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群雄論魔 魔出劫起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

  一艘大湖船在乎靜無波的湖面上,緩緩駛向了江湖銜接之處,兩岸逐漸合攏,湖面漸狹的湖口已將到達,只要一出湖口便進入了扛流之中了。

  突然由湖東「岳陽城」北方,面臨大江的「城陵磯」之方,有一陣陣似有似無的尖銳鬼嘯聲隱約傳至……頓使倚欄眺景的白浩及梅迎雪怔愕聆聽。

  「咦?雪姊,那鬼嘯聲令人聞之心浮氣湧,難以平復,莫非有什麼惡人在施功害人不成?」

  「公子!這嘯聲似乎能侵害神智心脈……有點像是傳聞中專門控人心智的魔音呢?啊,公於,那方向似乎是‘長江水幫’的總舵所在,莫非有邪魔想控制他們不成?公子您看....,.」

  「真的?那……那咱倆快過去看看,是否能阻止邪魔害人?’,「可是公子……

  咱們如何抗拒那魔音?」

  「這……且先不管這些,路上再想辦法。」

  話聲一落,白影已暴縱斜掠,疾如電光石火般的朝二十餘丈外的湖岸掠去了。

  梅迎雪見狀,立時拋下了一錠金錠,當做船資,然後也飛身疾掠追去。

  兩人的內功火侯,俱是在甲子之上,二十丈左右的湖面,難不倒兩人,恍如一白一赤兩道光線疾曳而去。

  淒厲尖銳的鬼嘯聲愈來愈清晰……恍如由九幽陰司之下湧升,籠罩著一片寬闊莊院,使無數的灰衣壯漢皆雙手捂耳,狂叫連連,一些功力較高的灰衣老者,則是神色痛苦得運功相抗。

  此時在莊院右側的一片樹林內,緩緩步出五男一女六個身影,為首那名女子,竟是外罩桃紅薄紗,內裡也是以同色羅紗為衣,因此使肌膚若隱若現,令人遐思。

  神態極為嬌豔的四旬美婦,此時正以一支烏黑短笛,吹出淒厲尖銳的鬼嘯聲,身側五名穿著打扮不一,相貌堂正或陰森汲酷的老者,個個皆是神色冷漠不然的靜立不動。

  倏然一‘陣清朗高吭如九天龍吟的長嘯聲,迅疾接近,並且將淒厲鬼嘯聲壓制得微弱難聞,頓使莊院內的灰衣人狂叫聲減弱,痛苦之色也減低不少。

  妖艷美婦驚聞那清朗龍吟聲,竟擾及了自己的鬼嘯苗音?頓時面湧陰森寒霜,急朝身側五名老者連連揮手示意,而五名老者也木然的隨著手勢掠向了莊牆。

  此時清朗龍吟聲愈來愈近,也愈來愈高吭響亮,使得鬼嘯笛音幾近無聲,因此使得庄內不再有人狂叫,卻是驚喝連連的似是有了警戒防攻的調度。

  一白一赤兩道身影,疾如迅電飛掠而至,而此時庄內也響起子一陣粗獷洪亮的虎嘯聲,如此一來,更使鬼嘯聲被壓制得再難聽聞.並且莊院內已疾掠出三名面色蒼白,神色委摩的六名老者,以及為數—上百的灰衣人。

  一白一赤的身影迅疾接近莊院後,已落至一面莊牆上,三名灰衣老者眼見之下,頓知是以龍吟嘯聲解圍的恩人,因此遙迢拱手為禮後,立時朝那妖艷美婦及五名老者怒喝道:「呔!妖婦……你是何人?竟敢以……噫?吳大俠、陳大俠?

  還有‘靈蛇刁手’‘虎梟’?‘毒心客’?你們怎會同至本幫總舵?」。但此時那妖艷美婦眼見事機敗露,已然無功,因此已在收回了短笛,並朝五人揮手喝道:「殺……殺了他們……」

  神色木然的五名黑白兩道高手聞言並未吭聲,但已毫不猶豫的同時飛身前掠,狂猛攻向了三名灰衣老者,及立身莊牆上的白、紅衣色的男女。

  「吳大俠快住手·,….」

  「陳兄且慢,有話好說……」

  「‘虎梟!,你竟聽那女子之命,攻擊本幫……」

  另一方攻向了「白衣羅剎」及「虹霞羅剎」的兩名陰森老者,已然被「虹霞羅剎」梅迎雪飛身迎戰,而「白衣羅剎」白浩眼郵那妖艷美婦已掠入了林內,因此急追而入,但剛掠至樹梢時,卻見林內衝飛起子一支巨大的黑鷹,眨眼間已沖升三十餘丈高。

  巨鷹背上正是那嬌豔美婦,駕馭著巨鷹凌空盤旋時,已然怒叱道:「叱,小子你是何人?竟敢多管閒事,壞了本使者大事,還不快報上名來?」

  巨鷹高飛空際,使得白浩也無可奈何,只得朗聲笑道:「哈哈哈……本少爺乃是,白衣羅剎’白浩,因在湖面耳聞悽厲鬼嘯聲,竟能控人心智,故而前來探察何方邪魔欲以音功害人?哈哈哈……妖婦,你有膽便與本少爺憑功戰個百招如何?」

  「噎……原來又是你壞了本教大事?哼,‘白衣羅剎’你別猖狂,過些時日自有人整治你的。」

  那美婦怒叱之後,並未多說,立時驅鷹飛離,眨眼只餘空際一個黑點了。但卻留下了五名黑白兩遭高手,依然悍不要死的兇猛攻擊著。

  「公於……公子,這五個人似乎皆以心神受制?聽命那妖婦,因此未得命令絕不罷手呢?」

  五名高手已然本性全失,守少攻多,悍不畏死的狂猛攻擊,因此使得另一方「長江水幫」之人,為了顧忌傷及兩名白道高手,故而出手受限,以致傷了不少幫中子弟。

  就在此時「虹霞羅剎」梅迎雪倏然神色大變,一雙美目竟不時遙望向了另一方攻擊「長江水幫」的三人之一身上,井由芳心之中勾起了一段沉積內心深處十餘年的羞憤隱恨回想起十二年前,自己雖是身在「玄姹門」習藝.但依然保有冰清玉潔的處於之身,但沒有想到,時時暗訪師父淫樂,名為白道但卻是個披著單皮的惡狼,竟然在師父首肯之下,強橫的姦淫了自己……·爾後,尚食髓知味的流連不去,連連淫辱自己數日方止,而且淫辱的手段,竟不下於一個惡名昭彰的淫賊,使自己身心遭至慘痛,至今尚無能忘懷。

