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懸浮基地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龐大而精微的能量從地底鑽出來,毫無先兆,而我和比爾正處於對峙抗衡的緊張狀態,根本無暇理會其他,到發覺不妥,已失去先機。由此亦可知突襲者之高明,一直窺伺在旁,到此刻鷸蚌相爭之際出手,作那得利漁翁。

    「砰!」桌上果盤盡化粒子,而每顆粒子都蘊含爆炸性的能量,變成無數粒子能量彈,最叫人難以化解擋格的是這個瞬間形成的能量彈是以螺旋的方式爆開,威力加倍。

    我和比爾再沒時間懺悔「同室操戈」的愚蠢,只能以各自的方式自保。

    比爾往後拋擲的當兒,夢還從心核逸出,化作護罩,硬捱神秘敵人出奇的一招。

    鋒原軀殼差點散掉,我像比爾般連人帶椅往後拋擲。

    安然無損的涅尼迦南之星,卻遭遇不同的命運,一隻無形之手從泥中伸出來,一把攫住涅尼迦南之星,得物後縮人土中,消沒無蹤,乾脆俐落,教人嘆為觀止。

    高背椅粉碎。

    我和比爾從地上彈起來,面面相覷。

    比爾駭然道:「何方生物如此高明,我的神思竟跟不上他?」我朝他走過去,道:「朋友!我們的合作關係告終,你若要動手,我隨時奉陪。」從他身旁擦身而過,直抵另一邊崖處。

    比爾嘆道:「是我把事情弄砸,須向你致歉。」我大驚轉過身來,向背著我的他道:「這是不是魔洞部人破天荒的首次道歉?

    我們現在是朋友還是敵人?」比爾轉過身來,瀟灑地張開雙手,道:「既是朋友,也是敵人。你不可以否認這對我來說是一種進步。」我苦笑道:「你是個難測的朋友,卻是精於計算的敵人,你憑什麼猜到我曉得奪寶者是誰?」比爾朝我走過來,到我身前立定,道:「純粹是一種感覺,因為你一點都不奇怪偷襲者的高明,而此人肯定不是秀麗,不是普林野。如果你不曉得對方是誰,你該像我般震駭,對嗎?」我一字一字的道:「是絕色!天妖絕色。」比爾愕然道:「竟然是她。這次我們麻煩了。」我肯定的道:「絕色又如何?反暫時舒緩了我們和秀麗的緊張關係。她能攜寶離開的機會是零。明白嗎?是零。」比爾專注的打量我,不解道:「絕色如一意逃走,誰攔得住她?」

    我道:「在正常的情況下,縱然我們佈下天羅地網,仍不易截著她。幸好現在不是正常的情況,涅尼迦南之星在抗拒她,從她的能量手抓著涅尼迦南之星的一刻,我感覺到它的心意。而絕色正因清楚這個情況,所以沒有立即逃離星系,轉往海洋內尋找藏身之所,試圖解決這個難題。」比爾道:「我們仍是合作的夥伴關係嗎?」我微笑道:「只要你不忽然喊打喊殺,誰想多你這麼一個敵人呢?」

    比爾嘆道:「告訴我,現在最聰明是幹什麼?我不想再做蠢事了。」我心中掠過奇異的滋味,至少在此一刻,這個魔洞部的第二號人物,真的當我是個朋友般信任我。

    眼前出現的,或許是殲滅天妖絕色億載難逢的機會,錯過了機會將永不回頭。

    涅尼迦南之星落入她手上,使她立即變成眾矢之的,光是秀麗、普林野和金森三大不同種族的高手,如能聯手合攻,足夠殺死絕色有餘。在目前特殊的形勢下,若有我穿針引線,要促成這樣的情況,該不困難。

    但我卻知唯一的弱點破綻,就是自己。儘管我幾敢肯定絕色是妖而非人,可是美阿娜服毒後的記憶仍是一片空白,絕色盜取美阿娜生命烙印的記憶純屬臆測,就那麼一點點的不肯定,縱然只是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性,仍讓我沒法狠下心腸,致功虧一簣。

    我該怎辦好呢?

    絕色到墮落城來,是感應到我還是因聽到涅尼迦南之星的召喚?又或是在追尋我的途中捕捉到涅尼迦南之星的號召?她曉得鋒原是我伏禹嗎?

