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決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離開智慧殿,莉坦的戰鳥在門外恭候我。坐入戰鳥,莉坦駕機緩緩而行。

    我道:「情況如何?」莉坦道:「變身大師四天前離開墮落城,不知去向,不過據熟悉他的人說,他每隔一段時間,會忽然失蹤十天八天。至於他外貌形相的資料,卻沒有人肯賣出來,怕惹怒他,因為變身大師是很不好惹的人。」我暗嘆一口氣,問道:「墮落大亨方面有什麼消息?」莉坦道:「墮落大亨沒有離開墮落號,他一眾得力手下,均被召返艦上。如果不是得大公提醒,我們的確沒想過他是叛軍在墮落城的臥底。」我道:「與墮落大亨聯絡的上帥,是不是叛車的領袖?」莉坦道:「我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號,也暫時查不到流星角在哪個河系。

    依大公給我們上帥的形象,經分析後,此人極有可能是天妖絕色外第二號通緝犯桑白水。如果真的是他,情況極為嚴重。」我道:「他是誰?」莉坦神色凝重的道:「桑白水崛起的時候,正值大公外遊,所以不曉得他這個人。桑白水被譽為我族最擅長打游擊戰的人,曾在與魔洞部人的戰爭中立下大功,人稱之為大公中之大公。傷心星之盟後,他任性自為,以殘忍和粗暴的手法鎮(空)壓他領區內數個河系的弱小種族,屢勸不聽,觸怒女王,褫奪他的爵位,還親自領軍討伐他。桑白水激烈反抗,戰爭持續三百萬年,最後在生命星河的爭奪戰中,桑白水被徹底擊垮,他和殘部逃離國境。想不到今天他又捲土重來,我已將此事上報思古大公,由他轉稟女王。」心忖難怪他一下子猜中秀麗的意圖,原來是知情者之一,只從他本為貴族,現在卻利用貴族和平民間的矛盾,趁此內憂外患的一刻,蠱惑和煽動平民造反,便知此人陰險卑鄙。但我只是外人,又自顧不暇,此事實輪不到我插手。道:「還有其他情況嗎?」莉坦簡報甜心短暫失靈和寶瓶停止一夜情人的服務後,道:「在個半小時前,星系外邊緣的空間傳來激烈的能量顫波,其能量之大,震驚墮落城,顯示曾發生過戰鬥。整個戰鬥過程只是十多分鐘的時間,但其能量遺痕遍佈三個空間,極可能與秀麗有關係。」我心知肚明發生了什麼事。我推斷得無錯,絕色以為得寶,其實得到只是可怕的燙手貨。秀麗、普林野,加上個金森,絕色肯定吃不消。

    就在這一刻,我知道必須狠下決心,務要解開絕色這個心結。因為錯過這個機會,可能永遠錯過殲滅絕色的機會。

    我立在岸旁一塊巨石上,遙觀湯姆隆那丹星系太陽入海的黃昏美景。

    夢還夢還,你在嗎?

    指節間的夢還如常的箍我一下,應是。

    自離開高關星後,我再不能如以前般和夢還心心相連,亦少了溝通,有時我真想找個沒有生命的星球把它埋掉,一了百了,又知此為自欺欺人之舉,且是懦夫行徑。夢還是有靈性的異物,沒有生物可禁制它,芙紀瑤和奇連克侖也辦不到。更何況它與我出生入死,共歷患難,到此刻仍是對我有恩無害,怎捨得拋棄它。我和它確實纏上了,恩怨難分。

    想到這裡,心中一動。

    夢還!我之所以能禁制涅尼迦南之星於土層內,是不是因你克制著它?夢還應是。

    我心中湧起一股難言的顫慄感覺。如果夢還的力量,來自遠在浮游世界的石妖,那涅尼迦南之星的力量,又是來自何方何物?它們是否同是不受禁戒的異物?

    夢還!我該打開黑空嗎?

    夢還沉默著。

    你不知道?

