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通天長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真的有點不願離開花花世界。金指環賣掉是音樂,這裡賣的是五花八門的虛擬玩意,想身歷其境過過銀河人的癮嗎?那裡應有盡有,不過都比不上一夜情人的吸引力,它也是唯一能將虛擬世界和現實結合的超級遊戲。對象、場景、情節任君選擇,就像由你自己編寫一個故事,再由自己去當其中一個角式。唯一局限就是一切只可以發生在星球上。

    二百三十層,由大至小,每一層都是獨(空)立的。最下的一層是賣經驗的專門店,我們人類的經驗分門別類在店內出售。例如人類的性愛,付能元幣後,店員透過儀器直接把經驗下載到你的神經去,至於你能保留多少,就看你吸收的能力和心核的容量。

    直到那一刻,我方曉得阿米佩斯人不但沒有肉體的性愛,且沒有我們人類推崇備至的愛情。他們兩性間確實有互相吸引的動力,但從不追求肉體的親密關係,不知情為何物。至於他們的男女關係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就超出我的經驗和認知範圍了。難怪那次我偷吻秀麗,她的反應那麼震駭。唉!希望芙紀瑤真的進化為人類,不然我將沒法得到她的愛。

    我投進海洋中。

    趁日落前有點時間,花些談話費去找通天長老,怎都勝過到處打聽有關涅尼迦南的事,甚至可以透過他向寶瓶下挑戰書。我對寶瓶的熱烈度,僅次於尋找大黑球,涅尼迦南只可以排在第三位。

    智慧殿是位於海水裡的透明圓球體建築組合,一主八副。位於中央的主球體積最龐大,其餘八個是只有它十分之一大小的副球體,眾星拱月般團團環繞著它,由主體伸延的圓管接連起來,在離海底三十個地米處自由寫意地飄浮。

    下方是五光十色、千奇百怪壯麗的珊瑚礁和水生植物,一群群不同種類的魚類生物上下潛游,智慧殿所處的是個奇異充滿生命活力的海洋世界。陽光從海面折射下來,更是疑幻疑真,脫離了現實的框架。

    我施展潛泳的本領,感受著海水寒中帶暖的滋味。包裹星河的引力在這環境失去了作用,就如在外空飄浮,但卻完全沒有外空那種隨之而來的孤寂感覺。我忍不住與一群數千條巴掌般大會發光的魚兒上鑽下潛,繞著智慧殿往來穿梭,這才朝智慧殿主殿的唯一入口遊去。

    嬉玩了這麼好一會,出奇地仍不見有進出智慧殿的同道中人,到抵達入口,穿過阻隔海水的力場,方發現缺乏捧場客的原因是入場費雨大個能元,實在太貴了。

    花花世界的遊戲收費一般是半個能元,最昂貴的一夜情人一夜計也只是收三個能元,難怪沒有人肯花錢參觀智慧殿。

    踏足主堂渾圓大空間的底部,看不到任何展品,只是以萬計拳頭般大小的水晶球,像一個個氣泡般在其空間內飄浮,配合外面的海洋奇觀,更像一個夢境。

    「鋒原先生,歡迎到智慧殿來。」我愕然望去,登時眼前一亮。

    我所遇過的服務員,不論金指環或花花世界,都是沒有生命的仿真機械人,雖然笑容可掬,男俊女俏,但對沒有生命能量場的虛擬人,你不會產生出共鳴感覺。

    可是眼前的服務員,出奇地是百分之百的阿米佩斯女性,身材苗條結實,一身橄欖色的皮膚,金色的頭髮壓低得緊貼頭上,像頂帽子。長相俏麗,綠色的眼睛如兩泓秋水,一身貼體的能量服,英姿飆爽中又不失女性嫵媚之態,非常動人。而最令我注目的,是她天鵝般修長優美的玉頸,使她充滿了古典的美態。

    我看阿米佩斯女性的方式,就是人類的審美方式,眼前的阿米佩斯女子,的確非常出眾,即使以人類的標準來品評,仍可列入尤物的級別。

    我奇道:「你怎知我是鋒原?」阿米佩斯女子來到我身前,媚秀的眼睛好奇地上下打量我,道:「鋒原先生不是墮落城的常客嗎?竟不曉得智慧殿屬保護區之一,必須由甜心監定身分。不過這並不構成問題,先生已付了費用,也確認了資格,可以下載兩個主球一個副球,又或五個副球的資料。」她站得很近,在離我不到兩步處說話,我嗅吸著她迷人的氣息。從她嬌軀飄送過來的芳香,一如以前銀河時代接觸女性的,但這只是表面的情況。

    在物質接觸的層面下,她的生命磁場,與我透過鋒原軀殼產生的磁場,正以若即若離的微妙方式,密觸交感,那是實在又沒法具體形容的滋味,就像陽光溫柔的撫摸灑照,又或廣闊無垠的海洋一浪接一浪的緩緩沖刷灘岸,這是我從未有過的感覺。

    我意識到這是由於我換了一副阿米佩斯男性的軀體,從而產生比肉體接觸深刻得多的磁場效應。我終於認識到阿米佩斯式的男歡女愛,這是個無與倫比的發現。

    她對我有好感嗎?

