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比武取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這日清晨,朱少陽來道祁連山的山腳下。

    這日正是神鷹幫幫主魏世駿和東北三省綠林總瓢把子顧海相約的日子。

    因此祁連山的山腳下站了許多神鷹幫的弟子,看來戒備還是十分森嚴的。

    朱少陽由於有「武究天尊」給他的神鷹幫的令牌,因此還是十分順利地到達了山頂上。

    在山頂上,早已站立了十幾位武林人士,而其中一位鷹眼虎視,顧盼呈威的瘦削玄衣的中年漢子正是神鷹幫的幫主魏世駿。

    而另一位身著藍施的矮叟正是被東北三省綠林同道公推為總瓢把子的「翻雲手」顧海,今日他們雙方在祁連山頂相聚乃是為了解決雙方的糾紛。

    這本是一件很秘密的事,如今卻不是了。

    因為他們看見一位英俊的年青人也到了山頂上,心中不由十分驚訝。

    而這個年青人正是朱少陽。

    朱少陽禮貌地對這些人問道:「請問哪位是神鷹幫的魏幫主?」

    魏世駿聽了一怔。

    沒想到這年青人找的竟是自己。

    他對朱少陽說道:「我便是魏世駿,不知閣下找我有何事?」

    朱少陽見這位身穿玄衣的中年漢子便是魏世駿,於是接著說道:「在下朱少陽,此次來尋魏幫主,乃是為了向幫主借一幅圖?」

    魏世駿聽了心中不由感到奇怪,於是問道:「什麼圖?」

    朱少陽回答道:「是一幅有劉伯溫題文的四景圖。」

    魏世駿聽了朱少陽的話後。

    心中十分驚訝,對方怎會知道自己手中有這幅四景圖。

    這幅圖魏世駿一直把它當作寶貝來看,很少有人看過自己有這幅圖。

    但如今對方知道自己手中有這幅圖,他知道再說什麼也沒有用,於是他反問道:「閣下憑什麼要我將這幅圖借給你呢?」

    朱少陽笑了笑,說道:「魏幫主,這幅四景圖乃在下的家傳之物,因此我希望你能將此圖借我一用。」

    魏世駿不由一怒,說道:「閣下還是請回吧!這幅圖我是不會給你的。」

    說罷,手一揮,就讓手下人要將朱少陽趕下山去。

    朱少陽見此。

    心中不由突生一計,於是他阻止道:「慢著,魏幫主,我知道要讓你心甘情願地將四景圖拿給我,是不太可能的,這樣吧!魏幫主,我們來打個賭!」

    說著,從懷裡掏出了三粒在曬鳳樓裡拿的珍珠貓眼兒來,對魏世駿說道:「魏幫主,我這裡有三粒寶石,相信價值絕對比你手裡的四景圖只多不少,我們作番比試,如果我贏了,就請魏主將四景圖交給在下,如若在下輸了,那麼在下便將這三粒寶石雙手奉下。怎麼樣?魏幫主?」

    說完,朱少陽故意做了個挑釁的神情。

    魏世駿見了朱少陽手中的三粒寶石,心中也是一陣狂熱。

    他知道朱少陽手裡的任何一粒寶石都比那幅四景圖要值錢了許多,更何況是三粒?

    當下他也沉思了片刻。

    接著對朱少陽說道:「閣下既然提出這個條件,那麼我就答應與你作這番比試!只是這幅四景圖現在不在我的身邊,若不這樣,比試在三日後進行,怎麼樣?」

    朱少陽見對方提了這個並不苛克的條件,當下點點頭答應了他。

    三日後,祁連山頂,朱少陽與魏世駿一行就比武的方式談論了起來。

    最後,雙方決定比試採用三局兩勝,神鷹幫選派三人與朱少陽進行比試。

    首先由神鷹幫的總護法,九指禪師與朱少陽進行第一場的比試。

    這九指禪師原尖少林寺中習武,後來在一次下山途中犯了色戒,被趕出了少林寺,後投奔了神鷹幫中。

    由於他武功高強,魏世駿便委以他總護法的職位。

    九指禪師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向朱少陽合掌當胸。

    冷然說道:「朱少俠,貧僧想與你在雙掌上比試一下,不知少俠意向如何?」

    朱少陽點頭說道:「大師既然提出,那在下只有接受了!」

    說罷,微微一笑。

    九指禪師點頭一笑。

    便首先走向了一塊石砰的中央。

    氣靜神閒,魏然卓立。

    朱少陽見了九指禪師的神態,發現對方的左掌似平有些異狀。

    於是暗自留神,緩步向魏立石坪中央的九指禪師走去。

    相距五尺,止步對峙。

    九推禪師對朱少陽冷冷說道:「朱少俠,可以開始了。」

    語音剛消。

    朱少陽的身形業已欺近三尺,舉起右掌,向九指禪師當胸拍去。

    原來朱少陽知道這番比試是場惡戰,佔得先機,對自己就會有利些。

    因此他決不與對方客氣。

    九指禪師想不到對方說打就打,出手職此迅捷!