  從此,由內心中產生了對男人的痛恨,也開始不顧羞恥的開始勾引男人,玩弄男人,再加上師門所學,也開始盜吸元陽,久而久之,便被江湖武林冠上了淫娃蕩婦的惡名。

  美目泛紅淚光浮顯,貝齒咬得咯咯乍響,卻忘了自己尚與兩名神智不清的黑道高手接戰中。

  尚幸,白影疾閃而至,輕而易舉的制住了兩名黑道高手穴道,並且幻至「虹霞羅剎」身側,急聲問道:「雪姊你怎麼了?為何心神不寧.無心應戰?方才險些遭那人掌勢劈中呢。」

  回過神來的「虹霞羅剎」梅迎雪急拭美目淚水後,羞澀的朝那張滿面關懷的俊面望去,芳心激動甜蜜中,立時哀怨的說道:「公子,小婢待會要殺一個人,您別多問,也莫責怪小婢好嗎?」

  「你……你想殺哪一個?由我出手便是了。」

  「不……不……公子,那是小婢十餘年前的隱恨及羞辱,小婢要親手報仇。」

  「這……好吧:你儘管放手去做,一切後果有我擔待。」

  此時,正巧眼見那名「幻掌神腳」陳天良一掌劈倒一名壯漢,續又狂猛攻向了另四人時「虹霞羅剎」梅迎雪已然有了心計,頓時伸手執出了腰際「虹霞劍」並且嬌喝道:「諸位水道同道快讓開,這些助紂為虐,殘害同道的惡徒,且由本羅剎出手制服,以免諸位再遭無畏的傷亡。」

  嬌喝聲中,手內的「虹霞劍」已灌注了八成的功力,霎時五彩霞光暴漲凌盛,劍身不抖自鳴的嗡嗡鳴嘯,接而身形暴升三丈餘高,凌空盤旋,一匝「虹霞劍」的。

  凌盛霞光,恍如晚霞般的映罩向大地。

  霎時驚得」長江水幫」幫主仇成誌,急聲喝退了所屬,只留下了三名仰首怔望的失智之人……

  就在此時,五彩霞光竟又更形凌厲的凌空旋飛兩匝,接而凌空疾射而下,罩向了地面之人。

  三名神色木然的高手,似乎也已感受到了凌厲劍氣罩至,因此不約而同的提聚全身功力,連手朝疾罩而下的劍幕,狂猛迎劈而上。

  「嗡嗡……滋滋……嗡……嘶……轟轟轟……·只聽劍勢嗡鳴掌勁狂猛尖嘯,兩方勁疾相處,恍如沸騰水氣倏遇寒氣,滋滋嘶響,一團團的勁氣化為烏有散消,另有劍氣掌勁,壓擠成實,恍如悶雷般襲鳴連連。

  就在「長扛水幫」所屬驚駭觀望中,倏見一道赤影震飛而上,接而恍如一道九天迅電疾射而下,驟然穿透了尚未散消的狂暴氣勁內絞向了三人身軀。

  「啊?雪姊不要強撐……快退……,,一聲驚急大喝聲中,疾如迅電的白光疾射而至,追向了赤影,但尚距丈餘之距時,已聽地面上響起了數聲慘叫,井見一道赤影倒震飛出;另一道霞光也疾射數丈之外的樹林內。

  赤影被白影迎攔摟住,曳至三丈之外的地面,而「長江水幫」幫主仇成志也已急聲喝道:,‘快察看三人生死?井制住穴道……另外派人去尋回梅姑娘的寶劍……」

  另一方——白浩緊摟著面色蒼白,鼻息斷斷續續已然昏迷不醒的雪姊姊,星目中已是淚水盈眶,慌急的連連呼喚著……

  「長扛水幫」幫主仇成志此時也已疾掠而至,並且急說道:「白少俠,梅姑娘似乎是真氣施展過甚,以致真氣散渙,已然無法自行運功療傷了,因此急須助她行功,循氣歸納丹田,否則恐將有散功,走火入魔之危。’’內心慌亂的白浩,聞言頓時鎮定了心神的急聲說道:「仇幫主,在下可否借用貴幫一間清靜房室?,’「這還用說?白少俠放心,二弟……二弟,你快請白少俠往莊後‘明心樓’一歇,並且加派好手警戒,非白少俠呼喚,不得有人靠近。」

  「是!大哥放心,此事由小弟專責安排便是。」

  「白衣羅剎」白浩答謝丁仇幫主的盛情後,立時隨著二幫主進入了莊內,準備為雪姊嬸行功療傷了。

  而「長江水幫」幫主仇成志此時則與三弟迅疾巡望五名倒地的黑白兩道高手,發現原本與「虹霞羅剎」文手的兩名黑道高手,僅是穴道遭刺井無傷勢;而另三名高手迎戰·虹霞羅剎」所施展的「身劍合一」

  絕頂之技,只見那名黑道高手乃是一劍斃命,而白道高手「五絕掌」吳大俠僅是被劍尖刺製「神封穴」連一絲血絲皆無,但另一位白道高手「幻掌神腳」陳大飛,竟是被屍碎敷塊而亡,死狀甚為凌厲悽慘,令人嘆息。

  然而「長扛水幫」幫主仇成志及三弟略思片刻後,皆內心生疑?「虹霞羅剎」

  功達「身劍合一」的境界,已然可劍出自如,控制劍氣製人穴道,而無須傷及肌膚,但為何卻將「幻掌神腳」大卸八塊凌遲而亡?莫非其中尚有外人不知的內情?

  然而內心雖有疑,但自己兄弟及幫中所屬,全是「白衣羅剎」及「虹霞羅剎」

  及時趕至.以龍吟嘯聲壓制了控人心智的鬼嘯聲.才使總舵上下倖免於難,否則自己兄弟及幫中所屬,恐怕也將與地上五人一樣,將成為有如行屍走肉,供人驅策的可憐蟲了。

  此乃全幫的大恩人,因此91有何疑問,又豈可猜忌?於是兄弟兩皆未吭聲的立時呼喚幫眾押人入莊,且清理屍身。

  入夜之後,皎潔的圓月高懸當空,銀亮的月光照射入—.幢清幽的花園小樓內。

  上層的房室內「虹霞羅剎」梅迎雪赤裸的身軀,緊緊倚偎在「白衣羅剎」白浩的懷內,滿面淚水縱橫的哽咽低訴.往昔悲憤之事。

  「白衣羅剎」白浩滿面憐惜之色的摟著她豐潤柔膩的裸軀,靜靜聆聽著她的羞辱慘況,終於嘆息了一聲,且柔聲安慰說道:「雪姊姊你別傷心了!往昔已逝,又何必再做繭自縛.自困其中?如今他已被你分屍而亡,當可抹消你心中隱痛了,像他如此身披人皮的狼心狗肺之人,·殺之不為過,你放心,往後若有何人想以此報復.一切自有我擔待。·「泣……泣……公子,您對小婢的愛憐,令小婢粉身碎骨也難報,但小婢豈敢令您身攬殘害白道高手之罪?因此小婢自會承擔此事。」

