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奸邪狡詐 各顯神通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正當中原武林群雄眼見眾多遭致魔功迷失心智的同道一一清醒,而且皆已同仇敵愾的加入了陣營,摩拳擦掌的準備反攻,不但人勢聲威大增,且已不再畏懼遭魔功所害,因此俱都振奮無比的相互傳訊。正當中原武林逐一靖平境內隱憂時,在「騎田嶺」的「魔教」總壇內,也舉行了歡呼連連的教主傳位大典。因此中原武林及「魔教」皆國內部重大之事而各自忙碌,使得大江兩岸皆平靜無爭,甚為安寧。

  一日清晨,卸任教主莫亞,與卸任「羅剎」之職,已恢復名號的「天雷丐」焦無艮及·驚電劍」莊天宏,在「白衣羅剎」白浩與八位長老、兩位法王,以及教徒的送行下緩緩行出谷外,消失不見。滿面得意之色的「東法王」突然狂笑數聲,並且朝「白衣羅剎」白浩說道:「哈哈哈……白老弟,如今教中大權盡在我們手中了,因此他們……斬草除根如何?」白浩聞言頓知他言中之意,隨即皺眉冷聲說道:「哼,隨你們心意吧,依在下昨日詳思一夜後,似乎尤娜及你等皆有隱秘尚睡著我,否則尤娜昨日豈會瞞著我與她爹娘密談一日一夜竟不告訴我所談何事?而且曾透露出你們似欲由她口中獲知什麼隱秘之事?因此她爹娘曾交代,若有何教中要事不明,便派人去詢問,什麼重要之事或不明之事?往何處去?但尤娜卻絕口不提,哼……哼,既然在下乃是雙方不能深信之人,又何必久留?改日……在下或許也將寓去了,...,」

  「啊?萬萬不可!白老弟請息怒……這樣吧,先回‘法王殿’然後再商談如何?」

  八位長者中尚有三位乃是親向教主,因此莫札長者耳聞白浩之言,頓時驚急的勸止,以免遭他們聞知。

  但白浩卻故做猶豫之色的未曾應允,使得莫札長老等人頗為心急的低語勸慰,且應允將一切詳告,才令白浩神色略緩的同意再聽他們如何解說?於是兩刻之後便又在「法王殿」密談了。

  心頭大患皆已離去,只餘三名長老,則不放在眼內,如今只餘如何掌控新任教主子,而此事則非白浩不可,因此眾長老、法王以天竺語低語一會兒後,才由莫札長老笑對白浩說道:「白老弟,如今你我已屬結盟互利的盟友了,因此老夫豈會瞞你什麼?只不過當初只希望你能親近‘聖女’待她接掌教主之位後,再告訴你一些隱秘,但沒有想到卻令白老弟誤會了!然而現今‘聖女’已接掌了教主之位,情勢大定,因此已可將一些未曾告之的隱秘詳說了。」白浩默然無語的靜坐,而面上尚浮顯出一股愛聽不聽的神色,待莫札長老話聲一落,立即冷笑說道:「隨諸位怎麼說吧,反正在下無心在貴教獲得什麼名利,貴教興盛與否也與在下無關,大不了一拍兩散便是!可惜的只是擺在眼前的眾多美色,只能看不能動,無端耗費了在下不少心血時光?」「哦?白老弟之意是……」

  「哼,在下因信守結盟之約,盡力討好尤娜,當然也對那些‘天魔女’心癢不堪,雖然尤娜現在逐漸對我生情,然而卻醋心甚重,不允許我去勾誘那些美色,若非我時時藉故前往,否則連看一眼也不行,你們看!如今新任‘天魔女’在內院巡守時,皆要外罩厚紗,如何能看得到一絲一毫?便是那些依然裸身的上任‘天魔女’多看一眼她也不悅,在下可是個男人呀?往昔……哼……早就心怒得姦淫她了!哪還容她對在下施性子?哼哼……在下若有心離此之時,非淫辱她叫天不應才怪。」

  「天……白老弟且息怒!老夫等人也知曉白老弟受了不少的委屈,但且看在老夫等人面上,且以大局為重,暫時忍耐,而且老夫等為了補償白老弟……嘿嘿……除了將僅有的一件隱秘告知外,另外尚要請烏達長老傳授他獨門的‘迷心迷情魔功’以及‘歡喜魔功’!」此時烏達長老也已笑說道:「哈哈哈……教主情豆初開.自是在眼中容不下白老弟對別的女人心生異心,但是卻又稚氣心怯得不敢將白老弟納為入幕之賓,實也令我等為白老弟心急,因此已決定將本長老獨習的:迷心迷情魔功’傳授於你,可提早擄獲‘教主’芳心,本教原本有二十四種魔功,除了‘教主’習有‘萬魔魔功’及‘聖胎魔功’外‘歡喜魔功’及‘勾魂噬魄魔音’為長老及法王共習,另外‘魔女長者’多習一‘天魔舞’外,十六名長老及四位法王皆各習有一門魔功,可惜四百餘年前的慘敗,己使大半魔功精粹失傳,因此如今……」

  但烏達長老話未說完,奠札長老卻搶口打斷,接口說道:「烏達,你怎麼如此多廢話?白老弟,我等尚有一隱秘未說,便是本教祖傳‘聖符’遺落中土,急欲尋回,原因是:聖符’也是本教‘聖殿’內的隱秘之匙,無‘聖符’便無法開啟·祖殿’另外尚有歷代教主才知曉的隱秘,與:祖殿’開啟有重大的關係,可惜我等並不知曉為何物?因此才希望白老弟由教主口中探知。」

