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征戰遼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皮延相正騎著馬,尾隨大篷車後,額上不停地滾著汗珠兒。

    大篷車跑到瀋陽至遼陽之間的十里河荒灘。

    忽聽身後馬嘶不止,皮廷相回頭看去。

    只見一匹白馬飛奔而來,他頓時一驚,心想:「皇太極的白馬怎麼這麼快地追來?」

    白馬越跑越快,皮廷相心裡愈來愈恐懼,竟至一鞭三回頭。

    車馬相距差別裡許,猛聽背後叫道:「皮副將!」

    皮廷相自覺耳熟,打起精神回頭一看是身材修才的朱萬良馳馬而至。

    皮廷相疑是總兵追來,便丟下篷車,獨自逃走。

    朱方良並不介意,因為他自己也是被皇太極追到白塔鋪,未經拼殺,私自逃命的。

    他理解皮廷相此時此刻是什麼心情,於是就不再叫喊。

    當他的白馬跑到篷車後,立即翻身下馬。

    他一手牽著馬,一手用馬鞭子挑開箱簾,陡然瞥見賀夫人,一怔,然後問道:「賀夫人坐車去何處?」

    賀夫人說道:「跟皮副將去遼陽。」

    說著,她站起來,把頭探至簾外,問道:「朱總兵,您單槍匹馬去何處?」

    「去……」

    朱方良說了半句又嚥回去。

    因為自己是帶兵的總兵。

    總兵就是在戰場上的總兵,眼看瀋陽兵敗,自己隻身逃命,豈不令人齒笑?他裝作天熱,用手扯了衣領,接著搪塞道:「我這要去遼陽搬兵!」

    「瀋陽很吃緊嗎?」

    賀夫人焦急地問道。

    朱方良不陰不陽地說道:「說緊也緊!」

    接著把話題一叉,問道:「皮副將是不是與你同路?」

    「是,他說賀總兵特地派他送我到遼陽。」竊賊最熟悉竊賊的心裡。

    朱方良冷冷一笑,暗自說道:「這小子貪生怕死,不過還有鬼點子!」

    他轉念一想,「萬一他跑到遼陽亂說一通,豈不對我自身不利?」

    朱方良想到此處,決心想法把皮延相拉攏住,以防萬一。

    於是他快馬揚鞭,朝前追去。白馬飛馳,紅馬緊跑,不一會白馬連上紅馬。

    皮延相眼見朱方良追上來,一時驚慌失手,馬鞭子突然打在了紅馬的腦門上,紅馬一驚,豎起前蹄,皮延相猝然摔下馬來,昏了過去。

    朱方良翻身下馬,將皮延相扶起,等大篷車趕上來,馬上跟車夫一起將皮延相抬進車廂,自己便獨自先行。

    朱方良騎著快馬,越過太子河,不一會兒來到遼陽城下。

    他來到城西站正好代行楊鎬職務的遼東經略袁慶泰坐在城樓,等待陳策等人赴接的消息,袁慶泰見朱方良單鬆匹馬而至,自覺戰事不妙,於是忙令軍士打開城門,將朱方良迎進城內。

    朱方良進城後,本等進衙門,就在城樓上,將瀋陽失守,諸將身亡,援軍敗北的戰局-一稟報。

    袁應泰聽了異常緊張,立即召集臨近諸部,竭力守城。

    遼陽是關外的古城,居諸城之首。

