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神秘約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離開輪迴都,朝天堂島飛去,禁不住大嘆倒霉,但要怪又只能怪自己。

    采采的遊戲確實是輪迴都旗下的出品,可惜已停止供應近三千年,昔日瘋魔一時輪迴都的主打遊戲,已當作文物送進了智慧殿其中一個副殿。要重溫遊戲只有求諸智慧殿,難怪智慧殿的入場費這麼貴。可憐老子剛被通天長老剝奪了入殿的資格,唯一的辦法是覷準長老外出之時,偷進殿內去尋寶。如果她不出殿半步,只好和她來個人打出手,唐突佳人是沒法子中的法子。我總覺得采采不只是遊戲中的虛擬人物那麼簡單。

    采采極可能是涅尼迦南一事裡最關鍵的角色,充滿神秘的色彩。鋒原為何不說明她是虛擬世界裡的人物?到現在我仍是百思不得其解。

    離日落約二個小時。墮落城的時間計算全依聖土的計時法,一天二十四小時,這裡的一個小時約略是個半聖土的地時。

    「鋒原!鋒原!」後方四人凌空追來。我暗嘆一口氣,曉得又有麻煩,而且更感不耐煩,只恨亦清楚事事均憑武力解決,對我有害無利,於是減慢速度,待對方趕上來。

    其中一人飛至與我併肩的位置,其他三人緊隨在後。

    「我們的老闆想見你,閣下勿要誤會,老闆保證是個善意的會面。」我朝她看去,是個姿容不俗、金睛紅髮的阿米佩斯女郎,與後面的三個男子穿的都是帶藍條光紋的黃色能量盔甲,兩肘配能量刀,均可列入好手之林。如此的手下,主子當不會差到哪裡去。

    我被通天長老撩起的情緒仍未冷卻,道:「你叫什麼名字?老闆是誰?」女郎爽脆答道:「人稱我‘長腿女’莉坦,是‘魔術手’花夫旗下首席戰士,鬼諜可否隨我們走一趟,好讓我們有個交代。」我瞄了一眼,她的腿雖緊裹能量甲,仍可看出健美修長的體態,在空中飛行尤為顯眼突出,不過比起通天長老那種說不出來的女性內涵美,怎樣都沒得比較。

    我問道:「如果我拒絕呢?你們會不會動干戈?」莉坦神色不變的道:「老闆曾嚴令我們不可用強逼的手段,所以我們只會回去如實報上。」我對她的老闆登時生出好感,順口問道:「什麼是修行者?」莉坦愕然道:「你怎會不知道?」我微笑道:「先答我再說。」莉坦呆了半晌,然後帶點羞澀不好意思的道:「你笑得很好看!」我想不到這位表面硬朗的女子,會有這種少女般的靦腆神態,而就在她說這句讚美的話同時,她開放生命的磁場,碰觸我,就像在暗裡點燃生命的火花,感覺是帶點偷情式的愉悅,接著她把生命場收回去,但我已整個人輕鬆起來,感受著阿米佩斯式的男歡女愛,體會到大黑球對此嚮往的原因。

    比起通天長老美麗強大的生命場,莉坦的生命場可說是微不足道,但感覺仍是正面和令人想多要一點的,甚至肉體的交歡。

    早在最初期接觸阿米佩斯人,除芙紀瑤外,我察覺他們外形雖然肖似人類,卻沒有我們人類的男女性徵,所以我沒法真的視他們為同類,包括秀麗在內。

    墮落城的圓門改造,最關鍵處就是賦予被改造者一副人類的身體,讓他們能從純能量的生物,降級至物質化的生物,如果你情我願,意合情投,可進行人類式的性愛行為。這就是墮落城「墮落」兩字的來由。