  「哦……原來如此?要有貴教:聖符’以及教主獨曉的某種隱秘,方能開啟‘聖殿’內的隱秘‘祖殿’?」

  「對……對……便是如此,因此為了能使白老弟能盡早擄獲教主芳心,探出隱秘之物,因此烏達長老不惜傳授他獨習的‘迷心迷情魔功’被此功迷住的人,便會全心全意的奉獻所有,毫無怨尤,因此便可利於白老弟探明隱秘了。」

  白浩聞言一怔,但忽有疑惑的問道:「既然此功有如此功效,那諸位自行施展便可,又何須在下習之再施?」

  「哈哈哈……白老弟果然厲害?略聽數語便查出了為難所在,雖然教主僅習獨有兩種魔功,對其餘魔功毫無所知,但所習的‘萬魔魔功’卻可克制其餘魔功,再加上所有的魔功皆不得在教徒身上施展,經查知便是死罪,因此我等豈敢擅施?但白老弟就不同了,因為白老弟乃是教主的意中人,便可在參修歡喜大法時,趨著教主激情迷茫,毫無所覺之際施展,定可使教主身遭‘迷心迷情魔功。’尚不自知,爾後對白老弟順服不違言聽計從時,在眾人眼內也僅是教主愛戀白老弟的情愛之態而已。」

  哦?‘迷心迷情魔功’真如此厲害?嘿嘿嘿……馬達長老你就快授在下……咦?

  不對,此功也僅是要待尤娜投懷送抱之後,才能施展,可是現今她卻……」

  此時忽聽「東法王」庫哈喇嘛哈哈笑道:「哈哈哈……

  白老弟你且放心,本王有種以中土激情的藥方,及本教聖方混研而成的聖藥,其味其色皆如同女子慣用的花香脂粉,只要撲抹在肌膚上些許,便可數日不退,待滲入肌膚後,便將淫欲大熾,因此白老弟只須將些許混入教主的胭脂粉內,到時……

  嘿嘿……」

  白浩聞言心中甚為厭惡,但卻故做大喜的興奮邪笑道:「真的?嘿嘿……庫哈法王,你怎麼不早些告訴在下有此物?否則早在……嘿嘿……看她還敢挑剔在下與哪個女幹歡樂?」「哈哈……白老弟誤會了!昨日之前有救主及那二個精明無比的壞事之人,本法王豈敢輕易取出?而令他們查出?而現在當然可放心的交由白老弟使用。」白浩眼見「東法王」笑說中,已由懷內取出了一隻圓扁褐盒,因此滿面邪笑,迫不及待的一手槍過且淫笑不止,接而又急聲說道:「快……快……烏達長老,你快將‘迷心迷情魔功’及‘歡喜魔功’傳授在下……」夜入四更,白浩才由「法王殿」行往後院,途中尚沉思烏達長老所授的「迷心迷情魔功」其中玄奧,認為此功須在對方情深意濃時施展,方有效果。而情意綿綿的一對戀人,自是會遭對方雙目中所散溢出的心悸目光侵入心扉,然後在對方意亂情迷中逐漸控制對方的內心,使之愛意永恆不變,心甘情願的奉獻一切而無悔。然而相愛中的人,原本便對愛人獻出真心情意,無怨無悔,又何需以此魔功控制對方的內心情意?因此唯有深恐對方變心而施展,才使對方不致移情別戀。再者便是原本就虛情假意,待騙得真情之時,便控制渾情永恆不變,使之成為眾蘿可盡情蹂躪玩弄,卻毫無怨尤的癡心之人。

  因此「迷心迷情魔功」雖然是魔功,但也非任人可施,而是要待對方真情真意時方有效,而有心為惡之人,若想以此功迷惑他人,又豈會有耗費不知多少年月的耐心為之?正沉思緩行踏入院門時,在門前守衛的上任「天魔女」

  已媚笑說道:「啟稟羅剎,之前教主已差人前來詢問多次了,您快些前往拜見吧。」

  「哦?嗯,我知道了。」

  行入院門不久,途中也已見到了數位內裡雖是赤裸,但已罩穿厚紗衣,無慮春光外洩的新「天魔女」,每人見到白浩時,俱是欣喜且大方的含笑行近見禮。

  而白浩卻僅是含笑相望,並未多言也未停步,使得羞喜的諸女芳心失望得嘟唇嗔啐聲不止。行至小樓時,在堂內等候的使女已急迎而上,且笑說道:「啟稟羅剎,教主曾吩咐您前來時,請立即上樓。」「哦?時已四更餘了,教主竟尚未安歇?嗯……

  你去休歇吧!有事自會喚你。」

  「是。」

  支走使女後,白浩便登樓而上,並且已察覺有人隱在門側,細聞氣息已知是誰?

