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遊戲狂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智慧殿黑沉沉一片,與漆黑的深海融為一體。果然如我所料,通天長老離殿去處理出岔子的寶瓶。

    寶瓶和甜心,該是二而為一。所以發生在寶瓶身上的事,直接地影響甜心。寶瓶就是高階次的甜心、甜心的靈魂。

    比之宇宙的先進種族如阿米佩斯,人類因在自身的進化上大幅落後,所以對智能系統的開發從不間斷,以補其不足,到滅亡前的數千年,已發展出神通廣大能獨立思考有學習和修正能力的智能系統,可是像寶瓶般宛如有生命的智能物,從我們的角度去看,仍是不可思議的。

    我潛游至殿口,思感鑽進大門的開關,同時研究封鎖入口通道的無形力牆。對我這極子級的高手來說,除非是有強大能量護罩保護的建築物或飛艦,又或更高明如黑龍藏布扭曲空間,否則難不倒我。

    門開。

    鋒原的軀殼化為粒子光束,一條線般注進智慧殿的中央處,在那裡重組。

    外門關上。

    我欺的是甜心仍未能全面回復過來,靈銳和應變能力大遜從前,且即使驚動通天長老,也顧不得那麼多,只好兵來將擋了。

    智慧殿的操作系統處於靜止狀態,這個系統只有通天的思感能力才能指揮運作,我只好憑自己的力量登入強索,思感往一眾副殿延伸。

    想得容易,做起來卻非常困難。若非我曾和大黑球由零開始共建飛艦,有儲存航線和河系定位的數據經驗,此刻必定一籌莫展。即使現在也還像隔著一層紗般去辨認字形那麼辛苦。

    不知過了多久,我停止搜索其中一個副殿關於墮落城的資料球。唉!我這個作小偷的雖不至於空手而回,但最關鍵的幾個問題卻沒法得到答案。墮落城建城前的情況仍是一片空白。兩個在建城前的古蹟遺址是誰留下來的?甜心的來龍去脈?建城背後的動機?一切付之闕如。

    知道的是建城的事宜是由貴族通都瓜大公於四千五百萬年前,向芙紀瑤提出,在芙紀瑤核准下進行,目標是建設一個仿銀河人聖土阿米佩斯人的終極樂園。那時星球已是處於類似聖土原始時期的狀態,充滿生命,植物繁茂。墮落城這名稱當時並不存在,要到建城一千萬年後,始被冠上這個更貼切的暱稱,甚至蓋過了她的本名湯姆隆那丹城。

    通天長老在建城上究竟扮演怎樣的角色?甜心又如何成為全城的管理系統?如果找到通都瓜呈上芙紀瑤的計畫大綱,或可以解答這些問題,可惜計畫書並不載於智慧球內。

    我真想搜索頭頂上記載我們人類文化的知識球,那肯定是墮落城重現聖土文化的關鍵。但我卻沒有時間,當務之急是要完成偷進來的另一個目的,找到采采的遊戲,那簡直如大海撈針般困難。

    利如刀刃的能量束從後方斬頸而來,如果任其發揮,我的鋒原頭顱肯定不保。

    我先往前飆,旋身,舉手擋格。登時電芒裂閃,映照出通天長老線條優美的體態身形。

    她閃欺到近處,分持左右的能量劍水銀瀉地、狂風暴雨般往我攻來,凌厲至極,可憐透過鋒原軀體去應付的我只能見招拆拾,完全處於捱揍之局。

    她的能量即使不是極子也非常接近那級數,變化無方。幸好她的攻擊是克制的,只局限於我這個目標上,因怕波及上方那些珍貴的知識球。一時烈芒光雨,以我為中心不住爆閃燃點,照得漆黑的大殿忽明忽暗,彩光奔放,眩目詭異。

    「呀!」我慘叫一聲,蹌踉跌退,她突擊成功,一劍覷隙搠入,刺破我臨急就章的平凡護甲,深入左脅下,原始的痛楚擴散全身,麻痺了我的神經,更令軀殼能量翻騰,失去反擊力。

    通天長老如影隨形般殺至,左右能量劍像兩道閃電,分取我面門和胸口,如給擊中,第三代的鋒原肯定了帳。

    「轟!」電光橫洩,化為激射往兩邊殿壁的光雨,大殿被照得明如白晝。

    我和通天美女乍合倏分,均被對方的力道衝擊得往後急退,到站穩時,距離拉遠至二十步外。

    大殿重陷漆黑裡。

    接著地板透出青濛濛水氣般的光線,將殿堂籠罩在柔和的色光中。

    通天長老收起兩把能量劍,朝我走過來,用心的打量我,道:「你剛才用的是什麼防禦武器?為何我完全察覺不到你有武器在身?我更於那一刻感應到你的心。你並不是鋒原。」到最後一句話,她離開我只有三步。

