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朧月夜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當年,大難來臨之際,迦若祭司在漫天劫灰之中狂呼聽雪樓主蕭憶情的名字,求他助自己一臂之力。人中之龍聞聲拔刀,斷然斬首,讓祭司的首級墜入湖底,將那些惡靈一併超度——生死之際,這對立的兩個死敵之間,又有著怎樣外人所不能知曉的相惜相敬?

    時光如流,一切都已經化為煙塵了。

    九年前,她才十五歲,是芒康寨子裡一個普通的白族女孩。

    那一年的夏天,雨下得特別的大,甚至讓全村的人都無法出去在田裡勞作,只能待在家裡。在雨季最滂沱的時候,寨子遇到了可怕的蟒災。

    千百條饑餓的巨蟒從不知何處洶湧而來,在黑夜裡吞噬了整個村莊的人。她在睡夢裡被一條十丈長的巨蟒吞入腹中,卻渾然不覺——原本,她就會這樣化為一攤肉泥,在無聲無息中投入下一個輪迴。

    然而,卻偏偏有人剖開蟒腹,將垂死的她重新拉了出來。

    大雨鞭子一樣打在臉上,全身血肉模糊的女孩驚醒過來,努力地睜開眼睛,看著眼前那種可怕的景象,恐懼得說不出一句話:全村的人都死了,數百條巨蟒被釘死在了村莊的各處,張著笆斗大的血盆大口,猙獰扭曲的頭顱上各自插著一支晶瑩剔透的箭。

    那些箭在大雨裡如同水晶般閃耀,錯落有致。

    而弓,卻握在一個纖塵不染的白衣少年手裡。

    那個少年臉上戴著木質的面具。她看不到他的眉眼,只能看到他的眼神。凝定肅殺,冷靜無情。少年手裡握著朱紅色的弓,上面輕輕搭著一支水晶做成的箭,潔淨無瑕,唯有箭頭上凝聚著一點紅色,在雨中如洗般醒目。

    「居然還有一個活著。」她聽到另一個聲音道,「感謝月神保佑。」

    有一雙手將奄奄一息的她從泥濘裡抱了起來,餵給她一粒靈丹。她努力地抬起頭,看到了另外一張男子的臉:儒雅,溫文,額上戴著一抹額環,上面鑲嵌著一顆殷紅如血的寶石,白袍舒緩,在衣角上繡著一彎淡金色的新月。

    那一刻,她哇地哭了出來。

    是的!在滇南,連三歲的孩子也知道,那是拜月教的大祭司!

    「不哭不哭……別怕,沒事了。」孤光祭司溫柔地安慰著這個劫後餘生的少女,絲毫不在意她滿身的血汙泥濘會染髒了他的白袍,「跟我回月宮去吧,可憐的孩子。」

    他轉過身,對那個握弓的少年道:「靈均,給她找一件乾淨的衣服。」

    「是。」少年看著她,皺了皺眉頭,卻還是放下弓箭,從隨身的行囊裡翻出了一件白袍,「我這裡還有一件多餘的袍子,就給她吧。」

    寬大的袍子裹住了她在大雨中裸露的身體,瑟瑟發抖。那個少年彎下腰,細心地將袍子上的衣帶一根根系好。他的手指修長而秀美,指甲透明,如同水晶。

    「好了。」那個叫靈均的少年道,站起身,「我背你吧。」

    …………

    回憶如潮水而來——是的,如果當年不是孤光祭司和靈均一起擊退了狂蟒,剖開蟒腹,將奄奄一息的她挖出來,她早已是一攤連形狀都看不出的爛泥了吧?