  頓時捉狹的身形疾幻,消失不見。躲在門後,準備捉弄白浩的尤娜,突覺步履聲息止,原本以為他停步不前,因此依然耐心的等候,然而覺得頸後有些涼風不斷的灌入衣領內,好奇的回首張望,卻不見什麼?但未幾又覺得陰風吹拂面頰,不由芳心一驚。回首望向了身後,但依然毫無異狀?心中發毛的緩緩回望後,竟見眼前有一團白晃晃的飄忽之物,霎時嚇得正欲尖叫時,一支大手已急捂朱唇,且聽熟悉的聲音在耳旁響起:「淘氣鬼,自己膽子小還想嚇別人?難道想將教中眾人叫醒,看你笑話不成?」尤娜聞聲知人,頓時甚覺無趣的嬌嗔不依,且嘟嘴撒嬌說道:「討厭啦,你害人家等你兩個時辰了還不來看人家,只想嚇嚇你算是罰你,可是你不但不讓人家消氣,還故意嚇人家?不理你了。」「哦?不理我?嗯……也好!忙了一天也甚為疲累,那我就去歇息了。」

  「你·….·妤哥哥你最壞了,又要逗人家了,咦?什麼香味?哦,原來你是去……怪不得疲累得很,是嗎?」「嗨,有你這位小心眼的丫頭每天盯著,我哪有閒暇和她們胡纏?你別鬧了。」

  「沒閒暇?若有閒暇你就更可盡情歡樂是嗎?哼,看我不告訴馮姊姊她們才怪。」

  「咦?我有何行為與她們何干?況且又沒有那回事,你可別……」

  「還說沒有?我已聞到了我們天竺婦女慣用的曇花粉香,在……咦?這是什麼?

  哦?是盒脂粉?」白浩沒有想到尤娜竟毫無顧忌的伸手在自己懷內掏摸,且已將「東法王」送給自己的錫盒取出,不由心急的連連搖手說道:「啊?別動……娜妹不可打開……」「怎麼……啊?我明白了,這一定是庫哈他給你的,是嗎?怪不得你去了那麼久,原來……好哥哥你……你怎麼可拿這種東西?」「不……不……娜妹你誤會了,是這樣的,因為……所以我為了使他們不疑心才收下了此盒,可是我怎會真用這東西?」當白浩詳細的說明方才如何與他們互鬥心機的情形後,尤娜才知曉自己錯怪了好哥哥,但是已神色怪異的默默行至床榻坐下,半晌才幽幽說道:

  ·好哥哥,你為了保護我,不但服下了莫札的劇毒,而且還裝成奸狡邪惡,且貪淫之人,與他們周旋,但我還誤會你要……我對不起你!可是他們給了你此盒‘淫蠍粉’且又傳授你‘迷心迷情魔功’欲算計我.雖然……可是他們都是奸狡精明的惡賊,若是我們沒有……那種事,豈不是將被他們查出破綻而懷疑了?」白浩聞言頓時笑顏安慰的說道:「娜妹你放心,到時我自有計策或說詞搪塞,因此你無須擔憂,而且……噫?娜妹你做什麼?不可以!」白浩正安慰她時,只見她緩緩轉身面向床內,但是並未在意的繼續說著,然而忽覺一股濃重的香味,由床榻之方湧入了鼻內,頓時怔望尤榔在幹什麼?待見她正在用手指往面頰及頸脖之處抹動,頓時大吃一驚的急掠至床前,果然見錫盒已然打開,再想搶下為時已晚,而尤娜也已頗聲地說道:

  「好哥哥,你……也已知曉本教教主不得婚嫁,但卻有孕育‘聖女’之責,所習的‘聖胎魔功’便是為此而習,好哥哥,你別責罵我……我只喜歡你,怎可能和別人……

  現在他們……為了消除他們的疑心,而能使你行事方便……當然……人家……人家自己也願意,因此……奸哥哥,為了大局,你就……就……」白浩雖不知這「淫蠍粉」的功效如何?但尤娜竟然自拈塗抹,再加上她言中之意甚為無奈且悲戚,因此又憐惜又感慨的緩緩摟住了她微顫的身軀,嘆息地說道:「唉……娜妹,你這是何苦呢?」「好哥哥,其實……人家早巳想和你……爹和娘便是如此生下我的,我和你那個之後……就不會再與別人……所以好哥哥你……就算你為我留下一份可珍惜一生一世的美好時光,姦嗎?」「娜妹……」

  「好……好哥哥……」

  兩人激動的擁摟中,白浩只覺得她的身軀顫抖不止,似(缺4頁)功,及獲得了「東法王」的獨門淫藥,竟然毫不浪費時光的在四更餘,便將教主弄上手了,可見他對女人確實有不弱的手段及功夫。果然經此之夜後,尤娜更是對好哥哥體貼,柔順,當然也已央求好哥哥同樓居住,夜夜皆可聽見輕哼呻吟,激狂茵叫之聲……使得每夜輪值巡守的「天魔女」皆聽見那種令人面紅心跳,血脈賁張且使身軀內恍如有蟲矮爬動的聲音,因此每當遇見白浩時,皆又羞又澀,且以一種怪異的目光笑望著他。白浩並非不知她們有何想法?但是夜夜歡樂,除了是對尤娜的愛憐外,也是為了大局,表現給莫札長者等人看的,因此對眾女怪異的眼光,只是視若不見,但偶或心生捉狹之意時,則是含笑回望,似是在問你想說什麼?因此反倒使得眾女更嬌羞啐逃,但芳心中卻有如小鹿怦跳,且有股心慌意亂,暗責自己為什麼不敢大方的接近他,與他交談?已身為「天魔女」的一百四十餘位姑娘,內心中各有隱密之思,但偶或笑語交談時,除了談論何時方能脫離此地,返回家園外,十之八九皆在談論白浩與教主之間的羞人之事。然而嗤笑談論中,雖也有些罵他不知節制,夜夜春宵,但卻無人鄙視罵他無恥.由此可知曉白浩在眾女心目中的地位如何了?歡樂時光迅疾消逝,轉眼已是尤娜接掌教主之位半月餘之後了。