  ·嗤,傻姊姊,你以為你自承之後,我便可毫無責任的安適一側嗎?要知你可是江湖武林皆知的」白衣羅剎,身側婢女,你的所行所為,我這當主人的豈能毫無責任?再者,我並不怕他們那些自命白道,卻暗做傷天害理之事的邪惡之輩,一切只要自視無虧天理,又何須在意?況且他們五人受不明來歷的魔女驅策,危害:長江水幫’總舵,在動手抗拒中誅除幾人,又有何不對?此事仇幫主已然略有交代,因此你放心吧。」

  「虹霞羅剎」梅迎雪聞盲頓時芳心大喜,且興奮得連連獻吻,並嬌笑道:「公子,看來仇幫主似是將咱們視為恩人,因此已有心來承擔此事了,如此一來,命喪的兩人親友,也不敢因此貿然開罪:長扛水幫’且與不明來歷的魔女扯上關係,不過心有芥蒂甚或有暗仇,那是免不了的。」

  「嗤!那是當然的了!雪姊,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助你將散渙的真氣,逐一疑聚歸納丹田,害得我又疲又累,你要如何答謝我?」

  「公於您……嗤……嗤……公子,小婢整個人都是您的,您想怎麼樣都行,又何必多問小婢?嗤!嗤,好嘛,就讓小婢盡服侍您便是了。」

  當然,小樓內的春色是如何令人神思?如何令人嫉妒?

  奈何外人並不能見到內裡春色景況。

  「長江水幫」總舵遭不明來歷的魔女,率領五名黑白兩遭,心智遭控的高手侵犯,正當即將被鬼嘯魔音控制心神之時,天將神兵以龍吟長嘯,壓制了鬼嘯魔音,才使「長扛水幫」僥倖未遭控制心智,成為供人驅使的傀儡。

  此則稍息經由幫中所屬,迅疾散播大江兩岸,當然「白衣羅剎’’及「虹霞羅剎」的名聲,財度使江湖武林傳論紛紛。

  不到一日,首先便是方由林夫人家離去的「天乞」莫問天,已就近趕琶「長江水幫」總舵,除了拜會仇幫主外,也重新面見了小兄弟白浩,以及居於附近,且與「長訌水幫」

  交好,聞訊趕至的武林同道。

  眾人在客堂中落座交談,話題皆在那不明來歷的嬌艷美婦身上,以及五名失智受控的高手身上。

  當「白衣羅剎」及「虹霞羅剎」一一被邀請詳說,與那妖艷美婦相對交談的內容後,首先便看一位年約七旬餘,武功雖不高但仁義過人的「仁儒」秋寒山,突然驚異脫口說道:「喧……老朽乍聞白少俠及梅女俠之言,恍惚中似有些印象?但又想不起何時,何地曾聽人提及略似的傳言?那嬌艷魔女曾對白少俠提及‘本教’……

  她是一名‘使者’?」

  此時「天乞」莫問天也似乎被「仁儒」秋寒山之言勾起了一絲模糊的記憶,因此也喃喃低語道:「使者……什麼:教’?似乎……啊……莫非是什麼新興邪教?

  或是什麼魔教死灰復燃不成?可是……近百年中並未有什麼邪教呀?」

  但此時的「虹霞羅剎」梅迎霄驀然神色大變……竟然怔怔的不知在思索著什麼事?

  此時,仇幫主也已說出了耳聞悽曆鬼嘯聲的經過情形:「諸位同道,昨日本幫主與兩位拜弟正在後堂核算本幫營生盈虧及有何不妥,尚須改善之處時,卻聽一陣衰怨無比的淒泣聲傳入,因不知從何而來?而且聲中甚為悲戚,故而轉聽尋找來源,但沒有想到聆聽之後,再欲拒聽,已無能阻止怪音入耳,而且怪音也遂漸尖銳淒厲,不但腦內昏然,且真氣難提,已然無法提功抗拒了,爾後愈來愈迷茫,且愈來愈痛楚,恍如根根尖刺刺入腦內,痛苦異常,尚幸此時傳至一陣滑朗高吭的龍吟聲,才使本幫之人不再受魔音蝕腦,且逐漸清醒,但渾身恍如歷經一場激戰似的甚為虛脫,直待龍吟漸近,幾乎全然壓制了魔音,才完全清醒,且能提聚真氣了。」

  ‘白衣羅剎」白浩聞育後,也立即補充說道:·在下遠在數里之外,初聞異音時,便已覺得異音似乎能令人心智茫然?且真氣浮動,但尚能無礙行動,當在下與雪姊姊同行趕至之時,愈接近愈覺心悶?腦昏且真氣不穩,因此賭氣的怒聲長嘯,但沒想到如此一來,竟使不適之狀全渭,因此更不願息聲的邊嘯邊趕,至此莊時,已望見莊牆外的樹林前,有一女子拿著一支怪笛吹奏出淒厲的鬼嘯聲,爾後便是與仇幫主所言相同了。」

  眾人聞言後,立時談論紛紛,知曉若初聞異音時,便以音功抗拒或許便能抗拒後續而至的鬼嘯聲,不牧鬼嘯聲侵入腦內,以及可平穩真氣,不受影響。

  而此時的·虹影羅剎」梅迎雪則是內心掙扎不已,原本有些事想提出供在座眾人參研,但又唯恐被其中一位曾有交惡的白道高手,認出往昔身份,尚幸方才並未被他生疑,而且也無一絲異色眼光盯望自己,這才大膽的怯聲說道:」諸位前輩,小婢有些許傳聞,不知可否說出供諸位前輩叁考?」

  「天乞」莫問天聞言頓時笑道:「哈哈哈……雪丫頭,你雖然是浩哥兒的肄女,但憑你現今的名聲已然不弱.再者若對扛湖武林有益之事,大可說出.或許也能使者化子及在座同道,多份江湖少知的異聞,而能分析出那女人的來歷,因此,你且放心大膽的說,不必顧忌。,,「是!老爺子,小婢遵命!據小婢往昔身受坎坷之時,曾無意中聽得一睦數百年前的傳聞,雖不知是否與此有關連?但其內竟然有些相似,因此大膽提出,藉諸位前輩參研,據說西方‘天蘭’曾有一‘羅剎魔教’—