    就如她的父母一樣。

    孤光祭司消弭了狂蟒,然而這個村寨已經遭受了滅頂之災,於是他便把這個孤兒帶回了月宮,和其他一些來自各個村寨的孤兒一起撫養。

    孤光祭司沒有孩子,對他們慈愛如父,教他們認字念書,教他們歌唱吟詠,甚至教他們一些粗淺的術法。她在靈鷲山上的月宮裡長大,童年時的噩夢漸漸從心底褪去,忘記了狂蟒的巨口和被吞噬的黑暗。

    唯獨記得的,便是那個大雨中握弓的少年。

    雖然她從未見過他的面容,卻無數次在夢寐裡見到他。夢中少年的臉還是空白的,然而聲音卻溫柔,輕聲地和她說著話——只要聽到他的聲音,她在夢裡都會激動得哭泣。

    可是那個少年,卻轉身就忘記了她的存在。

    回到靈鷲山之後,她就很少能見到靈均。只聽說他天賦極高,有幸能拜在天下最高強的術師門下,卻對術法興趣不高,平日經常遊蕩在外,整月不歸。而祭司愛其才能,竟也不加嚴格管束,聽之任之。

    她慢慢長大,眼眸從清澈變得有憂思,卻一直在追隨著少年的背影。

    在漫長的兩年裡,她只看過他寥寥六次,每一次都沒有超過一刻鐘。他幾乎從來沒有留意到她,只在需要的時候才順口吩咐她去辦什麼什麼事情——漫漫的歲月裡,她記得他只對她說過二十七句話,一共三百零七個字。

    可每一個字,哪怕最平凡瑣碎,都如同刀一樣刻在她的心裡。

    有時候,她會想,自己和這個人的一生緣分估計只有那麼多了。在滿二十五歲後,或許她會按照月宮慣例喝下洗塵緣,忘記所有的一切,和其他人一樣被遣回靈鷲山下,回歸正常的普通人生活——終其一生,她可能再也無法靠近那個少年半步了。

    可天知道,卑微而平凡的她,是多麼地想讓他看到自己!

    或許月神聽到了她的祈禱,在深夜同樣一場大雨裡,她竟然又撞見了他。

    那時候是半夜,電閃雷鳴,整個月宮似乎空無一人。因為一個宮女突發疾病,她不得不冒雨去往藥室取藥,為了趕時間而抄了一條幾乎無人走過的荒僻近路。而在那樣一個荒涼的深夜,在隆隆的雷雨中,她竟然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月神在上,我,用全部的血在這裡立下誓言!」

    「從今日起,不惜一切也要復仇!」

    那個少年就這樣站在荒僻的高台上,指著天,一字一句地說著什麼,語氣壓抑而瘋狂,彷彿是暗夜裡孤獨的狼——她聽不清他前面的詛咒和誓言,只聽到了他的最後一句話:

    「哪怕只剩下我一個人,也要把這條路走到底——」

    那一刻,她再也無法控制自己,脫口而出:「靈均大人!」

    暴雨裡,他失神地回過頭,看到了空蕩蕩高台下的她,目光凝聚。

    在那個瞬間,她知道,他心裡是閃過殺她滅口的念頭的——然而,她並無退縮,任憑他走過來,用冰冷的手指捏住了她的面頰。

    她看不清面具後他的表情,卻能看到雨水順著他的面具滑落,而他的眼睛也是濕潤的。他……是剛哭過嗎?她不知道他內心正在經歷著什麼,也不知道他遭遇了什麼,但一種強烈的感情令她奮不顧身,只想為眼前這個孤獨而又痛苦的人做一點什麼。

    「朧月……朧月願意陪大人走這條路!」那一刻,她衝動地開口,「只要您開口吩咐,朧月可以為您做任何事!」

    「你,就是侍奉我師父的那個朧月嗎?」他審視著她,眼神閃爍不定,已經完全忘記多年前他們曾經有過一面之緣了。她怯生生地點頭,看到了面具後他眼裡浮動的殺氣,卻並沒有轉身逃走。

    「你喜歡我?」他凝視著她,卻忽然間發問,「是不是?」

    那一刻彷彿有一把刀刺入了內心,她全身一震,腦海裡一片空白。

    他……他居然知道!他是怎麼知道的?

