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迷霧重雲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那時候她還傾心於那個白衣如雪的貴公子,與他聯袂追殺窮寇,歷經千山萬水,從中原一路追到了這裡,終於斬其首級而歸。

    又有誰知道,在多年前那一場驚鴻一瞥的偶遇裡,卻已經種下了今日一生一世的因緣?

    第二天,蘇微醒來的時候,頭很痛,全身有虛脫的感覺。陽光穿過窗戶灑落在她的左頰上,溫暖而溫柔,恍非真實。

    「蜜丹意!」她脫口低呼,驀然翻身坐了起來,卻和一人撞了個滿懷。

    「你醒了?」原重樓手裡的碗差點被碰到了地上,連忙扶住,手裡卻被潑了一片熱粥,直燙得不住吹氣,「你還好嗎?昨晚可是嚇了我一跳,到底出什麼事情了?」

    她一下子怔住:「你沒事?這……是哪裡?」

    「當然是在房裡啊,你怎麼了?」原重樓莫名其妙地看著她,探手觸了觸她的額頭,「我昨晚等了你半夜,不知道怎麼居然就睡過去了。等一覺睡醒,你竟還沒回來!實在是等不住了,便點了火把出去找你——結果一開門,卻發現你暈倒在了門口,真是嚇了一大跳!」

    「什麼?在門口?」蘇微卻一下子坐起,「那……蜜丹意呢?」

    「蜜丹意?」原重樓微微一怔,「她剛出去。」

    「不能讓她一個人出去!外面危險!」蘇微心裡一驚,瞬間跳下地,連鞋子都來不及穿就往門外衝去——原重樓來不及攔住她,她飛掠下竹樓,速度之快簡直宛如一道閃電。

    然而剛掠下樓,卻立刻又僵住了。

    不遠處的空地上,蜜丹意正在和一群村裡的小夥伴嬉笑玩著丟沙包的遊戲,全身都沐浴在陽光下,無憂無慮,哪有絲毫異常?

    蘇微看得愣住,只覺得眼前一切宛如夢幻。

    到底是昨晚的一切是假的,還是眼前的景象是假的?

    「迦陵頻伽,你到底怎麼了?」出神之間,原重樓已經奔下了樓,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你……你沒事吧?」

    蘇微沉默了片刻,搖了搖頭:「我沒事。」

    她想了想,忽然走入了柴房,從柴堆裡抽出了一物,在手裡掂了下,然後轉身朝著那一片竹林深處走了過去,低聲:「不,還有一個方法可以驗證到底昨晚是怎麼了!」

    她手裡拿著的是一個長長的布包著的東西,不用多想也知道那是一把劍。原重樓看得一眼,心裡便是一驚——自從來到騰衝後,已經沒有再看到她手裡握過劍,卻沒想到她還在這裡藏了一把!

    「這把劍,是我從風雨那些殺手的屍體上撿來的,雖然比不上血薇這種神兵利器,也是百煉的繞指柔。」蘇微將外面纏繞的布褪去,利劍從鞘中躍出,一道雪亮的光劃破眼簾,「我只希望永遠不用上它。可是……」

    她輕聲嘆息,手腕一翻,唰地將劍負於背後,轉身出門。

    「你要去哪裡?」原重樓連忙跟了上去,「我和你一起去!」

    「你……」蘇微頓了一下,轉頭看了看他——這段日子的休養生息,讓他氣色好了許多,昔日落魄潦倒尖酸刻薄的人如今也有幾分丰神俊秀的感覺。她看著懵懂無懼的他,心裡忽然覺得一陣歉疚,低聲:「別跟著我了。跟著我,會給你帶來很多麻煩的。」

    他卻不以為然:「我原重樓像是怕麻煩的人嗎?連死我都經歷過幾次了!」

    「你知道什麼?」蘇微看了看周圍,一切都很正常。集市上熙熙攘攘,不遠處孩童歡笑,沐浴在日光下的一切都是溫暖美好的,和昨晚那樣邪異黑暗的一幕截然不同。但是她知道,在這樣看似平凡無害的景象背後,只怕有著深不見底的驚濤駭浪。

    她飛快地想了一下,覺得將他一個人扔在家裡似乎更加危險,便點了點頭:「好,你跟我來。但是路上不要離開我半步,知道嗎?」

    「好。」他乖乖地回答,喜出望外。然而看了看她手裡的劍,又有點戰戰兢兢,問,「你……你是又要去打架嗎?」

    她原本是滿心的殺氣,被他那麼一說卻哭笑不得,蹙眉道:「別多嘴!」

    「是是是……」他噤若寒蟬,連忙閉了嘴跟在她後面。

    「瑪?大稀?」蜜丹意注意到了兩個大人往外面走去,眼神一動,連忙扔下小夥伴追了上去,嚷嚷,「你們要去哪裡?我也要去!」

    「沒事,就到周圍隨便走走。」蘇微遲疑了一下,目光在孩子的頸部流連,全身忽然忍不住微微一震——是的!孩子的脖子白皙如玉,根本沒有絲毫的傷痕。而她清楚地記得:在昨夜被挾持的時候,那個神秘人手裡的劍鋒,曾經在蜜丹意的脖子上清晰地留下了一道血痕!