  在四百餘年前入侵中土,而魔教中有一種魔功,專以魔音穿入人腦內,蝕魂9魄,爾後便使人神智迷茫,供其驅策使喚,但受制之人有時行動言語,恍如正常之時,但有時卻迷茫呆滯,毫無主見,因此,少有人知何人曾遭魔音所製?’,」噫?雪丫頭,你怎麼會知曉……且慢!聽你如此一說,老化子也回想起一絲似有似無的影子了!嗯……對了,本幫歷年註記中,皆有詳記江湖武林重大變故。如此可儘早返回總舵詳察一番。」」啪。」

  一聲清脆巴掌乍響,立時引得眾人循聲望去,竟是「仁儒」秋寒山,手拈長須沉聲說道:,方才聽梅女俠之言.果然也使老朽憶起一段舊友所言,似乎與此事大有關連?據老夫好友,也就是‘龍虎山’的掌門師弟:善修道長’曾在一次夜談中,暢言天下奇聞軼事時,他曾提及數百年前,曾因西方魔教入侵中土,已然盡刮大半江湖武林時,幸得數門道長精銳,同吟道門‘洞真上清經’才將魔教受惑之人解惑,因而一舉擊潰魔教首要,然後,分頭開除魔教各地所屬,爾後獲勝時,已然膏英喪失大半,使武林元氣大傷,但有鑑於此,唯恐魔教再度大舉入侵,因此道門首要道長,約定十餘位儒家首要,共同研創出可消或抗拒魔教魔音之功,爾後似乎曾有成果,但卻不知為何再無下文?因此各門道長曾分振門徒尋找,但皆無消息,因此至今尚是個謎?老朽方才聽梅女俠之言,才憶起此事,或許果真是魔教捲土重來,入侵中土不成?」

  眾人耳聞「仁儒」秋寒山之言,俱是驚異無比……並且也擔心萬一真是如此,就事態嚴重了!甚有可能使中土江湖武林,再度歷經一次浩劫了。

  「天乞」莫問天已然心知事態嚴重,因此立時請仇幫主,以幫中快船分至各地邀約各門各振首要,前來相聚研商,自己也要趕返總舵,詳察昔年魔教入侵中原的詳情,然後再趕返與各方門幫首要,詳研如何未雨綢繕,防範西方魔教捲土重來?

  眾人細商議定之後,便共具名立下邀帖,請仇幫主迅疾印帖分送各方首要,然後各自邀約同遭,詳探有何未曾知曉的隱秘?

  當「天乞」莫問天及近郊武林同道議定之後,也各自返回師門,家園及幫會後「白衣羅剎」及「虹霞羅剎」則被仇幫主強留招待,在總舵靜候各方群雄會聚便可。

  在卻之不恭,盛情難卻之下,兩人只好承受了仇幫主兄弟三人的盛情招待,當然其中乃是報恩之心居多。

  尚幸他倆留下了,才能與欲尋之人相逢了。

  在第三天的午時,尚在「明心樓」修功的「白衣羅剎」

  及「虹霞羅剎」突聽樓外有一名船頭前來稟報,說莊外有一位林怡馨姑娘前來拜望,並且有兩支極雄偉的大山雉陪伴著。’’—「白衣羅剎」白浩聞言,立知是馨妹妹聞訊前來,因此欣喜興奮的急拉梅迎雪笑說道:「太好了,雪姊,馨妹聞訊趕至,便省了咱倆在茫茫扛湖中尋找她了,咱們快去迎接她吧。」

  「白衣羅剎」白浩內心狂喜中,立時與梅迎雪隨著那名船頭趕往莊門處。

  倏然,一陣禽鳴乍聲,接而兩道彩光疾衝空際撲向了「白衣羅剎」立聽一陣清朗歡笑聲響起,白影已衝升而上,疾迎凌空而至的兩遭極光,並且凌空飛撲追逐著。

  「虹霞羅剎」梅迎雪眼見公子身軀暴升,狂喜歡笑的迎向了兩道彩光,頓知是公子提及的兩支靈禽鸞鳥,又見莊門內站立著一位清秀嬌麗的花布衣美姑娘,已然心知是未來的少夫人林怕馨,因此急步向前迎接。

  此時,滿面憂急之色全消,且已浮顯欣喜之色的林怡馨姑娘,耳聞刻骨銘心的清朗笑聲後,已見白影衝升而起,凌空迎向了大花、二花,立知是日思夜想的愛郎浩哥哥,頓時美目泛紅,淚水盈眶的喃喃說道:「找到了!老天保佑,總算讓我找到他丁,可是浩哥哥他……討厭!他竟然只顧著與大花、二花欣喜追逐玩耍,卻不來看我?待會兒看我理他否?」

  正仰首張望時,倏聽一聲脆語聲響起:「小婢梅迎雪拜見少夫人,祝少夫人玉體安泰。」

  「噫?你……你……哦!謝謝這位姊姊,莫非姊姊便是與浩郎同行的‘虹霞羅剎’梅迎雪梅姊姊?」

  「小婢不敢當,少夫人抬舉,小婢正是迎雪,小婢身受公子大恩,無以為報,因此可得以賤軀侍奉公於,並且曾在數日前,已至家中探望過老夫人,可惜老夫人說少夫人已身放江湖尋訪公子行蹤,因此前些日子便又欲往江南尋找少夫人,但卻因在此遇有異事而耽擱,天幸少夫人聞訊前來,也免了相互久尋之苦,哦……少夫人:老夫人有信函托小婢轉呈少夫人。」

  原來林怡馨搭船逆江而上之時,突有一日聽船夫互談總舵遭入侵犯,正當三位幫主及總舵所有人面臨危機時,天降救星有「白衣羅剎」及「虹霞羅剎」現身驅走魔女,並且以「身劍合一」的高絕劍道,誅除了兩名,制住了三人,為總舵解了危機。

  林怡馨聞言又驚又喜,立時詳加追問,並且表示自己乃是「白衣羅剎」白浩未過門的未婚妻室。

  如此一來,立時獲得船頭敬重,並且特派快船,將林怡馨送往總舵,容夫妻倆相會。

  林怡馨眼見「虹霞羅剎」竟是比自己尚嬌麗甜美,且雙旬不到的美姑娘,頓時芳心醋意湧升,難以平復,但初見之下又不好失禮,況且她言語低卑躬順的尊稱自己為少夫人,因此只得默默接過信函展開詳閱。

  不到片刻,已細閱娘親信函,也明瞭了其中內情,並且得知浩郎天生異稟,以及梅迎雪早巳與浩郎有了夫妻之實,函中安慰且規勸自己要識大體,為往後幸福著想,英要因嫉情海生波,毀了一生的幸福。