    夢還應是。

    你可以找到涅尼迦南之星嗎?

    夢還緊箍我一下。

    我太熟悉夢還了,近六十萬年的相處,縱然只是「是」與「否」的反應,但我可從其輕重和速度感覺到它的「情緒」。

    它是熱切地希望我殺死絕色。

    在高關星,奇連克侖連接起我的記憶,其中顯現的一切,千真萬確曾在現實裡發生。既肯定不會錯,那美阿娜已服毒自盡,我雖然喝下同樣的化學毒酒,卻因夢還的保護存活下來。然後是奇連克崙獨自進攻聖土,將她撕成粉碎,一舉摧毀最後的人類,而我則在夢還暗裡的幫忙下,生命烙印密藏在地母之內,形雖滅神還在,逃過大劫。

    接著奇連克侖以為大功告成,挾地母離開,到銀河系深處建立大帝號,進行只有他才清楚目標的計晝。夢還卻留在聖土附近的空域,讓韋典拿找上它,陪伴韋典拿直至他葬身蛛穴。

    這一切為的究竟是什麼?

    石妖告訴奇連克侖的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秘密?能令宇宙最頂尖的生物,拋開一切不擇手段的遍宇宙搜尋地母,得到地母後卻去建造可搖滾於所有空間的終極飛艦。難道是為捕捉天馬?得到天馬又有什麼作用?

    奇連克崙臨終前說過,擊敗他的並非我這個人類,而是遠在浮游世界的石妖,終有一天我會步上他的後塵。

    由奇連克侖出自肺腑的遺言推之,就在石妖告訴奇連克崙那宇宙的秘密時,他們的鬥爭便展開了。石妖的秘密武器是夢還,它正是最後擊敗奇連克侖的關鍵,其過程迂迴曲折,巧妙至令人難以想像。

    夢還是如何隨奇連克崙離開浮游世界,離開塵海,返回宇宙呢?

    如果我到浮游世界去,是不是等於羊入虎口,把地母的陽魂交到石妖手上?石妖最終的目的,是不是要得到地母?

    鬥爭並不是侷限在地母和奇連克侖兩大頂級生物問。窺伺在旁,希冀可坐享其成的尚有堪稱宇宙最有智慧和城府的黑龍藏布。他以沒有生物明白的通天手段,創造出宇宙獨一無二的生命體天妖絕色,她也是唯一能克制或欺騙奇連克侖的生物。

    在絕色的配合下,黑龍藏布成功刺殺奇連克侖。就如黑龍藏布擊破候鳥神之盾,顯示他無比的耐性、對時機的精密掌握,計畫的天衣無縫。風格同出一轍,無可懷疑。

    正因絕色是鬥爭中的關鍵者,代表石妖的夢還從一開始便熱中於殲滅絕色這個強勁的對手,以削弱黑龍藏布的實力,爭取最後勝利的本錢。

    我如此費神思考,整理因果脈絡,是為解開心魔,從一個理性客觀的角度,確認絕色只是黑龍藏布的走狗,而不是我心愛的美阿娜。

    最大的問題,就是以上的推斷,全是憑支離破碎的線索猜測出來,就像一幅只有零星的點的畫布,要將點以線連起來,變成一幅具象的作品。

    幸好絕色幫了我一個大忙,我最後一次見她是在星驚裡,當時她忽然找藉口離開,正巧是魔洞部大軍銜尾追來。

    如果她真是美阿娜,怎會在這種情況下捨我而去。

    美阿娜早已玉殯香消死在我懷抱裡。

    我一聲悲嘯,鋒原的軀殼化為碎粉,真身從心核逸出,感受著大海吹來的長風,精神大振,煥然一新。

    「轟!」巨浪捲來,拍打岸石,濺起漫空水點浪花,感覺痛快淋漓。

    夢還!絕色仍在星球上嗎?

    夢還答是。

    給我搜「蓬!」夢還化作長虹,望東疾射。

    我再一聲長嘯,趕上夢還,踏虹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