    這些年來,她以為自己小心翼翼地掩飾著所有的情感,甚至在孤光祭司面前都不曾吐露絲毫——卻不料在那雙洞察的眼睛裡,一切早已無所遁形。

    那一刻,她只覺得心中感情洶湧而來,再也不顧上羞怯,只是用力地點著頭,淚水奪眶而出,竟然啜泣著說不出一句話。

    頭頂有隆隆的雷電,閃電一次又一次地撕裂黑夜。她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年的臉在電光中浮現,每一次閃電映照出他的臉時,面具後的眼神都在無聲地變化——只是短短的剎那,卻已經不知道流轉過了多少念頭。

    他凝視了她片刻,放開了手,低聲道:「那好吧。」

    殺氣在瞬間消失,她鬆了口氣,幾乎癱軟在地上。

    「我相信你。」暴雨中,他點了點頭,對她伸出了手,「那麼,就陪我把這條路走到底吧——所有擋我路的人,無論是誰,都得死!你做得到嗎?」

    「做得到。」她清晰地回答,「此生此世,唯您所願。」

    「是嗎?那就證明給我看。」他點了點頭,深深看著她,嘴唇邊忽然露出了一絲微弱而可怕的笑意,說出了一句令她一生都難以忘記的話——

    「先替我去殺了我師父吧!」

    …………

    然後,她按他說的去做了。聯同靈均一起,將孤光祭司秘密地封印在了這座永不見天日的墓地裡,謊稱其外出雲遊。而現任拜月教主明河沉迷於禁忌之術,不問教務已經多年,所以教中大權自然而然地就旁落到了靈均手裡。

    那之後,那個在雨夜高台上指天發誓的少年做了一些什麼,她並不能完全知情。然而心裡卻也能隱約猜測到幾分——是的,既然他要掃清這一路上的所有障礙,那麼,孤光祭司自然便成了第一個需要被除去的人!

    那麼多年了,她一直陪著他走著這條路,做盡了一切骯髒的事——

    可到了現在,他居然說不需要她的陪伴了?

    朧月匍匐在高台上,想要哭泣,卻發現喉嚨裡如同鎖了一把鎖,竟然連一聲悲鳴都發不出來。她只能倒在地上,雙手緊緊摳入泥土,無聲地哭得全身戰栗。

    許久許久,她終於顫抖著撐起了身體,踉蹌走下了高台。

    她在暗夜裡奔跑,幾乎跑得不辨方向。到最後推開了月神殿的門,筋疲力盡地跪倒在空蕩蕩的神殿裡。燭光如海,白玉雕成的月神像站在光之海上俯視著她,眼神是悲憫而洞察的,宛如三年前看到她做出弒主惡行的那一刻。

    神……我向您懺悔我的罪過。還來得及,對吧?

    月神俯視著她,寶石鑲嵌的眸中流轉過一絲冷光。

    她失魂落魄地離開了神殿,一層層走下白玉高台。月下的聖湖是乾涸的,湖底的白骨在三十年前已經被火化了,月光照在空蕩蕩的湖底上,發出淡淡的冷光。今夜不是滿月,月光有些慘淡微弱,朦朧莫辨。

    她站在湖邊,怔怔看了湖中心某處許久,終於走了過去。

    湖底都是嶙峋的亂石,空無一物,朧月直直地走過去,在一個地方忽然跪下來——那裡沒有亂石,只有一片細密的白沙,在月下折射著微微的光。那片白沙來得古怪,方圓一丈,彷彿是一輪圓月墜入了滄海桑田的湖底。

    孤光大人……請您……寬恕我。

    夜色如水,她的淚一滴滴落下,悄無聲息地被吸入了沙中——就在那一瞬,不知道是不是幻覺,那一片平靜空無的白沙上,忽然起了微微的波動!就如水紋一掠而過,微弱而冷淡,彷彿一張蒼白的臉忽然在地底微微蹙眉。