  芳心翻騰難以平復,但終於想通了娘親函中深意,因此已笑望梅迎雪說道:·嗨:雪姊姊,娘說她曾收你為義女,但你並未答應,尚要以婢女自居?我不管……

  我不管……小妹自幼孤獨一人,並無兄弟姊妹,你就當小妹的姊姊好嗎?」

  但話剛說完,白影疾射而至,並聽愛郎的笑語聲,已在耳邊響起:「哈哈……

  馨妹!太好了,我終於又見到你了,我可想死你了……咦?馨妹妹,你瘦了?」

  林怕馨聞言頓時悲從心起,將近年中的相思及擔憂,全然湧升,可是現時立身外人的莊院門口.因此只能雙手掩面的低泣不止。

  「虹霞羅剎」梅迎雪眼見少夫人掩面悲泣,當然了解她此時內心中的淒苦,而且初見之下,必然有不少體己話要說,因此立時說道:「公子,少夫人連日急趕而至,必然又疲又累了,因此您快陪少夫人回樓休歇一會兒,小婢則去向仇幫主處告知一番,然後會整治一些萊餚供少夫人襄腹,您快陪少夫人返樓吧。」

  片刻後,林怡馨已隨著愛郎行至一處庭園秀麗的獨院小樓內,望著愛郎關妥門窗,滿心又喜又悲,又氣又怨的心情,正欲向愛郎泣訴之時,倏然腰身一緊,已被愛郎緊摟入懷,芳心大吃一驚!尚未及掙扎,兩片熱唇已輕狂的吻在唇上,如蛇的舌尖則頂伸入唇內,又捲又舔又吸著。

  雖然與愛郎相戀且已有了文定之禮,確定了未婚夫妻名份,然而兩人也僅及牽牽手而已,何曾有過擁摟倚偎之景況?但是此時……

  林怡馨芳心驚亂,嬌屠赤紅如丹,欲盡全力掙扎脫身,奈何此時似乎全身力氣都被吸光了?渾身鬆軟顫抖得軟貼愛郎懷內,一股心悸的甜蜜感逐漸充溢胸口,散布全身,竟將滿胸的相思哀怨全然消散一空,而且已情不自禁的反摟愛郎,享受著心悸且甜蜜的溫存。

  時光恍如靜止……世間彷彿只有兩人了,一切的一切盡在郎情妾意中,無須再多言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林怡馨實在喘不過氣了,才輕輕推開了愛郎,且雙頰如霞的羞嗔道:「討厭,一進門也不待人家開口,就……就……羞死人了?才分手不到一年,你就學壞了?是不是雪姊姊把你教壞的?」

  「不……不……馨妹妹,你可別誤會雪姊,實因我想你想得太久了,而且……

  而且……」

  「好啦!人家又沒有怪你?方才人家已看過娘的信函,已然知曉雪姊姊是個身世坎坷的孤女,而且又對你真心真意,且自甘為婢,大概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份.才能有雪姊姊侍奉你,浩郎……雪姊姊她……」

  「馨妹妹,若非是雪姊姊全心全意教導,否則我現在尚是一個童心未抿的半大孩子,她雖然自甘為婢,但我從不低視她,因此馨妹妹,你……」’「哼!好啦……

  你呀,吃在嘴裡,看在碗裡,才出門不到一年就……一路上一定騙了不少女兒家的心,是嗎?」

  「不……不……沒有…真的沒有?雖然也曾遇見—·位潑辣姑娘,以及詩……

  黃姑娘及曾姑娘,但我都不理她們呢,不信的話,你去問雪姊姊。」

  「哼,還好有雪姊姊跟著你,否則……以後可要盯緊你,免得到處拈花惹草,處處留情,然後帶著一群茸鶯燕燕回家,到時看我可理你?」

  白浩聞言,已恍悟馨妹妹容納了雪姊姊,並未怪罪自己,因此已欣喜得猛然緊摟她,再度恣意溫存。

  直到梅迎雪的輕笑呼喚時,兩人才驟然分開,待開門容梅迎雪進樓後,才見她手提一隻食盒,並有陣陣香味溢出,立使白浩欣喜得食指大動,於是三人便在一個小天地中,柔情蜜意的淺酌用餐。

  當然;林怡馨也在梅迎雪的盡心侍奉中,與她單獨細談,使得兩人逐漸有了了解及知心的感情。

  「哇……哇……哇……好小子!你有了媳婦就不管者……我老化子了?快開門,快讓我見見從未見過的乾孫女。」

  清晨天方亮,尚在房內淨面的三人,突被「天乞」莫問天的大叫聲,驚得懂急開門迎接。

  跨大步進門的「天乞」一眼便望見羞垂螓首,站立浩哥兒身後的秀麗嬌柔美姑娘,更是欣喜的笑叫道:「哈哈哈……你就是馨丫頭?太好了,老化子總算見到了,比菁兒當年還秀美的乾孫女了,馨丫頭,化子爺爺今日太高興了,嗯,乾爺爺身無長物,只有這只玉佩,乃是隨身四十餘年之物,就給你當見面禮吧。」

  林怡馨雖也曾聽娘說過有這位乾爹,但初次見面之下,卻發覺乾爺爺滿頭亂髮,一身補衲衣尚溢出臭味,頓時有些畏怯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而此時白浩已然笑說道:「馨妹,老人家見你有此心意,乃是疼你,你就快收下吧,否則老人家會以為你嫌禮輕而不高興呢。」

  「浩郎.人家怎麼會嫌棄乾爺爺嘛?幹爺爺,馨兒給您叩首拜謝了。」

  望著屈膝叩拜的乾孫女「天乞」欣喜的生受她行過大禮後,才笑扶起身且細望片刻,並將古璞但有殘破裂紋的玉矚,塞入她手中,並笑說道:「好孩子!這玉佩乃是乾爺爺昔年一位舊友託記付收藏的,爾後他便命喪仇家之手,因此老化於也不知此玉佩有何珍貴之處?送給你當見面禮,收著吧。」

  「謝謝乾爺爺的恩賜。」

  「哦,浩哥兒,方才已有三十餘位各方門幫首要相偕而至,因此你們也快整裝,前往拜見,藉機多認識一些各門各派及前往拜見,藉機多認識√些各門各派及幫會的長輩,對你們往後行遭江湖大有幫助。」

  於是在兩刻之後,議事大堂內,已坐滿了三十餘位皆在五旬之上,僧道俗及裝扮穿著各有不同的男女老者,另外尚有一位面蒙黑紗,身穿勁裝的女子,但不知年齡大小的「新月盟主」外,只有一位三旬左右的魁梧青年,代表「淮南馬幫」以及一位年僅豆寇年華,伴師而來的姑娘,再有便是「白衣羅剎」「虹霞羅剎」及林怡馨三個年輕人了。