    難道那是幻覺?那麼,昨天夜裡的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蘇微只覺得腦子裡有微微的暈眩,卻無法向身邊的兩個局外人說明這種詭異複雜的情況,只能握緊了手裡的劍,安定自己的心神,問了一句:「蜜丹意……昨天晚上,你睡得好嗎?有沒有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

    「昨天晚上?」孩子眨了眨大眼睛,「睡得不好。做了很多噩夢!」

    她心裡一緊:「什麼噩夢?」

    「我夢見自己肚子餓了,下樓找吃的。結果……結果看到瑪你忽然回來了,我怕挨罵,就往外跑,忽然摔了一跤!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蜜丹意喃喃,小小的身子瑟縮了一下,下意識地摸了摸脖子,「早上醒來還覺得脖子好疼呢……」

    蘇微說不出話,將孩子攬入懷裡看了又看。

    是的,蜜丹意沒有受任何傷。這證明昨晚的一切只是虛妄——可是,為何她心裡的不祥預感卻愈來愈濃烈?那是從江湖千錘百鍊裡培養出的野獸般的本能,在危險逼近的時候無數次救過她的命,不問因由,不容懷疑。

    她心裡想著前後發生的這一切,只覺得越想越亂。

    「算了,去看一看就知道真假了。」她站起身,逕自穿過那片竹林,沿著昨晚夢裡那條路走了過去。原重樓不知所以然地跟在她後面,蜜丹意也小跑著追了上來。

    她手裡握著劍,警惕地護著身後的兩個人往前行走。穿過了竹林,便是一座小山崗。一切都很眼熟,分明是昨夜看到過的,連路徑樹木都一模一樣。

    蘇微毫不猶豫地沿著小路走了上去,翻過那個山崗。

    這一路她走得輕鬆,然而後面跟著的兩個人在走了十幾里路後都有些氣喘吁吁。她怕兩人落單遭遇不測,只能不時停下來等待。就這樣走走停停,在日頭到了正中的時候,他們才翻過了山崗,來到了騰沖的荒郊野外。

    穿過鳳尾竹林,眼前豁然開朗,那一刻,蘇微忽然全身一震——山腳下,靜靜地躺著一個開滿了睡蓮的小池塘!她站在那裡,頓時覺得如墜冰窟。

    是的,至少這個池塘,是真實存在的!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

    「瑪?」看她站在那裡發呆,蜜丹意沉不住氣,在身後輕輕地叫了一聲,拉了拉她的衣角。原重樓也氣喘吁吁地走過來,不解地問:「怎麼了?為什麼忽然跑到這裡來?」

    蘇微回過神來,低聲:「你們退開一下。」

    「怎麼?」原重樓攬過了蜜丹意,往後退了幾步。

    「沒什麼——退遠一點!」她低聲道,話音未落整個人已經瞬間拔地而起,掠向了旁邊的竹林,手起劍落,喀嚓一聲,一根水杯粗細的竹子攔腰而斷,瞬間一頭栽入了池塘。

    水面上的睡蓮紛紛散開,露出黑黝黝的池水來,底下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冒著細小的泡泡,噗嚕嚕不時在水面破裂。

    「你們離水邊遠一點。」她再度叮囑,收劍回鞘,屏住呼吸,雙手一扣那一根竹子,用真氣灌注在竹枝里,瞬間每一枝葉都在水底錚然抖開,無數的水生植物被顛覆,睡蓮仰翻,浮萍四散,水底淤泥被攪動,整個池子彷彿沸騰了一般。

    然而,枝枝葉葉從水底橫掃而過,卻沒有觸碰到任何東西。

    「瑪?你在幹嗎?」蜜丹意看得好玩,跑了過去,笑嘻嘻地和她一起拖著竹子,攪動池水,「我幫你!」

    「別亂動。」原重樓蹙眉,上去將孩子一把拉了回來——這個隱藏在林後的池塘似乎散發出一種奇怪味道,令人覺得不舒服。然而蘇微卻埋頭在池塘裡翻找,似乎想從那些密密的水草底下掘出什麼來。

    「怎麼了,迦陵頻伽?」他等了片刻,忍不住問,「你臉色不大好。」

    「沒了……都沒了!」蘇微在池塘裡翻找了半天,終於頹然放下了竹子,喃喃自語,「怎麼回事?竟然都沒了?!」

    「什麼沒了?」原重樓詫異。

    「那些屍體都不見了!」她脫口,「怎麼可能?」

    「屍體?」原重樓驚訝不已,「什……什麼屍體?」

    她微微一驚,隨即又噤口不答——直到此刻,她還不想驚動重樓和蜜丹意,把他們也捲入這種令人恐懼的事情裡。而且,他們兩個就算知道了,又能做什麼呢?

    她怔怔站在水池邊,忽然間覺得遍體冷意:是的!即便是她遠遠地避到了千里之外的深山裡,那些無所不在的觸手居然還隨之而來,如同跗骨之蛆,不肯讓她好好安生!

    「算了,我們回去吧。」她扔掉了竹竿,吐了一口氣。

    「好。」原重樓看了看她,似乎是想等她解釋,但最終還是什麼都沒問,只是俯身抱起了正拖著竹子玩得起勁的蜜丹意,拍了拍她的腦袋:「別玩了。我們回去了,蜜丹意。」

    他的右臂已經恢復,只是微微用力,便將孩子抱起。

    蘇微不敢讓他們兩人跟在自己身後,便故意留在最末,將兩人籠罩在自己的視野裡——重樓抱著蜜丹意走在竹林裡,日光穿過葉子,將兩人全身灑上了碎金,顯得如此活潑而明麗,彷彿一幅不染塵世的圖畫。她輕聲嘆了一口氣——

    無論如何,她都絕不能容許把他們兩個捲入到這一場腥風血雨裡!