    「啊?」她震驚地握緊了一把白沙。

    地底又是一陣波動,隱約傳來一聲模糊的聲響,彷彿是一聲嘆息。朧月怔了片刻,將臉貼到地上,忽然間失聲哭泣,咽喉裡吐出模糊不清的話語,一邊瘋了似的將雙手深深地插入了那一片白沙里。是的,就在這裡——三年前,她親手犯下的罪孽,親手將施過血咒的劍,刺進了恩人的身體!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將舌尖放在了牙齒間,用力一咬。

    一道狂風忽然平地捲起,將她束好的長髮瞬間吹散!獵獵的狂風裡,朧月身體前傾,將雙臂插入沙裡,在狂風裡念動了咒語!她的聲音已經被靈均封印,此刻是用舌尖靈苗之血強行破開,所以每一個字,都伴隨著噴湧的鮮血。

    那一道疾風捲過,白沙忽然在眼前散開。

    聖湖底下露出了一塊光潔的白石,如同玉一樣細膩潔白,端端正正地位於整個湖的中心。平整的白石上,篆刻著兩個字,用硃砂書寫著一道封印,如同血一樣醒目。

    她戰栗著伸出手,輕輕觸了一下。

    那道硃砂符咒橫過了白石,將篆刻的字攔腰截斷。她知道,那裡刻著的兩個字是失傳的上古滇南秘文,意為「永恆」——這個湖底的封印下面,隱藏著歷代祭司之墓。

    數百年來,拜月教所有祭司的長眠之所。

    那些可以溝通天地、俯瞰古今的祭司們,如今都靜靜躺在水晶雕琢的靈柩裏,長眠在這個秘密的墓地。而墓地中間,生長著無數靈芝仙草,汲取日月的精華,呼吸著那些軀體裡殘留的巨大靈力,悄然綻放出七葉。

    沒有人知道,在這片只有現任教主和祭司才能進入的禁地裡,所有的靈柩中,其中一具,卻禁錮著一個活人。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過去了,孤光大人在地底下一定非常痛苦吧?

    如果還來得及的話……她可以傾盡所有,將這個錯誤挽回來!

    朧月用盡全力,想要劈開這一塊白石,然而剛一觸及,那一道血色的封印忽然綻放出耀眼的光——狂風重新平地而起,只是瞬間,她整個人被巨大的力量擊中,朝後飛了出去!

    那是靈均書寫下的封印,以她的力量,根本無法破除!

    落地的時候,只看到眼前又起了一道旋風。那些散開的白沙重新聚攏,呼嘯而來掩蓋住了湖底,再也沒有留下絲毫痕跡。甚至連她也將一起被掩埋!

    她凝聚起了僅剩的所有靈力,咬碎舌尖。

    一口血噴出,在風裡直射出去,竟然將席捲而來的白沙之幕射穿了一個洞!朧月竭盡全力提起一口氣,縱身一躍,循著血跡躍出了那一片沙海。

    看來,以她個人的力量,如今是打不開這個結界了!

    除非是……去找教主前來!

    密室內,帷幕重重垂落,慘慘燈光暗淡猶如同永夜。穿著黑衣的人靜靜地凝望著那個坐在水池上的女子,盤膝而坐,手指扣著鋒利的暗器。

    水池邊上,拜月教主依舊保持著二三十年前的容顏,絲毫不曾隨著光陰老去,只是長髮已成雪。此刻,她雙手結印,虛合在胸口,口唇極快地翕動著,吐出普通人無法聽得見的咒術。咒術中,她的一頭長髮竟然慢慢生長,垂落,在水裡飄拂,如同活了一樣蜿蜒遊動——每一縷髮梢上,竟然悄然開出了一朵菡萏。

    那滿池的蓮花,簇擁著水底那一具死去的軀體。

    ——確切地說,是屬於不同人的一具軀體和一個頭顱。不知道在水底沉了多久,那沒有生氣的軀體卻還是宛如生時,彷彿昨日剛剛被一刀斬下,身首分離。

    黑衣人守在一旁,默默凝視著水底,眼神複雜地變幻。

    一轉眼,居然已經三十年過去了……

    如今江湖早已更新換代,所有的往事湮滅入傳說。誰又知道,這個軀體的主人,拜月教的前代祭司迦若,和那個斬下的頭顱青嵐之間,又有著怎樣微妙而複雜的關聯呢?