    從戰國西漢以來,就是山海外政治,經濟的中心,到了金代曾在此設過京城,名日東京,到了明代就將遼東都司設在此外。

    這座成池雄偉壯觀,城周三十二里,八座城門高聳。

    城內街道縱橫,店鋪林立,頗為繁華。

    尤其是那座古老高聳,插入雲霄的白塔,更增加了古城的威嚴,壯麗。

    袁慶泰出身進士,辦事精明,但多年做的是文官,對軍事戰所知甚少。

    瀋陽失守,死傷七、八萬軍馬,對他是最大的打擊。

    眾將集驟都司衙門之後事,他見袁經略心急如焚,就代袁應泰慶附場面,說道:「諸帥眾將,近日沈最失守,戰事吃緊,遼陽乃東之答鎮,為保大明江山,請眾將獻計獻策!」

    大鬍子總兵候世祿霍然站起,口中說道:「努酋連取撫順,瀋陽鐵嶺諸城,猖狂已極。以末將之見,此夷銳氣不挫,必將如洪水決堤,禍及中原。」

    朱方良冷冷一笑,說道:「說得比唱得好聽,候大鬍子,你有本事,到陣上比試比試,不比在家裡擼胳膊,捲袖子強多嘛!」

    候世祿覺得朱方良話不對味。

    尋思片刻,衝著朱方良起火來:「老子打仗多年,身上的箭傷比你拉的屎還多,別吃飽了胡嚼!」

    朱方良聽罷,頓時火上心頭,他嗖地拔出長劍道:「候大鬍子,你別有眼無珠!老子是從小吃皇糧長大的,你他媽從小是吃狗屎餵胖的,你有能耐,咱到院裡溜溜!」候世祿哪裡肯示弱,他也哧楞把短劍拔出,吵嚷著就往門外走。

    袁應泰一時氣得臉色發白,他抓起桌上的石印,往桌上一跨,厲聲道:「此處是遼東軍政衙!那容你們潑婦罵街!」

    說著他示意衙役將尚方寶劍取來,往桌上一摜道:「誰再胡鬧,休怪我不講情面!」

    一把尚方寶劍把候世祿,朱方良鎮住了。

    接著張銓說道:「眼下城內兵馬不多,固守乃為上策!等幾日皇上派來援兵,再從長計議。」

    他說罷,布置道:「候總兵,你回到大營以後,立即令軍上輸通環城之渠,放太子河的水,將護城河灌滿,然後沿壕布置火砲,城內加緊防守,以防努酋突然襲擊。」

    三月十九日中午,候世祿率領三千兵士,剛剛用太子河的水把護城河灌滿,忽見太子河渡口,濃煙滾滾,旌旗蔽日,不一會兒,一個探馬來報:「稟報總兵大人,太子河北岸發現眾多的滿洲軍!」

    軍情火急,候世祿未敢怠慢,火速進城稟告袁應泰。

    袁應泰得知後,立即委派候世祿,朱方良率兵五萬,出城迎敵。

    候、來二路大軍出城西五里,恰與滿洲軍相遇。

    努爾哈亦坐在馬上。

    忽見前面大路上煙滾滾,馬上下令左四旗由額亦部率領,列隊迎戰,額亦都率頜三萬大軍快馬加鞭,與明軍相距一里許時,見明軍擺出「燕翅陣」飛奔崦來,他當即選派正紅,正黃兩旗大軍咬住明軍左翼,斬其左翅,再占右翅。

    兩軍接戰,號角迭起,滿洲軍士兵,一個個手執藤後,先發數箭,貝敵兵一排排倒下,便趁勢衝上去,揮刀拼搏廝殺。

    明軍一開始擂鼓發砲,地動山搖。

    幾顆火砲發出,滿洲軍頓時倒下一片,但滿洲軍人眾多,兵不懼死,前面的兵馬倒下,後面的接著衝上來。等兩軍接近,明軍的砲火已失去威力,於是短兵相接,刀光劍影,廝殺成團。