    「重樓,看來我們真的得走了。」忽然間,她開口,對走在前面的原重樓道,「改名易姓,離開騰衝,去一個誰都不認識我們的地方——不讓中原那些人找到,也不讓拜月教的人找到。這樣才能過上安生日子。」

    「怎麼?」原重樓吃了一驚,回頭看著她,「你覺得靈均大人會對我們不利?」

    「我不能肯定。他到底是友是敵,我迄今不能斷定。」蘇微低聲,看了一眼身後那個空無一物的池塘,「但我覺得昨晚的一切不可能都是噩夢……我懷疑我曾經中了幻術,最後卻又莫名其妙平安脫身。算了,我在明敵在暗,最好還是避一避。」

    她說得含糊其辭,一般人定然是滿頭霧水,然而原重樓卻毫不猶豫地同意了她的建議,斷然道:「好!你說去哪兒,我就跟你去哪兒!」

    聽到他斷然的回答,她心下一震,反而有些沉默了——重樓剛剛重新振作起來,重新出山,打算在騰衝重開玉坊,如果跟著她隱名埋姓遠走他鄉,不啻是再度葬送他好不容易獲得的新生。十年前她已經毀掉了他一次,十年後,難道還要再來一次嗎?

    她默默地想著,心裡百味雜陳。

    「啊呀!你們又不打算成親了嗎?」反而是蜜丹意在一邊叫起來了,滿懷不悅,「剛剛訂了那麼多的糖和喜餅,都還沒送過來呢!」

    蘇微怔了怔,這才想起他們的婚期在即,一個月前從大理的松鶴樓訂了最好的糖果和喜餅,還有幾百罈各種酒,流水般地花了上千兩銀子——原本打算開一百桌的流水席,順便完成重樓出山後第一批綺羅玉作品的交易。

    「是啊。」她回過神來,道,「你還有事情沒辦完呢。」

    「沒關係的,這些都不要緊。」原重樓斬釘截鐵地道,「那些收來的定金,我逐一退還給商家就是了,你不用擔心。」蜜丹意還要嘟囔,他只是拍了拍孩子,輕聲:「乖,回頭另外給你買好吃的——大人說話,小孩子別插嘴。」

    孩子悻悻地閉上了嘴,看了看他,眼神卻有些複雜。

    兩個人轉身返回,穿過密林重新爬上了山崗。身側山巒起伏,濃蔭深深,到處是苗疆特有的濃密綠意。六月的烈日在頭頂高懸,原重樓肩上扛著蜜丹意,翻過了山崗,一時間有些氣喘。蘇微聽在耳中,便道:「蜜丹意,下地自己走!」

    她性格嚴厲,孩子一直比較怕她,立刻癟了下嘴,心不甘情不願地從原重樓的肩膀上溜下了地,走不了幾步就開始抱怨天氣太熱,嘟嘟囔囔。原重樓看到前面路旁有一個亭子,便笑道:「正午的日頭的確太熱,小孩子受不住,不如先休息一下吧?」

    「好。」蘇微點了點頭,跟他一起走過去。

    然而,還沒有走到亭子,她的臉色卻有微妙的改變,頓足不前。她仔仔細細地打量了這個亭子,又轉身看了看周圍的茶園和山崗,「啊」了一聲,不由自主地看向原重樓。

    「怎麼了?」他愕然地看了看這個亭子,忽然間臉色也是一變,「這是……」

    兩個人忽然間沉默,四目相對,一任烈日曝曬頭頂。

    「大稀?瑪?」蜜丹意莫名其妙地拉了拉蘇微,又拉了拉原重樓,只覺得兩個大人的臉色在一時間都變得有些古怪,「你們怎麼了?」

    「原來是這裡。」陡然,原重樓輕輕嘆了口氣,「十年沒來過,變化不小,都差點認不出來了。」

    「是啊……」蘇微語氣也是複雜,「連亭子都重新蓋過了吧。」

    他笑了一下,指著亭子外幾丈開外的路面,道:「那時候,我就在這裡,第一次看到了你——可把我嚇得魂飛魄散。」

    ——是的,這個地方,正是十年前她斬殺了天道盟主的地方!

    也是她第一次和重樓相見的地方。

    人生的際遇是如此奇妙,不可捉摸。那時候她剛加入聽雪樓不久,和停雲一起掃蕩天下、剷除敵手——那時候她還傾心於那個白衣如雪的貴公子,與他聯袂追殺窮寇,歷經千山萬水,從中原一路追到了這裡,終於斬其首級而歸。

    又有誰知道,在多年前那一場驚鴻一瞥的偶遇裡,卻已經種下了今日一生一世的因緣。

    十年前的一幕一幕在眼前飛掠而過,不受控制。她和停雲並肩在這裡血戰。窮途末路的敵人,力量懸殊的最後一戰……那一片血色的江湖陡然間再度鋪天蓋地而來。

    時隔多年,她重新站在這裡,眼前似乎還飛舞著那顆人頭。

    「記著:君子之澤,五世而斬!」

    那個被他們兩人聯手斬下的頭顱還在空中飛旋,嘴裡吐出惡毒的詛咒。那雙眼睛死死地看著她,又似乎穿透她的身體看到了黃泉彼岸,令人遍體寒意。那一刻,她忽然想起了洛陽,想起了自己曾經為之赴湯蹈火的聽雪樓。

    她離開了那麼久,樓裡……都還好嗎?