    當年,大難來臨之際,迦若祭司在漫天劫灰之中狂呼聽雪樓主蕭憶情的名字,求他助自己一臂之力。人中之龍聞聲拔刀,斷然斬首,讓祭司的首級墜入湖底,將那些惡靈一併超度——生死之際,這對立的兩個死敵之間,又有著怎樣外人所不能知曉的相惜相敬?

    時光如流,一切都已經化為煙塵了。

    所有的當事人都已經沉睡在地底,或者轉入輪迴,世人也已經漸漸將他們忘記。唯有他還受人之託困在這裡,守著那些泛黃的傳說往事,寂寂而終。

    和眼前這個接近瘋狂的女人一樣。

    她在用咒術催開滿池的蓮花。然而,當第三瓣花瓣展開之後,那朵蓮花便再無動靜。

    已經蘊功七日七夜,那些蓮花卻始終無法開放,她甚至無法將靈力重新凝聚!看來每一次失敗之後,她的力量便削弱了很多,再這樣下去是永遠也無法做到想要做的事情了——將死去那麼多年的不同的兩個人的頭顱和軀體合在一起,重新召喚三魂七魄,注入靈台,逆轉生死。這樣的事情,又怎能是人所能做到的呢?

    哪怕是苗疆最神秘的教派,拜月教的明河教主。

    「明河教主……」終於,黑衣人嘆了口氣,「放棄吧,你做不到的。」

    「不……不可能!」那一刻,女子發出了一聲絕望的嘶喊,雙手向天舉起——她一頭長髮瞬間從池水裡飛起,如同靈蛇一樣飛舞,纏繞著水池底下那一具軀體和一個頭顱,竟然將它們托出了水面!

    什麼?黑衣人瞬間站起,眼裡露出震驚的神情。

    頭顱緩緩憑空移動,和軀體對接。雪白的長髮纏繞著它們,如同血脈一樣覆蓋全身,蜿蜒流動,似乎在將靈力不停注入這早就沒有了生機的體內。

    不……不可能!已經幾十年了,斷首怎麼還能再復原?就算復原了,從冥界裡被召喚回來的,到底是迦若還是青嵐?或者,誰都不是,只是一個不知名的怪物?

    黑衣人越看越心驚,然而,不等他出手阻止這一切,空中飛舞的長髮停止了,似乎驟然失去了力氣。滿空的長髮只停頓了一刻,就頹然軟了下去,只聽撲通一聲,軀體和頭顱重新沉入水底,一動不動。

    明河教主再也無法保持凌空盤膝的姿態,整個人隨之往下墜落。

    在那一瞬間,一旁的守護者及時掠了過去,伸臂橫抱,一把將她接住。

    明河在他懷裡合起了眼睛,氣息微弱,唇角沁出了血跡——剛才那一瞬間,她咬碎了舌尖,用靈苗之血灌入髮梢,強行將死去的人托出水面,可一切只維持了片刻便化為烏有,如沙盤一樣崩塌。

    那一刻,耗盡了全部力量的女人容顏在瞬間枯萎,如同一朵花的剎那凋謝,褪去了美麗,轉眼成了五六十歲應有的樣貌。

    這幾年來,雖然經常出現施法失敗,但如此情況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心裡一沉,連忙將她托起,扣住她的腕脈,用內力注入,巡行於她的七經八脈。然後按照以前的慣常手法,從神龕裡拿出一個長頸的羊脂玉瓶,將裡面的紫色丹藥倒了一顆在她嘴裡,再用內力助她化開。

    然而,一切都做完了,明河教主卻一直沒有睜開眼睛。

    時間一分分流逝,這次她的衰弱和昏迷比任何時候都長,令他不安。他想起孤光祭司的囑託,不由得心裡焦急,將她安頓在了軟榻上,站起身走向了門口。

    ——事已至此,他應該去找拜月教的人來商量一下。

    然而伸手一推門,卻意外地發現門居然被從外鎖住了!