  此時「天乞」莫問天正沉重的說道:「……因此老化子果然在總舵的舊有記載中,終於查到了四百餘年前的一場武林大浩劫,當時天竺:羅剎魔教’入侵中土時,井非仗恃武功,而是在數種鷹功中,有三種魔功使得中土武林無以抗衡,一種是控人心智的‘噬魂撮魂’魔音,兩種是誘人淫欲的:天魔舞’及‘淫魂苗魄’魔音,魔教便是以這三種魔功,勾誘或控人心智,使得數千武林群雄供其驅策,席捲了大半個江湖武林,但是卻被僅存所有的‘龍虎山’‘青城山’‘嶗山’以及一些殘餘群雄,潰退‘華山,之後背水一戰,竟然偶然發現了道門‘洞真上清經’竟解消了一名心智受制的同道恢復了正常,於是在殘餘群雄拚死保護下,由道門盡全力合吟‘洞真上清經’不但抗拒了魔音侵蝕同道腦內,甚而使數幹悍不畏死搶攻的受驅群雄,逐一清醒恢復正常,於是在所餘不多的群雄振奮高呼說明內情後,神智恢復的群雄,方憤怒無比的反撲魔教所屬,歷經兩日一夜,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的激烈死戰後,才將魔教首從殲滅,無一生還,爾後群雄挾憤怒之師,分頭掃蕩分據各地的殘餘魔教所屬,各自收復了本門屬地,然而歷經此次浩劫後,我國武林已是十去六、七,一蹶不振,尚幸鷹教也是大多殲滅,只餘一些零散而逃的魔徒,唉……看來往昔浩劫,似乎又將捲土重來了?」

  「天乞」莫問天話聲方落,突聽一聲道號響起,已見「青城山」掌門師弟「德明遭長」激動的立身說道:「無量壽佛……莫施主所言不差!貧道師兄接獲仇幫主快訊後,也是驚異無比的急閱本門歷代拄記,果然查知與莫蓖主相差不多的記載,但另有一則附記,乃是事後有本門及各方同道及儒家同道聚議,共研化解魔教魔音之功,但卻再無後記,也不知結果如何?但貧道師兄認為既有前例,因此已開始嚴督本門門徒,勤習‘洞真上清經’經文,以備真有魔教捲土重來之時,可用之抗衡。」

  在場眾人聞言,頓時皆在內心中輕舒了一口氣,而此時突又聽「少林寺」藏經閣的‘。明光大師」也已接口說道:「阿彌陀佛……眾位遭友、施主、老納也略有‘魔教’之來歷,供諸位參研,諸位皆知本寺祖師·達摩’乃是源自‘天竺’因此對‘魔教’早有記載,遠在春秋戰國之時,天竺時稱:摩揭陀國’當時有國教,摩揭教’掌控了周遭大小二十餘國,爾後,有一小國‘淨飯國’的王子‘釋迦牟尼’成長後,因念百姓疾苦以及生老病死之悲惑,於是修行悟道以身噬魔,當時所稱之魔便是指‘摩揭教’或‘羅剎’。(註:羅剎在梵語中是指惡鬼,爾後我國曾將俄國稱為羅剎國,便是意指惡人之國之意。)

  而‘摩揭教’歷代教主皆是女子,因此有人稱羅剎為邪惡凶殘的美豔女子,實則羅剎並非專指女子,而是‘摩揭教’教主座前的一雙男女·羅剎’執行教主之令的一雙惡人。」

  「明光大師」說及此處,突然目光望向丁白浩及梅迎雪一眼後,續又說道:

  「時至我‘周敬王’時,佛祖‘釋迦牟尼’率門徒擊潰‘摩揭教’而使‘摩揭王朝’敗亡,其首徒‘難陀’稱王後,稱之:難陀王朝’從此‘釋教’便在天竺盛興,爾後又有‘孔雀王朝’更為發揚光大,傳遍眾小國,從此‘摩揭教’便淪為邪教,也就是吾等所稱的‘魔教’!」

  {註:「釋教’比‘摩揭教’晚了兩百多年,因此:摩揭教’早已深入民間,據說現今一些偏僻荒郊山區中,尚有一些巨大頹廢的殘破廟宇,其內尚有一些古怪雕像,以及不同姿勢的男女交合雕像,似乎便是距今三千多年前的‘摩揭教’廟宇,記得曾有歐洲電影在印度拍攝的劇情中,有探險隊深入印度山區中,發現一些藏有寶藏的廟宇,大多便是指‘摩揭教·的古廟宇,至於天竺‘釋教’東傳西藏稱為:

  喇嘛教’有紅黃兩教振外,尚有一旁支供有男女交合的:歡喜禪’似乎尚受到‘摩揭教’的影響,另外傳入泰國的‘泰國教,屑紅派,在民間拜祭佛院時,尚有佛魔交戰的民間舞蹈,其中的魔似乎也與‘摩揭教’有關,而:釋教’傳入中國後,因當時百姓心中深植道教之說,並曾在魏樑及唐武宗時有毀教之劫,爾後將道門一些學說融入‘釋門’才逐漸受百姓接受而至立足。)

  經過「天乞」「德明道長」及「明光大師」遂一訴說後,已然將「魔教」起源及侵入中土浩劫一一道盡,在場的其餘三十餘人,縱然也有些所知,但也相差不多,無須再開口贅言了,因此皆沉默的寂靜了片刻。

  未幾,突聽清脆悅耳的聲音,出自「新月盟主」之口:「諸位前輩.本盟主此來除了想會見各方前輩外,首要之事也是想了解魔教的一切,及武林同道將遭何等威脅?現今雖已知曉了魔教的大概,但是如何防範卻未能解惑?本盟主知曉除了仇幫主及幫眾親身經歷魔音侵犯外,也只有白少俠及梅女俠親身抗衡魔音,雖然方才兩位曾訴及經歷,但不知可有親身體驗,可惜在座眾人參研防範?」

  「天乞」莫問天原本便有意使原是忘年之交,但又因異緣而成了乾孫女婿的白浩,在各方前輩面前露臉,因此間言後,自是正中下懷的說道:「對!馮盟主所言甚是,浩哥兒,你與雪丫頭可有何心得可補充供眾前輩參考?」

  「白衣羅剎」白浩初聞「新月盟主·之言時,已曾望向了她那只露出一雙水汪汪大眼的面貌,並且依其美妙身材看來,定是一位妙齡姑娘,當耳聞「天乞」之言後,已知她姓「馮」於是笑望她一眼後,才開口說道:「諸位前輩及……及同道請了,在下不敢夸言有何心得,只是因親身經歷,故而略知一、二,那鬼嘯聲……大概便是‘噬魂攝魄’魔音吧!

