身揖手回答道:

  「這位大叔誇言,在下苗君毅,那兩位是在下荊妻,在下夫妻乃是離家遊歷的尋常百姓,因此這位大叔切莫誤會我等是江湖中人。」

  「衡山醉客」聞言一愣!

  但隨即釋懷,因為在江湖武林詢人來歷乃是禁忌之事,加之黑衣少年之功力如此高超,必然深受名師高人傳授,不願輕易報出師諱,也是正常之事,因此立時接口笑道:「喔!原來是苗少兄伉儷當面,恕老哥我失言了。」

  然而仔細的瞟望三人,發覺並無特異之處,「太陽穴」也平整無異,但剛才他那手「指風打穴」的能耐,以及那兩位美艷少女身穿紅亮勁裝,背背長劍的模樣,功力高深是絕對錯不了的。

  而此時站立一旁的「湖水翠鳳」卻怔立喃喃自語的沉思道:「苗……君毅?……好熟的名字……真的……苗……苗?啊!是他?……莫非真……」

  突然見翠影一閃,如幻的掠至君毅身側一尺,滿面歡欣之色,一雙秀目情不自禁的淚水含眶,並衝動的緊握他右臂叫道:

  「你是苗君毅?……在柳州城外山道野店的傻……公子?真是你……」

  君毅雖早已發覺她身形疾掠而至,但並未在意,可是當她緊握著自己右臂時,心中一驚的便欲掙脫。

  就在此時,她喜極的話聲已傳入耳中,頓時心中一怔,一雙星目凝視著她,這才發覺果然尚有依稀的印象.但是她已比當年更加成熟美麗了。

  「啊!姑娘……你就是那位……那位俠女呀?真高興又遇見你了。」

  吟月及麗花倆站立君毅身後靜聽無語,但當「湘水翠鳳」疾掠而至,並緊握夫君手臂,才知道原來夫君和她有一面之識。

  而吟月則是早已聽夫君提及,因在山道野店中的遭遇才墜落於「朝陽門」外的平岩上,故面對她心有一份好感,否則自己怎能被夫君解封冰凍結為夫妻。

  「喔!毅郎,原來這位姑娘便是你曾提及的俠女呀?」

  君毅於是忙為四人介紹,三位嬌娥也立時面含歡欣的攜手相談,不多時,便響起清脆的笑語聲。

  「呵!呵!呵!原來苗少俠和甘師妹竟是舊識,可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呢!哈!哈!」

  於是四人重新見禮,並招喚店夥重新上菜飲宴。

  席中四人相談甚歡,君毅除秘殿及兩位嬌妻的來歷隱而不談外,大略的提及幼時遭遇,而江湖門道精湛的「衡山醉客」則是妙語如珠的敘述江湖百態,以及各地山河風光,並有意無意之中談些武功訣竅淵源。

  世事無知的夫妻三人從交談中得到了許多寶貴的門道知識,也對各地山川風光更加嚮往,但也被「衡山醉客」從他夫妻三人對武功一門的了解,知道他三人果然是從未曾踏入江湖的剛出道之人。

  但也發覺他夫妻三人,竟然皆是功力高達近甲子的程度,真不知他們是如何練出來的?

  「湘水翠鳳」甘鳳英和一雙嬌美豔麗的少婦笑談間,一雙美目不時瞟向那英挺俊逸,神采飛揚的君毅,嬌顏中略有一絲失落的神情顯現。

  「苗公子兩度為小妹仗義出手,小妹實感謝意,小妹只能以薄酒一杯致謝。」

  「湘水翠鳳」雙手舉杯,眼望君毅緩緩說道,君毅聞言也慌忙舉杯回道:

  「豈敢,豈敢,甘姑娘且莫客氣,憑姑娘的身手,在下是多此一舉了,只不過在下氣憤那些無恥之徒,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竟敢口出穢言調戲良家婦女,因此冒昧出手,尚請姑娘莫怪。」

  「衡山醉客」在旁呵呵笑道:

  「呵!呵!呵!苗老弟,甘師妹,你倆人都別客氣,今日為百姓仗義懲惡乃我道中人份內之事,又何須分彼此?苗老弟夫婦及甘師妹皆是青年才俊,為正義公理盡份心力,乃百姓之福,來!來!來!咱們都別客氣,好好的喝幾杯為今日之聚慶祝。」

  「湘水翠鳳」甘鳳英聞言,咯咯笑道:「咯!咯!咯!匡師兄可是日日必飲,你想喝就自己喝,又何必藉機邀飲?」

  君毅也笑意盎然的接口說道:「匡大哥、甘師妹,在下夫妻出門遊歷,對一切皆陌生不解,今日和兩位飲宴相談中得到不少的寶貴經驗及門道,因此在下夫妻在此致上謝意,並敬兩位一杯。」

  五人心性相投,言談甚歡,朗聲脆語中觥籌交錯,飲宴至亥時之初.才盡興而止,酒空人散各自返回投宿客棧,並相約見面之時。

  翌日清晨。

  君毅夫妻三人騎著三匹駿騎行往鎮東口外,卻已見「衡山醉客」匡明義騎著一匹高壯的毛驢,以及‘湘水翠鳳」甘鳳英騎著一匹「青聰」名駒,兩人早巳在路旁相候。

  五人見面相互請安,於是「衡山醉客」及君毅兩策騎先行,三位嬌娥並騎在後跟隨。

  途中,「衡山醉客」將現今江湖各門各派,及黑道邪魔、名人俠義的名號,長相談論不止,而身後「湘水翠鳳」也不時穿插補充,使君毅夫妻三人皆有印象入腦。

  忽聽「衡山醉客」回頭笑道:

  「甘師妹,苗老弟伉儷三人現今雖非武林中人,但咱們何不先為他們想個什麼貼切名號,說不定那時可用得上呢!你說好不好?」

  君毅及吟月、麗花三人聞言互視一眼,雖無此心,但也興趣盎然的眼望兩人,不知會為自己夫妻取個什麼名號?

