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超級生命體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花花世界是墮落城十大建築之一,狀如上大下尖的渾圓陀螺,虛懸在著名的忘憂湖上方,整棟分二百三十層,以透明類似玻璃的物料製成,緩緩自轉,身在其中,可飽覽三百六十度的湖岸景色。

    忘憂湖亦是一種叫彩鳥的高貴美麗鳥兒棲息繁衍之地。彩鳥體形纖小,可是當它們以千萬計成群結隊的環湖飛翔,真教人嘆為觀止。特別是它們的羽毛能折射日光月照,色彩變幻無方,更是蔚為奇象。早在從圓門輸入有關花花世界的資料時,我已遊興大動,剛巧一夜情人的招待所設於第二百零八層,我可順道一遊。

    不過我的財富已在金指環隨第一代的鋒原軀殼壯烈犧牲,而一併捐軀的還有一對能量刀,想拿去變賣點能元都不成。在這個在在需財的地方,我連花花世界的大門也沒法踏進半步。

    幸好還有個欠我債的大混蛋,墮落大亨是也,去向他討債該沒有什麼難度。

    我該算是幸運的債主,有個這麼富有的欠債家伙,一夜情人可是非常昂貴的玩意,不是一般人負擔得來的。

    墮落大亨的座駕巨碟形飛艦出現在我的思感網上,幾下心跳的短時間裡,我對巨碟艦已作出詳盡的分析,登時大感頭痛。

    巨碟艦直徑達二千個地米,分上中下三層,透明圓頂位於艦頂中央,外殼以超強的合成礦物構成,具備膨脹和收縮的功能,其柔韌堅固度僅次於秀麗號的晶石體,貫滿能量,縱使我現出真身,在摧毀其強大護盾前,實無法穿越,何況我須保著這最後一副鋒原的軀殼。

    其次是墮落號有個完善精微的偵察系統,探測半徑達四分之一光年,包容了整個星系,若我以鋒原的軀殼接近,肯定落在對方的偵察網上,無所遁形。

    我愈來愈感到墮落大亨的不簡單,他背後當有龐大的勢力支持他,若依據小鬍子說的,那該是不甘屈服於阿米佩斯貴族統治的平民叛軍。

    我曾想過分解鋒原的軀殼,然後收進心核,必要時再拿出來使用,可是我自知沒有復魂串的本領,再複製出來的鋒原,只能得其形失其實,最糟糕是沒法建立如復魂串般心核和假軀間精微至可瞞過高手如秀麗、比爾的聯繫。

    我貼地隨地勢起伏進行隱蔽飛翔,潛心思索。

    生前的鋒原,確可列入高手之林,否則怎可以在尤西斯命親自領軍追殺下,仍脫身而出?可是憑他這個級數,仍未足以使他成為大名鼎鼎的鬼諜,他肯定有獨特的本領,使他進退敵陣如入無人之境,那才合理。會不會是和復魂串有關係?

    想到這裡,靈思乍現。

    我雖然不可以將軀殼收進心核,卻可以在心核內改變軀殼的分子結構,只要不影響心核和軀殼的關係便成。軀殼只是個工具,如果這個工具能避開對方的偵察網,便等於隱形。鋒原肯定是利用假軀這方面的特性,進行他的間諜任務。

    想到這裡,豁然而通,軀殼分解重組,但聯繫始終不變。十多下心跳的光景,軀殼不單進入近乎零能量的狀態,還可讓能量穿過,包括光能在內。

    軀殼空氣般消失。

    同時心中一動,寶瓶該是以同樣的手段,顯形和撤退。真是一里通,百里明。

    現在只剩下一道難關,就是一個機會。

    約是墮落號千分之一大小、同是碟形的飛行器,出現在我的思感網上,自遠而近。心忖或許就是這個東西,昨天運載我離開墮落號。

    我算準距離時間,跟在碟機的後方,進一步減低被探測到的可能性,當墮落號艙腹的入口旋開,我附上碟機的底部,成功偷進墮落號去。

    我從碟機底部閃出,趁降落坪的十多個守衛注意力集中到張開的碟機的一刻,先貼向一邊艙壁,再升上艙頂,居高臨下視察形勢。為了使軀體得到行動的動力,我注進適量的動能,仍保持著半隱形的狀態。不動時與背後的環境融為一體;行動時,則迅如疾風。除非對方有秀麗、比爾般的高手,休想察覺我的存在。

    有個人被押出碟機,上半身箍著能量銬,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赫然是昨天被我生擒逼供的小鬍子,想不到他竟沒法逃出墮落大亨的魔掌。算他走運,也算我走運,因為他可帶我直接找到墮落大亨。墮落號是艘有強大防禦力的宇航艦,層間和所有間隔均是能量壁,出入口均設有能量門,我的思感能亦沒法穿透,除非有獨角的本領,否則逢門破門的去找墮落大亨也要大費功夫。