  ——日,正當眾長老、法王在大殿中與教主商議何時再度進軍中原之議時,突有教徒前來稟報:「啟稟教主,在谷外有名紅衣女子,自稱是‘羅剎’的婢女‘虹霞羅剎’欲入本教拜見教主及‘白衣羅剎’。」白浩聞言頓時神色大喜的歡笑說道:

  「太好了,快快請她進壇,並引往‘羅剎樓’候我。」待教徒依令出殿後,白浩已朝尤娜笑說道:「教主,·虹霞羅剎’梅迎雪,乃是本羅剎的好友,但是她卻自卑為婢女,是十足可信任的女中豪傑,巾帽英雄。」「哦,嗯……本教主也知曉此人,既然是你甚為信賴的好友,也就是本教之友人,便應該好奸招待才是。’殿堂中的眾長老及法王,耳聞「白衣羅剎」昔日的婢女「虹霞羅剎」前來,雖不知她為何而來?但憑著白浩現今與己方的盟約,「虹霞羅剎」也可屬於己方之人了。因此莫札長老七人在殿堂中低聲細語相議之後,突聽「北法王」巴倫稟報說道:「啟事教主,教主初掌大權至今尚不足一月,但有‘白衣羅剎’及吾等為你分憂,因此已然能掌握教中諸多事宜了,然而教主駕前雙剎卻不可缺,如今尚虛位一名,甚為不妥,然教祖聖靈引‘白衣羅剎’接職之後,竟又引‘虹霞羅剎’前來本教,如此豈不是名副其實的教主駕前雙剎?因此本王建議教主納聘:虹霞羅剎’為駕前雙剎之一,但不知教主意下如何嚴「啊?對,對,巴倫法王所言甚是,本教主……你……你不同意嗎?」

  教主尤娜聞言後,欣喜得便欲同意此議,然而眼見「白衣羅剎」面上似有不悅之色,頓時慌急頓口詢問,如此情景看在莫札長者等人眼內,自是甚為得意。其實「虹霞羅剎」功力高深,力誅「蒼鷹會」的「鷹喙」因此已名響江湖武林,而她身為「白衣羅剎」的婢女也是人盡皆知之事。雖然主婢兩人曾與「魔教」為敵,但如今白浩已然結盟為自己人,自然也不能再敵視她了,若趁機將她舉為羅剎,必可增加己方控制教主之力,否則若有外人接掌,一宋唯恐影響了白浩在教主心目中的地位,二來又須耗費時光口舌,勾誘結盟,萬一不成,豈不是將增加一個阻爵?因此莫札長老等人,有了如此算盤.自是要大力促成了,果然在白浩面顯猶豫之色,而教主也不敢立時應允時,莫札長老已含笑說道:「‘白衣羅剎’,‘虹霞羅剎’乃是你如今的婢女,足可獲得教主及吾等的信任,如能請她也接掌尚虛位的‘羅剎’不但可以使你們主婢重逢不離,而且也應驗了本教教祖聖靈的先機,使兩位成為本教名副其實的一雙‘羅剎’!因此,白老弟切莫推辭。」

  但他們怎知「虹霞羅剎」梅迎雪原本便是白浩密函引來的,除了想在人孤勢弱的「魔教」中增加人手勢力外,也想藉梅迎雪黠慧精明的閱歷見識,協助自己與莫札長老他們暗鬥。

  但是心有此意,卻不能由自己恃寵提出,因此「北法王」的提議已正中下懷,但依然故做猶豫,待莫札長老接口笑說後,才緩緩頷首同意。,有了白浩的首肯後,便等於事已定案,因此尤蠕立即笑說道:「今日……‘白衣羅剎’有客遠來本教,因此研議之事明日再議,各自退下吧。」

  「虹霞羅剎」的到來等於是幫了莫札長老等人的一個大忙,若確定接掌「羅剎」

  之職後,也對他們最有利,因此耳聞教主停止議事,也示反對,只是連朝白浩施眼色。

  白浩當然也知曉他們之意,因此也含笑頷首回應後,便隨著教主尤姍退返樓後院內。

  「羅剎樓」內「虹霞羅剎」梅迎雪見到了數月未見的「白衣羅剎」白浩,頓時美目泛紅,淚水滴流,若非眼見尚有一位年僅二八左右的姑娘隨在身側,否則早已投懷送抱,以慰相思子。

  然而白浩卻毫無顧忌的伸手將雪姊姊摟入了懷內,急聲詢問近況,以及馨妹妹可安好?生活如何?自視為婢女身份,怎敢在外人之前毫無尊卑之份?因此梅迎雪雖捨不得,但也已掙脫福身說道:·公子,少夫人及小婢一切安好,只囤少夫人思念公子,因此吩咐淚婢前來探望公子,家中一切皆依公子之意安捧妥當了,請公子放心。」

  「哦……那我就放心了,對了,雪姊姊,你快見見,魔教’教主娜妹妹。」

  「啊?‘教主’……小婢無知,未營先拜見教主,尚請教主恕罪。」

  尤娜眼見好哥哥的婢女「虹霞羅剎」竟是甚為嬌豔動人的姑娘,頓時咯咯行向前,握著她的玉手笑說道:「咯咯……雪姊姊,你好美哦?我聽好哥哥每次提起你,皆眉飛色舞得甚為歡愉,害我都好嫉妒呢?雪姊,你不要生份哦?我雖然是‘魔教教主,但在好哥哥面前僅是個小妹妹呢,而且方才你也見到了院內的‘天魔女’吧?

