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誘惑化身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我可以想像以前這裡的模樣,一個由重重疊疊陡崖峭壁合圍而成的大深谷內,某一有心人匠心獨運依隨谷勢建造一個幾疑遠離人世的神秘花園。水池、花圃、樓閣亭台廣布其內,其上峰巒疊彩,林木參天,湯姆隆那丹星系的太陽透過雲霧射進來,秘園奇花異樹彩色繽紛,景色千變萬化,美得難以描繪。

    可惜這該是千萬年以前的情況了,不知經歷過甚麼可怕的災劫,整座崖谷像曾被烈火焚燒,土石焦黑,光禿禿一片,不見半根青草,遍地頹垣敗瓦,道路難辨,只有一個破損不堪由合成金屬製成高逾人身、覆碗狀的大鐘,孤零零的被棄置在廢園的正中處。

    剛升上崖邊的一輪明月,為它投下一個淡淡的影子,作破鐘唯一的伴侶。

    我降落破鐘之旁。

    這個依我們人類園林設計為藍本建築的谷園,正像銀河文化般,多少風流,早成過去。不論阿米佩斯人如何迷戀銀河文化,在墮落城呈現出來的,只剩下一個模糊的影子。

    小鬍子該已逃離星系,而墮落大亨一黨則焦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不知出了甚麼情況。

    我切斷與對方遙控系統的連繫,心神回到眼前的破鐘,同時透過軀殼的神經撒出思感網。

    整個大火山區,每一道衝奔而下的大河,高低起伏的丘陵,盡在我掌握中,卻杳無人蹤。

    難道寶瓶聽到鐘聲,才急急趕來,這是不合情理的,關鍵肯定在破鐘上。我伸手輕撫破鐘,冰涼的感覺傳人掌心,出奇地鐘體沒沾上塵埃。我下步該怎麼走?墮落城的情況就像一個錯綜複雜的棋局,可能性很多,不同的棋著會有不同差異的後果。我的目標是大黑球,但涅尼迦南卻引起我的好奇心。它能引來秀麗、比爾等爭相競逐,該是事關重大,甚至可能影響宇宙三國的爭雄鬥勝,我豈可坐視不理?

    鋒原的采采又是怎麼一回事?假設她只是虛擬世界裡的人物,如何把定情珠又或涅尼迦南之星交給她?我如深陷迷霧之中,沒法掌握事情的真相。

    「當!」我一掌拍在破鐘上,發出激盪深谷的鐘鳴,意想不到的情況,奇蹟般在我眼前發生。

    變化起自破鐘,構成鐘體的粒子活躍起來,像有一雙無形的手,為它開始進行修復的工程,又如我敲鐘的鳴震,開啟早深埋鐘內的一個程式,不片刻它再不是先前破損的爛鐘,而是一個金光燦爛、如若新制的大鐘。

    能量流以金鐘為核心,洪潮般往深谷擴散,花草樹木從地面長出來,本須歷時以年計的生長過程在眨眼間完成,頹敗的破磚碎石自動重組,橋、池、路、亭、閣一一重現四面八方。崖壁處爆裂噴泉,嘩啦聲中直瀉而下,清澈的流水滿注乾涸的河道,片刻間我想像中的園林美景在月色下復活。

    我難以置信的看著在四周發生的奇景,最令我震撼的不是造成如此幾近神蹟的力量,而是其內涵。每一棵樹、每一朵花、每一根草,我都可以叫出它們的名字,對它們我不單熟悉,還有最深刻的感情,因為它們都是曾在聖土存在過的植物。

    我再沒法回想深谷之前了無生氣、頹敗死亡的氣息。山谷四周奇峰競出,林木茂密,碧水流經谷底血脈般的大小溪河,形成數以百計的飛瀑彩池,水動石變,在月照下美景交織。

    樟子松、紅松、落葉松各類松樹,楊樹、樺樹、胡桃、水谷柳、榆、椴、色木等等紛陳羅列,蓊鬱蒼莽,在陣陣長風下輕搖擺舞,沙沙作響。左方一個桂樹林的香氣,隨風撲鼻,比美酒更令人迷醉。各式鮮花、大紅花、玫瑰、菊花、芍藥、幽蘭在園圃內盛放,五色斑斕,七彩繽紛。

    我看得頭皮發麻,屏止呼吸。目睹此似是針對我這最後一個人類的精采表演,我一時間失去思考的能力。

    不知過了多久,我緩緩轉身,一道碎石小徑迂迴而去,穿過一座竹林,通往一座宮殿般富麗堂皇的建築物。

    找深吸一口氣,收攝心神,舉步前行。

    我拾級而上,登抵建築物的大門前,下意識地找尋門鈴一類的設置時,大門緩緩張開。我頭皮發麻的往裡看,首先吸引我的是在上方垂吊下來的傘形水晶吊燈,照得廣闊的廳堂如同白晝,這麼一個在聖土文物房子慣見的景象,在這銀河文化毀滅六千多萬年後離聖土以億萬宇宙光年計的另一星球出現,是多麼不可思議畫飾、精巧的家具、銀質的枝形燭台、沙發、紅木高背椅幾,組合而成古色古香、美輪美奐的安居環境。眼前絕不是一個銀河文化以外的異族根據殘破的資料片斷能模仿的,即使我們以前聖土的考古專家,怕也沒法這樣無微不至地重現不知多麼久遠前的廳堂。