    這是……那個剎那,心裡劃過一絲不祥的冷意,黑衣人冷哼了一聲,手中露出一把只有兩寸長的黑色小刀,唰地插入門框,想把鎖住的地方切開。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居然一動不動——那一道門,居然已經完全封死!

    那一刻,他的眼裡閃過一絲冷光,有震驚之意。

    是的,這些日子以來,他在這個密室裡守護著瀕臨崩潰的明河教主,防止邪魔復生,從未外出,平日只是通過一扇小小的高窗傳遞食物——從來沒有留意到自從進來之後,這道門便已經被澆築封死!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拜月教的人是想把他們兩人困死在這裡嗎?

    他用內力灌注入利刃,試圖撬開封死的門,卻發現對方似乎早就料到裡面的人總有一天會試圖闖出,竟然在鎖孔里灌注了熔化的鉛水,將整個密室鑄造得如同鋼鐵一般——直到利刃都折斷,封死的門還是紋絲不動!

    他喃喃:「看起來,你的下屬有不軌之心啊……」

    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聲響。似乎是有人在爭論,聲音剛開始是低的,後來越來越大。他只依稀聽到了一個女子的聲音在說著什麼,嚴厲而低沉,而周圍的人答復得很恭謹,似乎也害怕對方的地位。

    忽然間,一切都靜止了,外面悄無聲息。

    密室裡的人眼裡露出了一絲疑惑,剛要細聽,忽然間,門上的小窗唰地打開了——窗後露出一張女子蒼白的臉,秀麗的側頰上濺滿了斑斑鮮血,觸目驚心。

    第一眼看到密室裡的黑衣人,那個女子顯然也吃了一驚,似是沒有料到教主修煉的密室內居然還有另一個男人存在,不由得失聲:「你是誰?教主……明河教主呢?」

    黑衣人冷冷皺眉:「你又是誰?」

    那個女子愣了一下,抬起手拭去了臉頰上的鮮血,在窗外低聲:「我……我是朧月……」

    「朧月?」忽然間,房間裡傳來模糊的低語。

    兩個人一起轉頭看去,卻見床榻上沉睡休息的女子緩緩睜開了雙眼——明河教主的容貌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逆轉,從枯槁蒼老漸漸變得美麗嬌嫩,如同一朵乾枯的花朵汲飽了水分,緩緩重新綻放,讓黑衣人和朧月都不由得看得呆住。

    「教主!」朧月失聲,看著明河教主輕飄飄地凌空浮起,直向她而來。

    隔著窗子,兩張女子的臉默然相對。

    「我聽說過你的名字……朧月。」明河教主低聲道,凝視著半邊臉全是鮮血的侍女,「你不是靈均最信任的心腹侍女嗎,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外面的守衛呢?」

    「全被我殺了。」朧月輕聲回答,卻並無畏懼,「為了能見到您。」

    「哦……」明河教主看著她,「靈均有下令誰都不許見我嗎?」

    「是的。」朧月輕聲回答,「他想獨自霸佔和控制住您。」

    「哈哈……那個黃毛小子,想得美!」她忍不住笑了起來,盯著這個來人,語氣一轉,「那麼,你這樣不顧一切地前來,是想和我稟告什麼呢?」

    朧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抬起眼睛:「稟教主,靈均大人心懷不軌,以下犯上,意圖禍亂我教——奴婢斗膽,懇請教主出面,挽拜月教於大難!」

    這句話,她說得一字一頓,顯然是鼓起了極大的勇氣。

    然而,聽到這樣的話,明河教主臉上的表情卻沒有太大的變化,只是淡淡道:「是嗎?我就知道這個孩子不簡單……孤光好久沒來看我了,是真的雲遊在外嗎?」

    這一下輪到朧月驚呆了,許久才輕聲道:「教主您……早就知道?」

    「你以為我這些年來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了嗎?」明河教主冷笑,抬起纖細的手指撫摸著眼角下面那一輪淡淡的金色新月,她的容顏在短短的瞬間復原如初。隔著窗子,朧月震驚地看著密室內的拜月教主,半晌才問:「那麼……靈均大人的所作所為,難道是您的授意?」