    那個詛咒,會不會應驗?姑姑用一生的心血培養自己,她也曾經發誓要永遠為聽雪樓效力。可時至今日,她還是背棄了原來的誓言。

    在明麗的滇南日光下,往日一幕幕重新泛上心頭。

    「怎麼了?」原重樓看到她又在出神,不由得有些擔憂。

    蘇微猛然一顫,瞬間將方才游離的心思收攏了回來——是的,還想什麼呢?她的決定早已做出,絕不回頭。

    「沒什麼。」蘇微走向了亭子,和他們並肩坐下,「還累嗎?」

    「差不多歇夠了。」原重樓道,抬起手為她擦了擦額角的汗,「倒是你,在大太陽底下站了那麼久,對身體不好……我們還是等日頭稍微沒那麼毒再上路吧。」

    他的手指溫柔而妥帖,輕輕掠過她的髮絲。

    蘇微看著他修長的指節和勁瘦的手腕,忽然有些微的失神——他露出的手腕上,還殘留著十年前夕影刀留下的那道疤痕。

    她心裡忽然一軟,脫口道:「要不,等辦完了婚禮,再離開騰衝也不遲。」

    「嗯?」原重樓一愣。

    「婚禮既然都安排好了,再撤銷不大吉利。另外,也得等你將雕刻好的綺羅玉都出手。」她道,「你歷經艱辛才在十年後打算重新出山,就算不能繼續在騰衝揚名,也不能收了定金後再毀約,壞了你在玉商裡的信譽。」

    他聽著她為自己考慮周詳,點了點頭,卻笑了一聲:「不過,我才不在乎什麼惡名令名……都是死過好幾次的人了,還在乎別人怎麼說我?反正只要和你在一起也就夠了。」

    蘇微心裡一暖,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這次把綺羅玉切下的邊角料雕出來賣了,也足夠我們下半輩子吃喝不愁了。」原重樓道,語氣輕鬆,「剩下的主石,我不打算出售了,準備留起來雕刻一件大的東西——」

    「雕什麼?」她有些好奇。

    「九曲凝碧燈。」他一字一頓地道,「和十年前那一盞,正好配成一對。」

    蘇微心裡一震。那盞九曲凝碧燈,傳說內外九重,重重環套,薄如蟬翼的燈壁上雕有九重天上景象,仙人雲霞,飛禽走獸,圓轉如意,精妙非凡,看過的人無不認為是非人間所有的仙品——那是他在巔峰時期的傑作,被稱為「再難重複的奇蹟」。

    所謂的「再難重複」,一是因為玉料的絕世無雙,二是因為世人覺得自從他右手殘廢之後,雕刻的技藝再難返回巔峰。

    如今,上天竟賜了第二塊綺羅玉,那麼,他是打算挑戰當年的自己嗎?

    「好。」她卻只是微笑,毫不遲疑,「我支持你。」

    原重樓笑道:「到時候雕好了,給你挑在案頭,點起來梳妝用。」

    她有些不以為然:「綠瑩瑩的,照著梳妝豈不是像個鬼?」

    「不識好人心。這可是連皇帝皇后都享不到的福氣。」原重樓忍不住失笑,剛要說什麼,忽然身子搖晃了一下,臉色煞白。

    蘇微連忙扶住了他:「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覺得……忽然有點暈眩。」他喃喃道,「奇怪。」

    蘇微心下一驚,連忙扶著他坐下,探了探他的脈搏,又看了下他的臉色,眼裡有憂慮之色,低聲:「可能是剛才你太靠近那個池塘,被裡面的沼氣毒氣薰到了?——是我太不小心,不該讓你靠近那裡的。」

    「沒事,別瞎擔心。」他臉色有些蒼白,勉強笑道,「你看蜜丹意都好好的。我總不會、總不會比一個小孩子還不如吧?」

    「不一樣的。蜜丹意從小在深山莽林長大,體質強健。」蘇微皺眉,憂心忡忡,「而你不久前剛中了蛇毒,大病了一場。如今脫險未久,身體肯定比她還要虛弱——接下來三天你得好好臥床休息了,不要再雕刻了。」

    「好吧。」他乖乖地答應,「可婚禮的事……」

    「我來安排就是。」她道,「你不用操心。」

    「哪有新娘子拋頭露面操辦婚事的。」原重樓搖著頭,嘆了口氣,堅持著道,「說不定我睡一覺明天就好了,還是我來辦吧!」

    「不行!」蘇微眼裡有了怒意,一把按住他,「給我老老實實養病!」

    她只是微微一用力,他就動彈不得,只能嘆了口氣:「好吧……我一個月前還訂了瑞福天寶閣的喜服。」他卻還是不放心,嘮嘮叨叨地叮囑,「這些天吃得多,可能有長胖,怕喜宴上穿著太緊繃了,你最好幫我去再……」

    話剛說到一半,忽地聽到旁邊一聲響,樹林裡忽然有鳥類簌簌飛起,似是有什麼經過。蘇微眼神一變,立刻站了起來,長劍無聲躍入手中。在一旁玩耍的蜜丹意往後退了一步,失聲喊:「瑪!那兒有人!」