    秀麗想得到涅尼迦南之星,是為了憑生命金環,到生命星河神秘的海洋產下能統一阿米佩斯和拜廷邦兩大國的超凡統治者。金森為的則是毀掉涅尼迦南之星,令開啟黑空的可能性再不存在,以免節外生枝,影響魔洞部以飛行魔洞整合宇宙的大業。

    絕色得到涅尼迦南之星,可以起什麼作用呢?教人費解。

    思索間,我熟門熟路的進入智慧殿。

    通天長老出現在大殿中央高空處,雙手交叉抱胸,緩緩自轉,各知識球則如眾星伴月般繞著她反方向旋轉。

    她閉上美目,長垂的秀髮隨她的轉動,輕柔的飄舞,自然寫意,顯示出一種難以形容超乎凡俗的美態。

    我看呆了,不敢驚動她。

    不知過了多少時候,她緩緩降下,落在我身前,張開明眸,美目深注的看著我,道:「我不是說過取得賓瓶同意後,會去找大公嗎?」我苦笑道:「形勢瞬間萬變,所以我想先解開這樁心事,再去處理其他,否則我走也走得不安心。」通天長老道:「大公趕著離開墮落城嗎?」我想起仍找著的大黑球,道:「未來的情況發展,已近乎失控,沒有人能預料。我現在是在和時間賽跑。」通天長老仔細的審視我,道:「究竟有什麼事發生在大公身上呢?大公真身的生命磁場神秘莫測,超越了我認知的範籌。」我顧左右而言他道:「長老向女王請示過嗎?」通天長老道:「如果我不是得到女王明確的指示,絕不會讓你去見寶瓶。」我忍不住問道:「女王對涅尼迦南之星有什麼指示?」通天長老道:「她說要發生的始終會發生,請大公你量力而為。」我記起她說過,凡不受禁戒的,始終會發生。難道涅尼迦南竟是不受禁戒的東西?真想問通天長老如何可以直接和女王對話,只恨這樣的事我既身為韋典拿大公又怎問得出口?

    通天長老道:「寶瓶昨晚受到很大的衝擊,已退返密藏之處,我到此刻仍沒法聯繫她,看來一夜情人須無限期延後。」我問道:「墮落城究竟是如何產生的?」通天長老背轉身,緩緩踱步走開,直抵透明的殿壁,外面是壯麗的深海美景。

    道:「宇宙的其他種族,一直以為墮落城是我們阿米佩斯人迷戀銀河文化的終極遊戲,事實上並非如此。墮落城並不是因阿米佩斯人而生,而是源自寶瓶。墮落城是她夢想的實現,是願望成真。可惜不論如何真實,仍只是一個假象,一個夢,一個虛擬遊戲。不論你處身的環境如何真實,最後仍只是一個夢,夢醒了,就不得不回到沒法改移的現實去。墮落城正是一個銀河人的夢。」我心中湧起一股莫以名之的沉痛和哀傷。沒有人比我更明白她這番話的含意。

    事實上我亦在追尋一個夢,一個或許永遠沒法實現的夢。

    我問出心中最大的疑惑,道:「寶瓶和銀河人有什麼關係?」通天長老凝神瞧著外面的水世界,沒有直接答我,接下去道:「在殲滅銀河人的戰役裡,奇連克崙派給我們一個任務,就是要清除所有銀河人留下的痕跡,等於善後的工作,務要抹掉整個銀河文化。當時我們對銀河文化沒有感情,又攝於奇連克侖的威勢,只好全力執行。我正是這個清洗行動的最高負責人。」我的心劇烈的抖顫。這個行動顯然徹底失敗,否則就不會有眼前的智慧殿,不會有墮落城。關鍵處正是寶瓶。她就是我的同類遺留下來的銀河夢。

    通天長老轉過身來,面向我道:「當我們以為清洗行動完成之際,於銀河系一個星塵區隱蔽區,發現一個銀河人遺留下來荒棄超過二千個宇宙年的懸浮基地。這個基地代表著銀河人物質智能科技最尖端的成就,直到奇連克崙遇弒,帝國瓦解,這樣一個基地的存在和作用仍是一個謎。」我頭皮發麻的問道:「基地仍然存在嗎?」通天長老朝我走來,直抵兩步許的近處,看著我的眼睛道:「毀滅基地和撤出銀河系的命令同一時間發下來,我先遣走其他人,才離開銀河系,同時關掉基地大部分運作系統,只保留其定位系統、防禦隕石和射線的護罩。雖然我沒有再到這個神秘基地去,但我相信基地仍然保持良好。」這是聽到有關人類最令我振奮的消息,強壓下心中的激動,道:「請告訴我基地的位置。」通天長老溫柔的道:「為何要騷擾她呢?讓她永恆地在那裡流浪不是挺美嗎?

