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三個問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當我被運離墮落號,我的鋒原軀殼變成了一個威力龐大的「生物炸(空)彈」,只要點燃,每個能量細胞都將出現內核眾變的情況,其威力足以夷平一座高山。方圓百地裡的生命,除非是明子或暗子級的高手,將無一倖免。我從沒想過可以這般把人化為遙控武器。

    墮落大亨以為我失去知覺,豈知真正的我在暗裡默默觀察,還從他那兒學會很多東西。

    這胖子是個冷酷卑鄙的人,為求目的枉顧他人生死,不擇手段。

    我開始有點明白,墮落大亨要對付的是寶瓶,他對涅尼迦南是沒有興趣的。當曉得寶瓶不惜懸重賞要生擒我,他想出此借刀殺人之計,事後又不會有麻煩上身。

    他為何要殺寶瓶呢?大概離不開爭權奪利四個字。從他的計畫周詳,不容有失的態度,可知寶瓶之不好惹。

    算這胖子倒楣,選上了我當他的刺客,還惹怒了我。

    我沒有閒下來,彈精竭慮地去破解魂鎖的結構密碼,經過近十個地時的努力,我已掌握得了十之八九,解鎖後拆彈只是舉手之勞。這個經驗教訓我不可輕敵,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粒子科技可以造成很大的威脅。

    我被關在一個能量箱子內,還被能量繩纏緊全身,這當然是裝個樣子,透過魂鎖遙控我的墮落大亨,可以隨時為我鬆綁,讓沒有防備的寶瓶被我這個人肉炸(空)彈轟個灰飛煙滅。盛載我的小型飛行器破開空氣,不住抖顫,朝某一目的地出發。

    我興致盎然的沉迷在解鎖的遊戲中,不知過了多久,箱蓋打了開來。我保持閉眼昏迷的姿態,默默聆聽。

    一個聲音響起道:「對!這的確是鋒原,與寶瓶放出來的資料完全吻合。」另一個聲音道:「老闆吩咐,一切依原定計畫行事,交人領賞後,你必須立即離開星系,直到風聲過後才可以回來。」先前那人道:「當我再回來的時候,墮落城已不是以前那個墮落城了。告訴老闆請他放心,這件事我會辦得妥妥貼貼。」又一個聲音沉聲道:「小心點。這個傢伙有點邪門,我們的儀器偵察不到他的心核。盛名之下無虛士,鬼諜有名你知的,今次能生擒他,容易得教人意外。」受託的人不以為意的道:「他愈厲害,爆起來愈精采。如果他不是鬼諜,老闆還看不上眼呢。」囑他小心的那人道:「不要大意,據報鋒原和神秘組織夜月教關係密切,甚至可能是成員……」箱蓋封閉,隔斷了他的話,想多聽句也不成。我躺在能量箱的暗黑中,疑念叢生。難怪我甫離圓門就被比爾盯上,因為寶瓶公開發放我的資料,只要有點斤兩,就可憑偵測神經找到我。問題在寶瓶怎會有關於我的詳盡資料?

    其次是為何殺死寶瓶後墮落城會變成另一個地方?聽那傢伙的口氣,不只是權力重新洗牌分配那麼簡單,而是牽涉到墮落城的控制權,否則也不會引來墮落大亨這般財雄勢大的人垂涎。

    能量箱移動,這次該是送我去寶瓶處。

    我繼續思索。現在控制墮落城的是一眾巨頭們嗎?答案該是否定的。真正掌管墮落城的該不是任何人,而是超級人造頭腦甜心。也只有她可完全掌握鋒原的資料,如果實瓶有關我的資料來自她,那寶瓶與甜心便有曖昧的關連了。

    夜月教又是甚麼古怪組織?我隱隱感到採採該是夜月教的成員,鋒原求我送名為定情珠實則是涅尼迦南之星予她,只是要我變成送貨員。

    能量箱停止移動。

    我等這一刻等到頸都長了,深吸一口箱內的濁氣,化為清新的能量,將我五花大綁的能量繩空氣般蒸發。

    猛虎已歸山,再不是在乎陽被犬欺的大蟲。

    一張蓄著藍色小鬍子,眼光陰騖冰冷的臉孔出現在我視野的上方,背景是參天的林木,見我雙目大睜,一時仍未會過意來。

    我向他眨眼睛,他劇震一下欲有所行動的當兒,已給我一手抓著胸口,能量進入他的身體,控制了他所有神經,直壓他的心核。

    小鬍子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

    我從箱子升起來,他身不由主地被我帶得懸在半空,雙目射出驚駭欲絕的神情。也難怪他,只要老子加添點力道,他將心核碎裂而亡,這方面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於阿米佩斯這類能長生不死的生物來說,比壽命有限的生物更害怕死亡。生命太珍貴了,為此他們會為換取生存付出任何代價。