    以往我並沒有在意圓門改造背後的意義,只認為是阿米佩斯人銀河熱下一種最終極的仿人類手段。但現在進一步認識寶瓶、甜心和通天長老,已有一個全新的看法。

    我很想主動出擊,以生命場去回應她、挑逗她,享受她的反應,可是我實在沒法為她騰出時間,只好按兵不動,道:「莉坦還未回答我。」莉坦白我一眼,道:「修行者是天生的,他們在生命星河成形誕生時,會散發蔚藍色的光,當進入成熟期,發展出心核,他們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自發地去探索這個宇宙,將生命奉獻在勘破宇宙的使命上,不斷尋找,不用背負我們阿米佩斯人至少要培育一個後代的神聖任務。而不論出生的階層,他們超然於各階層之上,受到所有人的尊重。因他們與男女之事絕緣,故亦被稱為不可觸碰者。修行者的出現是例外而非常規,非常罕有,機率是千萬分之一。在墮落城的歷史上,只出現過一個修行者。而墮落城能有今天的繁榮,全賴她翻天覆地的圓門改造。」我道:「通天長者!」莉坦嗔道:「你早清楚,為何還要問我?」我感到愈來愈接近墮落城的大秘密,道:「見你這麼合作,好吧!我們現在去見你的老闆,不過我只可以給他半個小時。」在這一刻,我有全心投入墮落城的動人感受。

    宇宙三大超強種族中,阿米佩斯是唯一擁有物質烙印真身的生物。魔洞部人不存在物質形象,拜廷邦人則處於不固定的礦物生命形態。基於此生態條件,當阿米佩斯人接受了我們銀河人的精氣,等於被注入了生命演進的激素,創造出宇宙生命進化的奇蹟,發展出全新的種類。從我的角度去看,他們是介乎人類和候鳥間的物種。

    據大黑球說,阿米佩斯人的成長期長達五千年,在這期間他們主要靠攝取植物的能量維持生命,特別是各類果實。到他們成功培育出心核,攝取能量的途徑變得多元化,喜吃水果的習慣仍被保存下來。當年思古「重會」我假扮的韋典拿大公,曾以大盤各式鮮果招呼我。

    所以水果店遍布墮落城是必然的事,返祖的身體更能體會大嚼美果的樂趣,之前我在天堂島吃的那個不知來自宇宙何處的奇果便令我大有畢生難忘的滋味。

    根據玩樂指南,最著名的水果店是位於兩道大河交匯處的「果盤」。

    果盤也是規模最大的水果店,整個建築像個不住被兩道河流左右衝擊致水花四濺、卻永不會漂走的巨型生果盤。以萬計來自宇宙各方不同果實在盤上堆積如山,色彩千奇百怪,鮮豔奪目,雖是以合成物料製成,然而仿真度幾達百分之一百,看上去令人食指大動,口內生津。

    「魔術手」花夫約我在這個不屬於他地盤的中立地方見面,正是要表示誠意和善意。

    我隨莉坦等四人進入果盤,登時看呆了眼。可容過萬人以上的龐大廣闊空間的正中處,竟有一座長滿奇花異樹的泥石山,一道白練似的水瀑從山頂高處沖奔而下,落至地面形成一道溪流,蜿蜒曲折的在地面緩緩流淌,無數不同種類、大小形體各異的美果就那麼隨水飄流,不知屬裝飾的動態擺設,還是任君選擇。

    進入這麼一個別開生面的室內自然生態環境,濃烈的果香撲鼻而來,確實令人心曠神怡,食慾大振。

    流水把果盤的大堂地面界劃為不規則形狀,長滿金色小草的大小草坪,坪上設置舒適的能量臥椅和幾台,溪岸旁還偶爾種有低垂的植物,在飛瀑的嘩啦水響裡隨不知哪裡吹來的柔風輕鬆的擺動。