    明軍將士易於分辯。

    臨陣後,只要一看盔甲樣式,坐騎好壞,就會一眼看出誰是帥,誰是副帥。

    額亦都騎著黃縹馬,手執長柄鐵鉞一眼發現候世祿,便拍馬迎了上去。

    候世祿是有名的「鐵鎚子」。

    他手執兩把各重五十斤的鐵鎚,掄起來嗚嗚生風,很難朝他靠近。

    他當兵多年,上陣百次,從未受過槍傷。

    額亦都舉鉞朝他掄去,只見候世祿兩鎚交叉,咣噹一聲,將額亦都的鐵鉞架住。接著候世祿的兩個護衛如同兩隻猛虎,拍馬舉刀,蜂擁而上。

    額亦都立即拔馬相迎。

    這時,候世祿趁機繞到額亦都背後,舉起雙鎚朝額亦都砸下。

    恰在這時,兩個滿洲軍趕到,兩人舉起馬叉將雙錘擋住。

    兩人交戰了數個回合,勝敗難分。

    兩方為保其帥,各自護衛越來越多。幾十個兵將扭殺在一起,互有傷亡。

    日影西斜,雙方不分勝負。

    努爾哈赤眼見守衛遼陽的兵將,不同往日明軍,便另派皇太極增援。

    皇太極多日野外征戰,臉色曬得黝黑,方臉兩鬢的鬢髮以及漆黑的唇髭都長得老長。

    近年,因當年跟隨努爾哈赤起兵征戰的費英樂,博爾晉,勞薩葉克書相繼戰死,病死。

    很多領兵統帥的重擔就落在他肩上,連日來,他出營入陣,戰場拼殺,甚覺疲倦。

    但由於節節勝利,眾軍士氣甚高,他依然精神抖擻,神采飛揚。

    皇太極出戰候大鬍子,依然白盔白甲,騎著白馬,不過他放下虎槍,而必用雙刀,以力戰候大鬍子的雙錘。

    清晨,滿洲軍與明軍擺開陣勢以後,皇太極首當其中,第一個與候世祿交鋒。

    候世祿眼見皇太極單騎來到跟前,立刻拍馬上前。

    他掄起雙錘,如流星趕月,嗚嗚生風,他時而掄起左鎚朝皇太極天靈蓋砸去,時而又掄起右鎚直奔對方的前胸。

    皇太極擋右架,刀與鎚相撞,濺起片片火花。

    兩人交戰了數十個回合,候世祿開始有些氣喘。

    這時皇太極轉守為攻,揮起雙刀,寒氣逼人,六十四路刀法施展出來,只見刀光閃閃,如瑞雪紛紛,頓時只見刀光不見身影,逼得候世祿只有招架之功,無片刻還手的機會。

    皇太極越殺越猛,一會兒來一招「金龍張口」,一會兒又一招「葉裡藏花」時而又是「海底撈月」再而「刀劈華山」。

    最後,皇太極把候世祿逼到一處水窪子,候世祿的馬頓時陷進泥坑。

    候世祿見無路可走,便陡然跳下馬去。

    「嗖!嗖!」就在候世祿跳下馬的片刻,皇太極猛然彎弓搭前,射中候世祿的咽候,名噪一時的朝廷太將中箭敗陣,倒在亂泥塘。

    明軍的左右衛隊,見主帥落馬,立刻蜂擁百上,幾個候世祿的親信跳進泥塘把扶起,趁候世祿尚有一口氣,便把他架上馬,撥馬回城。