    我們身在一個茂密的森林裡,林中充滿各種生命,卻沒有其他人。

    我微笑道:「為何如此粗心大意,不是有人提醒你小心我嗎?你卻說我愈厲害,爆得愈精采。唉!沒有同情心就算了,還要幸災樂禍。你這種人少一個,其他人會活得快樂點。」說罷調節能量,讓他回復說話的能力。

    小鬍子回復了些血色,他也算是有腦袋的角色,頹然道:「我認栽了!我會絕對合作,只要鬼諜大人肯饒我一命。」我淡淡道:「我憋了一肚子氣,很想殺個人來發洩,不過見你爽脆識相,故不想太為難你。現在我問你三個問題,只要我認為你沒說謊,答畢立即放你走。」小鬍子忙道:「我保證不會有半句謊話。」我問道:「怎樣可找到寶瓶?」小鬍子道:」這個我要詳細點解釋,寶瓶是墮落城的神秘人,我們的老闆也沒法直接找她對話,只有透過一個叫通天長老的人向她傳遞信息。不過這次她指明若能生擒你,可帶你到位於大火山東面山腳、坐落於一座山谷內的廢園,只要敲響園內的一個爛鐘即可得她接見。」我欣然道:「你的表現很好,這個問題過關了,現在問第二個問題。」小鬍子大鬆一口氣,道:「請!」我採取的是心理戰術,最後的問題才是最關鍵性的。問道:「你聽過一個叫采采的女子嗎?到哪裡可以找到她呢?」小鬍子愕然道:「當然聽過,可是她並不是一個真實人物,只是遊戲中虛擬世界裡的角色,的確曾瘋迷一時,成為一眾遊戲迷的偶像,不過她早已過氣,近年來再沒有人提起她。」我聽得呆了起來。我的老天爺,這是怎麼一回事?好一會後收攝心神,問道:

    「誰製造她出來的?」小鬍子苦澀的道:「恕我打岔。鬼諜大人你有沒有想過當敝老闆發覺遙控你的系統失靈,會派人來看個究竟?我最怕你誤會是我召人來,先幹掉我。」我微笑道:「不用擔心,聯繫並沒有中斷,我還使他誤以為一切正常,就是本人仍處於昏迷的狀態。他只會怪你辦事不力,到現在仍未送我抵達目的地。」小鬍子兩眼睜大的看著我,一副難以相信的樣子。籲出一口氣,道:「采采是輪迴都的出品,輪迴都的主設計師叫築夢人,至於採採是不是由他親手設計,要直接問他才清楚。」怎會是這樣子的?我心裡亂成一團。

    小鬍子道:「這問題過關了嗎?」我整理思路,點頭道:「好!問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滿意,放你走。不滿意,幹掉你。墮落大亨為何要殺寶瓶?」小鬍子慘然道:「我答我答。但說出來後,你須立即放我走,就算當可憐我,幫我一個忙,隔一段時間才中斷遙控聯繫,因為我須立即逃亡,永遠不回來。」我道:「這個沒問題,但你不可有保留,否則會死在我手上。明白嗎?」小鬍子道:「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老闆一個人清楚,我說的大部分是我的猜想。老闆最憎恨的是自己平民的身分,令他沒法進入貴族的統治階層,故此他並不視墮落城為女王對我們平民階級的恩賜,亦不甘心權勢被侷限在一個小小的星球上。鬼諜大人你曾為貴族,只是後來被貶為平民,該明白老闆的心情。」我還是首次聽到阿米佩斯王國內的階級矛盾,看來芙紀瑤的女王並不是好當的。而鋒原則是一個被貶的貴族,但他為何又信任我這個貴族「大公」呢?他真的相信我嗎?

    小鬍子續道:「老闆雖然認識到墮落城的龐大實力,又看準其為號召平民階層的最佳平台,但仍沒膽子挑戰貴族牢固的統治,最大難題是女王有良好的聲望。直至貴族間因與拜廷邦合併的問題,出現了分裂,老闆認為機會來了,首個目標是控制墮落城,但先要控制甜心,她只是一副超卓的機器,照道理沒可能辦不到,可是老闆多次嘗試,都落得灰頭土臉,原因就是寶瓶在阻撓破壞。由此我們認定寶瓶是女王的間諜,派到墮落城來作甜心的守護者。我知道的就是這麼多。請鬼諜大人依諾放我一條生路。」我撤去控制他的能量。