    你不會在那裡找到任何東西,她只是一個發射台,在未踏足基地時我已直覺感到,只是沒有說出來。」我控制不住的失聲道:「發射台?」通天長老雙目彩芒爍閃,金髮無風自動,道:「不要存在任何幻想,在當時的情況下,沒有任何生命因子能逃出銀河系,發射台送走的只是一個銀河人的超級人造頭腦,腦內保存了他們完整的文化,是他們為自己盡的最後努力和心意。銀河人的智慧是不可小覷的,行動更見高明。人造頭腦化為分子束,遠離銀河系再在虛空重組。這個人造頭腦擁有自我改善和修正的功能,故能不住增速,搜尋適合她躲藏的星球。」我閉上眼睛,好一會後睜開來,道:「寶瓶?」通天長老道:「那是個悲傷和迂回曲折的故事。從我們初次會面,我便感覺到大公不是尋常同類,所以特意試探你。我知道大公曾參與毀滅銀河人的戰役,究竟有什麼事發生在大公身上?當你抓著我的肩頭時,竟激起我銀河人式的男女情慾,讓我體會到原始的性愛感覺,所以你雖然冒犯我,我仍肯放過你。到寶瓶出現前所未有的情況,我對你更添疑惑。女王顯然知悉你真正的底細,卻不願意說出來。你真的是韋典拿大公嗎?」我深吸一口氣,伸手,指尖輕觸她嬌嫩的臉蛋,開放心核,讓地母的陽魂毫無隔閡地流向她,然後收回手,道:「韋典拿大公早死了,命運卻讓他的夢還落在我手上,冥冥中像有一根無形的線,聯繫著我們。在這似是充滿隨意性的宇宙於我來說卻是沒有一件事是隨意發生的。我不單是最後一個銀河人,更是樹王預言中的最後一頭候鳥。」通天長老「呵」一聲叫出來。

    我沉重的道:「我的名字叫伏禹。至於我為何能獨存宇宙之內,說來話長,容我有機會再作解釋。請告訴我基地在哪裡。」通天長老前移少許,伸出纖指,觸碰我的心窩,信息像一道清泉般注入我的心核中。同一時間,她重新開放生命的磁場,我又感受到阿米佩斯人男女間的纏綿相戀、超然於肉(空)欲的迷人滋味。

    傳過來的不止基地在銀河系深處的精確位置,還有她對銀河人的歉疚、憐憫和深刻感情,她致力保存銀河文化的苦心,對一切生命無私的愛,她的希望和追求。

    她收回五指,輕輕的靠向我,一手搭著我的左肩,香唇湊到我右耳邊柔情似水的輕輕耳語道:「不可能的事終於發生,我隱藏近六千萬年的秘密,找到可以傾訴的對象。」

    「當年我從基地的位置、發射遺留下來的能量痕,展開近二千萬年的追蹤和搜尋,終於在一個只有低級原始生命的星球,找到兩個奇怪而神秘的遺址,就是現在大火山的古廟和谷園的遺址,從其痕跡斷定是與銀河文化有直接的關係。此時人造頭腦又經歷了翻天覆地的演化,成為宇宙獨一無二,不但擁有獨(空)立思考能力,還糅合了渴望和期待的智能生命體。」我吁出一口氣,道:「怎可能出現這種情況?」通天長老夢囈般道:「在逃亡和找尋立足點的過程中,她備受宇宙狂暴的射線、星塵、殞石流的侵襲,不斷的損耗,亦不斷的學習、修正、增長。她之所以揀選當時仍未被命名的湯姆隆那丹星系,是因為這是被你們候鳥神改造過的星系,正熱切等待生氣之風的來臨。」略頓後續道:「生命之風來了,寶瓶受到除她之外,沒有生物能體會和明白的強烈薰陶和衝擊,得到奇異的力量。那時她因部分受損,忘記了本原,只知遵循內心的渴望和動力,試圖重現銀河文化,乘勢經營製造出神廟和谷園,可惜卻沒法創造出銀河人,令神廟荒廢,而谷園的動植物亦因生態環境的不同,逐漸枯萎死亡。」我的心像被萬斤重石壓著,喘不過氣來。唉!沒有生物比我更明白寶瓶,我也像她般充滿對聖土的懷念和憧憬。不論我如何縱橫宇宙,卻只有聖土是我真正的家園,就如九月星在我心裡的位置。候鳥神是永不會回顧的,但人類即使在他們最深的夢裡仍不會忘記聖上地球。

    通天長老離開少許,凝視著我道:「重現銀河文化的行動徹底失敗後,她開始漫無休止的思考和探索,最後斷定自己的存在再沒有任何意義,決定毀滅自己,我就是在這時候找到她。而唯一能阻止她自我毀滅的方法,就是燃起她的希望,那是她生存下去的唯一動力。過程的艱困,是外人沒法想像的,這就是墮落城的來由。

    寶瓶就是甜心,甜心是低層次的運作系統,寶瓶卻是甜心的靈魂晶體。」我道:「我要立即見她。」通天長老往後移開,道:「我明白你的心情。不過你給她的刺激太劇烈了,勾起她對本原的破損回憶。現在她密藏在甜心的深處,進行修復的工程,你此時去騷擾她,對她有害無益。你要有耐性。」

    我點頭道:「我接納你的忠告,請轉告寶瓶,縱然我須立即離開,但終有一天我會回來。」

    說罷道別離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