    我從上方追著押送小鬍子的隊伍去了。

    墮落大亨聽罷小鬍子如實招出昨天和我之間的情況後,大發雷霆,一個手下進來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他立即冷靜下來,指著被鎖在拷問椅的小鬍子道:「看緊他,待我回來再決定如何處置。」言罷獨自朝另一道側門走去。

    我豈敢怠慢,沿頂壁追在他身後,忽快忽慢,墮落大亨似是滿懷心事,又或因在自己的艦內驚覺性降低,對我完全沒有感應。經過一道長廊,廊端旋開一個圓洞門,墮落大亨穿門而入,當圓門關上的一刻,我已藏身一角,默察形勢。

    此室只有剛才的辦公大樓四分之一大小,但已相當寬敞,只有一個圓門入口,沒有任何裝置、儀器或監視系統,唯只在頂壁中央處,設有一個圓盤,射下一束直徑約半個身長的強烈白光,投射下方地面的方形凹凸平台上。我不敢以思感能去偵察分析,怕因能量的變異,引起墮落大亨的警覺。隱隱中,我感到這是一個傳訊系統。

    同時心中叫妙,此室擺明是密室,牆壁能量加倍,只要我守著出口,宰了他也沒有人知道。

    但我當然不會立即出手,那將失去過一吹「鬼碟癮」那種深入敵後、神不知鬼不覺地刺探敵人的樂趣。

    大亨站在光束旁,伸出戴上手套的特大左手,五指輕觸光束。

    光束轉動起來,由慢轉快,不一會光束中出現一個人的身形,由黯淡變為清晰,現出一個「光人」。

    我從壁頂緩緩落下,立在大亨身後一角,好奇得要命等待大亨和對方的通訊交談。我還是首次目睹阿米佩斯人的遙距傳訊。

    光人是個軒昂魁梧的男性,隱約可見五官輪廓,臉上有一種不可捉摸的神情,發濃眉粗,目光深邃嚴肅,一身能量盔甲,盯著大亨,不悅的道:「我已吩咐過你,若非有天大重要的事,不要找我。要避過甜心對星系的監察系統,須花很多的氣力。甜心一天比一天厲害,真是不可思議。」平時不可一世的墮落大亨,此刻變得馴如羔羊,收回伸出觸碰光束的左手,低聲下氣的道:「如不是情況特殊,形勢緊急,怎敢驚動上帥?」接著詳細報上昨天發生的事。

    上帥聽罷冷然道:「那鋒原釋放強生後,有沒有到廢園找寶瓶?」大亨戰戰兢兢的道:「應該沒有,我們監聽不到鐘響。」我聽得為之愕然,難道寶瓶影響的只是軀殼的感官神經,當時經歷的是她一手幻化出來的虛擬世界?

    上帥淡淡道:「你太魯莽了,竟不將鋒原的警告放在心上。」大亨叫屈道:「可是涅尼迦南只是穿鑿附會的神話,自七億個宇宙年前芙紀瑤登位後開始流傳,涅尼迦南之星更是無稽……」上帥截斷他道:「漠壁稱帝了。」大亨呆了起來,我更是摸不著頭緒。

    上帥肅容道:「自烏靈山之盟後,漠壁一直圖謀拜廷邦和阿米佩斯王國進一步合併,其要求芙紀瑤嫁與他為後,我們還以為只是漠壁統一兩國的手段和象徵,到剛才的一刻,我才知道大家猜錯了,事情遠不像我們原先猜想的簡單。」我聽得心中掀起驚天巨浪,頭皮發麻,能量波盪,幸好交談中的兩人注意力集中在對方身上,否則必引起他們的警覺。

    對!上帥猜得對,漠壁是不會做無聊事的,更不會強芙紀瑤之所難,硬逼芙紀瑤當他名義上的皇后,他這麼做必然有因,具實際意義,至於是什麼,就要聽上帥繼續說下去。我大有不虛此行之感。

    大亨卻是一頭霧水,道:「我不明白!」上帥解釋道:「我們阿米佩斯的女性均有在精氣交感裡,結下精胎的能力,然後在生命星河經千年培育,誕下新的一代,但只限於同類之間。可是超卓如芙紀瑤者,如得漠壁全面配合,他們的精元結合後,在某種特殊的情況下,是有可能產生一個全新品種、集拜廷邦和阿米佩斯之長的超級生物,這個嬰兒無可爭議地必受兩國擁戴,成為合併國里至高無上的領袖,也只有他能擊敗上參無念,統一宇宙,成為另一個奇連克侖。」對阿米佩斯人,我所知實限於皮毛,所以對這方面無從猜測,此刻大有茅塞頓開之感。同時猜到上帥接著要說的話。