    車夫趕著篷車,到了太子河北岸的蘆葦叢。

    忽聽背後人喊馬嘶,自覺情況不妙,就掀簾對梨花遞了個眼色,示意把皮廷相丟在蘆葦裡,改道更轍。

    梨花本來就惦記著瀋陽的戰事,不願離開瀋陽,她見車夫遞眼,就順水推舟地點了點頭。

    於是車夫把昏昏迷迷的皮廷相拖下車,丟在蘆葦叢裡邊忙揮起鞭子,朝太子河下游趕去。

    皮廷相醒來時,夜幕已臨,遠處的狼群嗷嗷叫著,似乎在吆喝著自己的同伴去覓食。

    他從驚恐中爬起來,朝河岸走了半裡光景,來到一片墳墓地。

    他狐疑地正朝前走,忽然墳堆處冒出三個大漢,未等他他弄清東南西北,就被蒙面捆上,不一會兒涉過河,被推進滿洲兵。

    這時,努爾哈亦正坐在牛皮大帳裡審問遼陽城內的一個軍士。

    皮廷相被推進帳內,解下繩子。摘去蒙面氈,對著明燭,一時愕然。

    「皮總兵!」

    受審的軍士望著皮廷相,身上一哆嗦,身不由己地脫口叫道。

    努爾哈亦聽到叫聲,仔細地朝皮廷相盯了兩眼,隨之下座,把皮廷相讓到右邊的座位上,笑道:「久聞大名,想不到競在此相會!」

    努爾哈亦的客氣,禮節,感動了皮廷相。

    他屁股剛著木凳,又連忙站起牛眼珠子一瞪,慌忙施禮道:「多謝汗王賜座!」

    努爾哈亦見皮廷相很隨和,就把手一揮,對侍衛道:「拿酒來!」

    不一會兒,侍衛把斟滿的兩碗白酒用托盤端上,努爾哈亦端起一碗遞給皮廷相,自己端起一碗道:「為我們初次相會,幹!幹!」

    皮廷相受寵若驚,紅紅的臉兒一揚,一飲而盡。

    此人腦袋活,骨頭軟,他想:「既然身進夷,生路已斷、何不先發制人,絕處求生。

    想到這裡,他又一次施禮道:「卑職在明營,雖身兼數職,實則混飯度日,無所事事,汗王陛下,有事若有用得著我的時候,請吩咐!」

    「好!好!真是快人快語!」

    努爾哈亦滿意地再一次把皮廷相讓到座位上-一問明遼陽城內的將帥情況,然後徵詢道:「皮總兵,您身在遼東多年,以您之見若取遼陽,何為上策?」

    皮廷相說道:「遼陽最是關外重鎮,城池牢固,又近大河,多年來,駐守遼陽官將,憑藉護城之河,沒有哪家大軍攻進一兵一卒,所以,以卑職之見,不破護城之河,很難取勝!」

    「高見,高見!」

    努爾哈亦說道:「皮總兵,您平日和袁經略、張御史交往如何!」

    皮廷相搖頭嘆息道:「袁,張二人,為人多疑,自他們走馬上任,來到遼東,凡異已剪除。卑職雖身為總兵,在他們眼裡,只不過是替他們賣命的走府!唉!當今的大明朝官場,是雞狗相鬥,狼虎相爭!」