    故而一起手便落險境,無法避開朱少陽這招當胸拍來的「天地暗色」。

    先機被占,閃避又難。

    九指禪師於是索性放棄防守,右手屈指成鉤狀,抓向朱少陽的「天靈百會」要穴。

    攻敵之必救,以解己之難救,九指禪師所採的策略,也十分符合兵法。

    朱少陽自然不肯硬拼,足下微一換步,身形閃開數尺。

    而九指禪師則趁著來少陽閃身避勢之間,追蹤發掌「鍾馗抓鬼」、「上苑探花」、「寒潭銀網」三式奇詭無椿的罕見招術,連環攻出。

    朱少陽不知是存心誘敵?還是閃避為難?竟被九指禪師的漫天掌影硬把身形圍住。

    九指禪師見對方無法走脫,遂冷笑了幾聲。

    宛如狂風虹雨似的接連攻擊了十幾招。

    這十幾招,每一招都凌厲無比,使得朱少陽招架為難,身形漸亂。

    但朱少陽雖已身法漸亂。

    漢每次均能在千鈞一髮之中,似有神助他,把危機恰巧度過!

    在一旁觀看的魏世駿等人的臉上,不由都浮現出一絲陰險之色。

    原來魏世駿與手下早就商議過了。

    以比武為名,將朱少陽殺死,這樣既可獲得寶珠,又不必將四景圖交給他。

    而這時,朱少陽也已心間雪亮地有了警覺。

    因為他倚仗師門絕學「飛天步」,接連閃避了九指神師二十幾招的凌厲攻擊。

    卻發現對方始終僅以一隻右掌施為,左手卻深藏袖內,從不現出,這種現象,朱少陽心中肯定對方莊掌上,藏有什麼厲害殺著。

    而這時朱少陽突然改變身法,不守而攻,搶步直彈入中宮,暗把「彈指神通」,暗聚在左手的指上,而右手卻向飛指禪師的左助捷如電光火石一般,發出一掌。

    九指禪師見對方向自己的左肋部位攻來。

    於是不加閃避地冷笑了幾聲,微揚起左手僧施大袖,向朱少陽疾攻的右掌迎去。

    九指禪師雖已翻掌接勢,但左掌仍藏在袖內,直等雙方手掌將合之際,方才看見他自袖中伸出五指。

    朱少陽在此瞬間,看到了對方的左掌掌心暗藏了一塊小型釘板。

    朱少陽見此,忙使出「彈指神通」,一縷指光閃電般射向了對方的掌心。

    同時身形閃了過去,聽聽一聲慘叫,九指禪師與釘板都被穿透了一個指頭般的洞,他的這隻左掌等於是廢了。

    原來九指禪師在掌藏的這塊小釘板長一寸有餘,寬也一寸不,板上鑄有十三根半寸銳刺,淬有劇毒。

    他想扣住朱少陽的手掌。

    他把自己掌心,往外一登,則對方手掌上必然添了十三個半寸深淺的小洞,身中奇毒而成。

    誰知害人不成,卻把自己的左掌給害了。

    朱少陽見此,冷冷地對魏世駿說道:「魏幫主,在下僥倖勝了第一場,不知第二場與誰比試呢?」

    朱少陽原以為這場比試必是魏世駿無疑。

    誰知魏世駿卻派了另一位幫中人出來,此人及魏世駿手下的一大心腹。

    名叫冷飛,此人武功所學頗雜,而且十分純熟。

    他在幫中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

    冷飛冷冷地對朱少陽說道:「朱大俠,既然雙方比試,又何必再限定什麼武功、兵刀、暗器,拳腳?乾脆不如無所拘束,各盡所能!看誰先把誰放倒?」

    朱少陽點頭說道:「這樣也好!就依你所說的……」

    話猶未了,冷飛身形疾轉,竟已使出殺手。

    他在上場之時,便已暗在左掌中扣了七根「燕尾淬毒針」,右掌中扣了一把「落魂砂」,並在鞋底下暗藏了一對飛刀。

    如今身形疾轉,雙手齊場,七根「燕尾淬毒針」,一把「落魂砂」,全打向了朱少陽的面門要害!

    腳下雙足一踢,兩桶飛刀,飛射朱少陽胸前的左右期門「重穴」。

    冷飛不僅三般惡毒暗器齊發。

    同時疑聚自己絕學「金砂掌」,隨在大批暗器之後,一式「虎撲群羊」,雙掌齊伸,猛向朱少陽的心窩擊去。

    如此變生倉猝,猝然發難。

    魏世駿不由暗自得意,認為朱少陽恐怕難逃此劫?

    果然,朱少陽也未想到冷飛會碎然發難,手段而且如此卑鄙,要想閃避已經來不及了。

    於是強提了一口真氣,運起「元武罡氣」護住了全身。

    這時三股暗器不由被反彈了回去。

    冷飛沒想到會產生如此變化,要想閃避也是來不及了,三股暗器全都打在了他的身上。

    當場便死了過去。

    魏世駿見了如此戲劇性的一幕,心中也是十分震驚。

    他怎麼也沒料到對方的武功如此高深,自己這方只有接受失敗的結果。

    不然,動起的來,自己也許都不是對方的對手,他可不想拿自己辛辛苦苦創立起來的神鷹幫同對方相拼。

    於是轉臉一笑,說道:「朱少俠,真是好武功!這便是你要的四景圖!」

    說著,便將懷裡的圖遞給了朱少陽,隨之便告辭離去。

    朱少陽打開一看,只見畫中畫的乃是菊花,同樣右上首也有著劉伯溫的題文,正是朱少陽要的四景圖。

    想到四圖還缺其一。

    朱少陽決定即日起去瀋陽。

    在路途間。

    他聽說瀋陽那裡戰事已起,明軍已開始大舉進攻赫圖阿拉城了。

    而且瀋陽城中更是守備森嚴。

    朱少陽聞得此訊,不禁想起了努爾哈赤,自己如果一個人要想去拿得那幅圖,可能不太容易。

    想到這,他決定不去瀋陽。

    而去赫圖阿拉城與努爾哈赤面談一番。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