    我暗讚她的靈銳,道:「我用的是能收藏心內的神盾。」通天長老嬌軀一顫道:「你究竟是誰?」我在她不解的目光中,舉起左手,數息之後應召而來的夢還出現在我指節間,揮散著超越了光譜的奇異顏色。

    通天長老一怔道:「韋典拿大公。」我道:「我有兩個請求,絕不是強長老之所難。第一個要求是希望從資料球取得有關採採的完整遊戲,好讓我到輪迴都玩一遍。就算我騙你,區區一個遊戲該是無傷大雅。」通天長老沉吟片刻,接著伸出纖手,遞給我一個小小的正方形晶體。我道謝一聲,把晶體納入腰囊中。

    我道:「另一個要求,是希望長老能安排我和寶瓶面對面的說話。我沒有解釋的時間,如有疑問,可直接向女王請示。」通天長老道:「這個沒有問題,但要看寶瓶的情況而定。安排好後,只要大公仍在墮落城,我會通知大公。」我再多謝一聲,匆匆離去。

    領路的阿米佩斯人與我共乘升降台,從底層直升上金字塔形建築的尖頂,道:

    「鋒原閣下,請進!老闆要單獨見你。」我依言步出升降台外的方形空間,升降台在我後方降下去。

    門開,露出透明尖頂覆蓋的廳堂,輪迴都的大老闆兼總設計師築夢人,站在大堂中央處,道:「我不明白鋒原先生有什麼非見我不可的理由,令我的手下感到為難。要玩遊戲嗎?找上我是不會有特別的優惠,玩法更不可能有分別。我只是個創造和販售遊戲的人,別的生意我不懂,也沒有興趣。」築夢人儀表堂堂,一副常動腦筋、深邃沉思的神態,紫色的眼睛射出炯炯異芒,但最引人注目是他一身軍服打扮,是我們銀河人的軍服,配合他挺拔的身材,威風凜然又不失溫文爾雅之態,或許他正在創造一個戰爭遊戲。

    我舉步入堂,內裡似是空無一物,事實上儀器都裝在地板下,包括攻擊和防禦的武器。而築夢人本身也是高手。我愈來愈不敢小覷墮落城,能在這裡獨當一面的人物,沒一個不是有點斤兩的。