  「湘水翠鳳」甘鳳英聞言,也湊趣的笑道:

  「對呀!苗公子及兩位姐姐雖非武林中人,但皆身配寶劍,尤以兩位姐姐一身火紅亮麗的勁裝,一看便知是身俱武功的會家子,如說非武林人也難令人相信,因此先取號備用也非多此一舉,不過……小妹才疏識淺不知該以什麼名號才能名副其實呢!」

  「衡山醉客」聞言忙道:

  「甘師妹可指桑罵槐的笑老哥哥喔!女孩兒家心思細膩,加之你見識不差,想必能取個好名號贈苗老弟伉儷,你就別推託了。」

  「湘水翠鳳」甘鳳英嬌顏微帶羞意的輕咬下唇,凝望那令自己心動的君毅,半晌才緩緩說道:

  「苗公子英挺俊逸文質彬彬,加之身配寶劍必然善使劍法,因此……依小妹之意不如取號‘玉面神劍’,你們覺得如何?」

  君毅同言頓時面色微紅的急道:

  「不好,不好,這名號……」

  但身側的吟月及麗花兩人耳聽「玉面神劍」這名號,既響亮又和夫君雄武俊逸的外形極為貼切,因此雙手拍手咯咯笑道:「很好聽!‘玉面神劍’又響亮又好聽,我喜歡!」

  吟月話聲剛落,麗花也接口笑道:

  「對嘛!甘姑娘可真是文思高雅,為毅郎取了個這麼好聽的名號,謝謝你了甘姑娘!」

  「衡山醉客」匡明義也呵呵笑道:「好一個‘玉面神劍’,苗老弟,甘師妹為你取的名號和老哥所想的大致不差,甚而更貼切,恭喜你啦!這可是盛名指日可望的名號呢!」

  君毅被四人如此一說,心中雖然過於誇張的意味,但也不好再次拒絕,因此訕訕的默然接受。

  「湘水翠鳳」心知他已接受後,頓時芳心大慰,眼含深意的注視他一眼後轉而笑道:「至於吟月姐姐秀美有如月中嫦娥,麗花姐嬌艷明媚如仙子,兩人又身穿火紅勁裝,因此……」

  吟月及麗花兩人聞言立時互視一眼,雙雙搶道:「甘姑娘,你且慢,我倆想……」

  「甘姑娘,謝謝你,不過我和姐姐暫且不想取名號,我們想……待以後再說好了。」

  「湘水翠鳳’聞言一怔,卻見她倆朝自己擠眼,並朝君毅後背噘唇,立時恍然大悟,頓時開心的也朝兩人擠眉噘唇表示會意。

  一行五人相處數日,等行至一處四方官道交會處時,因行程各異,於是依依不捨的相互道別。

  尤以吟月及麗花和「湘水翠鳳」甘鳳英,更是臨別依依,雙眼泛紅,玉手互握的話別。

  吟月淚水盈眶的注視著「湘水翠鳳」說道:「英妹,這些日子和你相伴,使姐姐們受惠良多,今日一別,將不知何時方能再和你一聚,姐姐……會想你的。」

  「湘水翠鳳」聞言也哽咽的說道:「月姐、花姐,小妹也捨不得離開你們,無奈有事需返師門,不過事了之後,還會下山行道江湖,到時必然可再相會是嗎?」

  話聲中,並轉望那位正和「衡山醉客」話別的心中情郎,芳心悲淒的不知何年何月方能再見到他?

  望著「衡山醉客」騎驢西行,而「湘水翠鳳」跨騎北馳,君毅夫妻三人不停的揮手送別,待人騎逐漸遠去後才續行往東,直奔「潭州」而去。

  「遙望洞庭山擁翠,白雲盤裡一青螺。」

  「淡掃明湖開玉鏡,丹青畫出是君山。」

  劉禹錫及李太白之兩詩中形容出君山之美。

  的確,煙波浩瀚的「洞庭湖」萬傾波濤中島嶼甚多,但以湖東近江口處的「君山」以及湖中的「赤山」最為可觀,而兩山卻又以「君山」最為秀美。

  「君山」被道家尊為第十二福地,可知其山景之峻秀了,身立山巔遠眺浮沉,輕煙薄霧落霞千,沙鷗翔集錦鱗浮躍,直是如詩如畫之福地。

  山後的「湘妃廟」,供奉堯帝二女娥皇、女英,山間斑點如淚的湘妃竹依然茂盛。

  此時在廟前正有一黑兩紅的男佇立立默祝,一看可知是君毅夫妻三人遊湖登山,觀賞「洞庭湖」山光水色。

  「君山」雖大,但除了寥寥數戶漁家外,並無其它人煙,遠來遊客皆是晨時登山,落霞便歸,因此人夜之後已是人跡已渺的寧靜孤山。

  君毅夫妻自幼便生長深山密林,因此早已習以為常,並無難挨不適之感。

  皎潔的月色中,三人相依山巔,遠眺湖面漁船,畫肪燈火點點,將湖面點綴得有如夜空繁星,如此美景更令三人夜不欲眼。

  望著東西「岳陽城」燈火映天,彷彿晨瞞欲露,如此美景真是三人從未曾耳聞目睹的景色。

  在洞庭周遭城邑鄉鎮暢遊,歷經兩旬方止,三人最為喜愛湖畔的「岳陽城」,及湖畔的「岳陽樓」。

  遊興己止,三人續啟程東行,欲往「廬山」而去。

  途中三人遇有風景幽美之處便盡情玩賞,從不顧慮食宿之不便,夜宿山林巖洞如視平常,日日必備的乾糧便可充飢,偶或獵捕山雞野兔之類烤食,因此也省去了為住宿趕路的不便。

  是夜!夫妻三人在一處石洞中夜宿,閑來無事,依偎互摟娓娓細語,情話綿綿的樂在其中。

  想到在城邑客店住宿旅客眾多,隔牆有耳,因此俱都壓抑著夫妻間的情趣,如今在深山古洞中遠離人煙,再回想到夫妻在秘殿內那段放懷歡暢的縱情日子,不由回味無窮的情慾高昂。

  於是,在激情的擁摟撫慰中,件件衣衫離體而棄。

  雄壯的軀體緊夾在一雙白嫩豐潤的嬌軀中,在明亮如日光的「蛟目珠」珠光下絲毫不隱的顯露無遺。

  山間的晨曦霧氣膩動,蟲鳴鳥語聲響徹不絕,突而一陣低沉的蹄聲從遠處響起,而驚止了蟲鳴鳥叫。

  不多時,只見微濕的山間土路中顯現三匹駿馬,一黑雙紅的身影也逐漸清晰,並傳來陣陣悅耳的嬌婉話聲。

  「毅郎,你快幫我們想嘛,你都有響亮的名號了,我和花妹想了好久都沒一個好聽的名號啊!」

  「姐姐你別急嘛,讓毅郎慢慢想,否則你連連催他,一隨便替我們取個什麼名號那才不美呢!」

  居中的君毅笑望左右兩側,身穿火紅龍皮勁裝,將身裹得玲瓏突顯令人遐思,肌膚也顯得更為柔自細膩,頓時心中歡喜的笑道:

  「吟月你別急,其實我剛才已想好了,只是還沒來得及說呢,可是又不知是否貼切?也不知你們喜不喜歡,所以……」

  吟月聞言芳心開懷的忙叫道:「真的?毅郎你早想好了?那還不快說出來聽聽?只要毅郎為我姐妹倆取的名號我都喜歡。」

  君毅聞言立時逗笑道:

  「喔!那就好,我原看你又白又嫩的,如稱做什麼白兔啦,……白羊啦……一定好聽。」

  吟月聞言頓時心中一涼,沒想夫君替自己想出這些俗不可耐的名號,但話已出口,因此立時雙目泛紅的低垂螓首,似欲哭泣。

  君毅見她那楚楚可憐的樣子,頓時心有不忍,於是再笑:「唉!‘冰心玉女’公孫姑娘,難道你不喜歡這名號嗎?那我只好再換一個羅!」

  吟月同言立時仰首四望,見前後無人,只有自己夫妻三人,於是奇道:「毅郎,你剛和誰說話?咦?……麗花你……笑什麼……」

  吟月眼見夫君面含微笑的望著自己,麗麗花卻在一旁掩嘴嗤笑不止,霎時恍然大悟,不由嬌嗔的瞪目罵道:「毅郎你最壞啦!就會欺負我……‘冰心玉女’?……嗯……我知道了,是以我的遭遇及身世串成的是嗎?好聽是沒錯,可是……稱為‘玉女’那可真羞人呢!」

  麗花此時已止住笑聲,在旁接口道:「月姐,這名號好極了,名副其實既貼切又響亮,而且你身上配的寶劍也是‘玉女劍’,那更名副其實呢!」

  吟月雖是口中推謝,但芳心中卻有絲絲甜蜜湧出,滿含情意的望著夫君抿嘴微笑,默默的接受了名號。

  君毅又轉望麗笑道:「麗花,至於你呢……我也想出來了,那就是‘碧蘿仙子’,你認為如何?是否喜歡?」

  麗花耳聽之下,勞心也是欣喜不已,不停的喃喃唸道:

  「碧……蘿……仙……子……碧蘿……仙子……?喔!我也知道了,是森林……嗯!我喜歡。」

  於是自此吟月及麗花倆各有了一個名號。

  三人嘻笑逗樂的倘佯在山道中,情話綿綿的享受著美好的晨光景色。

  突然。

  三人耳聽一陣急驟的馬蹄聲,由後方遠處傳來,不多時,已雜亂的奔至身後。

  「前面三騎快讓路……」

  一聲暴喝響起,頓立君毅三人回頭張望,見身後正有十餘騎快馬,已奔至不及十丈之地,毫無勒馬放緩的意思,君毅於是忙招呼兩位嬌妻策騎至道旁讓出道路。

  只見十餘名青衣大漢疾速的擦身而過,剛呼嘯未過三丈,突聽有人驚呼道:「喝!好標緻的兩個美嬌娘。」

  話聲剛落,霎時馬嘶連連,數騎快馬立時人立而起的打了幾轉,險些和隨後疾奔的快馬衝撞一團。

  一陣紛亂後,十餘名有衣大漢俱已停騎回望,雙目不眨的望著葉月及麗花兩人,俱被火紅的勁裝裹身顯出嬌豔動人身段的美嬌娘所吸引,並不停的品頭論足細語不斷。

  君毅眼見那些大漢俱都目含邪光的盯望兩位嬌妻,因而心中不悅的冷顫,心怕的退至兩側路旁讓出通路。

  吟月及麗花倆也怒氣橫生,面含凝霜的怒盯兩側大漢,緊隨著夫君緩緩通過人群。

  三人通過人群之後,立時耳聽身後大漢竊竊低語的說道:「乖乖,好凌厲的目光呢……」

  「對呀!看他三人的打扮就知道也是會家子,看他三人目光精射似劍,想必功力不弱決非好惹的。」

  「香主,不知他三人是什麼來路?」

  「嗯……一男兩婦,一黑雙紅……從未提過呢,看來可能是……嗯!可能是剛出道的。」

  「趙香主,您看咱們要不要報於少主知道?」

  「算了,還未摸清他們的底就隨便上報?以少主的個性你我挨罵呀?別說廢話了,少主隨後就到,咱們快上路吧,萬一誤了事……你們可知道少主的脾氣……」

  眾大漢聞言霎時連連的哆嗦,再無話語的策馬呼嘯上道,然而路途中再漢見到剛才的一男兩女,彷彿是憑空消失了。

  其實君毅心知那此大漢必然將再趕路,因此不願和他們再次相逢,於是策馬疾馳,三匹駿騎急嘶聲中,四蹄翻騰迅疾,馳騁似電的立時隱沒於山道遠處彎角。

  晌午時分,在一處聚集山道兩側的小村吃食店內,君毅夫妻二人在店內休歇用餐。

  待食罷結帳,剛跨出店門,只見來時路上蹄聲急驟塵土飛揚,君毅凝目望去,見是一群青衣大漢馳馬而至。

  君毅思緒疾轉之下,立時返身回店,朝店伙說道:

  「店家,在下要入山數日,你將櫥內的滷味全給我包起來,嗯,這錠銀子夠了吧?多的就賞你了。」

  店家眼望這黑衣少年取出一錠二十兩重的大元寶放在櫃台上,頓時目光發直的驚道:「啊?……這……這太多了,大概七兩就夠了。」

  君毅也是心中著急,於是忙道:「你快將滷味、乾餅給我全包起來,快點。」

  店家聞言立時手忙腳亂的將所有滷味及現成麵餅取出,並連忙說道:「客官您稍待,灶內還有幾隻燻雞,小的也給您拿來。」

  此時君毅耳聽店外蹄聲已至,並聽有人驚呼道:「咦?他們也在這兒。」

  「啊?紅衣姑娘?是她們……」

  而店內也立有數名食客驚呼出聲:「啊?……‘魔宮’武士?張老弟咱們快結帳離開此地。」

  「什麼?‘魔宮’的武士,糟了,快,快咱們快走。」

  隨聲立有三名身懸兵刃的武林中人在桌上丟下銀錠,驚急的出店疾行上道。

  三名武林人剛出店,突見有一名身材魁梧,滿面短髭的青衣大漢跨入店門,環視店內之後,立時喝道:

  「走!走!走!統統給我滾出去,伙計,快將桌椅整理乾淨,我家少主隨即將至,另外有什麼好吃的也快準備,好,咦?……這是怎麼回事?……」

  魁梧大漢眼見店夥正將一大堆滷味包雜好,正待交給停立櫃台前的黑衣少年,倏然急跨上前拍桌罵道:「吠!你找死呀?你都包給他,等會我們吃什麼?」

  店家聞言渾身一顫,心頭發寒的顫聲說道:「客……客官,這位小客官要入山,所以將……將小店現成滷味麵餅全買下了,您……小店……存貨不多……如要……如要再點,便要重新再滷,可是……恐怕……小店……來不及……」

  青衣大漢心知店夥為難,但也知其中必有玄機,因此轉望身側的黑衣少年問道:「喂!小子,你一個人蒐購如此多的乾糧吃得完嗎?把東西留下快滾!」

  君毅本就有心如此,因此也毫不客氣的提起一大包乾糧滷味,冷哼一聲的說道:「哼,笑話,買了旅途上食用有何不可?我要買多少干你何事?」

  話落舉步便欲離店。

  「且慢!」

  魁梧大漢伸手攔阻黑衣少年,沉聲說道:「臭小子,老子可是好言相勸,莫要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自找死路,快放下包袱,滾出去。」

  說時,一隻黑毛大手已往君毅手中包袱伸去欲拿。

  君毅見狀冷哼一聲,左掌疾如迅電的抓住魁梧大漢右腕,運勁一抖並喝道:「滾!」

  霎時只見近百斤重的魁梧大漢,彷彿身無半兩的凌空翻飛店外,碰然一聲重聲的跌落道中。

  「啊?……是……是……是陳香主?……陳香主,陳香主,您怎麼了?……」

  陣陣驚呼聲中,君毅已手提大包滷味,緩緩步出店門,行往依騎等候的兩位嬌妻之處。

  「是他!是那黑衣小子,快……快圍上,別讓他跑了。」

  霎時兵刃出鞘之聲連連響起,人影迅疾晃動,立時有近二十名青衣大漢已將君毅團團圍住,刀劍齊指欲攻。

  吟月及麗花兩人眼見之下,立時嬌叱道:「幹什麼?靠人多呀?」

  「呔!想動手呀?姑奶奶怕你不成?」

  話聲未落,兩人已縱身而起,翻落至夫君身側,美目怒睜的環望四周青衣武士。

  一個身材瘦小,面色陰驚的四旬大漢,排眾行近,冷酷的說道:

  「嘿!嘿!嘿!你們這三個不長眼的娃兒是那家弟子?竟改不知死活的在‘魔宮’武士頭上撒野,莫非活膩了?陳香主剛才……咦?……」

  話聲中,突聽遠道蹄聲急驟,不一時已至二十丈外。

  「啊!是少主到了。」

  疾馳而至的七騎中,一名身穿錦緞勁裝的二十多歲青年,疑問道:「馬香主,這是怎麼一回事?少主片刻就至,你們還沒準備好?看來‘洞庭分壇’的人辦事不力嘛!哼,少主若怪罪下來可有你們好看的。」

  瘦小的馬香主聞言立時冷汗直掉,忙跨前兩步,躬身作揖說道:

  「江護衛,實因剛才有人在此摔昏了陳香主,本香主正欲查明那小子來歷,並捉住他們交由少主處置,您便趕至,因此……」

  「哼!有人打了陳香主?那還不快斃了他們?若讓少主知道你們壞了本宮的威名……哼!哼……」

  馬香主聞言,更是驚懼,立時轉首朝眾青衣武士急喝道:「上,快上,快斃了那三個小子。」

  「是!香主!」

  「遵命!馬香主!」

  「大家上!斃了他們!」

  二十餘名青衣武士聞言立時喝應,齊執兵刃緊逼上前,欲將君毅夫妻三人圍殺當場。

  突聽那位居跨坐騎之上的江護驚疑的喝道:「咦?好標緻的兩位小娘子……且慢!住手……」

  那錦衣江護衛喝止眾武士,緩緩策騎而至,雙眼緊盯兩位身穿火紅閃亮勁裝的嬌美豔麗少婦,心思疾忖後轉向馬香主說道:「馬香主!你們好好的請這三位留步,待少主前來再作定奪!」

  話落立時驅騎往來路疾馳而去。「是!江護衛!」

  此時君毅毫不理會四周青衣武士,將手中乾糧交給吟月及麗花倆人分包放入馬鞍革囊內,三人索韁跨馬而上,便欲策馬離去。

  「且慢!三位少俠,剛才江護衛有令要你等三人靜待少主前來發落,你們豈能就此離去?」

  君毅眼望阻擋馬前的瘦小香主,不由冷哼說道:「哼,江護衛有令?那可是你們的事,在下夫妻可不管什麼人說話,若是強要留難……哼!那就莫怪在下夫妻得罪了。」

  君毅轉首望向兩位嬌妻,略施眼色的喝道:「咱們走!」

  霎時三人猛夾馬腹,疆繩一抖,頓時馬嘶連連,四蹄翻飛的疾衝東行官道上的青衣武士群中。

  在一片驚呼怒喝聲中,人群疾閃而分,深恐被疾騎衝撞,就在一陣快意的朗笑聲中,三騎已馳往十丈外,逐漸遠離。

  驚慌錯愕的眾青衣武士急呼吆喝聲中,已有十餘人急跨坐騎便欲追趕。

  瘦小的馬香主見狀兩難,立時換來一名武士急道:「你快去稟告陳香主,由他招呼一行,本香主率手下追捕那三個小輩去了。」

  於是,馬香主忙車屬下二十多名武士跨馬往東疾追而去。

  追有不到一刻,果見前方三十餘文外有三騎緩行,馬香主心中狂喜,頓時在馬背上狂呼淳:「前面三個小輩留步,你們當本宮武士之前可是來去自如之境?快下馬待訊,否則立斃不饒。」

  前行三騎聞聲頓時停騎轉首,並交首相談數語後,已並騎相待。

  眨眼時光雙方已近,並可約略的望著對方身形。

  「咦?不對,不是那一男兩女……」

  疑色未退,突聽三騎中的一人狂笑道:

  「哈!哈!哈!果然是‘魔宮’之人,想不到竟然找到咱們頭上來了,哼,韋兄弟、雷兄弟,咱們可非好欺之人,一不作二不休除掉他們。」

  「嗤!胡大哥,小弟可沒將他們放在眼裡,便是他們‘雪峰分壇’還不是被我殺得血流成河,一把火燒得壇毀人亡?」

  「桀!桀!你兩慢慢說吧!我可耐不住了。」話聲剛落,突見右側一人已自馬背上暴縱而起,凌空一個翻滾,已然順勢將背上一雙泛出暗藍之色的月牙鍘執在手中,疾撲前奔數匹馬上的青衣武士。