  她們也都是漢人姑娘,如今都在好哥哥的暗助下,皆盡心盡力的保護我,而我也當她們是姊姊呢。」當梅迎雪知曉眾多「天魔女」全是中土武林俠女,被擄捉逼脅而來的,而其中竟有「瀟湘仙子」「新月盟主」及‘「凌風雁」等人,因此甚為驚異的也想探望她們。然而當她知曉了公子為了暗中維護眾女,竟然時時身處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眾女群中,除了傳詢外尚且教導武功,又大飽眼福觀賞她們習練「天魔舞」因此已暗中嘆息公於往後將無寧日了。

  在白浩的示意下,並不避忌尤娜,已由懷內掏出了密藏的紫紅大寶石。

  而站立身側的尤娜,雖從未曾見過遣落數百年的「聖符」但乍見之下,霎時清楚的知曉果然是教巾的「聖符」因此已是激動萬分的慌急屈身,拜見「聖符」。

  白浩伸手接過「聖符」後,隨即遞給了尤娜,且笑說道:「娜妹,你可要仔細看看,是否真是‘聖符’?」

  「沒錯……沒錯!好哥哥,我一見之下,便已與歷代教主所承傳的圖形注釋比對過,因此確實設錯,好哥哥,雪姊姊,你們皆是‘魔教’的大恩人呢?我有了‘聖符’後,已不怕莫札他們再興風作浪了,好哥哥,你看……」

  白浩眼見尤娜淚水縱橫的跪地不起,不停的撫摸觀看「聖符」。

  因此又心疼又愛憐的伸手扶摟她,行至床榻坐妥後,才說道:」娜妹,你且別激動,事情恐非你所想的如此輕易便可壓制莫札他們,如今此地總壇的教徒十之八九,皆是他們的心腹及順服者,你若冒失的取出‘聖符’施令,莫札他們必然不敢當著教徒面前危害你,若是順服聽令,你則要以什麼名義懲治他們?或是萬一他們狗急跳牆,不顧一切的圍攻我們,該怎麼辦?」

  「這……好哥哥,你說我該怎麼辦才好?」

  「嗯……你且別急,今日我們可詳細研商計策,最好……能有個可令他們再也無心進犯中原武林,甚而急欲退回天竺的上策,至於如何利用現有的隱密……」

  「哦?真的?那……那你快想嘛,我又興奮又心急得快昏丁,你摸我胸口看看,尚怦怦亂跳不止呢?」

  梅迎雪眼見「魔教教主」尤娜竟天真無邪得像個小丫頭似的,而且看她對公於的言語動作,皆甚為親匿無拘,因此已恍悟公子定然在短短兩個月,已擄獲了尤娜的芳心,而且似乎已投懷送抱的有了肌膚之親。

  正笑望兩人的親匿舉止且沉思時,忽聽尤娜急說道:「雪姊姊……好哥哥說,你心思靈慧,見識多廣,比他還厲害,那你快幫好哥哥想些計策,如何懲治那些惡賊嘛。:,「嗤!娜妹別鬧了,雪姊姊方到不久,尚不了解教中情況,因此並不急在一時,先歇息之後再詳談吧。」

  「哦……好嘛,聽你的,我只聽好哥哥你的……還有雪姊姊的話嘛。」

  梅迎雪眼見她那種心有不願,卻又不敢反對的嬌嗔模樣,不由心生愛憐的半摟著她,柔聲說道:「娜妹你別急,急研之策必定錯處百出,一定要詳思步步棋中的優劣,及可能發生的變化,才能逐一詳思化解,以立於不敗之地,對方全是一些奸狡無比的惡徒,也甚為精明奸險,因此更不能大意,而遭他們查出破綻,否則功敗垂成不說,甚或將身陷險境,難道你不擔心公子身陷險境中嗎?」

  「不……不……雪姊姊,我寧可自己命喪.也不願好哥哥受傷,因此……好……

  我不急,我不急……」

  梅迎雪安慰過尤娜後,隨即又朝白浩說道:「公子,為了避免在中土展開激戰,傷亡無數,因此最好能將他們誘退,但是尚須顧忌娜妹妹她以後的安危,因此,應以將為首之人誘寓.再逐一盡殲,方為土策。」

  白浩聞言頓時振奮的笑說道:「對!對……雪姊姊言中之意已與我初構之策不謀而合,而且若能分散他們的實力,自是能方便中原武林逐一剿平,但是教徒大多屬從命之人,並無大惡,因此以生擒為主,至於那幾個老賊……如果中土靖嚴之後,娜妹她也將返回天竺,重整‘魔教’,但據娜妹妹及他們所言,留守天竺的八名長老及兩名法王中,也有大半是屬於他們的人,因此,若不斬草除根,也將會危及娜妹的安全,甚或有可能因食髓知味,不知多少年後,再度侵犯中土,所以定要詳研一個能盡殲他們,且斷絕他們再心生蠢動的上策才行。」