    堂頂中央最高處設有唯一的照明燈,灑下柔和溫暖的光線,朝陽般普照大地,令一切變得圓滿自足。

    果盤生意不俗,眼前的客人有過千之眾,仍絲毫沒有擠逼的感覺,大部分座位仍是空著的。有些客人選擇坐在溪水旁,就那麼濯足水中,大嚼鮮果,說不盡的寫意閒適。

    莉坦等領我登上一道跨溪而建的拱形小石橋,來到一個特大的草坪上。此坪只有兩組躺椅,其中一張躺椅挨坐著一個人,見我們來到,長身而起,道:「歡迎歡迎!鬼諜老兄肯賞面光臨,是我花夫的榮幸。」花夫這麼站起來,頓顯逼人氣勢。他比我的鋒原軀殼要高出一個頭,穿的是一襲曳地的白色寬袍,高領,長袍胸口的位置有一對飛翼的詭異圖案,黑髮披肩,頭箍金環,膚色如炭,面容古拙,滿布皺紋,可是一雙閃閃有神的金眸珠,卻像黑夜裡遠方的太陽,將一切統一起來,令人感到外貌衣著,均配合得天衣無縫。

    我本以為他只是墮落大亨般的角色,此刻已改變想法,真想以思感神經探索他的虛實,又怕被他察覺,弄僵雙方關係。

    此人有種邪異的氣度,使我不敢掉以輕心。

    我淡然自若的道:「不知閣下找我來有何指教?我另有要事,只能聊上幾句。」花夫先請我在他身旁坐下,然後向莉坦等四人道:「這裡沒有你們的事了,有事時我自會找你們,好好去玩樂吧!」莉坦看我一眼,欲言又止,這才隨其他三人離開。

    花夫坐下,若有所思看著莉坦遠去的健美背影,道:「讓我介紹你試試這裡最新的出品——索方果的汁液,索方果是蒙特利瑪星河內達思星系的產品,被發現不到百年,長於一種怪樹的根部,因發現者名索方,故以之命名。此果色香味俱佳不在話下,最特別是含有一種能增加集中力的能量素,吸取後不論你想做什麼,例如思考,或看東西都可以做得更好,對我們這副經改造的仿銀河人身體,尤有奇效。

    鬼諜老兄要試嗎?」我道:「有副作用嗎?」花夫道:「完全沒有。」又道:「我再舉一個實際應用的例子,假如你和莉坦各飲一杯,然後進行銀河式的性愛,保證是個無比動人的經驗。索方汁在這情況下將是最佳的催情液。」

    我訝道:「為何老闆你以莉坦來舉例,你認為莉坦願向我開放肉體嗎?」花夫神情自若的道:「這妮子在我手下辦事超過五千年,我清楚她的性格喜好,不要看她爽朗友善,事實上她生性高傲,從沒有異性能作她入幕之賓。唉!愈悠久的生命,令人愈懂得封閉和保護自己,此正是寶瓶一夜情人大行其道的原因。

    但看莉坦剛才對你依依不捨的情況,她看你的眼神,顯然對你大為心動。行樂及時,我們這副銀河人軀體,只能在墮落城由甜心營造的生態環境下存在,一旦離開星系,立即回復原狀。坦白說,不要看墮落城表面一切如常,實則內裡人心惶惶,不知墮落城這種好日子可持續多久。機會到手,真的不要錯過。」我心叫厲害。此人句句話中有話,峰迴路轉,能刺激你不斷深思。我閒聊幾句的想法,在這個智慧識見皆高人一等的對手前,恐怕無法如願,一時間有點不知從何問起之感。道:「花老闆做的是什麼大生意?」花夫朝我看過來,臉上的皺紋更深刻了,金睛則異芒爍動,大有感慨的道:「大生意?唉!曾經有一段時間,不但是大生意,且是墮落城首屈一指的行業。我出賣的是經驗,那是一種精神投射技術,在一段時間內,因人而異,由七天到整年,你可以變成某種魚,又或一頭鳥兒,全面去體驗它們的生活。這個名為『魂附』的玩意,搶過了輪迴都的模擬遊戲的風頭,弄得人人著迷,樂此不疲。不過寶瓶一夜情人的把戲一出,立即搶去我大半的生意。但我也不得不服氣,寶瓶的新玩意的確棒極了。自墮落城立城後,仿真人隨處可見,負起所有繁瑣的工作,但它們只是智能機械人,攝取太陽能作動力,是活的工具,沒有人會對他們有性的興趣。

