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春宵一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蓬」到一聲,她被我拋到舒適寬敞的能量床去,順勢轉了個身,秀髮蓬亂的俯臥床上,旗袍的下襬掀起來,露出大截雪白粉嫩的誘人大腿,用手支著頭,向我報以一個充滿挑逗性又帶點慧詰的笑容,嬌痴的道:「如果天天早晨醒來都看到你在我身旁,早晨會很美呢!」我在床邊蹲下來,手肘枕在床沿,與她的視線處於同一水平,平靜的道:「我想問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不論你真只我的一夜情人,還是和我曾在廢園對話過的寶瓶,我都希望你能慎重思考,謹慎的回答。」「寶瓶」的眼神變得深邃了,凝視著我,道:「有什麼事這般嚴重呢?」我曉得面對的再不是什麼一夜情人,而是寶瓶本身。從我在花花世界訂下她的一刻,我已向她發出挑戰書。想得到涅尼迦南之星,她必須赴會應戰。

    我道:「你到現在仍沒法掌握真正的我,對嗎?」寶瓶道:「你要說的就是這方面嗎?」我沉聲道:「我真正想說出來的,就是既然你沒法測探我的心,怎可能從中提取資料,在廢園重現最能感動我的事物?松樹、楊樹、柳樹、榆樹、桂樹,至乎梅、蘭、菊、竹,每種植物都是六千多萬年前在聖土曾陪伴我度過最後歲月的植物。還有是掛在牆上那些人類畫師的作品,我認得的是《星夜》,你是憑什麼模擬重現它們?」由說出松樹的名稱開始,我改採銀河語,因為在阿米佩斯語中,根本欠缺這一個個的名稱。我一口氣說出來,愈說愈激動,最後一句差不多是向她吶喊。

    寶瓶自我開始講銀河語,嬌軀開始抖顫,那顫震並不是肉體的抖動,而是能量處於不穩定狀態下的波盪,令她影像模糊起來,物質和能量不住交替,再沒法保持清晰的形體。

    我倏地回復冷靜,彈起身來,喝道:「寶瓶!」「砰!」寶瓶爆炸成滿室光點,忽又聚攏起來,繞著我急速旋轉,接著寶瓶的聲音在我耳鼓內震盪,道:「開放你的心!開放你的心!」我怎能向不明來歷的她撤去心的防禦,而即使我開放心核,沒有我的幫助,恐怕她連邊兒都沾不上。我的心再非以前的心,而是與地母陽魂結合後的心。

    我叫道:「先回答我的問題。」「颼!」代表寶瓶的光速離我而去,逸往外廳。

    我追著她的尾巴,掠到廳堂處。

    大門自動張開,光束穿門而去。我狂追至崖邊,看著光束投入海中,消沒不見。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我的思感能尾隨代表寶瓶的光束,直至她抵達藏身之地。到現在我仍想不通寶瓶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我一說銀河語,她竟有消受不起的古怪情況,且要落荒而逃。

    比爾的聲音在我後方響起道:「真想背後贈你一掌,不過想到只是打碎一副假軀殼,這一掌就沒法拍下去。」他來到我身旁,與我並肩立在崖邊,不知情者還以為我們是朋友。

    我心不在焉的隨口問道:「找到那渾球沒有?」比爾愕然,道:「渾球?你是指變身大師。唉!恐怕他離開丫星系,我幾乎將整個墮落城翻過一遍,仍找不到他。」又道:「你的一夜情人是不是短路失靈呢?」我奇道:「為何你會曉得?。」比爾若無其事的道:「剛才不但寶瓶的一夜情人全線失靈,連從沒有出問題的甜心也陷於半癱瘓狀態近十八分鐘,差點令全城大亂。幸好甜心很快恢復過來,寶瓶的一夜情人卻要暫停一夜。」我心中湧起沒法說出來的滋味,問道:「是否由寶瓶發出公告?」比爾道:「公告是由通天長老發的,有什麼問題?」我朝他瞧去,道:「你說過認識通天長老,有關我身具涅尼迦南之星的事,且是從她那裡聽回來的。真有這回事嗎?」比爾冷冷的回望我,好片刻後無奈的道:「我是胡謅的。唉!真不慣騙人。事實上我根本不曉得涅尼迦南之星落在何人手上。甚至當寶瓶向你發出懸賞,我仍沒把你放在心上。但當你通過圓門,我立即感應到藏在你身上的寶物,遂直追至那條小溪旁。」我不解道:「你的腦筋轉得很快,想出這麼餿的壞主意,可是你又從何曉得我和那什麼絕情女有一手?又知道我曾迷上採採。」比爾不理我的冷嘲熱諷,逕自道:「那是因等待閒極無聊的好處。我到這裡為的既是涅尼迦南之星,最注意的當然是黑空連結那群渾蛋。他們雖然掩飾得很好,仍有幾個成員瞞不過我,其中一個是絕情女。說起來她還要多謝我,因她想脫離黑空連結,其他成員怕她洩露秘密,想殺她滅口,全賴我救丁她。現在她已逃離星系,有關你的事,是由她親口告訴我的。」我愕然道:「你們魔洞部人這麼好心腸嗎?」比爾眼神轉銳,道:「你竟曉得我是誰?」我坦然道:「打一開始我便猜到。上參無念外,誰人有此功力?否則我早收拾你。明白嗎?金森閣下。」比爾圓眼鏡後的眼睛爆起前所未有的異芒,沉聲道:「閣下究竟是何方神聖?

    涅尼迦南之星怎會落在你的手上?公平決戰以定東西誰屬的協議仍有效嗎?」我欣然道:「當然有效。最怕是你知難而退,能有你作對手是多麼難得。至於我是誰,動手時不就清楚了嗎?」

    比爾恨得牙癢癢的,偏是拿我沒法,勉強壓下情緒,道:「變身的方法似乎行不通,打出去如何?」

    我微笑道:「若我是你,絕不會有這個笨計畫。秀麗剛才來找我,說讓我考慮三天。如果秀麗追來,只要我大叫先幹掉金森再說,你就吃不完兜著走。我是為你著想,故拒絕你。算夠道義吧!」

    比爾哭笑不得的道:「你究竟想怎樣呢?」

    我細察他的表情,發自真心的訝道:「魔洞部人不是沒有七情六慾、泯滅人性的嗎?老兄卻是個例外。」

    比爾沒好氣道:「只要是有智慧的生命,就會思考和感覺。你是不會明白我們的,我們也不需要你的了解。我已深切厭倦和你這種糾纏不清的關係。算我怕了你,我可以怎樣配合你?」

    我淡淡道:「三天之期到,屆時你站在我這一邊。不要做騎牆派,否則我索性將東西送給秀麗,那時再看你如何討回來,我是說得出做得到的人。」

    比爾默然片刻,嘆道:「好吧!東西在哪裡呢?至少該給我看看。」

    我道:「你好好休息,明天早上我回來和你一起吃生果早餐。」

    比爾一呆道:「你要到哪裡去?」

    我微笑道:「我的一夜情人泡了湯,現在當然是去找另一個情人啦!」

    說罷不再理他,躍出高崖,往大海投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