    小鬍子如獲皇恩大赦,以最快速度溜了。

    當我被運離墮落號,我的鋒原軀殼變成了一個威力龐大的「生物炸彈」,只要點燃,每個能量細胞都將出現內核眾變的情況,其威力足以夷平一座高山。方圓百地裡的生命,除非是明子或暗子級的高手,將無一倖免。我從沒想過可以這般把人化為遙控武器。

    墮落大亨以為我失去知覺,豈知真正的我在暗裡默默觀察,還從他那兒學會很多東西。

    這胖子是個冷酷卑鄙的人,為求目的枉顧他人生死,不擇手段。

    我開始有點明白,墮落大亨要對付的是寶瓶,他對涅尼迦南是沒有興趣的。當曉得寶瓶不惜懸重賞要生擒我,他想出此借刀殺人之計,事後又不會有麻煩上身。

    他為何要殺寶瓶呢?大概離不開爭權奪利四個字。從他的計畫周詳,不容有失的態度,可知寶瓶之不好惹。

    算這胖子倒楣,選上了我當他的刺客,還惹怒了我。

    我沒有閒下來,彈精竭慮地去破解魂鎖的結構密碼,經過近十個地時的努力,我已掌握得了十之八九,解鎖後拆彈只是舉手之勞。這個經驗教訓我不可輕敵,在某些特殊的情況下,粒子科技可以造成很大的威脅。

    我被關在一個能量箱子內,還被能量繩纏緊全身,這當然是裝個樣子,透過魂鎖遙控我的墮落大亨,可以隨時為我鬆綁,讓沒有防備的寶瓶被我這個人肉炸彈轟個灰飛煙滅。盛載我的小型飛行器破開空氣,不住抖顫,朝某一目的地出發。

    我興致盎然的沉迷在解鎖的遊戲中,不知過了多久,箱蓋打了開來。我保持閉眼昏迷的姿態,默默聆聽。

    一個聲音響起道:「對!這的確是鋒原,與寶瓶放出來的資料完全吻合。」另一個聲音道:「老闆吩咐,一切依原定計畫行事,交人領賞後,你必須立即離開星系,直到風聲過後才可以回來。」先前那人道:「當我再回來的時候,墮落城已不是以前那個墮落城了。告訴老闆請他放心,這件事我會辦得妥妥貼貼。」又一個聲音沉聲道:「小心點。這個傢伙有點邪門,我們的儀器偵察不到他的心核。盛名之下無虛士,鬼諜有名你知的,今次能生擒他,容易得教人意外。」受託的人不以為意的道:「他愈厲害,爆起來愈精采。如果他不是鬼諜,老闆還看不上眼呢。」囑他小心的那人道:「不要大意,據報鋒原和神秘組織夜月教關係密切,甚至可能是成員……」箱蓋封閉,隔斷了他的話,想多聽句也不成。我躺在能量箱的暗黑中,疑念叢生。難怪我甫離圓門就被比爾盯上,因為寶瓶公開發放我的資料,只要有點斤兩,就可憑偵測神經找到我。問題在寶瓶怎會有關於我的詳盡資料?

    其次是為何殺死寶瓶後墮落城會變成另一個地方?聽那傢伙的口氣,不只是權力重新洗牌分配那麼簡單,而是牽涉到墮落城的控制權,否則也不會引來墮落大亨這般財雄勢大的人垂涎。

    能量箱移動,這次該是送我去寶瓶處。

    我繼續思索。現在控制墮落城的是一眾巨頭們嗎?答案該是否定的。真正掌管墮落城的該不是任何人,而是超級人造頭腦甜心。也只有她可完全掌握鋒原的資料,如果實瓶有關我的資料來自她,那寶瓶與甜心便有曖昧的關連了。

    夜月教又是甚麼古怪組織?我隱隱感到採採該是夜月教的成員,鋒原求我送名為定情珠實則是涅尼迦南之星予她,只是要我變成送貨員。

    能量箱停止移動。

    我等這一刻等到頸都長了,深吸一口箱內的濁氣,化為清新的能量,將我五花大綁的能量繩空氣般蒸發。

    猛虎已歸山,再不是在乎陽被犬欺的大蟲。

    一張蓄著藍色小鬍子,眼光陰騖冰冷的臉孔出現在我視野的上方,背景是參天的林木,見我雙目大睜,一時仍未會過意來。

    我向他眨眼睛,他劇震一下欲有所行動的當兒,已給我一手抓著胸口,能量進入他的身體,控制了他所有神經,直壓他的心核。

    小鬍子完全失去反抗的能力。

    我從箱子升起來,他身不由主地被我帶得懸在半空,雙目射出驚駭欲絕的神情。也難怪他,只要老子加添點力道,他將心核碎裂而亡,這方面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於阿米佩斯這類能長生不死的生物來說,比壽命有限的生物更害怕死亡。生命太珍貴了,為此他們會為換取生存付出任何代價。