    我搖頭道:「小姐可否解釋得清楚一點?」她訝異的看我一眼,該是因我搖頭的動作。然後道:「智慧殿由一主八副的堂館組成,主殿記錄的是銀河人的歷史,是我們阿米佩斯王國境內有關銀河人唯一、也是最完備珍貴的資料儲存庫,由他們的進化,到他們滅絕前約二千年的文化史,均分門別類有系統的儲存。鋒原先生只要發出思感波,搜尋系統會將內容最接近的資料球下降至先生的頭頂處,進行傳送。不過先生顯然尚未有特定的目標,所以搜尋系統仍處於休止狀態。」我不能置信的叫起來道:「怎可能有這麼一個關於銀河人的資料庫,是誰收集的?」她橫我一眼,道:「先生是第一個問這個問題的人,當然是由本殿收集的啦!」我差點忘掉到這裡來的目的,可是實在太震驚了。別人不會懷疑,但我卻是疑念叢生,其中定有蹊蹺之處。

    阿米佩斯美女續道:「傳送的時間視乎智慧球內儲料的數量,若要傳送整球的知識,最短的傳送時間是三天。」我登時打消了傳送的念頭,皆因時間無多,今晚還有要事處理。說話間,她的生命磁場有增無減,我的感覺更趨強烈,不知是不是因引起她對我的好奇心。我的心被觸動了我仰望在上方飄浮的智慧球,感慨萬千。在我們的時代,亦設有自然歷史博物館一類資料中心,以標本、圖文、模擬影像等等方法,呈顯一眾絕種生物的生時情況。現在我於同類滅絕超過六千萬年後,在遙遠的另一星球,看到這樣的一個博物館,真是百感交集。

    「鋒原先生!鋒原先生!」我茫然朝她看去,她移近至離我只半臂的近處,一雙眼睛異采漣漣,輕輕道:

    「我感覺到你心中的哀傷情緒,像星球滅亡時的爆發。在你身上發生過什麼事呢?」我只隱約聽到她說的話,另一個幾乎掩蓋一切的聲音在我心中悲愴的呼叫道:

    「人類完了!人類真的完了!」彷彿中,眼前的她變成美阿娜,當我猛然記起現在的美阿娜豈非絕色,倏地清醒過來,才發覺我正用力抓著她兩邊肩膀。

    阿米佩斯美女雙眸緊閉,俏臉發白,嬌軀強烈地抖顫。嚇得我連忙鬆開兩手,又不明白她為何有這麼強烈的反應。

    阿米佩斯美女的下一個反應完全出乎我意料之外,她原本緊攫著我的磁場,從開放遽變為封閉,那種得與失的對比使我難受得要命。接著雙目睜開,射出不會令人誤會是別的情緒的憤怒,就那麼一掌當胸拍過來。

    換過是我的真身,肯定來得及封架或反擊,替身則不行,唯有硬捱她此掌。

    「砰!」能量光花四濺,我應掌後拋,直跌出十多步遠,全身疼痛,經脈欲裂,第三代的鋒原軀殼差點報銷,背脊著地,重重掉在地面,離出口不到五步。

    她一陣輕煙般追過來,玉容寒似冰雪,與剛才的她判若兩人,冷然道:「你太放肆了!竟敢隨意觸碰我,無視我修行者的身分。你到智慧殿來,又完全沒有追求知識的意圖,分明心懷不軌。不過看你能硬受我一掌,一身修為得來不易,姑且饒你一次,不作上報。」我勉強撐起上半身,苦笑道:「我的確不是為知識而來,而是要找通天長老,煩你通報一聲。」美女呆了一呆,不知是因為我苦笑的神情,還是因我找的是她的老闆,好半晌後,道:「不論你來找我是為了什麼,我是不會接待你的,付談話費也別想。」我失聲叫道:「你就是通天長老?我的老天爺!」這個誤會真的使人啼笑皆非,更令我哭笑不得。在來智慧殿前,心目中的通天長老該是個長著長鬚的慈祥長者,又或像個遠古時期德高望重的有道高僧,但絕沒想過是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這回怎辦好呢?開罪了最不應開罪的人。我對阿米佩斯人太無知了。

    通天長老冷冷道:「不要裝模作樣,在墮落城,誰不曉得智慧殿是由我掌管。

    你已被取消再進入智慧殿的資格。」正要告訴她我是唯一不知道的那一個,整個空間陷進黑暗裡,能量風捲來,我被託上半空,隨能量風捲旋,急轉陀螺般穿過力場門,砲彈般斜斜往海面射去。

    這樣的送客方式真特別。

    「噗通!」能量風準確無誤地把我丟進一個小湖去,此時我的鋒原軀殼復原,稍觸湖底,往上回升,直升至湖面上的高空,好看清楚遠近形勢。

    我對通天長老已持不同的看法,可說是刮目相看。

    墮落大亨雖是星球上響噹噹的人物、能獨當一面的巨頭,但比之她實相差得太遠。通天長老不單是墮落城最有識見者,更大有可能是星球上的第一高手,功力精純深厚,如此人物,大可縱橫宇宙,偏偏蟄伏在小小一個星球上,還是墮落城這般的地方,其中必有我想不通的理由。修行者?什麼是修行者呢?真想找個人來問問。

    環目四顧。

    遠方有一座尖塔形的建築物,記起是玩樂指南中的輪迴都,製造的產品被標榜為模擬遊戲的極品,參與者頗有如轉世輪迴般的經歷,當然收費比花花世界貴很多。心中一動,想到還有點時間才是今晚主菜上台的一刻,不如到那裡去查聽,看看可否得到採採的資料。

    遂收拾心情,朝輪迴都飛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