    「待著別動!」蘇微同時也聽到了樹林裡簌簌的聲音,厲聲低喝,用快得看不清楚的動作掠出,直向草木搖動的地方。

    密林裡果然有一行黑衣人,足有七八個人。

    「又是你們?」蘇微認出了帶頭的正是宋川,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看來是上次沒教訓夠,居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對了——昨晚你們是不是也來過我家?」

    「是。」宋川居然一口承認了,只道,「昨晚我們的人試圖去夜訪蘇姑娘,卻不料到現在還沒回來,所以特此來問個清楚——蘇姑娘的身手自然是天下無雙,但也不必對樓裡的人下這般毒手吧?」

    蘇微心中一驚,下意識地沉默。

    果然,昨晚出現的是聽雪樓的人?可是,為什麼那些人卻有去無回?正在恍惚,耳邊卻聽得宋川又道:「何況,屬下奉了命,無論如何都要帶蘇姑娘回去。」

    聽到這種語氣,蘇微冷笑了一聲,只覺有一股怒意直衝上來:「我說過了,讓你們滾回洛陽去別來打擾我們!難道聽不懂人話嗎?非要我用劍來讓你們聽懂,是不是?」

    她言語裡已動殺氣,宋川卻並無恐懼,躬身道:「趙總管說了,如果不帶回蘇姑娘,我們回樓裡也是死路一條。何況血薇乃當世名器,不可無主……」

    「閉嘴!留在這裡死纏濫打,你們也是死路一條!你以為我真不會殺你?」蘇微眼眸裡有殺意掠過,冷笑,「趙總管趙總管……到了如今,那個女人還想管到我頭上?做夢!」

    雖然已經離開洛陽,雖然已經對那個人釋懷,但每每聽人提到這個女子的名字,她心裡還是殘留著太多的不悅——這種女人之間的敵意,細密深刻,如同透入骨髓,天涯海角永不相忘。

    然而宋川卻還在不住地提起那個名字:「趙總管說了,要是這一次請姑娘不動,她就派人來請第二次、第三次……哪怕上百次。」

    宋川語氣恭謙,態度卻隱隱帶著挑釁,道:「蘇姑娘何必如此執著呢?就算留在滇南,也未必能過上安生日子,只白白地連累了身邊的人——那位原大師和小姑娘,都是不會武功的普通人吧?」

    蘇微一驚,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卻看到另外有一行黑衣人從地面上悄然前行,趁著他們對話之際穿過茶園靠近了亭子,朝著原重樓和蜜丹意撲了過去!

    「住手!」蘇微怒極,轉身掠回。

    然而身形剛一動,宋川卻攔住了她的去路,雙手一翻,一對清光閃爍的長短劍已經握在手裡,口中輕聲笑道:「蘇姑娘不必著急,我們只是想請這兩位和你一起去一趟洛陽而已——只要蘇姑娘配合,在下絕對會待他們如貴賓。」

    「閉嘴!」她的眼眸已經透出冷光,手一擡,劍光如匹練掠過。

    那一劍是如此地淩厲,劍未至,鋒芒已侵入骨髓。

    宋川身經百戰,本能地知道這一劍的厲害,身形也是快如閃電,在間不容髮之際折腰往後仰去,手中雙劍一弧一直,分別從左右迎接這一劍。只聽唰的一聲響,劍氣凜然,割面而過,他雖然堪堪避開,束髮玉冠猛然斷裂,一頭黑髮竟被齊齊割斷!

    這是驂龍四式!幾乎存在於傳說中的血薇劍譜!

    他大駭,直起身,只覺耳邊一陣劇痛,一道鮮血直落下來。只是一眨眼,他的右耳已經被削去了半邊。宋川摸了摸臉頰,臉色白了一下——作為吹花小築的骨幹,他自詡身手在江湖上罕有敵手,然而此刻,他竟然連面前的人是如何出劍的都看不清楚!

    蘇微只是一劍便逼退了他,縱身撲入了亭子。那一刻,一個黑衣人已經抱起了尖叫的蜜丹意,另外幾個也已經抓住了原重樓的手臂。

    然而,只是一瞬,那些人都覺得懷裡抓住的人忽然沒了。

    「啊!」蜜丹意跌落在地上,一身是血,驟然發出了尖叫——和小女孩一起跌落的,還有那一雙死死抓著她的手臂。原重樓也重新跌回了原地,四隻抓著他的手還留在他身上,每一隻都是齊腕而斷,鮮血淋漓澆了他半身。

    只是一劍,便斷了五個人的手。

    然而聽雪樓出來的人個個驍勇,為完成使命可以不顧生死,就算瞬間斷了一隻手卻是不肯後退,反而厲喝了一聲,不顧一切地朝著近在咫尺的原重樓和蜜丹意衝了過去。

    「蘇姑娘!」宋川看到眼前這一幕,失聲驚呼,「住手!」

    然而,已經晚了——在那些孤注一擲的人觸碰到原重樓和蜜丹意前的一瞬,蘇微的劍橫切而出,如同雪亮的閃電劃過,切斷一個個人的咽喉。她已經有多日不曾開殺戒,然而這種殺人的本能卻一直停留在骨髓裡,此刻一出手,便再也無法控制。