  「啊?……是……香主,是‘悍貔’雷常勝,咱們找錯人了。」

  然而為時已晚,頓聽數聲慘號響起,以及馬匹驚嘶聲。

  隨後疾馳的十餘騎被前行人立而起的馬匹一擋,立時撞成一團,使馬嘶、驚叫響徹不停。

  尚不止此。

  生性殘狠的「悍貔」月牙鍘揮斬之下,數顆人頭凌空飛墜,身形未待落地,雙腳在一個屍身上疾點再縱,身形再次撲擊後至的騎士。

  一場令人慘不忍睹的殘殺,立時顯現眼前,眾青衣武士尚未縱離有效碰撞成一團的人馬堆中,卻已然藍亮精光飛閃及體,頭斷身裂無一倖免。

  眾青衣武士除了要害遭創,立時斃命三人外,便連稍遭月牙尖刺傷之人也是略感麻痛之後,不一時,立被劇毒侵入心脈,哼叫數聲後便已毒發身亡,可見月牙鍘上所塗之毒性何等劇烈?

  短短的不到盞工夫,二十名青衣武士竟然無一倖免,全身泛黑,面色猙獰恐怖的倒斃在五丈方圓左右,只餘數匹空騎散立道旁。

  「哈!哈!哈!好!好,雷兄弟果然功力高超,手下也毫不鬆軟,不愧為‘悍貔’之號,哈!哈!走吧,咱們找個地方好好的喝兩杯。」三人再次上道前行,只留下令人惶恐的淒慘景象。

  「幕阜山」山區邊緣的一個小鎮,從南街口緩緩的馳入三匹駿騎,在一間門面廣闊的飯館門停騎。

  一個闊臉銅鈴眼,滿面短鬍的黑衫大漢,以及一個身穿青緞裝身背寶劍,髮髻油亮,俊麵粉白的二十出頭青年,猛望之下是位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但細望之下卻發覺他面色僻傲眼神凌厲,嘴角顯現出冷酷之色,正是單人獨闖「魔宮雪峰分壇」的」驕傲騏麟」韋嘯天。

  另一個身材矮小三角瞼細瞇眼:嘴角緊抿,面含奸詐之色的「悍貔」雷常勝。

  三人落騎踏入飯館,剛蹬級上樓,突聽有人低聲驚呼的急叫道:

  「啊?是……四獸之二‘狴犴’胡才俊,以及‘悍貌’雷常勝,還有……一位……」

  立聽另有人插口說道:

  「那青衣勁裝的竟然是四駿之一的‘驕傲騏麟’韋嘯天,奇怪?他三人怎會結伴而行?看來這‘幕阜山’已然藏龍臥虎,趕至武林中不少高人,趙兄,看來咱們別淌這渾水了,莫要吃不到羊肉卻沾了一身腥,說不定連老命也陪進去了,那可不划算呢!」

  「嗯……李兄,你說得對,昨夜聽隔房的宿客談起,便連‘魔宮’之人也早已入山了,還有‘殘心堡’之人也曾顯現行蹤,其他的各大山門那更不用提了,以咱們這些小門小派地方豪門怎能和他們爭鬥,看來是白跑一趟了。」

  而此時樓上也不清靜,在三人上樓之後立時寂靜,接而招呼、冷哼之聲清晰可聞。

  「嗨!胡老弟雷老弟……韋老弟,你們也來啦?快請這邊坐!」

  「哈!哈!原來是‘大別山’的查老哥昆仲也在此,可真是天涯何處不相逢呢!哈!哈!」

  幾人說話這時,突聽有一線蒼老之聲穿破話聲,在樓中響起:「咄!一窩畜牲敗類,當心那天遭人卸了狗腿狗爪子。」

  倏然樓內寂靜無聲,眾食客皆四外張望聲出何處?竟然有人敢出言辱及四駿四獸之人?

  「嗤!嗤!老傢伙,別以為你躲在房梁上就沒人知道?你給少爺滾下來。」

  眾人只見「驕傲騏麟」韋嘯天,膝不弓,肩不晃的暴縱而上,尚未及頂時,又聽剛才之蒼老聲響起:

  「嘻!小子你還挺機靈的,看在你師父‘天台上人’面上也不為難你,你可要好自為之了。」

  話聲霎時寂靜,而韋嘯天的身形也已倏然下墜,剛一落地,身軀微晃便止,但面色驚駭的手捂胸前「天池穴」,輕輕摘下一支魚刺。

  明眼人一看即知韋嘯天已遭隱身高人懲戒,但並未下毒手,否則必然身受重傷。

  連名列武林各人榜的「驕傲騏麟」都在隱身之人手下吃了悶虧,由此可知,那隱身之人必是前輩高人,但也不知是那一位?

  「唉!毅郎,剛才那位老化子功夫真高呢!我只看到他一弓身便不見了,真厲害。」

  眾人聞方循聲望會,只見靠牆角之一桌正有一位黑杉俊逸少年,及兩位千嬌百媚的火紅勁裝少婦笑談著。

  又聽那黑衫少年有不悅的說道:「麗花,咱們出門遊歷最好莫管他們武林人的事。」

  眾人又見那圓臉嬌豔的少婦,委屈的再道:

  「好嘛!其實我也沒管呀?我只是看那化子身形又疾又快,像鬼魂一樣,才驚異的出聲嘛!」

  立聽另一位嬌柔秀美少婦,清脆悅耳的話聲響起:「好啦!花妹你少說兩句吧!毅郎會不高興的。」

  眾人皆面含驚異的望向那一男兩女,面有疑色的猜測這三人的來歷,不知她們所說是真是假?竟能看到暗中隱身高人的身形面貌?如果是真,那她們的功力……

  竊竊低語之聲,逐漸增多,話題皆是隱身高人,及那一男兩女的身上,並不時將目光射向三人。

  一男兩女正是君毅夫妻三人,此時三人被眾食客的目光盯望得神色拘束,於是目色傳意的同時起身下樓而去。

  隨行在後的圓臉少婦,尚嘟嘴不悅的瞪視眾食客,那種嬌嗔天真的樣子更令眾食客會心一笑。

  是夜!客棧上房內,一盞油燈陰暗的火光將臥室照得若隱若現,而床上的三個正低聲細語:「毅郎,在飯館內那些人竟然都是身懷兵器的武林人,為什麼他們都投宿在這小鎮上?是不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月姐,剛才隔桌的兩名老者低語中說什麼珍貴寶出土,又說什麼芝的,我也不明白。」