    努爾哈亦聽廷相一番傷心之談,原想讓皮廷相打進城裡的念頭沒了。

    當晚努爾哈亦對皮廷相熱情寬待之後,與眾部將商議,決定對遼陽先放水,後強攻。

    第二天清晨,努爾哈亦下令左翼四旗由額亦都統領,去城西挖開洩不癇口;右翼四旗由皇太極統領,去城東堵死引水河口。

    然後,伺機攻城。

    下令不到一個時辰,皇太極統領的右民辦四旗大軍產先到達城東。

    接著努爾哈亦親督三千步兵步兵,列陣以待,防務明軍突襲,保撥挖閘順利進行。

    等四旗將土到齊,城東護城河口頓時黑壓壓擠滿人群,一時挖土的挖土,抬石的抬石,河上河下一片繁忙。

    這時,站在東城樓上的袁應泰,身著盔甲,翹首遠眺,發現了護城河口的滿洲軍,他自覺不妙,驚叫道:「不妙!」

    坐在城樓裡歇息的張銓聽到驚叫,神經質地跑過來。

    朝城東南一瞥,也發覺軍情危機,就湊到袁應泰身邊,說道:「袁大人,護城河歷來是護城天塹,城河內的水一旦被放光,豈不等於為滿洲人打開了城門?」

    袁應泰果斷下令,立即出動三萬步兵,騎兵,打開了東城門,沿著護城河列陣布砲,以阻止滿洲軍挖河。

    「轟轟」

    一門門火砲,吐著火蛇,朝對岸的滿洲軍轟來。

    應著炮聲,倒下一片挖土掘石的兵士。

    掘河受到了幹攏,努爾哈亦站在一外高坡,急得一額上滲出了汗……

    不一會兒,皇太極跑來,對汗王說道::「阿瑪,我看挖河很難一時奏效,先奪下吊橋,壓往明軍,才能保護掘河的兵士!」

    努爾哈赤點頭讚許。

    皇太極立即組織一萬名水手,鳧水渡河奪下吊橋。

    對岸的明軍發現了皇太極的企圖,拼死地朝下水的滿洲兵士射箭,努爾哈赤下令向城上射箭的明軍放箭。令下,飛蝗似的箭矢射出,立刻使守橋的明軍抬不起頭來。

    袁應泰站在河岸發現護橋的兵士壓不住對方。

    於是,又火急調出五門火砲,到吊橋頭增援。

    可是,末等火砲運到橋頭,滿洲的鳧水兵士已游到岸邊,巴什泰第一個躍出水面,衝上河岸,揮刀砍斷吊橋大纜,只聽吮當一聲響大吊橋眨眼間橫在河面。

    滿洲軍呼叫著,奔跑著,衝上吊橋,一股人流頓時湧向護河的明軍,展開了廝殺拼搏。

    明軍的火砲變啞了,護城的水漸漸變淺了,高處的河底開始露出黃色的地面。

    這時,四旗兵士一字排開,一個接一個跳進城池,踏著泥濘的河底,開始攻城。

    接著,鋪草墊路,推著防箭的盾車越過城河,逼近城下,明軍兵士,一個個慌張地後撤,龜縮進城裡。

    袁應泰站在城樓,眼望著城外螞蟻似的敗兵湧進城門,一時急得在樓板上踱來轉去,六神無主。

    袁應泰年事已高,白髮滿頭,他在京城內做文官多年,為人正直,廉潔奉公,自譽之為「出汙泥而不染」,他對朝內貪汙腐化深惡痛絕,冒死告狀。

    一年前,兵部尚書的侄子趁薩爾滸之戰,克扣軍餉五千兩,他得知後,立刻告了御狀,萬曆皇帝派御史張鶴鳴,查清此事,將兵部待郎的姪子推出午門斬首。

    為此,現今掌權的魏忠員,十分畏懼他,於是趁遼東缺帥,就派他出使遼東,當了個經略。

    但袁應泰深知,在多事之秋把他送到這東,並非榮升,而是踏入火坑。

    一則,薩爾滸一戰大明朝的戰將多死於疆場,軍餉又缺,士氣不振,明朝的軍威大傷,二則自己從未帶過兵,更不懂打仗。

    在滿洲軍鐵騎橫衝之下,自己很難對付。

    近日瀋陽失守,奉集堡重要戰略要地被滿洲軍占據,孤立的遼陽如頭頂之卵,危在旦夕。

    所以,滿洲軍兵兵臨遼陽,他就自覺大勢已去。不過,為操守其節誓做岳飛,不做秦檜,眼下,儘管遼陽被包圍,他依然站在城樓,在「袁」字帥旗下,發號施令。

    遼陽城頭上的火砲吐著火舌,轟轟地炮聲震撼雲霄。

    袁應泰站在城頭,從早到晚,指揮兵上放火箭,擲火罐,使滿洲軍無法靠近城牆豎梯登城。

    皇太極率領的兵馬大半過河,但由於受到阻擊,一時難以登城,他站在河岸,十分焦急。正皇太極無計可施之時。

    忽然李永芳騎馬而至,在他而前獻策道:「四貝勒,我抓住兩個點火砲的明軍,何不用敵之砲,攻敵之城!」

    皇太極聽了大喜,連忙叫兵上抬過來兩門火砲,調轉砲口,朝頭轟擊。

    「轟!轟!」連轟幾炮,火光四起,此法果然奏效,城頭明軍一時抬不起頭來,這時攻城的滿洲軍趁機抬著雲梯,跑到城下,豎了起來。

    「一個,二個,三個,四個……」

    滿洲兵上陸續出現在城頭,兩軍在城牆上,垛口處展開了肉搏拼殺。

    傍晚時分,整個西城城牆都被滿洲軍佔領。

    當天夜裡,明表點著火把,從南北兩個城角,展開一次又一次爭奪反撲,但一次又一部被阻擊住了。

    天亮時,兩個角樓的樓道口,光死屍就堆了一人多高,血沿著出水孔,從城牆上向下注如噴泉。

    紅日出山,進攻城西門左翼四旗兵土也相繼登上城牆,打開城門。

    八旗兵士如同潮水般湧進城內,守城的明軍拼死廝殺,兩方展開了激烈的巷戰。

    日至中午,鏖戰漸漸平息,袁慶泰帶領一夥文官和衛士被逼到城關東北的鎮遠樓,眼看大勢已去,急忙將御史張銓召到樓內,痛哭流涕地說道:「張御史,本官有負皇恩,遼陽危在旦夕,我身為經略,城在俱在,城亡與亡。您身為巡按御史無守城之責,御史勸您先走為好,以便東山再起。」