  其實是以內功吹奏怪苗而響,初始如泣如訴,誘人轉聽,爾後不知不覺中緩緩受制,待發覺有異再欲抗拒為時已晚,如能在初始便警覺相抗,或以吟嘯擾之,便或可不受迷惑而能抗拒,其餘在下智拙,不知有何應付之道了。」

  但「虹霞羅剎」梅迎雪此時已大膽的開口說道:「諸位前輩及公於,小姐,小婢也曾因親歷而曾深思,但略有淺見,卻不知是否正確?若有差誤尚請見諒,據小婢所猜,當日仇幫主及所屬同遭魔音所惑時,功力淺者,痛苦狂嗥,而功力深者尚只痛苦不堪,但同一現象皆是逐漸迷茫,爾後經公子吟嘯之後,壓制了魔音而使仇幫主之眾一一清醒,連功力弱者也未曾心智受惑而醒,因此可知,魔音除了可由嘯聲或其它音功壓制外,也絕非魔音穿腦後便已受惑遭制,此中可由原本受騙而來的五位高手,並未因公子吟嘯聲而清醒的情況,大致可預測,先遭魔音迷惑之人,必定是另有異功或魔法了,使遭迷之人心智受制,才真正的成為心智遭制之狀。」

  話說及此話聲已頓,在場眾人也默然顫首的似已同意甚有可能,因此梅迎雪續又說道:「如今被禁的三人,至此尚是呆滯木然,因此小婢又再大膽猜測,受制之人平時是否清醒如常?直到某一天,有魔教之人突然施以何種魔音或異功時,立使早巳受制之入神智異變為呆滯木然,供其驅策,事後再施異功或魔音使其清醒如常,但已忘了曾做過何等行為了?此等猜測並非憑空而測,嚴是小婢曾聽仇幫主所屬中,曾有人提及事發兩日前,曾在:鄂州’見過其中一名黑道高手‘虎梟’神智清明的在欺凌一名同道晚輩,但兩日後,卻神智呆滯的現身仇幫主的總舵處?」

  「虹霞羅剎」此話不說則已,一經出口立使在座眾人神色大驚得面面相覷,接而便聽「嶗山」掌門師叔「道清道長」急聲說道:「無量壽佛……梅施主之意,乃是指受制之人平時與往昔無異,但若遭魔教之人以功或物暗施.立使早已受惑之人立時呆滯受驅?沒錯,貧道記得我遭驅魔案例中,確實曾有如此魔道之狀,因此貧道相信梅施主所言,縱非全然但也八九不離十了。」

  再經輩份崇高的「道清道長」如此肯定之言,頓使梅迎雪的猜測之言,有了大半之上的可信度,但也因此使得在場眾人皆人心惶惶,不知是否有人已屑曾經受惑之人?是否會成為魔教的奸細內應?

  時至黃昏時分,由西方天際飛至一黑點.凌空飛曳過「洞庭湖」湖面後,便迅疾曳落一片荒林內,未幾,便見三道黑影穿林而出,迎向一支人高巨鷹之前,朝跨下鷹背的那名桃紅輕紗,妖艷美婦躬身說道:「啟稟使者,現今‘長江水幫,總舵之內,已然有傀儡二十七名,其餘多屬道門及少林寺為主,再有便是一些小門小幫及年輕人,應不足慮了。,,四旬妖艷美婦聞言,頓時冷哼一聲說道:「哼!翁堡主,上次本使者已然功虧一簀,栽在那‘白衣羅剎’手中,因此你可別低估了他,此次天緣使然,將本教心腹大患的道門首要集中部份,正可一舉制控,以利往後控制各道門,消弭心腹大患,待會你通名入堂後,立時以魔符驅策傀儡,逼攻製住所有人的穴道,以利本使者施展魔音,萬—事敗遭人發覺,便驅使傀儡圍攻,能製便製否則便殺,但若有人欲以音功擾及本使者施展魔音時……哼!不論何人,全力攻殺!」

  「是,屬下遵命!」

  「嗯……翁堡主,此行大功告成後,你便屑本教一大功臣,到時本教魔女可任你享樂,井可獲得長老賞賜,傳授異功,往後你便將受用不盡了。」

  「是!嘿嘿嘿……使者,老朽並不在意什麼魔女,只要能在使者面前鞠躬盡瘁,便如願以償了。,’「咯咯咯……翁堡主,你還真不怕本使者吸乾你哪;嗤嗤……

  那就看你如何助本使者大功告成了吧。,’「是……是……老朽定然盡全力達成使命。」

  刻餘之後「長江水幫」總舵莊門前的四名警衛,眼見三名武林人行至,居中為首,身材居中,神色陰鷙的六旬老者已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煩勞四位傳報貴幫主,說老夫‘武陵山飛虎堡’堡主翁天放前來拜見貴幫仇幫主。」

  「啊?原來是翁堡主大駕光臨敝幫?快請……快請進!

  幫主及眾多前輩在大堂內正欲用膳,且容小的引路,老何,你快去稟報幫主前宋相迎。」

  「呵呵呵……不必了,老夫與貴幫主相熟,且已來過數次,由老夫自行前往便可。」

  「是……是……翁堡主.您且擔待了。」

  警衛話雖如此,但又豈敢不敬?因此依然在前引路前往大堂,且有一人急奔大堂處稟報。

  「武陵山飛虎堡’’也屬西北武林一方之霸,身份地位自然不低,因此尚未行至大堂,已有不少各方首要笑迎而出,當然也有一番客套寒喧,然後安置入宴共進晚膳。

  各方長老齊聚一堂,身屬晚輩者當然也只有居於側桌共席用膳了。

  雖是一盟之主的馮盟主,似乎不願與長者共桌,因此同與代表「淮南馬幫」的陸姓青年、「漢陽」名門「雙飛環」

  洪門主愛徒,以及「白衣羅剎」未婚夫婦及婢女「虹霞羅剎’’共桌,並且客謙的空出了首位,皆在側座入座。

  一桌青年男女共桌用膳時,偶或交談,但卻未注意後到的「飛虎堡主」翁天放,竟是手執酒盅起身逐一敬酒,且偶或在舉杯敬酒時,將一面閃爍著陰森綠芒的怪異主牌,照向所敬之人,並且低聲說出怪異之音。

  倏然,一聲驚異之聲由另一桌響起:「哮?魏兄……魏兄你怎麼了?你在想什麼?啊!唐大俠……你……你……也,’-^*‘,,此桌剛響驚叫聲,另一桌也響起了驚噫聲:「咦?莫施主……莫施主你……哎呀!不好……莫施主……天哪!