  「嗯!是這麼回事,據我聽到的是在‘幕阜山‘有一處山谷中曾是百多年的一座古莊,莊主本是一個告老返鄉的朝中大臣,在一個深夜中突被一群盜匪侵入燒殺擄掠,因而屍陳遍莊,唯有一名酒醉長工夜宿假山中才幸免於難,待醒來時,已是莊毀殘破餘燼處處,他曾在一次和莊主身邊的書童逗樂時,無意中聽說莊內有處密室,內藏巨金珍寶無數,待知莊內只餘他一人後,除了報官驗屍外,此隱密之事隱而不談,等到數年之後風平浪靜,鄉裡早已淡忘此事後,他才返回度墟四處挖掘,月餘之後,鄉人發現他面色驚恐的奔回村內,不到一日便氣息奄奄,臨死之前才說出這段秘辛,村民也在他隨身之物中發現到一些珍寶,及一片尚含土質的掌大靈芝,可惜他不知靈芝之功效,否則食下之後不但百病痊癒,尚可白髮轉黑,身若壯年。」

  「啊?真的?那麼不是珍寶早就被他挖出了嗎?為何如今尚有人欲去尋找?」

  「說的也是,不過據謠傳中那長工所挖掘出的只不過是其中小部分,仍有大部分仍然在密室內未曾出土,近月來曾有人見到一個高約四寸的小白人,在廢墟中奔竄,因此廣傳之下才引得武林中人集聚欲探。」

  「咯!咯!小白人才有四寸多高?那該多好玩呀?毅郎,那咱們也去看看好嗎?如果能找到一個小人放在身上把玩……咯!咯!月姐,你說好不好?」

  然而君毅卻不以為然的說道:

  「兩位賢妻,咱們處身立世萬萬不可強求不屬自己之物,冥冥中自有定數.該是我們的水到渠成自然便有,若非我們的,就是強求到手恐也保不住,說不定還遭至身敗名裂性命有失呢!別的不說,便是咱們夫妻三人為例,該有的冥冥中已定下時數,時辰到時自會相合,你們說是嗎?」

  吟月及麗花兩人聽夫君如此一說,並回想到往事,頓時心悅誠服的不再多說,一左一右的緊緊揉入夫君懷中,享受著溫暖可依,無視天地變色的安全感中,緩緩入睡。

  長夜漫漫,時至五更,大地尚處於一片陰暗,此時客棧內早已人影走動,灶房忙亂的準備著趕早的客官麵湯、早膳之用。

  君毅夫妻三人早已清醒,耳聽左右房內皆匆忙的收拾物件出房而出,不由相視竊笑。

  倏然耳聽一絲聲如細蚊的蒼老之聲說道:「你們這三個小娃兒,還在賴床呀?真不知你們師父是怎麼教的?快起來準備好,現今從四面八方群集‘幕阜山’山區的已不下數百人,趕早入山的也是有一兩百人,你們卻還在偷懶?

  君毅聞言面朝屋頂之上,笑道:「老前輩,您如有教晦尚請入房一談,如此捲曲屋瓦木樑之間,豈不難過?」

  「咯!咯!咯!對嘛!那麼一大把年記了,還跟小孩一般的躲躲藏藏?咭!好好玩喔!麗花咱們快起來,去和老化子去戲耍一番,我已數百……八年多未曾玩過了,快起來嘛!」

  「咦?……女娃兒,你別那麼大聲的嚷嚷,這樣豈不被別人聽到了?」

  君毅及吟月聞言並不知他所言何意?倒是麗花自幼經婆婆調教,雖因功力不足,未曾學習,但也曾聽過,知道說話老者之意,於是忙出言問道:「老前輩您的意思是要我們以傳音法交談?可是我們不會啊!」

  「咦?……你說什麼?你們不會‘傳音入密’可是你們的功力……啊?莫非你們不懂‘傳音入密’的功夫?嗯!好吧!老化子看你三人挺順眼的,乾脆就將這門簡單功夫教給你們,也好套個交情,娃兒們聽仔細了,‘氣提丹田、腹挺盈滿、屏息入喉、聚氣成絲’懂了嗎?」

  君毅夫妻皆是聰慧敏捷之人,耳聽之下頓時入悟,忙依法而施。

  倏然耳聽房頂一陣碰響接而又聽蒼老之聲傳至,氣息粗喘的大罵道:

  「你們這三個娃兒,要害死老化子?想要震破老化子耳膜,魔音穿腦?重來,功灌三成便可,否則功弱之人不被你們功高而轉化成的‘聚音成針’刺穿腦子才怪。」

  於是再無聲音傳出,喔!他們四人尚在交談,只是將話聲轉為傳音交談罷了,如此便令外人難以察覺。

  約莫頓飯功夫,君毅夫妻三人已然穿著打扮好,在櫃台結過帳後,立時出店跨騎行往山區邊緣。

  「吟月、麗花,咱們真要聽那老爺之言入山嗎?」

  「這……」

  吟月、麗花兩人也難決定,因此互望一眼後,雙雙凝視夫君說道:

  「毅郎,咱們雖無心獲取珍寶及靈芝,但那位化子爺爺說的對,東西落在好人手中那咱們便不必多管,但如果落在壞人手中,若是用以增加功力及財勢,那豈不用以殘害更多的百姓及正道人士?」

  吟月話聲剛止,麗花也忙接道:

  「咱們雖不是武林人,但也不應獨善其身,視百姓噩耗而無動於衷,再者咱們若能保護傳言中的靈芝,再將它們移至一處安全無慮的所在,如此也不改咱們當初之心意是嗎?」

  君毅本也在取捨兩難的矛盾中,如今聽兩位嬌妻之言後,立時豪氣萬千的說道:「好,我們就依老爺爺之意,盡些微薄心力盡量不使奇珍異寶落入惡人手中。」

  在一處山助中將馬落鞍,雜物打成小包隨身攜帶,避開眾人持續上山的山道,經由一條樵獵小徑深入山區。

  行走山區對三人來說駕輕就熟,觀定方位也無差誤,因此不到一個時辰已登上一座山嶺,果然見到兩山斜交之間有條小溪,溪旁有一片不算小的平原,並有一片斷垣殘壁的廢墟,廢墟中尚可見到無數的大坑,想必是遭人挖掘遺留的痕跡。