    「啊啊啊!」蜜丹意捂著耳朵尖叫,聲音淒厲。

    當宋川沖到亭子裡的時候,這裡已經沒有立足之處——橫七豎八的屍體覆蓋了地面,每一個都是被一劍斷喉,剎那送命。

    「蘇姑娘,你……」宋川不可思議地看著這一切,倒吸了一口冷氣,「你……你竟然真的對樓裡的人下這樣的毒手?」

    「看到了嗎?誰敢再碰他們一下?」蘇微橫劍而立,眼眸兇狠至極,如同一匹浴血而出的孤狼,冷笑,「再敢動一下重樓和蜜丹意的念頭,下次斷的就是你的脖子!」

    滴著血的劍尖斜斜指向了他——宋川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是的,片刻之前,他心裡還有著幾分自信,以為自己可以對抗血薇的主人。可短兵相接之後高下立判,此刻面對著驂龍四式,他心裡竟然空空蕩蕩。

    就算沒有血薇,這個女人一動手,自己又能接住幾招?

    高手過招,心中一怯,勝負頓時立判。

    「放心,我不殺你。」然而,蘇微卻開了口,語氣森冷入骨,「我要你替我帶個口信回洛陽,所以才留著你一隻耳朵——給我聽好了!

    「從今日起,我蘇微,和聽雪樓恩斷義絕!

    「從今以後,再有聽雪樓的人踏入騰衝,再敢在我面前出現,再敢打擾我們的生活,不管是誰,殺無赦!就算是蕭停雲趙冰潔他們親自來,也一樣!

    「我蘇微,言出必行,違者必殺!」

    唰的一聲,劍光劃過地面,將腳下堅硬的石板一切為二!深深的裂痕,將聽雪樓的來使和她自己割裂了開來。

    劍光冰冷徹骨,這些話語也冰冷徹骨。

    …………

    那些人離開後,蘇微俯下身去,將那些還死死抓在原重樓身上的斷手一個個扯了下來,扔到地上。每扯下一個,原重樓的身體就戰慄一下。

    「怎麼,嚇到了嗎?」蘇微輕聲問。

    原重樓勉強笑了一笑,想要說什麼卻說不出來。

    「對不起。在蜜丹意面前殺人,這種事不到萬不得已我也不會做。只有這次下了辣手,才能不再被那些人打擾——」蘇微嘆息,抬起手揉了揉小女孩的腦袋,發現孩子在微微戰慄,柔聲,「乖,沒事的。」

    蜜丹意微微轉過了頭,避開了她的手,一聲不吭。

    「我先處理下這裡的屍體,免得驚動路過的人。」蘇微嘆了口氣,站起身來將那些橫七豎八的屍體拖到了路旁的水溝裡。原重樓看到她一個人忙碌,便站起來幫忙,然而剛一靠近就被血腥味逼得往後退了一步。

    「好了,你就在一邊替我望風吧。」蘇微哂笑。

    他有些尷尬,臉色發白地笑了笑,便站到了一邊,看著蘇微將那些屍體重重疊疊堆在一起,從懷裡拿出一瓶東西,湊近去,在傷口上撒了一點粉末。

    他還沒問這是什麼,卻聽蘇微忽然「咦」了一聲。

    「怎麼?」原重樓的神經已經繃緊了,連忙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蘇微直起了腰,微微蹙眉,「這幾個人的臉似乎有些陌生。我以前在聽雪樓的吹花小築裡似乎並沒見過這些人,是什麼時候招進來的?」

    原重樓愕然:「聽雪樓?吹花小築?好風雅的名字,是詩社?」

    蘇微語塞,只能低頭看著那些屍體在化骨水的作用下迅速腐蝕,扭曲著融化,最後變成了一攤黏膩的汁液,滲入了路邊的溝渠。

    ——那一瞬間,她心裡也有微微的寒冷。

    自從出道江湖以來,縱橫十年,未獲一敗。她曾經殺過無數人,卻從未想過有一天會殺到聽雪樓自己人的頭上!這些曾經和自己有著同樣信念、並肩戰鬥的人,轉瞬就這樣化成了溝渠裡骯髒的水,默默消失在這天地間。

    ——就像當初,她以為自己隨時會在滇南孤獨地悄然死去一樣。

    江湖人,江湖死。路邊白骨,青草離離,猶是夢裡人。

    「迦陵頻伽,你怎麼了?」耳邊傳來了原重樓的驚訝低語,她一回頭,才發現自己眼裡居然有淚盈眶,長滑過臉頰。

    原重樓在一旁看著她,不知為何,眼裡滿是隱憂。

    「沒事。」她連忙擦乾了淚水,道,「只是一時感懷罷了。」

    「感懷你的過去嗎?」他輕聲嘆息,「那些人為什麼非要你回去,你又為什麼這麼對他們……我雖然不清楚,但……總是希望和你過上安定的好日子罷了。」

    「嗯。」蘇微收起了心緒,垂首低聲。

    然而說話之間,樹叢裡居然有簌簌的聲音,腳步迅捷,似是有好幾人結隊而來——蘇微一驚,足尖一點飛身掠過,不等來人靠近便是霍然揚手,長劍出鞘,心中殺氣湧動:怎麼了?今天竟然會接二連三地有人來犯?