  趙施主你也……」

  「啊’施主,您怎制住貧遭穴道?‘明光大師’……」

  「噫?不好!大家小……呃……你,,。…你……」

  「大家小心有變……」

  「無量壽佛……今日梅施主猜測之言竟成真了,貧道……唉……白少俠你們快逃……」

  就在一陣驚呼急叱聲中「白衣羅剎」白浩等人也已知大事不妙,竟見三十餘位長者中,竟有近三十人已然神色呆滯木然,雖有神色正常之人,但已有八九人穴遭被制,不能動彈,僅餘一名「青城山」的「德明道長」以及「雙環門」門主「飛環罩袖」再者便是·長扛水幫」的二幫主子。

  「啊?師父……師父……」

  「玉環,你別過來,快緊隨著白少俠他們自衛……」

  「呔,翁堡主,你快放了我大哥及三弟,否則老夫將令本幫所有人,誅殺你等。」

  「嘿嘿………二幫主,你若敢冒失的話,本堡主只要一聲令下,仇幫主及梁幫主必將命喪大堂中,你可敢試試?」

  ;這……無恥匹夫:有膽便與老夫一戰生死。」

  「哦?你想一戰是嗎?好,莫化子。」

  ·是!屬下在。·「你去拿下他。」

  ·是!屬下遵命。」

  而此時的「白衣羅剎」白浩等六人,眼見堂內大變已起,因此已急忙起身欲搭救遭制之人。

  但是倏聽那名玉環姑娘輕哼一聲,已然被人制住了穴道「新月盟主」馮姑娘聞聲驚閃之際,一道勁風已疾點至「章門穴」霎時也不住閃勢掉跌倒地。」呔!陸兄,你……」

  「不好,公子,他也是受制之人……」

  也在此同時,倏聽堂外傳入了一陣哀怨悲戚的低泣聲o「哎呀!是‘噬魂攝魂’魔音。」

  「白衣羅剎」白浩聞聲,心驚急喝,井中立即仰首吟嘯,欲以嘯聲壓制魔音,但是倏見六道身影疾射而至,扛猛凌厲的圍攻而至。

  「啊?公子,他們早已有備而來……」

  「浩郎,眾位前輩已然喪失神智了,怎麼辦?你不能殺傷他們呀。」

  「白少俠,你快帶他們逃離,然後將消息廣傳江湖武林同道……呃……」

  此時,被六名長者圍攻的白浩三人,尚未及應聲時,又有五名疾掠而至,竟以十一人之眾圍攻三人,立使三人手忙腳亂得陷入險境,哪還有暇吟嘯壓制魔音?

  閱歷老道的「虹霞羅剎」梅迎雪,心知若再拖延時刻,莫說教人了,恐怕公於與自己皆要陷入被魔音迷惑的危境了,因此急聲叫道:「公於!咱們快逃,否則必將心智遭迷了……」

  此時的「白衣羅剎」白浩也知自己又不能出煞手傷及圍攻的長者了,而且也無法靜心吟嘯壓制魔音,定然會遭魔音所製,成為傀儡了。

  再眼見馨妹妹此時似乎已逐漸遭魔音侵入了腦內,身手已然有些遲頓,因此,再也不敢久留陷入危境,因此疾閃至馨妹妹身側伸手急摟,並且急喝道:「雪姊,快走……,’「嘿嘿嘿……小於,你還想走呀?留下來吧。」

  此時,另一方僅餘三人也已被圍攻受制,動彈不得了,尚幸大堂內桌椅及人皆甚多,因此只有十人左右能出手圍攻,因此「白衣羅剎」白浩連連踢翻兩張大桌,逼退數人後,已急摟著馨妹強衝而出「虹霞羅剎」梅迎雪則尾隨殿後衝出。

  但是圍攻的人,哪一個不是身俱五十年左右的功力?而且心智迷失中,個個皆是放手全力狙攻,任憑三人功力再高,也難抗拒得了所有攻勢。

  因此三人已是連連重擊,各有內傷,但依然強撐奮力抗拒,邊打邊逃,從堂內打至堂外,並往外牆處搶攻。

  倏然兩道影影凌空疾撲,竟是大花、二花飛至援助,正當有人轉攻空際雙鸞時,白浩已趁隙將已逐漸迷茫的林怡馨交給了梅迎雪,並且沉聲喝道:「雪姊,你快攜著馨妹隨我衝攻,且趁隙盡快逃往江釁……」

  「公於,您……」

  「不準多說,快走……」

  「是……」

  「白衣羅剎」白浩此時已然施展全身功力疾迅飛旋,逢人便製穴道,使其無能再攻,縱然另有人掠至圍攻,但也有了可衝逃的空隙。

  此時在後方施令的「飛虎堡主」翁天放,知曉傀儡僅知攻殺,已無為同伴解穴的心智,因此連連在後為受制傀儡解穴,再度圍攻,否則人數漸少,又何能圍住那個年僅雙旬左右,但卻是功力最高的「白衣羅剎」?

  功力急度消耗且又遭魔音頻頗灌入了耳中,因此使得白浩也已逐漸心神不寧,有些恍惚,但依然憑著意志,狂急抗拒四周的掌勢,但是躲得了七掌,避不開三掌,因此連連身遭重擊,打得他真氣劇震浮動,內傷加重。

  尚幸他內裡的一件天山冰蠶衣阻隔了不少的震勁,否則早已重傷乏力,何能抗拒眾多長者的圍攻?

  空際有雙鸞全力攻擊圍攻之人,當然減少了三人的危境,因此終於被三人躍出了莊牆,竄入了樹林內,當然已使圍攻之勢阻礙重重,更利三人藉機衝逃。’天幸在江畔有數艘「長江水幫」的尖梭快船,白浩心中大喜,急忙呼喚梅迎雪帶馨妹上船,但是正當此時追兵又至,只得再返身搶攻拒敵,容兩女先行上船。

  「公於,快……快上船……」

  「白衣羅剎」白浩聞聲,已見雪姊揮掌斬斷船索,使小船已然被江流沖激離岸,頓時鬆了口氣的放於搶攻,欲逼退逐漸追至圍攻的人群後,再掠至船上。

  「快出掌劈死他……」

  倏然一聲怒喝,由緊隨而至的「飛虎堡主」口中乍響,霎時二十餘遭如翻江倒海般的掌勁,狂猛罩向了白浩,而且涵蓋了五丈方圓之距,頓令白浩措手不及的難以閃躲,只能暴衝而上。

  然而又是一片勁狂掌勁,疾罩向空際白影,霎時一聲悶哼驟響,白影凌空飛向了扛面,並且帶著一片血霧墜入了扛水內。

  「啊?公子……公子……泣……泣……公子……少夫人,您快……」

  「虹霞羅剎」梅迎雪驚見公於被震飛,墜入江水內,而且眼見血雨紛飛更是悲急,因此再也顧不了尚未清醒的少夫人,已搔著她急躍入江水內,朝偶或浮沉的白色身影處靠近。

上一章 · 章節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