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謀而合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剛飛回輪迴都,一架戰鳥橫略過來,機艙望兩邊如鳥翼開展,架機的是「長腿女」莉坦,她叫道:「快進來!」

    我一個翻騰,落到她旁的唯一空座位,艙門合攏,戰鳥在他控制下俯衝,到離地面三、四人身的高度,靈活地緊貼地表高高低低、仰飛俯衝的飛行。

    我看她一眼,她似是非常享受架機飛行之樂,全神貫注。

    此時天尚未明,繁星遍空。

    不一會戰鳥飛臨一道大河之上,升往上空,轉向沿河飛行,速度件緩,頗有高空漫步的滋味。

    莉坦沒看我一眼的道:「你究竟是誰?」

    我本心付難道她對我有意至情不自禁的程度。至方知是一場誤會。聽她的語氣,她很清楚我並非鋒原,道:「你憑什麼曉得我不是鋒原?」

    莉坦仍沒有瞧我,淡然自若的道:「老闆的發跡,只是近三千年的事,論資歷,他是墮落城眾巨頭中最淺的人,但他也是冒起得最快的人。在他憑精神附體術起家之前,只是個無名之輩,沒有人當他是一回事。」

    我愕然道:「這與我有什麼關係?」

    莉坦瞄我一眼。道:「當然大有關係,因為當時默默無名的他,卻有一個有名氣的朋友,那個朋友就是赫赫有名的鬼諜鋒原。」

    我聽到呆了起來,說不出話。

    莉坦道:「所以昨天你和他的聚會很有意思,你固然不知道他曾是你的朋友,老闆竟也裝成和你初次會面的樣子,絲毫不以為異。是不是非常奇怪呢?」

    我苦笑道:「你倒是很清楚你老闆的過去。」

    莉坦從容道:「只是事有湊巧吧!當時我感興趣的是烽原而不是他,亦因為烽原而認識他的存在。到他忽然搖身一邊,成為墮落城舉足輕重的人,我才對他感興趣。一個平凡不過的人,突然冒起,又變得神通廣大,怎麼都該算是耐人尋味的事吧。」

    我盯著她道:「你加入他的集團當他的手下,竟是要調查他?」

    莉坦不答反問道:「你究竟是誰?」

    我沉聲道:「我不說出我是誰,你會怎麼樣處置我?」

    莉坦輕描淡寫道:「只好動手拿下你,又貨殺了你,難道有其他的法子嗎?」

    我呀道:「殺我?你不怕觸到墮落城的天條嗎?」

    莉坦淡淡道:「這個你不用為我擔心。」

    墮落城的確是異乎尋常的地方,各方高手雲集,每人懷有不同的目的,不同的計算。對莉坦我是看走了眼,由此亦知她擅長隱藏之術,她這副軀殼可能是偽裝的,到這裡來進行間諜臥底一類懂得工作。她有信心收拾我,可見她藝高人膽大,而不惜暴露身份,顯然事情已到了攤牌的時候。

    她會是哪條線上的人?我猜是來自阿米佩斯的貴族階層,她才是真正的女王密使。

    驚動貴族軍放的是多年前的神廟事件,過千人出現精元衰竭情況,出動了貴族管制階層的神經,逐派出莉坦這個間諜到此尋根究底。

    戰機降落在河旁的一塊巨石上,莉坦朝我瞧來,雙目閃閃生揮。

    我道:「你曉得花夫為何找我嗎?因為涅尼迦南之星再不只是虛擬世界的寶物,而是現實裡的存在,它已經落入我手中。」

    莉坦露出震駭的神色。

    我迎是迎上她的目光,語重心長的道:「我知你對自己很有信心,但事情的發展,早超過你的能力範圍,縱然我將涅尼迦南之星交給你,你也不可能成功帶走它。現時身在墮落城蓄勢爭奪涅尼迦南之星者,除花夫和他的黑空連結外,尚有拜廷邦的普林野、魔洞部的金森和已成漠壁帝後的秀麗,其他聞風而至者勢必陸續而來。如果你是芙紀瑤,我會毫不猶豫的把東西送給你。但對於他人,包括思古大公在內,涅尼迦南之星只是死亡之星。」