    我微笑道:「既然如此,老闆又為何肯見我呢?」築夢人朝我走過來,嘆道:「我這個人最要命就是沒法壓抑好奇心。自你回來後,整個墮落城像變成另一個地方。最初是寶瓶下懸賞令要生擒你,不到二十四小時又撤回懸賞。接著發生拜廷邦間諜入侵事件,然後大亨又像吃了大虧,更離奇是寶瓶的一夜情人暫停一晚,甜心也癱瘓了好一陣子,全不是好兆頭。鋒原閣下可給我一個滿意的解釋嗎?我築夢人又和這一切發生的事有何關連呢?」我掏出遊戲晶體,往他拋過去,道:「你要的解釋或關連,極可能就在這小小的一個晶體內。」築夢人一把接著握在手心裡,雙目射出思索的神色,好半晌後道:「你知不知道我現在正心中發毛。一向以來,我創造出來的遊戲都被我視為親生子女,只有這個遊戲,我但願自己從沒有創造出來。這是我們輪迴都史上最受歡迎的遊戲,亦是最詭異可怕的遊戲,更是我們唯一仍在大受歡迎時腰斬的遊戲。我本想徹底毀滅它,只是基於墮落城的保護文物令,最後把它送進智慧殿。」我聽得眉頭皺起,問道:「這個究竟是什麼遊戲?」築夢人道:「鋒原閣下,你給我的感覺是完全不知道遊戲的內容,但我曾翻查過紀錄,你是玩得最瘋狂者之一,於五百年間玩了超過十萬次。現在竟來問我這個究竟是什麼遊戲?」我苦笑道:「我再不是以前那個鋒原,你若想我滿足你的好奇心,請先助我解開疑團。」築夢人沉吟片刻,道:「整個遊戲的內容,是依據一個古老傳說和神秘的預言編制。背景是銀河人的世界,遊戲最重要的角色是被稱為遊戲史上最美麗性感的美女采采,她是神秘女郎,每逢月滿之時,便會出現。你可以跟蹤她,威逼她,和她鬥智鬥力,甚至與她談情說愛,墜入愛河,但只有從她身上方可得到一件關鍵性寶物的線索,完成遊戲任務,只有在那時候,你才可以贏取她芳心,真正的得到她,與她極盡男女之歡。這是個針對男性玩家的遊戲,然亦不拒絕女玩家。」這回輪到我心中發毛,我的老天爺,現在豈非遊戲成真?道:「遊戲叫什麼名堂?」築夢人道:「遊戲叫‘涅尼迦南之星’。唉!我事後也弄不清楚如何構思出這樣的一個遊戲來。在一次找靈感的沉思裡,忽然思如泉湧,我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感覺,前一刻還是空白的,下一刻就完美構思出充實的遊戲內容,由大局到細節,無有遺漏。」我有一種很不妥當的感覺,問道:「後來怎樣發現有問題呢?」築夢人道:「遊戲推出,立即掀起熱潮,令我登上城內名人榜之首,采采則是史上最受擁戴的遊戲角色。接著問題來了,部分玩家出現‘遊戲妄想症’,重複又重複地去玩這個遊戲,又開始分不清楚現實和虛擬的世界。不解的怪事層出不窮,例如玩家進入的虛擬世界,不論情節內容,均遠超過遊戲設定的範圍,就像玩的是另一個遊戲,可是當我或手下進入遊戲,一切又回復正常。兩句話,就是遊戲像個有思想的生命體,再不只是個遊戲。」稍頓續道:「遊戲影響的人在比例上只是小部分,但已很夠看頭,什麼‘拜採會’、‘愛神俱樂部’、‘夜月敦’等遊戲迷組織應熱潮而生。初時我還非常自豪,可是當他們的狂熱超過了警戒線,造成諸多問題,我再沒法高興起來。」我問道:「遊戲的最後任務的目標是什麼呢?」築夢人道:「就是傳說中失落近八億年,代表我們始祖涅尼迦南權力象徵的生命金環。

    只有取得此物,方可以得到採採的愛。」我道:「後來怎會忽然腰斬遊戲?發生了什麼事?」築夢人露出驚怵的神色,猶有餘悸的道:「就在一個月滿的晚夜,過千的狂迷在大火山的神廟遺址舉行召喚采采的招靈儀式,過程沒有外人清楚,只知事後千多人無一倖免地患上罕有的‘精元枯竭症’,雖然沒有人掉命,但很多人至今仍未回復過來,須留在生命星河療治。此事轟動全城,當時最有影響力的十二個巨頭,包括我在內,於甜心主持下舉行緊急會議,決定腰斬遊戲,並取締所有有關的狂迷組織。任何人被發現與這類組織有關連,會立即被驅逐出境。」我道:「你們的取締行動該仍未能杜絕這些組織,據我所知至少仍有一個黑空連結存在於地下。」築夢人同意道:「正是這樣。唉!一個遊戲怎會引起這麼嚴重的後遣症呢?真是令人想不通。好了!你想知道的我都說了,現在輪到你來啟發我。」我道:「我現在只可以告訴你,現實與遊戲的界限在某種特殊的情況下,並沒有清楚分明的界線。我要親自進入遊戲的世界裡,查究原因。你必須再幫我這個忙。」

    築夢人嘆道:「此事恐怕要所有巨頭同意才能進行,我敢肯定沒有人會同意,尤其你正是不折不扣的狂迷,誰都不曉得有什麼後果。真古怪!遊戲晶體該屬智慧殿的禁物,怎會落在你手上呢?」我道:「通天長老肯交給我,當然有原因。我並不是鋒原,而是女王的秘密特使,此事你可向通天長老求證。事關重大,你必須給我方便,且不可讓其他人知道。」築夢人大訝道:「你竟不是鋒原?可是你這副軀殼的確瞞過身分檢定儀,心核內的烙印也顯示出鋒原的身分。」我移開心盾,向他顯示鋒原的心內之心,築夢人一呆道:「叉叉巴裡空!我還是第一次遇上如此高明的偽裝術。」又長長吁出一口氣,道:「好吧!讓我先向通天長老求證,如果她支持你的行動,我會安排你在我的私人遊戲室進入這個遊戲。給我二十四個小時,讓遊戲上線如何?」我欣然道:「一言為定。明天日出前我再來找你。」當他送我出門的一刻,我心中充滿的不是愈來愈接近真相的歡欣,而是被撲朔迷離的疑團愈纏愈緊的恐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