  梅迎雪聞言頓時雙目一亮,浮顯出驚異且敬佩的目光,笑望著白浩,並在芳心中暗思著:「啊……他更成熟了!哪像是當初純真無邪,世事不知的大孩子?短短一年多的時光,已然在坎坷艱途中,使他成長成一位智高慧敏,詳察分毫的頂天立地偉男子,也必然成為武林俠女,閨閣乾金青睞的終身佳偶,以後……可預見那些被擄捉而來逼習‘天魔舞’的姑娘,恐怕十之八、九皆已有了適身公子之意了,尤其是那黃姑娘及常姑娘……還有那身為一盟之主,尚未曾見她面貌的馮姑娘,必然不會輕易放過公於的。」

  梅迎雪雖然只聽白浩概略的說明,進入了「魔教」後的遭遇,但憑她豐厚的閱歷及自身為女子的敏感心境,竟然已將情勢猜十八九不離十,因此已開始為公子往後的遭遇而擔心了。「一桌豐盛的佳餚美酒,在「羅剎樓」內置妥,但使女皆被遣走,只能聽見樓內不時有朗爽笑聲及嬌笑啐聲傳出……

  不明之人只認為三人在笑談久別後的經歷,但怎知他們乃是藉以隱瞞詳研謀略呢?宴散人靜,時至二更,倏聽「羅剎樓」內響起了一陣狂喜的朗笑聲,但是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突又驟斷無聲,但由遠處望去,卻見白浩慌急的掠至花窗前外望,未幾,才放心的將花窗緊掩。

  未幾,便見兩個人影映照在花窗上,不知在幹什麼?突然一片紫光在房內閃爍,在遠處皆可望見淡淡的紫光,射出花窗外,未幾,紫光已消,又回復了燈光及人影。

  約莫兩刻後,燈火已熄,再也難見樓內有何景況了?而山坡下方的「天魔樓」

  頂端屋脊上突有兩遭身影疾掠下樓,隱消至第二層的長老及法王居宿之處.似乎已將「羅剎樓」內所發生的景像,全看在眼內了…。「法王殿」內,白浩與莫札長老,烏達長老、巴倫法王、庫哈法王圍坐殿內,而殿外竟然有另三名長老在四處走動,似乎是無事閒逛,實則竟在擔任把風之責。

  殿內,白浩面浮怪異笑容,且不時忍不住內心的興奮嗤笑出聲,待眼見四人面色不悅時,才幹息心境的低聲說道:「四位,今晨在下力阻諸位長老、法王率教徒出征,並且只同意教徒先行,四位可知在下另有深意嗎’還有……四位可知那位曾隨‘左使者’進入本教的‘美人蛇’牟倩姑的真實來歷嗎?」

  莫札長老四人聞言.俱都疑惑不解的互望一眼?接而才聽「東法王」庫哈喇嘛沉聲說道:「白者弟提及此事,莫非你……本王便實告你吧,那‘美人蛇’牟倩姑經由‘左使者’引介入教,並且經由哈亞長老查詢,已然證實她們師門心法確實是源出本教‘搜精噬髓魔功’,但卻菁華喪失,成為功效僅只三成的殘學了,因此已相信她乃是本教數百年前留滯中土的長老所傳的後輩,然而哈亞長老一系,並無女徒門人,因此便交由本王安置,如今她……因她生性淫葫,日日與教徒參修歡喜大法,雖然教中不禁教徒相互參修,但教規卻嚴禁在教中同儕身上施展魔功,而她卻在參修歡喜大法時,盜吸同儕元陽功力,因此已然……」

  「啊?如此說來,她已被處置命喪了?嗯……其實在下提及她別有內情,諸位可知中土武林中有一歌謠?其內·蛇蜂兩不見’是指……」

  此時「南法王」巴倫突然接口說道:「白老弟,本教事先派遣教徒進入中土,早已將中土武林情勢及有名聲之人的情況來歷打探清楚了,因此早己知曉‘美人蛇’牟情姑及‘蜂蕊仙姬’梅仙姬,乃是死對頭,據傳‘蜂蕊仙姬’便是命喪於白老弟之手是嗎?」

  白浩聞言連連點頭……且笑說道:「沒錯!巴倫法王所言確實,但諸位可知她二人為何敵對?為何每次相見便拚鬥不休?諸位可知‘蜂蕊仙姬’曾在臨死之前說些什麼?」

  莫札等人聞言俱是怔愕搖頭……

  但已知白浩無端提及此事,必有內情,因此俱默然無語,靜待他續言。

  果然又聽白浩神秘無比的說道:「其實此事在當今武林,大概僅有在下知曉了,諸位可知她倆竟然是師出同祖,但卻在十餘代之前便已因內訌,反目成仇的兩派門徒?」

  「啊?她們竟是師出同門?」

  「噫?此事竟從未曾聽過?」

  「嘿嘿嘿……各位也不知同門內訌及敵對互鬥的內情吧?:其實是為了一尊‘火鳳凰’!」

  「噫?‘火鳳凰’……」

  「嘿嘿……其實此尊‘火鳳凰’內裡藏有天大隱秘,但卻因她倆遠祖並未曾詳告門徒,因此兩派門徒在不知究竟的情況下,只知與本門關係甚重;但不知藏有何隱秘?爾後因內訌反目成仇,但卻發覺‘火鳳凰’失蹤了?因此,俱認為是遭對方強佔,於是又展開了爭寶之戰,傷亡累累;但雙方皆無所獲,爾後歷代門徒逐漸凋零,但依然視對方為深仇大敵,爭索‘火鳳凰’此則同門為敵的秘聞,在下便是由‘蜂蕊仙姬’口中得知的,但是各位豈知……哈哈哈……」