    上帥續道:「最近漠壁忽然稱帝,我本百思不得其解,因為拜廷邦和阿米佩斯王國已關係破裂,魔洞部則蠢蠢欲動,實非稱帝的好時機。現在我終於明白了,漠壁對芙紀瑤再沒有指望,退而求其次選擇了秀麗,而秀麗亦是芙紀瑤外他唯一的選擇。只有秀麗具有同等的能力,我們不該再稱秀麗為大公,因為她已升格為帝后。

    坦白告訴你,涅尼迦南並不只是古老的虛無傳說,而是確有其事,只是這個秘密一直被大公級以上的貴族封鎖著,而秀麗正是知情者之一,否則她不會到墮落城來追尋傳說中可以打開涅尼迦南的神物。如被秀麗取得涅尼迦南內的寶環,她和漠壁結合產生的怪種,將可得到始祖們的允許和助力,在生命星河最神秘莫測的生命海洋中進化為全新的生命,而這個超級新生命體勢必可以統一宇宙,我們多年的努力會雲散煙消,宇宙將進入沉淪黑暗的極權時代。」大亨緊張的道:「我現在該怎麼辦?」上帥道:「你什麼都不該做,這件事已超出你能應付的能力,在這樣的形勢下征服甜心已不是最重要的了。鋒原這個人絕不簡單,我看他是故意被你生擒,至於他這樣做的原因我仍未想得通。我會立即從流星角趕來。通訊結束。」影子和光束由濃轉淡、消失。

    大亨仍是一副驚魂未定的神態。

    他擁有返祖的「虛擬人類肉體」,故有此人類的反應。

    我欺往他身後,現出鋒原的軀體伸手輕拍他肩頭。

    墮落大亨渾身一顫,他的反應蠻不錯的,幾乎是本能地回身左手疾劈我面門。

    「蓬!」他戴上黑手套的巨靈掌劈在我格擋的手肘處,劈得我半截手臂差點失去感覺,當真不賴,亦證明他能在墮落城闖出名堂,確有真材實料。不過如不是我想速戰速決,他休想劈中我。

    墮落大亨看清楚是我,雙目射出驚駭欲絕的神色,想變招已來不及。他是全力攻擊,我是留有餘力,相去甚遠。

    就趁他的巨掌被反震彈起,另一手來不及封擋,胸口空門大露的剎那,我一掌推出,正中他心窩。

    墮落大亨慘哼一聲,應掌拋飛,越過通訊儀,斷線風箏似的擲往對面的室壁。

    此擊雖震得他全身能量細胞亂成一團,卻未足以癱瘓他,只要數息光景,可以回復戰力,連忙緊跟在後,橫空追去。

    「砰!」墮落大亨的背脊重重撞壁,再滑坐地上,旋又勉力跳將起來,我已趕上去連環三掌拍在他的頭頂處。

    「蓬!蓬!蓬!」能量光花四濺。

    第一掌震散他的能量護罩,第二掌破掉他正在重組的能量,第三掌害得他更慘,改變了他的能量組合,將他變成一個「生物炸(空)彈」,這是我從他那裡學來的技倆,卻要比他的技術更有效率、更準確、更便捷,形似實異。

    大亨跌回地上,靠壁坐著,臉上再沒有半點血色。他比任何人更清楚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情況。

    我蹲下來,看著他微笑道:「這叫以牙還牙,以眼還眼,滋味如何?」大亨駭然道:「你想怎樣?」我用手作了個爆開的手勢,道:「好嗎?」大亨魂飛魄散的嚷道:「我可以向你道歉,可以賠償,大家有話好說。」我擺出蠻不在乎、無可無不可的姿態,問道:「涅尼迦南是什麼鬼東西?」大亨惟恐觸怒我般叫道:「我只知道涅尼迦南是一座消失了的宮殿,裡面藏有我們阿米佩斯人著名的金環,至於詳情,恐怕只有通天長老清楚。」我道:「到哪裡找通天長老?」大亨忙道:「通天長老是智慧殿的掌殿人,長駐候教,不過與通天談話是要收費的,絕不便宜。」我笑道:「有你支持我,再貴也不成問題。甜心的智能系統安裝在什麼地方?」大亨嘆道:「我們也想知道答案,只是甜心是台會自我提升和進化的怪物,現在她和星系的防禦系統結合在一起,沒有人曉得她把中央處理器安置在什麼地方。

    唉!我認栽了!」我心中好笑,我只是虛張聲勢,雖暫時將他化為生物炸(空)彈,卻不懂如何引爆,而這種模擬出來的狀態是有時限性的,不過當他回復正常時我早挾著大筆能元和帶著小鬍子遠離墮落號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