    莉坦臉色轉白,道:「你究竟是誰?」

    我道:「我是誰這個問題已不關重要,重要的是樹王的預言會不會變成現實,那將是沒有人能猜估的情況。我可以很坦白的告訴你,形勢的發展正徘徊於失控的邊緣。包括我在內,,沒有人可以百分之百把握。我最擔心的,不是對手的強襲,而是涅尼迦南之星本身的不可測度,它並不是被動的死物,而是像擁有自己的靈性。而這種靈性是在我們的思感之外。除此之外我還有個可怕的直覺,自那個命名為[涅尼迦南之星]的遊戲面世後,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操縱著環繞遊戲而來所發生的一切,這股力量是有目的的,眼前的形勢正是由此力量一手促成。」

    莉坦發怔半響,道:「涅尼迦南之星現時在你身上嗎?」

    我道:「我把它藏起來;了。唉!我知你腦裡轉的念頭,但那是絕對不可行的冒險,它會發出呼喚,召來敵人,陷你於殺身大禍。將這件事交給我去辦吧!我會盡力而為。」

    又道:「我現在必須去把她起出來,因說不定它有破戒我能量封藏的異力,隨身帶著它可令我安心點。」

    莉坦苦惱的道:「你的話大致溫和我掌握的情報,但我怎能只憑你幾句話,就完全信任你呢?」

    我舉起左手,夢還出現在指節間。

    心中不由苦笑,費盡唇舌,到最後還是要拿韋典拿的身分騙人,這樣做不知是凶是吉,希望不要觸怒芙紀瑤就好了。堂堂至高無上的女王,包庇我為我說謊就實在不好。只恨為了見寶瓶和莉坦的安危,不得不兩次亮出假身分。

    莉坦又驚又喜的叫道:「韋典拿大公!」我正容道:「千萬不要輕舉妄動,這是命令,一切由我負責。」

    天堂島。

    居室外望海平台。

    我落入比爾對面的高背椅內,道:「請示過你的老闆沒有?」比爾微一錯愕,方掌握到我的意思,傲然道:「事情交到我手上,當然由我全權負責,最後的責任亦由我承擔。」又道:「我還以為你不會回來。」找聳肩道:「我是講道義的人,許下諾言,就會兌現。」比爾以帶點不屑的語氣道:「阿米佩斯人和我們魔洞部人間,有道義存在嗎?

    雙方的存在方式和思想差異太大了。」我淡淡道:「只要雙方都是會思考和有智慧的生命,該可以存在道義。問題在你們不想與其他宇宙種族共存,這是一種根本性的思想差異,才會產生你說的情況。」比爾嘆道:「你不會明白我們的,皆因著眼點不同,我們看到的是宇宙甚至超越宇宙的大未來,你們則局限在眼前的生存空間,這是不能解決的矛盾。」我微笑道:「有機會再討論。現在先給你看一樣東西。」手往他伸過去,攤掌,鋒原的定情珠托在掌心處。

    比爾呆了一呆,目不轉睛地盯著定情珠,一臉難以置信我會這麼輕易拿它出來亮相的神情。

    從他的表情,看出魔洞部人亦有七情六慾,內心也有感覺。當他們擁有阿米佩斯人的身體,可以透過軀殼顯示心中的情緒。

    我道:「拿去研究一下,憑你的經驗智慧,看看這究竟是不是涅尼迦南之星。」比爾眼中滿是疑惑,瞥我一眼後,緩緩伸手過來,步步為營的審察我是否裝設陷阱,到兩指捏起定情珠,仍未肯稍有放鬆。