    「不是。」明河教主慵懶地打了個哈欠,「我只是懶得管而已。」

    不止是朧月,連旁邊的黑衣人都愣住了。

    「這幾十年來,我所有想要的東西都已經在這裡了。」拜月教主回過頭,凝視著密室池水中那一顱一軀,淡淡不經意地道,「外面的世界怎麼變化,和我又有什麼關係?是孤光當祭司,還是靈均那孩子當祭司,對我來說,又有什麼區別?」

    「可是……」朧月心裡一沉,感覺事情不對,「就算靈均謀害祭司,意圖撕毀盟約,重新挑起拜月教和聽雪樓的戰爭,教主您也袖手不管嗎?」

    「哦?他還要對付聽雪樓?」拜月教主的眉梢終於略微挑了一下,「這野心可真不小……不過,幾十年前和聽雪樓結下的盟約,當時也是看在蕭憶情的面子上。如今時過境遷,撕毀了也就撕毀了吧。」

    一語出,室內外的人都齊齊一震。

    朧月看到她這樣的神色,一時間只覺得一盆冷水從頭澆下,心裡漸漸涼透。這一次,她是橫了一條心走上這條路,背叛了靈均,連殺密室外護衛十幾人,闖到了這裡,已經是沒有回頭路可走。不料教主竟然是這種態度……

    她只覺得身體發冷,貼著密室的門慢慢跪倒,說不出一句話。

    「你以為自己真的能袖手觀局嗎?」忽然間,黑暗裡有人開口,「明河教主?」

    明河教主回過頭看到發話的人,不由得略略露出一絲詫異——居然還是這個神秘的男人。這些年來,她沉迷於轉生之術,對身外的一切都很少在意。只隱約記得這個人來到身邊已經有三年,每一次術法失敗的時候,都是他及時將自己攔下,除掉那些變異的邪魔。

    但這個人是怎麼到來的,她卻已經記不清楚。

    「在你心裡,難道真的願意看到昔年迦若祭司曾經付出巨大代價才換來的和平,一朝煙消雲散?」那個黑衣人道,「要知道,當年若不是為了守護滇南百姓、消除惡靈的威脅,迦若祭司也不會永閉地底。這些年來,你守著殘軀不放,卻對發生的這一切置之不理,分明是本末倒置,辜負了迦若祭司當年的一番心血!」

    明河教主吸了一口氣,似乎心有所動。

    她抬起頭,透過那個小小的窗子看著外面的月宮,開口問:「靈均那個孩子,到底想把拜月教怎樣呢?他是想撕毀合約,和聽雪樓開戰嗎?」

    「不!不止!」門外重新響起了朧月的聲音,恐懼而顫抖,「教主,他還要重開聖湖,蓄養惡靈,重新培養陰靈的力量,為他自己所用!」

    「什麼?」拜月教主霍然一震,眼神雪亮,「他要重開聖湖?!」

    「是。他已經擅自改了忘川的道路了!」朧月低聲,「不過目前還忌諱教中其他人的反對,沒有公開行事。只是在每個滿月之夜開閘往聖湖中注水,暗自作法,聚集忘川陰靈,然後在天亮之前又將聖湖恢復原樣……」

    明河教主一言不發地聽著,用尖尖的指甲撫摩著眼角的新月,瞳孔忽然變成了深紫色!