    我們身在一個茂密的森林裡,林中充滿各種生命,卻沒有其他人。

    我微笑道:「為何如此粗心大意,不是有人提醒你小心我嗎?你卻說我愈厲害,爆得愈精采。唉!沒有同情心就算了,還要幸災樂禍。你這種人少一個,其他人會活得快樂點。」說罷調節能量,讓他回復說話的能力。

    小鬍子回復了些血色,他也算是有腦袋的角色,頹然道:「我認栽了!我會絕對合作,只要鬼諜大人肯饒我一命。」我淡淡道:「我憋了一肚子氣,很想殺個人來發洩,不過見你爽脆識相,故不想太為難你。現在我問你三個問題,只要我認為你沒說謊,答畢立即放你走。」小鬍子忙道:「我保證不會有半句謊話。」我問道:「怎樣可找到寶瓶?」小鬍子道:」這個我要詳細點解釋,寶瓶是墮落城的神秘人,我們的老闆也沒法直接找她對話,只有透過一個叫通天長老的人向她傳遞信息。不過這次她指明若能生擒你,可帶你到位於大火山東面山腳、坐落於一座山谷內的廢園,只要敲響園內的一個爛鐘即可得她接見。」我欣然道:「你的表現很好,這個問題過關了,現在問第二個問題。」小鬍子大鬆一口氣,道:「請!」我採取的是心理戰術,最後的問題才是最關鍵性的。問道:「你聽過一個叫采采的女子嗎?到哪裡可以找到她呢?」小鬍子愕然道:「當然聽過,可是她並不是一個真實人物,只是遊戲中虛擬世界裡的角色,的確曾瘋迷一時,成為一眾遊戲迷的偶像,不過她早已過氣,近年來再沒有人提起她。」我聽得呆了起來。我的老天爺,這是怎麼一回事?好一會後收攝心神,問道:

    「誰製造她出來的?」小鬍子苦澀的道:「恕我打岔。鬼諜大人你有沒有想過當敝老闆發覺遙控你的系統失靈,會派人來看個究竟?我最怕你誤會是我召人來,先幹掉我。」我微笑道:「不用擔心,聯繫並沒有中斷,我還使他誤以為一切正常,就是本人仍處於昏迷的狀態。他只會怪你辦事不力,到現在仍未送我抵達目的地。」小鬍子兩眼睜大的看著我,一副難以相信的樣子。籲出一口氣,道:「采采是輪迴都的出品,輪迴都的主設計師叫築夢人,至於採採是不是由他親手設計,要直接問他才清楚。」怎會是這樣子的?我心裡亂成一團。

    小鬍子道:「這問題過關了嗎?」我整理思路,點頭道:「好!問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滿意,放你走。不滿意,幹掉你。墮落大亨為何要殺寶瓶?」小鬍子慘然道:「我答我答。但說出來後,你須立即放我走,就算當可憐我,幫我一個忙,隔一段時間才中斷遙控聯繫,因為我須立即逃亡,永遠不回來。」我道:「這個沒問題,但你不可有保留,否則會死在我手上。明白嗎?」小鬍子道:「真正的原因,恐怕只有老闆一個人清楚,我說的大部分是我的猜想。老闆最憎恨的是自己平民的身分,令他沒法進入貴族的統治階層,故此他並不視墮落城為女王對我們平民階級的恩賜,亦不甘心權勢被侷限在一個小小的星球上。鬼諜大人你曾為貴族,只是後來被貶為平民,該明白老闆的心情。」我還是首次聽到阿米佩斯王國內的階級矛盾,看來芙紀瑤的女王並不是好當的。而鋒原則是一個被貶的貴族,但他為何又信任我這個貴族「大公」呢?他真的相信我嗎?

    小鬍子續道:「老闆雖然認識到墮落城的龐大實力,又看準其為號召平民階層的最佳平台,但仍沒膽子挑戰貴族牢固的統治,最大難題是女王有良好的聲望。直至貴族間因與拜廷邦合併的問題,出現了分裂,老闆認為機會來了,首個目標是控制墮落城,但先要控制甜心,她只是一副超卓的機器,照道理沒可能辦不到,可是老闆多次嘗試,都落得灰頭土臉,原因就是寶瓶在阻撓破壞。由此我們認定寶瓶是女王的間諜,派到墮落城來作甜心的守護者。我知道的就是這麼多。請鬼諜大人依諾放我一條生路。」我撤去控制他的能量。

    小鬍子如獲皇恩大赦,以最快速度溜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