    我道:「事情很不妥當。」比爾收回拿珠的手,緊握在掌內,閉上眼睛,好一會後道:「什麼不妥當?」我道:「每一個聽到呼喚來爭奪涅尼迦南之星的人,包括你和我在內,極可能被某一與此星有關連的可怕力量操縱於股掌之中。這個鬼東西其實是個不知可帶來什麼後果的誘餌。」比爾絲毫不為我的話所動,張開手,把定情珠托高至眼前的高度位置,雙目張開,射出前所未有的異芒,全神盯著定情珠。沉聲道:「這的確是涅尼迦南之星,我聽到它的呼喚!同樣的呼喚!這是不能毀滅、分解的靜態能量,我從未遇上過的奇異能量,但又是屬於這宇宙的能量。能製造出這種能量體的生物,其力量將不會在任何已知生物的能力之下。」說完這番話後,他露出一個如釋重負似的古怪神情,我卻沒法掌握到他為何有這麼一個表情。

    我道:「既然如此,你仍想憑此物打開黑空,讓涅尼迦南殿重現宇宙嗎?假設回來的是涅尼迦南,對你們沒有半丁點好處。」比爾體內隱藏的金森顯然在交還和佔有兩個相反意念間掙扎,令他眼鏡框後的眼神不住變化。我卻一點不擔心他據為已有,因為這場涅尼迦南之星的爭奪戰,最下下策正是鬥力。金森乃積累了不知多少億年智慧的生物,人老精鬼老靈,他至少該像我般明白。

    可是有星在手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所以會有兩個思想鬥爭的情況出現。

    我好整以暇、隔岸觀火般看著他,並順手拿起一個不知產自哪個河系哪個星球的水果張口大嚼,吃得津津有味。

    墮落城可說是現時宇宙最適合我生活的地方,令我過足「思鄉」的癮。

    比爾深吸一口氣,把涅尼迦南之星放在果盤水果小山的最上方,頹然道:「我從沒想過宇宙競有像你這樣的生物,你究竟在打什麼鬼主意?」我悠然道:「先答我剛才的問題。」比爾不悅道:「一定要答嗎?」我微笑道:「你當我是朋友便答吧!」比爾盯著我道:「我們魔洞部人,不但沒有族外的朋友,也沒有同族的朋友。」我不同意道:只要你有感覺,就可以有朋友。」比爾道:「好吧!我答你的問題。不過你仍不是我的朋友,只是一個我尊敬的敵人。」我笑道:「什麼都好。」比爾緩緩道:「當年的黑空超級大爆炸,唯一的解釋,是涅尼迦南燃點自身心核內積眾逾千節的能量,才能造成如此粉碎三間、史無先例的大爆炸,將整個空間扭壓成一團,光線也不能進入,形成沒有先例的黑空現象。涅尼迦南肯定自殺了,他絕對不可能再存在,故此並沒有涅尼迦南回來的問題,這是我和部主一致的看去。」

    我聽得心小一動,道:「剛才你是不是試圖毀掉涅尼迦南之星?」比爾瞪著我,嚴肅的道:「你是感應到,還是憑空猜想?」我道:「我是猜出來的,卻不是憑空,而是根據你說過這是不能毀滅和分解的東西那一句話,你試過了才會如此肯定。你根本不打算去開啟黑空,故而不把我剛才的警告放在心上,對吧!」比爾嘆道:「你這小子真的很精明,坦白說,我們從來沒有開啟黑空的興趣,但對樹王的預言卻心存戒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唉!真想立即殺你。」我乘機問道:「你不想得到生命金環嗎?」比爾平靜的道:「生命金環只對阿米佩斯人有意義,我們要來幹什麼?真奇怪!你不是阿米佩斯人嗎?為何似一點不在意我毀掉涅尼迦南之星?」我從容道:「你說真話,我也說真話,我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如你般毀掉它,因為開啟黑空的後果是難以預料的,如果樹王的預言靈驗,極可能帶來的是不測的可怕災難。」

    比爾目光炯炯的看著我,道:「難怪不把我金森放在眼裡,原來竟是最後一頭候鳥,更是最後一個銀河人伏禹,而自以為不可一世的鬼少昊亦栽在你手上,恐怕他犯的是摩柯僧雄同樣的錯誤,太輕敵了。」比爾從我敢毀掉涅尼迦南之星而推想到我不是阿米佩斯人,亦由此猜得我是誰。