    「好大的膽子……」終於,她壓低聲音,厲聲冷笑,「當年迦若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才清空聖湖怨靈?而那個傢伙,居然敢重開聖湖!真是該死!」

    那一彎金粉繪成的新月上,忽然流下了一滴殷紅色的血,在臉龐上直滑而下。那一刻,朧月感覺到了極大的力量憑空聚集,一個寒戰,竟然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拜月教主站住了身,深深呼吸,那一滴血沒有滑到下頜竟然被皮膚無聲無息地吸收,再也沒了蹤影。她壓住了自己的情緒,眼眸裡的紫色慢慢變淡,轉頭問她:「靈均在哪裡?讓他來見我!」

    朧月猶豫了一下,低聲:「回稟教主……靈均大人他在閉關,不見任何人。」

    「什麼,不見任何人?」明河教主冷笑,「你呢?你不是他的心腹嗎?」

    朧月臉色微微一白,咬著嘴唇道:「對靈均大人來說,這世上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可以信任的。這次他在送走蘇姑娘之後就吩咐說要閉關,然後就一個人進了月神殿——在這中間,他有兩次和我傳遞過消息,都是通過水鏡。我並不曾見過他。」

    「呵……是嗎?倒是好大的架子。」明河教主沉默了片刻,冷笑起來,「三十年了,看來我第一次不得不離開這裡。」她回頭看了一眼池水底下沉睡的人,眼裡有無限的溫柔和眷戀:「迦若,等我出去收拾了那個傢伙,馬上就會回來。」

    她抬手推門,一邊黑衣人忍不住提醒:「門鎖已經被註鉛封死了。」

    「區區一道鎖,豈能鎖得住我?」明河教主冷笑了一聲,五指微張,驀然結印,只是一彈指的瞬間,伸出去的指尖已經帶著依稀的閃電,上面蘊藏著極大的力量,只要一施放便會摧毀一切有形的禁錮——然而,在手剛觸及門的瞬間,明河教主卻全身一震,失聲驚呼,整個人往後踉蹌退去!

    「小心!」黑衣人低呼了一聲,身形如電,瞬間掠起,一把將她攬住,落回了地上。就在這個剎那,整個密室四周忽然發出了一陣奇特的光,如同一道道流光不停地旋繞,圍著房間流轉,瞬間將他們兩個人困在中間!

    「結界!」那一刻,身在室外的朧月發出了一聲驚呼,也被巨大的力量彈飛了出去,後背重重地撞上了走廊對面的牆壁。她一時間有些暈眩,似乎看到無數的星辰在黑暗中盤旋。然而剎那後恢復了知覺,卻真的看到密室的牆正在放出奇特的金光,如同瞬間升起了一層屏障,將整個密室都包圍了起來!

    那一刻,她看到牆上浮現出了無數密密麻麻的字跡,是一層層書寫的符咒。

    「天羅地網!那……竟然是天羅地網之術?」明河教主失聲驚呼,掙扎著從黑衣人懷中坐起,看著密室四周浮現出的字跡——層層疊疊,幾乎不知道書寫了多少次,覆蓋了每一寸空隙,顯然設下這個結界的人用盡了自己所有力量,在這個空間的每一分每一寸地方都設下了符咒,要將這個房間裡的一切有形和無形的東西都永遠地困住!

    「是很強大的咒術嗎?」黑衣人忍不住低聲問。

    「是的。」明河教主看著變幻交織的光陣,眼神微微變化,「從七十多年前開始,教中已經沒有人會這個咒術,只有藏書閣的古卷裡……咳咳,才有支離破碎的片段。」

    黑衣人看著滿天盤旋的金光,竟然笑了一聲:「看起來,這個靈均不愧是你們教中百年一見的天才術師!你被他困住,倒也不算丟臉。」

    「靈均……咳咳,靈均那個傢伙……怎麼可能困得住我?!」明河教主嘴角沁出了一絲血跡,一聲冷笑,伸出了手——她的手指指甲已經在剛才接觸的瞬間化為焦黑,然而她將指尖放入唇中,輕輕舔舐,瞬間便有新的指甲生長而出,瑩白如水晶。

    「靈均那個傢伙,居然敢行如此悖逆之事!」一語畢,她瞬間站了起來,眼神明亮無比,隱約藏著雷霆,竟以一擊迎向虛空,徒手撕開了那層層疊疊的結界——

    「以月神之名,我要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狼崽子,死無全屍!」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