    然而出乎意料的,對方居然沒有動手的意圖,只是往後急退。

    「蘇姑娘!」來人低呼,「是我們!」

    劍鋒停在了對方的咽喉上。蘇微微微蹙眉,看著對方——那個人穿著一襲白袍,衣角繡著一彎金色的新月,竟是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輕霄。

    「又是你?」她冷冷的,「我倒是正要找你們,居然就送上門了。」

    「正是在下。」輕霄態度很是恭敬,「讓蘇姑娘受驚了。」

    「你來這裡做什麼?」昨夜的一幕瞬間浮上心頭,她的語氣裡便帶了一絲殺意,「鬼鬼祟祟地跟著我們,難道也是靈均的命令?」

    「蘇姑娘誤會了。」輕霄也沒有動氣,只是指了指不遠處的道路,語氣平靜,「這裡前方不遠處便是驛道,是從大理通來騰衝的必經之路,我們受大人之命,守著這條要道。」

    「哦。」蘇微語氣卻莫測,「這是為了防誰呢?」

    輕霄臉上笑容微斂,似乎在斟酌著用詞,片刻後才道:「不瞞蘇姑娘,最近騰衝府並不太平……」

    「我知道。」蘇微語氣忽轉肅殺,「我剛去過那個池塘,見過聽雪樓的人。」

    輕霄一震,露出意外的表情,道:「原來蘇姑娘已經知道了?唉……是在下做事不周到。本來靈均大人囑咐過,最好不要驚動你們。」

    果然是他們做的?蘇微心裡一動,手指不知不覺地握緊了劍,眼神嚴厲起來:「那麼說來,這幾天在我居所殺人毀屍的,就是你們了?」

    她語氣平靜,卻森然透出殺氣,只要對方一個回答不對便要出手。

    然而輕霄卻露出慚愧之色,拱手道:「抱歉。騰衝是我教所轄地區,靈均大人吩咐要保證蘇姑娘一行的安全,可這數月之間不斷有人暗中窺探,乃至試圖行凶——在下率人暗中竭力阻擋,卻不料還是力不能逮,驚動了姑娘。」

    他說得輕鬆,蘇微聽在耳中卻覺得驚心動魄。

    是的,這幾個月裡她過得平靜,以為自己到了世外桃源,卻不料背後已經有這麼多腥風血雨無聲掠過!原來,聽雪樓一直不曾放過她。

    她咬了咬牙,問:「你們昨晚把聽雪樓的人怎麼樣了?」

    「這……」輕霄停了片刻,面露為難之色,忽地低聲道:「關於此事,蘇姑娘可否不要稟告靈均大人?若靈均大人知道在下透露了教中訊息……」

    蘇微皺眉:「只當這些是我自己發現的,不會牽扯你。」

    「那就好。蘇姑娘是個守信的人。」輕霄鬆了口氣,道,「這些日子來,據在下暗中觀察,來騰衝的一共有兩路人馬,其中一路是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應該是訓練有素的殺手。而另外一路……則是來自聽雪樓。」

    「這個我已經知道了。」她有些不耐煩,「他們一共來了幾次?」

    「一共……大概有十幾次吧。其中有三次,在下沒能全數擋住,驚動了姑娘。」輕霄回答道,措辭小心翼翼,「靈均大人吩咐過,聽雪樓和我教是友非敵,若是蘇姑娘願意回樓裡去,絕不阻攔,但若蘇姑娘不願回去,對方還要在我們地界內糾纏不休的話,在下可以自行解決。」

    聽到這樣的說辭,蘇微倒有些意外。

    輕霄的說法,於情於理並無任何不妥。可是,那個戴著面具的白袍祭司弟子和自己不過是數面之緣,卻在霧露河上救了自己的性命,臨別更以稀世之寶相贈,等她到了騰沖後,居然還這般照拂周全?

    一念及此,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奇特的不舒服。

    蘇微壓抑了一下心中的不愉快,語氣有些僵硬地道:「多謝好意。我的確是不願回中原去的——但聽雪樓的人若是來了,我自己自然會打發他們走,你們何必越俎代庖?」

    「是,是。姑娘的心情在下完全能理解。」輕霄並沒有為自己辯解,只是道,「但在下也是奉命行事——靈均大人說了,兩教之間的盟約,必須得到足夠的尊重。」

    盟約?蘇微忽地一愣,想起了三十年前聽雪樓主和拜月教訂立的盟約,頓時無言以對。是的,昔年,聽雪樓主蕭憶情和拜月教迦若大祭司曾經締結過「勒馬瀾滄」的誓約,約定兩派從此以瀾滄為界,井水不犯河水。

    若有逾越,自然可殺無赦。

    她心裡的那股怒氣頓時餒了大半:是的,靈均自然有充足理由對不告而入的人採取任何手段,而輕霄此刻的態度,也已然算是客氣。

    蘇微過了許久才冷笑了一聲:「聽起來倒是一片好意,但你們的人昨夜為何要脅持蜜丹意?區區一個孩子,哪裡惹到你們了?」

    「什麼?」輕霄一愣,看了一眼旁邊的孩子,臉色不自覺地一變,脫口而出,「不可能!我們怎麼可能傷了……傷了這個孩子?」

    「那麼,那個持刀脅持蜜丹意的黑衣人又是誰?又是誰設了結界,暗中計算於我?」她皺起了眉頭,語氣漸漸嚴厲,「就憑你的本事,只怕還做不到!」

    「這……」輕霄飛快地看了蜜丹意一眼,似有不解。小女孩臉色嚴肅,目光炯炯地看著他,眼中似乎藏著一把刀。他只覺得心裡一冷,連忙道:「在下指天發誓,昨晚絕對沒有對姑娘和這個孩子下手!我們是負責來保護蘇姑娘的,又怎麼會做這種事?」