    我聳肩道:「若我沒將你放在眼裡,根本不會坐在這裡和你說真話。你說我不明白你,事實上你更不明白我。」比爾雙目殺機大盛,一字一句的道:「我的確不明白你,你我不單是誓不兩立的敵人,我們魔洞部且是滅你銀河族的主力,你卻誆我說什麼道義朋友,我再不會相信你說的話。」我輕鬆的道:「如果我以你的思考方式去算滅族的帳,我早該見人就殺。對我們銀河人來說,是冤有頭債有主,罪魁禍首是奇連克侖,其他人則是身不由己。奇連克侖已成過去,一切從新開始。我並不是要討好你,只是在眼前特殊的形勢下,既然我們目標相同,大可以好好合作。拿去!涅尼迦南之星交由你保管又如何?終有一天我們會分出生死,但該不是今天又或明天。再一個問題,你們怎知鬼少吳栽在我手上?」比爾目光落到果盤頂處的涅尼迦南之星,雙目殺氣逐漸斂消,籲出一口氣道:

    「我暫且接受你的說法。唉!真教人難解,不知是否這副肉身累事,想到你或許當我是傻瓜,我竟有點失控。」接著朝我瞧來,有點拿我沒法的道:「鬼少昊臨死前,向部主送出最後的訊息,還提醒部主樹王的預言絕非虛語,部主因此不惜放下一切,離宮尋你,想不到你竟能逃過大劫,令部主無功而回。不過他已下了嚴令,著所有戰士遍宇宙的搜尋你,一有發現,立即報上。不論你身處宇宙何方,他是不會放過你的。」我道:「你向他送出訊息了嗎?」比爾苦澀的道:「到這一刻,我仍沒這麼做。不過我正在思量,究竟毀滅涅尼迦南之星重要?還是殺你重要?最理想當然是幹掉你後,又可攜星離開了!」他的能量暗暗凝眾,看來不是在說笑。魔洞部人的確很難了解,除暴力和殺戮外,似再沒有別的事。

    我沒好氣的道:「你考量的並不是孰輕孰重的分別,而是明智和愚蠢的問題。

    你的部主在那樣的情況下仍奈何不了我,你有把握現在辦得到嗎?一個不好,你會步上鬼少吳的後塵,犯的同是輕敵的錯誤。我肯勸你不要做蠢事,不是怕了你,而是不希望兩敗俱傷,我沒了這副軀殼,你則變成一團黑煙。他媽的!不要惹怒我。」比爾雙目電芒閃射,寒聲道:「你在恐嚇我還是威脅我?」我道:「兩者皆非,我是對你失望兼失去耐性。」兩股冰寒的能量從他背後發射,拐了個彎繞過桌子果盤分左右而來,擊向我面門,迅疾凌厲。

    我本可以左右掌齊施擋格化解,但如此對方凝坐不動,我卻舞掌弄手,實太過窩囊,且會摧毀果盤和桌子,形格難看。心中一動,想到我正研究一套適用於墮落城這特殊環境的精巧功夫,現在正是考驗的時刻,不顯示點功夫,如何鎮住此頑強的生物?

    夢還應召鑽進心核裡,接著磁元發動,夢還從我張開的口吹出來,化為能量袋,盡收對方毀滅性的能量。

    「轟!」夢還待升上我們上方的高空處,爆開漫天光雨,光雨灑下時,夢還已化零為整,重歸我心核內。

    比爾雙目寒如冰雪,再沒有半點感情,力場卻不住增強,顯示剛才兩擊,只是試探性質,凌厲殺著將接踵而來。

    我暗嘆一口氣,全力蓄勢以待,怎想得到與他的決戰提早發生,最可惜是這最後一副鋒原皮囊,失去了會非常不便。

    值比一觸即發的時刻,異變忽起。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