  白浩說及此處突然放聲狂笑,但突然又禁聲低笑……

  而莫札長老突然恍悟的脫口問道:「啊?白老弟提及此內情……莫非那尊‘火鳳凰’在你的手上?」

  「嘿嘿嘿……莫札長老果然精明.遠在兩年多前……在下曾偶遇一宗殺人滅口的盜財兇案,因此……嘿嘿……在下為民除害,將兇手屍身交給了當地的保主,其餘便是在下為民除害的報酬了。」

  莫札長老等人便知是黑吃黑,但卻冠冕堂皇的說成是為民除害?但直在知曉他言中內情,誰又願開口得罪他?因此皆無人吭聲。

  此時白浩神色得意的續又說道:「嘿嘿嘿……在下獲得了報酬後,自是收存秘地了?直到由‘蜂蕊仙姬’口中得知她師門秘聞後,才突然想起寶藏中,有一尊雙翼伸展,極為雄傻的:紫玉鳳凰’,雖不知是否與她們師門異寶‘火鳳凰’有關?

  但在某次回返秘室時,便尋出那尊‘紫玉鳳凰’來詳察,然而卻無所獲,於是順手交給了在下婢女收存。」

  「啊?那……那又與……莫非那女婢便是‘虹霞羅剎’?」

  「沒錯,此事也僅僅是半年之前的事,直到在下與‘左使者’前來本教後,便不知以後情況如何丁?然而昨日迎雪奉在下未婚妻室之命尋至,除了報平安外,並且希望在下及早返回,莫在此久留,以免兩地相思……另外,嘿嘿……迎雪曾在閒暇之時,將那尊‘紫玉鳳凰’取出端詳,竟在一次失手中,將‘紫玉鳳凰,墜地摔斷了一足。」

  「哎呀,玉器一有裂紋便價值大失,更何況斷足?如此豈不……」

  「嘿嘿嘿……那是自然,就是因此,迎雪慌急駭然的抬起了‘紫玉鳳凰,之斷足,在淚水滴流不知該如何交代時,竟發現內裡乃是中空,有一小洞,於是細心搖動,竟搖出一上羊皮,而皮上則是一幅山水田,並且有幾個天竺文。」

  「啊?天竺文……莫非那‘紫玉鳳凰’果然是‘美人蛇’及‘蜂蕊仙姬’師門所爭執的‘火鳳凰’?也就是本教滯留中土的長老所秘藏?那……那……那張羊皮呢?梅姑娘她可曾攜來?」

  「白老弟,那羊皮上寫些什麼?」

  白浩眼見四人俱是欣喜興奮得急欲追問,因此連連搖手制止,並且神秘無比的低聲說道:「嘿嘿嘿……但不知四位對‘大婁山赤焰谷’有何印象?」

  「啊?白老弟你怎知……哦?我明白了,那羊皮上的天竺文及山形圖便是‘大婁山赤焰谷’的所在……四百餘年前本教東進中土,便是看中了‘大婁山赤焰谷’與本教‘聖殿,所在之地甚為相似,因此便在‘赤焰谷’築建臨時教壇,白老弟能說出此地.可見那羊皮確實是出自本教長老之手了。·莫札長老話聲一落,立聽「北法王」巴倫說道:「嗯!當年便是由‘東法王’為先鋒,進軍中土,據定教壇,爾後本教大軍才……」

  但話未說完倏聽「東法王」庫哈喇嘛怒聲喝道:「巴倫你是什麼意思?當年之事……」

  「好啦……好啦!你倆這是幹什麼?當年之事與我們無關,也無須我們承擔責任,你倆爭的什麼?快聽白老弟詳說內情才是。」

  在烏達長老打圓場的勸止下,兩法王果然不再爭執了。

  於是白浩便又續又說道:「嗯,迎雪奉在下未婚妻室之命,前來尋找在下時,原本並不知在下身處何地?但因當初乃是在‘岳州’與‘左使者’相遇,再加上天竺位於西方,因此迎雪便往西方四處尋找,當然在途中也曾遭遇本教之人,但她意在尋找在下,因此每每皆是不戰而逃,情景甚為艱困。」

  莫札長者四人聞言頓時神色尷尬的訕笑數聲……

  而此時白浩似是也有不悅,但卻未曾責怪的續又說道:「迎雪身負少夫人的重任,忍辱隱身續尋在下,當行至‘大婁山’附近時,忽然想起在那:紫玉鳳凰’內掏出的羊皮,曾將那些天竺文摹擬求教坊間,知曉乃是西方‘大婁山’雖然羊皮交給了在下未婚妻室保存,但依然記得圖中有各個暗記,於是便進入了,大婁山赤焰谷’並在一座腐朽倒塌的殘垣頹霹吉,尋得一條秘道,終於在內裡一間秘室中,發現了數具屍骨,以及一隻腐蝕錫盒,嘿嘿嘿……你們看,這是什麼?」