    可是寶瓶的一夜情人,卻是一種能量體,擁有模擬的生命磁場,雖然只有一晚壽命,日落降世,日出後雲散煙消,但一夜恩情,可使不願向異性開放自己的人毫無顧忌地全心投入,如醉如痴。像莉坦那樣的妮子,也屢次幫寶瓶宣傳,可知一夜情人的驚人吸引力。精采的是一夜情人是仿銀河人的能量生命體,沒有一點破綻。想想吧!有什麼比和銀河人的俊男美女談情說愛、纏綿一夜,更能滿足在墮落城愈益熾烈的銀河熱呢?」和花夫說話的確有意思,只是快日落了,沒時間繼續這樣聊下去,決然道:「花老闆今天找我有什麼事呢?」花夫目光移向飛瀑,道:「我只是個中間人,代表某一方來找你說話,希望可以為雙方安排一個秘密會面。這樣的角色我真不想當,可是由於我的精神投射技術購自他們,故想推都推不掉,希望鬼諜老兄能體諒我的為難處。」他說的令我頗感意外,道:「對方是誰?」花夫朝我瞧來,道:「你相信神嗎?」我為之愕然,同時記起大黑球所謂的神,皺眉道:「這跟對方是誰有何關係?」花夫沉聲道:「因為找我作中間人的正是宗教的狂熱分子,墮落城沒多少人曉得這個神秘宗教的存在,他們平時將信仰隱藏起來,只於墮落城最大的月亮愛神月滿之時,於秘處舉行祭典,所以被一些知情者稱之為夜月教或拜月教,事實上他們真正的敦名,叫黑空連結。名稱夠古怪吧!他們也真的很古怪,連我都弄不清楚他們信的是什麼神。」我暗吸一口涼氣。另一個麻煩來了,大亨的手下不是說過鋒原與一個叫夜月的組織有密切關係嗎?看來就是這個黑空連結。假如鋒原本身是他們的一分子,事情就更撲朔迷離了。但他們為何不直接找我,而是透過花夫來找我呢?

    我問道:「他們約我在哪裡見面?」花夫答道:「墮落城有兩大古蹟,都是在立城前便已存在,所以並不載於玩樂指南上,憑弔古蹟該不算是玩樂吧!」我心中一震。花夫清楚我的身分,或許不曉得我是銀河入伏禹,但肯定知道我不是鋒原,故而當我是不熟悉墮落城的外人般,介紹解釋約會的地點。如他認為我是鋒原,直接說出地點的名稱便成。他憑什麼看穿我不是鋒原呢?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他與蝠賊有聯繫,且知道鋒原擁有復魂串,此串還落入我手中。

    花夫續道:「其中一個古蹟是大火山山腳的廢園,另一個是位於大火山東面山腰的神廟,此廟的歷史超過四千萬年,不知是何人所建,像廢園般充滿銀河人的恪調色彩,到現在仍是沒有人能解開的謎。」我盡量壓下心中波動的情緒,以免有諸內形於外,被這個厲害精明的阿米佩斯人察覺。

    花夫沉聲道:「明天晚上就是愛神月亮月滿之時,他們約你於愛神最圓滿的一刻,在神廟碰頭。」我道:「告訴他們我會準時到達。」花夫欣然道:「好膽色!我會通知他們。」又道:「鬼謀老兄已成為墮落城萬眾矚目的大紅人,一到此地寶瓶就立刻頒下懸賞令,但這還不是最奇怪的地方,最奇怪是昨晚寶瓶又忽然撤銷懸賞,老兄可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長身而起,苦笑道:「這個你恐怕要問寶瓶方有答案了!」說罷離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