  而此時廢墟四周已有近百人分成十餘處弓身挖掘,後續而至的人見狀也立時呼朋喚友結群據地,或者加入先到之人群內。

  君毅夫妻三人並不願現身,因此在半山腰找了一處視野寬廣將廢墟四周盡顯眼中的地方休歇觀看。可是過了兩個多時辰,尚未聽有什麼驚喜之聲。「吟月、麗花,依我看這件事可能是個謠傳,並不足信,因此……」

  「鏘……」

  「咦?神劍報警,吟月、麗花你倆小心了。」

  三人見「墨龍劍」突然自動跳出劍鞘二寸,因此立顯驚色提功戒備,並張目四望,聆耳細聽。

  「啊?毅郎,你看那邊樹林內有片岩石,剛才好像有一些白影晃動一閃而逝,不如是什麼東西呢?」

  君毅及麗花忙循吟月手指之處望去,果然見到一些突出山坡的巨大岩石。

  「嗯……你倆且在此等待,我過去看看。」

  「毅郎你小心些!」

  「毅郎,要不要我陪你去?」君毅笑望兩人,並擺手示意不要擔心,接而緩緩潛隱的靠近岩石之處。

  只見岩石堆四周,皆被雜木深草掩蓋,若非仔細的張望,則不易發覺這岩準,只有從側面方可隱約的見到。

  在岩石中細望之下,突然發現在一堆略小的岩塊中有一道岩隙緩緩溢出絲絲寒氣。

  小心翼翼的搬開凌亂石塊,終於顯現出一個半人多高的小洞穴,內里烏黑不知有多深?

  君毅思忖一會,知道內裡有寒氣上湧,想必另有玄奧,於是朝凝視自己的兩位嬌妻招手。

  片刻後,吟月及麗花已收拾好物件趕至,三人商量一會,由君毅拿著一粒「蛟目珠」爬入洞穴內探看。

  爬入約莫七、八丈深後,頓見內裡豁然寬大成一人多高的石洞,起伏不定峻岩處處,而寒意更甚,並且深遠得珠光不及。

  思忖一會,立朝小洞外逼音成絲招喚兩位嬌妻入內。

  不多時,吟月及麗花也緩緩爬進洞穴內。

  「咦?這裡面挺寬大的嘛,怎麼會有寒意?」

  吟月聽麗花之言後,也接口道:

  「一般陰暗的山洞內雖冬暖夏涼,但甚少有如此寒意,除非……裡面有什麼地底水流或是什麼奇異之物,才會如此。毅郎,你認為如何?」

  君毅聞言也點頭說道:「嗯,我也是這麼猜測,所以才喚你們進來入內探查一番,咱們幸好有‘蛟目珠’,以及前天為整治那些青衣武士所多購的乾糧,因此可放心的進入,你們覺得如何?」

  「好啊!好啊!探險可是又刺激又好玩的事,總比在外面枯坐好玩,我同意。」

  吟月見夫君及麗花皆有意進入探查,因此也微笑的說道:「嗤!咱們夫妻好像與洞挺有緣份似的,那就進去走走也好。」

  於是由君毅執「蛟目珠」在前先行,吟月居中,麗花也手執「蛟目珠」殿後。

  起伏不定曲轉折繞逐漸斜深,而寒意愈來愈強,尚幸三人曾時時在秘殿內的冰室內練功,因此並不在意寒氣拂體。

  也不知行有多少路程後,終於至一處地勢平坦的腹穴內。「啊?吟月、麗花你們看!」

  隨後進入的兩女聞言循指望去,頓時張口結舌的盯望著眼前奇景。

  只見這高約十丈,寬有二十丈左右的腹穴內,竟長著十餘株大石筍,而石筍上又長著一些兩掌大小的白色靈芝,其中尚有數片長得有如磨盤大小。

  「啊?這麼多白色靈芝?毅郎、花妹,你們看,那石筍……底端又是什麼東西?」

  三人疾步前行,只見十餘株石筍皆是聳立在一處,墨黑的水池內,池內並散發出陣陣寒氣。

  「喔!這水怎麼是黑色的?又這麼寒氣逼人?」

  「嗯……好香哦!姐姐聞到沒有?」

  「咦?對呀?……可是並不是這些白色靈芝香味呢!花妹,咱們找找看。」

  「喂,吟月、麗花,你倆小心些,別大意的遭遇危險……」

  話聲未落,突聽麗花一聲興奮的歡叫響起。

  「咦?哇……好可愛哦!姐姐你看,毅郎你也快來看!」

  「哇!真可愛的小東西,還是活的會動呀!」

  君毅隨聲望去,頓見十餘株石筍的中央,有一片離水一尺的平岩上,長著一株高有兩尺的三葉異草,中間一支長梗頂端尚長著兩粒火紅的果子,約有黃豆大小,而草側尚有三個白色的東西,只見它們高有四寸,長得似兩個小人及一匹小馬,並且屈身聚在一起似在膜拜。

  「啊?……它們是……傳言中的芝人芝馬呀?想不到竟然在此腹穴內。」

  吟月興奮得縱身而起,凌空疾射而去欲將芝人芝馬捉住,頓見白影疾閃,分三方疾射向三株石筍上的磨盤大靈芝一晃而隱。

  吟月雙手落空,但卻順手將那兩粒火紅果子撈在手中,凌空翻掠而回。

  「喔!好香啊!咦?糟糕,果子破了。」

  「月姐,這果子好香呢,丟掉豈不可藉?你快吃了吧?」

  「可以吃嗎?……」君毅在旁早已思忖此草之來歷及名稱,心知必然是一株「三葉靈芝草」,較片狀靈芝更稀有可貴,如今已結出兩粒「靈芝果」,那可是此草之精氣孕育而生的,因此忙笑道:「吟月、麗花你們快各分一粒服下,別浪費了「靈芝果’的精氣。

  吟月及麗花耳聽夫君之言,心中雖尚不了解,但毫不猶豫的各取一粒放入口中吞下。

  君毅見她倆依言服下後,立時笑望兩人說道:「你倆眼下的乃是極為稀有的‘靈芝果’,萬金難求的增功益氣聖品,你倆快跌坐行功,將靈果精氣煉花歸納丹田,必然可增進功力。」

  「啊?……靈芝果?……那你為什麼不早說?我們會要你服下的,如今……」

  吟月及麗花待知道自己姐妹所眼下的是「靈芝果」後,頓時心中激動得美目含淚,心知夫君體貼關愛才不明說的要自己姐妹服下,於是雙雙緊依夫君懷中享受著夫君的愛意。「嗤!好啦!你倆快行功吧!愈早行功也愈見功效呢!」