    他言辭懇切,蘇微卻只是冷冷一笑:「回去告訴靈均,他的好意我心領了——但從此後,我的事情由我自己解決,再不勞你們拜月教的人插手。若再攙和,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她再不多說,轉身帶著原重樓和蜜丹意離去,遠遠扔下了一句話——

    「告訴靈均,我七月初七在騰衝婚宴。

    「若有空,來喝一杯喜酒吧!」

    一直到回到竹樓,蜜丹意都很沉默,用小手拉著原重樓的衣角,乖乖地跟在他身邊。而原重樓也一路無語,似乎有些心事。蘇微感覺到了有些僵硬的氣氛,便開口問:「對了,七月七日的婚宴,現在準備得怎麼樣了?」

    「酒宴差不多訂好了,天光墟罷市三天,開整整一百席。」提到這個,原重樓頓時振作了精神,對答如流,顯然是為此用了很大的心思,「我從大理那邊請了松鶴樓最好的廚師,還訂了五百罈好酒,其中杏花酒、梨花酒、十八仙、香蛇酒、古辣酒各一百壇……」

    他說得興興頭頭,蘇微卻只是在一邊聽著,若有所思。

    「是啊……」她喃喃道,「那天會很熱鬧吧?不知道會來多少人呢?」

    「唉,我們兩邊好像都沒什麼親戚可以請——不過,至少靈均大人會來吧?剛才你不是請了他?」原重樓還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屈指算著賓客,「哎,他如果肯來,那可是太有面子了!要知道,連鎮南王的婚宴他都推辭了不肯去的。」

    「在主桌上給他留個好位置吧。」蘇微淡淡點頭,語氣卻莫測,「在旁邊再空幾席位置,以待來人。」

    原重樓有些愕然:「以待來人?」

    「這次婚禮辦得如此熱鬧,若師父還在滇南,說不定會聽到消息過來看我吧?」蘇微喃喃,「另外幾席,就留給洛陽可能會來的貴客。」

    「洛陽……」原重樓神色一動,想要問什麼卻終於沒有開口——就如這麼多日子以來,他從未正面問過她的過往一樣。

    洛陽,洛陽。

    那是一個禁忌,他偶爾從她口中聽說,卻永遠不能詢問。那兩個字,代表著她的過往、她的出身、她曾經有過的歡樂和傷痛……就如她來自的那個神話般的「江湖」一樣,對普通的凡人來說,是如此遙不可及的存在。

    「如果洛陽那邊真的來了人的話,這個宴席可就熱鬧了。」蘇微抬起眼睛,無聲地看著中原的方向,喃喃,「老實說,我還真有點期待呢……」

    日光從她頭頂傾瀉而下,明麗如瀑布,然而她站在滇南燦爛熾熱的陽光裡,手心卻有一絲冰冷的寒意,如同一把虛無的劍握在掌心,無論她鬆手或者握緊,都永遠不會消失。

    如同那一片看不見的江湖,如影隨形。

    「哎呀!」剛一出神,耳邊卻傳來蜜丹意的驚呼,「大稀……大稀暈倒了!」

    蘇微霍然回頭,看到小女孩正用盡全力撐住了搖搖欲墜的原重樓,一臉驚惶地看著她——原重樓的臉上有淡淡的黑氣瀰漫,蒼白如紙,已經說不出話來。

    這是……中毒了?

    驛道上,綿延的鎮魂碑一望無盡,隱藏在蒼翠裡。有個人踉蹌而來,捂著鮮血如湧的傷口行走在驛道上,偶爾會停下來看一看路邊的碑文。

    「怎麼,見識到血薇主人的厲害了吧?剛才的一剎那,有嚇到嗎?」

    不知道等了多久,終於聽到有人開口問話。

    宋川轉過頭看著輕霄,不禁笑了起來:「是啊。那個女人的劍術實在是太厲害了……簡直不像是這個世間所有。此生能親身領教驂龍四式,也算死而無憾。」

    這兩個原本應該屬於敵對勢力的人,隱藏在滇南濃密的蒼翠之下,相顧而笑,竟然是有著說不出的默契。

    「畢竟是個女人。有著這樣驚為天人的劍術,卻一直被靈均大人玩弄於股掌之上。」輕霄淡淡道,「今日你損失了一隻耳朵,把戲演足了,也算圓滿完成使命——從此後不需要再在她面前露面了。」

    宋川躬身:「身為月神子民,敢不竭盡全力?」

    「如此甚好,也免得日後費心。」輕霄道,眼裡露出微微的迷惑,「只是……聽雪樓已破,蕭停雲已死,卻為何不殺了蘇微?還要如此費力瞞住她?」

    「我也不知道。」宋川嘆了口氣,「靈均大人一貫心思深沉,豈是我等猜得到的?應該是留著這個女人還有很大的用處吧?」

    「是啊……」輕霄也是搖頭,一笑,「我們是下屬,還是不要想太多吧。」

    兩人分頭沿著驛道悄然離開,宛如不相識——滇南蒼翠如海,唯有一座座鎮魂碑,如同沉默的眼睛凝望著這一切。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