  白浩說及此處,話聲已止!但已伸手入懷緩緩,掏動,並且低聲說道:「四位待會見到此物,切莫驚呼,否則………」

  「啊?白者弟,你……你莫非是……是……是‘聖符’?否則有何……」

  「東法王」驚喜的低語後,莫札長老也傾首說道:「嗯……依白老弟方才之言,老夫已然確定必然是「聖符’了!」

  果然在白浩掏出一隻此紫玉如眼的橢圓大寶石後,明明猜出是何物的四人,依然不由自主的驚呼道:「啊?果然是‘聖符’……」

  「天哪,是‘聖符’……確是‘聖符’沒錯……」

  「太好了,果然是‘聖符’……」

  「白老弟,快讓我看看:聖符,……」

  四人狂喜無比的聚首細望,且愛不釋手的搶著撫摸著忽然烏達長老抬首沉聲的問道:「白老弟,梅姑娘尋獲本教‘聖符’之後……」

  白浩聞言已知他言中之意,立時望向也已回神注視自己的其餘三人笑說道:

  「嘿嘿……迎雪尋得‘聖符’後並不知是何物?只當成是價值不菲的珍寶而已,因此順手納入了懷內,續又尋找一番,但是除了一些寶石及金飾外,一些羊皮書冊皆已腐朽,再無珍貴之物了,於是便離開了‘赤焰谷’爾後曾發現一些教徒,燕在暗中提及什麼‘羅剎’,以及‘教主’?於是暗中擒捉了一人逼供,終於知曉教主卸任,聖女接掌,人及在下也已在教中接掌‘羅剎’之職,並且問出總壇所在之地,於是興奮的連夜趕至此地。」話聲突頓……且環望四人,神色陰鷙的冷聲說道:

  「迎雪乃是在下婢女且兼好友,除了在下外,不服任何人,而且她不但不知所獲是何物?也未曾告訴別人,昨夜在下得到了,聖符’,也已嚴囑她不得再向第二人提及,因此你們莫想動她一報汗毛,否則莫怪在下……哼,哼。」「啊?不……不,白老弟誤會了,老夫之意是……」

  「嘿嘿……烏達長老當在下是何許人?你我雙方乃是結盟互利的盟友,在下獲得‘聖符’後,連尤娜都未透露,今日便攜來交由四位收存,哼,如在下若有異心,又何必告訴諸位且攜來?只要暗藏秘地,諸位欲求的隱秘便將永沉不出了,是嗎?」

  白浩之言絲絲入扣,不但將江湖傳言及自身遭遇,甚而將「魔教」連教徒皆不知曉之事一一提及,雖然令人驚異,但卻合情合理,毫無一絲可疑之處。

  再者.如他所言若有私心,只要秘藏一地,隱而不訣,何人能知曉?天竺「聖殿」內的「祖殿」勢必永沉塵土不出,但他為什麼興奮的暗告自己四人知曉,且交由四人收存?若是他偏向教主,只要交由教主執掌,便可號令全教,使得自己同黨皆須聽令,而且自己等人勢遭至嚴懲,甚或命喪,而他卻能成為教中一人之下,百萬人之上的大功臣……

  不……而是全教的至尊。

  但是他不但未曾告訴教主獲得「聖符」甚而立時將「聖符」交由自己同夥收藏.如此誠信無私的盟友,豈能再懷疑?若有……那便是他為了惜命才交出,但如此懷疑則又太牽強了,他若不說,只須依己方之意行事,便無毒發而亡的顧慮,甚或以「聖符」脅迫逼出解藥。

  更令不能相信他有異心之事.便是當初巴倫法王已口稱一力擔保他,且不需服用莫札長老的毒藥,但他卻為了表示誠意而搶服入腹,那麼他若是有異心,又何須將自己性命交在他人手中?奸狡無比的四人.千思萬想也想不出一則令人懷疑之處?

  因此皆自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若再有懷疑之心,便連蟲蛇皆不如了。

  (印度人認為蟲見人便逃乃是心虛駭畏,而蛇類則是陰森奸狡,又狠又毒,若能抓蛇玩蛇,便是勇士受人尊敬,但另有一邪教卻供奉蛇抻:)而且……萬一他是大奸大惡,勝於自己等人的萬邪之人,只須隨時引發他體內的劇毒,便可令他一命歸陰以除大患,那麼尚有何能危及眾人?因此莫札長老、烏達長老、東法王、北法王四人,內心激動無比的互視一眼後,竟然同時雙手高仲,以盤坐之姿躬身拜伏地面,行使了天竺最高之禮,以示尊敬。

  白浩眼見四人行使了如此大禮,內心冷笑中卻懂急地同施大禮回報,並且急聲說道:「四位切莫行此大禮,要知你我雙方乃是互盟之友,在下尚須藉助諸位大力實現……嘿嘿嘿……當初的盟約諾言!」

  莫札長者等四人聞言,頓時懂急且信誓旦旦的說道:「白老弟你放心,明日我們便逼使教主大舉進軍中原。」

  「哈哈……白老弟莫急,此事尚有何難?只要教主下令出擊,便可在兩月之中掌控全中土武林了。」

  「對!對!白老弟放心,此事定可如你心願達成。」

  但莫札長老卻頗有心計的說道:「白老弟,如今‘聖符’已然到手,只要你能由教主口中,探明另一件開啟:祖殿’的隱秘,我們便可立即進軍中原,掌控中土,然後白老弟便能成為中土武林至尊了。」

  「嘿嘿嘿……若在旬日以前,在下尚不敢誇口,但是自從在下由烏達長老傳授了‘迷心迷情魔功’以及:歡喜魔功’還有庫哈法王贈送的…聖粉後,如今……嘿嘿……每夜都由尤娜親自服侍在下……噴噴……她的淫功真妙,乃是在下從未遇過的,因此那些庸俗之女,豈能入在下眼中……嘿嘿…明日你們便等候在下的好消息吧。」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