  此時吟月及麗花也同時感到腹內好似升起一絲絲涼意,四外擴散,接而由涼轉寒竄動加速,在胸腹四肢經絡中疾竄。

  倆人立時盤膝跌坐,運行「無極神功」心法吸納「靈芝果」的精氣。

  君毅見她倆已跌坐行功,面色安詳並無不適之色,因此便細心的觀查洞腹內的景況,以及細望石筍上的白色靈芝。

  半個多時辰後,突見吟月縱身而起,凌空飛旋數匝之後,掠至站立一側的夫君身邊,緊摟著夫君仰首膩聲說道:「毅郎,喔……毅郎,我已將靈果全然煉化歸納,功力憑空增加近半,並且已然將‘任督’兩脈貫通了呀!」

  君毅聞言霎時欣喜摟著吟月笑道:

  「真的?你已將‘天地雙橋任督兩脈’沖穴而通?這麼說來,你已然可以真氣運行不息,且不慮真氣匱乏了嘛!吟月,我真為你高興,你的功力已然高過於我了,但不知麗花的情況如何呢?」

  吟月聞言,心中激動,美日含淚的緊摟夫君哽咽道:「哦!郎……郎……你為什麼不早告訴我‘靈芝果’的功效,否則我一定要你服下提升功力……」

  「哈!哈!傻丫頭,你服用和我服用有什麼差別?只要能使你功力提升我就高興了。」

  此時麗花也行功完畢,神光煥發的接口笑道:「月姐,毅郎的情意咱們姐妹倆都明瞭,他希望咱們倆功力愈高愈好,這樣才不會令他擔心咱姐妹倆的安全,毅郎,你說我猜的對不對?」

  「哈!哈!哈!麗花果然聰慧,立時能明了我的心意,好了,我有東西給你們看。」

  三人行至一處石壁前,吟月及麗花見地面上有一堆碎石,旁邊還有兩個剛雕好的一大一小石盒。

  君毅打開大石盒蓋,見裡面放著十餘片兩掌大小的靈芝,一個小石盒內放著兩人見過的三個芝人芝馬。「啊?好可愛的芝人芝馬!毅郎你竟然捉到它們了?」

  「毅郎,你捉它們做啥?它們……好可憐喔!」

  吟月望著盒內摟抱一團的芝人芝馬,狀似極為駭懼,因此心有不忍的捧起細看。

  芝人芝馬似也通靈,立時躍至吟月身上,狀似求情的揉動不止。

  君毅聞言奇道:「咦?咱們深入此山不就是要找到它們,並不讓它們落入惡人手中嗎?」

  吟月在旁也極力勸,使得君毅在兩位嬌妻你一言她一語的勸阻央求下,面有難色的說道:「其實我也不想傷害它們,所以它們之原體根本我都沒動,可是山腳下那些人有心尋找之下,恐怕此地早晚會被人發現,到時別說是芝人芝馬了,大概連所有的大小靈芝皆難逃搶食一空呢!」

  吟月及麗花耳聽夫君如此一說,頓時默然的無以為對。

  君毅心知她倆心軟,於是心有不忍的續道:「我剛才也曾想到過該如何保全它們?如咱們將此洞填封唯恐缺乏生存之氣,若是將它們移植,卻又不知是否會傷到它們根本,所以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呢!」

  吟月及麗花倆人耳聽夫君之言,頓時喜形於色,立聽吟月雀悅笑道:

  「真好,毅郎,咱們秘殿的冰室既隱密也酷寒,足可使它們生存無慮,咱們不妨將此寒水及靈芝移至秘殿冰室,你認為如何?」

  麗花也忙接口說道:「依姐姐之意甚好,我也略懂草木栽植,相信必可使它們存活無慮。」

  君毅聞言緊皺劍眉的沉聲嘆道:「唉!你倆可真天真哪!要知咱們由此返回秘殿路途遙遠,豈是容易之事?而且此地大小靈芝為數上百,要如何運送?」

  吟月及麗花聞言沉思一會,立聽麗花笑道:「有了,我想到好法子了,咱們先購輛馬車及一些大箱子,先把它們裝入箱內緊封,用馬車運至江畔,再雇船由江入湖,再經由沅水直至‘雪峰山’山區最近之處離船,如此水程雖遠但卻快速,且無需費時停宿,相信必能在最短之日,趕返秘殿,你們覺得如何?」

  「這……」

  君毅聞言依然難以決定,而吟月也不知是否可行?但仍然贊同麗花之意見。

  「嗯……好吧!咱們就試試看,不過萬一途中出了什麼差錯……那也只能歸依天意了。」

  於是由吟月及麗花留在洞腹守護,君毅則潛出山區準備。

  就在兩日之後的清晨,一黑一紅的兩條人影,迅疾似電的往來飛掠於山間叢林中。

  而一處隱密的山腳叢林內一輛雙馬大車油布緊封,車廂內放置著六口大箱,皆以油布包封,而車轅上一位火紅勁裝少婦面色緊張的不時四外張望。

  待一黑一紅的身影再度抬著一只大箱飛掠而至時,這才鬆了一口氣。

  「麗花,這是最後一箱了,這就上道吧!」

  放好木箱,由黑衣少年駕車,塵土飛揚中揚長而去。

  近來江湖中傳出一則消息,曾在「幕阜山」山區挖寶的數百武林人,就在一處地窖出土後,頓時掀起一場混戰。

  立時死傷累累慘不忍睹,最後導致正邪壁壘雙方交戰,歷經半日之戰傷亡已達兩百人之多。

  最後經由「神龍谷」的「紫龍堂」堂主率屬下趕至,為雙方調解之下,互推代表進入地窖查看,沒想到雙方代表進入地窖不到片刻,皆面顯憤怒,慚愧的走出地窖。

  經代表解釋之後,眾人才知地窖內除了兩箱金銀外,別無他物。

  正邪雙方得知實情後,皆顯出惱怒憤恨,對那兩箱金銀毫無眷戀的立時散去大半之人。

  那兩箱金銀則由」紫龍堂」堂主姬震天徵得雙方同意,分交傷亡之人的親朋好友做為死者及傷者的安葬,醫療費用後,才結束了一場江湖武林視為茶餘飯後的笑話。

  但是卻無人知道,在廢墟左側山腰間的一個隱密岩洞中,足以令江湖武林造成一場浩劫的奇珍靈芝已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全然移走——

  easthe掃校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