    張銓嘆息道:「兄長如此忠於大明,小弟豈非不知?」說罷衝出樓口。

    袁應泰翹首望了望登上城來的滿洲紅旗兵士,自覺無路可走。

    於是將尚方寶劍與玉印掛牆上,然後又將腰帶解下,搭在房梁上,自縊而死。

    侍衛進樓見經略自縊而死,便悲慟地將一筐蠟燭點著,鎮遠樓頓時燃起大火。

    等滿洲軍衝上鎮遠樓,發現樓內主僕皆死,唯有張銓被煙嗆昏,倒在八仙桌底下,巴什泰走上前來,連忙將張銓背出鎮遠樓,走下城牆階梯,來到努爾哈赤跟前。

    傍晚,戰火已息。

    努爾哈赤及諸王,貝勒相繼來到部司衙門。

    他們各自佔了經略的幾處房間,洗漱,歇息。

    晚飯後,張銓醒來。

    他眼開眼,第一個看見頭戴頂珠暖帽的汗王,眨了眨眼睛,問道:「大王,何不殺我!」

    努爾哈赤笑道:「聯愛將如子,怎好將御史大人一刀送命?」

    說話間,李永芳走進屋,李永芳往日與張銓有舊交,他發現張銓有氣無力也躺在軟榻上,就跑過去,喜不自禁地道:「張老弟真是命大福大!」

    張銓驚奇地盯了李永芳一眼,接著轉過身去,面壁無聲。

    努爾哈赤見李永芳與張銓相識,就放意躲出屋外,想讓李永芳再對張銓進行規勸,伺機收下這個明官。

    李永芳笑著把張銓扶起來,接著又把枕頭給他墊在後背,讓侍衛送來兩碗雞蛋湯,親自端給張銓讓其喝下,可是張銓依然默不啟齒,李永芳見此笑道:「賢弟,莫非想當陪伴項王至終的虞姬嗎?」

    張銓合掌作揖道:「老兄別拿老弟開心啦!」

    他折起身又說道:「項王雖兵敗垓下,但仍可稱為英雄,可惜,我之兵敗而死,堪稱何也?」

    「大明的忠臣!」

    「此忠何益?」

    李永芳聽張銓話中有話,就有意引說道:「死後樹碑立傳,流芳千古!」

    張銓搖頭道:「為賢君之臣,忠之可敬,為昏君效忠,死亦可悲!」

    「賢弟此番話是何意?」

    於是張銓向他透露了京城之秘,說自打「閹黨」魏忠賢得勢後,他的黨羽遍布朝廷內外,而且一個個擔任要職,不少無恥的官吏趨炎附勢,甘願拜在他們的門下,自稱兒子,孫子,見到魏忠賢,跪下就稱之「九千歲」張銓嘆息了一聲,沮喪地說道:「如今宮內又鬧起」移宮」「紅丸「兩案,弄得朝中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李老兄,我是不願聽那汙穢之事,才躲出皇宮,來到遼東的。」

    「何謂‘移宮案?」

    李永芳讓張掛坐下,不解地問道。

    「‘移宮’、‘紅丸’是同出一轍!」

    張銓接著說道:「神宗在位時,他最寵愛鄭貴妃。

    鄭貴妃居留乾清宮,侍候神宗。

    光宗繼位後,鄭貴妃理應移出乾清宮,可是自打魏忠賢插手,鄭貴妃一心想當皇太后,她就串通李選待,要挾光宗皇上,要立鄭貴妃當皇太后」當時光宗應諾,誰知過不了幾日,光宗皇上吃了一個和尚送的紅丸仙藥,當場就暴死於皇宮。

    這樣一方要移宮,一方反對移宮,一方要對送藥的和尚治死罪,一方為之辯護。

    弄得朝內上下亂如麻。

    張銓說著掀被而起,憤然道:「如此政局,為誰盡忠報國?」

    「那就改換門庭?」

    張銓搖頭道:「我難比老兄,如今京內我還有五個孩子和妻子老母,吾如歸順滿洲人,就要滿門抄斬,禍連九族。唉!如今偌大個神州,竟無張某棲身之處!」

    「那,老弟下一步棋打算怎麼走呀?」

    「上千山,當和尚!」

    張銓堅決地說道。

    他思慮了片刻,又說道:「如若汗王用得著我的地方,張某可禪中協助!」

    努爾哈赤坐在內室,張,李二人的對話,-一聽著,他聽到此處,十分理解張銓的處境,就慢慢走出屏風,親自為張銓斟了一杯黃酒,端上道:「張御史果然是個有識之士,可惜生不逢時呀!」

    張銓聽了覺得渾身暖乎乎的,淚水禁不住落下來。

    努爾哈赤見此情景,又說道:「俗話說,千軍易得一將難求,朕遇到您這樣的有見識的人才,真如入海得珠呀!」

    張銓被感動了,他剛湊近努爾哈赤想說些什麼。

    忽然朱少陽推門進屋,朱少陽與張掛在京有過一面之交,兩人相見,寒喧了一陣,感慨萬千。

    朱少陽聽說張桂要上千山和尚,甚為惋惜,勸他留下,張桂無可奈何地述說了自己的處境。

    朱少陽聽事對努爾哈赤說道:「二弟,張銓身為京官,落到如此地步,實非無奈,他若上山隱居,就從了他吧!今後若改朝換代,他定會出山!」

    努爾哈赤歷來愛惜人才。

    在朱少陽,李永芳的策劃下,先製造張銓假死的議論,貼出誅殺張銓的告示,然後把改名換姓,化了裝的張銓偷偷送上了千山大廟。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