    我心中充滿疑惑。

    目光投往牆上的掛畫,幾敢肯定是我們人類聖土古代大家的油彩作品,可是由於我對古藝術見識淺薄,所知有限。噢!我的老天爺,這一幅我見過,畫題好像叫《星夜》,可惜我忘了畫者的名字。那種把星空變成像內心掙扎的特別景象,到此刻我仍有深刻印象,不會認錯。

    銀河文化不是早已完蛋產留下來的只有支離破碎的殘屑,例如從一塊酒樽的碎片發現酒的殘餘。怎可能連我這身為銀河人也只有模糊記憶的東西,卻完完幣幣地重現此地呢?這是不可能的。

    我一步一步朝《星夜》走過去,腦袋一片空白。隱隱中我感到事情極不尋常,卻沒法具體說出不尋常處在哪一方面。

    身後傳來一聲嘆息。

    我沒有回過頭,沉聲道:「寶瓶!」一個平靜、悅耳、柔軟、純淨,如同一株忘憂草般令你因聆聽而忘掉了一切煩惱的聲音在後方一陣風似的吹過來,道:「鋒原!鋒原!這是你的名字嗎?你真是鋒原嗎?還是另有身分?」我呆瞧著牆上的《星夜》,心中充滿某種難以言喻的情緒,就像久遊不歸忘掉鄉上失落了的遊子,忽然在異地接觸到家鄉特有的土產。苦笑道:「我的確不是鋒原,你不但認錯人,還下錯懸賞。」寶瓶道:「那並沒有關係,只要涅尼迦南之星在你手上便成,你可以把東西交給我嗎?」我轉過身去,終於見到被形容為墮落城最神秘的美女寶瓶,亦如思感網感應到的,眼前的寶瓶並不是真實的血肉之軀,只是一個視覺的幻象,一個倩影,是驚人地有魅力的虛影。

    她坐在面對我的沙發上,一頭烏黑閃亮波浪形的長髮,端莊、沉靜。藍色的眼睛帶著一絲似是與生俱來的憂鬱,眼角朝上傾斜,如絲的細眉,雪白的肌膚。唉我該怎樣形容呢?她是如假包換、百分之一百的人類美女,不像其他阿米佩斯女人,除芙紀瑤外,即使秀麗你也可一眼看出她不是人類,不論如何肖似。特別是含蘊在骨子裡的韻味。

    可是我又曉得她不是真實的存在,只是一個幻影,正如掛在牆上的《星夜》。

    最震撼的是她穿的是一種叫旗袍的金色古服,長至拖地,強調了她玲瓏的曲線、優雅的體態。我的老天,再加上長統白絲手套,白緞子作披肩,那種雍容華貴的古典美人外貌形態,儘管只是個不具物質的幻影,已足令我生出我見猶憐之心。

    一時之間我目瞪口呆的瞧著她,開始明白她為何被稱為誘惑的化身。

    想到這裡,我心中劇震。

    絕色之所以被稱為天妖,是因她能化為目標生物內心中最渴望的東西。但她之所以能變成美阿娜,皆因美阿娜是我最心愛難忘的女子,永恒地存在我心中。

    比爾說過寶瓶是誘惑的化身,故墮落城民喚她作小絕色,當然也有善解人意」的本領,變化出最能觸動對方心靈的東西,如周遭的環境和眼前楚楚動人的絕色佳麗。

    問題來了,現在她變出來的東西,例如《星夜》外的其他畫作,都是不存在於我記憶中的事物,因而並不是「因我而來」,那她是從何處得到這些資料?

    我再吸一口氣,道:「涅尼迦南究竟是甚麼?」寶瓶沒有任何驚奇或錯愕的反應,柔聲道:「你真的不是鬼諜鋒原,所以不清楚涅尼迦南,我可以告訴你涅尼迦南的秘密,但告訴你俊,你肯交出涅尼迦南之星嗎?」我坦然道:「不可以!」實瓶幽幽的嘆了一口氣,神態楚楚可憐,語氣卻仍是那麼平靜溫婉的道:「那很可惜呢!現在我的力量仍未足以對付你,但我是不會放棄的。再見了!」

    她說出「再見了二二字時,她美麗的倩影、華麗的廳堂,甚至整個谷園,所有花草樹木、溪流飛瀑,全都雲散煙消,去如春夢了無痕,只剩下我孤零零一個人站在一堆頹垣敗瓦上,陪伴我的只有掛在夜空的明月和不遠處的破鐘,心中感到無比的失落和難受。

    在這一刻,我曉得已和寶瓶結下不解之緣,我定會找出她的真相。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